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南行记
  • 点击:17689评论:32018/08/01 15:50

《南行记》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具特色的流浪汉小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我国现代著名南行作家、流浪文豪艾芜创作了许多流浪题材的短篇小说集《南行记》、《南国之夜》、《山中牧歌》、《夜景》和中篇小说《春天》、《芭蕉谷》以及散文集《漂泊杂记》等作品。

特别是艾芜的墓碑上隽刻着一段他人生的座右铭:“人应像一条河一样,流着,流着,不住地向前流着;像河一样,歌着,唱着,欢乐着,勇敢地走在这条坎坷不平、充满荆棘的路上”。

——题记


也许是年轻时受到当年我国现代最早成为湘西北漂祖鼻,后来成为一代文豪——沈从文的影响;也许是受上苍命运之神,冥冥之中的指引和安排眷顾;也许是家乡死水微澜的生活,无法安妥自己一颗日益青春躁动的灵魂,追求一种现代恣意汪洋的生活;也许是“海是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的一语成谶,龙总要龙行天下,龙归大海······我于上个世纪的一九九四年刚过,就毅然走出一座山清水秀的湘西美丽山城,走出一个人灵地杰的湖湘大地,但没有追寻当年沈从文一路向北的足迹,而是随着“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口号,一路向南,乘着改革开放东风和千万人南下大军的滚滚洪流而来,当年是“闯关东”,现在演绎成“闯深圳”。我也像一片孤独的秋叶飘零,飘过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路迤逦向南而来,流落到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也流落到了深圳的后花园——龙华。

现在,掐指算来,24年弹子一挥间,在八千多个晨钟暮鼓的日日夜夜里,每当回首自己在深圳留下的一串串足迹,其中最早的就是在龙华的那段记忆最为清晰可见、印象最为深刻、资料最为弥足珍贵。虽然经过24年沧海桑田、星移斗转的变化,很多印象都随着岁月而模糊而淡漠了,唯有不变的是真情,却留下了愈加难以磨灭的记忆,就像一壶老酒,年代越是久远,这壶老酒越是清冽和醇厚,也为我的人生留下了一笔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今年是深圳改革开放的40周年,我也伴随着深圳的成长。我在深圳经过24年风风雨雨,也经过大大小小起码20次的搬迁,很多东西都已经都成为过眼烟云,包括荣誉与个人得失都成为了浮云,不断消散、淘汰和丢失了,连我在深圳最引以为傲,是在1998年荣获的“深圳市百名优秀外来工”、“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等荣誉证书和荣立两次的个人三等功勋章都丢失得无踪无影,但最初记录在龙华的漂泊岁月和名不经传、并不起眼的三个见证,却奇迹般地保存下来:一、是94年6月11日,荣获由共青团龙华镇委员会的奖励的“明日之星卡拉ok”纪念奖(仅仅是一本相册);二、另一本是94年出版的,由当时龙华镇委会编纂的、介绍龙华十年建设成就的画册。三、画册也成为我作品的剪贴本,里面贴满了我作为一个草根文学爱好者发表的数十篇的发表作品。却神奇般地保存下来,却是我的精神支柱和精神遗产,成为我家“工二代”的传家宝,因为,这里面记录了我在龙华和深圳最初的人生记录,经过二十多年大浪淘沙而永恒不变的记忆,还珍藏着一段我与龙华不得不说的故事,勾起我的难以忘怀的永久记忆。

曾记得一九九四年的春节不久,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决心,我怀揣着不到500元,以一个三十多岁“高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霞”,乘坐着近20个小时的绿皮火车,随着浩浩荡荡的南下大军,一路向南,钻出湘西的连绵不断的十万大山,从湘西迤逦而来。

在深圳火车站一下火车,我就随熙熙攘攘、操着各种口音的人流,走出火车站,乘坐公交大巴,无心欣赏窗外深圳八十年代的地标,因三天一层楼的发展速度,而享誉中国的国贸大厦。几站的路程,就来到“蔡屋围”站。路边,就是“地王”,当时还不知“地王”是一个什么概念,还是一个工地,偌大、空旷的围墙外面,宛如两个世界,里面,看不到几个人,显得有几分神秘;外面却是车水马龙,人流涌涌。“蔡屋围”就是作为我在深圳的第一站,下车就仄进了“蔡屋围”的狭窄的城中村里,穿过几个小巷,来到一个挂有“湖南省劳动厅驻深圳办事处”招牌的房屋里,暂时在这里安顿下来。第二天,就加入深圳的寻找工作大军,马不停蹄地到处寻找工作,就到处看路边的招工广告,跑人才市场。几天时间都是在炽热的太阳下东奔西跑,累得身心俱疲、人困马乏,还是一无所获。自己回到狭窄的房间里,陷入一种深深的惆怅之中,自己一没有文凭;二由于年龄偏大的原因;三由于语言,不会粤语等原因,更要命的是,所带的盘缠也坚持不了几天,看来自己一下找到工作是无望了,不如从长计议,正在自己坐等愁城之际,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突然,我想起我在家乡县政府扶贫办工作时的一位领导,通过他的侄子在莲塘的一家工厂,从家乡拉来一车“魔芋”精粉,也从家乡带来几个工人,在这家工厂的食堂加工成“魔芋豆腐”,在市场上销售,因为莲塘的工厂多。于是,我就直奔莲塘而来,找到这家工厂,就开始混迹于其中。虽然“君子远庖厨”,但为了生存,只得委身于环境恶劣的电镀厂之中,利用晚上工厂食堂的空闲时间,利用收集起来的各种包装的废木料,在食堂里的大灶锅土法上马做起了“魔芋豆腐”。以前,我不知道“魔芋豆腐”是怎样做出来的,通过和师傅的学习,我很快上手了,掌握了制作“魔芋豆腐”的一套工序。一般晚上10点钟之前,把“魔芋豆腐”做出来,第二天5点钟,就利用工厂暂时闲置的三轮车,把两大盆“魔芋豆腐”拉到“莲塘市场”去卖,一个月下来,购买者寥寥,很多人都不认识“魔芋豆腐”是何物?生意自然就十分冷淡,开始以为会慢慢好转,但熬到第二个月以后,实在难以维继了。正在一莫筹展之际,我又开始骑驴找马,想起去年在从长沙回家乡的火车上,邂逅一位正在服役的解放军战士,当时,还留下了联系的地址和姓名,这位解放军战士的驻地就是当时龙华部队的,于是,我按图索骥地找到了这名解放军战士,虽然这位战士,未能帮忙解决自己的工作问题,但也不虚此行,从此知道了龙华,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也为以后到龙华探了一条路,为到龙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为这次出关,还留下了一次惊险的小插曲,由于第一次出关,一时疏忽,也没有这个习惯,竟忘了带边防证,在进布吉边防检查站时,进不了关,在铁丝网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在检查站一百米开外的地方,看到铁丝网有一个几十公分豁口,看见有人从这里钻进去,企图进入关内,我也别无选择,也学着那人如法炮制。我避开别人的耳目,瞬间,钻进铁丝网里,匆匆穿过铁路,想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以内。当走上公路时,心里还一阵窃喜,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就在自鸣得意、大功告成之际。谁知神兵天降,从地下“土行僧”似地冒出一位边防武警战士,马上把我抓住,带到不远处的山边大树下,原来这里是一个瞭望哨,有几个武警战士在这里观察,附近的一举一动都被观察得一清二楚,每个“闯关者”休想逃过武警战士的“火眼金睛”。我第一次被抓,身上除了一块“手表”外,也没有什么东西有价值了,自己心虚得“怦怦”直跳。我被审问了一阵后,这时,武警战士又发现两个“闯关者”,这三个武警战士迅速出击,我也跟在他们后面,当跑到公路上时,就慢慢地停下脚步,看乘武警战士去捕捉新的“猎物”之时,自己而逃之夭夭了。刚刚逃进关里,就听前边有人说,刚刚在铁路上,撞死一个可能是“闯关者”的人,我也不敢久留,我心里黯然神伤,嘀咕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来聊以自慰,终于逃进关内。

回到莲塘,我就决心到龙华去。这时,这里的“魔芋豆腐”生意也难以做下去,领导也希望化整为零、各自去发展,实际就是各奔前程了,可以把“魔芋精粉”赊账的方式赊给大家,让大家可以到其他地方去继续做。于是,我就像俗话所说的“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一样,冲出关内的层层“封锁线”,就像当年奔赴“解放区”一样,一路直奔龙华而来。虽说是:海是龙世界,云是鹤家乡。我一个“小龙”,奔“大龙华”而来,等待我的是,也并非是犹鱼得水、阳光丽日,生活从此进入坦途。却等待的是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就像暴风雨中搏击的海燕一样,去龙华迎接新的战斗和考验。

第一个考验,就是马上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像农民工一样,买来被子、水桶以及洗漱物品。经过几番寻找,终于在龙华的弓村,以三百元一月的租金,租下了一个可能是解放前修建的低矮的老房子,外面是斑驳的墙体,里面却是黑咕隆冬,还散发出一股股霉味,好在中间还有一个小阁楼,进去中间的过道上还有一个灶台,我都可以充分利用,我人可以睡在小阁楼上,灶台还可以继续做我的“魔芋豆腐”加工。就这样,我以“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心骨,饿其比肤,空乏其身······”的决心,在龙华好好地停留下来。

第二个考验,就是考虑如何生存下来。我只有现买现卖,因为,我在莲塘已经学会如何做“魔芋豆腐”的一套工序,我也就是来龙华做“魔芋豆腐”生意的,我马上买来了称、盆等器皿,看好了龙华市场的位置,这里离龙华市场不太远。做“魔芋豆腐”必须要把水烧开,没有柴怎么办?这时,我看到我租的老房子之间的过道上,堆着一捆捆的柴棒,我像“小偷”一样撬开用铁丝锁着的木门,悄悄地进去把木柴偷了出来,立马在灶台上生起火,晚上,把“魔芋豆腐”做好,第二天天没亮,头天就在附近租好一辆三轮车,冒着寒风,踩着三轮车去龙华农贸市场卖“魔芋豆腐”,这样,一连做了七天,生意还是一样地惨淡经营,到了难以维继的程度。

一天,看到由龙华共青团组织的在公园的“大家乐”,举办“五四”青年节的卡拉ok比赛,因我在家乡也喜欢唱歌、声乐活动,也曾是一个文艺青年,于是,就抱着试试看,和碰运气的心态,报名参加了卡拉ok比赛,结果以一首高亢大气的《长江之歌》,顺利进入了决赛,但最后还是发挥不够理想,只获得了优秀奖。虽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通过这个活动,首先认识了在龙华文化站上班的邓家勇,又通过他认识了一帮“落魄”文友,邹保健(笔名:尖山)、杨怒涛等,不久,又认识了“落魄诗人”安石榴,都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们这些“臭气相投”的“落魄”文友,很快就聚集在一起,又在老街租了一个低矮的老房子,两个铁架子床,四个人睡上下铺,暂时安顿下来。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龙华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3 08:33:48
    • 分享到:
  • 看似是一篇流水账,实际上也可以算是在讲“深商故事”。从故事中,我们可以窥见辛苦打拼的“深一代”生活之不易;在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深圳打工文学的光荣与梦想。个人感觉,这篇文章同时兼具真实性和文学性这两个特点,若说瑕疵,就是错别字太多,部分语句因多字、漏字或词语顺序颠倒,读起来有点困难。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600
  • 2
  • 30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