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阴入怀:江飞泉自选诗
  • 点击:46375评论:142018/08/11 17:41
  • 2018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一、蝴蝶与蜜蜂


这个夜里,想起的一只蝴蝶与蜜蜂

像任何蝴蝶或蜜蜂中的一只

在人类的句型里

蝴蝶是个隐喻,蜜蜂是个词语

比如性,上瘾,喝着烈性酒

倚着门的女人,是隐喻

打着响指的生物体

悠悠晃晃走来,抹着蜜

放荡的笑,露出针刺的牙齿

不需要口蜜腹剑,触须细长就足够

她足以勾去我的魂魄

我躲在她的阴影里,这只展开的蝴蝶

活似枯叶,而蜜蜂趴在叶子上

这样的图景,多么美妙。



二、乌夜


树木,池塘忽然害羞,隐没在暮色里。

我弯曲的目光与天穹持平

在我飞驰的路上。电线塔架,光秃的广告牌节节败退

它们让我想到战败国的士兵。

我喜欢这样高耸云天的暮色。


闪动的树木像时间的鬼影,

在路上,我们执着等待。

我们需要赶在午夜前抵达,

有人将暖气片打开,温暖手和额头

像冬天树立的长明灯盏。

我在黑色的车厢里睡去,

那是一种深海长眠的感觉,我认为。


这乌黯而薄凉的夜呀,几乎要夺走我的气息。

混沌的视线后面,有延伸到远处的光芒。

霓虹闪烁处,西方的太阳终于

奄奄一息。暮年的长者被黑色担架抬走。

满目的黑色,笼罩整个星空,

我像做了千年沉睡的梦,

就在凝固的松脂球里,迟迟无法醒来。



三、旅途中


天穹的长明灯没有任何启示,

它的静默让它永生。

我法令纹的成长,预示

不可逆转的豁口扩张。

它紧随我进入年轮的循环。

这是不惑未过度张狂前的最后岁月

膝盖骨还未弯曲,抬头纹还未深刻

人似乎还在清醒的队列中。

我将目光抬起,像抬起沉重炮台底座

身形蜷缩成箭头射出去的弓的形状,

我在旅途中,接近某种神秘的转折,

无法举手让出位置。

我只能在旅途中。



四、譬如黄昏

01

吃了一片药,胶囊,小小圆柱体

轻松吞下喉管。吃一片西柚

红色多汁染红嘴唇

打了个盹,已是黄昏。

我开始厌恶自己,我很羞赧

无法写出艺术诗歌

我听着歌剧,昏昏欲睡。

我从客厅回到书房,浑身燥热

我必须承认禀赋渐弱

在蛇形的某段日子,譬如黄昏。


02

整个一周,都在与药物作斗争

中药呵护疝气,药膏拯救肩周炎

还需药物让口腔溃疡缴械:

我被折磨的肉身呀,与中世纪一样漫长

我喝着苦涩中药汤,加草莓与冰糖

想着体内病毒逐一死去

像被扫射倒下的敌兵。

我并非不堪一击,这让我骄傲。

对乙酰氨基酚不是奇怪名字

我们是兄弟。它给我安慰

在阴晴不定的时刻,譬如黄昏。


03

有阳光的房子,冗长的午觉很迷人

一只猫躲在我身后,对我笑

她有着和小妹一样的名字

她有一副迷人的面孔。

在昼夜交割的瞬间,我吞下孤独

车流折射的光阴,让黄昏变得有意义

譬如黄昏,成为专属名词

给赋闲许久的中年人勇气

不再觉得被世界抛弃。


04

沉重的头颅败给一场感冒

感冒胶囊像个摆设

我被特洛伊病毒(木马)的利刃架着脖颈

无法动弹的手脚残缺的士兵

无法对抗莫名的惊惧。

口饮药水,紫色泡沫在舌苔上。

浮游物阻塞发声

口腔变得坦荡,隧道一样悠长。

浪漫主义的药物并无效果,而疼痛像血。

这个黄昏

我们从未相爱过,我们互为黑名单。



五、荒轨


两条残断钢铁之脚。

远处落脚地,成片的荒废建筑

烂尾钢铁丛林,鬼屋般沉寂

那曾经被通过你输运的水泥与砂浆

玻璃、脚手架、钢筋,还有

黝黑的人。取缔了野花、稻田与飞舞的蜂蝶

那些健壮的汉子,他们的手折断在钢铁丛林

他们的腿永远再没逃开。


而你并不久远的功绩,总被习惯遗忘。

你生锈的通身是乌贼的触手。

你曾被要求拆除,毁掉,被列入遗迹。

你身上黏贴的气息,皮屑,血丝

他们用消毒液与洗洁剂冲刷你的肌肤

那些怯懦的施令者,残暴者,叫嚣者。

你不激动,也不战栗。

一言不发,面对死寂的天空。

你路过的路就像我们丢失的路。

那有红色旗帜,飘扬在死亡与死亡之间

在虚假谎言与凝固的衰竭气息之间



六、药方


十六开白纸誊写的药方,我保留

多年,像维持一个古老的秘密。

这是我某个亲人某天写给我的

护身符。我用黑色水笔誊写

字迹工整,显示我的虔诚

橘核、川楝子、吴茱萸、柴胡

白芍、枳壳,这些陌生中药名

却像亲人护卫我,在我陷入循环

病痛旋涡。他们的手托举疲倦的我

这种力量穿透白色纸片和胶囊

乌黑的字,杂糅药香。煲在陶瓷罐

说不出的气味被水蒸气带出

苦难与疾病是姊妹,她们都在那里

我等待着入口那刻,良药苦口的说法

缠绕着舌头。我准备好糖果与蜂蜜

兑换苦涩的药材。春天我成了落伍者

我需要某种庇护,在我被某些事情

撂倒前,我总会被这些药方拯救。



七、沿着河走


立于源头,沿着河走,是唯一的方式。

河流的方向是明朗的,

它有着忠贞不渝的朝向和远方。

有时,它如此笔直,是两颗恒星的连线

如利刃劈开的模样。有时,

它碰到漩涡、沼泽、巉岩,它必须对抗。

很多时候,它得改变身体的形状,

揉成诡异的曲线,或突兀的不规则图形

它有时会被阻断,就像风中被这段的树枝

它偶尔也会妥协于风沙的摧残,

太阳的焦烤让它无法喘息

它都那样不息,沿着自己的路径

像扑向遥远母亲的游子,

它是虔诚的。

它和高山和大地成为一体,

此时,它是静寂的。

它压住心室的澎湃,沿着某条路径走

谁也说不清远处藏着什么。



八、寒禅寺


某次徒步,临近黄昏,走过某村尽头

寒禅寺出现在眼前,烟火稀疏

这个并不兴旺的庙宇,如此孤独

它的名字亦是如此,让我想到噤若寒蝉

这个偶发的念头倏地闪过,我有点罪过

有个女人跪在里面,在那里磕头祈福

她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声音中渗透出焦虑

逆光中瘦弱的背影,像我故乡的母亲

我的母亲也曾在佛前祈福,在艰难岁月

某次,我看到母亲跪得肿胀的膝盖

心疼不已,对于她,却是如此值得

寒禅寺里的女人,也让我心疼

我无能给她安慰,我不知她为谁祈福

她那样安详与执着,夕阳的光芒将它包裹

她的身子颤抖晃动,也许她正泪流不止



九、途经厦门


车刚到站,厦门的远山就被打开

模糊不清的气息席卷扑来

把我折叠成面目凌厉的中年人。

这是异乡停靠站,不是起点,也不是

终点。我明白,此刻,会和一些人分离

这是我无法抗拒的。身旁的陌生女孩

前座的陌生中年,幽灵般的身形闪过

像猫一样蹑手蹑脚,他们的步履轻盈。

有人上车,奔赴下一站,正如有人下车

他们已经抵达,这是司空见惯的转换

没有诀别,没有忧伤。一个女孩靠近窗前

她敲着车窗,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

我亦听不到她的声响,我们交流

像两个蠢笨的机器人,比划着手势

我们张牙舞爪地表演,直到彼此笑场。

空旷的车道有绿色的士车驶过

有人下车,它又飞驰离去,落下飞起

像停靠在花瓣上偶遇的蝴蝶。

换班的列车长,拖着行李箱缓慢走过站台

挺直身子,充满仪式感,直至消失。

迟到的人,拥挤着进门,大声喧哗

一些人总不按常理出牌,他们推搡着

总以为身处家门外,旁人依然唯命是从

某些方言和训斥小孩的声音闯入耳际

亮丽声色,如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苍蝇

车终开动,我吃抹茶曲奇饼,就着冰红茶

我无意虚构一段旅程,失去灵魂和活力

只当做是旅途中,偶然碰到的人生片段

或许最终,它会被认为是人生的一部分。



十、关于武夷山麓的某个记忆


岩茶入喉,远处

巉岩的巨人牙齿突兀。

我在武夷山麓,在四十岁的最后一天。

那天微雪,落在我们渐渐消逝的面庞。

我们的眉目,匿隐在红肿里的瞳孔

是冬日阴暗的墙


友人从下游回溯

我正欲与之发生碰撞。

他笑对我,如玥石敲击井壁

笑声铿锵,如此动听。


我们都不年轻

也不苍老。

许多将满未满的欲望

无以得到实施。

奔向衰老的脚骨逐渐停滞

流失的钙物质

再未回到身上

藿香的气味飘散在风中

活似扭曲的达利钟。



十一、汕头行


在内海,一只海鸥起飞

那是我的想象力抵达的某处

我堆积波澜的地方


我不想去过问海湾大桥

彼岸的铁索桥

岩石,水鸟藏在浪花之下

像一个不知所措的隐喻


我在下行的车流里

抵达某个地方。

我在上行的旅途里,迷失

断翅的苍蝇。


透明的天空倒映着

明朗的玻璃窗。

那个途中沸腾的某处

那个丢失气球的人。


小公园并非遗址

它有难以言说的沧桑

潮剧里泅出的薄荷色

被断裂的裙裾遗忘的霓裳


破落商埠窥见某种废墟——

瓦砾下的阳光闪烁

凉亭的“天下为公”木雕影子西移


我与之并非旧识

就像丢失的世界,重回眼眸深处

中央浮动的光,像故人剪影

我被抛离在无法预测的远处


那些被遗忘的时光又回到指尖

像潮湿的面纱浮现水面

又沉入水中



十二、爱的缄默


在船上

失去爱的鸟群

如葬礼般沉默


我曾想说的那句话

像落在悬崖的石头

像一阵风,度过最后的秒针

一只鹰隼正仰望天空

一只蜘蛛趴在石缝里

交织着破碎的网


我曾如花朵对着枝叶

如白鸽对着橄榄枝

毫不羞涩地深吻你

不,那是我停滞不前的动作

我惧怕时间穿透胸腔


如果可能

我愿收起逝去的光阴

让一只软毛小花猫钻进童年

我要重回那年紧挨着你的

那棵苦楝树

如树根攫住大地


而命运像流水冲刷河床

只让我们活着

却没告诉我们如何相爱



十三、贤德街


午后的贤德街安静的模样

让我暗暗欢喜。三点零一分的街道

建筑,围墙,铁栅栏,建筑里曲折的

楼道,反射着阴冷。

这是休假期间特别普通的一天

没有具体日期,是我们口中说的“那一天”

我在一位朋友楼下等他

他说给我看流年,“顺便看看你的桃花运”

他认真地说,“要摇卦才准”。

人到中年更容易被说服

更容易屈服于八卦无形的

摆布与告示:听天由命


街道上,一些建筑外,有红漆刷的“拆”字

这个字让我慌张

它似乎用手指着我,怒斥我

将我质疑成偷窥的人。

街上冷清,一家超市外坐着三两人

逗着短腿犬,猫,或彼此逗着。

另一些建筑外,贴着春联,“喜气盈盈

步步高升”的笔迹格外有力

夕阳余晖俯视着这安静的街道

这里躺着无数个普通的角落

它们从没辽阔过

也不具备宏大叙事的资质

它们与偶然闯入的我一样

显得那么渺小。



十四、小叶榕


一株小叶榕在眼前展开

像祖父。

下垂枝条是血脉,枝干是家族祭坛

它的浓阴向上

撑托着苍穹,举重若轻。

它庄严的手,伸至天空,并高过天空

它风中耸立的叶子

犹如青色匕首,蜜糖中的针刺。


我在它浓阴下打盹

它的叶子抵着我额头展开

如此沉寂,又如此庄严。

但它的每一片树叶都藏着风声

带着真相,或谎言

就像,每一片瓦砾都藏着青苔

每一片黑暗都不为阳光所知。



十五、夜读特朗斯特罗姆


花两小时读老特,是不够的;

他这样的神祇,一生都不够。

黑色眼睛,雪白鬓发

深邃的海,反射的灯光

沉静的月亮的反面


他递给我匕首和蜡烛

和经历的苦痛

我却只能睁着眼睛

看时光消失在他紧锁的眉间


在词语森林里,无比艰涩

他去挖掘矿藏。金属的黑色是血

表面隐忍的银色是

雕刻的火光


这个夜,褪色的底片中

只有一位老人

反复踏着地板的脚步

摇动在地毯与天花板

那无法合拢的

裂缝之间



十六、光阴旅途


我们像淤泥一样持久

从光滑的井壁

汲取骨髓和淋巴液;从白天的矫饰里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俗世时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1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6
  • 刘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14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13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13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0000
  • 2018-08-11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11
  • 小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善于想象,善于无中生有,把意识(包括潜意识)作为再创造的对象,精雕细刻,而不止于简单呈现意识本身,他的技法是相当娴熟的,几乎没有破绽,但也有一些套路化。对于一些时尚的写法(包括选材、修辞与用词),江飞泉跟得太紧了,自己的风格却不明显。另外,这组诗整体有些杂芜,如果把数量控制在10首左右,会更精粹协调。“事物”“抵达”这类词被现代诗人用滥了,建议慎用。时尚短暂,风格长存——愿以此与飞泉共勉。
  • 谢谢孙老师的肺腑之言,认可和建议都铭记于心,也会更加精进创作,写出自己的风格。

    回复

  • 这是一组有灵性的诗,充满个人体验和奇特想象,在诗人的笔下,精神和物质是相通的,并无区隔 。文字节制,虽没有某些诗歌的张扬,但意图表达恰到好处。但是作者如果不要把如此庞杂的诗歌放在一起,只是让同类情绪的诗歌组合一体,效果也许更佳。作者也许还未完全领会组诗的要领,诗歌从不以量取胜,有时候一首诗胜过无数。越想刻意表现丰富,也许就越单调。
  • 谢谢胡老的提名鼓励。我会再去芜存菁,再拾掇拾掇,以求更好。

    回复

  • 诗贵真切,有性情,还要感叹飞泉的用功!
  • 谢谢顺健老哥。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8/14 10:05:52
    • 分享到:
  • 读飞泉的这组诗歌,我个人的更多的感受是偏灰的——不过,好的诗歌,似乎都是如此。“浪费一下午擦拭阳台的花/用浸湿的纸巾细细摩擦叶片/像抚摸恋人从远方抽回来的手”这是一个寂寞的场景,而且可以想像,瘦削的诗人,在阳光酒满阳台的午后,温柔地擦拭那些叶片的样子……若不孤独,何来诗句?春天是属于美的,飞泉是属于诗的。 愿我的诗人,在灰度的空间里,快乐地生活。
  • 兄弟玉的点评如盛夏的热情促人奋进,又如初秋的凉意安抚人心。我只能说,我会继续努力。一起加油!

    回复

  • 飞泉对人生非常认真——仅次于写诗。这组诗很能体现他一贯的特点:丰富、深刻、质地坚硬、寄托遥远。自然、夜色、疾病、季节、旅途……一一被纳入他的结构与韵律中,他在其中玩赏、思考、挖掘,制造价值,生产意义,孕育美感。调子未免偏灰暗些,但其中也有阳光与春天,且总有一只蝴蝶翩跹飞舞。处处可以看出他的敏捷与敏感。他不喜欢黑暗和冷;他一直致力于与世界建立更和谐的关系。“看来艰巨的任务总是找上诗人。”(辛波斯卡)
  • 也许认真是为数不多的方式,而且不断努力。调子偏灰暗或者不是好事,但这样会更加冷静、峻峭些。谢谢兄弟。

    回复

    • 青桐2童生2018/08/12 15:34:13
    • 分享到:
  • 俗人,有写诗的欲望,却没有写诗的天赋,比如我,空对着,一腔骚情无以诉。但我必须承认,写诗是有天赋这个说法的,有些人,天生就是诗人,比如江飞泉,江大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就像天生的将军,指挥士兵冲锋陷阵,胜利是必然的结果。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8454
  • 151
  • 3740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