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村旧事
  • 点击:39972评论:212018/07/04 14:43



思乡,自古以来就有。从王维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到王建的“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从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到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再从薛道衡的“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两年”到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无不充斥着离愁别怨的思念。可见,乡愁是文人骚客绕不过逃不脱的情境。

我在不知不觉间,也未能免俗,一再写下关于“想家”“思乡”的文字。

但是,和深圳比起来,那个远在北方的家,一点都不好。



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和大部分70后的人一样,那时候的衣服多数是穿了几个人,甚至几家人的。一件棉衣姐姐穿完哥哥穿,哥哥穿完弟弟穿,弟弟穿完了,拆了棉花重新弹一次,然后做成新棉衣,再周而复始地从姐姐穿到弟弟……

那时候,家里没有缝纫机,每一件衣服都是母亲纯手工制作。母亲的手工不算精美,大有把两片布用针缝到不开缝,不露屁股就算完事的意思。可以想象,孩童时的自己,衣着是多么的不堪入目。

和棉衣一样,裤子和上衣,也多是从大改到小,剪了裤腿缝了腰线或者剪短袖子,有的,干脆放着等我长大……

而那时的布料也是粗陋无比,涤卡和老棉布几乎占去家里所有的衣服面料。而颜色,除了灰,就是深蓝。在村庄里走动,就是一幅分外和谐的灰白系水彩画。

周边的人多是如此,当时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如今想来,太不可思议了。尤其是听到亲戚家的17岁少年对着父母喊,“以后,低于500元的鞋子不要给我买……”

一切,都恍惚起来。

记忆中的爷爷奶奶,就是灰色的,而且是深灰色的,灰色的棉裤棉袄,灰色的棉帽子。在他们离世20多年后,出现在我梦中的,还是那样一幅景象:爷爷在在院子里劈木柴,奶奶踮着小脚张罗饭菜……我曾经说过,等我长大了,要给奶奶买呢子大衣。可是,还没有等到我长大,爷爷奶奶就相继离开。只是每次看到呢子大衣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奶奶,想起我欠她的呢子大衣。有次在梦中见到奶奶,我抱住她就哭了,说,“我终于可以给你买呢子大衣了……”醒来的时候,泪了眼睛,可这遗憾,却永远没有机会弥补了。

后来,走出村庄的我,见识了五颜六色的衣服,第一次知道了牛仔裤,知道了花衬衣,知道了红裤子……原来生活是这样的多姿多彩。在那之前,我的世界是灰色的,只有油菜花开的季节,才会有漫山遍野的黄;只有在三月桃花开的时候,整个村庄才到处有桃花的红……

15岁,我的三姑妈花了17块钱给我买了一条牛仔裤。17块,当时于我来说,应该是很大一笔钱了。那时候,总感觉日子清苦,父母也没有多少赚钱的渠道,父亲的工资据说又少得可怜。也正是因为这些,我的记忆里竟然少有跟父母要钱的记忆。要钱买衣服,在当时看来,不亚于天方夜谭。

作为回报,我上班后领了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三姑妈买了一双旅游鞋,花了80块钱。那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300多元。母亲有时候会说,“我这个亲妈,还不如你的那个姑妈。”这绝对不是百斗米养仇人的故事,而是我认为,在那个年代,对于有着十多个侄儿侄女的三姑妈来说,她能给我拿那么多钱给我买条牛仔裤,实在是太难得了。更重要的,那条牛仔裤,在青春期,情窦初开的我看来,是有着怎么样的一种魔力。

在少年的记忆里,父母和爷爷奶奶在着装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仍然是清一色的灰色和黑色。父亲有两件白衬衫,一年到头也没有见他穿几次。

后来,我来到南方。在百货商场里看到了很多花花绿绿的老大爷老大娘穿的衣裳,就如获至宝地给父母买了一些带回去。“这么艳,我穿不了……”母亲打开衣服一看,就马上摇头,说,“这件给你姐姐穿吧!”我赶紧打开相机里的照片,一一给母亲看,“你看,外面的人都这么穿,你看这个老太太,都80了,还穿这个大红色的,你看多好看……”

“人家里城里人,俺在乡下,穿不出去……”母亲仍执拗地拒绝。我百般劝说,姐姐也劝她穿穿试试,“你看村东头的张大奶奶,她孙女给她买的花棉袄,人家都穿了,你才60岁,年轻着呢……”

好说歹说,母亲终于穿上了我买的花衣裳。

父亲倒是很开通,三下两下就脱掉了他的卡其色的衬衫,然后套上了条纹T恤。“不错,正好合身……”

从此,父亲母亲,再也没有穿过以前的那些灰色黑色衣服,我想,他们一定也厌倦了那样的灰色世界,只是不知道,外面还有这样鲜艳的衣服穿。

穿上那些衣服,母亲是高兴的,她说,“你买来的那些衣服让家中的大衣柜都亮了很多。”

而我,在走出那个村庄之前,灰白黑,何尝不是我一年四季的色彩?

如今的我,衣柜里的衣服已经多出我的想像,每次打开,都要翻腾好久才能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件。颜色也似春天的花园——有灼目的橙,耀眼的红,闪人眼的黄……和那个一条棉裤过一冬的年代比起来,久远得好像是别人的人生,可是我,分明亲历过。

我如此贪恋现代生活带来的美好,穿着这是基本的体现,只是,在回想起那个村庄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丝毫鄙夷?有的只是那个黑白灰世界里温情的点点滴滴?



和很多70后比起来,我算是比较幸运的——毕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而且是父亲偏爱的男孩子,当家里的大米只够烧一锅粥的时候,那集结在锅一圈的米,母亲会用勺子挖起来,单独装在一个碗里给我吃,而哥哥姐姐们,则只能吃着玉米面烧的粥,吃着粗面馒头或者粗面煎饼了。

这个举动,至今仍成为姐姐“奚落”我的素材——你能有这么聪明的脑袋,都是因为小时候好东西吃多了,我们吃稀粥,你吃白米饭,然后列举各种细节,什么“用纱布包米放粥里煮”“奶奶将姑姑买的点心收起来,每次只拿一块给我”等等。那些细节,我都记得,只是如今已经没有了骄傲,有的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这都是命啊!”

为一碗米饭,为一些零食能记着几十年,也只能说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产物了。如今的姐姐们,衣食无忧,完全忘记了当初生活的清苦。像笑话一样讲述这些的时候,我却听出了其中的苦涩——那种日子,一定是艰难的。

家里没有大米,有限的小麦玉米在面坊里打成粉之后,被做成各种干粮——煎饼、馒头、大饼等等。餐桌上的下饭菜,除了一年四季不下桌的“盐豆”外,还有萝卜干、腌豆角、韭菜花、腊圪丝(一种类似于芥菜根的咸菜)等等,偶尔炒一盘“盐豆炒鸡蛋”,家里的干粮得多消灭三分之一。

母亲是个会持家的家庭主妇。每到冬天,家里的地窖里会装满白菜、萝卜、红薯等过冬的食物。槐树开花的时候,母亲拿着绑上铁勾的工具,到家前屋后的槐树上摘槐花,母亲说,“这个晒干了,等青黄不接的时候,可以蒸着吃。”后来,在深圳的一家河南菜馆里,看到蒸槐花,又想起少年时,跟在母亲身后到树上摘槐花的场景,竟然愣在了那里。

那时候,每年红薯收到家之后,父亲会在院子里找个角落,挖个地窖。在清洗一部分打粉做粉条之后,余下的都会窖存起来,人和家畜一冬的食物,有一半和红薯相关。那时候,每天早上都会煮上一大锅红薯,煮熟后,会从其中挑一些好的供人食用,那些个头小,长得不圆顺的,全部用来喂猪。不上学的早上,烧火的事情就交给我了。我也乐意烧火,因为北方的冬天很冷,灶门前烧火是最好的差事了,更何况还可以搞搞小动作——从红薯堆里找一些粗细均匀的,趁着母亲不注意丢到柴火里。等到锅里的红薯熟了,这灶堂里的红薯也熟了,而且会散出发香喷喷的味道。这时,母亲知道了,也不恼,只是带着嗔怒地语气说,“小讨债鬼,又找打了。”

这话,母亲说过多次,但并没有一次因这个挨打,时间久了,就更加肆无忌惮了——烧的红薯愈来愈大,直到有一天,夹生的红薯被母亲发现了,她才换了一句台词:这个太大了,烧不熟。

我想,母亲一定理解那种贫困日子里,少年的无聊无趣和无奈,她才默许了我的行为。在那个没有薯片,没有可乐,没有美年达的村庄,烤红薯是我能想到的最美的美味。

母亲的手工煎饼摊得一流,她常常告诫姐姐说,“你要好好学,不然,到了婆家摊不好煎饼,日子会不好过的。”这话当时在我们听起来,非常有道理。因为,难以想像,如果母亲摊的煎饼不好吃,又没有像样的下饭菜,那日子还怎么过。在村里,家里有事,都是找村民帮忙,然后留下来吃顿饭。于是,谁家的煎饼好不好吃,整个村庄就都知道了。

因为这,也因为母亲的教诲,姐姐也常常下决心好好努力,摊好煎饼。但又总是不得要领,不是摊厚了,就是摊皱了。

“面和成糊子,晾一会……鏊子要好好保养,要擦油……”这话,母亲说了一遍又一遍,连我这个不需要学摊煎饼的都会背了,可是姐姐的手艺还是比母亲的差了一大截。

后来,到了出嫁年龄的姐姐,等不及出师,就嫁人了。母亲抹着眼泪说,“叫你好好学,不用心,就等着嫁到人家里受罪吧!”

然而,世道变化太快。姐姐嫁人后,还有没轮到她摊煎饼,她的婆家就遇到拆迁改造——她一下子变成城里人了,吃上了街头巷尾叫卖的白面馒头。煎饼摊得一般的姐姐,却过上了在母亲看来极富有的日子。

倒是母亲,一直窝在那狭小的厨房里蹲在地上摊煎饼。但到她70岁的时候,她终于承认,自己的肩周炎常犯,已经不能挥舞着工具在鏊子上摊煎饼了。好在乡里流行起了机器煎饼,摊得又快又好,丝毫不逊色于母亲的作品。看着轰隆隆转的机器,母亲多少有点失落——自己这上等的手艺,到这里,怎么就用不上了呢?

在那个村庄,父母用煎饼、红薯、咸菜将我养大。离开村庄后,我才吃上了苹果、香蕉、哈密瓜,到了南方之后,才知道榴莲、火龙果、杨桃;离开那个村庄之后,我才知道小麦粉还可以做成面包,还可以做成饼干;也是在离开那个村庄之后,我才知道5分熟的牛排最好吃,知道有一种调料叫孜然……

那个村庄明明给我极少的养分,为什么我念念不忘的仍是那些长相丑陋的红薯,是那些在母亲擦着汗吹着气摊出来的煎饼?



从记事的时候起,我家就住在一间土坯搭建的茅草屋。76年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村里就号召大家搭防震棚。几户关系好的人家,相约一起搭建。那时候,村子里的人少有外出的,家家都有劳力。三下五除二就搭成了三角型的防震棚,对于孩子们来说,这就多了玩乐的场所——在三角棚之间,你追我赶。

而我,却在这个过程里,干了一件惊动整个村庄的事,我们那几家搭的棚子,让我一根火柴给烧了。好在几天后,就破了警戒,我们又住回了原来的土房子里。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回忆村庄衣食父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3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9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18-07-09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8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7-05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7-04
  • L.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 另,开头古诗罗列的引子,偏花哨,与作品主体气质不谐,是蛇足,多余,删去更好。
    • 小宇2018/08/11 23:19:04
    • 分享到:
  • 谢谢孙老师评论和指导,我看看再修整一下。

    回复

  • 母亲说,你买来的那些衣服让家中的大衣柜都亮了很多。眼前自然一亮,文章同时也亮了起来。农村生活虽不同于城市,但都需要衣食住行,作者抓住了这一根本性的主题,展开了他个性化的农村叙事,口吻平易,真情实感,在叙事中带着抒情,不长的文字里,通过农村衣食住行的变化,展示了改革开放给家乡带来的新景象。可贵的是,作者总是能找到一些生活细节,让主题变得饱满,让人生可亲可近,让境界变得悠远。
    • 小宇2018/08/09 11:59:55
    • 分享到:
  • 感谢评委的点评。离家多年,记忆中,那个老村里的家,一直清晰,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清晰。那些细节,虽苦犹甜。

    回复

  • 有次见李玉开着部豪车,没想到他对农村的生活仍记忆犹新。
    • 小宇2018/08/09 12:01:24
    • 分享到:
  • 谢谢段老师的旁敲侧击——我不会因为开了豪车就忘记了老村里的旧事。
  • 还没坐过玉的豪车呢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7/05 15:18:28
    • 分享到: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 小宇2018/07/07 22:48:51
    • 分享到:
  • 感谢张老师点评,向你学习! 我是文友里的大厨。

    回复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 文章从平常细节入手,以小见大。能让读者产生共鸣,喜欢读这样的文章。为w
  • 为你点赞。
    • 小宇2018/08/09 17:42:44
    • 分享到:
  • 这个赞得好啊,精华赞!

    回复

  • 说的都是真话,朴素的乡愁。
    • 小宇2018/09/02 10:27:37
    • 分享到:
  • 昨天和一帮同事出行,其中一个同事问另一个同事,你的家乡好不好?同事说,挺好的啊……我说,没有一个人会说自己的家乡不好。虽然那里可能贫穷,可能落后,可能土掉渣,但那是我的家乡!

    回复

    • 陈彻4举人2018/07/07 14:11:10
    • 分享到:
  •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回得去的是家乡,回不去的是故乡。因为有童年的记忆,故乡才永在心里梦里跟随一生。在邻家文友里,李玉是我心目中很少有的会思考得很深入的作者,不仅深入,且独立,有自己不群不党的思考,再加上优秀的文笔、勤奋的学习能力,必有广阔前途。我经常读他公号里的文章,受益匪浅,我为结识到这样一位能经常坦诚交流的良师益友感到非常庆幸。
    • 小宇2018/07/07 22:47:49
    • 分享到:
  • 陈举人这番评论,好红啊! 夸得我好紧张!脸都红了。谢谢!
  • 这是真爱,是把自己豁出去的评点,难得啊

    回复

    • 巴仔3秀才2018/07/04 15:34:26
    • 分享到:
  • 高产君又出手了!
    • 小宇2018/07/07 22:49:10
    • 分享到:
  • 嗯,第三胎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玉
  • (江湖无名号)
  • 5进士
  • 4星
  • 3钻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 爱生活,爱奋斗!背井离乡的70后。个人公众号:id:li39894951不可理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1
  • 5859
  • 48
  • 22370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