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底记事
  • 点击:23735评论:22018/06/30 09:46

站街女李小红

十年前我借居的风流底还是个城中村,小巷像鸡肠子,垃圾遍地,还有人倒潲水。南方雨水多,到处是积水,要尖起脚来青蛙一样跳着走,惊起苍蝇蚊子乱飞。小巷出口处,有几个站街女散兵似地闲站在角落里,目光懒散好像什么都没看的无所谓,其实是在紧张地打量过往行人,遇上探头探脑的,赶紧招手:过来呀,过来呀。

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天天走那儿过,脸是看熟了。有时,她们会冲我笑。我也回她们一个笑。她们说:去赚大票子哟。我说:你们不也是在赚票子?她们说:别提了,生意差得要死掉,哪比得上你?我苦笑了,打工能赚到什么鬼钱?有的说:要不,我也去你厂里上班。我说,行呀,你负责把老板的裤子扒下来,提拔我当经理。她们笑得一塌糊涂,说:你好鬼哟。

某日,来了一个新面孔,个子不高有点胖有点黑,乳房像球一样扣在胸上。我目光忍不住在那儿停顿了半秒。她眼睛就直勾勾看过来。吓得我心里发慌,一不小心,脚踩到松石上,踉跄几步差点跌个狗抢屎。她们放肆地大笑。我羞了脸,狼狈死了。天麻麻黑时,回出租屋,有个人影突然呼地上来,将我抱住。就是那个胖女人。我着急了,抽手就给她一记耳光。她青蛙一样闪跳开,说:你还打人呀?另一个女人说:人家老婆在身边,你也不看清楚来。我趁机落荒而逃。有个女人大声说:老板,人家是爱上你了,这是爱情,你不懂呀?卧糟,她们也会说爱情两个字。

大概过了一个月,老婆神秘兮地跟我说,她看见熊胖子给胖女人买裙子。我问哪个胖女人。她说,巷口那个最胖的。我立即知道是谁了。我叫老婆不要乱讲。这事给熊胖子老婆知道了,肯定要爆发家庭战争。老婆不屑地哼了一句,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坏。

熊胖子是我老乡。他老婆丁小红留在老家带小孩。老婆不在身边,生活就有诸多不便。他多次跟我:你是好哟,饭食都有人做好来。他给胖女人买裙子,这就值得怀疑了,难不成他在谈恋爱?果然,没多久,她俩就住在一起了。

站街谋生并非全是生活所迫,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态度,只要不打砸抢坑蒙拐骗,我就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对。然站街女毕竟是以此赚钱,我怕熊胖子上当受骗,觉得必须去劝他。

熊胖子说她不是站街女。我冷笑了。熊胖子说是真的,她会去那儿站街,就是想找一个好男人搭伙,像我这样的好男人是不容易发现的。

我想起胖女人曾突然抱住我,她们说这是爱情。女人来城市里打拼,别夫离子,那方面也会有需求。找一个人做临时夫妻,打工族中很多。去站街不是为站街,这也算谋略?也许,她是用对付我的方式搞定了熊胖子。我更愿意理解那是寻找爱情。只是为熊胖子担心,万一他老婆知道了怎么办?

纸是包不住火的,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丁小红果然知道了。丁小红从乡下急急赶来时,胖女人正在炒菜。熊胖子从后面抱住胖女人。胖女人说:别闹了,我一身汗臊气。熊胖子说:我就是喜欢闻你这身汗臊味。丁小红重重咳一声:我来的不是时候哟。

我以为她们会打起来,不打也要大闹一场。可奇怪的是,没有。丁小红不但没闹没打,还跟胖女人喝了一场酒,使劲地喊,干杯,干杯,痛快且兴奋着。这彻底颠覆了我对女人的理解。

丁小红要走了,熊胖子到底有些担心,央求我去做劝解。于是,我送她去车站。一路无话。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到了车站,丁小红说:老王你什么也别说。我说:你想开点呀,他本质是好的。她说:我想开了呀,那个烂女人只不过是来我饭甑里打饭吃。再说:他也真是,找人也不找个好一点,要相貌没相貌,肚子塞满了稻草,搞得我都没面子,真是饥不择食了。

我恍然觉得,胖女人长得是不怎样。说胖女人肚子塞满了稻草,丁小红存偏见了。丁小红走后,胖女人也在收拾东西。熊胖子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傻站那儿。我问熊胖子:你要搬家了?胖女人说:是我要走了。我满是狐疑。她再说:这饭甑中的饭我不好意思再打了,做人不能不知好歹呀。临出门时,她回头冲熊胖子挥了挥,说:你媳妇是个好女人,做男人要懂待珍惜。把我忘了吧。

哦,忘了说,胖女人的名字也叫小红。一个丁小红。一个李小红。

杂货店主王全平

王金平租下一楼一间房。她把临巷的窗户改成门,开了家杂货店。每天,天一亮就开门,夜十二点才关门。她坐在收银台里,一手托住下巴,眼巴巴看外面。路过的每个行人,都寄希望成为她的顾客。

王金平说她是个有理想的人。她理想就是进大公司里当经理。白领哩。想到白领两个字她心里就毛茸茸地。可她只有初中文凭,大公司只让她做普工。干了几年,一点受重用的迹象都没有。气死她了。我建议她去印一叠名片,直接写上董事长。她果真去印了一盒,见到我就发。把我笑死了。

不蒸馒头蒸(争)口气,大公司不让她当经理,她就直接干董事长。她本想去大街上开店,那才有董事长的派头。可手中的本钱太少,只好寻到这风流底来。巷小店租便宜。她想法很天真,先开小店,慢慢积累本钱,再去大街上开大店,再去开连锁店或大超市,做名副其实的董事长。可是,小店开了五年了,手中的钱还是不见多起来。开大店的梦想遥遥无期。

做人要不要有点理想呀?她总是这样问我。

这话不好回答,人活在世上是应该要有点理想。这叫有奔头。可现实过于骨感,理想多半是空想。跟她说做人还是要现实一点,又不忍心泼冷水。

哎,她说,我发现做个有理想的人会很苦闷。

我也有相同的感受,良知者痛苦,理想者苦闷。她快要成哲学家了。

我说,你这样也挺不错呀。

她说,屁呀,生意难做死了。

她用目光杀了一下斜对面。斜对面也是一家杂货店。生意一旦有了竞争,心里就虚悬着。有人来买热得快。她说九块。那人夸张地尖叫起来:你好会卖哟,对面都说七块。热得快六块八的进价。七块卖不卖?不卖就会让斜对面抢走。卖,只赚二毛钱,命苦的搬运工。她恨死了斜对面,一年不知让她少赚了多少钱。看见对面有人进去了买东西,心情犹如打入冷宫的嫔妃,怎么不来我店里哟?若是那人是熟人,又得到过她的优惠,她就要呸口水:呸,没义气。

你是我的忠实客户。她说。

我的确是她的忠实客户。我家里的日用品全在她店里买。我有点喜欢她。一是跟她聊得来,二是她年轻长得好看。对于年轻好看的女人,男人总是乐意去喜欢她,并非要发生点什么关系。

对面有人在装修门面。会死人哟,会死人,又来一家了。王金平不住地哀声叹气。还好,对面门面简单装修后,只摆了些烟酒饮料和四张自动麻将桌。原来是个开麻将馆。我说:这下你可放心了吧。呸,她狠吐了一口水,骂一句,龌龊。我知道口水不是呸我,因为那口水飞向那个方向。

麻将馆开张没多久,生意就火爆起来。打麻将是要收台费的,上午、下午、晚上,一张麻将桌收二十元,一天下来就是二百四。若是有人滚筒子,还可以抽红。我算了一下,他一月的收入能过万。真是赚钱好门路呀。我说:王金平,你也可以去开麻将馆。她冷笑了。我说:我的建议不好吗?她说:我还不知道开麻将馆好赚钱呀,这么龌龊钱我能去赚吗?做人总要有所坚持。

我觉得她有点偏激了。人各有所好,有人就能从麻将中寻找到无穷的乐趣,只要不滥赌,无可厚非。有人打麻将就有人开麻将馆,迎合市场需求,你王金平开店不也是迎合市场需求?怎么能说人家龌龊呢?

我也喜欢打麻将,无奈老婆管得紧。有时会忍不住,偷偷溜过去。奇了怪了,我麻将还没摸两圈,老婆就追上来了。后来才知道,是王金平告了密。我一走进麻将馆,她就打电话给我老婆。

王金平的父亲本是个很好的父亲,勤快,会做木工,生活在村子算中上。就是有人拉他去打麻将,一打打上了瘾,木工也不去做了,把个家败光了。母亲想管管不了。家里天天吵口打架。打架输了,母亲就拿她出气。她整个青年少都活在黑暗中。她说:若不是老爸好赌,我何至于只念初中。麻将毁了她的梦想。她恨起来就理直气壮。

有这样一件事。麻将馆老板过来问王金平有红牛没。他店里的红牛断货了,而那些麻将客却需要红牛来提神。王金平翻一下白眼,说:没有。麻将馆老板很是狐疑,他明明看见货架上有。有货不卖,他极不满地哼一句跑对面去了。我说:王金平呀王金平,你跟钱有仇吗?她大声说:跟赌字挨上边的钱我都嫌它龌龊,少赚几个钱会死吗?

隔壁厂妹谭小蓉

你说笑不笑死人?死班长开阿兰的罚单。阿兰把他告了。官都丢了。那个鬼人就是个烂仔,长得还好看的女工都想去摸人家屁股。这边摸人家屁股那边开人家罚单,阿兰可不是好欺负的,哈哈哈……谭小蓉一回来就大声说着,大声笑着,笑出一长串鞭炮响。

吃晚饭时,她捧着个饭碗跑到我屋里,又兴奋地说起来。我老婆赶紧打断她:知道了,知道了,你已经说了二十多遍啦。我老婆的态度让她把升腾的兴奋来个紧急刹车,但还是余兴未了,朝我吐了吐舌头,一副很调皮的样子。

她太喜欢说话了,一张嘴叽里呱啦没有停,楼上说了跑楼下,东家说了跑西家,嗓门又大,笑起来就像放鞭炮,整栋楼都是她的声音。她就住在我隔壁。我家就成了重灾区。吃饭时捧个碗跑到我屋里来,整个夜间就被她占领了。若是不理她,她还很生气:我在跟你说话哩,你怎么不理人?没礼貌。瞧她说的,倒成了我们的不是。还好,她好像从来不知道记仇,就是拿脸色凶她,第二天照样蚂蟥一样黏过来。她总是有那么多话说,工厂里的事,生活中的事,每一件小事都会被她绘声绘色拉长来说。

有一次,我与老婆酝酿好情绪,准备今晚好好亲热一番。她闯了进来,叽里呱啦没完没了,十二点了还不走。老婆说我与她有奸情,不然,怎么会老跑过来跟我说话呢?哎,我好好的情绪被她祸害得一点都没有了。老婆一连几天朝她翻白眼。

你老婆好像对我看法。她说。

我苦笑了,何止我老婆对她有看法,这整栋楼的人都对她有看法。大家的看法高度一致,她一个女娃子怎么那样?

本来爱说话并不是什么缺点,最起码说明她是个快乐的人。可一旦过分了就会招人嫌。她似乎也意识到这点,说着,说着,发现听者脸色不好,便忍住不说了。

她说:我知道太爱说话了不好。其实,我这叽里呱啦的也没什么目的,就是太寂寞了。人在说话不顾不上胡思乱想了,就开心了。比喝酒好。这世上没人让我开心,只有我自己让自己开心。

她其实是个苦命的姑娘。她像大多数乡下女孩,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农家,过平常的日子。如果这样长大,也不算太苦。可是,在她十岁那年,一头猪钱在母亲身上让小偷取走了。父亲气得连扇了她几巴掌。本来夫妻吵架也是平常事,这回母亲不知怎么没想开,喝下一瓶农药。从此,父亲就变得面目可憎了,没心侍候庄稼,整日喝酒。回回都要醉得摇摇晃晃。喝醉了酒就打她。再过两年,喝醉了酒的父亲骑着单车撞上一辆飞奔的农用车。她看着血肉模糊五官都分不清的父亲,没有哭,只是喃喃自语:妈妈死了,爸爸也死了,他们都不要我了。从此,她像一条野狗在村庄里游荡。后来,就出来打工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过去现在明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茨平3秀才2018/06/30 09:52:01
    • 分享到:
  • 突然记起睦邻奖就要截稿了,赶紧贴个文过来参赛。虽然,年年参赛年年名落孙山,但哥依旧是年年来。为啥?只因哥,邻家我爱你太深。
  • 你这是抒发胸臆的文字,不是冲着获奖而写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茨平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7
  • 50400
  • 32
  • 4870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