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执鞭记
  • 点击:22048评论:132018/07/03 14:46

一 语言的果子和零食  

这是一间特殊的平房。

它栖身于摩天大楼的丛林里,很有点夜郎自大的味道,如同建筑物里的阿Q。因为它站在了十层楼的肩膀上,觉得自己有了高度,胆敢与对面的京基100大厦叫板。其实它只是加盖的临时建筑,几间简陋的平房,随时都有被拆除的可能。说起来,它目前的身高,只到对面那个100层庞然大物的脚踝处。

我站在房间里,如此近距离凝视着窗户外的京基100大厦,居然也飘飘然起来,有了城市新主人的良好感觉。当然,我嘛都不是,这个地段的一个卫生间我都买不起,包括这间陋室。

这几间房子以前可能是某单位的仓库,后来,也许是这个路段越来越繁华,单位的整栋楼都租出去了,作为附加建筑的仓房也忽然身价倍增,它们结束了以前的使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少儿兴趣培训班的所在地,也就是说,这些仓库集体升级成教室了。

我此刻站在朝南的一间教室里,背靠黑板,面对着十四张天真无邪的面孔,身份是少儿作文培训班的授课老师。

课者,言旁从果也。我这个授课老师,说白了,也就是教学生摘取语言果子的人。

我从事的职业,与摘果老师这个行当风马牛不相及,由于我不务正业,业余时间喜欢附庸风雅,在报刊上发表过若干文章,也拿过几个文学小奖,于是认定我一定行的朋友绑架般地把我拖过来,死乞白赖地塞给我这根教鞭。从这天开始,我的人生履历里又多了一个称呼:老师。

教室是仓库改建的,里面的设施却丝毫不落伍。八根日光灯管分成四组,把室内照得亮如白昼,课桌椅也是最时尚的塑钢板材和铝合金框架结合体,一台柜式和一台壁挂式空调,分别占据小屋的前后两个角落,讲台边还矗着台饮水机,雪白的墙壁上悬挂着两小幅西方音乐家的肖像画,看来这间教室曾经被当做过培养音乐天才的地方。总之,这里的一切陈设和“繁华”、“富庶”、“文明”等深圳概念,无不契合得严丝合缝。

还没到上课时间。孩子们趴在课桌上,交换着从家里带来的各种精美零食,有个孩子居然带来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她慷慨地邀请大家分享,炸鸡腿和薯条汉堡包的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扩散,孩子们不加掩饰的咀嚼声此起彼伏。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早已过了正常的晚饭时间,这些小皇帝们还在快乐地享用着这些高热量的美食。本班的孩子,除了个别过早抽条发育的之外,大部分都是小胖墩。家长们明明知道自家的宝贝营养过剩,可还是不停地给小皇帝们供应零食,好像生怕宝贝们受委屈似的。这种现象非常让人困惑:这些孩子的父母是怎么了?难道是从小吃苦受累太多,而产生了逆向思维?

我知道学生们都来自富有的家庭。这个地段的房价接近七万一平米,也就是说,没有千万以上资产的人休想在此买房安居。从孩子们脸上明显自娘胎里带出的黑色素来看,他们的父母应该多半来自农村。这些农二代的精英们,不知经历了怎样鲜为人知的艰辛打拼,终于有了现在的辉煌,当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把自己少年时代对零食的渴望,移花接木到下一代身上,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我眼前出现这么多小胖墩了。

我也来自农村,我敢保证比这些孩子的父母年长许多,可以说,我少年时代应该比他们当年经历过更多的苦难。零食,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是一把炒蚕豆或南瓜籽,然而,我对这种填鸭式的溺爱不以为然,肯德基全家桶加各种零食,能弥补你我当年所遭受的苦难么?

我的眼前浮现了另外一间教室。


二 水故事

七十年代末。大别山麓。

同样是几间平房组成的小学。非常有趣,它的前身也是仓库,生产队的仓库。屋子很宽敞,但不明亮,因为没有电灯。所有的光源都是老天赐予的,到了阴天下雨时,教室里昏暗一片。不妙的是,雨水往往会从外面蹦进来,原因是有窗无户,只有几根窗棂,到了冬天才会糊上白纸。春夏秋三季,风雨都是在窗户里随便进出的。碰到大雨天气,只好用撑开的油布伞挡住从天而降的雨点部队,即便如此,屋子里还是雨水淋漓纵横如水墨画,闪电似乎知道教室光线不够,频频刺破教室的昏暗,老师的粉笔字在一阵阵的闪电中,泛出耀眼的白光来。

课桌板凳都是笨拙的木头材质,没有油漆过,经过年学生们复一年油汗的濡染,已经看不出本色,散发出淡淡的腐浊气味。墙上也贴着画,那是雷锋叔叔的标准照,他穿着军棉袄戴着棉军帽,手握冲锋枪,正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们。

不通电,当然就没有电铃。老师用铁锤敲击悬在屋檐下的一块顽铁,这种原始的打击声就是上课下课的信号。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难题是上百学生的喝水问题,那个时代没有桶装纯净水,虽然墙角的水缸里存有井水,但农村喝生水这个陋习不能在学校里继续上演吧?于是某位泥水匠出身的代课老师,在两间教室结合部的空档里用砖块砌了个炉子,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大号的铝制钢精锅,喝开水的问题似乎解决了。

炉子、锅、水都有了,燃料呢?一所小得不起眼的民办小学,哪里来钱买煤?

还是就地取材,漫山遍野都是枯枝落叶都可用。后来老师们发现松果比较耐烧,于是发动全校师生,利用周六下午的时间上山打松果。记忆里,小学师生倾巢出动的景象很壮观,满山都是我们的欢呼和打闹声,枝头的鸟儿纷纷飞起,胆战心惊地看着下面这些不会飞的两脚怪物。我们的身影在青枝绿叶下流连,高年级的同学负责用竹竿在松树上打果子,低年级的同学在下面捡,用家里带来的竹筐装满,送到学校去。很多松果都是青碧色的,只好摊在太阳地里暴晒,三五天之后就会焦干,扔到炉膛里,烧起来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那是松子爆燃的声音。我估计那段时间,附近山上的松鼠对我们恨之入骨,因为我们把它们的口粮都抢光啦,它们最后都应该集体搬家了。

辛苦这些代课老师了,他们不但要努力为我们摘取语言的果子,还要隔三差五带我们上山去松鼠家里摘松果,前者是抽象的,后者是具象的,但不管是啥样的果子,摘取它们,都要付出辛勤劳动才行。

在炎热的夏季,学校水缸里的存水总是消耗得很快,补充缸水的任务一般都由三个年级的班干部来完成。小学校只有三个年级,所以打水这个重任自然而然由三年级的学长们完成。等我熬到三年级的时候,我终于有幸参与了几次这样的劳动。

白花花的日头在天空中施暴,我们赤着脚在地上行走,两半大孩子一前一后,中间是一个吊在扁担上的空水桶,竹扁担连接着两孩子的肩膀,炽热的夏风从面颊上掠过,我们和水桶扁担的影子在路面上纠缠不清,很像《三个和尚》的故事漫画。水井在学校后边的居民区,不远,两分钟路程。池形,敞口,像一面四方镜子,映出我们稚嫩的面孔和鲜艳的红领巾。这里的水井很特别,它打破了井口一定是圆形的这个常规,所以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它的模样。

轻松地将水桶灌满,再用力抬着回转,井水在木桶里调皮地乱窜,有的就从桶里逃出来,淋漓在路面和我们的光脚丫上。山里的孩子夏天基本不穿鞋,一是为了凉快,再者是穷,都买不起凉鞋。把水抬到学校时,我们两人的脚都是湿漉漉的。

“老师!”一句脆生生的声音,把我从七十年代的小山村拉回了二十一世纪的深圳。

“什么事?”

“饮水机里没有水了,我好口渴。”说话的正是携带肯德基全家桶的那位同学。洋快餐的确好吃,由于食品里放了大量的鸡精,所以吃后容易口干。她这么一说不打紧,剩下的十三名同学也跟着嚷嚷口渴。

我走到饮水机那儿看看,果然,蓝幽幽的塑料桶里,水面不到一公分了。下午四点到六点,这里曾经有另外一个班的学生在此上课。也许是老师粗心,没注意饮水机告罄,他那个班的学生把水喝光了也没注意。嗯,问题严重了,还有一节课没上,总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嗓子冒烟一个钟头吧。

我仿佛置身于半个世纪以前的上甘岭。

怎么办?这么晚,叫送水工已经不可能了,马路对面有个家乐福超市,只能自掏腰包买水解决旱情了。

十五分钟后,我提着五升装的农夫山泉矿泉水回来,这些苦苦等待甘霖的花朵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前来,不到三分钟,满满一桶水变得底朝天。

现在的孩子们真幸福,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喝生水,不必像我们当年那样,为了把水烧开而漫山遍野地打松果。

看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和孩子们清澈透明的眼睛,我想,如果把我少年时代的水故事说给他们听,会有人相信吗?


三 富二代进行时

“老师,你发音不准,‘劳动’不念‘老’动。”

“老师,你怎么写连笔字啊?”

我一边读范文,一边在黑板上写粉笔字,对于我生涩的读写行为,台下的学生们纷纷发难。我心里在喊惭愧,表面上却假装满不在乎。对于教学,根本没有经验,我却强词夺理地说,老师是来教你们写作技巧的,不是来教朗诵和硬笔书法的。

好在这些孩子很容易哄,他们听信了我孔乙己般的自圆其说,不再继续纠错。

我暗自庆幸,同时也感叹: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学生敢在课堂上挑老师的错!

在我们那个年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那些代课老师也只是民办教师,但在当时的农村,贫下中农们基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对认识很多字的民办教师极其尊敬。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你随便管教,他们经常这样对老师说。语气极度诚恳。于是老师们真的拿起鸡毛当令箭,在课堂上体罚学生的现象见怪不怪。我亲眼目睹过一位调皮捣蛋的同学,当着全班孩子的面被罚跪,那个捣蛋鬼脸色惨白下跪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眼前的这群孩子在蜜糖里泡大,是货真价实的小皇帝,我们当年的那群山里娃如何能同日而语!

这些不过十来岁的孩子,几乎每人都有手机,有人用的是父母手里退役下来的苹果5、三星,也有人用的是时尚的腕表手机,这种手机戴在手腕上,既可当表也可当手机用,对于腕表手机,我曾在一篇小说里拿它当过道具,可我总是没有机缘一识庐山真面目,没想到在我的学生这里才得以谋面。

他们不仅有自己的QQ,甚至也有微信和朋友圈。某次课间休息时间段,我听见几位女生正议论班上另一位叫彩云的女生,说她加了某男同学的微信,两人聊得很投机,日后可能成为恋人之类云云。

我听后大吃一惊,看来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不仅为网恋婚外恋提供了便利,居然也是早恋的酿造工具之一。

网络,是白雪公主后妈的那个半红半绿的苹果,红的那面诱人而有毒,绿的那面平凡却无毒,可人事懵懂的孩子们偏偏喜欢有毒的一面。

孩子利用网络谈恋爱,他们的父母在做什么呢?

这个班的家长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把我也拉进去。因为男主外女主内,群里的家长无一例外是妈妈。我平时在群里很少说话,但对于群里的消息偶尔窥视一下,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超级辣妈们平时很少议论孩子们的学习,她们没事聚在一起时,谈论的都是拼团网购美食的信息,新疆的纸皮核桃、海南的椰子、缅甸的金枕榴莲等等,除了吃以外,真的不知道她们还对什么感兴趣。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教书富二代学生上课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驿马的散文我很喜欢看,这篇也不例外。校外补课在全国各地开花,已成为中国特色教育之一种。文章通过作文辅导这一视角,既写出了深圳“富家子弟”这一特殊人群不同生态,也出了家长们的众生相,并还原了作者的童年生活。作品信息量大,鲜活有趣。
    • 驿马2018/08/08 21:24:52
    • 分享到:
  • 谢谢段兄精彩评论,问好,遥握!

    回复

  • 这个题目很好,既是非虚构,以为会有很多孩子们的趣事,看到最后,只是一些新旧对比、城乡对比,没有冲突,没有问题,也就没有了人在矛盾中所表现出的解决问题的智慧和能力,至少让我们看了会心一笑,至少需要抖一抖童真,引人入胜为好。 期待你更精彩!
    • 驿马2018/08/08 21:27:18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宝贵意见,因为种原因删去了一些敏感话题,问好,遥握!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7/04 15:25:23
    • 分享到:
  • “现在的孩子”每当大人说起这话时,都有一种复杂的口气,不知是喜是忧的态度!大人也都难逃脱时代的造就。何况孩子们?
    • 驿马2018/07/04 19:42:00
    • 分享到:
  • 感谢关注,问好!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7/04 09:58:33
    • 分享到:
  • 琐而不杂。
    • 驿马2018/07/04 19:42:58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点赞和打赏,问好!

    回复

    • 驿马4举人2018/07/03 15:24:06
    • 分享到:
  • 感谢故里老师打赏,也感谢邻家的后台工作人员文章将副标题排版改正了,而且这么快入围,多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 支持驿马的在场主义散文
    • 驿马2018/07/04 19:43:37
    • 分享到:
  • 感谢黄总的抬爱,问好!
  • 写的太短了,不尽兴
    • 驿马2018/07/08 16:35:41
    • 分享到:
  • 谢谢黄总宝贵意见!

    回复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7
  • 29400
  • 22
  • 1030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