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击:1566评论:22018/05/04 23:07



 


他一直记得这件事。

他生在穷苦人家里,自小穷贫。改革开放以后,父亲成了村里第一个外出打工的人。父亲出去以后,家里的农活都是小个子的母亲在操持。他也会自觉地帮着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累了的时候,他就会很“后悔”自己生在一个穷苦人家里。但是他知道,这个没得挑。唯一能挑的是自己今后的路。所以他拼命地读书,想通过书走出大山。

那一年,大旱。原本一升田的秧苗可以插完三亩田,但因为大旱,秧苗长得稀稀拉拉,除去一些旱田,还差不少的秧苗。母亲一急,个头也高了些似的,赶偷吃的鸡啊狗什么的都是跳起来赶的,连骂人也都是跳起来骂的。母亲在村里四处讨秧苗,也就讨了两升田的份。这还差一亩田没秧插。虽然他父亲在外打工,有一份不错的收入,但他四兄弟,齐齐地在读书,一年的学费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要是这一亩田没秧插,就意味着收成要减少三分之一,这一亩田没收成就没谷子打,没谷子打一家六口就得挨饿!

“妈,要不去问问舅舅看。”他说。

他母亲是另一个县的,姊妹六个,没有兄弟;但他有一个同乡的舅舅,这个舅舅是母亲的姑姑的儿子,在他眼里这个舅舅是个大能人,因为他是村长;更是个大好人,他比一般的亲舅舅还要亲,因他经常关照他一家老小。他身上穿的衣服大多数是舅舅给的,虽然是表兄弟穿过的旧衣服,但合身、保暖。父亲在家时,舅舅总给父亲介绍工作或者带着父亲在乡里做水泥工挣钱补贴家用;父亲外出打工时,舅舅总过来帮着做些农活。家里断粮了,也都是舅舅伸出援助之手。学费交不上了,舅舅也会支助我们兄妹。总之,在他眼里,这是一个难得的好舅舅。他觉得,来到这个世上,挑了一个这么好的亲戚,也算值了!

“那么远……!”母亲说。

虽是同乡,舅舅家离他家有十多里路远。即使舅舅能想办法筹到秧苗,挑也是个大问题。

“我去试试吧,总比没饭吃强!”他说。

那天正好是星期五,放了学,他径直去了舅舅家。到了舅舅家,他把家里的事跟舅舅说了。舅舅一听,就摇头长叹说:“唉,我前世欠你们家的!”这话虽听着刺耳,但他知道,舅舅就是这个刀子嘴,不会不管的。第二天吃罢早饭,舅舅就喊他:老二,走起!他以为是叫他出去做农活,就准备脱鞋。“你脱鞋做什么?走啊,回你家!给你家送秧!”他惊讶地望着黑瘦黑瘦的舅舅,一时间觉得这个舅舅在他心里的形象更伟大了,不,应该用“伟岸”这个词!他似的看见金黄金黄的谷子和雪白雪白的米从舅舅的头顶上哗哗地落……

他惊喜于自己的尝试,能帮家里解决一时之困。

“舅舅,你走前头!”

他怕自己拦了舅舅的步子,所以跟在舅舅的后面。他望着那一担压在舅舅肩上忽闪忽闪的秧苗,望着舅舅在烈日下坚挺的脊梁,望着舅舅那单薄但厚实的背影,他心里生出无限的感激和感动,更多的还是感恩。如果父亲在家,就不用这么麻烦舅舅了。所以他在想,这一担,挑的不止是秧苗,不止是解决温饱的谷子,不止是对付一个春秋的粮食,更是人间情,世间义,还有血浓于水的关爱……

担子重,舅舅挑不过一里路就要歇一阵。过了他读书的那所中学,才走了一小半。

走到学校下面的石桥上,舅舅累了,又放下担子,略低头,曲起左手食指,在额头上由右至左地一刮,额头上的汗水如暴雨般唰唰地往地下落。然后“唉哟”一声,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卷起旱烟来。他特意走近舅舅,先望了一眼舅舅的肩,刚刚挑担的那个肩被压了一个大大的坑;他又往落汗的地方望了一眼,那泥土马路上被咂出一个个小小的坑。这担秧真是来之不易啊。他真想知道这么一大担秧舅舅是怎么搞到的,而且就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时间!但舅舅平时太严肃,加上这个时候舅舅心里肯定不爽快,所以他也没敢问。

这桥下是条小溪,时有爽风吹来。他闻得这时吹来的风与往日里上下学从这里经过闻得的不是一个味道。此时的风,带着汗腥味,新鲜的泥土味,嫩绿的秧苗的气味,还有……还有舅舅的旱烟味,以及舅舅脸上自带的某种威严与伟岸的“气味”。这许多的气味裹挟在一起,从他的鼻腔里钻了进去,进入了炽热的身体,把原本因紧张、兴奋以及疾步赶路而加速的心跳搅和得更加没了节律。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朝舅舅的反方向退了两步,再猛然地吐了出来。

“去下面弄点水来!”舅舅拿夹着旱烟的手指了指小溪又指了指秧苗说。

“弄水?”

“我干死了不要紧,莫干死这些救命草了!”

他愣了一会儿,很快就明白了。他在马路上找了一个胶袋,从小溪里兜了一袋水上来,用一只手的五个手指很小心地给秧苗均匀地撒上水。

舅舅抽完烟就要走。他喊住舅舅:“舅舅,要不我来挑一段吧!”

舅舅没有阻拦,让他试。他虽然个子长得差不多了,但肩膀还嫩得很,像这秧苗一般,这一百多斤的担子,他哪里挑得动?他咬牙起了个势,但是步子一迈担子就两边晃,像摇摇欲倒的大树。

“你还是放下,我来吧!”

他就放下,嘿嘿地冲舅舅笑。

舅舅黑着脸说:“担得饱吃不饱啊!”这一句话,他当时没有理解透,以为是舅舅在抱怨或者说的什么不好听的话,他没敢跟母亲学。直到念高中,他才慢慢地明白过来。

那天,他们是吃完早饭出的发,十多里路却走了差不多两个钟头。舅舅把那一担救命草放下之后,喝了两瓢井水,又抽了一卷旱烟,就起身回去了。母亲留他吃饭,舅舅说,还要回去上班。——舅舅说的上班就是去煤矿挖煤,那是一份高危工作,但工资比他父亲在外打工强很多。父亲原先也是想去煤矿上班的,但母亲担心出事故,没同意父亲去,所以才选择了外出打工。母亲知道舅舅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要走的人,也就没有强留,就跑进屋里取了最后一块腊肉,追上去硬要塞给他。

“老妹,你留着给崽女呷,我家里有!他们都在长身体,要呷点荤!”

两个人推来推去,都不肯接。他舅舅急了,抢下腊肉就往晒谷坪扔,冲他喊:“老二,捡回去!”

他捡起腊肉,含着热泪目送舅舅。

没多久,母亲回来了,他发现母亲脸上有泪痕。

“妈,下雨了!”他喊道。

母亲连忙看天,一边伸出手来探雨。

“哪里落雨?!”

“这里啊!”他笑嘻嘻地指着母亲的脸说。

“落雨还不好,落雨就有饭呷了!”母亲开心地拉着他的手往回走,“回去煮饭,下午插秧!”

十多年了,他一直记得这件事。

他时常在想,等自己混好了,一定要回去好好地孝敬孝敬那个不是亲舅舅的亲舅舅。可是,老天爷总是不给好人多一些日子。几年前,舅舅被查出得了“石灰病”,——这是长期在煤矿工作引起的。病情很严重,治要花不少的钱,能不能治断根还是个未知数。他怕拖累自己的子女,自己偷偷地结果了自己的生命。他想挑一个合适的时机尽孝,老天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他心里一直有愧:舅舅曾为他挑起半个青少年,甚至替父亲挑起半个家,他却不能为舅舅做一丁点的事,哪怕一次装模作样的尽孝!

他告诉自己,应该为舅舅做点什么,于是他写文。算上这篇,他为舅舅写过两个文,今后还要再写一些,算是对舅舅的无限怀念,同时表达对舅舅的敬意。


  • 1
  • 关键词:纪念舅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担秧苗,足足挑起了一个农家的“丰收”,也足足为他挑起半个青少年,甚至替父亲挑起半个家。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我深知道这担秧苗的重量。它不仅仅是一份体积上的重量,它的重在于那份“恩情”,那片“善良”,那片绵延不断的感恩。阿木的散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感人,朴实而又真挚,动情、动人。
  • 谢谢桃德兄来读并且留下精彩的评论。无论诗歌散文,我都要向你学习。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文以载道!
  • 文以载道!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4
  • 13004
  • 126
  • 18750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小宇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4 10:05:52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