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 点击:2584评论:32018/05/13 15:52

起先是这样开头的:

门里有一个人,一个人是我。我在门里什么样子什么举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门外传来了一阵很凶地敲门声。我打开门就见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半字未吐,就向我的头上猛砍一刀。我将头一歪,便被他砍中了肩膀。这多此一举的头一歪,导致了我还得挨上第二刀,也因我的反应没有刀快,我的头就被一分为二了,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也就跑了。

这个故事要想写下去,就得针对此后的公安行动,但我不熟悉也就思维不展。按照水只会向最无阻力的方向流动,就会轻易滑向我还没有死过兴的意识流之中。通过意识流动,我可能会把前因后果都搞清了,但因不能行动,再大的冤案,也只能是冤案了。当然,多些冤案,文人也会多些生意,但必须用纪实或曰非虚构形式,要是用意识流手法写小说,就不大好卖钱,就像装璜市场上的纯不朽钢都不好卖,而次品不朽钢却生意兴隆,就连生活水准十分高的江浙一带都是这样。而且纯意识流小说还非常难写,写之不好又要面对当代读者的心态,那就等于无字天书了。

当然,也不是绝对写不出引人的,比喻最怪诞最搞笑也最诗意最朦胧的还怕就是意识流才好。也虽然我早就说过,《追忆逝水年华》既经写出,就像一条魔鬼一般的河流,那字里行间咀英含华开满鲜花闪光烁金的语句,可能让人错觉着不是奇珍异宝,至少也是莲花万朵绽放,莲子菱藕无穷,便一个个不自量力以为可以欺负病弱缠身的普鲁斯特,只要摘之采之就可以身价倍增富贵一方名标千古,就一拔接一拔地跳到河中淹死了。所以,当代社会,最理性就是知难而退。我且不如像蒲松龄那样,把我在还没死过兴的意识流中的灵魂出窍,去跟随那个杀我的满脸络腮胡,哪怕他正和老婆做爱或正在拉屎。也正因为他会和老婆做爱或拉屎,我才有机会。只要意志坚定心狠手辣,把人性暂抛一边,把兽性发扬光大,相信最终会报仇雪恨。这样就是意识流加魔幻加印度式的复仇雪恨,也算有模有样了……但还是有点俗套,而且很难有着蒲松龄的魔鬼诗意。不过,蒲松龄的外形,再怎么复制都可以像工业品一样卖钱,顶多是借他的瓶装我的酒,就像茅台镇数百家地下工厂靠着茅台酒瓶生产自己的酒一样。茅台酒厂还不好将他们斩尽杀绝,因为那些人也是人,也要吃饭活命,睁一眼闭一眼也不失为一种美德和策略。而喝着假茅台的人,因为省了钱而能常喝,还到处传说,喝假茅台比喝真茅台划算。假茅台的质量,都出自同一镇上的人手同一镇上暗传的技术同一镇上的水,所以不比真茅台差,有的甚至还是得了茅台真髓的老退休师傅亲手酿造把关的。所以,我又将开头改成如下这样:

我在门内听见有人把门敲得就像报丧或要救火或要报仇一样,我也迫不及待地拉开门。来人却向我头上闪电般的就是一刀。我也比闪电更快地矮身从他的胳膊底下钻到了门外,并将他反锁在屋内。

这个开头干脆利索,可能有点卡佛似的极简主义,但麻烦又来了。将他反锁屋内,也就把故事锁死了,也就是刚刚好学不容易开了个头又没戏了,一定要写也会把惊险赚钱的好故事写成了不赚钱的穷(纯)文学。再说,那人被锁在屋内一时不能施展,很有可能翻箱倒柜。我的东西虽不太值钱,但对我十分重要。有些东西缺了就证明我将虽生犹死,比如我那为数不多的现钞和存折,还有那电脑以及电脑里贮存着的好几本可能成为世界名著的打字稿。再说,把他关在门内也就等于我被关在了门外,好像吃亏的更是我。再说,我既被关在门外一时也不知下一步将如何,手也不知怎么放,脚也不知怎么放,既不屑于报警也懒得喊邻居,因为不想显得大惊小怪,就更显得像是个大孬子。想着这样写不大好,那样写也差强人意,我就想将他来个多种开头并列,让读者既要读前一句,同时也要读后一句;有时不妨先读下一行,再读上一行。当然,没那福气的就别读,毕竟读书要点品德,读我的书更是有良心。谁读我并读得顺心顺意,我就认他亲爹。当然,我还很穷,一时还没法孝敬那么多亲爹,为此,亲爹还是不要太多的好。于是,我又列出如下一种开头:

我在屋内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开门第一眼就见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男人,第二眼见他手拿一把大砍刀朝我头上就砍。我本少林俗家弟子,一身武功没处用,就一把擒住他的手,怒喝一声:我无权反对你杀人。当今世道,还能让你们这些梁山好汉、黑帮杀手存在,确是有道理的。那些贪官、恶人的势力盘根错节,政府也管不了,但政府又不可能请你们帮忙,还真要你们主动些才好呢。三侠五义,七侠五义就是这么家喻户晓,名标千古的!但请确认一下你有没有搞错对像,我这门牌号码是我刚换的。他一迟疑,我就一个二指禅铲瞎了他的双眼,再捡起一个酒瓶将他砸得来不及喊叫(当然,这个酒瓶是我随笔写出来的,要不门边一般没有酒瓶)然后将他双手反捆,再打电话报了警。同时心想,什么梁山好汉,黑帮杀手,可能就是个二货头吧。当然,也有可能真是杀手,我也说不定可能和他化敌为友,让他为我所用,先去杀一贪官恶霸,一定要杀我,再杀不迟。

然而,这样写似乎也不太理想,因为打电话报警我从没干过,也不是我喜欢干的事。我这人必须有过亲身经历而且吃过大苦头才会写得顺风顺水。而我吃过大苦头的其中一次经历却是无端地被警察抓过也狠打过,结果也没搞清,那是真警察还是冒充的警察,所以我对警察这一名词有点怕或忌讳。那么,便只好继续水往低处流,相信文字的排列本身就会冒出或牵出一些理想的情节和含意,甚至会汇成一片湖,一片大海。为了流得更方便,我又列出另一种开头。每一种开头都列在一起,也是为了以后哪种开头或能引出赚大钱的好故事就将哪个开头提起来大写特写,就像《人猿泰山》一样。虽然真货就在《人猿泰山》第一部,但后面的几十部,人们不看就怕亏了。所以仅凭这种读者心理,也能赚大钱,就怕第一部钓不上勾。于是,干脆又有另一种以我为杀手地在门外手拿一把大砍刀紧急敲门的开头产生了。虽然还未搞清,我既为我杀手,到底要怎样杀人,杀什么人,怎么个杀法,怎么个心理演变,什么立意,要表达什么?等等。

于是,我就在门外敲门。门,很快打开。我手拿砍刀冲进门,根本没看清开门的人是谁,就当头一刀将他或她开了瓢,反身勿勿而去,同时心里慌到了极点,简直就像人体都要暴裂了。

显然,这个开头也难免让我嗒嘴,更联想到,要是编辑们读到这篇小说就文革似地问,这么写有什么意义,表现了什么揭示了什么,歌颂了什么,批判了什么?如果我一时口拙,我的小说,也就没有意义;如果理直气壮,又不伤害编辑,我的小说就有意义,意义就在答辩之中,谁嘴巴大谁就有理。我的嘴巴原本不大也不小,但我的脑血管有了肿瘤,我的思维便很迟钝了,甚至是想发疯都疯不起来。当然,最重要的是,就我这篇小说而言,我干嘛要以第一人称,并且满脸络腮胡子又干嘛要砍人?难道小白脸就不能砍人;难道不砍人就没故事;难道中国读者就喜欢看拿刀砍人?而且我在故事中,还没看清对方是男是女,而且那人有没有被砍死?要是死了又被公安发现?要是那人没死,一旦活过来就跟我一样宁可冤死都懒得报警,只要亲手找我报仇,不惜以一生的代价,不惜将地球翻个遍,我是不是要主动自首?且不说是他正义还是我正义,但我若不自首,这一生岂不要在逃命中度过?既是要在逃命中度过,生不如死,是不是应该迟死不如早死,并且自我了断?假如对方是女的而且长得不丑,我们就上下一勾通,就不砍了吧;假如对方是男的,也当问个究竟,又怕错过砍人的最佳时机,甚至被对方砍了。这样,故事没回到蒲松龄的老套,又回到杀手小说的老套了。还有我砍人之后要往那里逃,事先怎就没有设计好?公安局会不会找到我,我在百般逃亡之中,终被公安逮住,会否证明我杀的那人正是公安逮了多年没逮着的恶人,上帝和佛祖也向我昭示那人正是被上天有意留着遭人遣的败类,我也就这么傻乎乎糯米包似的歪打正着成了好人?事实上,我在生活中当个好人,已经受够折磨,在小说中干嘛还要当好人?可这么编下去不光有点折磨神经,还都有点老套,但我又编不出鬼故事,或世间根本没有的人的故事。就可惜我在世间不不光是个好人还是个蛤人,没法生造出人间没有的人的故事,更编不出神仙的故事。我在书上见过的神仙故事,也都是人的故事。真所谓,已有的还会有,未来的终需至,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照这么说,这人类的文学似也没必要再存在下去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这种不要描写不要细节不要写景不要心理活动直接进入惊险剌激的感观小说应该能卖钱,小说可能就是越没有艺术和思想越能卖钱。至于路遥、鲁迅之类的,就让他们到一边磕瓜子,凉快去吧。他们自己够累,也让我们累着了。我们要拟出一个信条,就是千万不能向鲁迅、路遥那一班人学习。我们不是鲁迅,不用铁肩担义,我们只要骗到钱就行,骗到钱,就可以向国家缴税,或者修路铺桥,甚至去照顾某对孤儿寡女,既赚爱情又赚名声。就是说,骗到钱,人家还说我们好,没骗钱,又没鲁迅、路遥的名气,就成孔乙己了,到时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为了尽我力所能及地把小说写得像小说,我将小说又开了一个头,这个头是这样的:

我手拿一把大砍刀开始敲门,门里有个人打开了门。我一看,又出乎意外地呆了。因为出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个很像是美人的女人。姑且不论这女人年龄大小有否结婚生子,都让我一时不知所措,何况这很不合乎我想杀人玩个惊险剌激的既定构思。

这时,只听很像是美人的女人问我:先生!有什么好事?

只听这美人又问了一句:请问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我终于反应过来,说:我是来杀你的。

只听美人又问:你又没病,好好地杀我干啥?我是一个多好的人呀,你分明要杀我又怎么舍得杀我?说着,就用手,摸着我的头和鼻子。我打掉她的手,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杀手,知道么?就凭你说我没病,我就该杀你了。你怎么知道我又没病,你认识我吗,你是我什么人呀?她抢着说:我换个地方摸你。就赶紧飞快地从我的鼻子我的脸和嘴,摸到下面那一块,我就有点情不自禁了,头脑也就有些晕了,那是血有点流不过去的晕。

可能因为我反应迟钝,很像是美人的女人就突然将我向门外一推,吼一声:滚出去!

我就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门外。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游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5-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5/14 10:11:28
    • 分享到: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 回复
    • 天行健2童生2018/05/15 17:17:03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写得汪洋恣肆,气宇不凡,本来以为主人公要杀人,不杀人至少要劫色,不劫至少要劫财。没有想到,主人抱的美女变成癞蛤蟆,劫财吧,却连一把小票也未得,最后被一盆尿水浇醒。在邻家,作品有多种可能!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让我们看到了别样的写作!!
  •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5/14 10:35:30
    • 分享到:
  • 哎哟,奇葩!《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不伦不类的奇葩,以为作者喝高了,分不清小说与创作谈的区别,昏昏沉沉乱点鸳鸯谱指鹿为马。诧异中阅读,方识庐山真面目。意识流写法,作者与主人公穿一条裤子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结尾中兜圈子,托出对大千世界的认知,塑造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物。文笔细腻,细节之处见功夫。不过,略显罗嗦。以为,规定字符的微咖需淡定从容,不受字符限制的睦邻文学呢则需节制需敞亮。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0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2
  • 36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