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南行记
  • 点击:7341评论:22018/08/01 15:50

《南行记》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具特色的流浪汉小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我国现代著名南行作家、流浪文豪艾芜创作了许多流浪题材的短篇小说集《南行记》、《南国之夜》、《山中牧歌》、《夜景》和中篇小说《春天》、《芭蕉谷》以及散文集《漂泊杂记》等作品。

特别是艾芜的墓碑上隽刻着一段他人生的座右铭:“人应像一条河一样,流着,流着,不住地向前流着;像河一样,歌着,唱着,欢乐着,勇敢地走在这条坎坷不平、充满荆棘的路上”。

——题记


也许是年轻时受到当年我国现代最早成为湘西北漂祖鼻,后来成为一代文豪——沈从文的影响;也许是受上苍命运之神,冥冥之中的指引和安排眷顾;也许是家乡死水微澜的生活,无法安妥自己一颗日益青春躁动的灵魂,追求一种现代恣意汪洋的生活;也许是“海是龙世界,云是鹤家乡”的一语成谶,龙总要龙行天下,龙归大海······我于上个世纪的一九九四年刚过,就毅然走出一座山清水秀的湘西美丽山城,走出一个人灵地杰的湖湘大地,但没有追寻当年沈从文一路向北的足迹,而是随着“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的口号,一路向南,乘着改革开放东风和千万人南下大军的滚滚洪流而来,当年是“闯关东”,现在演绎成“闯深圳”。我也像一片孤独的秋叶飘零,飘过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路迤逦向南而来,流落到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也流落到了深圳的后花园——龙华。

现在,掐指算来,24年弹子一挥间,在八千多个晨钟暮鼓的日日夜夜里,每当回首自己在深圳留下的一串串足迹,其中最早的就是在龙华的那段记忆最为清晰可见、印象最为深刻、资料最为弥足珍贵。虽然经过24年沧海桑田、星移斗转的变化,很多印象都随着岁月而模糊而淡漠了,唯有不变的是真情,却留下了愈加难以磨灭的记忆,就像一壶老酒,年代越是久远,这壶老酒越是清冽和醇厚,也为我的人生留下了一笔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今年是深圳改革开放的40周年,我也伴随着深圳的成长。我在深圳经过24年风风雨雨,也经过大大小小起码20次的搬迁,很多东西都已经都成为过眼烟云,包括荣誉与个人得失都成为了浮云,不断消散、淘汰和丢失了,连我在深圳最引以为傲,是在1998年荣获的“深圳市百名优秀外来工”、“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等荣誉证书和荣立两次的个人三等功勋章都丢失得无踪无影,但最初记录在龙华的漂泊岁月和名不经传、并不起眼的三个见证,却奇迹般地保存下来:一、是94年6月11日,荣获由共青团龙华镇委员会的奖励的“明日之星卡拉ok”纪念奖(仅仅是一本相册);二、另一本是94年出版的,由当时龙华镇委会编纂的、介绍龙华十年建设成就的画册。三、画册也成为我作品的剪贴本,里面贴满了我作为一个草根文学爱好者发表的数十篇的发表作品。却神奇般地保存下来,却是我的精神支柱和精神遗产,成为我家“工二代”的传家宝,因为,这里面记录了我在龙华和深圳最初的人生记录,经过二十多年大浪淘沙而永恒不变的记忆,还珍藏着一段我与龙华不得不说的故事,勾起我的难以忘怀的永久记忆。

曾记得一九九四年的春节不久,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决心,我怀揣着不到500元,以一个三十多岁“高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霞”,乘坐着近20个小时的绿皮火车,随着浩浩荡荡的南下大军,一路向南,钻出湘西的连绵不断的十万大山,从湘西迤逦而来。

在深圳火车站一下火车,我就随熙熙攘攘、操着各种口音的人流,走出火车站,乘坐公交大巴,无心欣赏窗外深圳八十年代的地标,因三天一层楼的发展速度,而享誉中国的国贸大厦。几站的路程,就来到“蔡屋围”站。路边,就是“地王”,当时还不知“地王”是一个什么概念,还是一个工地,偌大、空旷的围墙外面,宛如两个世界,里面,看不到几个人,显得有几分神秘;外面却是车水马龙,人流涌涌。“蔡屋围”就是作为我在深圳的第一站,下车就仄进了“蔡屋围”的狭窄的城中村里,穿过几个小巷,来到一个挂有“湖南省劳动厅驻深圳办事处”招牌的房屋里,暂时在这里安顿下来。第二天,就加入深圳的寻找工作大军,马不停蹄地到处寻找工作,就到处看路边的招工广告,跑人才市场。几天时间都是在炽热的太阳下东奔西跑,累得身心俱疲、人困马乏,还是一无所获。自己回到狭窄的房间里,陷入一种深深的惆怅之中,自己一没有文凭;二由于年龄偏大的原因;三由于语言,不会粤语等原因,更要命的是,所带的盘缠也坚持不了几天,看来自己一下找到工作是无望了,不如从长计议,正在自己坐等愁城之际,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突然,我想起我在家乡县政府扶贫办工作时的一位领导,通过他的侄子在莲塘的一家工厂,从家乡拉来一车“魔芋”精粉,也从家乡带来几个工人,在这家工厂的食堂加工成“魔芋豆腐”,在市场上销售,因为莲塘的工厂多。于是,我就直奔莲塘而来,找到这家工厂,就开始混迹于其中。虽然“君子远庖厨”,但为了生存,只得委身于环境恶劣的电镀厂之中,利用晚上工厂食堂的空闲时间,利用收集起来的各种包装的废木料,在食堂里的大灶锅土法上马做起了“魔芋豆腐”。以前,我不知道“魔芋豆腐”是怎样做出来的,通过和师傅的学习,我很快上手了,掌握了制作“魔芋豆腐”的一套工序。一般晚上10点钟之前,把“魔芋豆腐”做出来,第二天5点钟,就利用工厂暂时闲置的三轮车,把两大盆“魔芋豆腐”拉到“莲塘市场”去卖,一个月下来,购买者寥寥,很多人都不认识“魔芋豆腐”是何物?生意自然就十分冷淡,开始以为会慢慢好转,但熬到第二个月以后,实在难以维继了。正在一莫筹展之际,我又开始骑驴找马,想起去年在从长沙回家乡的火车上,邂逅一位正在服役的解放军战士,当时,还留下了联系的地址和姓名,这位解放军战士的驻地就是当时龙华部队的,于是,我按图索骥地找到了这名解放军战士,虽然这位战士,未能帮忙解决自己的工作问题,但也不虚此行,从此知道了龙华,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也为以后到龙华探了一条路,为到龙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为这次出关,还留下了一次惊险的小插曲,由于第一次出关,一时疏忽,也没有这个习惯,竟忘了带边防证,在进布吉边防检查站时,进不了关,在铁丝网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时,在检查站一百米开外的地方,看到铁丝网有一个几十公分豁口,看见有人从这里钻进去,企图进入关内,我也别无选择,也学着那人如法炮制。我避开别人的耳目,瞬间,钻进铁丝网里,匆匆穿过铁路,想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以内。当走上公路时,心里还一阵窃喜,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就在自鸣得意、大功告成之际。谁知神兵天降,从地下“土行僧”似地冒出一位边防武警战士,马上把我抓住,带到不远处的山边大树下,原来这里是一个瞭望哨,有几个武警战士在这里观察,附近的一举一动都被观察得一清二楚,每个“闯关者”休想逃过武警战士的“火眼金睛”。我第一次被抓,身上除了一块“手表”外,也没有什么东西有价值了,自己心虚得“怦怦”直跳。我被审问了一阵后,这时,武警战士又发现两个“闯关者”,这三个武警战士迅速出击,我也跟在他们后面,当跑到公路上时,就慢慢地停下脚步,看乘武警战士去捕捉新的“猎物”之时,自己而逃之夭夭了。刚刚逃进关里,就听前边有人说,刚刚在铁路上,撞死一个可能是“闯关者”的人,我也不敢久留,我心里黯然神伤,嘀咕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来聊以自慰,终于逃进关内。

回到莲塘,我就决心到龙华去。这时,这里的“魔芋豆腐”生意也难以做下去,领导也希望化整为零、各自去发展,实际就是各奔前程了,可以把“魔芋精粉”赊账的方式赊给大家,让大家可以到其他地方去继续做。于是,我就像俗话所说的“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一样,冲出关内的层层“封锁线”,就像当年奔赴“解放区”一样,一路直奔龙华而来。虽说是:海是龙世界,云是鹤家乡。我一个“小龙”,奔“大龙华”而来,等待我的是,也并非是犹鱼得水、阳光丽日,生活从此进入坦途。却等待的是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就像暴风雨中搏击的海燕一样,去龙华迎接新的战斗和考验。

第一个考验,就是马上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像农民工一样,买来被子、水桶以及洗漱物品。经过几番寻找,终于在龙华的弓村,以三百元一月的租金,租下了一个可能是解放前修建的低矮的老房子,外面是斑驳的墙体,里面却是黑咕隆冬,还散发出一股股霉味,好在中间还有一个小阁楼,进去中间的过道上还有一个灶台,我都可以充分利用,我人可以睡在小阁楼上,灶台还可以继续做我的“魔芋豆腐”加工。就这样,我以“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心骨,饿其比肤,空乏其身······”的决心,在龙华好好地停留下来。

第二个考验,就是考虑如何生存下来。我只有现买现卖,因为,我在莲塘已经学会如何做“魔芋豆腐”的一套工序,我也就是来龙华做“魔芋豆腐”生意的,我马上买来了称、盆等器皿,看好了龙华市场的位置,这里离龙华市场不太远。做“魔芋豆腐”必须要把水烧开,没有柴怎么办?这时,我看到我租的老房子之间的过道上,堆着一捆捆的柴棒,我像“小偷”一样撬开用铁丝锁着的木门,悄悄地进去把木柴偷了出来,立马在灶台上生起火,晚上,把“魔芋豆腐”做好,第二天天没亮,头天就在附近租好一辆三轮车,冒着寒风,踩着三轮车去龙华农贸市场卖“魔芋豆腐”,这样,一连做了七天,生意还是一样地惨淡经营,到了难以维继的程度。

一天,看到由龙华共青团组织的在公园的“大家乐”,举办“五四”青年节的卡拉ok比赛,因我在家乡也喜欢唱歌、声乐活动,也曾是一个文艺青年,于是,就抱着试试看,和碰运气的心态,报名参加了卡拉ok比赛,结果以一首高亢大气的《长江之歌》,顺利进入了决赛,但最后还是发挥不够理想,只获得了优秀奖。虽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通过这个活动,首先认识了在龙华文化站上班的邓家勇,又通过他认识了一帮“落魄”文友,邹保健(笔名:尖山)、杨怒涛等,不久,又认识了“落魄诗人”安石榴,都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我们这些“臭气相投”的“落魄”文友,很快就聚集在一起,又在老街租了一个低矮的老房子,两个铁架子床,四个人睡上下铺,暂时安顿下来。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龙华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8/03 08:33:48
    • 分享到:
  • 看似是一篇流水账,实际上也可以算是在讲“深商故事”。从故事中,我们可以窥见辛苦打拼的“深一代”生活之不易;在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深圳打工文学的光荣与梦想。个人感觉,这篇文章同时兼具真实性和文学性这两个特点,若说瑕疵,就是错别字太多,部分语句因多字、漏字或词语顺序颠倒,读起来有点困难。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600
  • 2
  • 300
  • 点墨在深圳从事过外经贸工作,英语好,普通话也好,听口音以为北方人,后知生于粤西北,通篇看下来,这样的商战小说也只能适合她写,有看不见硝烟却令人不寒而栗的商场搏战,有充满机巧令人捧腹的广东小人物。通篇看下来,我特别喜欢这些富有粤味的语言:“你个黄礼贤,声大,X大,乜都大晒!” “厨房阶砖——咸咸湿湿(形容男人有点色),哈哈,特别有女人缘,他这套本事我们学不来” “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跟着一群小老鼠”

    段作文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4 11:36:01
  • 一个人,要对深圳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可能将盐田、南山、福田、罗湖一一数来且毫无倦意? “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新洲路拥堵时,就走香梅路。”“那里过于潮湿,不适合北方的植物;且过于狭隘,妨碍了内心的舞蹈。”“有港口的地方就能出发,并在规定的时间抵达纽约和魏尔仑。”如果不是将深圳爱到骨头里,如何能一一历数这一楼一塔,一草一木? 诗人未言爱,万物却懂了。

    小宇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4 10:14:27
  • 这个小说的指向很多,可以是理想与现实的荒诞磨合,可以是草根“白领”的悲欢写照,可以是求职者的沉沉浮浮。但我更看重两点:一是语言,叙事简洁干脆,始终有一口气向上托着。当然对于成熟作家来说,此为基本功,但相比其他参赛作品,本文的阅读快感更明显。二是隐含在文中的当下写实,即城中村改造这一重大事件。多年后,关于城中村改造的文本会多起来,而本文算是最早的之一。文学介入历史,是作品能够流传的重要因素之一。

    王国华至尊浴缸

    2018/8/14 0:10:11
  • 这部小说我酝酿了许久,做了很多准备功课。我一直在想,这是一部写深商的小说,可深商是什么? 深商应该有种核心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正是有了这种自强不息的品质,才有了今天的深圳奇迹。鸿鹏董事长阮征没有温情脉脉地抚今追昔,而是定义为“五年徘徊”,并为鸿鹏制定了超常规发展目标。这个目标与其说是阮征定的,不如说是做为深圳企业的使命使然。自强不息,不正是深圳无数深商的最鲜明的体现吗。

    杨点墨天行健——鸿鹏风云录

    2018/8/13 11:08:49
  • 一个浴缸,在深圳普通人的生活蜗居中却无处安身。以至于让主人翁这个简单的泡澡爱好,在无情的现实之中,成为一个奢望,令人感慨。几经辗转,将这个浴缸又回到作者的老家,人在一次性回来,却发现父母用这个浴缸来泡猪。黑色的幽默之后,作者也将先进的小市民的生活居住工作,展现无遗用平面的叙述的方法,写出了现代人生活的真实况味。但愿这个浴缸能博得大赛的头筹,洗净深圳人的疲惫和烦忧。

    电击至尊浴缸

    2018/8/13 1:07:27
  • 参加过中考且能够被梦寐以求的高中录取,那种成功后的喜悦犹如革命年代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这其中的酸甜苦辣,若非当事人,是无法感受到的。作者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音乐特长生中最擅长写作的,写作群体中又最懂得音乐的。加油,少年,我很看好你哦。不仅仅是这篇精彩的参赛作品,还有你未来要走的路。

    黄元罗音乐特色生

    2018/8/12 19:12:17
  • 非常精彩!节奏紧凑、情节密集、高潮迭起。作为一个成功的故事,情节和结构方面的成功是最大的成功,作者把握情节的功力我一向敬佩。但情节强的小说往往在塑造人物方面会弱些,我觉得这篇也不例外。木子和张好克这两个人就都显得扁平,木子全正面描写,毫无私欲方面的纠结。张好克就全反面描写,毫无任何正面光辉。在私利诱惑面前,木子会不会欲望发动?张好克一味贪婪的背后,有没有人性的另一面?人物如果丰满起来,深度就有了。

    陈彻

    2018/8/11 22:43:24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笑笑书生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30首

    2018/8/11 22:02:04
  • 同意张夏的评价。再说几句。这组散文,从语言看,白描的功夫好,于简洁、质朴中见功力;从意旨上看,没有耽于泛滥成灾的将故乡美化成田园牧歌的伪乡愁模式,似真犹假地礼赞一个幻境般的“回不去的故乡”,而是以决然拥抱现代城市文明的态度,写了一个作者“不愿回去的故乡”。作者虽然怀想故乡熟人社会曾经的温情与野趣,但也不掩饰其病灶,并认可现代城市文明对传统乡村的洗礼与提升,这是令人欣赏的。

    孙行者​老村旧事

    2018/8/11 16:11:16
  • 程鹏这首诗,想象瑰丽,意象纷纭,就像一只只,一群群蝴蝶从神殿后面飞出来,伴随着阵阵福音,在烟波浩渺之间降临人世,让人感觉祥和、愉悦;又像一朵朵玫瑰竞相盛开,充满祝福感。而且朗朗上口,有一种金属般的韵律感,每读一句,如同撞击在大山深处,即有回声。很适合朗诵,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但篇幅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个人觉得,有的句子似乎可略作精简。整体来说,非常棒。值得打赏。

    张夏玫瑰贺词

    2018/8/11 9:18:35
  • 一个错过繁华的中年女子,在有一定财力后,希望圆梦那优雅华贵的日子。一头栽进圈子才发现,看似光鲜的名利场,不如洗手做羹汤,朴实无华的生活自在。脚丫虽丑,穿上平实的妈妈鞋,舒适而自带光芒,但若硬要给它穿上昂贵的菲拉格慕,别扭不自在,一如误入这个圈子后的不适。那华丽的装饰,名贵的衣着莫名加重了聚会背后的空虚。看似热闹,其实各怀鬼胎,看似和气,其实暗藏冷漠,有多繁华就有多贫瘠。

    葳儿九厘米

    2018/8/10 19:32:07
  • 灰常喜欢这组诗。如此空灵、优雅、丰盈、充满哲思,却有写得如此从容、匀称、字句纯净,当真难得。草木溪涧,飞鸟蝴蝶,蜗牛黄蜂,山间万物,皆是诗的材料,又是诗本身。经由诗人的心灵过滤,无不亲切可感,值得把玩再三。更难得打通古今,以古典之意韵交融现代之形式、思想,把汉语的优美与性感体现得相当到位,让人读起来仿佛在京基100的空中空中餐厅喝李白带来的美酒。梧桐山有此知己,必须很傲娇。这组诗应该在冲奖之列。

    笑笑书生梧桐书简

    2018/8/10 13:00:56
  • 非常棒的故事结构!一个大而无当的浴缸,怎么放置进越来越小的生活空间里?主人公为此不停地折腾,穷尽办法,直至运回老家去,变成一个烫猪用的大缸,让人啼笑皆非。一出黑色幽默剧。梦想大而无当,而现实小而无奈。巨大反差、矛盾的设计,使整个故事极其紧凑好看。这是一个可以拍成电影的好故事,它有一个非常棒的结构。为什么现在的文章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是没有找到独特的题材,二是没有找到好的结构。而《至尊浴缸》找到了。

    费新乾至尊浴缸

    2018/8/10 11:29:40
  • 大道至简,这组诗简洁而有内蕴,有哲思,有禅意。以古典嫁接现代,邻家不乏高手,比如郭金牛、李双鱼,从他们的现代诗中,能读出唐诗宋词的味道。鲁子这组诗,也能让人读出宋词的婉约与高远。他下笔看似轻松随意,其实每一句都很有力量,有四两拔千斤之妙。好的诗歌,大抵就是用最精炼的语言,直抵心灵深处。不可增一字,不可少一字。就像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费新乾梧桐书简

    2018/8/10 11:11:51
  • 性格粗粝,古道热肠的娟姨跃然纸上。一个痴呆的被妻儿遗弃的余伯风烛残年里得到义工和邻居的帮助,总算得到了最后的人道关怀。这是一座有情义的城市,但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有着无数寂寞可怜之人。中国是一个老龄化社会,独生子女家庭太了,养老,始终是个社会隐忧。余伯的今天也许是很多人的明天。本文直面现实,把义工助老题材以及关注孤老的悲悯情怀结合得很好,没有实际参与经验,绝对写不出这样具体又细腻平静的良心文字。

    张夏古城的等待

    2018/8/9 16:15:0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