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儒商
  • 点击:28198评论:132018/06/28 17:38

太难伺候了,只能中止合同了!

风雨交加中,我烦躁地打上的士,从福田到了南山某商务大楼的门口。这栋八成新的商务楼,我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参加开业典礼,第二次是来签订合同,没想到,第三次是来解除合同的。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我辞职开始创业——创业不是因为我多牛逼,而是形势所迫,因为我的职业到了一个瓶颈期,同类公司又比较抗拒我这年纪的女人。租办公室、买办公用品、请助理、公司运营了一个多月,钱花出了一大笔,可我一笔单都没有接到,心里发慌。某一个凄风急雨的晚上,因为着急失眠,我在微信圈一不小心透露了自己的焦虑,没想到被段总看到,问我公司做什么业务?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了,他说正好他公司有个文案,适合我来做。简单聊了下,第二天就签了合同。收到定金后,我和我的助理,花了好几个日夜,前后共做了三次方案,他都毫不留情地否了,这让我十分不快。昨天是周六,快晚饭时,他让我今天到他公司面谈方案。我建议他周一谈,因为我助理去阳朔玩了,他说周一时间全部安排满了,晚上要出差。

既想最后再努力挽救这个单,又怕出意外,我只好硬着头皮带着防狼喷雾剂来他公司了。

脑补了很多耸人听闻的画面,意外的是,一出电梯,发现段总的公司门是敞着的,两个人从里面出来,助理正在前台拿什么东西,噢,看来我的防狼喷雾剂用不着了。

一见到我,助理就说段总在会客,大约还有十分钟有空。

段总的办公楼,统共有两千多平,装修简洁典雅,灰色和麻色为主调。助理带我往南面最里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周未了,段总还见这么多人?我好奇地问。

他是没休息日的,他的工作日是五加二。助理笑。

哼,一个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能对别人不狠嘛!我心说。

十分钟后,我见到了白净、无边眼镜、中等身材、衣着体面、笑口常开的段总。这个人我不陌生,但也没那么熟,虽然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彼时我在证券公司工作,我们俩因为同一个银行领导的饭局而认识。当时那位领导因为我工作有求于他的原因,拼命灌我酒,段总春风化雨般解了我的尴尬,让我免于酒灾。

嘿嘿,酒嘛,能者多劳,不能喝就少喝,特别是女孩子!来,行长,我们俩干一杯。

这句话,让他跟同桌其他劝女士酒的人,瞬间区分开来,我记住了他!但也仅只如此,上班族,和做老板的,现实中很难交集,我向来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和他的交情,保持在三两个月微信问次好,一周点次赞的热度。

进了需要密码的大办公室,段总正在接电话,我在黑色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助理帮我把绿茶泡好,退出去了。

“哈哈,怎么样?文案有灵感不?”段总挂了电话,边笑边在我对面坐下来。

你的养老地产,概念是非常好的,但是让投资人投钱,还是差那么一点说服力,感觉更像是公益性质。我说。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理念,这样,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项目基地看看,实地考察一下,会理解的更透彻些,费用我们公司报销,”段总说,“我们一起有四五个人去,两个博士,我,另外还有一个摄影师,不过,他还没完全确定行程。

好吧。

段总按了铃,助理进来,拿了我的身份证号,定了第二天晚上九点多的机票。

我正打算离开,段总的儿子来找他了,显然父子俩之前电话有约。

小段在上大四,一米八多,和他爹一样,有个光亮的前脑门,和复制下来的常开笑口,他是来向他爸爸借钱,利用假期去国外旅游长见识的,对话如下:

父:预算多少?

子:10万吧,计划三个月。

父:欧洲那边消费比较高,三个月,10万,你确定够?

子:应该够。

父:还款计划书做好了吧?

子:做好了,这里。

父:好嘛。

小段把几页薄薄的打印计划书放在桌子上。

我心里泛起了不平衡的浪花,跟我签个单,熬多少个日夜,他一句话就否决了。他儿子出去玩三个月,10万就这么打水漂,还轻描淡写!

还要不要人活了?!

第二天深夜,我们到了G省机场,段总G省的司机来接我们,一路都是彬彬有礼,沉稳开车,一看就训练有素。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段总不断指着车窗外黑夜里某处灯光,告诉我们,这是民俗村,那是新开发区,这是著名茶园,那是文化遗址保护区……

“段总,你精神怎么这么好啊?周未不休息,这个点了,你还像打鸡血似的。”我努力睁眼,想看清外面的地方,可惜除了遥远零散的灯光,一无所获。

哈哈,我们做生意的,熬夜甚至通宵是常态。

两位博士跟段总一样,精神十足,不停地问东问西,三个人聊得十分火热。

凌晨一点多,司机终于将我们带到段总的项目基地附近租的一栋五层的商住两用楼,二楼的一间大会议室灯火通明,大屏幕在播放着各种户型图,七八个人正在吞云吐雾,段总给大家介绍了同行的两位博士和我后,问:你要不要参加我们的会议?

什么会议?我脑子全是糨糊。

定我们养老地产的几种房型。

算了,我困死了。

那好吧,小林,你把作家带去休息。

那个叫小林的女孩从会议室里出来,带我到楼上一间女用客卧,热情地告诉我,各种日用品在哪里。我已经没有任何思维动力了,匆匆冲了凉,把自己丢到床上。

在鸟语中醒来,推开门,花香茶香扑鼻而来,走到栏杆处看风景,远处层峦叠嶂,近处是高低不一的村屋,在山和楼之间,是白色的公路,和大片大片的果园和茶园。

段总陪我和两位博士吃了小林做的早餐,带我们去他的项目基地,那里已经有二十来个人在施工,他要做的,是童话般的“同居式”养老中心,面积在上千亩,耗资在N个亿以上。我知道他以前是做高科技行业的,不知怎么就突然转行,投入到养老业来了。

“你都那么有钱了,年纪又不轻了,还这么折腾,你家里人同意嘛?”许是空气好,景又美,我大胆地问。

“我老婆知道这是我的一个梦想,让我想做就做!”段总笑说。

段总的妻子我在他新公司开业典礼的时候见过,外表年轻漂亮,但是待人接物相当沉着老到。记得有一次写一篇约稿,写到男人结婚的动力,我问了好多家庭幸福的男人,是什么让他们下决心结婚的,也问到段总,他说了件小事——有一次,我和当时还是女友的她吃饭,她接到一个女人电话,对方说,我爱上了段总,希望你退出。她答,那是你和老段的事,跟我没关系。

试想,一个男人有这样心胸的老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呢?

什么梦想?我好奇地问。

经过轰隆隆作响的作业机,来来往往的工人,沿着草地已经踩出的小路,我跟着段总往美若仙境的项目地靠山的地方走去。

段总:几年前,我母亲得了脑血栓(父亲先于母亲去世),在家里需要人照顾,母亲年迈,又是老一辈那种“儿女承欢膝下,父母千万事足”的心理,她希望我们这些孩子,能时常陪伴左右,亲自照顾她,可是我们怎么去照顾她?

原来她身体好的时候,我们一年就算只去看望她几次,也挺辛苦了。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事业家庭负担重,精力体力也大不如前,回一趟老家,要做很多安排,才能成行。到她生病以后,就更辛苦了。我们家几兄妹,都没法亲自去照顾她,不是没这个孝心,也不是想推脱责任,原因很简单,首先,我们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事业,大家都在干活,不可能把公司家庭丢开,一心一意去照顾她;其次,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也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我哥哥姐姐年纪更大,他们要是去照顾,身体更受不了。我妈这个病,不仅白天,就是晚上,也需要有人时刻照顾,坦白地讲,就是没病的人去照顾,也可能搞出病来;第三,我们不专业,对于一个年迈病人,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该吃什么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有效科学地护理,更是不懂;第四,观念问题,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自己的生活,我把你照顾好了,其实是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我回头这样想,如果是我的儿女,我这样要求他,我快乐了,但儿女痛苦了,我们也不会真的感到快乐,我们的幸福不能建立在儿女的痛苦之上;第五,沟通问题,我们和他们的交流,不如他们同代人的交流。

所以,尽管我们给她请了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理,也用了当时最好的药,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母亲还是去世了。之后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心存愧疚,因为眼前总浮现出,她希望我们守在她身边的期待眼神。其实我清楚,母亲并不是非要我们时时刻刻守在她身边,只是因为没有人陪,太寂寞太孤单了!她的亲朋老友,哪怕住在同一个城市,也很难常常见面,因为都老了,出趟门实在是不容易,不像年轻人,想去哪就去哪儿。

因为这件事,我就想到中国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过去物质相对贫乏,技术相对落后,70岁就被称为古来稀,假如60岁退休,到寿终也不过10来年时间。现代医学那么发达,平均年龄已经80岁以上了,再加上生命科学的发展,人们可以轻松活到90,甚至100岁以上,退休到自然死亡,中间长达几十年,这个时长,跟我们正式工作时间差不多。如此漫长的养老生活,等着儿女来陪自己享受天伦之乐吗?坐在家门口数着夕阳等死吗?肯定不行。

我就想,要是能在闲时琴棋书画,结伴旅行,有事互相照应,抱团养老,给一群同年龄、同层次、同爱好、有共同话题的人,找一个美丽的地方,做一个理想居所,那该多好呀!我前后跑了五十多个地方,最后定到这里。

“五十多个地方?”我惊讶。

是的。

你就没绝望过,没想过放弃?

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绝望”和“放弃”这种词,认准的事,我会想方设法完成,而且,越有难度的事,我越兴奋!

尼妈,跟这种人聊天,分分钟被暴虐。

为什么定在这里呢?

因为这是贫困省贫困县,想结合当地资源,在保护生态和能源的情况下,尽己所能,做点什么。

我有点感触,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读书人不成事?所谓“秀才起兵,十年不成”?段总反问。

为什么?

因为他们总是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毫不专注,也可能是自身条件太好、选择多,反而什么都想试一下,最后却什么都做不好。所以,看好一样东西,没别的,就是坚持!没有什么事没困难,如果不困难,那这件事根本不值得做。

正说到这里,一个红脸、圆眼、身材板实,包工头一样的人,满脸堆笑过来,原来他是来给段总献策的,他说如果给他权利,让他自己去找零散工人来做这个工程,起码可以节约30%以上的成本。

想想,段总,30%的成本,你得节约多少钱啊?对方开心地说。

段总毫不犹豫地回答:打住!我宁愿增加30%的成本,也要按正规的工序和要求来做。我知道你是好心,能帮我节约很多费用,但我不敢保证,这个工程质量让人满意,当然,不是说低价一定低质,但相对来说,正规工程公司,更有质量和工期保障。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这么大项目,不能随便找些工人,就在那里搭啊建的,得综合考虑,全盘规划。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8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6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2
  • 520周冠打赏17000,共计17000
  • 2018-07-02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6-29
  • 暁霞囡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 谢谢欧阳家的,真舍得夸啊,你说到的有一点,我是有体会的,事实上,很多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更爱惜自己的羽毛,也更舍得扶持那些看起来有前途的年轻人。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7/04 19:02:38
    • 分享到:
  • 以一个文人的角度对商人、商业的理解,虽然有些主观和单薄,但毕竟这是作者的角度,作者对自己作品的叙事角度、立场有完全的控制权。但读者的阅读也是自由的。为什么作者们写出的作品会越来越客观、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多层次?就是因为读者希望读到的是不单薄、有嚼劲的作品,想留住读者的兴致,作者就必须越来越曲径通幽。希望看到本文作者更有深度的文字。
  • 谢谢陈老师的指点和深评,感激不尽,我会努力深入。

    回复

  • 一口气读完,故事并不离奇,细节也并不特别,有些地方作者直接插话评说代替了故事本身。照理说,这是文学创作蛮要避讳的,但是欧阳就是不管不顾,风风火火一路写下来,还让你一口气读得下去,读的过程中,还不时点头认可,这真是奇妙。
  • 看你这回复,五。味。杂。陈,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反正我就当你夸我。
  • 今晚的邻家文弹,揭秘了作者的写作技巧,谢谢静茹,你给大分享了很多干货。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7/06 11:44:59
    • 分享到:
  • 不知为何,就是抓人
  • 回复
  • 啧、啧,广东省还是段总最成功!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6/29 09:52:04
    • 分享到:
  • 文人,多半是感性多于理性。不过这位段总倒是感性与理性并驾齐驱。正如文中所说:一件事情做不做,不是分析条件够不够,而是看这事情值不值得做,值,他创造条件去做,想方设法把它做成。所以这样的人是注定能成大事的。儒商儒商正是如此吧。有文人的雅致,也有商人的敏锐。
  • 感谢大赏! 确实,我在段总身上学到很多,是少有的一个把读书人的儒雅和商人的决断完美结合的一个人。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6/28 22:31:27
    • 分享到:
  • 爱上你的语言
  • 谢谢你的爱!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7340
  • 2
  • 56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