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青春是美丽的
  • 点击:1611评论:02018/07/17 14:56

2月6日是全市各中学开学的日子。学校下达了去北京实习的通知,校园里顿时引起了一阵混乱。

萧雨很快就踏上了实习的旅程。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北京。

银雨公司一个有香港人投资兴办的股份公司,占地约2000多亩地,二千多名员工, 主要生产电脑配置之类的产品。另外在澳门、台湾、深圳等地设有子公司,产品销量遍及东南亚、新加坡等地。

两天时间,萧雨跟别人一样,把公司的环境全部熟悉了一下。从一个能容纳几千人的车间,一直到令人赏心悦目的公司食堂,里面大约有二平方米的空间,置有空调,地板、彩灯、饭桌及板凳也是经过精心装饰的。饭菜虽然不能顿顿美味佳肴,但鱼肉,海鲜之类的却也不少。更值得褒扬的就是公司的夜景。晚上,整个公司灯火通明,除了舞厅等娱乐场所以外,还有花园、阁楼、给员工们创造成了一个清新的场所。

有了同学们的第一印象,以后的工作对他来说又上了一个台阶。他的工作方式很简单,就是电脑主机上的网卡、声卡、CPU 等用件,按顺序插到主机上就行。

好不容易挨到了休息日,他不知该怎么打发这一天。他知道,这里离凯芹住的地方仅有二里多路。说好不去见她的。他依然来到了“璀璨家园”。

他在一颗榕树下伫立着,把箫紧握在手里,开始吟唱他的思念之歌。

一曲悠扬的乐律飘然而起,节奏平稳,沁人心脾,让人听上如痴如醉。

一阵轻风吹拂而来,像是伴奏的引子,直到随风飘入凯芹的窗帘。

也许是出自于一种悟性,自从窗外的箫声响起后,她的思绪就开始混乱起来。那声音,那格调,似曾相识,但又说不出从何而来。

“妈咪—你快来!”她终于按奈不住内心的兴奋,急切地说。

“什么事啊?”林母从房间里大声说。

“妈咪,你听这箫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凯芹打开窗帘,恳切地说。

“你不是在阅读剧本吗?心思都跑哪去了?”看女儿一幅憔悴的样子,她有些不解。

“这你以前听过这首曲子吗?”凯芹向窗外望去,那声音又止住了。

“没有啊!妈的乖女儿,好好温习你的功课好吗?北京这么大,什么稀奇的事没有啊?”林母替女儿担心。

凯芹没有说下去,又沉浸在思索中。

时间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萧雨还是不见断地去凯芹居住的地方。他知道凯芹跟他一样,多么渴望跟他相见,但是,他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他知道就算跟她相见,等实习期过后,他还是要回去,到时还将是一场悲剧。

他想,他们最好彼此忘记,这样就会少受些痛苦。可是,如果他不是还惦记着她,又怎么会去她居住的地方。大家领回了自实习以来的工资,虽然不算多,他们都认为应该花掉这些钱,经过再三商量,目标定在了华联超市。

凯芹居住的地方,离华联超市不足二百多米,虽然这是给大家一次放松的机会,但萧雨并不显得兴奋。大家都在购置自己想要的物品。箫雨就不那么简单了,他除了工作外,还要研究一些商业书刊,用以处理自己的人际关系。因此,他把目标放在了书市上面。超市里人群来往如梭,各个角落都挤满了顾客。

“妈咪,我们到那边看看去,那里好热闹啊!”凯芹拉着林母,撒娇柔说。

“好吧!妈既然陪你来,那就听你的。”看着漂亮聪明的女儿,林母温和地说。

这时,萧雨正好在书市旁边,阅读一本商业周刊,一句极其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

“是芹儿的声音,一定是她。”萧雨在心里说。

萧雨回过头看了看,只有芹儿的声音,在他看来才要那么敏感。

“我们到别的超市去吧!”箫雨知道这时跟凯芹见面会太唐突。

“这里种类繁多,正适合我们购物。”兰兰恳切地说。

“是啊!干吗要换地方?”自幼在父母的惯养下长大的明珠,怎肯让人改变她的主意。  

“那你们去吧!我想先回去。”萧雨抛下一句话,从容地走了出来。

“箫雨—,给我回来!”明珠才不在乎别人感受,大声喊着。

她这一声即出,如雷贯耳,再加上楼里的回音,几乎没人听不到。如果不是她猛然止住,管理员非把她赶出去不可。

凯芹正在向书市走去,一听到“箫雨”二字,她的情绪开始混乱起来,一种思念的痛楚侵袭而来。

“雨儿,我的雨儿,你在哪里?快出来啊!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凯芹思索着,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有错,心里焦急得说不出话来。

她相信一定是萧雨出现了,就连上次听到的那首曲子,也一定与他有关。

“妈咪!我们到那边去。”凯芹不顾一切地向说话的方向走去。

“芹儿,你不是要买衣服吗?”看着女儿一幅焦急的样子,不解地问。

凯芹来不及说话,拉着她在超市里转了一遍,就是没见到萧雨的身影。

“芹儿,你这是干什么呀?想累死妈妈啊?”林母脸上充满了疑惑,她哪见过女儿曾这么焦急过。

“妈咪,不用了,我们快走吧!”凯芹走上前去,依偎在林母的怀里,把思念的痛楚向母亲发泄。

“好的—”见女儿一幅酸楚的模样,林母也心软了。

凯芹在商场里转了一遍,直到精疲力竭,就是没有找到萧雨的影子。

             

凯芹还是第一次拍古装片,拍演的的角色是康熙大帝的女儿,由于她貌若天仙,倾国倾城。因此,邻国的太子们为了表示与大清的友好,都提着国宝前来提亲。然而,她却爱上了一名在旅游时偶然碰见的书生,并且两情相悦。

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康熙不得不让她嫁到邻国的太子。她非但不去,还多次逃离皇宫和书生过着独居的生活,虽然累了点,但她却有一种满足与幸福。

她就是康熙最思宠的女儿,而且居有“牡丹格格”之称的绝代佳人。凯芹为了演好自己的角色,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几乎连剧本都能背出来。林总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还发巨资在北京为她请了著名的表演艺术家为她指导,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都讲得比比皆是。因此,不论在哪一方面,她都具备演好角色的各项条件。

新的剧场又开始了,在导演的吹促下,她一大早就来到了剧组,跟大家一起向故宫出发。

大家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来到举世闻名的皇家大殿—故宫,一个神圣而充满向往的地方。等一切准备好后,正式拍摄将要开始,张导也严肃起来,作为本部电影的导演,她要对本部影片负责。在开始之前,她先让演员回忆一下剧情,以下就是拍摄。

等大家都化好装之后,演员们在张导的指示下各就各位。凯芹走进化装室时,身着一件白色的衣装,挽着领结,虽然留着一幅假发,但长长的辨子飘在胸前,再带一朵牡丹挽在头顶,与自己的美貌十分相衬,颇有一幅皇家贵族的姿色。

看着自己亲自挑选的主角演员,美若琼瑶,张导欣喜地笑了。

“许凯,准备的怎么样了?”张导对正在修饰打扮的许凯说。

“我一切就绪,就等着开始了。”郑中拍着胸脯,坚定地说。

虽然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但他仍缺少成年人的那种稳重,由于长着一幅和善的脸面,让人看上去有一种亲切感,于是,就被张导编为演康熙的最佳演员。

等摄影师准备完毕后,整个剧场在张导的一声令下,纳入了正常轨道。

“女儿,听父皇的话,到时候你就能成为贵国的太后,仍然是朕的女儿。”康熙请求说。

他脸上也有一种无奈的苦楚,尽管他是至高无上的君主,但想到自己要把女儿嫁妻国外,他也心痛不已。

“皇阿妈,我是您的女儿啊!你为我的幸福想过吗?你把我嫁到国外去,不是比杀我还痛心吗?”格格心中充满苦水,但面对皇阿玛的苦苦相求,她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好用力解说。

“其实,父皇心里又何偿不是滋味呢!我是一国之君,要对全国的百姓负责啊!我也不愿如此割爱啊!”康熙沉重地说。

“停—”张导说了一声。

摄影师也随着把机子停了下来。

“林小姐,你对剧情不够投入,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是格格,皇上要将你送往国外,你要表现得极度悲伤,而且要在脸上显现出来。”虽然他身为导演,但对凯芹仍是比较尊重。

要知道她是华贸集团总裁林正浩的女儿,凭他的亿万身价,想买下他这一个影片公司,都是小事一桩,若是得罪了她,他还想在混下去吗?

“我会的。”凯芹悦心地说。

在经过一阵紧张的布置后,工作又转入正常。

“格格,我不光是你的父皇,也是大清亿万百姓的父皇,为了兴国安邦,国富民强,我才不得已啊!”康熙极力劝说。

“不是的,你根本就没有为我着想过,我只不过是你送给国外的一个物品。”格格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伤,一股泪水向涌泉一般流出眼眶。

“你—”康熙受了一个沉重的打击,女儿的话像针一样刺痛了他的心,“你怎么就不能理解父皇呢?”

格格已被父皇的劝说崩溃了,她怎么能受这样的虐待,她可是大清皇帝的女儿,“不理解,我就是不理解,自从妈妈逝后,你就从未关心过我,我只不过让你欢心的一个工具而已。”

格格捂住心中的苦楚,跑出了大厅,宫里的侍女追了上去,但又不敢发声。格格来到了一个池旁边,在一棵柳树下伫立着,放声大哭。

一首悠扬婉转的曲子从近处飘来,扣人心弦。格格沉浸在这音乐的旋涡中,愈想愈伤心,好像一切都在跟她作对。


  • 1
  • 关键词:青春学校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0星
  • 0钻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关于文字的一切!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17
  • 1300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