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年,药很苦
  • 点击:6586评论:62018/07/02 14:53

1                        

紫微,你好吗?

高中同学刘年说,他的工资从600多元涨到5000多了,我不信,我们县城的小科员每月才500块,他一个保安嘛,两三年不见就神了?他还说他们公司上班有空调吹,并且设有专门的洗衣房,连衣服都不用自己洗。“天堂”吗?

我不放心地问。“哥哥,你没蒙我吧。”

“不信?你自己来看呀。爱信不信。”电话那头丢了下一句硬邦邦的话,砸了我一下。

我跟母亲讲,刘年这个混蛋一月都能混到5000多块,我一个大学生起码得混个一万两万的,用不了两年我该升为老总开宝马坐奔驰了。等着瞧吧。


2

一列地铁正运行到青湖地铁站,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似乎混入了许多鬼,这些鬼正发出吃吃的诡异之声,但人们看不见它们,这让我联想到一款非常热门网游DNF:

地下城,蔓延着黑色的枝条,黑色的枝条挂着许多幽怨花朵,幽怨花朵不懂得热爱,而地铁里上上下下人们,他们也没有时间热爱。

他们或她们正在追赶时间。

时间不是正沿着珠江流入了太平洋吗?

如同我

在同富科技公司的流水线上追赶速度。

在公司,我是储备干部,简称“储干”。

早上七点半左右,散布于工业园各处的宿舍楼里的员工们,蚂蚁般的涌出来,他们或她们穿着清一色的厂服,匆匆穿过纵横交错的工业区厂道,形成巨大的人流涌向各个工厂区。

在这里,我能够想起它庞大的美丽。

你想想呀,工业园近万名花季青年男女如同鲜花同时盛开,这是怎样恢弘的美丽呀!但是,一万朵招展的花朵中,除了衣袂在走动中发出簌簌的声音之外,更多的是寂静。

在我们小村,清晨从来不会寂静,早起的人们,发出劳作的响动;早起的鸟儿,总会站在枝头上跳跃,对着新的一天七嘴八舌,或者叽叽喳喳,或者放声歌唱,而此时的她们,则与小鸟完全相反,她们从不激动,从不。

一些人尚在沉睡之中,我们的厂区,注定不会有什么人用笑声惊醒沉睡的人或者铁器。

她们从时间上整齐地踏过。

踏过7:30分,刷卡,鱼贯而入,插入工位。我凝神,坐定,一天的时间,就在流水线转动下准时转动,突然,一名美女袅袅娜娜地飘到我的跟前,就象一只白蝴蝶,把失去的往事推到我的面前。

我往往控制不住自已情绪的波动,还有那些无端加入的幻觉。

数年前,正是这样的白蝴蝶偷走了我的爱情。

飘来的那只白蝴蝶,名叫紫微,是我们PCEBG群新任课长,她走路的样子,象一根富有弹性皮筋,仿佛一支刚要起步的芭蕾,显得格外的动人。紫微的后面,跟着吴台干(台湾来的干部简称“台干”)紫微走到那里,吴台干就跟到哪里,仿佛他是紫微课长的跟班,实际上吴台干比紫微高出三个级别,紫微师五,吴台干师八。

我们公司比较特别,车间不叫车间,叫“群”,干部级别称“师”。

这个吴台干根本不把大陆员工当人看,只要他一来到车间,准有人遭灾,轻则被臭骂,重则被罚款。当我看着吴台干趾高气扬地在车间里走来走去,不知为什么,心中就来气。我想,他妈的,如果我“强奸”这个吴台干心爱的“马子”,他还嚣张个屁呀。当然,我这么想,并不是恨紫微。

工厂是“三班倒”,即歇人不歇流水线,我被调到上夜班,负责运货。我很不适应这种黑白颠倒的生活。

凌晨五点,我太困了,两个眼皮直打架,上洗手间去冲了一下水,清醒了一会儿又开始困了,我看了一下左右没人注意到我,于是,我就偷偷溜到一大堆纸皮后面,钻进纸皮堆旁一个大大的纸箱里偷睡一小会。我想,这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知道我睡在纸箱中。不幸的是,刚刚钻进去,课长紫微巡查来了,她用脚踢了一下这个纸箱,我立马从纸箱中滚出来。紫微发现纸箱中睡着一个人,又恼又气,朝着纸箱又踢了一脚。

哎呀一声,她这一踢,可能幅度太大,没站稳,她还来不及进行第二个菜单,就摔倒了。

我本能地冲上前抱住她,双手正好抱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上,突然间我像抱了一对烫手的山芋,又迅速地丢开了。当我迅速地丢掉一对烫手的“山芋”时,紫微也被我丢掉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紫微一脸害羞,样子看上去非常迷人。我也尴尬看着她。

紫微自己站起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碰到我算你走运,再有下次有你好看的。

说完飞快地跑开了。用一种没有温度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嘴角上扬,却露出一丝暖意。

下一次?下一次还有机会碰碰一对烫手的“山芋”吗?呵呵。

紫微跑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偷偷地瞄一下她那对烫手的“山芋”,微微起伏。

最终,我被紫微发配到A拉当流水线工人,就像一枚螺丝钉一动不动地钉在了生产线上。

此后,许多个蚊虫叮咬的春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复回想,回想美女课长紫微那一对丰满而烫手的“山芋”,还有她那细细的腰肢,桃花般的脸庞。

越是回想浑身就越躁热。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紫微。


3

我住在C栋员工宿舍楼701,701住着8个员工,每当我推开那扇绿色的宿舍门,仿佛象掀开一具绿色的棺材,里面充满混乱、忧伤、神秘而不明的气味。在公司,除了住在我上铺工友蓝刚以外,我几乎没有认识更多的人,蓝刚是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男人,他有着一双丹凤眼,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平常不苟言笑,基本上是别人主动叫他才会回应,但蓝刚抽烟很历害,有时候一个人一支接一支地抽,我经常开他的玩笑,说他是烟鬼,吐毒气,他从不生气。

每每下班后,我会独自去网吧玩DNF。

我化名西门吹雪进入DNF,混迹于网上。

网游中,我:西门吹雪,漫无目的游走,就像我刚进厂一样,晕乎乎什么都不会做。

游戏中,转职要去打“牛毛”,我不知道“牛毛”在哪,于是满大街问:那位大哥哥大姐姐知道“牛毛”在那?没人理我。此时,我看到有个叫纸上红颜鬼剣士的召唤,我加了她,于是,很开心地进入了这个团,两队人马拉开了厮杀序幕,满屏幕的宝宝乱飞,我拍马冲上去,傻乎乎地几乎一刀未发,就直接挂掉了,团战根本没人保护我,对方太强大了,泰坦都出加速球了,加速球一开,一群小怪兽呼啦啦冲上来,现在,两队人头比是15比30,相差一倍的人头,我队两路被破,只能守在大水晶的的双牙下面,苦苦支撑。纸上红颜使用了一个暗夜猎手,她用占卜宝珠一照,我呆一旁,看到对方已经开始拿本局的第2条大龙了,败局已定。

纸上红颜在键盘上敲出了一句。

“MD,整个菜刀队,一个能扛(打)的都没有”。

纸上红颜,这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在此,我拜她为师,叫她师傅。她叫我吹雪。

师傅拥有鬼剑士角色,精通所有剑类武器,在战场上,属于大神级别。

一些级别较高的大神,都带着如花的美眷,我心里的那个羡慕啊,禁不止地想要流口水了,现在我有一位美丽的师傅带我同行,很快乐,我一心跟着师傅纸上红颜练级。

师傅是一个冷傲高手,衣袂飘飘,白衣胜雪,她带着我浪迹江湖,我们仿佛是一对神仙眷侣。

屏幕上出现了魔枪四杀的鲜红大字。

我四下环顾,人呢?

酒馆大叔、荷东、杀马特,都躲在身后。

小地图一看,靠,纸上红颜在中路带兵“追,5杀。”

我使用了复活功能。头上突然出现一只眼睛,是猫妖的大招。

身边也出现了个猫妖落地的标志,暗咒猫妖一个跳跃到了我的前面,它咬击时有诅咒,我中招秒眩,往左边一滚,暗咒猫妖又是两下抓击,同时会吸掉玩家的蓝,攻击速度加快。

命运。

我躲无可躲。

“铿”的一声,黄牌精确的打在了我身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紧接着一张万能牌从身上穿过。血条瞬间少了一半。

秒眩晕。

虽然秒眩晕,这点时间也足够师傅纸上红颜赶来增援了,师傅等5人及时赶到,走砍,一步,一刀,走一步转头一刀。这种逆风局,只有纸上红颜这种超级BOSS才能输出。看到如狼似虎冲过来的5人,猫妖有些兴奋,我A出了第三下,那箭已经飞在了半空,猫妖立即开启了金身,浪费了我的一击。现在的情况是我方纸上红颜、西门吹雪、酒馆的大叔、荷东、杀马特等5人,血量大多在一半到4分之三左右。我全副精神都在游戏上了,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猫妖将时间拖到了最后1秒才开金身,也为他的队友赢得了瞬息,后面的大队猫妖冲上来,一个大招--“深海冲击”,一束冲击波沿着指引着一路打来,我紧急避让,往左跑出了两步,与此同时“深海冲击”打在了我的身上,将我击飞,我滚落在幽怨花丛中,这时,猫妖的大招时间到了,一个盲沟的钩子抛了过去,抛到了花丛正中间。

这致命一勾,勾中必死。

猫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勾空了。哈哈哈。

我完好无损,不是我躲过了,是因为纸上红颜放出了Q技能,魔枪“疏通航道”,我滚出花丛中间,猫妖看不到我,也钩不到。

纸上红颜的魔枪绝对名列前茅。

在师傅的关照下,很快,我就开始练更高级别的觉醒和狂战士,顺利地升上40级,40级的技能令我拥有有连级的动力。50级有一个觉醒的任务,去打死亡之塔,打30层,然后去月光酒馆找阿尔伯特,大约花费50W,我顺利获得狂战士,它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角色,是典型的战斗机器。我可以自己补血,也可以把自己的血转换给队友,血越少能力越强,且精通二刀流,在每一次攻击中给对手造成双重伤害。在使用巨型武器的同时,灵活性仅次于师傅的鬼剑士之剑魂,剑气让每一个对手都不寒而栗。

我与师傅纸上红颜约好,周未晚上通宵DNF。


4

我正在检测PV板子,当我检测接近7200块板子时,一向寂寥的流水线上突然飞出一句歌声: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啊……”。

突如其来的歌声是工友蓝刚发出的。

我们机械站在流水线上,在噪音和白炽灯光中,祼露着空茫的脑袋,麻木地制造着美丽的苹果手机,大家对突然出现的歌声毫无心理准备,尽管“突发”的歌声非常短暂,只有十几秒钟,但是,歌声还是袭击了我们,几秒的歌声直接瘫痪了整条流水线:

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齐望向发出歌声的工位,瞬间,车间整条流水线上的电路板在无人检测的情形下,一个工位向下一工位流去。整条线都乱套了。

在工厂,一些事物或机器都可以弄出巨大响声,惟有人不可以。

蓝刚的歌声是在偶然失控中发出的,像一根锋利的针刺中我们的麻木已久的神经,我突然意识到,我很久都没有唱过、笑过了。

线长也从惊愕中回过神。他首先打破了这种寂静,转过身大骂蓝刚:

“你这个神经病,上班唱什么歌?不想干马上走人!”

很快,在线长的呵斥中,流水线恢复了流动。

“楚歌,我们车间的一帮人本周末去海边玩。AA制,每人100元。你报不报名?”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一列地铁正运行到青湖地铁站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似乎混入了许多鬼这些鬼正发出吃吃的诡异之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范廷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5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03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2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7-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生活是一场打怪兽的游戏,你死我活的杀戮层层闯关升级,沉浸于游戏的魔幻世界里,现实无法逃离,始终要面对。“我”日复一日穿梭在游戏和现实中,摸到生活的痛处却无力改变,明知生活的药很苦,再苦也要喝下去,默默承受方有活下去的勇气。女友紫微妥协于现实生存通过婚姻获得逃离,而他的工友蓝刚同样通过沉迷网络虚拟世界,却最终选择了彻底的解脱。满纸血泪,人生何尝不是这象征意味的苦药,是走向毁灭还是重生,唯有默默吞咽。
  • 回复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9 08:07:49
    • 分享到:
  • 故事情节在现实与虚幻之间来回交织,这也是当前某些在深圳打拼的底层人群真实的生活写照。在现实中,他们面临着许多不顺,如晋职的艰难、爱情遭遇现实,等等。确实,这些“药”真的很苦。怎么办?有的人在虚拟的网络游戏中寻找慰藉;有的人屈从现实,选择攀龙附凤;有的人逃避现实,一死了之。他们有错吗?令人深思。
  • 回复
  • 感谢老享在万千文章和百忙中光临小文。其实呀,并非我要回到往事之中,而文学将我推上“回望”这辆的马车;过去一些事物并不意味它已经消失或不再重复,而是在另一些地点,另一些背景,另一些人身上重演,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文学,就是以文字照亮,或点灯,或为境。文学不再是我的一个爱好,或兴趣、或自娱、或抒情、或咏志、或以文会友。
  • 回复
  • 确实写得好,诗歌好,小说又好,好难得。只是一直在那一年、在那件事,纸上故事,令人难以忘怀。
  • 前者是享受阳光的人赞美阳光,后者是一些人站在黑夜之中,说出那些另一部人不可体察的黑色部份。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后者他一定是挖到生活的深处,摸到生命的痛处,从而获得了历史的重量和生命相称的能量?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6317
  • 16
  • 278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