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年,药很苦
  • 点击:578评论:42018/07/02 14:53

1                        

紫微,你好吗?

高中同学刘年说,他的工资从600多元涨到5000多了,我不信,我们县城的小科员每月才500块,他一个保安嘛,两三年不见就神了?他还说他们公司上班有空调吹,并且设有专门的洗衣房,连衣服都不用自己洗。“天堂”吗?

我不放心地问。“哥哥,你没蒙我吧。”

“不信?你自己来看呀。爱信不信。”电话那头丢了下一句硬邦邦的话,砸了我一下。

我跟母亲讲,刘年这个混蛋一月都能混到5000多块,我一个大学生起码得混个一万两万的,用不了两年我该升为老总开宝马坐奔驰了。等着瞧吧。


2

一列地铁正运行到青湖地铁站,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似乎混入了许多鬼,这些鬼正发出吃吃的诡异之声,但人们看不见它们,这让我联想到一款非常热门网游DNF:

地下城,蔓延着黑色的枝条,黑色的枝条挂着许多幽怨花朵,幽怨花朵不懂得热爱,而地铁里上上下下人们,他们也没有时间热爱。

他们或她们正在追赶时间。

时间不是正沿着珠江流入了太平洋吗?

如同我

在同富科技公司的流水线上追赶速度。

在公司,我是储备干部,简称“储干”。

早上七点半左右,散布于工业园各处的宿舍楼里的员工们,蚂蚁般的涌出来,他们或她们穿着清一色的厂服,匆匆穿过纵横交错的工业区厂道,形成巨大的人流涌向各个工厂区。

在这里,我能够想起它庞大的美丽。

你想想呀,工业园近万名花季青年男女如同鲜花同时盛开,这是怎样恢弘的美丽呀!但是,一万朵招展的花朵中,除了衣袂在走动中发出簌簌的声音之外,更多的是寂静。

在我们小村,清晨从来不会寂静,早起的人们,发出劳作的响动;早起的鸟儿,总会站在枝头上跳跃,对着新的一天七嘴八舌,或者叽叽喳喳,或者放声歌唱,而此时的她们,则与小鸟完全相反,她们从不激动,从不。

一些人尚在沉睡之中,我们的厂区,注定不会有什么人用笑声惊醒沉睡的人或者铁器。

她们从时间上整齐地踏过。

踏过7:30分,刷卡,鱼贯而入,插入工位。我凝神,坐定,一天的时间,就在流水线转动下准时转动,突然,一名美女袅袅娜娜地飘到我的跟前,就象一只白蝴蝶,把失去的往事推到我的面前。

我往往控制不住自已情绪的波动,还有那些无端加入的幻觉。

数年前,正是这样的白蝴蝶偷走了我的爱情。

飘来的那只白蝴蝶,名叫紫微,是我们PCEBG群新任课长,她走路的样子,象一根富有弹性皮筋,仿佛一支刚要起步的芭蕾,显得格外的动人。紫微的后面,跟着吴台干(台湾来的干部简称“台干”)紫微走到那里,吴台干就跟到哪里,仿佛他是紫微课长的跟班,实际上吴台干比紫微高出三个级别,紫微师五,吴台干师八。

我们公司比较特别,车间不叫车间,叫“群”,干部级别称“师”。

这个吴台干根本不把大陆员工当人看,只要他一来到车间,准有人遭灾,轻则被臭骂,重则被罚款。当我看着吴台干趾高气扬地在车间里走来走去,不知为什么,心中就来气。我想,他妈的,如果我“强奸”这个吴台干心爱的“马子”,他还嚣张个屁呀。当然,我这么想,并不是恨紫微。

工厂是“三班倒”,即歇人不歇流水线,我被调到上夜班,负责运货。我很不适应这种黑白颠倒的生活。

凌晨五点,我太困了,两个眼皮直打架,上洗手间去冲了一下水,清醒了一会儿又开始困了,我看了一下左右没人注意到我,于是,我就偷偷溜到一大堆纸皮后面,钻进纸皮堆旁一个大大的纸箱里偷睡一小会。我想,这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知道我睡在纸箱中。不幸的是,刚刚钻进去,课长紫微巡查来了,她用脚踢了一下这个纸箱,我立马从纸箱中滚出来。紫微发现纸箱中睡着一个人,又恼又气,朝着纸箱又踢了一脚。

哎呀一声,她这一踢,可能幅度太大,没站稳,她还来不及进行第二个菜单,就摔倒了。

我本能地冲上前抱住她,双手正好抱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上,突然间我像抱了一对烫手的山芋,又迅速地丢开了。当我迅速地丢掉一对烫手的“山芋”时,紫微也被我丢掉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紫微一脸害羞,样子看上去非常迷人。我也尴尬看着她。

紫微自己站起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碰到我算你走运,再有下次有你好看的。

说完飞快地跑开了。用一种没有温度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嘴角上扬,却露出一丝暖意。

下一次?下一次还有机会碰碰一对烫手的“山芋”吗?呵呵。

紫微跑的时候,我没有忘记偷偷地瞄一下她那对烫手的“山芋”,微微起伏。

最终,我被紫微发配到A拉当流水线工人,就像一枚螺丝钉一动不动地钉在了生产线上。

此后,许多个蚊虫叮咬的春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复回想,回想美女课长紫微那一对丰满而烫手的“山芋”,还有她那细细的腰肢,桃花般的脸庞。

越是回想浑身就越躁热。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紫微。


3

我住在C栋员工宿舍楼701,701住着8个员工,每当我推开那扇绿色的宿舍门,仿佛象掀开一具绿色的棺材,里面充满混乱、忧伤、神秘而不明的气味。在公司,除了住在我上铺工友蓝刚以外,我几乎没有认识更多的人,蓝刚是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男人,他有着一双丹凤眼,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平常不苟言笑,基本上是别人主动叫他才会回应,但蓝刚抽烟很历害,有时候一个人一支接一支地抽,我经常开他的玩笑,说他是烟鬼,吐毒气,他从不生气。

每每下班后,我会独自去网吧玩DNF。

我化名西门吹雪进入DNF,混迹于网上。

网游中,我:西门吹雪,漫无目的游走,就像我刚进厂一样,晕乎乎什么都不会做。

游戏中,转职要去打“牛毛”,我不知道“牛毛”在哪,于是满大街问:那位大哥哥大姐姐知道“牛毛”在那?没人理我。此时,我看到有个叫纸上红颜鬼剣士的召唤,我加了她,于是,很开心地进入了这个团,两队人马拉开了厮杀序幕,满屏幕的宝宝乱飞,我拍马冲上去,傻乎乎地几乎一刀未发,就直接挂掉了,团战根本没人保护我,对方太强大了,泰坦都出加速球了,加速球一开,一群小怪兽呼啦啦冲上来,现在,两队人头比是15比30,相差一倍的人头,我队两路被破,只能守在大水晶的的双牙下面,苦苦支撑。纸上红颜使用了一个暗夜猎手,她用占卜宝珠一照,我呆一旁,看到对方已经开始拿本局的第2条大龙了,败局已定。

纸上红颜在键盘上敲出了一句。

“MD,整个菜刀队,一个能扛(打)的都没有”。

纸上红颜,这是一个好听的名字。在此,我拜她为师,叫她师傅。她叫我吹雪。

师傅拥有鬼剑士角色,精通所有剑类武器,在战场上,属于大神级别。

一些级别较高的大神,都带着如花的美眷,我心里的那个羡慕啊,禁不止地想要流口水了,现在我有一位美丽的师傅带我同行,很快乐,我一心跟着师傅纸上红颜练级。

师傅是一个冷傲高手,衣袂飘飘,白衣胜雪,她带着我浪迹江湖,我们仿佛是一对神仙眷侣。

屏幕上出现了魔枪四杀的鲜红大字。

我四下环顾,人呢?

酒馆大叔、荷东、杀马特,都躲在身后。

小地图一看,靠,纸上红颜在中路带兵“追,5杀。”

我使用了复活功能。头上突然出现一只眼睛,是猫妖的大招。

身边也出现了个猫妖落地的标志,暗咒猫妖一个跳跃到了我的前面,它咬击时有诅咒,我中招秒眩,往左边一滚,暗咒猫妖又是两下抓击,同时会吸掉玩家的蓝,攻击速度加快。

命运。

我躲无可躲。

“铿”的一声,黄牌精确的打在了我身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紧接着一张万能牌从身上穿过。血条瞬间少了一半。

秒眩晕。

虽然秒眩晕,这点时间也足够师傅纸上红颜赶来增援了,师傅等5人及时赶到,走砍,一步,一刀,走一步转头一刀。这种逆风局,只有纸上红颜这种超级BOSS才能输出。看到如狼似虎冲过来的5人,猫妖有些兴奋,我A出了第三下,那箭已经飞在了半空,猫妖立即开启了金身,浪费了我的一击。现在的情况是我方纸上红颜、西门吹雪、酒馆的大叔、荷东、杀马特等5人,血量大多在一半到4分之三左右。我全副精神都在游戏上了,紧张的连呼吸都忘了。猫妖将时间拖到了最后1秒才开金身,也为他的队友赢得了瞬息,后面的大队猫妖冲上来,一个大招--“深海冲击”,一束冲击波沿着指引着一路打来,我紧急避让,往左跑出了两步,与此同时“深海冲击”打在了我的身上,将我击飞,我滚落在幽怨花丛中,这时,猫妖的大招时间到了,一个盲沟的钩子抛了过去,抛到了花丛正中间。

这致命一勾,勾中必死。

猫妖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勾空了。哈哈哈。

我完好无损,不是我躲过了,是因为纸上红颜放出了Q技能,魔枪“疏通航道”,我滚出花丛中间,猫妖看不到我,也钩不到。

纸上红颜的魔枪绝对名列前茅。

在师傅的关照下,很快,我就开始练更高级别的觉醒和狂战士,顺利地升上40级,40级的技能令我拥有有连级的动力。50级有一个觉醒的任务,去打死亡之塔,打30层,然后去月光酒馆找阿尔伯特,大约花费50W,我顺利获得狂战士,它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角色,是典型的战斗机器。我可以自己补血,也可以把自己的血转换给队友,血越少能力越强,且精通二刀流,在每一次攻击中给对手造成双重伤害。在使用巨型武器的同时,灵活性仅次于师傅的鬼剑士之剑魂,剑气让每一个对手都不寒而栗。

我与师傅纸上红颜约好,周未晚上通宵DNF。


4

我正在检测PV板子,当我检测接近7200块板子时,一向寂寥的流水线上突然飞出一句歌声: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啊……”。

突如其来的歌声是工友蓝刚发出的。

我们机械站在流水线上,在噪音和白炽灯光中,祼露着空茫的脑袋,麻木地制造着美丽的苹果手机,大家对突然出现的歌声毫无心理准备,尽管“突发”的歌声非常短暂,只有十几秒钟,但是,歌声还是袭击了我们,几秒的歌声直接瘫痪了整条流水线:

大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齐望向发出歌声的工位,瞬间,车间整条流水线上的电路板在无人检测的情形下,一个工位向下一工位流去。整条线都乱套了。

在工厂,一些事物或机器都可以弄出巨大响声,惟有人不可以。

蓝刚的歌声是在偶然失控中发出的,像一根锋利的针刺中我们的麻木已久的神经,我突然意识到,我很久都没有唱过、笑过了。

线长也从惊愕中回过神。他首先打破了这种寂静,转过身大骂蓝刚:

“你这个神经病,上班唱什么歌?不想干马上走人!”

很快,在线长的呵斥中,流水线恢复了流动。

“楚歌,我们车间的一帮人本周末去海边玩。AA制,每人100元。你报不报名?”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一列地铁正运行到青湖地铁站黑压压的人群涌动着似乎混入了许多鬼这些鬼正发出吃吃的诡异之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范廷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5
  • 思之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03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7-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 回复
  • 感谢老享在万千文章和百忙中光临小文。其实呀,并非我要回到往事之中,而文学将我推上“回望”这辆的马车;过去一些事物并不意味它已经消失或不再重复,而是在另一些地点,另一些背景,另一些人身上重演,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所以,文学,就是以文字照亮,或点灯,或为境。文学不再是我的一个爱好,或兴趣、或自娱、或抒情、或咏志、或以文会友。
  • 回复
  • 确实写得好,诗歌好,小说又好,好难得。只是一直在那一年、在那件事,纸上故事,令人难以忘怀。
  • 前者是享受阳光的人赞美阳光,后者是一些人站在黑夜之中,说出那些另一部人不可体察的黑色部份。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后者他一定是挖到生活的深处,摸到生命的痛处,从而获得了历史的重量和生命相称的能量?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 人类,可以在文学那儿高贵地出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4
  • 817
  • 15
  • 269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