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来福
  • 点击:11386评论:32018/06/13 17:58


一  

在位处偏僻山野的古风村,有一人,名叫刘建国,眼看改革开放许久,社会瞬变,他却仍抱守着五亩三分田,过着悠哉游哉的生活。这天,他正在村里杂货铺打麻将。玩的正嗨,突然他老婆孟宝芳气冲冲地闯来:

“打打打,整日就知道打,家里都不用管了?….”

一番话,把刘建国数落的不知火发,遂郁闷地回了家。正欲坐下,孟宝芳又喋喋不休的道:

“别人都知道去打工,就你人高马大,只会烂在麻将桌……”

“那有什么!不就是打工吗?”

说话的功夫,春节就已过去。眼看村里许多人纷纷都已外出,刘建国却丝毫没有动静,仍沉稳的泡在麻将桌,颇有一副纵使泰山压顶,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孟宝芳却坐不住,遂跑到表哥赵强那好所歹说央求给刘建国寻个事做。于是没几天,刘建国便硬着头皮跟赵强来到南方一家建筑工地。赵强是里面的包工头,这几年他发了,成为他那数一数二有钱的人;不过刘建国对此很不以为然,他认为那种靠将女儿送给了工程老板作女儿才翻的身,纯粹是“卖女求荣”,他打心里瞧不起。

刘建国在工地上总共做了三样事:第一样是挑沙石,挑沙石没干几天,他就直喊腰疼,叫赵强给他另换工作。赵强没法,便给他换了个拉砖的活。可半个月后,刘建国又嫌拉砖摩伤手,让赵强再给他换。碰巧那时有个开电梯的回家了,赵强就让刘建国去顶替。然而不久他又埋怨道,说什么开电梯整天在空中上下摇晃,怕哪天突然掉下来,命都保不住。就在这时,他接到村里小伙伴刘大山打来电话,叫他去越城东山县做化妆品销售,他说那行业准赚钱,是未来趋势。刘建国思前顾后想了下,于是就去了越城。

到了东山火车站,刘建国在那等来等去,等了一两个多小时,才见刘大山跟个女的突然走到他跟前。刘建国还没来的及问,刘大山就忙着介绍道,那女的是他高中“同学”,父母在这边做海鲜批发,也是搞化妆品销售的。刘建国虽然有些疑虑,然见到儿时玩伴,疑虑随即烟消云散;甚至当有路人使眼色劝他要当心时,他也丝毫没听进去。随后他们又是打的,又是七绕八绕,像绕迷宫一样才到刘大山住址。临了进门时,刘大山跟刘建国说家里简陋,又来了些朋友,希望他不要介意。那时刘建国早已人困马乏,哪里还会介意,只想有个地能休息下。

可当刘建国进了房间,他还是感到吃惊,他没想到,大山朋友那么多,小小的二室一厅,竟然住了十来个人!男女老少,各年龄层次都有。他们有的忙着择菜做饭,有的在地铺上玩扑克,见了他,都争抢着过来嘘寒问暖,礼遇之盛情,顿时让刘建国有种身处异乡却如似归家的感觉。晚上刘大山朋友们照例玩着扑克,刘建国无聊就陪他们玩了会儿,后来实在困极,就倒头睡去了。

次日清早,刘大山便拉着刘建国起床,他以为是带他看店面。他们沿路穿街过巷,在一个大宅院门口停了下来。刘建国一进房间,嗬!好家伙,里面坐了不下上百人,台上还摆着一面黑板墙,一张桌,好似一个学堂模样。刘建国顿时纳闷道:

“大山,这是干嘛?”

“带你来学习!”

刘建国正要继续往下问,台下骤然响起一片欢呼之声:“欢迎新朋友!欢迎新朋友!……”紧接着,大家纷纷鼓起掌来,并给他让出一个最前排座位。刘建国只好带着满头雾水且坐下。

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大家又鼓起掌来。掌声停毕,他就哗啦啦开讲道: “那么,同样走上台来,向在坐的新朋友、老朋友以及未来的领导问一句,大家早上好!从事一个共同的行业,我把自己真诚的介绍给大家,我来自xx省xx市,我叫xxx,来自xxx网下,现住大美女xxx寝室。首先非常感谢开课领导给我这次与大家共同学习与锻炼的机会。今天关于财富的话题,就由我来为大家共同探讨……”

整堂课下来,刘建国算是明白,原来刘大山是在拉他投资,不过他疑惑的是,课堂里丝毫没见到有关化妆品,问了刘大山,他也只不清不楚地解释。课后刘大山女同学带着他去串门(即住在别的点人),她说那也是学习,还美其名曰:“结交人脉”!

第二天如此。

第三天也是。

及至第四天时,刘建国有些想回工地了。

可是到了第五天,他却发生转变。当时他看着台上讲课的女的很眼熟,后来仔细瞧去,认清那女的竟是他多年未见的初中同桌何海燕,他险些惊叫起来,但刘大山制止了他。这堂课后,刘建国满脑子都是有关何海燕的画面:他想起那年夏天在教室走廊处她轻盈地像只猫儿般对他回眸一笑;他想起有回冬天手冻紫了她送他花手套;他想起上面写着“祝你考上北大清华”字样的明信片来……可那一切就在他为她情窦初开时,她却突然转学了,从此再没有相见。

第六天,刘建国开口向家里要钱了,他说与大山合伙开店用。孟宝芳虽然心存忧虑,但还是怀着试试看的想法将钱借寄给了刘建国。刘建国得钱后,随即在众人欢呼雀跃怂恿下就交了“上线费”。

上线后的刘建国开始学习着怎样去拉人——即发展下线,因为只有发展下线,才有所谓的“人头钱”可赚。他第一个目标是赵强,赵强算是他亲戚中顶有钱的了,他决定用大山拉他的方法,给赵强打了电话。赵强倒是很直接,说他根本不懂化妆品,也不想从事什么销售行业,更不相信他会赚钱。可刘建国并没灰心,他马上又想到堂弟刘建东,他在家无事可干,正好可以叫上他。于是不久,刘建东便应热邀而来。但他听了课后却私下劝刘建国说:“哥,你危险了,你掉入‘邪教窝’知不知道!”

刘建国有些不解。堂弟接着说:“我父亲,也就是你堂叔早年贩盐那会儿,在陵南碰上了个什么“主神教”的组织,整天给人洗脑,拉人入教,骗取钱财,你这个跟他那个很像,不是邪教是什么,赶紧走人吧!”

堂弟一席话,倒是给刘建国提了个醒,他猛然想起刚来时的疑惑,心里有些动摇。这天,他俩没去串门;到了晚上,刘建国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认为堂弟是对的,事情决没那么简单,连最起码的信物都没有,还谈什么经销做商,根本是胡扯,于是与堂弟约好明日大早便走人。

也是老天作怪,次日竟下起倾盆暴雨来,使得他们计划受到影响,没走成;直到临近中午,雨势渐渐停了,他们才揪了个机会悄然而去。可就在他们赶往车站途中,却撞上在路边摊吃饭的何海燕。当她得知他们正要走时,她劝刘建国说:

“就这样走了?那不是浪费时间和钱吗?为何不做着看!”

刘建东听了忙劝刘建国道: “哥!你别听她的,她自己受骗都还蒙在鼓里!”

刘建国听了何海燕的话,又瞧了眼她,忽然脑袋一热,觉得她的话不无道理,就对堂弟说:

“建东,你先回去,我考虑考虑。”

刘建东一听刘建国那意思,便知他想法已改变,无奈怎劝都不成,只好自己先行回去。自此何海燕便搬到刘建国那住,她总是劝他好好干,会有成功那一天。

而后过了段时间,那天像往常一样,大伙正被台上的“讲师”挑的激情四射,突然警察闯了进来,将所有人都带到派出所去:问话、查证件,有的甚至当场被关。这时刘建国才终于醒悟过来,但他并未急于离去,而是趁阵地转换之际,暗地留了许多人号码,想等走时劝散他们。

一天下午,刘建国串门回来经过如意巷时,看到菜市场边开了家“彩票店”,好多人围在那选号码,从来没碰过彩票的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进去买了两注,当然,也是随意买的。买完彩票后他发现件怪事:有条小黑狗一直跟着他,他走到哪它跟到哪,赶都赶不走,他并没有主动招惹它。倒是跟他一起的人,极力劝他将狗带回去,还说它很可爱。他见它毛色光亮、又顺滑溜,不像流浪狗,就没同意。后来看它还跟着,也不再管它。

回到住所,有个女的见了惊讶道:

“你们从哪弄来条狗?是要养吗?”

“不!不!它自己跟来的,我正发愁呢。”刘建国解释说。

屋里人听了便围上来,争相去摸那狗。那狗见了谁都直摇尾巴,搞得大家都很欢乐。后来所有人都回来了,大家便提议该怎么办。

“养是不成了,我看不如把它杀吃了……”跟刘建国一同回来的人说。

他这提议,立即得到屋里大多数人同意。大家都说整天吃萝卜白菜腻了,是该换换口味,说着说着,有人口水都流出来了。刘建国这才恍然明白,原来他劝自己把它带回来是要吃它,遂愤怒地看着他,看着那些同意吃狗的人,突然觉得他们好残忍。于是抱起狗,冲出了屋子,身后传来声:疯了吗?不就是条狗?

刘建国领着狗往菜市场方向去,他想到了那,自然会有人来领它。可他在菜市场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半个人来;他又问了附近边的人,都不清楚它是谁家的。刘建国有些失望,可狗仍死皮赖脸跟着他,仿佛他是它主人一样。夜越来越深了,刘建国举目望去,街面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他感到困惑,想把狗带回去,让他们吃了算了!可就在他那样想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

“彩民朋友们,马上就要开奖了……”

刘建国回头望了望,顿时想起自己买的彩票来,于是摸了摸口袋,进了彩票店。

那彩票店老板正好在看板上抄号码,即中奖号码。刘建国一一对着,对到最末一个数时,他禁不住脱口而出:

“天呐,全中了!”

随后刘建国不知自己如何迈出彩票店的,只觉得整个人很飘,又很兴奋,跟吃了魔幻药一样,无比兴奋!等他镇定下来时,他才发现自己走错道了,于是也不打算回去,就上了家旅社。

旅社老板见他带着条狗,便说:

“狗不能住!”

刘建国看了看身后,奇怪它是如何跟上来的,两三层楼高的铁梯。刘建国见甩它不掉,就加了钱,旅社老板遂不再有异议。

那夜他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他做梦都梦不到,自己居然会中头奖几十万,他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次日天一亮,他想好要去彩票中心兑奖。临走时,见狗还趴在房里,他想起人们常说的“猫来穷,狗来富。”难道真应了这句话?于是就把狗也给带上,他决定要养它,并为它起了个名字叫“小黑”。

兑完奖后刘建国并没回东山县,也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赵强那。他特意打扮的衣衫褴褛,想看看赵强见了会作何反应。

赵强自然不解其意,他取笑说:

“哟!这不是刘大老板吗?怎么搞得像要饭的似的!”

刘建国听了也不以为意,他用一种几乎哀求的口吻道:

“表哥,能,能给我安排个活儿吗?”

“你还是走吧,我这可供不起你!”赵强坚决冷冷地说。

刘建国遂装着无比失望地转身而去。只听身后飘来一声:

“好笑,人都养不活,还养狗……”

刘建国回家后头件事就是把自家的土坯瓦屋换成钢筋楼房,他似乎顾不上其他,或者说懒得管了。房子盖好后,他觉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得做点事才好,可做什么呢?刘建国许久也拿不定稳定主意来。直到有一天,他猛然从小黑身上得到答案,他决定办个狗场,他认为自己能有今天跟小黑有莫大关系,于是便与家人商量。家人也觉得可行,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宗教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8/06/15 10:58:35
    • 分享到:
  • 一条狗发了横财,一个女人让家庭四分五裂。收尾挺好的,幻境中的世界总是美好的,与现实世界的强大落差,让人惋惜。
  • 感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2600
  • 14
  • 164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