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深第一天:靓仔加身
  • 点击:1818评论:32018/08/24 15:24


1993年4月22日,我在江西上饶火车站买了一张硬座票,匆匆踏上了深圳行程,23日下午四点到达深圳火车站,从此命运和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

都说来深圳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内地混得很好的,为追求更崇高的目标,来深圳创造举世伟业;一种是在内地混不下去,把深圳作为逃生地,希望得到收留的。我当然属于后者。

在某个寒冬的苦闷夜晚,喝了两杯寡酒,抽了两根纸烟,突然猛一拍桌,他娘的,走。于是我决定离开工作了五年的乡下小供销社,那个充满谄媚、虚伪、暗算、内耗的是非之地,去深圳,远走高飞,去寻找纯洁、多爱、友善的桃花源。

所以,我是带着沉重,茫然来的,前路在何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我必须走,走得破釜沉舟,不留一丝牵挂。正是这样,我当时对主任毅然出口的是辞职。主任见我要走了,其言也善,让我先还是请假,不行再回来上班。但是我的心已辞职。那个压抑的地方,多留一天我都会发疯。

来之前同学给我联系了深圳的一个转折亲张红莺,但一直没收到她回信,左等右等,都四月下旬了。同学说你直接去吧,沾了亲的嘛。这个转折亲有多转折呢,我同学是她妹夫的妹夫。

在火车站打电话,我做了自我介绍,电话里是一个柔美的女声,她说她没收到信,但是你既然来了,又是亲戚的好同学,她很欢迎。她让我坐二路大巴在市政府下,她来接。

愁了一路的落脚问题一瞬间就解决了,真出乎我的意料。我做的最坏打算是,她不回信,也不接待我,我自己找旅社。在打电话之前,我去看过火车站对面的罗湖桥宾馆,一晚八十八元。而我只带了一千五。我的心凉凉的。

下了车,张红莺果真来接了。他乡遇故知,让我特别亲切。接下来说了一堆假话。她问,车上挤吧?我答,不挤。她问,累吧?我答,不累。她问,饿了吧?我答,吃过了。其实,中午十二点直快才到广州,下了车排老长的队买来深圳的票,然后是候车、上车、下车,中途只啃了两个带来的面包,早饿得肚子叽里咕噜了。张红莺笑了笑,出一只手帮我提包,就没再问。

住处是巴登埔尾新村某栋,有一个牌子,上饶地区行署驻深办。能在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落脚,出门之前的各种防扒防骗,反调虎离山计反美人计反美人连环计都放下了。

晚上,办事处吃饭的人很多,张红莺拿大碗装了一大碗饭菜,让我先吃。她说,你应该饿了,先吃吧。虽然有点尴尬,我还是不客气吃起来。估计是当时的吃相狼狈,大厅有几个女人一直在看着我嗤嗤轻笑。我痛苦地放慢速度。这时,一个年纪大点的说,靓仔,没事,吃吧。我忙抬头感激的看她一眼,不知怎么回答。

饭后,我和办事处一个小老乡出门散步。我问他,广东人靓仔是什么意思?尽管我知道它的意思,但还是想证实一下。小老乡比我早来半个月,他说,就是说你长得漂亮。听完,我脸上忽然一阵温热。我脸红了。这应该是平生第一次有人夸我漂亮吧。

夜幕下,深圳已是一派盛夏景象,逛街的男人穿着拖鞋、大短裤,女人穿着吊带背心,也是穿着拖鞋,不同的是都涂着红红的脚指甲。和我出差去过的其他城市比,我感觉深圳人很洋气很开放,霓虹灯闪闪烁烁,一街的豪车,这都是内地城市远没有的。

这时,一个挑担的女人挡住我们,靓仔,买芒果,海南芒果。一会,又一个女人对我们粲笑,靓仔,香港录像带。我看了看小老乡,他是挺靓的,菱角分明,身材高大。我问他,这些女人是叫我们俩个?小老乡脖子一梗,那肯定。我又问,我也靓吗?小老乡哈哈一笑,你肯定靓啦,戴着眼镜,像有知识的样子。

我的心气不由慢慢高起来,都有几个女人说我靓了,况且我又没跟人家做生意。我的脚步开始轻盈,心花开始怒放。深圳真是个好地方,双向六车道的大街,又宽又干净,高大的树上开满火一样大朵大朵的红花,激情奔放,这也是内地城市从没见过的。小老乡说那叫木棉,象征热恋。小老乡还说,来深圳算你来对了,这个城市,引领时尚,经济又发达,随便找一个工厂一月都是三四百块,做几年就可以回家讨老婆建屋了。

小老乡有亲戚在深圳工厂,知道的事多,我一个劲听着。虽然觉得他没什么大志向,还是心潮澎湃,为自己的选择肃然起敬。

路过祠堂村一家发廊,一个乳峰挺拔的漂亮女人对我们抛来一个媚眼,靓仔,进来坐一下,洗头。我霎时脸又一红。这样漂亮的女人都叫我靓仔了,脸能不红吗?虽然二十六了,我可是恋爱都还没谈过呢。

我估计我的脸红了一路。一是那女人实在是迷人,老远就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二是人家再一次证实了我是靓仔。错一次,不可能错二次三次吧。

回到办事处,我利用上卫生间的机会久久凝视镜中的自己,我像看偶像一样审视镜中的眼睛、鼻子、嘴巴、额头,那一刻,我有委屈,有庆幸,我竟然是一颗落了些灰尘的明珠,是卧草之龙。

在内地,由于自己爱憎分明,单位的很多事都看不顺眼,慢慢的和主流就有了疏离。晚上,我一般都是看书,那时已在省级刊物发了好几篇小说散文,一心想当文豪写名著,就更没时间和同事打牌聊天了。时间一长,好像我有什么错一样,不入染缸之错。

供销社,计划经济产物,在物资匮乏年代,是每个地方最红的单位。但到了我进供销社时,已是强弩之末,是没人愿多睬的过气老明星。这一点在我身上最明显的显效是,没女孩子能看上我。有一个远亲的女儿说我嘴小。一个同学的姐姐说我嘴大。一个朋友的表妹说我呆头呆脑。一个街坊的女儿说我喝汤的声音又响又长,像吹起床号,而她是护士,常上晚班。还有一个穿了九厘米高跟才一米五的乡村女老师竟然也说我小说写得还算通顺,可惜是八脚蜥的字,啧,啧,啧。

好在我那时沉迷于文学,书中自有颜如玉,不然非被那一帮小妖精气成内伤。

树挪死,人挪活,甫到深圳,我一下成了靓仔,我那些缺点呢?难道真是彼之砒霜,此之饴糖?我的心慢慢融化了。

这天晚上,我睡在办事处的席梦思上,因为累,所以睡得很甜。明天,深圳的明天,在梦中向我招手,靓仔,你好。



  • 1
  • 关键词:第一天 靓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谢谢简和昆阳森林打赏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5 09:25:56
    • 分享到:
  • 卫华这篇写的很有趣!深圳人民热情,见面喊一声:靓仔,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经卫华之手这么一打趣,我感觉到了背后的含义——是深圳的包容,更是深圳的礼仪,也是深圳速度的表现方式之一。婉如我这个打工妹每次进菜市场,档口里所有做买卖的商贩,都会称呼我:老板娘。虽然我遇到的跟卫华的不太一样,但有同轴之味。《靓仔加身》之身,是种肯定,是自己被深圳人民所接纳的美好开始,当一颗心被热情慢慢融化,好日子自然就开始了
  • 谢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陈卫华(笑谈一生),93年辞职来深,现任职某生物公司,居福田。
  • 陈卫华(笑谈一生),93年辞职来深,现任职某生物公司,居福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
  • 374521
  • 15
  • 446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