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来福
  • 点击:1889评论:32018/06/13 17:58


一  

在位处偏僻山野的古风村,有一人,名叫刘建国,眼看改革开放许久,社会瞬变,他却仍抱守着五亩三分田,过着悠哉游哉的生活。这天,他正在村里杂货铺打麻将。玩的正嗨,突然他老婆孟宝芳气冲冲地闯来:

“打打打,整日就知道打,家里都不用管了?….”

一番话,把刘建国数落的不知火发,遂郁闷地回了家。正欲坐下,孟宝芳又喋喋不休的道:

“别人都知道去打工,就你人高马大,只会烂在麻将桌……”

“那有什么!不就是打工吗?”

说话的功夫,春节就已过去。眼看村里许多人纷纷都已外出,刘建国却丝毫没有动静,仍沉稳的泡在麻将桌,颇有一副纵使泰山压顶,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孟宝芳却坐不住,遂跑到表哥赵强那好所歹说央求给刘建国寻个事做。于是没几天,刘建国便硬着头皮跟赵强来到南方一家建筑工地。赵强是里面的包工头,这几年他发了,成为他那数一数二有钱的人;不过刘建国对此很不以为然,他认为那种靠将女儿送给了工程老板作女儿才翻的身,纯粹是“卖女求荣”,他打心里瞧不起。

刘建国在工地上总共做了三样事:第一样是挑沙石,挑沙石没干几天,他就直喊腰疼,叫赵强给他另换工作。赵强没法,便给他换了个拉砖的活。可半个月后,刘建国又嫌拉砖摩伤手,让赵强再给他换。碰巧那时有个开电梯的回家了,赵强就让刘建国去顶替。然而不久他又埋怨道,说什么开电梯整天在空中上下摇晃,怕哪天突然掉下来,命都保不住。就在这时,他接到村里小伙伴刘大山打来电话,叫他去越城东山县做化妆品销售,他说那行业准赚钱,是未来趋势。刘建国思前顾后想了下,于是就去了越城。

到了东山火车站,刘建国在那等来等去,等了一两个多小时,才见刘大山跟个女的突然走到他跟前。刘建国还没来的及问,刘大山就忙着介绍道,那女的是他高中“同学”,父母在这边做海鲜批发,也是搞化妆品销售的。刘建国虽然有些疑虑,然见到儿时玩伴,疑虑随即烟消云散;甚至当有路人使眼色劝他要当心时,他也丝毫没听进去。随后他们又是打的,又是七绕八绕,像绕迷宫一样才到刘大山住址。临了进门时,刘大山跟刘建国说家里简陋,又来了些朋友,希望他不要介意。那时刘建国早已人困马乏,哪里还会介意,只想有个地能休息下。

可当刘建国进了房间,他还是感到吃惊,他没想到,大山朋友那么多,小小的二室一厅,竟然住了十来个人!男女老少,各年龄层次都有。他们有的忙着择菜做饭,有的在地铺上玩扑克,见了他,都争抢着过来嘘寒问暖,礼遇之盛情,顿时让刘建国有种身处异乡却如似归家的感觉。晚上刘大山朋友们照例玩着扑克,刘建国无聊就陪他们玩了会儿,后来实在困极,就倒头睡去了。

次日清早,刘大山便拉着刘建国起床,他以为是带他看店面。他们沿路穿街过巷,在一个大宅院门口停了下来。刘建国一进房间,嗬!好家伙,里面坐了不下上百人,台上还摆着一面黑板墙,一张桌,好似一个学堂模样。刘建国顿时纳闷道:

“大山,这是干嘛?”

“带你来学习!”

刘建国正要继续往下问,台下骤然响起一片欢呼之声:“欢迎新朋友!欢迎新朋友!……”紧接着,大家纷纷鼓起掌来,并给他让出一个最前排座位。刘建国只好带着满头雾水且坐下。

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大家又鼓起掌来。掌声停毕,他就哗啦啦开讲道: “那么,同样走上台来,向在坐的新朋友、老朋友以及未来的领导问一句,大家早上好!从事一个共同的行业,我把自己真诚的介绍给大家,我来自xx省xx市,我叫xxx,来自xxx网下,现住大美女xxx寝室。首先非常感谢开课领导给我这次与大家共同学习与锻炼的机会。今天关于财富的话题,就由我来为大家共同探讨……”

整堂课下来,刘建国算是明白,原来刘大山是在拉他投资,不过他疑惑的是,课堂里丝毫没见到有关化妆品,问了刘大山,他也只不清不楚地解释。课后刘大山女同学带着他去串门(即住在别的点人),她说那也是学习,还美其名曰:“结交人脉”!

第二天如此。

第三天也是。

及至第四天时,刘建国有些想回工地了。

可是到了第五天,他却发生转变。当时他看着台上讲课的女的很眼熟,后来仔细瞧去,认清那女的竟是他多年未见的初中同桌何海燕,他险些惊叫起来,但刘大山制止了他。这堂课后,刘建国满脑子都是有关何海燕的画面:他想起那年夏天在教室走廊处她轻盈地像只猫儿般对他回眸一笑;他想起有回冬天手冻紫了她送他花手套;他想起上面写着“祝你考上北大清华”字样的明信片来……可那一切就在他为她情窦初开时,她却突然转学了,从此再没有相见。

第六天,刘建国开口向家里要钱了,他说与大山合伙开店用。孟宝芳虽然心存忧虑,但还是怀着试试看的想法将钱借寄给了刘建国。刘建国得钱后,随即在众人欢呼雀跃怂恿下就交了“上线费”。

上线后的刘建国开始学习着怎样去拉人——即发展下线,因为只有发展下线,才有所谓的“人头钱”可赚。他第一个目标是赵强,赵强算是他亲戚中顶有钱的了,他决定用大山拉他的方法,给赵强打了电话。赵强倒是很直接,说他根本不懂化妆品,也不想从事什么销售行业,更不相信他会赚钱。可刘建国并没灰心,他马上又想到堂弟刘建东,他在家无事可干,正好可以叫上他。于是不久,刘建东便应热邀而来。但他听了课后却私下劝刘建国说:“哥,你危险了,你掉入‘邪教窝’知不知道!”

刘建国有些不解。堂弟接着说:“我父亲,也就是你堂叔早年贩盐那会儿,在陵南碰上了个什么“主神教”的组织,整天给人洗脑,拉人入教,骗取钱财,你这个跟他那个很像,不是邪教是什么,赶紧走人吧!”

堂弟一席话,倒是给刘建国提了个醒,他猛然想起刚来时的疑惑,心里有些动摇。这天,他俩没去串门;到了晚上,刘建国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认为堂弟是对的,事情决没那么简单,连最起码的信物都没有,还谈什么经销做商,根本是胡扯,于是与堂弟约好明日大早便走人。

也是老天作怪,次日竟下起倾盆暴雨来,使得他们计划受到影响,没走成;直到临近中午,雨势渐渐停了,他们才揪了个机会悄然而去。可就在他们赶往车站途中,却撞上在路边摊吃饭的何海燕。当她得知他们正要走时,她劝刘建国说:

“就这样走了?那不是浪费时间和钱吗?为何不做着看!”

刘建东听了忙劝刘建国道: “哥!你别听她的,她自己受骗都还蒙在鼓里!”

刘建国听了何海燕的话,又瞧了眼她,忽然脑袋一热,觉得她的话不无道理,就对堂弟说:

“建东,你先回去,我考虑考虑。”

刘建东一听刘建国那意思,便知他想法已改变,无奈怎劝都不成,只好自己先行回去。自此何海燕便搬到刘建国那住,她总是劝他好好干,会有成功那一天。

而后过了段时间,那天像往常一样,大伙正被台上的“讲师”挑的激情四射,突然警察闯了进来,将所有人都带到派出所去:问话、查证件,有的甚至当场被关。这时刘建国才终于醒悟过来,但他并未急于离去,而是趁阵地转换之际,暗地留了许多人号码,想等走时劝散他们。

一天下午,刘建国串门回来经过如意巷时,看到菜市场边开了家“彩票店”,好多人围在那选号码,从来没碰过彩票的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进去买了两注,当然,也是随意买的。买完彩票后他发现件怪事:有条小黑狗一直跟着他,他走到哪它跟到哪,赶都赶不走,他并没有主动招惹它。倒是跟他一起的人,极力劝他将狗带回去,还说它很可爱。他见它毛色光亮、又顺滑溜,不像流浪狗,就没同意。后来看它还跟着,也不再管它。

回到住所,有个女的见了惊讶道:

“你们从哪弄来条狗?是要养吗?”

“不!不!它自己跟来的,我正发愁呢。”刘建国解释说。

屋里人听了便围上来,争相去摸那狗。那狗见了谁都直摇尾巴,搞得大家都很欢乐。后来所有人都回来了,大家便提议该怎么办。

“养是不成了,我看不如把它杀吃了……”跟刘建国一同回来的人说。

他这提议,立即得到屋里大多数人同意。大家都说整天吃萝卜白菜腻了,是该换换口味,说着说着,有人口水都流出来了。刘建国这才恍然明白,原来他劝自己把它带回来是要吃它,遂愤怒地看着他,看着那些同意吃狗的人,突然觉得他们好残忍。于是抱起狗,冲出了屋子,身后传来声:疯了吗?不就是条狗?

刘建国领着狗往菜市场方向去,他想到了那,自然会有人来领它。可他在菜市场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半个人来;他又问了附近边的人,都不清楚它是谁家的。刘建国有些失望,可狗仍死皮赖脸跟着他,仿佛他是它主人一样。夜越来越深了,刘建国举目望去,街面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他感到困惑,想把狗带回去,让他们吃了算了!可就在他那样想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

“彩民朋友们,马上就要开奖了……”

刘建国回头望了望,顿时想起自己买的彩票来,于是摸了摸口袋,进了彩票店。

那彩票店老板正好在看板上抄号码,即中奖号码。刘建国一一对着,对到最末一个数时,他禁不住脱口而出:

“天呐,全中了!”

随后刘建国不知自己如何迈出彩票店的,只觉得整个人很飘,又很兴奋,跟吃了魔幻药一样,无比兴奋!等他镇定下来时,他才发现自己走错道了,于是也不打算回去,就上了家旅社。

旅社老板见他带着条狗,便说:

“狗不能住!”

刘建国看了看身后,奇怪它是如何跟上来的,两三层楼高的铁梯。刘建国见甩它不掉,就加了钱,旅社老板遂不再有异议。

那夜他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做梦都梦不到,自己居然会中头奖几十万,他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次日天一亮,他想好要去彩票中心兑奖。临走时,见狗还趴在房里,他想起人们常说的“猫来穷,狗来富。”难道真应了这句话?于是就把狗也给带上,他决定要养它,并为它起了个名字叫“小黑”。

兑完奖后刘建国并没回东山县,也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赵强那。他特意打扮的衣衫褴褛,想看看赵强见了会作何反应。

赵强自然不解其意,他取笑说:

“哟!这不是刘大老板吗?怎么搞得像要饭的似的!”

刘建国听了也不以为意,他用一种几乎哀求的口吻道:

“表哥,能,能给我安排个活儿吗?”

“你还是走吧,我这可供不起你!”赵强坚决冷冷地说。

刘建国遂装着无比失望地转身而去。只听身后飘来一声:

“好笑,人都养不活,还养狗……”

刘建国回家后头件事就是把自家的土坯瓦屋换成钢筋楼房,他似乎顾不上其他,或者说懒得管了。房子盖好后,他觉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得做点事才好,可做什么呢?刘建国许久也拿不定稳定主意来。直到有一天,他猛然从小黑身上得到答案,他决定办个狗场,他认为自己能有今天跟小黑有莫大关系,于是便与家人商量。家人也觉得可行,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宗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董洵2童生2018/06/15 15:06:21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8/06/15 10:58:35
    • 分享到:
  • 一条狗发了横财,一个女人让家庭四分五裂。收尾挺好的,幻境中的世界总是美好的,与现实世界的强大落差,让人惋惜。
    • 董洵2018/06/15 15:30:09
    • 分享到:
  • 感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2100
  • 11
  • 133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