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选择了竹子林
  • 点击:798评论:02018/08/21 14:35

我从老家到深圳的第一天,选择的第一站,就是竹子林。

我们先是住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旅馆里,空气好像是停滞的,没有风,白天也得开着灯和空调,才会觉得好一些,最起码不会被窒息。中午,竹子林下起了雨,我们出去吃饭,转了好大一圈,才在一家猪脚饭摊前站住,一人来了一份猪脚饭,很油腻,很香,很好吃。我当时并未意识到是因为自己饿了,而人饿了吃什么都好吃,都香。

我们在旅店附近走了半天,逛了超市,菜场,打听了下出租房价格。但并没有见到竹子林。甚至,连竹子的影子都没见着。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不值得我们失望。这世上有许多地方都是徒有虚名,竹子林即便真的没有竹子,也只是少了点竹子而已,于竹子林来说并没什么不同。

再说,竹子林,以前确实是一片竹子林,只不过现在被眼前的高楼大厦替代了而已,也未可知。

晚上,又去吃了猪脚饭,觉得没有中午那么好吃。便想起了某皇帝在落难时吃过的翡翠白玉汤,无非是一些烂菜叶加讨来的剩菜剩饭做的一锅汤。只有这一锅,一旦时过境迁美味便不复存在。

猪脚饭亦然。

也许是因为旅途劳累,我们洗完了澡,便早早睡下了。来不及过多地去想明天的事,便进入了梦乡。

佛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也许我们对于未来的担忧始终是杞人忧天而已,于未来并无太多益处,反而徒增悲戚。

因为晚上睡得早,以至于早晨四点多便被鸟鸣声吵醒了,恍惚中好像还在故乡,有竹园,有池塘,有老榆树,和高高的鹊巢。

我突然觉得那鸟鸣每一声都是一扇窗户,小旅馆的房间顿时窗户四开,我甚至嗅到了雨中竹叶与四月新笋的味道,还有希望的味道。

而希望的味道特别神奇,就好像把我带到了万顷麦浪边,每一次呼吸,都有新麦的气味沁入心脾。我闭上眼腈,深吸了几口,再缓缓地吐出。那感觉就像母亲在灶膛里填满了柴草,再经烟囱吐出的炊烟,绵长而又淡然。

竹子林是真有竹子的,我走在新雨后的阳光里,在去竹子林地铁站的路上,看到了几小片竹子,但我以为还称不上竹林。但竹子就是这样的,哪怕只要有一株竹子扎下了根,终会有一片竹林的。

自然,竹子林对于我说是陌生的,又是崭新的。就像明天一样,既简单又复杂,没有我们预计的那么简单,又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神秘。在今天与明天之间,总是有许多事物是重复的,又是延续的,就像一篇小说。而我在一日重复一日的荒废的时光里,已越来越失去了耐心。恰好竹子林是一个意外的抵达,给了我新鲜的空气,新鲜的风和想象。犹如想睡觉时,上帝给了我一个枕头。

儿子的宿舍就安排在竹子林,带我们去宿舍的女孩,很漂亮,很清纯。在路上我曾有想过,如果这个女孩能成儿子的女朋友就好了。当然,也仅限于想象而已。我对美好的事物,几乎都会如此,难以控制。

儿子的宿舍有三室一厅,原先住的人有的考上了公务员,有的去了别的住处,一时还没有安排别的人住。于是,我们一家便先在儿子的宿舍落了脚。当然,那时我并不知道在竹子林住这样的宿舍是奢侈的。

找工作并不顺利,去面试了两次,又让写了一些东西。而我在等待的过程中对原本还有点兴趣的编书工作失去了兴趣,只不过怕拂了朋友的好意,而没好意思直接拒绝。好在,别人拒绝了,这让我在释然之余,又觉得很丢面子。但从这件事情上,我似乎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始终是个庸俗又懦弱的人,没有多大能耐却又特别自负清高的人,至于这自负与清高里所隐含的自卑,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因为最起码从表面上看起来它是坚硬的,牢不可破的。因为拒绝,或者说与这个世界拢合不了的间隙,注定了我会与许多的工作与机会擦肩而过,也注定了我始终保持了与生俱来的某种善良与纯粹。我不后悔,作为民间的一件瓷器,它不会受到很好的保护,甚至都不会被珍惜。但它和别的昂贵的瓷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样有着脆弱的一面,也有着坚硬的一面,若被打碎,一样也会很锋利,一样不会去主动伤人。这么啰哩巴嗦一大串,我只是想说,我作为人的本质从未被改变过,我始终怀抱着最初的梦想,远方和诗,挣扎着,且苟活着。

竹子林是真有竹林的,那是我在陪老婆去下梅林福田农批市场时发现的,就在竹子林地铁站往西一点的公路边,大约有二十到三十米的狭长竹林,那天刚好有台风经过,那些竹子便使劲的摇晃着向我致意,仿佛在对我说,来了就是深圳人。

在竹子林的公交站,地铁站,建筑工地,公园,几平到处都能看到论语里的金句,有点甚至还是中英文对照的。有感于深圳这座既年轻又古老的城市,我在竹子林写了组诗《论语里的深圳》,并获得了第一届观音山杯“美丽深圳”诗歌大赛的特等奖。

一万块的奖金,对刚到深圳,还未找到工作的我,无疑是重要的;对坚持了多年的诗歌,无疑是重要的。后来听说这组诗获特等奖,评委们是有争议的。但最后还是给了我这个奖,我想我是幸运的,深圳是我的福地,竹子林是我的福地。

朋友说,《论语里的深圳》这组诗是带有批判性的,但我写这组诗的初衷却只是为了表达我对深圳,对竹子林的一些可以触摸的欢乐和疼痛,也可以说是初到深圳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生活,无论它是否带有批判性,本质上它还是抒情的,带有美好诗意的。

这组诗或许有点长,但我还是愿意放在这儿,以纪念我在深圳,在竹子林度过的日子。虽然它是略含苦涩的,却也是充满激情与憧憬的,对于我来说,这就够了。

论语里的深圳  (组诗)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没有想象中的暴发户脾气

它纯朴,大度,宽容

像大海一样,善于接纳

喜欢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说成:来了就是深圳人

深圳,不是文化沙漠

而是一本刚刚翻开的新书

在公交站台,在建筑工地

地铁的施工现场

都能读到深圳,论语里的金句

从文言文,到今译,英译

深圳,让世界百读不厌

深圳,一座论语里的城市

改革开放是它的封面

用论语里的思想,阐述

一百年不变的坚定

我们在深圳走来走去

在一本论语里走来走去

内心,穿着春秋战国的长衫

在深圳,我只有南北

到深圳一年多了

认识了许多大街小巷

公园,树木,和花草

可就是搞不清东南西北

我时常会站在窗口

看山坡上,被风吹动的草木

它们拚命奔跑的样子

像极了大街上被生存追杀的人

坐着送货的货车

去罗湖口岸,每次都会看见香港的

山坡上,一片低矮的瓦房

有时照着阳光,有时洒着乌云

但它们的朝向始终不变

一律向着深圳

我开始以为那是香港的平民窟

后来,才知道那是坟场

是死在香港的深圳人

登高,眺望故乡的看台

我不是深圳人,老家在苏北

深圳是南,老家是北

所以在深圳,我只有南北

从不需要分清东西

想起月亮,真有点奢侈

每天晚上10点多钟

我几乎都会坐在公交站台的櫈子上

等妻子,等着等着就好象在等

自己。灯光下站牌上的地名有些迷离

不像故乡的名字,那么好记

风吹过绿化树时,似乎有淡薄的麦香

把记忆捻成了一缕炊烟

我是故乡的风筝,母亲呵

别忘了时不时地拉拉你手中的棉线

就像树枝,偶尔想起一片漂泊的落叶

在深圳,听到过无数动听的鸟鸣

却从未听见过布谷的,它每年都会把梦叫醒

递给我五月的弯月,被春水磨亮的镰刀

到地里去割麦。露水打湿的裤脚

草汁染过的日子,绿得有些忧郁

麦芒与汗水粘过的皮肤,乡村的人体油画

几千年前就有了。今晚10点多突然有点想家

抬头却不见李白的月亮

更不要说,能照到床前的月光

就像今年的麦子迟迟不肯灌浆

在深圳,想起月亮真有点奢侈

那就想一杯酒吧,虽然没有李白的酒量

可李白的酒里,兑了一半的月光

比我的乡愁,度数要低

在三月,深圳还是一个梦

我们一家三口,像是苏北乡下的孩子

来投奔南方城里的亲戚

扛着大包小包在大街上行走

在深圳,春暖花开的四月

汗流浃背

朋友吩咐接待我们的人

是个中年妇女

瘦且憔悴,她告诉我们朋友让安排的酒店

都客满了。然后领着我们满大街的

找旅馆。许多人用异样的目光

看着我们,就像看着无家可归的难民

后来,实在是走不动了

我们停在路边,想打的

那女人说不用,就快到了

然后,继续领着我们满大街的跑

终于拐七拐八

在一条巷子,找到了一家小旅馆

住了两天,她给了一天房租

我给了一天房租

就算是深圳,终于接纳了我们

在三月,深圳还是一个梦

在四月梦就醒了,就像想象中

一个特令人敬畏的人,见面之后

其实也很纯朴,和蔼

在深圳,我们努力地活着

希望每天都能挣到一份幸福的笑容

寄回故乡,告诉母亲

深圳挺好,深圳有很多的机会

就像天上的彩虹,美且诱人

罗湖桥

我站在罗湖桥上

看着天上的云朵,一动不动

感觉脚下有隆隆的震撼

从历史的肺部传来

与春天的山岗对峙

与山坡上寂静的村庄对峙

风吹着山上的草木

有蝴蝶飞过,白色的

像撕碎的条约,在眼前晃悠

签名的人,已被埋进泥土

我得走了,我还是不能与云朵比较

它们想走就走

不想走,就可以不走

天准备下雨了

货车在公路上行驶

能看到河对岸,绿色的山脊

和山坡上白色的坟冢

我知道那就是香港

但我不知道山脚下的河

是否就是深圳河

天准备下雨了

让我感觉,天上有一大群人

端着水盆,准备往下倒

没有闪电,没有雷霆

说明天上秩序井然

最起码没有发生水盆碰撞水盆的事

天暗了下来,是谁关了太阳这盏灯

偌大的天地,好像就是一座将开映的电影院

我看着山上的树,并不曾因为想家

或者悲伤,泪流满面

倒更像是一群干完了活,在澡堂子里

赤裸着身子,淋浴的人

雨终于停了,山脚下的那条河

好像依旧很窄

在华南物流园

所谓的物流园

其实,就是一个国家的地理

省与省,城市与城市的聚会

它们像是一群陌生人

在同一个地方出现,进进出出

依旧陌生,依旧学不会彼此的方言

它们的山水与风俗

藏在各自或繁或简的笔画中

我们可以把自己想像成鸟

栖息在时间的枝头,鸣叫戏嬉

然后飞走,绝不会改变物流园任何一个省份的天气

虽然,同一时间内有可能北京正刮着风沙

深圳正在下雨

而四川正在被地震袭击

但物流园,风平浪静

车来车往,依旧奔跑

有时候,一辆车就占了几个省

加几个城市的位置,就像物流园是一棵树

那些城市是一群鸟,当然也可以说是树上的蚂蚁

这只是比喻,你想怎么比都可以

就像我突然觉得物流园,更像是一盘象棋

那些省呵,城市呵都是棋子

那些匆忙的车辆,就是传说中的车

可以,不管楚河汉界的限制

面对从地图上偷来的一群地名

还给它们公路,原野,与绵延的地平线

看她挺身而出的肚子,一定就快临盆

地铁并不很挤

在百鸽笼站,一位高大的孕妇上车后

就坐在我的对面,玩着手机

看她挺身而出的肚子,一定就快临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我来深圳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刘炜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3钻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等发表诗作。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0
  • 13200
  • 116
  • 1011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