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选择了竹子林
  • 点击:10112评论:02018/08/21 14:35

我从老家到深圳的第一天,选择的第一站,就是竹子林。

我们先是住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旅馆里,空气好像是停滞的,没有风,白天也得开着灯和空调,才会觉得好一些,最起码不会被窒息。中午,竹子林下起了雨,我们出去吃饭,转了好大一圈,才在一家猪脚饭摊前站住,一人来了一份猪脚饭,很油腻,很香,很好吃。我当时并未意识到是因为自己饿了,而人饿了吃什么都好吃,都香。

我们在旅店附近走了半天,逛了超市,菜场,打听了下出租房价格。但并没有见到竹子林。甚至,连竹子的影子都没见着。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不值得我们失望。这世上有许多地方都是徒有虚名,竹子林即便真的没有竹子,也只是少了点竹子而已,于竹子林来说并没什么不同。

再说,竹子林,以前确实是一片竹子林,只不过现在被眼前的高楼大厦替代了而已,也未可知。

晚上,又去吃了猪脚饭,觉得没有中午那么好吃。便想起了某皇帝在落难时吃过的翡翠白玉汤,无非是一些烂菜叶加讨来的剩菜剩饭做的一锅汤。只有这一锅,一旦时过境迁美味便不复存在。

猪脚饭亦然。

也许是因为旅途劳累,我们洗完了澡,便早早睡下了。来不及过多地去想明天的事,便进入了梦乡。

佛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也许我们对于未来的担忧始终是杞人忧天而已,于未来并无太多益处,反而徒增悲戚。

因为晚上睡得早,以至于早晨四点多便被鸟鸣声吵醒了,恍惚中好像还在故乡,有竹园,有池塘,有老榆树,和高高的鹊巢。

我突然觉得那鸟鸣每一声都是一扇窗户,小旅馆的房间顿时窗户四开,我甚至嗅到了雨中竹叶与四月新笋的味道,还有希望的味道。

而希望的味道特别神奇,就好像把我带到了万顷麦浪边,每一次呼吸,都有新麦的气味沁入心脾。我闭上眼腈,深吸了几口,再缓缓地吐出。那感觉就像母亲在灶膛里填满了柴草,再经烟囱吐出的炊烟,绵长而又淡然。

竹子林是真有竹子的,我走在新雨后的阳光里,在去竹子林地铁站的路上,看到了几小片竹子,但我以为还称不上竹林。但竹子就是这样的,哪怕只要有一株竹子扎下了根,终会有一片竹林的。

自然,竹子林对于我说是陌生的,又是崭新的。就像明天一样,既简单又复杂,没有我们预计的那么简单,又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神秘。在今天与明天之间,总是有许多事物是重复的,又是延续的,就像一篇小说。而我在一日重复一日的荒废的时光里,已越来越失去了耐心。恰好竹子林是一个意外的抵达,给了我新鲜的空气,新鲜的风和想象。犹如想睡觉时,上帝给了我一个枕头。

儿子的宿舍就安排在竹子林,带我们去宿舍的女孩,很漂亮,很清纯。在路上我曾有想过,如果这个女孩能成儿子的女朋友就好了。当然,也仅限于想象而已。我对美好的事物,几乎都会如此,难以控制。

儿子的宿舍有三室一厅,原先住的人有的考上了公务员,有的去了别的住处,一时还没有安排别的人住。于是,我们一家便先在儿子的宿舍落了脚。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在竹子林住这样的宿舍是奢侈的。

找工作并不顺利,去面试了两次,又让写了一些东西。而我在等待的过程中对原本还有点兴趣的编书工作失去了兴趣,只不过怕拂了朋友的好意,而没好意思直接拒绝。好在,别人拒绝了,这让我在释然之余,又觉得很丢面子。但从这件事情上,我似乎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始终是个庸俗又懦弱的人,没有多大能耐却又特别自负清高的人,至于这自负与清高里所隐含的自卑,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因为最起码从表面上看起来它是坚硬的,牢不可破的。因为拒绝,或者说与这个世界拢合不了的间隙,注定了我会与许多的工作与机会擦肩而过,也注定了我始终保持了与生俱来的某种善良与纯粹。我不后悔,作为民间的一件瓷器,它不会受到很好的保护,甚至都不会被珍惜。但它和别的昂贵的瓷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样有着脆弱的一面,也有着坚硬的一面,若被打碎,一样也会很锋利,一样不会去主动伤人。这么啰哩巴嗦一大串,我只是想说,我作为人的本质从未被改变过,我始终怀抱着最初的梦想,远方和诗,挣扎着,且苟活着。

竹子林是真有竹林的,那是我在陪老婆去下梅林福田农批市场时发现的,就在竹子林地铁站往西一点的公路边,大约有二十到三十米的狭长竹林,那天刚好有台风经过,那些竹子便使劲的摇晃着向我致意,仿佛在对我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在竹子林的公交站,地铁站,建筑工地,公园,几平到处都能看到论语里的金句,有点甚至还是中英文对照的。有感于深圳这座既年轻又古老的城市,我在竹子林写了组诗《论语里的深圳》,并获得了第一届观音山杯“美丽深圳”诗歌大赛的特等奖。

一万块的奖金,对刚到深圳,还未找到工作的我,无疑是重要的;对坚持了多年的诗歌,无疑是重要的。后来听说这组诗获特等奖,评委们是有争议的。但最后还是给了我这个奖,我想我是幸运的,深圳是我的福地,竹子林是我的福地。

朋友说,《论语里的深圳》这组诗是带有批判性的,但我写这组诗的初衷却只是为了表达我对深圳,对竹子林的一些可以触摸的欢乐和疼痛,也可以说是初到深圳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生活,无论它是否带有批判性,本质上它还是抒情的,带有美好诗意的。

这组诗或许有点长,但我还是愿意放在这儿,以纪念我在深圳,在竹子林度过的日子。虽然它是略含苦涩的,却也是充满激情与憧憬的,对于我来说,这就够了。

论语里的深圳  (组诗)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没有想象中的暴发户脾气

它纯朴,大度,宽容

像大海一样,善于接纳

喜欢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说成:来了就是深圳人

深圳,不是文化沙漠

而是一本刚刚翻开的新书

在公交站台,在建筑工地

地铁的施工现场

都能读到深圳,论语里的金句

从文言文,到今译,英译

深圳,让世界百读不厌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改革开放是它的封面

用论语里的思想,阐述

一百年不变的坚定

我们在深圳走来走去

在一本论语里走来走去

内心,穿着春秋战国的长衫

在深圳,我只有南北

到深圳一年多了

认识了许多大街小巷

公园,树木,和花草

可就是搞不清东南西北

我时常会站在窗口

看山坡上,被风吹动的草木

它们拚命奔跑的样子

像极了大街上被生存追杀的人

坐着送货的货车

去罗湖口岸,每次都会看见香港的

山坡上,一片低矮的瓦房

有时照着阳光,有时洒着乌云

但它们的朝向始终不变

一律向着深圳

我开始以为那是香港的平民窟

后来,才知道那是坟场

是死在香港的深圳人

登高,眺望故乡的看台

我不是深圳人,老家在苏北

深圳是南,老家是北

所以在深圳,我只有南北

从不需要分清东西

想起月亮,真有点奢侈

每天晚上10点多钟

我几乎都会坐在公交站台的櫈子上

等妻子,等着等着就好象在等

自己。灯光下站牌上的地名有些迷离

不像故乡的名字,那么好记

风吹过绿化树时,似乎有淡薄的麦香

把记忆捻成了一缕炊烟

我是故乡的风筝,母亲呵

别忘了时不时地拉拉你手中的棉线

就像树枝,偶尔想起一片漂泊的落叶

在深圳,听到过无数动听的鸟鸣

却从未听见过布谷的,它每年都会把梦叫醒

递给我五月的弯月,被春水磨亮的镰刀

到地里去割麦。露水打湿的裤脚

草汁染过的日子,绿得有些忧郁

麦芒与汗水粘过的皮肤,乡村的人体油画

几千年前就有了。今晚10点多突然有点想家

抬头却不见李白的月亮

更不要说,能照到床前的月光

就像今年的麦子迟迟不肯灌浆

在深圳,想起月亮真有点奢侈

那就想一杯酒吧,虽然没有李白的酒量

可李白的酒里,兑了一半的月光

比我的乡愁,度数要低

在三月,深圳还是一个梦

我们一家三口,像是苏北乡下的孩子

来投奔南方城里的亲戚

扛着大包小包在大街上行走

在深圳,春暖花开的四月

汗流浃背

朋友吩咐接待我们的人

是个中年妇女

瘦且憔悴,她告诉我们朋友让安排的酒店

都客满了。然后领着我们满大街的

找旅馆。许多人用异样的目光

看着我们,就像看着无家可归的难民

后来,实在是走不动了

我们停在路边,想打的

那女人说不用,就快到了

然后,继续领着我们满大街的跑

终于拐七拐八

在一条巷子,找到了一家小旅馆

住了两天,她给了一天房租

我给了一天房租

就算是深圳,终于接纳了我们

在三月,深圳还是一个梦

在四月梦就醒了,就像想象中

一个特令人敬畏的人,见面之后

其实也很纯朴,和蔼

在深圳,我们努力地活着

希望每天都能挣到一份幸福的笑容

寄回故乡,告诉母亲

深圳挺好,深圳有很多的机会

就像天上的彩虹,美且诱人

罗湖桥

我站在罗湖桥上

看着天上的云朵,一动不动

感觉脚下有隆隆的震撼

从历史的肺部传来

与春天的山岗对峙

与山坡上寂静的村庄对峙

风吹着山上的草木

有蝴蝶飞过,白色的

像撕碎的条约,在眼前晃悠

签名的人,已被埋进泥土

我得走了,我还是不能与云朵比较

它们想走就走

不想走,就可以不走

天准备下雨了

货车在公路上行驶

能看到河对岸,绿色的山脊

和山坡上白色的坟冢

我知道那就是香港

但我不知道山脚下的河

是否就是深圳河

天准备下雨了

让我感觉,天上有一大群人

端着水盆,准备往下倒

没有闪电,没有雷霆

说明天上秩序井然

最起码没有发生水盆碰撞水盆的事

天暗了下来,是谁关了太阳这盏灯

偌大的天地,好像就是一座将开映的电影院

我看着山上的树,并不曾因为想家

或者悲伤,泪流满面

倒更像是一群干完了活,在澡堂子里

赤裸着身子,淋浴的人

雨终于停了,山脚下的那条河

好像依旧很窄

在华南物流园

所谓的物流园

其实,就是一个国家的地理

省与省,城市与城市的聚会

它们像是一群陌生人

在同一个地方出现,进进出出

依旧陌生,依旧学不会彼此的方言

它们的山水与风俗

藏在各自或繁或简的笔画中

我们可以把自己想像成鸟

栖息在时间的枝头,鸣叫戏嬉

然后飞走,绝不会改变物流园任何一个省份的天气

虽然,同一时间内有可能北京正刮着风沙

深圳正在下雨

而四川正在被地震袭击

但物流园,风平浪静

车来车往,依旧奔跑

有时候,一辆车就占了几个省

加几个城市的位置,就像物流园是一棵树

那些城市是一群鸟,当然也可以说是树上的蚂蚁

这只是比喻,你想怎么比都可以

就像我突然觉得物流园,更像是一盘象棋

那些省呵,城市呵都是棋子

那些匆忙的车辆,就是传说中的车

可以,不管楚河汉界的限制

面对从地图上偷来的一群地名

还给它们公路,原野,与绵延的地平线

看她挺身而出的肚子,一定就快临盆

地铁并不很挤

在百鸽笼站,一位高大的孕妇上车后

就坐在我的对面,玩着手机

看她挺身而出的肚子,一定就快临盆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我来深圳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刘炜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3钻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13200
  • 116
  • 1011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