• 初来深圳的路
  • 点击:330评论:02018/04/23 19:20

                      

               

野外的北风凌冽的吹个不停,吹得光秃秃的树枝头‘‘呜呜’’作响,吹在人的脸上如刀割一般,吹在开裂的肌肤上嫩嫩生痛,那些开裂的肌肤又沁出紫红色的血丝。虽然身上已穿得不能再负重了,再负重就工作行动不方便了,但那寒风吹来,厚厚的棉衣棉裤只当是在秋风中披了件单衣薄衫,仅能保持生产生活最低的体温。

忽然,一阵风吹起了高处的积雪飘落下来,有的飘在了彭绪智的棉帽和遮耳带上。有的还飘在了他的脸上,飘在脸上的雪花稍作停留就被体温给融化成了水,虽然不多,却顺着开裂的面颊往下流。这时,脸上如同有虫子在爬行撕咬一般难受。彭绪智却不去擦拭它,此时也找不出什么柔软的东西去舒服的擦拭,硬生生的东西擦在开裂的脸上反而难受,只能任它流下又被体温慢慢蒸发。

   ‘‘彭绪智同志,该你换班了!’’一个穿着军装的战士带着一些机修工具来到彭绪智跟前高声喊到。

    彭绪智这才从聚精汇神的工作中移目回望了一眼接班的战友,也发觉先前飘在帽上的积雪已结成了盐白色的冰雪块。其实这样的事在半野外机修不知要发生了多少回,谁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些。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工程兵早对这习以为常了。虽然自己该下班了,换班的战友也来了,彭绪智又紧了紧一些螺丝,向换班的战友作了些交待,然后收了一些工具向营房宿舍走去。稍作简单整理,彭绪智去食堂打了一份面条加了些辣椒吃了起来。刚刚吃完,集合的号声就响了起来,他赶紧向集合地走去。

时空在此定格:1979年12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建工程兵冶金部辽宁鞍山00019部队营地。

这集合的哨声是集合还没当班的战士。应到的战士很快集合完毕,领导在前面宣布集合事项:‘‘接上级通知,将首先在我部抽调1041人组成先遣团开赴南方新城市深圳进行基建建设,……”

“下面我宣布抽调人员:胡友成,彭绪智……”

“所有个人用品都带上,机械用具由连队根据需要打包装车。作两天准备……’’

这集合一散场,各种议论和问询就炸开了锅:‘‘深圳在哪里呀?咋在现有的地图上找不到呢?莫非又是一处秘密军事基地?’’

“听说那是小平同志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的地方。”

‘‘南方好啊,我就怕冷不怕热。’’

…… ……

议论归议论,军令如山倒。无论你是高高兴兴想前去,还是疑问着探究竟,大家还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准备。

    接下来,装自己的行李,装连队的大型机械工具,都在车站里紧张而有序的进行着。倒计时终于用尽,气笛鸣叫,列车即将开行,许多战友站在车门口,向即将远离的驻地和送行的战友行了一个个庄重的军礼。

    列车里,闷罐车,无桌凳,地面就是座位就是床,铺上席子铺上棉被就是卧铺,也舒服,也安逸。乘火车,当兵的战友们经历过,象这样,还是头一回。列车前行,时空改变,有战友来了兴奋劲,挑动着话题议论。还有个战友干脆站了起来,学打着快板唱了起来:‘‘我当兵,我当兵,当了个建设兵,会钻墙,会挖坑,会木工,懂钢筋……’’

    这时一位领导正好路过遇见,于是拍着掌笑着说道:‘‘哟,你还懂得挺多呀,那到了深圳要大大发挥你的特长啊!’’说得那战友大不好意思,引来众战友一堂大笑,算是把气氛引至了高潮。

    不知前行了多久,上面又向每人发了一套便装,说下车时脱了军装穿便装。有人问这是啥原因,领导说这是规定。为了这事,又有人猜测议论起来:‘‘啊,这次去是让我们修战时工事吧,要收复香港啦?听说深圳紧挨着香港?’’

    ‘‘你怕嘛?!’’

    ‘‘怕个X,打就打,我还想上战场呢!’’

‘‘那收香港的事还用得着打吗?美国佬还不是向我们建交,英国佬不会傻……’’

‘‘别扯了,别扯了,那是政治的事,没听领导说这是去进行基础建设吗?’’

    政治话题敏感,有战友又议论了别的话题。有战友说:‘‘哇,听说南方的女娃子温柔水灵哟,要是我在那里干久了,也娶个南方女娃子睡睡,给我生儿又育女,那就太好了!’’

    ‘‘就你想得美,干好了那里还得回去,还是要回老家从事集体生产劳动的,听说南方平平坦坦,哪个女娃子回你那山沟沟吃苦受罪?’’

有议有博,一唱一合,战友间说出心里话,不计较批评,只在乎参与。

    吃了睡,睡了吃,议了停,停了议,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列车一路开行,时停时走,路边的积雪越来越薄,气温越来越高,身上的棉衣脱了,内衣也一件件减少。最后只剩下一件单衣,车厢里还是暖烘烘的,比北方的暖气屋还暖和。

偶尔透过可向外张望的小窗口看去,这里还能看见如同早春或晚秋的景象,北方冬天的身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掰算过指头,火车已开行五夜四天了,这是第五天了,最初上车的兴奋劲已消减了很多,只在心中留下一丝焦急,迫切地想见着‘‘深圳’’这个素未蒙面的城市。按以往的经历幻想着那城市人夹道欢迎的场景,幻想着自己该接哪位妙龄女子送上的鲜花,幻想着又是一朵大红花戴在自己神奇的胸前……想着这些,心也美了,情不自禁暗笑。

列车快到广州了,有战士看见了城市的身影,推算着时间以为到了深圳,还呼叫着其它战友先睹一下城市的尊容。车厢里燥动不小,不想却有领说那不是深圳,而是广东的省会城市广州,深圳远没这么多高楼呢,哄闹的战友们只好慢慢平静下来。

    列车继续开行了好几个小时,前面的车厢真正的燥动了起来,有领导一路走来,说不要打包行礼,但应搞整洁一点,得换上便装,前方不久将会到站,但我们还将在车上过夜。整个列车上立刻燥动起来,叠棉被的,找鞋子的,装东找西的,紧张而有序。

    随着火车发出一声长长的气刹声,火车安安静静地停了下来,停在一个荒效野外的小站。车门打开了,在门口的战友向外张望了一下,有人疑惑的问道:‘‘这恐怕是司机搞错了吧?应该还没到吧?这哪里是啥子城市哟!’’

    ‘‘是不是司机没来过,开错了方向,开错了地方?’’

‘‘是不是深圳不通铁路,下了车还要我们步行前去?’’

    ‘‘下车,下车,全部下车透透气,全部旅行到此结束,这就是深圳!’’有领导跳下车吹着口哨宣布着。

    这就是深圳?是!这就是深圳!

    是到达目的地了,从北到南3000多公里的旅程结束了!有战友看读着车站墙上的新标语:热烈欢迎建设工程兵到来,支援新城市深圳建设!

    还有一些旧标语也比较清晰:坚守光荣,偷渡可耻!要狠狠打击煽动外逃的阶级敌人!

战友们下了车议论纷纷,半信半疑,晃如梦中,也第一时间感知了这个所谓的新城市: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欢迎的人群。黑压压的下车战友占据了小站站台所有的空位,多余的人只能站在铁轨边上。这时也没有其它列车通过。看不到城市的高楼,荒草拥抱稀树,从眼前到远处,一直连到远山,荒草稀树后面是稀稀落落的黑瓦黑墙南方小屋。看不见城市的人群,只有挑着担,拽着网的几个农家老汉老妇和几个小孩躲在大树后向这边张望,眼里充满疑惑,也充满期待;……

    地点在此定格:新城市深圳,火车北站。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就四十年了,深圳已从当初的边陲荒芜小渔镇发展成了今天的国际大都市。还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好啊!还是小平同志他老人的决策高啊!

    回想起四十年前初来深圳的路,身为工程兵机修连战土,现已在深圳退体养老的姐夫哥彭绪智,常常感叹着向我们讲起那段不凡的经历。


  






  • 1
  • 关键词:深圳工程兵改革开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老家为四川省平昌县,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377
  • 7
  • 780
  • 前度刘郎今又来!祝贺,我特别喜欢第一首,孩子的世界,我们无法理解,但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单纯的,饿了哭,病了闹,喜了笑!相反,我们大人,越来越善于伪装自己,越来越神情严肃,仿佛我们大人单纯了,世界就会倾斜,骗子就会找来!其实,也许是我们大人真的想多了!

    昆阳森林白鹭和我们(外7首)

    2018/7/20 6:22:04
  • 读兄长的诗歌,只要读开头的几句,我就立马能够分辨出来。 那种韵味,独特。 最为奇怪的是,兄长的诗歌中穿插了那么多深圳的地名,而我,比兄长早来深圳十多年。我的诗歌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地名。以后呀,兄长比我幸福,翻阅旧作的时候,那么多的地名,那么多的诗意和故事。 问好兄长,有空一起坐坐,喝喝茶,喝喝酒。

    子在川上曰大浪,下早新村

    2018/7/19 19:46:17
  • 本文专访对象“刘向阳”的奋斗史可算得上是若干深商成长历程的缩影,在商海浮沉二十多载的他,既有职业上的不断变化,也有身份上的数次转变。纪实类文学不好写,在情节上往往会因为过度求真从而弱化故事性,本文也存在这一缺陷。好在写的是深商故事,又跟深圳市福田区有关,参加比赛倒是有一定的优势,看好你哦。

    黄元罗​刘向阳:敢立潮头唱大风

    2018/7/18 8:51:09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