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深第一天:靓仔加身
  • 点击:16026评论:32018/08/24 15:24


1993年4月22日,我在江西上饶火车站买了一张硬座票,匆匆踏上了深圳行程,23日下午四点到达深圳火车站,从此命运和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

都说来深圳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在内地混得很好的,为追求更崇高的目标,来深圳创造举世伟业;一种是在内地混不下去,把深圳作为逃生地,希望得到收留的。我当然属于后者。

在某个寒冬的苦闷夜晚,喝了两杯寡酒,抽了两根纸烟,突然猛一拍桌,他娘的,走。于是我决定离开工作了五年的乡下小供销社,那个充满谄媚、虚伪、暗算、内耗的是非之地,去深圳,远走高飞,去寻找纯洁、多爱、友善的桃花源。

所以,我是带着沉重,茫然来的,前路在何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是,我必须走,走得破釜沉舟,不留一丝牵挂。正是这样,我当时对主任毅然出口的是辞职。主任见我要走了,其言也善,让我先还是请假,不行再回来上班。但是我的心已辞职。那个压抑的地方,多留一天我都会发疯。

来之前同学给我联系了深圳的一个转折亲张红莺,但一直没收到她回信,左等右等,都四月下旬了。同学说你直接去吧,沾了亲的嘛。这个转折亲有多转折呢,我同学是她妹夫的妹夫。

在火车站打电话,我做了自我介绍,电话里是一个柔美的女声,她说她没收到信,但是你既然来了,又是亲戚的好同学,她很欢迎。她让我坐二路大巴在市政府下,她来接。

愁了一路的落脚问题一瞬间就解决了,真出乎我的意料。我做的最坏打算是,她不回信,也不接待我,我自己找旅社。在打电话之前,我去看过火车站对面的罗湖桥宾馆,一晚八十八元。而我只带了一千五。我的心凉凉的。

下了车,张红莺果真来接了。他乡遇故知,让我特别亲切。接下来说了一堆假话。她问,车上挤吧?我答,不挤。她问,累吧?我答,不累。她问,饿了吧?我答,吃过了。其实,中午十二点直快才到广州,下了车排老长的队买来深圳的票,然后是候车、上车、下车,中途只啃了两个带来的面包,早饿得肚子叽里咕噜了。张红莺笑了笑,出一只手帮我提包,就没再问。

住处是巴登埔尾新村某栋,有一个牌子,上饶地区行署驻深办。能在这么高大上的地方落脚,出门之前的各种防扒防骗,反调虎离山计反美人计反美人连环计都放下了。

晚上,办事处吃饭的人很多,张红莺拿大碗装了一大碗饭菜,让我先吃。她说,你应该饿了,先吃吧。虽然有点尴尬,我还是不客气吃起来。估计是当时的吃相狼狈,大厅有几个女人一直在看着我嗤嗤轻笑。我痛苦地放慢速度。这时,一个年纪大点的说,靓仔,没事,吃吧。我忙抬头感激的看她一眼,不知怎么回答。

饭后,我和办事处一个小老乡出门散步。我问他,广东人靓仔是什么意思?尽管我知道它的意思,但还是想证实一下。小老乡比我早来半个月,他说,就是说你长得漂亮。听完,我脸上忽然一阵温热。我脸红了。这应该是平生第一次有人夸我漂亮吧。

夜幕下,深圳已是一派盛夏景象,逛街的男人穿着拖鞋、大短裤,女人穿着吊带背心,也是穿着拖鞋,不同的是都涂着红红的脚指甲。和我出差去过的其他城市比,我感觉深圳人很洋气很开放,霓虹灯闪闪烁烁,一街的豪车,这都是内地城市远没有的。

这时,一个挑担的女人挡住我们,靓仔,买芒果,海南芒果。一会,又一个女人对我们粲笑,靓仔,香港录像带。我看了看小老乡,他是挺靓的,菱角分明,身材高大。我问他,这些女人是叫我们俩个?小老乡脖子一梗,那肯定。我又问,我也靓吗?小老乡哈哈一笑,你肯定靓啦,戴着眼镜,像有知识的样子。

我的心气不由慢慢高起来,都有几个女人说我靓了,况且我又没跟人家做生意。我的脚步开始轻盈,心花开始怒放。深圳真是个好地方,双向六车道的大街,又宽又干净,高大的树上开满火一样大朵大朵的红花,激情奔放,这也是内地城市从没见过的。小老乡说那叫木棉,象征热恋。小老乡还说,来深圳算你来对了,这个城市,引领时尚,经济又发达,随便找一个工厂一月都是三四百块,做几年就可以回家讨老婆建屋了。

小老乡有亲戚在深圳工厂,知道的事多,我一个劲听着。虽然觉得他没什么大志向,还是心潮澎湃,为自己的选择肃然起敬。

路过祠堂村一家发廊,一个乳峰挺拔的漂亮女人对我们抛来一个媚眼,靓仔,进来坐一下,洗头。我霎时脸又一红。这样漂亮的女人都叫我靓仔了,脸能不红吗?虽然二十六了,我可是恋爱都还没谈过呢。

我估计我的脸红了一路。一是那女人实在是迷人,老远就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二是人家再一次证实了我是靓仔。错一次,不可能错二次三次吧。

回到办事处,我利用上卫生间的机会久久凝视镜中的自己,我像看偶像一样审视镜中的眼睛、鼻子、嘴巴、额头,那一刻,我有委屈,有庆幸,我竟然是一颗落了些灰尘的明珠,是卧草之龙。

在内地,由于自己爱憎分明,单位的很多事都看不顺眼,慢慢的和主流就有了疏离。晚上,我一般都是看书,那时已在省级刊物发了好几篇小说散文,一心想当文豪写名著,就更没时间和同事打牌聊天了。时间一长,好像我有什么错一样,不入染缸之错。

供销社,计划经济产物,在物资匮乏年代,是每个地方最红的单位。但到了我进供销社时,已是强弩之末,是没人愿多睬的过气老明星。这一点在我身上最明显的显效是,没女孩子能看上我。有一个远亲的女儿说我嘴小。一个同学的姐姐说我嘴大。一个朋友的表妹说我呆头呆脑。一个街坊的女儿说我喝汤的声音又响又长,像吹起床号,而她是护士,常上晚班。还有一个穿了九厘米高跟才一米五的乡村女老师竟然也说我小说写得还算通顺,可惜是八脚蜥的字,啧,啧,啧。

好在我那时沉迷于文学,书中自有颜如玉,不然非被那一帮小妖精气成内伤。

树挪死,人挪活,甫到深圳,我一下成了靓仔,我那些缺点呢?难道真是彼之砒霜,此之饴糖?我的心慢慢融化了。

这天晚上,我睡在办事处的席梦思上,因为累,所以睡得很甜。明天,深圳的明天,在梦中向我招手,靓仔,你好。



  • 1
  • 关键词:第一天 靓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谢谢简和昆阳森林打赏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8/25 09:25:56
    • 分享到:
  • 卫华这篇写的很有趣!深圳人民热情,见面喊一声:靓仔,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经卫华之手这么一打趣,我感觉到了背后的含义——是深圳的包容,更是深圳的礼仪,也是深圳速度的表现方式之一。婉如我这个打工妹每次进菜市场,档口里所有做买卖的商贩,都会称呼我:老板娘。虽然我遇到的跟卫华的不太一样,但有同轴之味。《靓仔加身》之身,是种肯定,是自己被深圳人民所接纳的美好开始,当一颗心被热情慢慢融化,好日子自然就开始了
  • 谢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山顶问苍天,人渐老,文尚嫩,怎生是好?
  • 山顶问苍天,人渐老,文尚嫩,怎生是好?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90198
  • 20
  • 557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