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生何求
  • 点击:1049评论:02018/05/09 16:39

都听过这样一个歇后语: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歇后语中的姜太公,便是《封神榜》中提到的姜子牙,在历史上确有其人,虽满腹经纶却怀才不遇。

眼看旷世救国的雄才大略就要归于尘土,只好在渭水边以直钩垂钓,引得文王注意,经过攀谈,发现姜太公的横溢之才,最终拜为丞相,一展抱负。

在文王问他为何用直的鱼钩垂钓时,姜子牙有这样一句精彩的回答: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不为金鳞设,只钓王与侯。

可以如此霸气十足如此底气雄厚回答的人,也许只有像姜子牙这样的奇才才敢为之的吧?

人生的每个选择每个决定和每个行为,人都要为之付出相应的代价。

姜子牙封侯拜相、助力文王改朝换代建邦立业继而名垂青史这件事,当然也不例外。

他的代价之一,注意,是代价之一,便是我们最显而易见的年逾古稀的七十二岁才大器晚成。

当然,人生的选择是每个人自己决定的,我们本无可厚非。

而在“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万事求快的当下,似乎这个“大器晚成”所付的“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的代价看起来未免过于沉重了。

毕竟,对很多人来说,奋斗为的就是“金鳞”而设,房子、车子、票子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小微目标。

至于那高大上的“王与侯”这样的在如今更多人看来虚无缥缈的镜中花水中月,不如房车票来得实在。

于是便有了那“成功的路上并不拥挤,因为坚持的人不多”这样的段子。

其实,成功的定义因人而异,千姿百态不拘一格。

路人甲认为有了房子便成功,即便是节衣缩食生活质量一降再降成为房奴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可能乙认为存款超过十个亿才是人生的巅峰;丙则觉得被别人高看一眼哪怕违心为夸赞一下自己满足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虚荣心便是成功的标配;丁却认为只要工作稳定就算是在一线城市月入3000块稳定的穷下去也是一种成功。

一辈子可以是轰轰烈烈。

一辈子可以是庸庸碌碌。

一辈子可以是五彩缤纷。

一辈子也可以是重复再重复。

“求”这个字,可以理解为请求,奢求,乞求。

或低三下四,或点头哈腰,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求”来、得到自己想要的,至少在当下这样的大环境中,这样的“求”往往适得其反,同自己想要的南辕北辙、渐行渐远。

毕竟,“同情弱者”这样可笑的畸形的观念已经越来越淡化,弱,不是想当然的索取的理由。

弱,在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甚至弱肉强食的社会里是十分危险的状态。

“求”这个字,还可以理解为探索、寻找、追求。

或孜孜不倦上下求索,或一念耿耿恒心执着。热切渴望的追求着,努力着,凭自己无论如何的信念和百分百努力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有这样一首歌,是香港的已故歌星陈百强演唱的的经典金曲《一生何求》。

空灵婉转的演唱中,“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寻遍了却偏失去,未盼却在手”,透着对人生匆匆身不由己的无限感慨和丝丝的嗟叹。

我在歌中也听出来那对命运无情的捉弄的无可奈何:“未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很多人对这句话感同身受,自己明明想要的,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不是自己想要的,却在不经意间来了。

人们因此便觉得自己不幸福。

生活中因此便有了“别人家的种种种种”的羡慕嫉妒恨的说法。

诗人汪国真有这样一句经典:“生命是自己的画板,为什么要靠别人着色?”

而至少,我亲眼所见的一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和评论中,心情和情绪永远在别人的指指点点和嬉笑怒骂中跌宕起伏着。

活生生的木偶模式。

他们很多时候甚至一生都在为别人活着,当然,这里并不提倡自私的活着,但是前提是,一定要在做好自己的前提下,再去体谅别人!

也有这样的一种面子模式,只要有面子,只要他们以为的“别人高看一眼”满足了仅存的虚荣心,哪怕承受再多压力付出再多代价也在所不惜。

其实,作祟的罪魁祸首,无非心态二字。

有着这些心态的人,通常是没有安全感的人,对于被认可抱有超乎想象的渴望。

有着这些心态的人,通常是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的人。

那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目标感非常清晰明确,正如前文所提到的,为了目标百分百进行着大量的有效的行动,直到自己得到想要的,实现想要实现的。

而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的人,通常会下意识给自己提这样一个问题:一生何求?自己一辈子要的到底是啥?

接下来往往会有这样的举动,表面看,这个人很勤快很努力,但是几乎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做而去做,反正是做了,至于做的怎么样,根本不会去考虑。

这样模式的人,活着仅仅就是为了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而已,而没有去珍惜更谈不上去享受人生。

匆匆的,匆匆的,过完了,也就过完了。

观念不同,选择不同,人生自然就有着根本上的千差万别。

究竟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

究竟什么才是自己一生所求的?

我觉得人应当有属于自己的活法,以失去自我为代价去过于紧张别人的评价顾及他人的想法,往往会自乱阵脚,让本来五彩缤纷的生活黯然失色、索然无味。

我也觉得人当确定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摆正心态为之努力再努力,大可不必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和冷眼嘲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才会让自己坦然和无悔。

一生何求?求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踏实和坦然。

一生何求?求的是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用心去做,而非敷衍了事。

一生何求?求的是打碎那些束缚压抑自己精神和处事方式的智慧和勇气,继而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一生何求?求的是轻装上阵度过那过一天就少一天的无比珍贵的生命。



  • 1
  • 关键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我生在中国的最北方,定居深圳十一年了。这些年颠沛流离忙忙碌碌的日升月落间,我喜欢写作的初心没有忘却。
  • 我生在中国的最北方,定居深圳十一年了。这些年颠沛流离忙忙碌碌的日升月落间,我喜欢写作的初心没有忘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600
  • 125
  • 6870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桃德写这篇文章,对于江西人来说功德无量。一是让大伙儿了解了江西,二是让江西人看了倍受鼓舞。江西人自古轻商重读,就是因为有这些领头商人带动下,江西人的头脑也开始开化了,经商的意识越来越强了。文中的几位商人,都是历尽百折而不饶,最好的历练给了最好的人生经验,更是锻造人才的最好方式。写这篇文章,作者是做足了功夫的,人物栩栩如生,过程感人。令人读了不得不为来深创业的商人们叹服!

    叶紫莲商人,深商旗帜上的那一抹红

    2018/8/14 12:52:47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标题的意义深不可见,逐行看去,竟然是一篇写夜壶的小说。文如其人,也许就是用来形容段作文这样的作家的。他平时说话不多,但总是出其不意。不说别的,就像进行了很多铺垫之后,来一句“因为那香港人是她男朋友,谈的不是生意。”个中意味,不言自明。 夜壶是个传说,来香也是。

    小宇乃特.坡特

    2018/8/14 10:32:43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小宇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4 10:05:52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