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浓妆化骨
  • 点击:507评论:02018/05/05 02:03

不能再乱了,刚才那位大哥火气就够大了,吃了炮子药似的,还对女孩子动了手。其实有啥呢,还没针尖那么大的事儿。就是客人在喝酒的时候跟女孩子聊天,问女孩子是哪里人,来多久了。女孩子就回答是哪里人,说没来多久呢,才一天。不料,大哥一听就不高兴了,脸立即阴沉了下来,丫的,个个都是才来一天,难道就没有两天的?都新鲜着呢!女孩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大哥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这表情有多严重,继续说,我真的才来几天啊大哥,本来没打算的,这不是没法子。是不是家里穷,父母都生病了啊?大哥问。大哥,女孩子一脸的懵,怎么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还装,大哥的脸更沉了。我真没装啊,女孩子说,你说的都对啊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不料,没等女孩子反应过来,大哥就甩了她一耳光。女孩子一个踉跄,旋即坐在了地上。马丽进来的时候女孩子还没起来,马丽顾不上她,忙过去给大哥陪笑脸,干嘛呀大哥?今个儿是咋的?心情不顺?丫刚来,大哥说,给个见面礼。小女孩不懂事,马丽说,大哥大人大量别计较。说着拿起酒杯,敬酒赔罪。让她走!大哥说,哥同情心早没了,都被你们这些丫的骗光了,自己都找不到了。是是,哥你是个善良的人,这些女孩子欠管教,来,我再敬你一杯!马丽又喝了一杯。放下酒杯,马丽扯起女孩子,对大哥说,哥你先喝着,我给你换一个来!在走廊里,马丽对女孩子说,下次人家再问你,别傻傻的,得看人家脸色。女孩子怯怯地点点头,“哦”了一声。

她真的是才来一天。

马丽来到另一个出事的包房,一进门,就看到这位大哥正在说笑,几个挤在沙发里的女孩子被逗得哧哧乐,旁边站着的几个小弟则笑得有些前仰后合。马丽径直走到大哥旁边,挨着他坐下,没什么事吧大哥?

大哥这才阴下脸说,你的美女“跑跑”了。

原来,大哥今天晚上点了几个女孩子出去吃宵夜,可是,歌唱完了准备带她们离开时,其中一个女孩子不给面子,提前开溜了。

马丽一听可坏了,赶忙堆笑脸,陪不是,敬酒,你别生气大哥,犯不着为这种女孩子生气,我给你再找个好的哈?马丽说。

不,我就要她,大哥说。

那行,我去给你把她找回来!马丽起身就往外走。

不用你找,大哥把马丽叫回来了,我们自己解决,先让她跑一会儿。

话音刚落,大哥的手机就响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按掉了。然后起身,拍着马丽的肩膀说,别担心,我帮你调教美女,你手下的美女欠调教。

那是那是,马丽点头哈腰,生硬地笑着。

他们都走了,几个出台的女孩子都跟着,看样子都很轻松,有的还接着哧哧乐,一点儿也没受到逃跑女孩子的影响。

可马丽却轻松不起来,她很担心。走廊尽头有个窗户,可以看到街道。她看到街道上有两辆黑色小轿车,正一前一后夹着一辆出租车。见大哥几个走出了酒店大门,前面小轿车里钻出一个男人,走到出租车旁边,敲了敲车门,里面就钻出一个女孩子来,乖乖跟着他上了车。

从出租车里出来的就是那个逃跑的女孩子,马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可是她无能为力,人家今天没有为难自己,就已经给了很大的面子了。

马丽看看时间,点都差不多了,其他几个包房也该散了,马丽去自己的工作间,准备换衣服下班,这时,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我在楼下等你!

发信息的又是一位大哥。这位大性赵,以前并不多见,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时几乎每天晚上都来。他来后独自一人开一个包房,也不叫女孩子来陪。马丽有空就过来和他说说话,喝喝酒,没空来他也不强求,就坐在那里孤独地唱歌,一首接一首地唱。唱的都是一些八九十年代老歌,什么《心雨》《祈祷》《涛声依旧》等等。唱得不算好,但也不至于听后让人想跳楼的那种,算是普通加勉强级别吧。本来,今天晚上说好的要过去陪陪他,但发生了几茬事儿,就把这茬给忘了。马丽迅速换好了衣服,想着等下怎么去跟他解释。

坐进赵哥的车,他们去了一家比较高档的咖啡厅。

咖啡厅真是一个安静的地方,轻柔的音乐,是古筝和笛子的合奏,配上暗淡的灯光,实给人一种美好的感受。

也许是换了一个环境,心情不一样了,马丽不禁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略呈长方形的脸,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眉毛很浓,没有秃顶。从外表看,似乎与那些经常去夜场的男人不同,起码目光就不同。那些男人目光看起来都很飘忽,游离,没有这么凝聚。对,是凝聚。马丽以前只见过赵哥一两次,好象都是陪客人来的,好象每次来都没叫过女孩子。这在马丽脑子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去那里消费的男人,很少不叫女孩子的。单凭这一点,她对他就有些好感。当然了,好感归好感,如果每个客人去了都不叫女孩子,那么马丽只好喝西北风了。

他们面前放着咖啡,马丽一个劲地往杯子里挤伴侣,加糖块。赵哥却什么也不加,就用小勺子在杯子里搅了几下,拿起来就喝。这让马丽十分欣赏,她认为男人喝咖啡就应该这个样子,什么东西都不加。而女人则不同,女人喝咖啡需要多一些辅助,这样看起来就有情调些。男人不需要那么多情调,多一些品尝就足够了,她不禁笑了一下。

笑什么?赵哥问。

没什么,马丽说,看你喝咖啡。

试过几次,就这样好喝,赵哥说

原汁原味,真正的品尝,马丽说。

算是吧,赵哥说。

赵哥,马丽说,我有那么好么?经得起你每天去看我,还带我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喝这么贵咖啡。

算是吧,赵哥说。

马丽噗了一声,说那就是还不够确定啦?然后不等他回答,就抢着说,算是吧!

他们都笑了。

笑过之后,马丽想起车上赵哥对她说的话,于是说,赵哥你太抬举我了,我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你就当作一个屁给放了吧?

赵哥没说话,嘴角边抿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样东西来,放在马丽面前。

是两把钥匙。

一栋别墅,一辆跑车。

全部归你,赵哥说。

尽管见过世面不少,但马丽还是吃了一惊。赵哥语气很轻松,流淌着满不在乎和轻描淡写,仿佛面对着一个三岁小孩子,给了一堆糖果或者玩具说“全部归你”。可马丽却轻松不起来,她顷刻间感到了紧张,感到了压力,这种紧张和压力从来没有过,陌生的,突如其来的,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这种突如其来的东西把刚才走进门的那点儿平静一扫而光,换来了一股强大的惶恐和不安。她嘴唇嚅着,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有些无助地望着赵哥的脸。赵哥脸上神情和他语气极度相似,松散,轻描淡写,并没有因为拿出两把钥匙有什么改变,拿出之前是什么样的,现在依然什么样。既没有暗示,也没有强调。这样马丽就更加不安了,她甚至不敢看那两把钥匙。其实它就在眼前,静静地躺在台面上。咖啡厅里暗淡呈橘黄色的灯光照耀着它,它似乎有些不太习惯地作出一些微弱的反射。音乐仍在继续着,只不过曲目换了,换了一首马丽非常熟悉的萨克斯风《回家》。委婉,轻柔,似离别之后的哀思寄托,似黄昏夕阳下的乡音脚步。马丽不由得低下头去,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当再次抬头双手拿开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马丽的变化,让赵哥有些不知所措,刚才一脸无字表情忽地一下不见了,换成了一脸木然。你……拿,拿着……他非常不自信地吐出了几个字。

马丽凄然一笑。

但是,似乎只是一瞬间,赵哥又恢复了本来的神态。先不急,你不要有压力,考虑三天再答复我,他说。

三天后,我等你答复,他又说。

赵哥这句话说得很潦草,仿佛在匆匆收场,就好像去一个什么地方,到了以后发现走错了,而急于要回过头一样。赵哥的变化,马丽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惶恐沦陷了。

在夜场上班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化妆。因为长期喝酒,酒又伤肝,肝不好脸色就不好,发黄发暗,类似腊肉的颜色。又因为长期熬夜,还要劳神费力,所以和同龄人相比,看上去自然要憔悴很多。这就要靠化妆来掩盖,妆化好了,在包房里幽暗的灯光下,个个看起来光艳夺目,美丽无比。一般情况下,她们是不轻易卸妆的,她们害怕妆一卸,不是把客人吓个半死,就是落荒而逃。

今天晚上客人多,所有女孩子都被选上了,还有客人没女孩子可选,就改去其它场子了。因为女孩子不够用,马丽正在发愁,一个女孩子打着哈欠走进了休息室。

花姐,还没睡醒啊?马丽问。

快不行了,花姐说,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你就回家休息吧,马丽说,她本想要她上班。

休息个屁,粮草没了,花姐说。

不是吧?马丽说,又没了?

是啊,仓见底了,花姐说。

那你还有认识的姐妹吗?找几个来客串一下,马丽说。

爆棚了?花姐问。

是啊,今天客人多,马丽说。

花姐一听就高兴了,说,跟我合伙租房的那女孩子,比我还厉害,都好几天没休息了,刚才出门的时候还跟我说,如果有客串的活儿,就打电话给她。

你们都不要命啊?马丽说。

不干活才没命呢,花姐说,饿都饿死了。

你都是老手了,干了这么多年,钱都花到哪了?不至于吧,连饭都吃不上?马丽说。

唉,别提了,花姐摆摆手,示意别谈这个问题,然后拿出手机,给同屋的女孩子打电话,小娥,快来啊,这里有好多帅哥!

马丽在一旁苦笑。

花姐走后,又一个女孩子走进休息室,是马丽让她来的。

这女孩子叫小姑,就是昨天晚上被客人退台的女孩子。退台的事情今天早上被老板知道了,老板就让她打扫卫生,暂时不让她坐台。

有个老头要请你吃“夜宵”,马丽对小姑说,去吗?

谁呀?我才刚来,怎么会有人请呀?小姑傻傻地问。

刚来请的人才多,马丽说,只是这老头抢先了。

这样啊?那好呀,吃什么呀?

吃……马丽一时语塞。这孩子,啥也不懂,于是就告诉她“夜宵”是什么。

原来这样啊?小姑一听连忙摇头,害羞地说,这样我就不去,我还没有被人碰过。

我就知道,一眼就看出来了,马丽说,有人碰过了谁还请你去吃“海鲜”?顶多也就一碗“炒米粉”。

这你都看得出来啊?丽姐,你怎么这么厉害?小姑瞪大了眼睛说。

姐是什么人啊,马丽在心里笑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不愿意是吗?

嗯,不愿意,小姑说。

马丽不再说下去,看着小姑一张稚嫩不谙世事的脸,想着自己像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读初中吧?而这个小丫头片子,却这么急不可待地闯进了社会,莽莽撞撞地挤身于这个险恶的江湖之中——问题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江湖有多险恶。这样一想,马丽心中不禁生出一些爱怜。不知道为什么,这爱怜来得很自然,很流畅,没有强迫,没有做作,就好象远处的一阵风,忽地一下就吹过来了。既然不愿意,就不能让她呆在这里了,她进而心疼地想道。于是,迅速从身上掏出几百块钱出来,塞到小姑手里说,不愿意你就快走吧,现在就离开,快点!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思之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5-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100
  • 2
  • 30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