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上没有救世主
  • 点击:2406评论:02018/08/16 14:13

天刚拂晓,村庄已炊烟袅袅,鸡鸣四起。炊烟在灰暗的天空上若隐若现,像个害羞的姑娘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村庄四周的山峦像沉睡的巨兽,有点瘆人。远远近近,高低不一的树木似乎还没睡醒,一动不动,整个大地像一幅素描……

天虽然还没全亮,但刘阳和父母早就来到村口。刘阳要出远门,去曲丘市打工,他得到镇上坐车到县城再转车去曲丘。他父母送他到村口,让他蹭车去镇上。刘阳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但还没出过远门,父母很不放心,千叮万嘱。父母本想送他到县城,但他不让送,他不想劳累父母,毕竟父母年纪大了。父母结婚很晚,四十几岁才生刘阳。

“阳儿,你一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别跟人置气。”母亲很舍不得儿子,千叮万嘱,“路上小心,到了曲丘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啊。在外面要是待不下就回家,别硬撑着。”

刘阳也很舍不得父母,一股离愁涌上心头,但为了让父母让放心,他强颜笑道:“妈,你们放心吧,你的话我都记下了。等我在外面闯出了名堂,我就回来接你和爸到城里去住。”

父亲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连续眨了几次眼,忙把头地下,没有言语。

母亲抱住儿子,哽咽着说:“只要你过得好,妈就放心了。”

“嗯。”刘阳轻轻地拍了拍母亲的肩膀。

现在天已全亮了,太阳已露出半边脸,村庄开始喧嚣起来,饥饿的家禽家畜比那些被宰杀的家禽家畜叫得还厉害,整个村庄都快沸腾了。

这时,一辆手扶拖拉机从村里驶来,车上除了司机以外,还有一个人坐在拖斗满载的货物上。刘阳招了招手,拖拉机便停在路边。

“四叔九叔,你们那么早啊!”刘阳说完便把行李往车上扔。

“送木薯到镇上,人家急着用。”四叔接住行李,把行李放好。

“大清早的,你这是上哪去?”开拖拉机的九叔问刘阳。

“去曲丘打工。”刘阳退后几步,跃上拖拉机。

没等刘阳坐稳,拖拉机已匆匆驶离。

“路上小心啊,阳儿。到了记得给家里打电话!”母亲边喊边挥手。

“好的,你们回去吧!”刘阳挥手喊道。

父亲翕动着干燥的嘴唇,欲言又止,手半挥不挥,恋恋不舍地目送儿子远去,表情很可怜。

看着儿子坐着拖拉机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时隐时现,渐渐远去,母亲不由得爬上一座小山包。父亲也跟着爬上去。刘阳望见父母爬上小山包,不停地向他挥手,他顿时喉咙哽得难受,眼泪差点流出来。

父母站在山包上,看着儿子坐着拖拉机像只蚂蚁似的渐远渐小,最终消失在远处的山麓下。父母凝望着儿子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肯离去,他们在心里默默祈祷儿子在外平平安安。

到了镇上,刘阳立刻乘车赶往县城。从镇上到县城有六十多公里,但车在路上停得多,得有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县城。刘阳曾在县城读三年高中,加上复习三年,一共六年,因此他对县城很熟悉,通往县城的道路他也很熟悉,他闭着眼都能猜得出车子到了哪里。

在县城的长途汽车站外,一辆写着“直达特快”的长途客车缓缓地开动着,一个女售票员半个身体露出车门外,像妓女招嫖似的冲着过往的行人挥手喊道:“走啦走啦,去曲丘的快上来啦,快上来走啦,直达特快啊……”

刘阳庆幸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快步上前问:“到曲丘市区吗?”

“到到到,快上来!”女售票员看都不看刘阳,只管一个劲地扫视着过往行人,招揽乘客。

刘阳前脚刚踏上车,女售票便一手把刘阳往车里揽,肥厚外翻的嘴唇不停地翕动着:“走啦走啦,去曲丘的快上来啦,直达特快啊,走啦走啦……”

这辆所谓的直达特快车每走一两个小时便钻进路边的小车站招客,或者钻进路边的黑饭店宰客。在黑饭店里,一份连狗都嫌弃的快餐卖五十元,上个厕所收十元。刘阳肚子瘪膀胱胀,但他只上厕所不吃饭,他舍不得吃,因为这份快餐钱相当于他父母一天的收入了。他本来连厕所都不想上,但是在憋得难受,只好去了。他边撒尿边嘟嘟囔囔地骂着那些黑心的家伙,恨不得往他们脑门上撒尿。

一路上刘阳困得直打瞌睡,但他不敢睡,他怕小偷摸了他。然而,几个小时之后他还是睡着了,而且还睡得挺香。当他醒来时发现天已全黑,街灯通明,他顿时心里一惊,忙摸了一下裤兜,发现盘缠还在,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女售票员喊道:“曲丘的,下车了,快快快,曲丘到了,下车了……”

刘阳忙站起来问:“曲丘市区到了吗?”

“到了,快快快,快下车!”女售票员催得很急。

刘阳提着行李,匆匆下车……

刘阳站在马路边,环顾四周,见这地方的建设跟他家乡县城的建设差不了多少,他很纳闷。他向人打听之后才知道这地方只是曲丘的郊区,要到市区还得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他自叹出师不利,只好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明日再赶往市区,毕竟现在天色已晚。

刘阳来到一家小旅馆住下,住一晚二十元。旅馆老板只是假装看了一下刘阳的身份证,并未做任何登记便把身份证还给刘阳。刘阳来到房间放好行李后,便匆匆出门,他要去给家里打个电话,给父母报个平安。正当他锁门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兄弟,这张身份证是你的吗?”

刘阳转过身,见一个中年男子左手拿着夹包,右手把一张身份证递到他面前,笑容满面。中年男子方形脸,皮肤白皙,剪着一个平头,身高一米七左右,体型微胖,衣着整齐,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刘阳接过身份证一看,顿时一愣,忙道:“是我的身份证,你在哪里捡到的?”

“就在楼梯口。”中年男子指了一下楼梯口。

刘阳想了一下才想起他的背包侧面的夹层破了,身份证就是从这个破洞掉出来的。于是,刘阳忙道:“真是太感谢你了,大哥。我要是没了身份证那麻烦可就大了,谢谢你啊!”

“别客气,别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中年男子笑道,然后接着问刘阳:“你这是要出去吗?”

“是的,出去打个电话。”

中年男子哦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很慷慨地说:“用我的手机打吧。”

“这……这多不好意思呀!”刘阳忸怩一笑。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出门在外就要多交朋友,互相帮助嘛。”中年男子从夹包里掏出手机递给刘阳。

盛情难却,刘阳只好接过手机看了看,憨笑道:“我还没用过手机,不知道怎么用,要不你帮我拨吧。”

“这很简单,我教你。”中年男子凑到刘阳跟前,指着手机,“这是开锁键,开了锁就可以输入号码了,输完号码就按左边的拨号键,打完电话就按右边的这个挂机键就可以了。”

“哦,是挺简单的。”刘阳呵呵一笑,于是输入号码,拨出电话。

电话才嘟了一声,随后便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是阳儿吗?”

“妈,是我。我已经到曲丘了,现在已经在旅馆住下了……”

“嗯,到了就好。我和你爸晚饭过后就一直守在电话机旁,你迟迟不来电话,我们很担心。你现在到了,我们就放心了。”母亲的声音有点哽咽。

刘阳鼻子有点酸,眨了眨眼,笑道:“妈,我都这么大了,你们就放心吧。”

“嗯,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母亲接着问:“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刘阳为了让母亲放心,只好撒了个谎。

“嗯,那就好。早点休息吧,晚上有点凉,别打赤膊睡觉。”母亲叮嘱着。

“嗯。”

“回去休息吧,记得常给家里打电话啊!”

“好的。明天我先去找工作,晚上再给家里打电话。”

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虽然听不懂刘阳的家乡话,但他却听得很认真,有点像特工窃听情报。

刘阳挂电话后,中年男子问:“给家里打电话呀?”

“是的,打个电话告诉父母,我到曲丘了。”

“嗯,这就对了。出门在外别让家里人担心。”中年男子接着问:“你还没吃饭吧?”

“还没呢,下车后我就直接来找旅馆了。”

“我也是……走,咱出去吃点东西。”

“嗯。”

在小饭馆里,刘阳和中年男子聊得很投机。中年男子告诉刘阳,他叫何大昌,是个棉花贩子。他说手脚麻利的人去采棉花很挣钱,如果刘阳愿意去采棉花,他愿带刘阳去。刘阳很心动,决定去采棉花,因为他动作快,他老家几乎每家每户都养蚕,他采桑叶比别人快得多。何大昌见刘阳决定要去采棉花,于是便答应带刘阳去。

刘阳与何大昌边吃边聊,直到深夜才回旅馆。然而,灾难正是从这个夜晚开始逐步向刘阳逼近……

翌日清晨,刘阳还没睡醒何大昌便来敲门。二人早餐过后,何大昌用自己的家乡话打了个电话,笑得很开心,像中了大奖似的。之后二人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等了一陈子,来了一辆小货车。车上有三人,一人开车,两人坐在后排。何大昌坐副驾驶位置,刘阳坐后排,三人并坐。刘阳从驾驶室的后窗瞥见货斗里零星地散落着一些棉花,于是刘阳确信何大昌是个棉花贩子。

“这是司机杨师傅。”何大昌向刘阳介绍司机。

“杨师傅好!”刘阳向杨师傅问好。

杨师傅点点头,没言语,嘴角浮起一丝复杂的微笑。

“这两位小兄弟也是去采棉花的。”何大昌指了一下与刘阳并坐的其他二人。

“你们好!我叫刘阳。”

“你好,我叫马达。”坐中间的小伙子伸出手与刘阳握手。

“你好,我叫王小军。”另一个小伙子也伸出手与刘阳握手。

三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初见如故,聊得很开心。马达与王小军来自曲丘市周边的乡下,但他俩的家乡话不一样。马达比刘阳大一岁,但身材跟刘阳一样,身高一米七左右,健壮结实,就连皮肤与发型也跟刘阳一样,皮肤黝黑,圆头发型,只是马达脸比较长,眼比较小,但乍看二人还真有点像孪生兄弟。王小军比刘阳小一岁,身高倒是跟刘阳差不多,但身体很单薄,皮肤白皙,瓜子脸,看起来很清秀。

小货车驶离曲丘,驶过一个又一个小镇,钻进深山里。在险峻的山路上,小货车丝毫没有放慢车速,依然飞驰着,发动机呜呜作响。刘阳三人心惊胆战。

“杨师傅,慢点开吧,这山路挺危险的。”刘阳对杨师傅说。

“是啊,慢点吧。”马达也说道。

杨师傅没理会,只管开车,还吹着口哨。

何大昌笑道:“你们放心吧,杨师傅都老司机了,这山路他闭着眼都能走。”

刘阳三人面面相觑,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儿,刘阳问:“昌哥,还有多远啊?”

“还挺远的,所以我们得快点……”何大昌接着又说:“要不你们先眯着,到了叫你们。”

刘阳三人心惊胆战的,哪敢眯着,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一路平安。

车子跑了几个小时,终于驶进一扇铁架门内。门楣上写着:综合产业基地。门内左侧有个岗亭,亭内有个人在值班。铁架门内的山路平缓了许多,路两旁都是一些光秃秃的山包。

进入铁架门后,小货车行驶了两三公里,然后又往一个关卡内行驶了几百米才停下来。

“到了。下车吧。”何大昌打开车门下车。

刘阳三人下车后,环顾四周,见方圆几百米内都用铁丝网围着。离他们几十米处有一座小山似的煤堆,煤堆后面不远处有一座山包,几节矿车正顺着铁轨从山包的洞内运煤出来。山包右侧还有一个无轨洞,两洞并排,相距几十米,每个洞口都有几个人守着。无轨洞洞前几十米处有几座大小不一的楼房,楼房前面有一座七八米高的哨塔,塔上坐着一个人,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支烟。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绝地反击、抗争、苦难、顽强、希望、重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0星
  • 0钻
  • 广西南宁市上林县人,深漂一族,现在深圳某文化公司工作。热爱文学,喜欢游山玩水。
  • 广西南宁市上林县人,深漂一族,现在深圳某文化公司工作。热爱文学,喜欢游山玩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
  • 3
  • 41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