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
  • 点击:554评论:32018/05/13 15:52

起先是这样开头的:

门里有一个人,一个人是我。我在门里什么样子什么举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门外传来了一阵很凶地敲门声。我打开门就见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半字未吐,就向我的头上猛砍一刀。我将头一歪,便被他砍中了肩膀。这多此一举的头一歪,导致了我还得挨上第二刀,也因我的反应没有刀快,我的头就被一分为二了,满脸络腮胡子的人也就跑了。

这个故事要想写下去,就得针对此后的公安行动,但我不熟悉也就思维不展。按照水只会向最无阻力的方向流动,就会轻易滑向我还没有死过兴的意识流之中。通过意识流动,我可能会把前因后果都搞清了,但因不能行动,再大的冤案,也只能是冤案了。当然,多些冤案,文人也会多些生意,但必须用纪实或曰非虚构形式,要是用意识流手法写小说,就不大好卖钱,就像装璜市场上的纯不朽钢都不好卖,而次品不朽钢却生意兴隆,就连生活水准十分高的江浙一带都是这样。而且纯意识流小说还非常难写,写之不好又要面对当代读者的心态,那就等于无字天书了。

当然,也不是绝对写不出引人的,比喻最怪诞最搞笑也最诗意最朦胧的还怕就是意识流才好。也虽然我早就说过,《追忆逝水年华》既经写出,就像一条魔鬼一般的河流,那字里行间咀英含华开满鲜花闪光烁金的语句,可能让人错觉着不是奇珍异宝,至少也是莲花万朵绽放,莲子菱藕无穷,便一个个不自量力以为可以欺负病弱缠身的普鲁斯特,只要摘之采之就可以身价倍增富贵一方名标千古,就一拔接一拔地跳到河中淹死了。所以,当代社会,最理性就是知难而退。我且不如像蒲松龄那样,把我在还没死过兴的意识流中的灵魂出窍,去跟随那个杀我的满脸络腮胡,哪怕他正和老婆做爱或正在拉屎。也正因为他会和老婆做爱或拉屎,我才有机会。只要意志坚定心狠手辣,把人性暂抛一边,把兽性发扬光大,相信最终会报仇雪恨。这样就是意识流加魔幻加印度式的复仇雪恨,也算有模有样了……但还是有点俗套,而且很难有着蒲松龄的魔鬼诗意。不过,蒲松龄的外形,再怎么复制都可以像工业品一样卖钱,顶多是借他的瓶装我的酒,就像茅台镇数百家地下工厂靠着茅台酒瓶生产自己的酒一样。茅台酒厂还不好将他们斩尽杀绝,因为那些人也是人,也要吃饭活命,睁一眼闭一眼也不失为一种美德和策略。而喝着假茅台的人,因为省了钱而能常喝,还到处传说,喝假茅台比喝真茅台划算。假茅台的质量,都出自同一镇上的人手同一镇上暗传的技术同一镇上的水,所以不比真茅台差,有的甚至还是得了茅台真髓的老退休师傅亲手酿造把关的。所以,我又将开头改成如下这样:

我在门内听见有人把门敲得就像报丧或要救火或要报仇一样,我也迫不及待地拉开门。来人却向我头上闪电般的就是一刀。我也比闪电更快地矮身从他的胳膊底下钻到了门外,并将他反锁在屋内。

这个开头干脆利索,可能有点卡佛似的极简主义,但麻烦又来了。将他反锁屋内,也就把故事锁死了,也就是刚刚好学不容易开了个头又没戏了,一定要写也会把惊险赚钱的好故事写成了不赚钱的穷(纯)文学。再说,那人被锁在屋内一时不能施展,很有可能翻箱倒柜。我的东西虽不太值钱,但对我十分重要。有些东西缺了就证明我将虽生犹死,比如我那为数不多的现钞和存折,还有那电脑以及电脑里贮存着的好几本可能成为世界名著的打字稿。再说,把他关在门内也就等于我被关在了门外,好像吃亏的更是我。再说,我既被关在门外一时也不知下一步将如何,手也不知怎么放,脚也不知怎么放,既不屑于报警也懒得喊邻居,因为不想显得大惊小怪,就更显得像是个大孬子。想着这样写不大好,那样写也差强人意,我就想将他来个多种开头并列,让读者既要读前一句,同时也要读后一句;有时不妨先读下一行,再读上一行。当然,没那福气的就别读,毕竟读书要点品德,读我的书更是有良心。谁读我并读得顺心顺意,我就认他亲爹。当然,我还很穷,一时还没法孝敬那么多亲爹,为此,亲爹还是不要太多的好。于是,我又列出如下一种开头:

我在屋内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开门第一眼就见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男人,第二眼见他手拿一把大砍刀朝我头上就砍。我本少林俗家弟子,一身武功没处用,就一把擒住他的手,怒喝一声:我无权反对你杀人。当今世道,还能让你们这些梁山好汉、黑帮杀手存在,确是有道理的。那些贪官、恶人的势力盘根错节,政府也管不了,但政府又不可能请你们帮忙,还真要你们主动些才好呢。三侠五义,七侠五义就是这么家喻户晓,名标千古的!但请确认一下你有没有搞错对像,我这门牌号码是我刚换的。他一迟疑,我就一个二指禅铲瞎了他的双眼,再捡起一个酒瓶将他砸得来不及喊叫(当然,这个酒瓶是我随笔写出来的,要不门边一般没有酒瓶)然后将他双手反捆,再打电话报了警。同时心想,什么梁山好汉,黑帮杀手,可能就是个二货头吧。当然,也有可能真是杀手,我也说不定可能和他化敌为友,让他为我所用,先去杀一贪官恶霸,一定要杀我,再杀不迟。

然而,这样写似乎也不太理想,因为打电话报警我从没干过,也不是我喜欢干的事。我这人必须有过亲身经历而且吃过大苦头才会写得顺风顺水。而我吃过大苦头的其中一次经历却是无端地被警察抓过也狠打过,结果也没搞清,那是真警察还是冒充的警察,所以我对警察这一名词有点怕或忌讳。那么,便只好继续水往低处流,相信文字的排列本身就会冒出或牵出一些理想的情节和含意,甚至会汇成一片湖,一片大海。为了流得更方便,我又列出另一种开头。每一种开头都列在一起,也是为了以后哪种开头或能引出赚大钱的好故事就将哪个开头提起来大写特写,就像《人猿泰山》一样。虽然真货就在《人猿泰山》第一部,但后面的几十部,人们不看就怕亏了。所以仅凭这种读者心理,也能赚大钱,就怕第一部钓不上勾。于是,干脆又有另一种以我为杀手地在门外手拿一把大砍刀紧急敲门的开头产生了。虽然还未搞清,我既为我杀手,到底要怎样杀人,杀什么人,怎么个杀法,怎么个心理演变,什么立意,要表达什么?等等。

于是,我就在门外敲门。门,很快打开。我手拿砍刀冲进门,根本没看清开门的人是谁,就当头一刀将他或她开了瓢,反身勿勿而去,同时心里慌到了极点,简直就像人体都要暴裂了。

显然,这个开头也难免让我嗒嘴,更联想到,要是编辑们读到这篇小说就文革似地问,这么写有什么意义,表现了什么揭示了什么,歌颂了什么,批判了什么?如果我一时口拙,我的小说,也就没有意义;如果理直气壮,又不伤害编辑,我的小说就有意义,意义就在答辩之中,谁嘴巴大谁就有理。我的嘴巴原本不大也不小,但我的脑血管有了肿瘤,我的思维便很迟钝了,甚至是想发疯都疯不起来。当然,最重要的是,就我这篇小说而言,我干嘛要以第一人称,并且满脸络腮胡子又干嘛要砍人?难道小白脸就不能砍人;难道不砍人就没故事;难道中国读者就喜欢看拿刀砍人?而且我在故事中,还没看清对方是男是女,而且那人有没有被砍死?要是死了又被公安发现?要是那人没死,一旦活过来就跟我一样宁可冤死都懒得报警,只要亲手找我报仇,不惜以一生的代价,不惜将地球翻个遍,我是不是要主动自首?且不说是他正义还是我正义,但我若不自首,这一生岂不要在逃命中度过?既是要在逃命中度过,生不如死,是不是应该迟死不如早死,并且自我了断?假如对方是女的而且长得不丑,我们就上下一勾通,就不砍了吧;假如对方是男的,也当问个究竟,又怕错过砍人的最佳时机,甚至被对方砍了。这样,故事没回到蒲松龄的老套,又回到杀手小说的老套了。还有我砍人之后要往那里逃,事先怎就没有设计好?公安局会不会找到我,我在百般逃亡之中,终被公安逮住,会否证明我杀的那人正是公安逮了多年没逮着的恶人,上帝和佛祖也向我昭示那人正是被上天有意留着遭人遣的败类,我也就这么傻乎乎糯米包似的歪打正着成了好人?事实上,我在生活中当个好人,已经受够折磨,在小说中干嘛还要当好人?可这么编下去不光有点折磨神经,还都有点老套,但我又编不出鬼故事,或世间根本没有的人的故事。就可惜我在世间不不光是个好人还是个蛤人,没法生造出人间没有的人的故事,更编不出神仙的故事。我在书上见过的神仙故事,也都是人的故事。真所谓,已有的还会有,未来的终需至,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照这么说,这人类的文学似也没必要再存在下去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这种不要描写不要细节不要写景不要心理活动直接进入惊险剌激的感观小说应该能卖钱,小说可能就是越没有艺术和思想越能卖钱。至于路遥、鲁迅之类的,就让他们到一边磕瓜子,凉快去吧。他们自己够累,也让我们累着了。我们要拟出一个信条,就是千万不能向鲁迅、路遥那一班人学习。我们不是鲁迅,不用铁肩担义,我们只要骗到钱就行,骗到钱,就可以向国家缴税,或者修路铺桥,甚至去照顾某对孤儿寡女,既赚爱情又赚名声。就是说,骗到钱,人家还说我们好,没骗钱,又没鲁迅、路遥的名气,就成孔乙己了,到时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为了尽我力所能及地把小说写得像小说,我将小说又开了一个头,这个头是这样的:

我手拿一把大砍刀开始敲门,门里有个人打开了门。我一看,又出乎意外地呆了。因为出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个很像是美人的女人。姑且不论这女人年龄大小有否结婚生子,都让我一时不知所措,何况这很不合乎我想杀人玩个惊险剌激的既定构思。

这时,只听很像是美人的女人问我:先生!有什么好事?

只听这美人又问了一句:请问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我终于反应过来,说:我是来杀你的。

只听美人又问:你又没病,好好地杀我干啥?我是一个多好的人呀,你分明要杀我又怎么舍得杀我?说着,就用手,摸着我的头和鼻子。我打掉她的手,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杀手,知道么?就凭你说我没病,我就该杀你了。你怎么知道我又没病,你认识我吗,你是我什么人呀?她抢着说:我换个地方摸你。就赶紧飞快地从我的鼻子我的脸和嘴,摸到下面那一块,我就有点情不自禁了,头脑也就有些晕了,那是血有点流不过去的晕。

可能因为我反应迟钝,很像是美人的女人就突然将我向门外一推,吼一声:滚出去!

我就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门外。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游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默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5-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默然4举人2018/05/14 10:11:28
    • 分享到:
  • 别样的文笔,托出别样的精彩,靓艳邻家文坛。邻家海纳百川,总有精彩涌现。《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意识流笔法,作者主人公合二而一,掰弄絮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收笔,这就是所谓的元小说吧?虽文无定法气象万千,然,无不关注开头与结尾,开头引领作品的风格走向,结尾蕴涵作品的视野格局。所以,捉笔或敲键盘,无不纠结切口与收口。恰当的切入角度,顺畅迈步路好走;收尾结局则显现文笔的深度或高度。
  • 回复
    • 天行健2童生2018/05/15 17:17:03
    • 分享到:
  • 这篇文章写得汪洋恣肆,气宇不凡,本来以为主人公要杀人,不杀人至少要劫色,不劫至少要劫财。没有想到,主人抱的美女变成癞蛤蟆,劫财吧,却连一把小票也未得,最后被一盆尿水浇醒。在邻家,作品有多种可能!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让我们看到了别样的写作!!
  • 回复
    • 寒雪儿2童生2018/05/14 10:35:30
    • 分享到:
  • 哎哟,奇葩!《小说:一部小说的多种开头与结尾》,不伦不类的奇葩,以为作者喝高了,分不清小说与创作谈的区别,昏昏沉沉乱点鸳鸯谱指鹿为马。诧异中阅读,方识庐山真面目。意识流写法,作者与主人公穿一条裤子在一部小说的开头与结尾中兜圈子,托出对大千世界的认知,塑造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物。文笔细腻,细节之处见功夫。不过,略显罗嗦。以为,规定字符的微咖需淡定从容,不受字符限制的睦邻文学呢则需节制需敞亮。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0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2
  • 36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世间的盐,在我理解就是“情”。人在这个世界,要生存要奋斗要活得精彩要活得有价值,但无论这些附加的成就多么辉煌,没有了“情”渗透其中,活着便失去了最基础的味道。老谢工于厨艺,深谙此道。无论从乡村到城市、从年轻到年老经历了多少起伏跌宕的变幻,他只固守内心那份亲情、爱情不放,因此对于儿子夫妻之间的矛盾也格外敏感。越是单纯的人越能守住初心,在这个信息爆炸、诱惑不断的年代,始终能珍惜“世间的盐”的人不多了。

    陈彻人间盐粒

    2018/7/4 19:30:0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