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流底记事
  • 点击:275评论:22018/06/30 09:46

站街女李小红

十年前我借居的风流底还是个城中村,小巷像鸡肠子,垃圾遍地,还有人倒潲水。南方雨水多,到处是积水,要尖起脚来青蛙一样跳着走,惊起苍蝇蚊子乱飞。小巷出口处,有几个站街女散兵似地闲站在角落里,目光懒散好像什么都没看的无所谓,其实是在紧张地打量过往行人,遇上探头探脑的,赶紧招手:过来呀,过来呀。

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但天天走那儿过,脸是看熟了。有时,她们会冲我笑。我也回她们一个笑。她们说:去赚大票子哟。我说:你们不也是在赚票子?她们说:别提了,生意差得要死掉,哪比得上你?我苦笑了,打工能赚到什么鬼钱?有的说:要不,我也去你厂里上班。我说,行呀,你负责把老板的裤子扒下来,提拔我当经理。她们笑得一塌糊涂,说:你好鬼哟。

某日,来了一个新面孔,个子不高有点胖有点黑,乳房像球一样扣在胸上。我目光忍不住在那儿停顿了半秒。她眼睛就直勾勾看过来。吓得我心里发慌,一不小心,脚踩到松石上,踉跄几步差点跌个狗抢屎。她们放肆地大笑。我羞了脸,狼狈死了。天麻麻黑时,回出租屋,有个人影突然呼地上来,将我抱住。就是那个胖女人。我着急了,抽手就给她一记耳光。她青蛙一样闪跳开,说:你还打人呀?另一个女人说:人家老婆在身边,你也不看清楚来。我趁机落荒而逃。有个女人大声说:老板,人家是爱上你了,这是爱情,你不懂呀?卧糟,她们也会说爱情两个字。

大概过了一个月,老婆神秘兮地跟我说,她看见熊胖子给胖女人买裙子。我问哪个胖女人。她说,巷口那个最胖的。我立即知道是谁了。我叫老婆不要乱讲。这事给熊胖子老婆知道了,肯定要爆发家庭战争。老婆不屑地哼了一句,你们这些男人就是坏。

熊胖子是我老乡。他老婆丁小红留在老家带小孩。老婆不在身边,生活就有诸多不便。他多次跟我:你是好哟,饭食都有人做好来。他给胖女人买裙子,这就值得怀疑了,难不成他在谈恋爱?果然,没多久,她俩就住在一起了。

站街谋生并非全是生活所迫,各人有各人的生活态度,只要不打砸抢坑蒙拐骗,我就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对。然站街女毕竟是以此赚钱,我怕熊胖子上当受骗,觉得必须去劝他。

熊胖子说她不是站街女。我冷笑了。熊胖子说是真的,她会去那儿站街,就是想找一个好男人搭伙,像我这样的好男人是不容易发现的。

我想起胖女人曾突然抱住我,她们说这是爱情。女人来城市里打拼,别夫离子,那方面也会有需求。找一个人做临时夫妻,打工族中很多。去站街不是为站街,这也算谋略?也许,她是用对付我的方式搞定了熊胖子。我更愿意理解那是寻找爱情。只是为熊胖子担心,万一他老婆知道了怎么办?

纸是包不住火的,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丁小红果然知道了。丁小红从乡下急急赶来时,胖女人正在炒菜。熊胖子从后面抱住胖女人。胖女人说:别闹了,我一身汗臊气。熊胖子说:我就是喜欢闻你这身汗臊味。丁小红重重咳一声:我来的不是时候哟。

我以为她们会打起来,不打也要大闹一场。可奇怪的是,没有。丁小红不但没闹没打,还跟胖女人喝了一场酒,使劲地喊,干杯,干杯,痛快且兴奋着。这彻底颠覆了我对女人的理解。

丁小红要走了,熊胖子到底有些担心,央求我去做劝解。于是,我送她去车站。一路无话。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到了车站,丁小红说:老王你什么也别说。我说:你想开点呀,他本质是好的。她说:我想开了呀,那个烂女人只不过是来我饭甑里打饭吃。再说:他也真是,找人也不找个好一点,要相貌没相貌,肚子塞满了稻草,搞得我都没面子,真是饥不择食了。

我恍然觉得,胖女人长得是不怎样。说胖女人肚子塞满了稻草,丁小红存偏见了。丁小红走后,胖女人也在收拾东西。熊胖子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傻站那儿。我问熊胖子:你要搬家了?胖女人说:是我要走了。我满是狐疑。她再说:这饭甑中的饭我不好意思再打了,做人不能不知好歹呀。临出门时,她回头冲熊胖子挥了挥,说:你媳妇是个好女人,做男人要懂待珍惜。把我忘了吧。

哦,忘了说,胖女人的名字也叫小红。一个丁小红。一个李小红。

杂货店主王全平

王金平租下一楼一间房。她把临巷的窗户改成门,开了家杂货店。每天,天一亮就开门,夜十二点才关门。她坐在收银台里,一手托住下巴,眼巴巴看外面。路过的每个行人,都寄希望成为她的顾客。

王金平说她是个有理想的人。她理想就是进大公司里当经理。白领哩。想到白领两个字她心里就毛茸茸地。可她只有初中文凭,大公司只让她做普工。干了几年,一点受重用的迹象都没有。气死她了。我建议她去印一叠名片,直接写上董事长。她果真去印了一盒,见到我就发。把我笑死了。

不蒸馒头蒸(争)口气,大公司不让她当经理,她就直接干董事长。她本想去大街上开店,那才有董事长的派头。可手中的本钱太少,只好寻到这风流底来。巷小店租便宜。她想法很天真,先开小店,慢慢积累本钱,再去大街上开大店,再去开连锁店或大超市,做名副其实的董事长。可是,小店开了五年了,手中的钱还是不见多起来。开大店的梦想遥遥无期。

做人要不要有点理想呀?她总是这样问我。

这话不好回答,人活在世上是应该要有点理想。这叫有奔头。可现实过于骨感,理想多半是空想。跟她说做人还是要现实一点,又不忍心泼冷水。

哎,她说,我发现做个有理想的人会很苦闷。

我也有相同的感受,良知者痛苦,理想者苦闷。她快要成哲学家了。

我说,你这样也挺不错呀。

她说,屁呀,生意难做死了。

她用目光杀了一下斜对面。斜对面也是一家杂货店。生意一旦有了竞争,心里就虚悬着。有人来买热得快。她说九块。那人夸张地尖叫起来:你好会卖哟,对面都说七块。热得快六块八的进价。七块卖不卖?不卖就会让斜对面抢走。卖,只赚二毛钱,命苦的搬运工。她恨死了斜对面,一年不知让她少赚了多少钱。看见对面有人进去了买东西,心情犹如打入冷宫的嫔妃,怎么不来我店里哟?若是那人是熟人,又得到过她的优惠,她就要呸口水:呸,没义气。

你是我的忠实客户。她说。

我的确是她的忠实客户。我家里的日用品全在她店里买。我有点喜欢她。一是跟她聊得来,二是她年轻长得好看。对于年轻好看的女人,男人总是乐意去喜欢她,并非要发生点什么关系。

对面有人在装修门面。会死人哟,会死人,又来一家了。王金平不住地哀声叹气。还好,对面门面简单装修后,只摆了些烟酒饮料和四张自动麻将桌。原来是个开麻将馆。我说:这下你可放心了吧。呸,她狠吐了一口水,骂一句,龌龊。我知道口水不是呸我,因为那口水飞向那个方向。

麻将馆开张没多久,生意就火爆起来。打麻将是要收台费的,上午、下午、晚上,一张麻将桌收二十元,一天下来就是二百四。若是有人滚筒子,还可以抽红。我算了一下,他一月的收入能过万。真是赚钱好门路呀。我说:王金平,你也可以去开麻将馆。她冷笑了。我说:我的建议不好吗?她说:我还不知道开麻将馆好赚钱呀,这么龌龊钱我能去赚吗?做人总要有所坚持。

我觉得她有点偏激了。人各有所好,有人就能从麻将中寻找到无穷的乐趣,只要不滥赌,无可厚非。有人打麻将就有人开麻将馆,迎合市场需求,你王金平开店不也是迎合市场需求?怎么能说人家龌龊呢?

我也喜欢打麻将,无奈老婆管得紧。有时会忍不住,偷偷溜过去。奇了怪了,我麻将还没摸两圈,老婆就追上来了。后来才知道,是王金平告了密。我一走进麻将馆,她就打电话给我老婆。

王金平的父亲本是个很好的父亲,勤快,会做木工,生活在村子算中上。就是有人拉他去打麻将,一打打上了瘾,木工也不去做了,把个家败光了。母亲想管管不了。家里天天吵口打架。打架输了,母亲就拿她出气。她整个青年少都活在黑暗中。她说:若不是老爸好赌,我何至于只念初中。麻将毁了她的梦想。她恨起来就理直气壮。

有这样一件事。麻将馆老板过来问王金平有红牛没。他店里的红牛断货了,而那些麻将客却需要红牛来提神。王金平翻一下白眼,说:没有。麻将馆老板很是狐疑,他明明看见货架上有。有货不卖,他极不满地哼一句跑对面去了。我说:王金平呀王金平,你跟钱有仇吗?她大声说:跟赌字挨上边的钱我都嫌它龌龊,少赚几个钱会死吗?

隔壁厂妹谭小蓉

你说笑不笑死人?死班长开阿兰的罚单。阿兰把他告了。官都丢了。那个鬼人就是个烂仔,长得还好看的女工都想去摸人家屁股。这边摸人家屁股那边开人家罚单,阿兰可不是好欺负的,哈哈哈……谭小蓉一回来就大声说着,大声笑着,笑出一长串鞭炮响。

吃晚饭时,她捧着个饭碗跑到我屋里,又兴奋地说起来。我老婆赶紧打断她:知道了,知道了,你已经说了二十多遍啦。我老婆的态度让她把升腾的兴奋来个紧急刹车,但还是余兴未了,朝我吐了吐舌头,一副很调皮的样子。

她太喜欢说话了,一张嘴叽里呱啦没有停,楼上说了跑楼下,东家说了跑西家,嗓门又大,笑起来就像放鞭炮,整栋楼都是她的声音。她就住在我隔壁。我家就成了重灾区。吃饭时捧个碗跑到我屋里来,整个夜间就被她占领了。若是不理她,她还很生气:我在跟你说话哩,你怎么不理人?没礼貌。瞧她说的,倒成了我们的不是。还好,她好像从来不知道记仇,就是拿脸色凶她,第二天照样蚂蟥一样黏过来。她总是有那么多话说,工厂里的事,生活中的事,每一件小事都会被她绘声绘色拉长来说。

有一次,我与老婆酝酿好情绪,准备今晚好好亲热一番。她闯了进来,叽里呱啦没完没了,十二点了还不走。老婆说我与她有奸情,不然,怎么会老跑过来跟我说话呢?哎,我好好的情绪被她祸害得一点都没有了。老婆一连几天朝她翻白眼。

你老婆好像对我看法。她说。

我苦笑了,何止我老婆对她有看法,这整栋楼的人都对她有看法。大家的看法高度一致,她一个女娃子怎么那样?

本来爱说话并不是什么缺点,最起码说明她是个快乐的人。可一旦过分了就会招人嫌。她似乎也意识到这点,说着,说着,发现听者脸色不好,便忍住不说了。

她说:我知道太爱说话了不好。其实,我这叽里呱啦的也没什么目的,就是太寂寞了。人在说话不顾不上胡思乱想了,就开心了。比喝酒好。这世上没人让我开心,只有我自己让自己开心。

她其实是个苦命的姑娘。她像大多数乡下女孩,出生在一个平常的农家,过平常的日子。如果这样长大,也不算太苦。可是,在她十岁那年,一头猪钱在母亲身上让小偷取走了。父亲气得连扇了她几巴掌。本来夫妻吵架也是平常事,这回母亲不知怎么没想开,喝下一瓶农药。从此,父亲就变得面目可憎了,没心侍候庄稼,整日喝酒。回回都要醉得摇摇晃晃。喝醉了酒就打她。再过两年,喝醉了酒的父亲骑着单车撞上一辆飞奔的农用车。她看着血肉模糊五官都分不清的父亲,没有哭,只是喃喃自语:妈妈死了,爸爸也死了,他们都不要我了。从此,她像一条野狗在村庄里游荡。后来,就出来打工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过去现在明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茨平3秀才2018/06/30 09:52:01
    • 分享到:
  • 突然记起睦邻奖就要截稿了,赶紧贴个文过来参赛。虽然,年年参赛年年名落孙山,但哥依旧是年年来。为啥?只因哥,邻家我爱你太深。
  • 你这是抒发胸臆的文字,不是冲着获奖而写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茨平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7
  • 29900
  • 26
  • 411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