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选择了竹子林
  • 点击:1353评论:02018/08/21 14:35

我从老家到深圳的第一天,选择的第一站,就是竹子林。

我们先是住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旅馆里,空气好像是停滞的,没有风,白天也得开着灯和空调,才会觉得好一些,最起码不会被窒息。中午,竹子林下起了雨,我们出去吃饭,转了好大一圈,才在一家猪脚饭摊前站住,一人来了一份猪脚饭,很油腻,很香,很好吃。我当时并未意识到是因为自己饿了,而人饿了吃什么都好吃,都香。

我们在旅店附近走了半天,逛了超市,菜场,打听了下出租房价格。但并没有见到竹子林。甚至,连竹子的影子都没见着。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不值得我们失望。这世上有许多地方都是徒有虚名,竹子林即便真的没有竹子,也只是少了点竹子而已,于竹子林来说并没什么不同。

再说,竹子林,以前确实是一片竹子林,只不过现在被眼前的高楼大厦替代了而已,也未可知。

晚上,又去吃了猪脚饭,觉得没有中午那么好吃。便想起了某皇帝在落难时吃过的翡翠白玉汤,无非是一些烂菜叶加讨来的剩菜剩饭做的一锅汤。只有这一锅,一旦时过境迁美味便不复存在。

猪脚饭亦然。

也许是因为旅途劳累,我们洗完了澡,便早早睡下了。来不及过多地去想明天的事,便进入了梦乡。

佛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也许我们对于未来的担忧始终是杞人忧天而已,于未来并无太多益处,反而徒增悲戚。

因为晚上睡得早,以至于早晨四点多便被鸟鸣声吵醒了,恍惚中好像还在故乡,有竹园,有池塘,有老榆树,和高高的鹊巢。

我突然觉得那鸟鸣每一声都是一扇窗户,小旅馆的房间顿时窗户四开,我甚至嗅到了雨中竹叶与四月新笋的味道,还有希望的味道。

而希望的味道特别神奇,就好像把我带到了万顷麦浪边,每一次呼吸,都有新麦的气味沁入心脾。我闭上眼腈,深吸了几口,再缓缓地吐出。那感觉就像母亲在灶膛里填满了柴草,再经烟囱吐出的炊烟,绵长而又淡然。

竹子林是真有竹子的,我走在新雨后的阳光里,在去竹子林地铁站的路上,看到了几小片竹子,但我以为还称不上竹林。但竹子就是这样的,哪怕只要有一株竹子扎下了根,终会有一片竹林的。

自然,竹子林对于我说是陌生的,又是崭新的。就像明天一样,既简单又复杂,没有我们预计的那么简单,又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神秘。在今天与明天之间,总是有许多事物是重复的,又是延续的,就像一篇小说。而我在一日重复一日的荒废的时光里,已越来越失去了耐心。恰好竹子林是一个意外的抵达,给了我新鲜的空气,新鲜的风和想象。犹如想睡觉时,上帝给了我一个枕头。

儿子的宿舍就安排在竹子林,带我们去宿舍的女孩,很漂亮,很清纯。在路上我曾有想过,如果这个女孩能成儿子的女朋友就好了。当然,也仅限于想象而已。我对美好的事物,几乎都会如此,难以控制。

儿子的宿舍有三室一厅,原先住的人有的考上了公务员,有的去了别的住处,一时还没有安排别的人住。于是,我们一家便先在儿子的宿舍落了脚。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在竹子林住这样的宿舍是奢侈的。

找工作并不顺利,去面试了两次,又让写了一些东西。而我在等待的过程中对原本还有点兴趣的编书工作失去了兴趣,只不过怕拂了朋友的好意,而没好意思直接拒绝。好在,别人拒绝了,这让我在释然之余,又觉得很丢面子。但从这件事情上,我似乎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始终是个庸俗又懦弱的人,没有多大能耐却又特别自负清高的人,至于这自负与清高里所隐含的自卑,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因为最起码从表面上看起来它是坚硬的,牢不可破的。因为拒绝,或者说与这个世界拢合不了的间隙,注定了我会与许多的工作与机会擦肩而过,也注定了我始终保持了与生俱来的某种善良与纯粹。我不后悔,作为民间的一件瓷器,它不会受到很好的保护,甚至都不会被珍惜。但它和别的昂贵的瓷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样有着脆弱的一面,也有着坚硬的一面,若被打碎,一样也会很锋利,一样不会去主动伤人。这么啰哩巴嗦一大串,我只是想说,我作为人的本质从未被改变过,我始终怀抱着最初的梦想,远方和诗,挣扎着,且苟活着。

竹子林是真有竹林的,那是我在陪老婆去下梅林福田农批市场时发现的,就在竹子林地铁站往西一点的公路边,大约有二十到三十米的狭长竹林,那天刚好有台风经过,那些竹子便使劲的摇晃着向我致意,仿佛在对我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在竹子林的公交站,地铁站,建筑工地,公园,几平到处都能看到论语里的金句,有点甚至还是中英文对照的。有感于深圳这座既年轻又古老的城市,我在竹子林写了组诗《论语里的深圳》,并获得了第一届观音山杯“美丽深圳”诗歌大赛的特等奖。

一万块的奖金,对刚到深圳,还未找到工作的我,无疑是重要的;对坚持了多年的诗歌,无疑是重要的。后来听说这组诗获特等奖,评委们是有争议的。但最后还是给了我这个奖,我想我是幸运的,深圳是我的福地,竹子林是我的福地。

朋友说,《论语里的深圳》这组诗是带有批判性的,但我写这组诗的初衷却只是为了表达我对深圳,对竹子林的一些可以触摸的欢乐和疼痛,也可以说是初到深圳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生活,无论它是否带有批判性,本质上它还是抒情的,带有美好诗意的。

这组诗或许有点长,但我还是愿意放在这儿,以纪念我在深圳,在竹子林度过的日子。虽然它是略含苦涩的,却也是充满激情与憧憬的,对于我来说,这就够了。

论语里的深圳  (组诗)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没有想象中的暴发户脾气

它纯朴,大度,宽容

像大海一样,善于接纳

喜欢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说成:来了就是深圳人

深圳,不是文化沙漠

而是一本刚刚翻开的新书

在公交站台,在建筑工地

地铁的施工现场

都能读到深圳,论语里的金句

从文言文,到今译,英译

深圳,让世界百读不厌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改革开放是它的封面

用论语里的思想,阐述

一百年不变的坚定

我们在深圳走来走去

在一本论语里走来走去

内心,穿着春秋战国的长衫

在深圳,我只有南北

到深圳一年多了

认识了许多大街小巷

公园,树木,和花草

可就是搞不清东南西北

我时常会站在窗口

看山坡上,被风吹动的草木

它们拚命奔跑的样子

像极了大街上被生存追杀的人

坐着送货的货车

去罗湖口岸,每次都会看见香港的

山坡上,一片低矮的瓦房

有时照着阳光,有时洒着乌云

但它们的朝向始终不变

一律向着深圳

我开始以为那是香港的平民窟

后来,才知道那是坟场

是死在香港的深圳人

登高,眺望故乡的看台

我不是深圳人,老家在苏北

深圳是南,老家是北

所以在深圳,我只有南北

从不需要分清东西

想起月亮,真有点奢侈

每天晚上10点多钟

我几乎都会坐在公交站台的櫈子上

等妻子,等着等着就好象在等

自己。灯光下站牌上的地名有些迷离

不像故乡的名字,那么好记

风吹过绿化树时,似乎有淡薄的麦香

把记忆捻成了一缕炊烟

我是故乡的风筝,母亲呵

别忘了时不时地拉拉你手中的棉线

就像树枝,偶尔想起一片漂泊的落叶

在深圳,听到过无数动听的鸟鸣

却从未听见过布谷的,它每年都会把梦叫醒

递给我五月的弯月,被春水磨亮的镰刀

到地里去割麦。露水打湿的裤脚

草汁染过的日子,绿得有些忧郁

麦芒与汗水粘过的皮肤,乡村的人体油画

几千年前就有了。今晚10点多突然有点想家

抬头却不见李白的月亮

更不要说,能照到床前的月光

就像今年的麦子迟迟不肯灌浆

在深圳,想起月亮真有点奢侈

那就想一杯酒吧,虽然没有李白的酒量

可李白的酒里,兑了一半的月光

比我的乡愁,度数要低

在三月,深圳还是一个梦

我们一家三口,像是苏北乡下的孩子

来投奔南方城里的亲戚

扛着大包小包在大街上行走

在深圳,春暖花开的四月

汗流浃背

朋友吩咐接待我们的人

是个中年妇女

瘦且憔悴,她告诉我们朋友让安排的酒店

都客满了。然后领着我们满大街的

找旅馆。许多人用异样的目光

看着我们,就像看着无家可归的难民

后来,实在是走不动了

我们停在路边,想打的

那女人说不用,就快到了

然后,继续领着我们满大街的跑

终于拐七拐八

在一条巷子,找到了一家小旅馆

住了两天,她给了一天房租

我给了一天房租

就算是深圳,终于接纳了我们

在三月,深圳还是一个梦

在四月梦就醒了,就像想象中

一个特令人敬畏的人,见面之后

其实也很纯朴,和蔼

在深圳,我们努力地活着

希望每天都能挣到一份幸福的笑容

寄回故乡,告诉母亲

深圳挺好,深圳有很多的机会

就像天上的彩虹,美且诱人

罗湖桥

我站在罗湖桥上

看着天上的云朵,一动不动

感觉脚下有隆隆的震撼

从历史的肺部传来

与春天的山岗对峙

与山坡上寂静的村庄对峙

风吹着山上的草木

有蝴蝶飞过,白色的

像撕碎的条约,在眼前晃悠

签名的人,已被埋进泥土

我得走了,我还是不能与云朵比较

它们想走就走

不想走,就可以不走

天准备下雨了

货车在公路上行驶

能看到河对岸,绿色的山脊

和山坡上白色的坟冢

我知道那就是香港

但我不知道山脚下的河

是否就是深圳河

天准备下雨了

让我感觉,天上有一大群人

端着水盆,准备往下倒

没有闪电,没有雷霆

说明天上秩序井然

最起码没有发生水盆碰撞水盆的事

天暗了下来,是谁关了太阳这盏灯

偌大的天地,好像就是一座将开映的电影院

我看着山上的树,并不曾因为想家

或者悲伤,泪流满面

倒更像是一群干完了活,在澡堂子里

赤裸着身子,淋浴的人

雨终于停了,山脚下的那条河

好像依旧很窄

在华南物流园

所谓的物流园

其实,就是一个国家的地理

省与省,城市与城市的聚会

它们像是一群陌生人

在同一个地方出现,进进出出

依旧陌生,依旧学不会彼此的方言

它们的山水与风俗

藏在各自或繁或简的笔画中

我们可以把自己想像成鸟

栖息在时间的枝头,鸣叫戏嬉

然后飞走,绝不会改变物流园任何一个省份的天气

虽然,同一时间内有可能北京正刮着风沙

深圳正在下雨

而四川正在被地震袭击

但物流园,风平浪静

车来车往,依旧奔跑

有时候,一辆车就占了几个省

加几个城市的位置,就像物流园是一棵树

那些城市是一群鸟,当然也可以说是树上的蚂蚁

这只是比喻,你想怎么比都可以

就像我突然觉得物流园,更像是一盘象棋

那些省呵,城市呵都是棋子

那些匆忙的车辆,就是传说中的车

可以,不管楚河汉界的限制

面对从地图上偷来的一群地名

还给它们公路,原野,与绵延的地平线

看她挺身而出的肚子,一定就快临盆

地铁并不很挤

在百鸽笼站,一位高大的孕妇上车后

就坐在我的对面,玩着手机

看她挺身而出的肚子,一定就快临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我来深圳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刘炜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3钻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13200
  • 116
  • 1011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