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自己
  • 点击:9492评论:22018/08/21 10:14

1.

2018年8月18日,香港著名作家刘以鬯作品赏析会在位于八卦岭的《香港文学》深圳编辑部举行,我和我的好朋友青年作家卫鸦应协办方费老师之邀,参加了此次赏析会,我担任现场摄影师,卫鸦找了个靠边的座位,听台上的名家讲谈。摄影是我的业余爱好,我喜欢人物摄影,但不喜欢摆拍,最钟爱的方式是不经意间去捕捉人们最自然最美的一刻,抓拍到一张好照片会让我欣喜万分,当然,如果一天都没有拍到称心如意的照片,我也会很沮丧。

那天的活动氛围很好,我的眼睛在人群里到处溜达,寻找亮点。这时,我发现一个戴着牛仔帽,穿着牛仔服的中年男人,低着头坐在最后面靠近出口的地方,手里捧着一个笔记本认真地做着记录。那是一个温馨的画面,我赶紧举起相机,脚下前后挪动,寻找最佳角度和位置。我太过专注,没注意到我的脚步已经挪出了室外。

室外阳光强烈,我举下意识地举起手来遮挡,心里暗暗奇怪,位于四楼的编辑部怎么会有了阳光?我放下相机,环视四周,我吓得不轻,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编辑部呢?会场的人们呢?我举起相机,取景器里,我又看到了会场,看到那个戴着牛仔帽的男人在取景器里朝我微笑。我又放下相机,周围仍然车水马龙。我再次举起相机,取景器里漆黑一片,相机没电了。


2.

我无法相信,不敢相信,赶紧掏出手机,想给卫鸦打电话,没想到手机也没电了。我问了几个过路人,他们认为我是神经病。我在地上捡了份《深圳特区报》,上面的日期是2001年6月5日。我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那只有一个可能:我穿越了时间。

我认为我所在的位置是罗湖火车站广场,找了个过路人,问询现在的时间,路人看了看表,告诉我是早上9点。我身无分文,内心恐慌,心怀巨大疑惑,却不得不接受现实。我坐在广场的石凳上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我想念我才两岁的女儿。


3.

我在广场上坐了三个小时,时至中午,口干舌燥,饥肠辘辘。我该去弄点吃的,广场边的茶餐厅里飘来阵阵香味,我吞了吞口水,手上只有两件值钱的物品,一是苹果6手机,一是索尼A7II相机。肚饿难耐,我找到车站广场一家卖电话卡的店,店里摆了一排BB机,还有几台手机模型,都是诺基亚6150,摩托罗拉998等老式机型。我厚着脸皮把苹果6递给店家,店家拿在手上掂了掂,说:做工真好。我说,出个价。店家说,二十块。我难以置信。店家说,一个模型你还想要多少?我说这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店家说,你当我是小孩呀?你打个电话试试?我还真没法打电话,手机没电,也充不了电,我才意识到这是2001年,没有充电线,这个手机就是个废铁。

我肚子咕咕的响,手机填不饱肚子,相机也填不饱肚子。现实是残酷的,我狠狠心,说二十就二十吧。


4.

我一直走到建设路,才找到一家很小的粉面馆,粉面馆开在一栋大厦的楼梯间,要了八元的一碗素面,我不舍得加肉,加肉要十二元。我坐在粉面馆的简易小桌上吃面,肚子饿了什么样的食物都香,几大口就把吃掉一大半。我环顾四周,觉得这家粉面馆很眼熟。剩下的半碗我细嚼慢咽,一边吃一边想。是的,我记起来了,记忆之门瞬间被打开:2001年6月5日,是我第一天来深圳的日子,这家粉面馆,是我当年下火车后吃的第一顿饭。算算是时间,那时也是中午。天啊!老天是想让我重复十七年前的路吗?

我一边想一边吃完最后一口面,又一个念头冒出脑海:说不定我可以碰到十七年前的自己!一想及此,我心情激动起来,那该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呀,三十八岁的我碰到二十一岁的自己,多么的不可思议!我打量四周的人们,此刻正是正餐时间,食客很多。可没有一个年轻人像我。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当年的行装,最大的特征是一只蓝色的手提箱,手提箱是斜面的,市面上很少见,那是我唯一算得上气派的东西。

结帐时我问老板娘,有没有见过一个提着蓝色斜面手提箱的食客,老板娘摆摆手,说没见过。我还想再问,但她明显不耐烦,只有作罢。这时,坐在门口的一坐中年食客朝我招招手,我走过去,中年食客说,那位提着斜面手提箱的年轻人刚刚离开不久,大概一刻钟左右。


5.

我知道年轻的我去了哪里,当年的我去了东门。当年,我行李不多,提着一个手提箱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抵达深圳,无比的激动,看看时间还早,便决定好好看看深圳。我一直沿着建设路走到了深南东路,沿着深南东路一直走到文锦南路,原路折回,又拐进东门中路,走过东门老街,到了立交桥处,发现前面比较偏,又折回,一直走到了东门南路的彭年酒店,从彭年酒店处又折回。我怕迷路,便以东门路和深南路的交汇口为基点,四个方向都要走走,这样走一圈下来,便对这块区域很熟悉了,我去一个陌生城市,常用这种方法,屡试不爽。

现在的我沿着当年一样的路线追踪,才相隔一刻时间,差别不久,应该是可追上。我一路小跑,东张西望,期待看到当年的我。当我追到彭年酒店时,已经气喘吁吁,年岁不饶人,人至中年,精力难济。我折回慢慢往前走,前面百十米远处有一个很出名的歌厅-加洲红,我期望能在那里碰到当年的我。

当年的我沿着彭年酒店往前走,戴着一幅眼镜,朝气蓬勃。刚走不远,便看到一栋大厦的的入口支了一个招工板,入口上方有个很大的招牌-加洲红。招工板上写满了职位,大部分职位都要求有经验,只有一个职位不要求经验和学历,那就是PA 。我不知道PA是什么意思,因为没有什么入职要求,我决定去应试。我提着手提箱,走上入口的楼梯,在二楼前台处,我说明来意,前台小姐把我带到一个房间,让我稍等。不一会,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先生,坐在我对面,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也不问我情况,指着桌面问我,桌上有灰尘吗?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桌面光洁如新。我说没有。那位先生面无表情的说,你不合适做PA。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你戴着眼镜,看不清桌上的灰尘。

现在的我知道当年的我或许正在加洲红面试,碰面的机率很大,我一路小跑,应该能赶上。我走上加洲红的楼梯,心比任何时候都跳得快。于是放慢脚步,让心平静一会,才鼓起走上二楼。前台小姐跟我问好,问我要订房吗?我说我找人,问她有没有见过一个提着蓝色斜面手提包的年轻人,前台小姐噢了一声,她跟我说,我所问的年轻人刚刚走。


6.

我一路追踪当年的我,当年的我像影子一样在我身边,一路上我都能感觉到他,却追不上他。在追踪路途中,有时间容我仔细思考,如果见到了当年的我应该谈些什么,当年的我会相信现在的我吗?会不会也当我是神经病。不过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他相信,我熟知他的一切。如果见了面,我想跟他找一家小酒馆,好好聊聊,可以聊三天三夜,我要告诉他未来的人生路,哪些被我忽略了的人要好好珍惜,哪些错过的机会要好好把握,少喝酒,少泡吧,好好对待爱我的那些人。我甚至想好了要给他拟定一份理财计划,当年的房价多么便宜,一千多块一个平方,买房还带入户指标,不求凭着房价高涨成为富豪,至少要为自己在深圳谋一处立身之所。

我追累了。夜幕开始降临,不打算再追了,我知道他夜晚会住在哪里,我决定来个守株待兔,直接去旅社等。我清楚的记得,当年的我,一来深圳就住在了罗湖人才市场七楼一家叫源创的旅社,705号房间,12号床。当时入住的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现在是六点,还早,还有两个小时,如果我直接在旅社前台等,毫无疑问,一定能把当年的我等到。

心里有了主意,我便不再着急,我在书城坐上18路车,在西湖宾馆下,沿着宝安北路慢悠悠地往罗湖人才市场走去,我想看看沿途的风景,这条路,每处地方,都残留着我的不少记忆。


7.

一过笋岗路,天就全黑了。还有几百米就到了,路边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求职的年轻人。时间还早,我在路边小摊吃了碗面,五块钱。一边吃一边打量着过往行人,突然间,我记起当年入夜时有一场阵雨,我没带伞,怕被雨淋湿,赶紧吃完结帐,便朝罗湖人才市场快步走去。我的记忆没错,还差几十米远到达时,豆大的雨就落了下来。我提着相机往人才市场大厦的大门跑去。我在雨中疾跑,前面就是大门,透过雨幕,我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提着蓝色斜面手提箱的年轻人。我挥舞着手臂,一边跑一边叫着自己的名字。没想到脚底一滑,在跨上台阶的一刹那,我摔倒了。


8.

醒醒,醒醒。

我听到身边有人在叫我,声音很熟悉,睁开眼睛,看到卫鸦。卫鸦当年也跟我住同一家旅社。我问他,我们在哪?

卫鸦说,当然在会场呀!

我不信,揉揉眼睛,往四周看了看,果然是在会场。台上,南翔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话。我坐在卫鸦身边的椅子上,相机也挂在脖子上。我问他,我怎么了?

卫鸦说,你刚刚迷迷糊糊走过来,也不跟我说话,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你说过你昨晚没睡好觉,我以为你累了,就没打扰你中,让你休息了一会。

那你叫醒我干什么?我有些气恼,明明都看到当年的我了,紧要关头,却被叫醒,尽管我已经知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梦,可是就算在梦里,我也想跟当年的我说说心里话。

费老师在叫你拍照呢。卫鸦朝不远处的费老师一指,我一看,费老师在朝我招手。


9.

受梦境影响,我没法集中精神,照片拍得一踏糊涂。散场时,我答应费老师回家把照片修一修再发给他。

我和卫鸦走出编辑部大门,我想掏出手机来看看时间,我的手伸进裤袋的那一瞬间,我惊出一身冷汗,真见鬼,我的手机不见了!

  • 关键词:深圳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8/08/28 18:53:50
    • 分享到:
  • 故事情节亦幻亦真,作者以“梦”为药引,穿越到十七年前来深圳的第一天。惊诧并兴奋着,他绞尽脑汁想与那一日的他相遇,意欲凭借今日的他对后世的认知来改变昔日的他的人生轨迹,结果屡屡阴差阳错,俩人始终失之交臂。这种反传统、反理性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手法足见作者与众不同的巧妙构思,拜读并学习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6807
  • 13
  • 124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