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京城苦旅
  • 点击:11465评论:02018/07/12 17:23

陈州是一座生长在豫东平原的城市,在这里驻足停留的人,都会被这里的风土人情所感动,来陈州游览的旅客,都说这里散发着灵性。城市的中央有一座龙湖,龙湖清澈的水面上有很多荷花,湖的周围种满了柳树,迎风飘扬,美得极至。

育新中学就建在龙湖的旁边,是这个城市最出名的学校,每年都有很多学生从这里考入重点大学。有人说:“这全是沾了龙湖的光,从这里考入大学的子弟,都是喝了龙湖里的水,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

充满灵性的风水,总会滋养出许多名人来,萧雨就是育新中学里的名人之一。萧雨的祖辈都是军人出身,祖父在抗日战争时期就牺牲了。他有父亲是部队的一个海军军官,在一次出海演习中为了拯救一个新兵不幸身亡。自从父亲遇难后,他的母亲也带着姐姐离开了这座小城。

萧雨是跟着祖母长大的,后来他在回忆当中说,“虽然那段生活寂寞了一些,但那是他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他跟祖母生活的很好,他一直留恋着那段日子。但是,在他刚上初一那年,祖母病故了。在祖母去世那天,天空里飘荡着雪花,他不顾别人的劝阻,不吃不喝,在祖母的坟前待了整整三天三夜。后来,他去了母亲那里生活。

萧雨从小就读过很多书,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每次报社寄送的稿费,他都会拿出来请同学吃饭。他有一个叫秦诗的女朋友,还有一个叫栖云女孩,是给他印象最深的两个人。

直到上高二那年冬天,萧雨的继父李江决定不再让他读书,他做出了去北京工作的打算。离开学校的时候,他跟秦诗提出分手,他没有告诉秦诗要去哪里,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未来!

已是晚上十二点多钟了,他还在候车室等着,两眼发麻,但又不敢入睡,他惟恐错过了这次去北京的机会。尽管很饿,却又不肯去买半点面包。他在想,如果这次买了,到了北京之后,两手空空的他,一定找不到着落。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愈加短暂,他的心里就愈加沉重。

外面的公路上是来回穿梭的人群,公交车的鸣啼声在嘶杀着,有的闯了红灯,正在被交警训斥着。有的目精打彩似的,见了交警,还会瞟上几眼,这是“阔佬们”在声张自己的权势,故意摆出来的架子。更多的还是那些手挽手的情侣,她们个个都欢愉着,手提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在街头来回穿梭。

已是晚上二点了,火车才“轰—轰—”地响起来,萧雨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程。

只有他才会知道,坐在火车上的心情与感受,或凄凉,或悲惨,这必竟是他初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程。坐在黑夜的车厢内,更显得吓人,幸好车厢里的灯一直都在亮着。窗外的行人,也被黑夜笼罩着。偶尔有几个人,也不难让人误认为是落难的犯人。只有吠声在叫。

萧雨坐在车厢的最后一排里,前面有一张空桌子,也是车厢内唯一的桌子,只是比较凌乱。他对面坐着两名女孩,看上去像是学生。桌子上放着两本英语书、咖啡、面包、汽水之类的食品。她们在高谈论阔,很少注意在她们身边经过的行人。

车厢内是一片喧哗声,他在一旁思索着,有一种杂乱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萧雨向里面望了望,看见两名男子正在向他的方向走来,一个拄着拐杖,另一个是稍微胖些的男人,左手拿着一把吉它。右手的中指己不存在,像是被刀砍掉的。在走到车厢中间时,他们止住了脚步。“各位大伯,大婶,你们好!你们都看一下,我们两人都四肢不全,无力支撑生活的残疾人,只想出来混口饭吃,请大家行个好,有多拿多,没多拿少,给支援一点。”

说话的是那名拄着拐杖的男子,那声音哄亮得决不像是在乞讨,而是在演出。

“是啊!能跟大家在火车上相遇也算是一种荣幸,现在,我们把这首歌送给大家,希望大家能给一点支援。”手拿吉它的男子说着就跪到了地上。

一种悠美的音律从车厢里传了进来,是那首人们都比较熟悉的《流浪歌》。

歌声落下之后,他们就站了起来,开始向乘客们收钱。轮到萧雨时,他摸了摸兜里的钱,总共不足二十元。

“对不起,我身上带的钱不多,不给你们行吗?”萧雨见别人都相继掏出了钱,心中充满了苦思。

“这怎么能行,出外的谁不多带些钱。”拿吉它的男子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听到没有?一块也拿不出来吗?”

“可我还要急着用呢。”萧雨打量着他,他哪像是在要钱,分明是在强迫,他们的脸色、语气都充满了险恶。

“快点拿出来!别啰嗦!”男子用拐杖敲着他的小腿腕,“快点!听到没有,混帐!”

萧雨的腿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无奈地拿出二元钱给了他。

坐在萧雨对面的两名女孩也都相继交了钱,她们多半是受了恐惧。最大方的是走廊右边的一对男女,他们很大方地给了男子五元钱,男的像是从农村走出来,身上还带着一种乡土气息,也许是挣了些钱,握着一部手机在不停地玩弄。女孩很容易看得出来就是他的女友,她一直在抽烟,偶尔会讲一些淫秽的东西,给人一种厌恶的感觉。她留着一幅短发,白胖,眼睛像是很呆滞,上身穿一件红衬衣,下穿牛仔裤,让人看去有些不自在。一看就知道不像是那种正派的人物。

“姑娘,我能看一下你的书吗?”为了让自己清静一下,萧雨把心思放在了对面女孩的两本书上。

“好,你拿去看吧!”那女孩看了他一下。

萧雨道了声谢谢,开始打开了那本似曾相识的英语书。但是,一种苦水又涌上了心头,今天这一别,就说明他要与书隔绝了。

“你也是学生吗?”另一个女孩问道。

萧雨有点伤感地说,“不是的……”

看着书本上的英文字母,他又起了愁绪,想起了他在校园的那段日子。他是多么地洒脱、浪漫、被人称之为“小才子”。但是,现在他所有的荣誉都已一挥而尽。

“谢谢—”萧雨郑重在说。

萧雨默默无闻,也许,现在他更需要安静。

车厢里的人大多在晕晕欲睡,偶尔有几个人,也是在翻报刊。他所在的位置正好靠近厕所,来来往往的人群都在此经过,他无法入眠。

又过了一会儿,萧雨被一阵狗叫声惊醒了,窗外吹进一阵冷风,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姐姐,你去把窗户关上好吗?”对面的女孩从梦中醒来。寒风正向着她们吹来,她们是被风吹醒的。

“我来吧!”不等她开口,萧雨站了起来。

“谢谢—”那名被称为“姐姐”的女孩说。

看萧雨帮她关上了窗户,她很是感激。于是,她们又开始睡起来。火车已进入了石家庄,她们还在熟睡着。

“姑娘,快醒醒,你到站了。”萧雨怕她们错过车站,试着叫醒她们。

“什么啊?”女孩晕迷似地说。

“你们不是在石家庄下车吗?已经到站了。”萧雨说。

“啊—”女孩向外望了望,立刻醒悟过来了,急切地说,“芹儿姐,快醒醒!快到站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芹儿从梦中醒来,急忙问,“晚了吗?”

“还不晚?”女孩感激地说,“我也是刚醒的吗,多亏他提醒,不然……”

“谢谢你—”芹儿感激地说。

“不用的—”萧雨向她们一笑,表示这并不算什么。

她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他脸上呈现出一种机灵和聪慧,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光芒。

“小晴,我们下站吧!”芹儿一直向外看着,知道她们已到了目的站。

“好的—”小晴开始向车栅上去取行礼,可是,栅栏太高,她很吃力。

“我来吧!”萧雨把行礼给她们取回来,放在了桌上。

见萧雨屡次给她们帮忙,她们都感动了。

萧雨向窗外给她们招了招手,表示客气,欣然地坐了下来。他依旧向窗外望去,火车所经过的每一个城市,他都历历在目。他知道,北京离他的距离已经不远了。

火车准时到达北京西站。候车室旁边人声鼎沸。萧雨向四周望了望,有许多接站的人,手举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他们要找的人。萧雨知道这没他的份,就径直向外面走去。时间已悄然过去,他开始向各个地方去找,包括工厂、饭厅。他想,那怕是一个洗盘子的小活,也不至于让他挨饿。

他找了很多地方,但是,仍然找不到他想要的工作。像一个被遗弃的婴儿,他万般无奈地流落在街头,看着行人鄙视的目光。日已西落,萧雨急切的心情,更是深不可测。他又来到了一家名叫“红梦”的宾馆,下面还用英文写着营业的时间。

萧雨走了进去,有了上几次的经验,这次他也变得聪明了许多。

“欢迎光临!”迎宾员礼貌地说。

萧雨在一旁坐了下来,故作镇静,给自己鼓满了勇气。

“先生,请问你要点什么?”服务员向他走了进来,把一个菜单交给了他。

“先叫你们老板来一趟,我找他有事。”萧雨放大了语气。

服务员见他一幅心平气和的样子,似乎大有来头,开始向经理室走去。然后又示意让他进去。

“王老板好!”萧雨仔细打量着她,虽然她看上去已有三十多岁,却神采奕奕,风度翩翩。乌黑的头发,口唇像霓虹一样的红润,还穿着一身红装,显然是经过化装打扮的。

“你找我有事吗?”王瑞在一张光洁的沙发上坐着,嘴里抽着香烟,还吐着烟圈,让人看上去很肉麻。

“你是来找工作的吗?”她把脚停放在桌面上,依旧抽她的烟。

“是的……算是被你猜准了。”在他看来,这样的女人是需要赞美的,不论是否可用,他都打算试一下。只要不被赶走就行。

“你不必跟我甜言蜜语,像这种事老娘见的多了,只是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大胆的。”她漫不经心地说。

“王老板见多识广,哪能像我啊!”萧雨想尽量颇得她的欢欣。

“那是,老娘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她欣然地说。

萧雨看得出来,虽然她说话强盛了一点,但她并无恶意。她是那种时尚的女人,为了生计,他只有顺着她来。

“你以后就跟这里的服务员一样,可以去拿菜单,也可洗盘子、碗之类的活儿。”王瑞盯着他不放,又镇静地说,“这里大多是女孩,以后抹地板之类的活儿,你也得做。”

“我会做好的,你放心吧!”他当然答应,只要能填好他的肚子,己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晚,萧雨吃了他到北京来的第一顿饱饭。由于宾馆里住宿不够,他就在路边睡觉。一张被子,一张席子,是他惟一的陪伴。还有,就是这浓黑的夜色。


  • 关键词:北京遇见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