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烈焰
  • 点击:21429评论:142018/08/27 07:51

五月五日,立春,深圳却已是夏天了。通往奥林宾馆的路干净、笔直,两侧是修剪整齐的非洲茉莉,树头开出一束束小白花,藏在肥厚的叶子后面,香了一路。

大概靠近湖,加上周围是高尔夫球场,满眼都是绿。刚拐进这条路,便没了人间烟火味。老远便看到宾馆门口电子屏上闪烁着一行字:“青春不散场,归来仍少年”,更有种恍然隔世之感。

近年来,时兴搞同学会。韩木手机微信里备注了四个同学群,小学、初中、高中还有大学,就差幼儿园了。还好,八十年代初出生的人,压根就没几个能上得起幼儿园的,四个圈已经够他忙乎的了。当年的班长被扒拉出来,做了群主。韩木不用扒拉,做了快十年的侨报记者,边边角角露个脸,也算是个新闻人物了。

这次是初中同学聚会,韩木心里盘算了一下,毕业整整十五年了!有那么久吗?他把车停在门口,凑近后视镜瞅了自己一眼。昨夜赶稿子,眼袋有些青黑,除此之外,都还好。头发还在,肚囊不大。在他眼里,自己还是当年的模样。人,大概就是这样吧,每天瞅着自己,是看不出变化的。岂不知,在外人眼里,他早已是三十多岁的大叔了。他摆弄了一下衬衣领,摸了一把裤子拉链,才走下车来。这样的场合,可不能出丑。当年的“大拉链”就是因为他总是忘记关裤子上的门,给叫出来的。

“大记者来了!”班长一脸灿烂的笑,像个皱巴的苹果,从正门大步走过来。韩木心里一惊,马上迎上去,一把握住他老远就伸出来的手,“大班长,好久不见!”

“是啊是啊!快请快请!”班长的手汗津津的,几乎是拉着他,把他引进大厅。

刚一进门,几个同学就凑了过来,一溜眼都叫不上名字。韩木心头一紧,正待向班长求救,走在最前面的女人笑了:“韩大记者见美女见多了,一定忘了我们。我是刘莹,当年的劳动委员。”说着,她大大方方地把一个盒子递向他,说,“抽个奖吧!”

“奖?”女人向他晃了晃手上的白色手环,啥也没说。他只好硬着头皮把手伸进了盒子。

“蓝色!”旁边的女同学大声宣布,远处大厅里的几桌人立刻转过头来,发出嗡嗡的声音。有一桌人向他举起手来,示意他过去。韩木头昏昏的,不敢仔细瞧,又担心自己失礼,也抬手向大家挥了挥。

“你小子又迟到了!该罚站的。”当年的体育委员宋捷站了起来,使劲拍了一下韩木的后背,大家哄笑起来。韩木是啥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一个傻笑便推搡过去了。待他坐定后便大大方方地环视四周。大厅总共就四桌人,男男女女混搭在一起。大概分了红黄蓝白四个组,桌子中间摆着一朵玫瑰花。颜色不同,大概和手环有关。自己桌上是一朵蓝色妖姬,花瓣上粘着些银蓝色的亮片,闪着不真实的光。

“韩木,待会儿罚酒啊!”坐在他正对面的胖女人冲着他豪放地说。这个女人,他认识。是班上最爱吃零食的莉莉。十五年了,她还是老样子,两个大脸蛋把五官挤得小小的,一笑眼睛就眯成两条缝。还没等他回答,便听到班长冲着麦克风清嗓子的声音,大厅的屏幕也亮了起来。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麦克风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的长鸣,被大家的笑声和掌声很快盖住了。

“初恋来了没?”旁边的宋捷忽然凑近韩木,漫不经心地问。这么多年,这个家伙一点儿没变,完全一副吃了防腐剂的模样。做警察就是好,不想锻炼都不行,打篮球也从不缺少伴儿。

“来了啊!”韩木嘿嘿笑了两声。

“谁?”

“在对面。”他故意冲着莉莉坏坏地一笑。

“你个混小子!”宋捷低头的瞬间,迅速瞟了一眼门口。

“竹心没来?”韩木放低了声音。

“没……”

“我们的宴席马上开始!”班长的声音很快插了进来,“第一道菜是金猪乳鸽,嚼一口满口流油,敬我们曾经清贫的年少时光!”

“这词谁写的?够酸的。”韩木装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斜了一眼门口。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大步流星走进来。周边的人发出一阵唏嘘声:“这不是周世青吗?”“是世青吗?”“真是他?”“不是在新加坡吗?”“回来了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班长带着响亮的笑,大声宣布:“喔!世青同学也来了,大家掌声欢迎!”说着,自己先鼓起掌来。

“臭小子,好意思回来!”宋捷狠狠地瞅了他一眼,低下头去。

“怎么啦?这么多年了,还吃醋!”韩木撇了一下嘴角,笑了。

宋捷没搭理他,手里摆弄着半杯茶。

“不好意思,来晚了。飞机晚点,直接赶过来的。”世青径直走向班长,接过他递过来的话筒。

“看把他人物的!当年的架子还端着。”宋捷旁边的男生也阴阳怪气地嘀咕,名字忘了,好像以前经常和宋捷一起打篮球。

“十五年没见大家,很想念。这个周末原本有个会,被我推掉了。没有什么,比见老同学更重要的了……”周世青继续说着,腕上的名表醒目地闪着光。

“分组分组……”女生们起哄道。不一会儿,就有女生捧着盒子向他走去。几个凑热闹的也跟了上去。宋捷闷着头,把手里的茶一口喝掉了,放杯子时,发出很大的响声。

“白色!”人堆里喊了一声,大家才把目光又转移到主席台。只见世青面带微笑,端着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被簇拥着走向韩木对面的桌子,大厅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第二道菜叫衣锦还乡……”班长的声音又稳稳地传了出来。

韩木闷头夹肉,穿过莉莉宽大的身形,他看到世青和周围的人客套地寒暄,额头亮亮的,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一低头,也竟然谢顶了。

三道菜上完,班长举起杯来:“今年是我们毕业十五年大庆,让我们一起举杯,为我们的青春,干杯!”大家纷纷站了起来。周世青个头高,在人群中很醒目。当年风靡全校的他依旧一副大众情人的样儿,眼睛迷迷蒙蒙的,看谁都带着暧昧的味儿。他一只手插进裤兜,

另一只手擎着杯,一看手型,就知道是酒场高手。不像胖子莉莉,一个大手掌托着杯子,整杯红酒的味道都被手温破坏了。

“远在新加坡的柳竹心,因公不能赴宴,特向大家致歉!今天这次同学会的费用都是她赞助的……”班长的话还没完,不少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我就说,每人100块就是个形式,包个场都不够……”“竹心可大发了”“可不是,步子都迈到新加坡了……”“还不是为了世青……”

不少人已经把目光投向周世青了,莫不是,他俩的恋情已成定局?可是,从世青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幸福的神情。倒是他无名指上那枚硕大的戒指很刺眼。他干咳了一声,冲着大家耸了耸肩,似乎在说:“这事,与我无关。”

倒是宋捷有些沉不住气了,“瞅瞅他那副怂样!”

“竹心的助理小敖,全权办理了这次同学会,活动的细节也是由她策划。我嘛,就是个临时演员。”班长继续说着。这时,从他身边走出一个二十岁模样的少女来。女孩一身素净,眉眼有点像个混血儿。普通话倒是很纯正:“各位师哥师姐好!我是小敖。董事长特意让我向大家代为问好,还给大家带来一段录音,让我务必在今天放给大家听。”

大厅瞬间安静下来。麦克风经过几声短暂的碰撞,远远地传来竹心的声音:“老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竹心。真想和大家见见面,聊聊天。但是天不随人愿,事不随人心。希望大家谅解。竹心过去不太懂事,给各位添麻烦了。借这个机会向大家道歉,同时,也祝愿大家身体健康,生活幸福!”正听着,声音却戛然而止。

周世青越发不自然起来,脸红了半边。不知道桌上的人说了什么,他使劲摆着手,似乎在说:一切,都过去了。

他俩的事儿,可以追溯到十八年前的夏天。那时候,都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世青的父亲是区中心医院的院长,芝麻大的官,求他的人不少。事儿也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自然成了当地的重要人物。世青初一那年入了共青团,初二就当上了校团委学生干部。

柳竹心是从云南转学来的插班生,初一下半年来的。刚来学校一个月,就被男生私底下评为了校花。韩木倒不觉得她有多好看,个头不高,皮肤也不白,学习成绩又不好。实在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如果一定要说出个理由,大概是她很会打扮吧。那时候,蝙蝠袖和牛仔裤是最时髦的搭配。可是,只有看过她穿的样子,才知道什么是美。奇怪的是:哪怕是普通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能穿出特殊的味道来。思来想去,估计那东西就叫气质吧。竹心不算是个美人,但有一双特别大的眼睛,干干净净的,眼白能透出湖水的蓝来。她虽然不高,但腿长,细细直直的,什么时候看过去都精神抖擞,像株挺拔的竹子。仔细看过去,其实,她在衣服上是动了手脚的,不是在衣角上打个结,就是故意将裤脚改瘦,抑或故意将衣服的袖子剪出个喇叭形来。小小年纪,便懂得染指甲油,偶尔,还会描个眉,涂个口红什么的。尤其是眼睛,明明已经很大了,还会画两道细黑的眼线。大家都仗着她是少数民族,也就默认她这种不合校规的做法。后来才知道,她也是汉族。不管怎样,违反纪律的行为,在那个年纪很受人欢迎。男孩子叛逆靠的是打架,女孩子嘛,就在穿衣打扮上使劲下功夫。

自竹心来到这个班,整个班的味道就变了。班上的女同学也开始学她的样子,偷偷化妆,弄发型,戴首饰……那阵子,班上每天都有事情发生,几乎都与竹心有关。最厉害的一次是:有人竟然用钱买通她的同桌,把竹心的作息时间骗了出来。由于牵扯到钱,连学校德育处都惊动了。班主任对这个从天而降的插班生头疼不已。这次聚会,据说邀请了当年的班主任,可他推脱着没来。大概也和竹心有关。换成谁,也不想再见这个恶魔般的女妖了。

有人对韩木说,他交了狗屎运,能和竹心一个班。可是,除了看几场打架的热闹,他觉不出竹心来这个班有什么好处。但借全班成绩一落千丈之势,他的名次倒是上升了几名。要说受益,莫过于那个自以为是的周世青了,凭借他大众情人的名号,追个初来乍到的女孩,那就是小菜一碟。刚过半年,就有人看到他俩手拉手逛老街了。

宋捷是韩木的哥们,也是班上最厉害的灌篮高手。这小子从竹心第一脚迈进教室,就喜欢上她了。这场暗恋,正儿八经地熬了十八年。他不看好周世青,就凭柳竹心一家的经济来源都出自一间小店这薄薄的家底,他也不信周家会接纳竹心。

果不其然,初中刚毕业,就传出两个人彻底分道扬镳的消息。可是,宋捷暗地里盯过梢,这都是世青哄骗父母的伎俩。一到周末,世青就会从就读的高中直达竹心家旁的饮吧,连自己的家都不回。总是磨磨蹭蹭到天黑,才打车回去。

竹心没考上高中,这一点也不出乎大家的意料。为了供弟弟读书,她干脆也做起了小生意。先是帮父母看店,后来,自己在街边摆起了小摊。宋捷说,每每看到她低三下四地向路人兜售产品时,他都难过得想哭。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6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520周冠打赏23000,共计23000
  • 2018-09-03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石来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石来乐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进入故事不够从容,就是说,从第一段开始,冲着后头结局而写的意图太过明显了,其后果可能就是,变成了一个看到开头就差不多能猜到结尾的故事。尽管如此,绝大部分的细节铺陈依然很动人。哲学家说,人生本无普适的意义,每个人都用行动为自己赋予意义,每一天都可以为每一天赋予独特的意义,主人公柳竹心没有正面出场,却是这一哲学信念的可信的实践者。一个柳竹心,一群柳竹心,与这座城互相印证,互相慰藉,这就是价值所在。
    • 黑雪2018/09/10 09:37:48
    • 分享到:
  • 谢谢评委王元涛先生的点评!正如您所说的,我在文字中“藏”的本领还需学习,开头很落俗套。幸而,这个故事能按照我设计的模样,基本呈现出来,也算是一次尝试。感谢您的认可!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28 16:50:43
    • 分享到:
  • 时下令人眼花缭乱的同学聚会,展现了各种人情冷暖,酸甜苦辣,以及世间百态。但同学聚到一起回首往事时,还是会表现出比一般社会人更深厚的情谊。虽然里头掺杂了很多复杂的东西,纯真不再的同时,却还有人在寻找真情。这是作者给百味杂尘的同学人际关系开出来的良药,安慰破碎心灵的一束玫瑰。虽然现实中这样的美好结局很少见,但我们可以向往并致敬。在这个互害成为司空见惯的时代,有人肯这样呼唤美好,说明世道人心还有救。
    • 黑雪2018/08/29 18:56:51
    • 分享到:
  • 夏姐总能从故事细节中品味出世间百态,也能很中肯很客观地冷静看到故事中的偏颇。喜欢你的直爽和善良,感谢你的品读和留言。祝你码字快乐,灵感多多……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8/27 16:59:18
    • 分享到:
  • 一读小说,纷之踏来的热闹,及人物,如班上同学的五陈杂七的面孔,我总在探询,主人公是哪一个呢?我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既然作者写深商故事,怎没一个像“商人”的影子,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条条对话读下去,哦,我才恍然有所悟,这个商人是谁了。看来,作者在叙事方法独僻蹊径,让我这惯常思维,一下子转了一个弯。文风活泼而又热烈,与作者前几篇小说带点沉郁文格不一样。
    • 黑雪2018/08/28 10:05:30
    • 分享到:
  • 叶紫看得仔细,分析得极为精准。我最初的设想,也是想达到:通过“道听途说”的方式,立体塑造一个一直没有出现的主角,这一效果。 感谢你的阅读和评论。

    回复

  • 首先我有点怀疑你这篇小说有事实的影子,如果我要买酒,说不定真的能找到那个叫“酣心园”的酒庄,也真的能碰到一个叫竹心的女老板。小说不长,但也容纳了几个人的青年与中年,那些感情纠葛,那些人生际遇。小说以对话为主体,其实很难操作,容易些得呆板。但作者笔力了得,把主人公的故事拆分开来,让我们一点一点地去了解,去认识,先闻其名,再知其事,后见其人,由远到近,由抑到扬。题目中“烈焰”二字,是指那场现实中的火灾
  • 也指女主角心中的熊熊之火:爱情之火,奋斗之火。每个深圳创业者都是一团火,光热并发,照人暖己,活出不一样的风情。
    • 黑雪2018/08/28 10:08:31
    • 分享到:
  • “先闻其名,再知其事,后见其人。”书生用短短一段话,便我的伎俩识破了。 感谢你的阅读、评述和巨额打赏

    回复

    • 石来乐1布衣2018/08/27 11:19:04
    • 分享到:
  • 深圳有很多故事,比如春天的故事,比如皇后大道的故事,华强北的故事,甚至每个街头,每块砖,每块瓦都有自己的故事。作者讲了一个酒庄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没说一句话(录音除外),但作者通过同学、记者、员工、警察的口,让她的个性、创业、爱情无比鲜活,一口气读完,无比畅快。掘金者的第一桶金有很多心酸,爱情的第一段也有很多苦涩,同学的第一次聚会也有些许不欢,而坚守者的第一束花,或者会在二十年后开放。
    • 黑雪2018/08/28 10:01:32
    • 分享到:
  • 石头里也有故事,只是它不说。茫茫人海里,有太多人缄口不言。这,也是人作为一个群体,最为悲壮的特质。
    • 黑雪2018/08/28 10:01:47
    • 分享到:
  • 面对这样的故事,我总是心怀敬畏,如同敬畏那些树,那些石头,那些永远不为人知的过往岁月。但愿,文字,能给我们安慰,与君共勉。

    回复

  • 这里有具体的欢乐,虽然刚开始猛一看,人物很多,显得乌七八糟,琐事不断。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吧,一副乱糟糟的模样,我们一半时间是麻烦来临,另一半时间用来处理这些麻烦。但文章最后聚焦到竹心身上时候,我才明白,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 黑雪2018/09/10 19:40:10
    • 分享到:
  • 感谢昆阳森林的点评,小文铺垫有点多,谢谢您的指正。短篇,还是简洁好,定会接受您的建议。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39258
  • 17
  • 254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