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朗笔记
  • 点击:1356评论:52018/07/16 21:20

月朗笔记

余尝学不逮,喜翻稗官之册,偶弄风骚之词。岂料中年为稻谋,入风俗学,专研土著民风,忝为专家之名。多撰俗套文章,胸不抒张,情难自遣,自知鄙身每况愈下,恐不久矣,今斗胆学小说家言,依史据典,点染成书,也为客民溯源,呈一村之兴衰,唱先民之卓绝。以遗笔自况,不知读者许欤?

月朗之来历,余试讲古钩沉,探赜索隐,非图政者之先务,唯冀后人之资鉴。煌煌神州,遍地传志,乡陬通邑,皆可罗织无数奇闻逸史。月朗亦如是也。深圳西有险山,名曰羊台山,又曰阳台山,人赞“西部第一峰”。山脉连绵不绝,如瀑泉飞泻,由西向东奔腾而去,有峰忽横,截其东角,如猛虎,挡行者去路,人叹曰:猛虎跳墙。奔新安衙府,必越此岭,须绕山避险而过。此横山形似弯月,明季堪舆家赖布衣,途遇此岭,望峰而勃发,脱口乃出:“月朗岭!”

山遂得其名,地因之称月朗。旧时月朗古木蔽日,百兽出没,数十里罕见人烟。康熙年间开山斫木,惠阳钟氏携子往返此间,以运木为生。父子二人终日“杭唷杭唷”,肩扛松、杉,勤苦于山间,或沿观澜河撑船运木。运至墟市,雇主计运程赉之以帛。伐木输梁者,经年曝日,体肤黝亮,如火炭炙栗,四时之间,亡日可歇。此乃一幅康乾之间南粤贫民常见劳作之图。惠阳民籍成批南迁,何也?惠阳人稠地乏,掣肘生民衍息。钟氏父子无所依凭,便随众南来,于此运木为业,后受清湖绅士廖马留指点,定居于月朗,开山造田,垦殖经营,为月朗开基始祖。

今钟氏谱牒失传,其未尝见也。据《新安县志》,月朗开村始祖名唤钟日高。

论及当时土地制度,以乡绅地主所有制为主。清初为御郑氏,康熙累下迁海令,迁民禁海,致田地荒废。迨归台湾,复民生,清帝又颁招垦令,利民回迁垦荒,遂成永佃制。永佃者,永世佃种而不易也。较之于今日经济改革术语,便是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开垦之民享永久佃耕经营之权,此权可继承售让,只须按时交租即可。此番移民举迁,实为深圳近代首次改革开放之壮举。

我民素以安土重迁为念,唯士宦商贾多离于桑梓。我国自秦汉以降,尤以永嘉、靖康为甚,历次人口大迁,流民迢迢离乡,融新而恋故,易风而习旧,渐成某一民系,即客民。客家人,顾名思义,乃以客为家之移民也。他们是东方之吉卜赛。宝安一带流民如织,杂烩各类人等,水上有以渔为生之疍民,海疆有筑堤养鱼之基围人。仗海之厚者,谋之分以蚝民、盐民,或渔民;仰陆之沃者,垦荒植地,又分为农工商、贵贱平。加之广府人、客民、闽潮人,及大鹏城所军民,均为外来之民。流土杂居,风俗相染。所谓土客之争,孰为土,孰为客,则视迁居之新旧而论。今之外来工泱泱淼淼,唯时势异也,实亦类于此流无异也。然流民颇杂,族群间益重血脉,益彰族谱,以此裙结势力,为开界卫疆便宜行事。民既驳杂,须梳之以理,牧之以道,遂肉食者执事,序民遣之以耕。廖氏马留即介乎其间也。

至清,月朗隶属清湖。论及士者廖马留,多传佳话。廖氏大抵相当于今之国土局局长或经济开发区主任。今视之,其可谓开发先驱。独异者,廖氏一无功名,二非朝廷命官,唯乡绅而已。此地以客民为主,始留宗法之教,尊孔孟之道,为道统正宗。廖马留威望隆广,以兴民开疆为己任。当是时,月朗蛮荒广袤,无人耕作,故促民迁居,以养生民,以利赋税。如此这般,地始与人合,乃成新村。

农者,国之本也;村者,乃社稷细胞。王权止于县政,然则一方之政治、经济和文化,终附于村社之间,经纬一体,为文明之载。

居者,乃筑楼造屋。钟氏房屋多是土坯墙体和沙土墙,就地取材,或用石构墙裙,或搭木成梁。今日吾辈考察上月朗村,所见旧屋,多建于晚清。

食者,以地为本。钟氏垦出水田旱地数顷,种双季白谷。土质多是酸土红壤,夹杂石砾,未能与湖广江浙之沃土相较也。壤红似火,后人称之曰红壤、赤红壤,属河流冲积而成,为二元结构之阶地。钟氏所耕,由淹育型水稻土和赤红壤构成,土质贫瘠,肥力不足。水稻分为早晚二季,长不及膝,难言其丰。钟氏又漫山植栽荔枝、龙眼,间杂香蕉、芒果。屋前木棉烂漫似锦,池中麻鸭戏波。今日之月朗,厂房遍布,罕见耕种之业。同富裕路口北面,尚有整块田地,为外来劳工租种,育有数垄草莓。

生养者,必非远水也,源乃民之脉。于是村人凿渠引水,小溪叮咚叩敲,自西向东注入月朗。吾今所至,细流尚在,若非细察,绝难寻觅。溪曲于荒草,腌臜腥臭,更似污沟一条。青藻散漫,污垢裹挟,经村前荒庙,宛如一声怅叹。

衣食无虞,民心乃安。食饱宿定,生计悉已无忧也。迁土既成,丰盈之余,厥有终极诉求。我仓既盈,我庾维亿;以为酒食,以享以祀。钟氏族人究问生命之真谛,求何处来,问何处去,而后修祠建谱,筑墓立牌。修祠不唯溯源奉祖,祠堂更为魂灵所系、宗法重地。先灵所栖,以妥以侑,以介景福。自汉民南迁,赣闽粤修祠尤盛,人口数次大迁,离中州愈远,承载乡愁之情愈炽。祠堂即如是也:为流者之灵建返乡之途。因其所归,乡秩井然。鸡司晨,犬守夜,牛耕地,人合律,万物厘锱分明、豁然列序。日有鸡啼之催,夜无犬吠之警,可谓桃源之境。今月朗尤存廖氏、黎氏宗祠。嘉庆之后,惠阳客民陆续南迁,月朗村再添六姓,依次是:廖、张、彭、黎、温、邓。七姓睦邻,六畜兴旺,后有廖氏再迁月朗以北,遂裂为上下月朗。

今日今时,踏斜阳入村,旧村已没于工厂高楼之间,唯余数排旧宅残垣。遥想二百年,又或百年前,其间耕作有依,畎亩兴焉,屋舍栉比,翁媪笑谈,鸡犬呼应。窗牖间婴啼母吟,人语传之陋巷。故地重游,彼黍离离,惟其亲也,感佩弗忘。月朗之史如萍踪转逝、白露已晞,自创村始,短短不足二百年。每日新楼渐升,广告耸峙,马达轰鸣,车间生产一派盎然,如隔数世矣——凡万物有终,兰亭已矣,梓泽丘墟,旧村已落为盛世阑尾。今之月朗现亘古未有之变,世人皆往高速大道,狂飙突进,驶入现代化文明。神州幸荡改革春风,沐及月朗原民,人人已成今世新豪。新一波他省民工随流逐来,轮替不绝,租居于旧宅,遂成古村之绝唱、流民之余响。

月朗者,不复初也。月出东山,暮光塞巷,月朗于新旧交替间映出万变霞光。攘攘世间,羁旅红尘。置于当世,访古意,无人会。吾欲以一村为例,剖今昔之变,志人物之衰,供人鉴之。归而伏案,是以为序。


七姓并居

月朗之名,据本人考察,还有一个更合理的说法。由于七姓并居,采阳光,看风向,引水源,傍青山,择高地,多姓沿着山势在高地上建成房屋,一排既成,状如月芽,另一排在更高或更低的位置上平行修筑,整个月朗就是多排的月型,“朗”在本地方言中就是“高地”之意,“月朗”之名就是缘之于这种群居布局。

月朗的创始人钟日高和他的儿子,在某天从石龙运杉木到水浸仔,看到清湖水运便捷,是个天然的好地方。作为外地人要想混一口饭,须要拜码头,钟氏早就听说过当地名士廖马留的大名,经人介绍,找到廖马留,寻求这位高人的指点。

廖马留的背景非同凡响。廖氏是清湖的开村之姓,也是第一大姓。廖姓源流较多,可以推到上古时期,后有多姓改为廖姓。西晋以来,廖姓南迁。清湖廖姓始祖廖光道在宋末进入清湖,以养鸭为主。第五代孙廖继祖在洪武二十七年赴京,在殿试中,被洪武帝钦点为武举人,累官至兵部尚书,后来乞骸骨,居住在今天的龙华一带,退休的尚书大人在家乡经营有方,加上皇上赏了他一笔丰厚的退休金,遂成地方显贵。在清初时,廖马留在廖氏家庭出生。据说廖马留出生时,长得怪异,骨椎生尾,面相似猴,被廖父抛弃。廖父不忍亲手溺毙,将婴儿搁在竹篮里,用绳子将竹篮系在古榕树上,是生是死,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此子造化不薄。第二天早晨马厩里窜出一匹骏马,经过古榕树,碰断了系竹篮的绳子,婴儿随着竹篮坠地哇哇大哭,父母不忍,因此而赐名“马留”,继续抚养。古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廖马留后来颇有些天分,成了广东四大才子之一。当然,关于廖马留的身世,像一则民间故事,增添了神秘炒作,无疑夹杂着传说成分。但是这位廖马留受过良好的教育,长大后,无意科考,他心怀仁明,为了造福一方,不断鼓励外来民工开荒拓地,加快了当地的经济建设。其中就包括,指点梅县客家人谢维春,选定上围之地建房,建立大船坑村庄。郑、曾、罗、赵等姓分别依傍而建。这是当时客家人首期开发的一个大村落。他又指引吴纪旺建立浪口村落,吴氏又成浪口村的开村始祖。大船坑和浪口合并后,便是今天的大浪街道。后又有周、陈两姓相继建立弓村。

这些由北向南流浪的客家人,有一个共同特点:不忘本。他们的祖宗都是赫赫有名的贵胄显考,说出来会骇人一跳。廖氏自认为祖宗是黄帝第六代裔孙叫安叔的人。周姓的祖宗是周文王,子孙以国为姓。陈姓则是舜帝之后,曾被武王封于陈国。吴姓祖先是春秋时的吴王夫差。

这次该轮到钟氏了。从清湖沿羊台山向西南出发,这一眼望去,大船坑村、浪口村、弓村均已被开发了,于是廖马留只有继续向西南望去,在羊台山的东麓,与所谓的猛虎跳墙交汇之处,只有那里还是一片无人开垦的荒地,那里层林密布,杂草齐腰。廖马留于是说,阿钟啊,往西,再往西,在猛虎跳墙的地方,那是一方好山好水,你可以去建村了。

因终日暴晒,钟氏父子脸庞黧黑,手脚粗壮,脖子上鼓出一根根蠕动的静脉,低着脑袋,表情唯唯诺诺,同为客家人,廖马留看在眼里有些心酸,钟氏说话声音不大,但铿锵有力:猛虎跳墙在哪个地方?老虎多吗?听起来怪吓人的。但望廖老爷指点清楚。

廖马留说,猛虎跳墙也叫月朗岭,当年风水大师赖布衣经过时说,那是一个好地方,就在羊台山脚下。

钟氏得了廖马留的首肯,得到了一个好地方,自是欣喜万分,频频点头作揖,领命拜谢而去。要知道廖马留虽然不是新安县衙里的父母官,但是廖马留祖上殷实,在当地是望族,他美名四播,已是当地众望所归的乡绅。

就这样,月朗村诞生了。以清湖为核心向周边辐射开发的村落已初具规模。如今位于深圳中北部,被誉为“深圳后花园”的龙华、大浪等街道形成了最早的雏形。在不同的文献里,月朗常被描述为风景秀丽、适宜耕种的世外桃源。

钟氏父子来在月朗,经过仔细考察,决定在山下建屋。放眼望去,第一座青瓦泥房耸立在羊台山莽莽苍苍的东麓下。钟氏父子日夜辛劳,随日耕种,从清湖或观澜的墟市上买来了锄头、镰刀,放火烧林,辟下一块土地,买不起耕牛,于是父子俩以锄掘开硬梆梆的土地,有时以人拖犁,松土,开垄,引水,地高者种菜,洼深者种稻。偶尔扛上火铳和刀叉上山打猎,获得野雉野兔数只,以铁叉挑在肩上,走下山来,远眺村庄里自家屋顶,炊烟弯弯升起,似乎向他们招手。钟日高知道自己的老婆正在火灶前做饭。粮食有红薯、大米和苞谷。这是钟氏父子一年运输杉木的所得。钟日高望着地里的水稻长势,他想秋天收割晚稻时,他会有一个好收成。

  • 1
1/2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历史清末革命乌石岗庚子首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7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每一段历史都由屁民开创,或依山傍水,或插禾弄桑,社稷之下,生民莽莽,江湖以内,汤釜盈光,没有由来的民族,其行不远,没有传统的国家,其势必衰,张三李四,阿猫阿狗,何其陋也,有田舍翁开荒种地,娶妻荫子,繁衍生息,于堂屋居中,神龛之下,天地国亲,莫不显祖宗威武。深圳,居山海之微末,无龙脉预设,少王孙眷顾,比不得长安,洛阳,却有山野之气,民风淳朴,此之幸哉,
  • 回复
  • 已然成为一种风格,巨细无遗,厘米推进,持续付出巨大的热情,不易。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7/16 22:23:11
    • 分享到:
  • 不是白话文,不容易懂,才疏学浅啊
    • 相风2018/07/16 22:38:51
    • 分享到:
  • 鄙人也才学疏浅。这是以专家口吻写的历史小说。首尾两段用不正规的文言文。中间全是白话文。
    • 嘲讽2018/07/18 10:21:23
    • 分享到:
  • 不巧,我只看了开头,尴尬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我,南海边的一缕风,而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4100
  • 3
  • 59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