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鹏城二十四节气•雨水
  • 点击:376评论:12018/04/25 21:55


二十四节气中有六个节气是以水的相变来反映气候的变化的,分别是:白露、寒露、大寒、小雪、大雪、雨水。今年雨水的来临,题材依然是雨水。这不,雨水下了整整一夜,它以自己的方式宣告,今天是以它名字命名的节气,有它的参与,“雨水”才名符其实才如此生动。小雨和中雨是一对好姐妹,要说的话总也说不完,一会儿淅淅沥沥,一会儿滴滴哒哒。在黢黑的夜里,一道道闪电划过,雨水似乎也有了亮度。黑与白,昼与夜,周而复始却并非简单重复,太阳起起落落,月亮阴晴圆缺,生命知道蛰伏与萌发。雨水迎着风,那一种真正的情投意合,让她情不自禁地浅斟低唱起来。醒来的大地再一次披上了光之羽,她飞了起来,让世界每一天都有新的向往。

二十四节气,最初是生活在黄河流域一带的先人们的经验总结,有一些援用南方还是有效的。有一些却全然无涉,譬如大雪,通常到了粤北就打住。南方雨水的降临往往对应了这个节气,让它的内容落到实处。雨水当天,我站在三楼的窗前,放眼望去,羊台山上水汽迷漫,远处的建筑也大有雾失楼台之美。

三年前,我跟羊台山结下一段缘。那时,我刚刚对生态文学产生兴趣。有时,我扪心自问:在我们这个物质丰饶的时代,人们的环保意识是否也走在前沿?在彰显物质之美的同时,是否一再罔顾受创的土地?

几年前,有人倡议尽量少用塑料袋,一时之间,商场、超市里可以见到一些手挽着精美编织袋和竹篮的人,但是没过多久,除了商家把原来免费附送的塑料袋改为收费使用之外,人们又故态复萌。原因很简单,当“我”感到便利时,“我”就是“我”,是趋利避害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施虐者,万一大祸临头,祸端不是“我”一人引起的,而是我们,还有那些罪责的源头——专门制造不易消解的无机物的企业。总之,我的良心穿着厚厚的防护服。

可笑吧?

其实有时候荏弱的力量亦是可敬的。

一九七一年,一条小小的渔船载着十二个人,他们怀揣同一信念“绿色和平”,从温哥华启航,驶向阿姆奇特卡岛,去阻止美国在那儿举行的核试验。如今,四十五年过去了,当我们朝他们飘忽的船影回望时,并不会觉得“十二子”的自不量力和可笑。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我们都是脆弱的朝圣者,不是历史的创造者,而是历史的参与者,有幸得以转向世界事务中。”

二十世纪的欧美,自然文学作家里面可谓名家辈出。反观我国的自然文学创作,一直处于零星闪烁的状态,规模和影响力都不足以与欧美相提并论。当有人在不时地宣扬狭隘的民族主义观的时候,是否也可以把他们对自然生态的关注和付出作为增添民族自豪感的一个要件,因为后者将我们与地球抑或广袤的宇宙空间紧密联系在一起,强调了“人”这一自然角色的回归。

在程虹女士的《寻归荒野》中,她向我们条分缕析,阐述了美国的自然文学创作,采撷了一串像珍珠一样流光溢彩的自然文学作家,他们是:史密斯、雷德福、爱德华兹、巴特姆、小巴特姆、威尔逊、科尔、爱默生、梭罗、惠特曼、巴特曼、巴勒斯、缪尔、奥斯汀、利奥波德、艾美、迪拉德、贝斯顿、威廉斯、斯奈德。让我不无难过的是,当这些美国作家将目光投向自然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正处于战乱或者躁动的年代。“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如今,我们这片大陆每到节假日,旅游景点就人满为患,实难通过作家的笔下聆听荒野的一声低吟,或者把我们带到一所遥远的房屋。

我一直憧憬着一个契机,让我能够长久地亲近一片荒野,一个淳朴的村庄,或者一片海滩……。然而,它一直没有出现。光阴的流逝,并不一定能够孕育出一个有意义的事件。

三年来,我一次次走进羊台山,勉力向大自然学习。有一次,我在山沟里看见一种植物,叶片两面都长着细刺,连忙蹲下来饶有兴趣地辨识它是不是“两面针”,我最初听说这种植物,还是通过电视广告的两面针牙膏。又有一次,我在羊台山瀑布附近的一丛马缨丹花丛中看见一只“蜂鸟”飞来飞去,乍看之下真以为是蜂鸟,后来仔细辨认,发现它不过是一只采集花蜜的长喙天蛾,别称“蜂鸟鹰蛾”。

我极想,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但有时也感到体力与意愿的违和,只得中途折返,将满腔的期待酝酿起来,怀揣那份美好去开启下一次远足。一千多年前的一个雪夜,王子猷一时兴起,怎么也按捺不住访友的一腔热忱,就披着鹅毛大雪兴冲冲地前去访友,然而走到戴安道家门前,他感到内心的渴望已经被雪夜融蚀,留下一段“雪夜访戴”的佳话,也就够了。而现在,我的羊台山之行不只是乘兴,而是幸运和兴趣混合在一起的甘霖,那一掬甘美滋养了我。

古人早就观察到,立春之后,大地的降水便由不近人情的冰雪变成与风片缠绵缱绻的雨丝,少了孤芳自赏和冷傲,增添了令万物萌动的温情。未几,草儿睁开眼睛,树上挂满蓓蕾。生命的潮汐又在一次在大地上翻涌而来。“雨水”当天的后半宿,雨停了,干爽的晚风带走了氤氲的湿气。

翌日天朗气清,坑尾村后蜿蜒的群山又覆盖着葱绿,细看之下,山中已经泛起一绺绺新绿。对面的羊台山山脊分明。天空的底色是湛蓝的,纯净得令人舒畅。尔后,一缕缕一团团白云格外的逍遥自在。我莫名地想起诗人杨炼,去年冬天,在光明新区一所学校的教室里,我有幸一睹他的诗人风采:一条灰白的西裤,草绿色的秋衫外面套着黑夹克,有一头飘逸的长发,有时他身子侧倾专注地聆听着学员的提问,宽阔的额头微微扬起,脸上始终是蔼然的微笑,还有安详与平和,眼里闪烁着纯真的眸光,那种风容与年轮全不相干。他是一朵在我们的天空飘过的云,带着我的心飞过嘈杂的机器,飞过细碎的生活。那一次在鲁院广东中青年作家研修班学习,是我离开校园多年之后,头一回将生计置之度外,只听从内心的声音,投入到由爱好构建的桃花源一般的境地里。

雨水随后一周,我领略到它柔润的魅力,她总是悄然入夜滋润万物,未及黎明就转身离去。

在个把月的时间里,夹竹桃把沉寂好好地体验了一遍。在和风细雨的抚爱下,它的枝梢已经能够感受新一轮花事的胎动,初具雏形的暗红色蓓蕾呈现在我的眼前。与初发时的腼腆相比,它们勃发时却热情洋溢,有一种幸福过了头的微醺。一转眼,夹竹桃就将花事的阀关大开,美丽源源不断地奔流而出,直到花儿枯萎,它们才依依不舍地从枝头飘零。与其说“花自飘零水自流”这句词的作者是李易安,不如说大自然才是原初的作者。这又让我想到马拉美的一段话:世界生来就是一本走向美的书。所有的表现者,所有依靠语言能力的增长而存活的人们,都在为这宏伟的作品而工作,每个人都在履行他的一小部分。

关于夹竹桃,“岭南三大家”之首的屈大均是这样记载的:“落至二三日,犹嫣红鲜好,得水荡漾,朵朵不分,开与众花同,而落与众花异,盖花之善落者也。”屈大均认为夹竹桃是个唯美主义者,连飘零也深得个中之味。也许屈大均记述的只是被风雨摧残的落红,我所见到的夹竹桃,即便已经枯萎,它们还是对花枝恋恋不舍,等到风吹雨打落英缤纷,已是花容失色。

屈大均是精通岭南本土文化的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分子,他的一生焕发出的生命色彩是五彩斑斓的,要么握住笔要么拿起枪。他生逢明清交替之季,作为屈原的后裔,抗争轻易就战胜了苟活,因为他的血管里奔流的血液没有一丝奴颜婢膝的颜色。

南宋时,屈大均的祖先从湖北秭归迁徙到番禺的沙亭村,到他这一辈已经在岭南繁衍了十六代。屈大均家道从容,父亲是儒医,让他自小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在风雨飘摇的末世,父亲言之谆谆地告诫他,宁可独善其身,也不要为满清效力。屈大均十八岁就参加了老师陈邦彦及陈子状、张家玉组织的反清复明的组织。反抗的火把很快就被瓢泼的大雨扑灭。生还是死,这句哈姆雷特式的疑问在他仰屋窃叹的时候充斥在他心里。他一度到番禺南村的海云寺出家,寄身在黄卷青灯里面,让晨钟暮鼓来抚慰自己的愁肠。此后,远行——拓展了他生命的深度和广度,一直到五十二岁,他一直在故国的河山之间骤来骤去,寻寻觅觅,寻找那个失落的中华。

但是到他五十二岁,台湾已经回归满清的版图,屈大均毕生追寻的光复梦已经遥遥无期,他隐居故园,心头掠过无比的怅惘,他不能坐等野草覆盖在自己肉身的那一天。年过半百的他开始忙于生计,种田卖荔枝。他喜欢徜徉在岭南的山水之间,有时就跑到罗浮山去小住。彼时,罗浮山是一座香山,山民有不少都是香农,他们种香、采香、卖香。香农把采到的香木放在溪水里,用水车来舂,经过若干工序,制成香饼香条,再沿着溪水带到山外的集市上去卖。屈大均热爱周边的事物,他把水车上用来舂香的石碓叫做“香碓”,把小溪唤作“香溪”。他在一首诗中写道:“故国江山徒梦寐,中华人物又销沉”,他也是异族铁血统治下的消沉的人物之一,然而,当他皈依田园,岭南那熟悉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簇拥着他,让他的心又变得鲜活起来,创作力不可遏制地爆发出来。正如他的诗中所写的:“从来天下士,只在布衣中。”

我喜爱屈大均那本《广东新语》,通过他的指点,让我重新去认识南方。

工厂路边的酢浆草将五六朵粉红的小花带到我们共同拥有的世界上,相比于厂房里呛得令人难受的塑胶气味,人造无机物的规模无论有多么庞大,都无法跟一枚纤弱的草相媲美。在早春和煦的阳光下,在温馨的轻风里,酢浆草的花儿向我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草木之美。一朵小小的酢浆草无异于就是一个天堂。由于它的液汁里含有酸性,从前有人用它来拭擦铜器,我很想知道,都是些什么铜器。

酢浆草的叶子跟田字草在似与不似之间,它通常只有三裂,如果遇见了四裂的,祝贺你,那是一株“幸运草”,出现的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有人硬是从微小的概率里嗅出了商机。沃尔玛商场就有装着“幸运草”种子的袖珍花罐出售,跟琳琅满目的商品摆在一起毫不起眼。其实无论三裂还是四裂,原本没有价值的高下,只能说明三裂的酢浆草适应环境的能力更强,它们都是造物主的宠儿。人类的价值评判已经给自然环境造成诸多干扰,看似没有什么经济效益的野草,往往被人刻意地清除,人的偏见无形之中破坏了生态平衡。酢浆草无意沦为被人利用的噱头。当它将一朵俏丽的小花呈献在我们面前,表明它捎上一个小小的基因库,已经走过漫长的旅途,躲过一次次灭顶之灾。酢浆草是地球上约有的二十五万种开花的植物之一,和我观察到的许多花卉一样,它总是在明媚的白昼张开怀抱,到了黑夜和阴天就知趣地收束起花冠。如果接下来的一周都被阴天接管,酢浆草就像睡着了一样,一直守得云开日出再续上未完的花事。人常说:好事多磨,许多植物也懂得这个道理。

  • 1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自然与生态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葳儿2童生2018/05/04 19:29:59
    • 分享到:
  • 很高兴看到像作者关注环保。是啊,土地是衣食之源,一定要保护好耕地。作者说的是,城市建设应该给飞鸟留更多的绿地,眼光放远点,不能一味地建造房子。房子周边的绿地和水域,鸟雀的栖息地,都是城市人生活品质的一部分。 这真像围城啊。乡村人拼尽一两代人的力气,想在城市扎根。城市的人又渴望乡村。还好,大家可以选择在哪里生活。城市化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需要在城市生活,那么我们就去拥抱城市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13100
  • 10
  • 1810
  • 屋檐下,一题三屏,描述芸芸众生,昆虫的纠结,建筑工与鱼的情怀,屠夫的坦荡、斋妇的安祥、心魔的此消彼长,大千世界,生物多样,精灵情志,各有光芒,犹如邻家文坛,包罗万象。小小地球村,生物千姿百态,各的精彩,主宰有主宰的烦恼,卑微有卑微的自在。况且,期许或追求不同,幸福或烦恼的体验无以一把尺子衡量。同是相对的,不同是绝对的,即或同类,差异也是有的。不求相同只求包容,不期相通但愿理解。

    默然屋檐下

    2018/5/25 17:35:02
  • 好久没见四多发文了。四多的文字秉承白描的手法,观察细致入微。把一个乡村简陋而又隆重的宴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宴席上七大姑八大姨各色人物,纷之沓来,众相浮生。主顾之间心理与神态描摹得栩栩如生。暗合着千里搭棚,总有一散的寓意。

    叶紫夏日长棚

    2018/5/25 11:40:57
  • 在快节奏的深圳,采的不是菊,而是成功的喜悦;在鹏城隔河相望,忧郁的眼神里不是景色,而是乡愁。在《深圳诗篇(组诗)》中,作者将若干耳熟能详的唐诗巧妙嵌入到客居深圳的点点滴滴中,既有苦中作乐的打趣,也有对美好未来的孜孜以求。另类诗歌也能写出精彩来,足见作者的功底!期待您能常来邻家分享佳作。

    黄元罗深圳诗篇(组诗)

    2018/5/25 8:46:44
  • 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如泣如诉,感人至深。据实而就的记叙散文,情景胶融,真实可信,读过泪湿襟,即使主人公或有多个原形合成。一个三十三岁的生命撇下妻儿父母而去,几多不甘几多辛酸几多眼泪几多痛惜?曾几何时黑矿遍地,黑心矿主在累累白骨上累积财富制造人间悲剧。幸而国家关注大力整治,控制了悲剧的继续。经历悲剧的心仍在流血,何以安抚?邻家作品包容万千,也算对逝者对生者的慰藉,点赞

    默然一位女子写给已故丈夫的一封信

    2018/5/24 10:05:36
  • 终于又阅读到海青的诗歌啦。从去年7月到现在5月,海青整整有大半年没在邻家发稿啦。很多时候,我来邻家总会情不自禁的去串门。比如海青家、春丽家、飞泉家、阿木家、书生家、张旭家、先和家、李玉家......,在他们的家里我总会看到很多惊喜,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在等我阅读。看,海青的这篇诗歌,很多诗句是我非常喜欢的。“我们热爱谎言”“一旦将面具取下,它们便枯萎”“阶级的阶梯不允许衣衫褴褛的途人就坐”,太多太多!

    莲花汉子恶抒情

    2018/5/16 14:54:19
  • 离开邻家有段日子,累了,回邻家逛逛,发觉还是那样的亲切。邻家的文、邻家的人、邻家的活动还是一样的“邻家味”。“深圳奋斗谣”歌词征集活动,吸引了我。从23岁来深圳打拼,20年来一路走过,我始终坚信:有梦就能飞翔。无论,我是当初普普通通的打工仔,还是如今奔跑在创业的愣头青,我从没放弃对梦想的追逐和努力。因为,我也爱好音乐,爱好歌唱。所以,我抽出时间写下这首歌词。我相信:梦想一定会在深圳的天空自由翱翔!

    莲花汉子深圳奋斗谣:有梦就要飞翔

    2018/5/15 14:22:26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默然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2018/5/14 10:11:28
  • 若是在深圳一直砥砺前行,你会发现:立足深圳,并非想象中的那样难,深圳的天空也很蓝;定居深圳,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深圳也有可能成为你的第二故乡。在深圳奋斗的人,待收获成功的喜悦后,再放眼张望深圳,映入眼帘的会是杜鹃红、洒在身上的会是梧桐雨、沁人心肺的会是凤凰香、掬入口中的会是大鹏水。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10 8:26:22
  • 因特老虎对歌词《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的评语是:“很美。六韵,意味着唱六遍?更像是诗,不适作歌。”,此评语恳切、精准,我很同意。此文内容和框架,很具好歌词的基础,具备歌词所必备的,形式对仗和排比,内容的对称和呼应,以及关键语句的标语口号式。欲将其修改成歌词,特建议将六段改成三段(最多也不能超过四段),保留的每段,再加上三个短语,所加入的短语,在对应的位置上,要讲究对仗和呼应,当否?请酌。

    北国寒星深圳奋斗谣:鹏城六韵

    2018/5/8 18:12:01
  • 我不喜欢这样的标题:“沉浮记”、“新兴互联网产业巨头覆灭记”,太像地摊杂志了;但我喜欢这样的内容:起底微商运作模式、教科书式的品牌运营蓝本、粉丝工厂的独家内幕…… 今时今地,大家都在闷声大发财,很少有人详细叙说自己的行业故事,而张谋的这篇东东,虽则文学性稍弱、布局谋篇太实诚,但是确实有料,是可触摸的深商实录,我们对张谋进到此公司的前后变化都有所目睹,而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至今还远未延续……

    因特虎老亨浮沉记

    2018/5/8 8:46:11
  • 围绕红玫瑰酒店从接盘装修,至开业这个商战案例,写这中间复杂的人际关系及个人私欲,一环套一环套路太深,商战中的尔虞我诈,谁都不是受害者,为了个人利益反而又成了施害者,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商战的残酷,稍有不慎将被对手碾压得尸骨无存。可见李玉是深谙此中之道,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生活观察力,人物和故事才描绘得如此峰回路转又细致入微,有如亲临,好的小说是有现场感的,这才能深切地打动读者。

    朱正安红玫瑰酒店

    2018/5/6 22:56:37
  • 一座高生存成本的城市,对物欲的渴求更高,只要你放得下自尊,什么都可以用金钱来核算和交易,三个女人为了改变命运,用青春和肉体获得捷径。而分别与这三个女人生活有着交汇的男主人公,眼睁睁看着她们沉沦却又无能为力,他自己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到了最后他以牺牲自己来拯救心爱的女人。卫鸦的笔调写来风轻云淡,随着故事的推进,无不透着对生活的妥协和无奈,无论从人物塑造到细节,几个人物的心理转变,他处理得都非常老道。

    朱正安棠夏

    2018/5/6 22:54:52
  • 好奇害死猫,高尚小区的保安当侦察兵出身的谭建民,无意中窥见小区居民发生的一件婚外情,善意的提醒,多管了一回闲事,反而让他摊上大事了,被人控告侵犯隐私权打官司,工作也遭辞退。生活中这种司空见惯的情事,当一回正义者,反而落得“告密者”下场,处处受人不待见,他苦苦思索纠结的心路变化历程,稍欠火候,故事设置的悬念跌宕起伏不够,表现张力就弱了点,整体表述尚可。

    朱正安告密

    2018/5/6 22:52:57
  •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深圳特色的作品。信息化、高科技、华强北……一个个符号强化了深圳元素。本文写的是一个互联网公司由盛转衰的过程,其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对普通读者来说绝对具有吸引力。即使已经过去了几年,依然有新鲜感。而持久的新鲜感,是一部作品生命力的表现。

    王国华浮沉记

    2018/5/3 16:41:33
  • 读这篇小说的前半部分,感觉投资公司就是个冤大头,被人坑来坑去,还疑惑这样的公司怎么居然不倒闭。读到最后,发现世上不缺接盘侠。而且,在你手里搞不好的,在别人的手中也许能搞好。这篇小说通过一个具体案例将“上市公司”的种种乱象呈现在读者面前,生动、冷酷、琐碎、曲折,十分耐读。

    王国华红玫瑰酒店

    2018/5/3 16:40: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