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浓妆化骨
  • 点击:2600评论:02018/05/05 02:03

不能再乱了,刚才那位大哥火气就够大了,吃了炮子药似的,还对女孩子动了手。其实有啥呢,还没针尖那么大的事儿。就是客人在喝酒的时候跟女孩子聊天,问女孩子是哪里人,来多久了。女孩子就回答是哪里人,说没来多久呢,才一天。不料,大哥一听就不高兴了,脸立即阴沉了下来,丫的,个个都是才来一天,难道就没有两天的?都新鲜着呢!女孩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哥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这表情有多严重,继续说,我真的才来几天啊大哥,本来没打算的,这不是没法子。是不是家里穷,父母都生病了啊?大哥问。大哥,女孩子一脸的懵,怎么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还装,大哥的脸更沉了。我真没装啊,女孩子说,你说的都对啊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不料,没等女孩子反应过来,大哥就甩了她一耳光。女孩子一个踉跄,旋即坐在了地上。马丽进来的时候女孩子还没起来,马丽顾不上她,忙过去给大哥陪笑脸,干嘛呀大哥?今个儿是咋的?心情不顺?丫刚来,大哥说,给个见面礼。小女孩不懂事,马丽说,大哥大人大量别计较。说着拿起酒杯,敬酒赔罪。让她走!大哥说,哥同情心早没了,都被你们这些丫的骗光了,自己都找不到了。是是,哥你是个善良的人,这些女孩子欠管教,来,我再敬你一杯!马丽又喝了一杯。放下酒杯,马丽扯起女孩子,对大哥说,哥你先喝着,我给你换一个来!在走廊里,马丽对女孩子说,下次人家再问你,别傻傻的,得看人家脸色。女孩子怯怯地点点头,“哦”了一声。

她真的是才来一天。

马丽来到另一个出事的包房,一进门,就看到这位大哥正在说笑,几个挤在沙发里的女孩子被逗得哧哧乐,旁边站着的几个小弟则笑得有些前仰后合。马丽径直走到大哥旁边,挨着他坐下,没什么事吧大哥?

大哥这才阴下脸说,你的美女“跑跑”了。

原来,大哥今天晚上点了几个女孩子出去吃宵夜,可是,歌唱完了准备带她们离开时,其中一个女孩子不给面子,提前开溜了。

马丽一听可坏了,赶忙堆笑脸,陪不是,敬酒,你别生气大哥,犯不着为这种女孩子生气,我给你再找个好的哈?马丽说。

不,我就要她,大哥说。

那行,我去给你把她找回来!马丽起身就往外走。

不用你找,大哥把马丽叫回来了,我们自己解决,先让她跑一会儿。

话音刚落,大哥的手机就响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按掉了。然后起身,拍着马丽的肩膀说,别担心,我帮你调教美女,你手下的美女欠调教。

那是那是,马丽点头哈腰,生硬地笑着。

他们都走了,几个出台的女孩子都跟着,看样子都很轻松,有的还接着哧哧乐,一点儿也没受到逃跑女孩子的影响。

可马丽却轻松不起来,她很担心。走廊尽头有个窗户,可以看到街道。她看到街道上有两辆黑色小轿车,正一前一后夹着一辆出租车。见大哥几个走出了酒店大门,前面小轿车里钻出一个男人,走到出租车旁边,敲了敲车门,里面就钻出一个女孩子来,乖乖跟着他上了车。

从出租车里出来的就是那个逃跑的女孩子,马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可是她无能为力,人家今天没有为难自己,就已经给了很大的面子了。

马丽看看时间,点都差不多了,其他几个包房也该散了,马丽去自己的工作间,准备换衣服下班,这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我在楼下等你!

发信息的又是一位大哥。这位大性赵,以前并不多见,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时几乎每天晚上都来。他来后独自一人开一个包房,也不叫女孩子来陪。马丽有空就过来和他说说话,喝喝酒,没空来他也不强求,就坐在那里孤独地唱歌,一首接一首地唱。唱的都是一些八九十年代老歌,什么《心雨》《祈祷》《涛声依旧》等等。唱得不算好,但也不至于听后让人想跳楼的那种,算是普通加勉强级别吧。本来,今天晚上说好的要过去陪陪他,但发生了几茬事儿,就把这茬给忘了。马丽迅速换好了衣服,想着等下怎么去跟他解释。

坐进赵哥的车,他们去了一家比较高档的咖啡厅。

咖啡厅真是一个安静的地方,轻柔的音乐,是古筝和笛子的合奏,配上暗淡的灯光,实给人一种美好的感受。

也许是换了一个环境,心情不一样了,马丽不禁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略呈长方形的脸,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眉毛很浓,没有秃顶。从外表看,似乎与那些经常去夜场的男人不同,起码目光就不同。那些男人目光看起来都很飘忽,游离,没有这么凝聚。对,是凝聚。马丽以前只见过赵哥一两次,好象都是陪客人来的,好象每次来都没叫过女孩子。这在马丽脑子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去那里消费的男人,很少不叫女孩子的。单凭这一点,她对他就有些好感。当然了,好感归好感,如果每个客人去了都不叫女孩子,那么马丽只好喝西北风了。

他们面前放着咖啡,马丽一个劲地往杯子里挤伴侣,加糖块。赵哥却什么也不加,就用小勺子在杯子里搅了几下,拿起来就喝。这让马丽十分欣赏,她认为男人喝咖啡就应该这个样子,什么东西都不加。而女人则不同,女人喝咖啡需要多一些辅助,这样看起来就有情调些。男人不需要那么多情调,多一些品尝就足够了,她不禁笑了一下。

笑什么?赵哥问。

没什么,马丽说,看你喝咖啡。

试过几次,就这样好喝,赵哥说

原汁原味,真正的品尝,马丽说。

算是吧,赵哥说。

赵哥,马丽说,我有那么好么?经得起你每天去看我,还带我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喝这么贵咖啡。

算是吧,赵哥说。

马丽噗了一声,说那就是还不够确定啦?然后不等他回答,就抢着说,算是吧!

他们都笑了。

笑过之后,马丽想起车上赵哥对她说的话,于是说,赵哥你太抬举我了,我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就当作一个屁给放了吧?

赵哥没说话,嘴角边抿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样东西来,放在马丽面前。

是两把钥匙。

一栋别墅,一辆跑车。

全部归你,赵哥说。

尽管见过世面不少,但马丽还是吃了一惊。赵哥语气很轻松,流淌着满不在乎和轻描淡写,仿佛面对着一个三岁小孩子,给了一堆糖果或者玩具说“全部归你”。可马丽却轻松不起来,她顷刻间感到了紧张,感到了压力,这种紧张和压力从来没有过,陌生的,突如其来的,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把刚才走进门的那点儿平静一扫而光,换来了一股强大的惶恐和不安。她嘴唇嚅着,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有些无助地望着赵哥的脸。赵哥脸上神情和他语气极度相似,松散,轻描淡写,并没有因为拿出两把钥匙有什么改变,拿出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在依然什么样。既没有暗示,也没有强调。这样马丽就更加不安了,她甚至不敢看那两把钥匙。其实它就在眼前,静静地躺在台面上。咖啡厅里暗淡呈橘黄色的灯光照耀着它,它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地作出一些微弱的反射。音乐仍在继续着,只不过曲目换了,换了一首马丽非常熟悉的萨克斯风《回家》。委婉,轻柔,似离别之后的哀思寄托,似黄昏夕阳下的乡音脚步。马丽不由得低下头去,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当再次抬头双手拿开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马丽的变化,让赵哥有些不知所措,刚才一脸无字表情忽地一下不见了,换成了一脸木然。你……拿,拿着……他非常不自信地吐出了几个字。

马丽凄然一笑。

但是,似乎只是一瞬间,赵哥又恢复了本来的神态。先不急,你不要有压力,考虑三天再答复我,他说。

三天后,我等你答复,他又说。

赵哥这句话说得很潦草,仿佛在匆匆收场,就好像去一个什么地方,到了以后发现走错了,而急于要回过头一样。赵哥的变化,马丽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惶恐沦陷了。

在夜场上班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化妆。因为长期喝酒,酒又伤肝,肝不好脸色就不好,发黄发暗,类似腊肉的颜色。又因为长期熬夜,还要劳神费力,所以和同龄人相比,看上去自然要憔悴很多。这就要靠化妆来掩盖,妆化好了,在包房里幽暗的灯光下,个个看起来光艳夺目,美丽无比。一般情况下,她们是不轻易卸妆的,她们害怕妆一卸,不是把客人吓个半死,就是落荒而逃。

今天晚上客人多,所有女孩子都被选上了,还有客人没女孩子可选,就改去其它场子了。因为女孩子不够用,马丽正在发愁,一个女孩子打着哈欠走进了休息室。

花姐,还没睡醒啊?马丽问。

快不行了,花姐说,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你就回家休息吧,马丽说,她本想要她上班。

休息个屁,粮草没了,花姐说。

不是吧?马丽说,又没了?

是啊,仓见底了,花姐说。

那你还有认识的姐妹吗?找几个来客串一下,马丽说。

爆棚了?花姐问。

是啊,今天客人多,马丽说。

花姐一听就高兴了,说,跟我合伙租房的那女孩子,比我还厉害,都好几天没休息了,刚才出门的时候还跟我说,如果有客串的活儿,就打电话给她。

你们都不要命啊?马丽说。

不干活才没命呢,花姐说,饿都饿死了。

你都是老手了,干了这么多年,钱都花到哪了?不至于吧,连饭都吃不上?马丽说。

唉,别提了,花姐摆摆手,示意别谈这个问题,然后拿出手机,给同屋的女孩子打电话,小娥,快来啊,这里有好多帅哥!

马丽在一旁苦笑。

花姐走后,又一个女孩子走进休息室,是马丽让她来的。

这女孩子叫小姑,就是昨天晚上被客人退台的女孩子。退台的事情今天早上被老板知道了,老板就让她打扫卫生,暂时不让她坐台。

有个老头要请你吃“夜宵”,马丽对小姑说,去吗?

谁呀?我才刚来,怎么会有人请呀?小姑傻傻地问。

刚来请的人才多,马丽说,只是这老头抢先了。

这样啊?那好呀,吃什么呀?

吃……马丽一时语塞。这孩子,啥也不懂,于是就告诉她“夜宵”是什么。

原来这样啊?小姑一听连忙摇头,害羞地说,这样我就不去,我还没有被人碰过。

我就知道,一眼就看出来了,马丽说,有人碰过了谁还请你去吃“海鲜”?顶多也就一碗“炒米粉”。

这你都看得出来啊?丽姐,你怎么这么厉害?小姑瞪大了眼睛说。

姐是什么人啊,马丽在心里笑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不愿意是吗?

嗯,不愿意,小姑说。

马丽不再说下去,看着小姑一张稚嫩不谙世事的脸,想着自己像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读初中吧?而这个小丫头片子,却这么急不可待地闯进了社会,莽莽撞撞地挤身于这个险恶的江湖之中——问题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江湖有多险恶。这样一想,马丽心中不禁生出一些爱怜。不知道为什么,这爱怜来得很自然,很流畅,没有强迫,没有做作,就好象远处的一阵风,忽地一下就吹过来了。既然不愿意,就不能让她呆在这里了,她进而心疼地想道。于是,迅速从身上掏出几百块钱出来,塞到小姑手里说,不愿意你就快走吧,现在就离开,快点!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繁柯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5-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5100
  • 3
  • 41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