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家庭
  • 点击:6263评论:22018/07/10 10:55

第一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掌声雷动,颁奖大厅座无虚席,一条大红地毯直通演讲台,掌声渐停,被鲜花簇拥的大作家胡一归,正在讲台上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动情地演讲:那年,我读初中一年级,写了篇作文,被老师在全校当范文广播,长得好看功课又好的女班长私底下要我的作文薄,在薄上写了一行娟秀的字——写得真好,未来的大作家。因为这次鼓励和赞扬,为年少的我播下理想的种子,一不小心成就了今日略有成绩的我,为此,我要感谢她,她是我生命中第二重要的女子;第一个,是我的妈妈……

掌声再度响起,台下的人们统统仰脸望着他,热切的、赞叹的、敬佩的,胡一归像皇帝巡视自己的臣民般,扫视台下的观众,整个礼堂突陷寂静,胡一归只觉得地下一阵晃动,头上的天花板和水晶灯在震动发抖,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一个熟悉的声音直抵耳膜深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胡一归睁开眼,窗外透进来的城市夜光,让他明白自己刚才在做梦,门外却再次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跟着这声音的,还有一阵隐隐哭声。

胡一归跳下沙发,打开客厅的灯,一开门,一个满脸酒气赤着上身的男人正笑嘻嘻地盯着自己……

柳三望?!

胡一归伸手拉他进屋,柳三望摆脱他,指着隔壁: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身材高大却不够挺拔的父亲胡启泰已从卧室出来,奇怪地问:地震了?

胡一归用力将柳三望拉进屋,顺手把沙发上的毛毯给他披上:“好象是隔壁出事了,爸,你看下柳三望,我去看看。”

他走到隔壁,门紧闭,凝神静听,屋里确实传出女人哭声,拍门,按门铃,没人应,转身跑回家,拿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再到隔壁门口时,只见一个戴压眉帽的男人大步越过他,往楼下跑去。胡一归来不及想其它,进了客厅,满屋酒气,混和着一种隐隐皮肤烧焦的味道,蜡烛吹熄的味道,以及淡淡的百合香,一个穿着吊带裙,两手交叉抱胸的娇小女人,披着一条粉红色白碎花浴巾,长发湿淋淋挂落下来,低头瑟瑟发抖。

胡一归着急地问:出什么事了?他觉得,此时的自己,是在炙热荒芜的沙漠里,天和地都被烧成一片焦黑,这个喊救命的可怜女孩,正在等待他的拯救。

还未走近,女孩叫:滚开!

胡一归慌忙退后一步,同小区已经有好几个人前后进来,一个长得像万事通的小个男人压低声音说:我刚才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在这里……

一个穿着真丝睡衣也只剩下精干而不见温柔的年轻女人问:会不会是强奸案?

胡启泰也过来看热闹,一听这话,拉着儿子回了公寓,胡一归只觉脚底软绵绵一团,伴随着几声“喵喵”惨叫,抬脚一看,是一只白色的小奶猫,正诧异,只见另外两只同样的小白猫连滚带爬窜过来,三只小奶猫挤作一团。

胡一归小心地用手戳戳,一只小白猫抬头看了他一眼,好象笑了!

“脏兮兮的,把它们扫到外面去。”胡启泰边说边到厨房拿来扫把。

“我要养,”胡一归一看父亲自以为是的样子,故意作对,“这个大耳朵的,叫堂吉珂德,这个眼睛小点的,叫爱玛,这个,我想想,叫珍妮好了。

“你一大男人,难道以后守着几只猫过日子?”胡启泰开始用扫把将它们往簸箕里扫。

胡一归将脚踩住了簸箕边缘,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可就是控制不住,似乎争夺到了这几只小白猫的保护权,就保住了自己权利一样。这几天,他诸事不顺,像被人下了降头一样——昨天在公司,关门时,把同事的手给夹出血了;下午开车回来,进停车场把人家的狗给轧断了腿,赔了好几千;前些天接个外单想赚点外快,甲方竟然和老板是朋友,今天老板还语重心长地说:小胡,虽然业余时间是你自己的,但我还是希望你的主要创意和精力放在公司,毕竟,公司不仅付薪水,还给了你大量干股。

我这辈子就打算一个人过。他和父亲对峙着。

胡启泰看着儿子倔强的眼光,瞟了一眼沙发上醉眼朦胧的柳三望,又看着脚下那一窝小白猫,愤懑地问:发酒疯的朋友,来路不明的小脏猫,这就是我用尽半生供你上985学校的最终结果吗?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胡一归依然没接话,强压心头百般滋味,出社会6年了,自己还一无所有!有痛苦——就目前这1万5千5,扣掉五险一金和税,1万2千5都不到的实收月工资,他不知猴年马月能活得像个人样;有无奈——父亲平庸一生,对党忠心,对工作勤奋,养好儿子的人生经验,构建了他整个漫长而虚无的一生,退休后,他的人生基本OVER了,只有把希望都放在自己身上,似乎这样能让他的平凡人生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似的。胡一归懂他,也深知为人子的责任,这次本来是想让他长住几个月,却没料到,在一起没多久,父子俩就明着对抗了三次。

他不忍心父亲成空巢老人,可也没办法和他好好相处。

胡启泰见儿子不说话,把手中的扫把和簸箕一推:我们真是天生的八字不和,属相犯冲,你给我买这两天的票回去。

胡一归假装没听见。

胡启泰再次下命令:买票!

胡一归拿起手机,三两下把父亲的返程票给买了,然后截图给他。

胡启泰看了车票信息,拿起手机扭头进了卧室。

胡一归很懊恼,说好的要顺着父亲呢?为什么总压不住脾性?气味——是的,是父亲身上那种越来越明显的衰老气味,这气味让他不安、害怕,焦虑和抗拒。

柳三望还在笑嘻嘻地念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第二章 眼望星辰的诗人


柳三望一时唱歌,一时念诗,一时找水喝,一时又把胡一归给他穿的衣服脱掉,直折腾到凌晨三点多,终于筋疲力尽地在沙发上睡着了。

胡一归为照顾好友,一直未合眼,看到父亲起床锻炼,赶紧进他卧室,休息一下,却怎么也睡不着。

柳三望和胡一归是初中同学,初二上学期,分实验班和普通班时,胡一归因为父亲的苦心钻营,进了实验班,柳三望留在了普通班,原本考试成绩相差不过几分的人,就因为这一次分班,分道扬镳。两年后的中考,实验班的胡一归,以总分高出柳三望308分的成绩,进了本省最好的一中,柳三望却只进了县城最差的高中,再之后,胡一归一帆风顺进了上海的一所985,柳三望却只进了一所疯狂扩招的四流大学。高中第一年,两人彻底断了联系,直到胡一归来到深圳,在一次文友交流会,喜爱写作的胡一归,和喜欢写诗的柳三望,又重新接上头。

共同的爱好,对文学的梦想,让他们再次成为好友。可是,踏入社会的起点不一样,发展也有点不同,虽然在大学同学里混得算差的,但呆在这城市几年,胡一归总归还是住得起像样的中心区单身公寓,并且贷款买了辆奥迪车。可是一心钻研诗歌的柳三望,先是在南山租房,只几个月就承担不起租金,换到罗湖,现在,干脆换到地铁都不到的地方租房了。柳三望和人合租两室一厅,人家跟他住了两个月后,嫌他又脏又懒作息又不规律,宁愿损失两个月押金,逃之夭夭。

胡启泰煅炼身体后,顺便买回早餐,摆上饭桌,柳三望已经醒了,正在屋里团团转,念着谁也听不清的句子,进卧室看儿子没有睡着,忧心忡忡地说:我怎么看他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胡一归问。

你看看就知道了。

胡一归到客厅一看,柳三望一边用手抓碗里的小米粥,一边认真背诵着诗歌。

父子俩人交流了一下眼神,确认柳三望已经精神失常了。

胡一归打了个冷颤,暗下决心:无论多么喜欢文学,绝不能像柳三望一样为了文学而疯掉,这是底线!

赶紧通知他爸妈。胡启泰提醒。

胡一归翻找半天柳三望的手机,这才想起昨天他来的时候,只穿着一条短裤,其他什么都没有,共同有联系的朋友也不多,正愁,想起她肯定记得,赶紧拨电话:杨曦,你记得柳三望的租房是哪个小区吗?

你说的是罗湖还是现在那个地铁都不到的租房?

现在的。

当然记得,怎么了?

他在我这儿,你赶紧在小区门口等着,我过去接你,去他家找手机。

胡启泰匆匆喝了点粥,陪着儿子把柳三望扶进车,怕他乱折腾,在后座看着。胡一归开车绕到杨曦住宅区门口,这家伙工作不认真,三天两头换公司,平均一个月赚不到一万,但是一万多的房租,眼都不眨,全靠她有钱的爹妈支持。

杨曦已经在老地方等着,看到胡启泰,落落大方地说:叔叔好!你好年轻啊!坐到副驾上,心里暗暗给未来的公公打了个印象分——60分。苍白干瘦的脸,杂乱的眉毛,无力的眼睛,混身散发出一种天然的随性气质,像是曾经尝试着努力,但不断放弃,对自己没太高要求,但又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些普通老头儿。

胡启泰笑笑点点头:老啦。扫了杨曦一眼,这姑娘他早听说了,今天一见,心里替儿子着急起来,论身高长相,倒是和儿子有得一比,可是一看就不像会过日子的女人,红嘴唇、花指甲、长卷发、手上身上叮叮当当戴满各种装饰品。心里打定主意,早点给儿子提个醒,这样的姑娘,老胡家养不起。

四人到了柳三望的小区,看门保安一下子认出诗人,看车上的另外几个人干净体面,边要他们登记,边邀功地说:你们是他的好朋友吧?诗人不对劲好几天了,天天晚上风一样跑来跑去背诗,吵得小区的人睡不着,前天晚上我值夜班,他又这样,好几个年轻人被他吵烦了,要围殴他,是我把他们劝走的,还把诗人送回了家。

既然不正常这么久了,你们怎么不联系他亲戚朋友呢?胡启泰不高兴地问。

每次唱诗的时候,都闻到酒气,白天又好些,只是自说自话,也不骚扰别人,我们也分不清是发酒疯还是精神有问题。保安解释道。

胡一归客气地说了句谢谢。

杨曦说:多谢帅哥,回头我们请你吃饭哈,对了,诗人是住703吧?

“是的,”听美女说请自己吃饭,保安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用不用。”

到了柳三望家,门锁着。

杨曦电话请人来开锁。

胡启泰小声对儿子说:这姑娘傻吧?叫门口的保安请开锁的来,多快。

她就是给保安打电话。

她怎么有保安的电话?胡启泰大吃一惊。

刚才过保安亭的时候,她记下了。

胡启泰惊得说不出话,半晌说了句:这么聪明的姑娘,你跟她一起不像个傻子?

胡一归好气又好笑,没接话。

直等了有半个小时,保安才带来了开锁公司的人,讲好价钱180元,门一开,一阵臭气扑面而来,差点把人呛倒,屋里,吃剩的快餐脏盒子、歪七竖八的空酒瓶、成团的脏纸、撕碎的破书、脏乱的衣服,四散爬行的蟑螂……

整个屋子就是个垃圾场,正常人根本不敢迈进去半步。

杨曦没忍住,跑到安全通道的垃圾桶边吐了好一阵子。

胡一归问保安:有钟点工吗?

保安一脸嫌弃:这么脏,谁下得去手?

胡一归把钱包掏出来:这里有1000。

保安眼光一闪,声音却还是不情愿:太脏了,加200吧。

  • 1
1/34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当代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其琛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0
  • 思之打赏20000,共计20000
  • 2018-07-10
  • 雪川打赏5000,共计7000
  • 2018-07-10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0
  • 雪川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感激不尽,没想到我这个从来没混过深圳文学圈子的人,能得到大家的慷慨打赏和支持,万分感谢各位!
    • 雪川2018/07/11 10:24:49
    • 分享到:
  • 是金子到哪里都发光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3100
  • 2
  • 410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作者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为,描写了他过去与现在的生活。过去在家乡的清贫生活与离开家乡后在深圳现代城市各方面的的宜居生活。从作者的文章里,又看到了我们那个年代的生活。衣服补了又补,一件棉衣从哥哥、姐姐、我,妹弟传下去,短了又用手工加长。作为50后的我,更比作者艰苦。所以现在看不得年轻人浪费,大手大脚。在深圳,我们都把他乡作为故乡,在这里打拼,在这里生根。每当入夜寂静时,又会思念家乡,思念父母与亲人。

    春风妙语​老村旧事

    2018/7/5 0:31:24
  • 这篇文章写的好:赞美了一代军人退伍后的本色,符合了习主席新时代的思想。文章虽然不长,但从几个层次简述了一代退休军人朴实的生活,反映了他们人生价值观,他的一举一动反映了为谁问题。他生活并不困难,他把养老钱和废品钱都给了生话需要的人,这和当今社会上自私丑恶的人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歌颂谁,这在作者心中是明确的!我望作者多写这样朴实的人和事,树立正气,不忘初心。

    老柴老兵

    2018/7/4 20:44:20
  • 非常好看的小说!张夏的笔力比之前更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可喜可贺。而且摆脱了从前作品或多或少的那种涩滞感,这一篇越发流畅好读。让我最有兴趣的是九米这个人物,与其说陈红果爱上他终生不移,莫若说陈红果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爱上的是爱上九米的那个自己、那个自己无法抵达的心灵圣地。对九米的这种飘忽不实的写法太漂亮了。至于商业内容,我看不一定需要添加,别破坏了现在这种整体感。我倒是觉得崔大神这个人物似还需要加强。

    陈彻大隐隐于市

    2018/7/4 19:34: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