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两个第一天
  • 点击:15314评论:02018/08/24 15:29

漆黑一团,光亮两柱,车子缓行在江西道上。那是1997年,夏天,可能六月。

从前和以后,几乎绝无仅有的感受,天地之间真个一团漆黑,只有车头灯照前两束光柱,映出行驶的一小块公路。鼠目寸光,照前几米,行出几米,何其巨大的黑暗,何其渺小的光明,卡车和卡车里的我们,最孤独。

卡车是重载的,东风还是解放牌,忘了?只记得是比较高级的平头车。核载20吨,一出厂就转去修理厂,大梁钢板彻底改装,加高车挡,负重翻倍,最多可达五六十吨。是父亲颇为得意的大学生徒弟,停薪留职闯深圳,先进一家国营外贸公司,一年后离职,与一位新加坡客户合开了私营商行,再一年,客户撤走了,自己独立成为老板。后一年,便邀我哥合买了这辆卡车,老板负责货源,哥负责跑运输,开放的好时代,应该是桩厚利的生意。老板是自己人,既然自己开公司,也必须用自己人,哥是自己人,我,也是自己人。

那年,我还在北漂,做乐队,漂着漂着没有方向,年纪却二十七八了。与其北往,不如南来,老板托哥托父母来召唤了,需要好帮手,深圳是个诱人的方向。车子从无锡出发,转苏北或者安徽装货,两名司机,日夜不歇,两个白天加一个黑天,一口气路程。夜最难熬,司机三四个小时轮班,我坐副驾驶,不休不眠不停说话提神,跑长途安全第一。第二个白天到,最后要翻一座山,山陡,总有四十五度坡吧,下去一路刹车,半道必须停车,路旁即有水管,刹车片降温。上山还是江西境,而这翻山而下,即是广东境了,深圳不远了。

深圳入关,南头关吧,军人持枪把守,必查通行证。再往里开,情景几乎忘了,或者第一感受就是树繁林密,所谓南国风貌,一切包裹葱郁之中,其他,深圳未见更多特殊。毕竟,我生长是最为富庶的江南,又长期居留是伟大的首都,心理自有一等城市的标杆。然后,高架桥上,哥手指指下,一片庞大的仓库区,如列的车辆,蝼蚁的工人,最为直观的特区初印象,梅园仓库到了。

外贸公司,其实是转口贸易,内地的纺织品运至深圳,梅园或者笋岗仓库,入库仓储。香港洋行过来接货,香港的卡车,出库装柜,罗湖过境香港,转至香港港口码头,出口远洋。哥的车子,从江苏至深圳,仓库入货,这一程即告结束。深圳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车辆再次出发,空车转至广州,就找顺丰,满载棉纱或者其他,又两天一夜,运至苏北或者安徽,然后无锡回家。几乎十天必打一来回,一年到头,春夏秋冬,几年如此,直至最后将车卖了,彻底丢开了这个苦差。

哥的重载卡车,巨大,内地的公路上行驶,无数小车来去,驾驶室里居高临下,几乎一切睥睨。梅园仓库但入,迎面高大如山的香港货柜卡车,多数三菱,庞大这般的巨无霸,我们的车子顿时矮小猥琐,相形之下就是儿子、孙子,不,是重孙辈的模样了吧。车子屁股倒停货台,公司接货人来了,仓管员接手入库,搬运工推车卸货。五六人一组,团队作业,上去两人驳箱,下面两人抵扛,一边推车支起,纸箱就此垒叠,三箱四箱五箱,一人端起来就推入电梯。电梯上行,二层,三层,或者四层五层,最高六层。出电梯,偌大的空间,满满堵堵货物,东一堆场,西一堆场,角落里一块空场,推车倒货,纸箱就此垒起。如同住房面积,仓储也以面积计算费用,所以必须垒高;尽量垒高,所以搬运工必定辛苦;乐意辛苦,所以必须小费。一车货,一班工人,最后给出小费,不过一二十元。

搬运工人,个个赤膊短打,手臂肌肉,胸部肌肉,腹部肌肉,深圳的阳光好啊,个个油身光亮,健美模特当得。孔武有力吧,所以几十公斤一包的货物,能够扛起就是。把满载的卡车卸空是,把空箱的货柜装满也是,香港的货柜,标准的长柜,还有一半的短柜。都是标准的纸箱或者包裹,一柜标准的装载,从楼上出库,电梯下到货台,从里向外逐渐堆满堆高。发达四肢,还必须精确的头脑,纸箱如何横竖,包裹如何上下;左右如何平,前后如何间;要尽缩尽压,要尽凑尽塞;一箱有出、箱箱多出,一包不进、包包难进。最后了,不偏不巧鼓出一块,多出一寸难关门。一货柜就是一柜货,只许多不许少,少了就是违约,少了就是赔钱,所以货柜标准箱,货物必须标准装。工人自有办法,人肉的打锤,飞身而起脚踢,纵身而去肩撞,两边大门几人各推,齐心协力往中间抵进,抵进抵进再抵进,终于中间一条缝了,左右再横起一块木板,插着门杠用力扳,扳着板着贴近了,铁闸“哗啦”一栓上,万事大吉,众人欢呼。这样的卖力装柜,事后的小费自然要多给些。

都说深圳是堆金铺银之地,仓库装卸工的苦力,工钱能几多?卸一车几十块,装一柜百把块,五六人分,一天做到夜,能赚几许?梅园仓库,笋岗仓库,每栋仓库必配几名仓管员,多为早期来深人员的家属,工资也以仓储的多寡为计量,他们又能挣几许?而我今后的工作,几乎就是跑仓库跑海关,进货出货一类的交接,也是时不时一天赶到夜,我们的收入又是几许?余下就是老板,业务做好做坏,是一天出许多单货,是许多天不出一单货,半年前整天报到,半年后踪迹全无,他们的活路又有几许?一手托两家,一口吃两头,最为舒心便宜的似乎只有香港洋行吧,洋行的代理,过来了,看货了,好吃好招待,夜总会酒水,过年封你个二十块港币利是,多么千恩万谢。还有开着巨无霸卡车的香港司机,开车过来了,车子歇在仓库等,等等一趟也就走了,今天也就完了。钱多挣,人多闲,所以在香港一个家之外,还可以在深圳另安一个家,深圳有专门几条街,每天中午的固定时候,路头停满了巨无霸卡车。

那天,来深圳的第一天,我就在梅园仓库开始上工,看着哥的车子卸货。就那时,宝安南路的一带,还有许多山岭之地,也都在开山辟路的施工中,北环路远未开通。而北环路的开通,也就在一年以后,那时不仅马路开通,深圳盐田港也开通,家乡的上海港也开通,1997香港回归了,是应该什么都开通吧。一下梅园仓库就冷清不少,香港洋行再也不吃香了,是内地可以直通海外了,香港的转口贸易沦陷了。一向趾高气昂的洋行代理愁眉不展了,那些个安乐香港深圳两地的司机们,他们的巨无霸卡车,也逐渐从那些个道路上消失了吧。

罗湖区宝安南路,梅园仓库是在宝安南路的路北头,笋岗仓库是在路中段,中间是有过铁轨,连接各个仓库区。不时,那货运的列车就过来了,缓速鸣笛,“呜哇”一声响彻,象征着曾经的事业是何等兴隆。记得那天的后来,我是去了宝安南路的路南头,公司所在大信大厦,老板是兄弟般热情,晚餐吃了什么,忘了。晚上和哥一起归宿,是在大信大厦后面的农民房,就是那种加盖起来的五六层楼,具体的印象也几乎忘了。只是体会到南方气候的真正湿热,上下铺的上铺,临着窗,窗外一夜不灭的闪烁灯火,应该是五光十色。

深圳,就那样,对我来说,就是仓库区,还有海关,就是过了上海宾馆就是乡下,还有唯一能够买到打口磁带的东门老街,无聊,无趣。所以只一年,一年多两个月吧,我便没下多大决心就离开了,还是乘着我哥的长途运输卡车,那天,好像也是北环路的头一天通车。接下来,我继续北漂,往更北的北方漂,这一漂来漂去,又几年了?我三十五了。

2006年,全然一个意外,我又往深圳来了,不过这回哥的长途运输早不跑了,而是在深圳另外谋事。我是火车长途到了深圳,哥开车来接,一接就接去了南头,是比世界之窗还要远去的南头,也就是我首次来深圳汽车入关的南头。到地方一看,四周高楼林立,居然就是一番新颖之地,十年一别,深圳几扩几大,又是几倍几十倍的翻天覆地。就是我十年前的目力远不能预见的发展太快太新,来了就是深圳人,必然之水土吧,我,这回就走不了了。

  • 1
  • 关键词:梅园仓库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37292
  • 42
  • 563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