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 点击:22210评论:422018/08/27 13:10

闹钟响的时候,陈奕铭正在做一个美梦,梦见自己正抱着中学时候的初恋情人翻云覆雨——其实只是打Kiss,但他临时起意把打Kiss升级为翻云覆雨。他伸手抓过手机,把闹钟关掉了;就在准备放下手机的一刹那,他忽然决定向领导请个假,今天不去上班了。

“高总早上好!今天发烧,头晕得厉害,准备去医院看看,特请假一天。周五上班我会补上请假条。”打好这段话,他又回头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错别字和不当之语,就按了发送键。

他刚把手机放下,回信来了,只有一个字:“好。”

奕铭心想:靠,真是言简意赅啊,连一句“好好休息”都不愿说。不过他想到领导跟自己关系一向不咸不淡,也就不再计较了。

他下床把窗帘挽起,把窗户打开,一阵清爽的空气仿佛等了很久似的,气势汹汹地扑了进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到心情非常愉快。他看到床头小柜子上还有半瓶喝剩下的矿泉水,就拿起来喝掉了。水从喉咙里滑下去,会不会形成一道小小的瀑布?垃圾桶离他有点远,但他扔得很准,瓶子撞在垃圾桶的边缘,微微一震,跌落在一团又湿又皱的卫生纸上。

他伸了个懒腰,尽量把胳膊往外伸,直到感觉快要抽筋了,才缩回来。在缩回胳膊的一瞬间,他忽然有点后悔:我这是请的哪门子假啊,就因闹钟打断了我的春梦吗?这漫长的一天,我该如何度过呢?

他又倒头睡下了。但辗转反侧,却怎么也睡不着,反倒越睡越清醒。他忍不住骂了一声:他妈的!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忽地站了起来,震得一张大床咯吱咯吱地响,仿佛在向他抗议。他站起来的时候,感觉头都要碰到天花板了,站定之后,他特意试了一下,即使踮起脚,拉长脖子,头顶离天花板也还有几十厘米呢。

总是要出去的,奕铭从来就不喜欢宅在家里。他情知,作为一个年龄偏大的单身汉,宅在家里无异于浪费生命,只有走出家门,才有机会邂逅陌生人,制造各种艳遇,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不过,他从来不愿意向自己服软;他每次出门的理由都是:我要观察这座城市,观察这座城市的人,我要看看深圳每天都在发生什么变化,我要看看深圳人每天都在做什么,他们使用什么样的动作,有着怎样的表情,他们是否快乐,是否忧伤。观察这些干什么呢?他既不是作家,也不是社会学家,只是个普通的打工者,跟大多数深圳人一样;但他每次出门,都要对自己重复一遍这个理由。他觉得这样做是“合理”的。他从不会进一步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是合理的?

镜子里映出一张逐渐发福的男人的脸。五官还算及格,但眼睛确实不算大,鼻子确实不太挺。奕铭实在很难喜欢这张脸。梳洗已毕,他带上手机,匆匆赶往地铁站。这个站有两条地铁线,一条通往蛇口,一条通往龙岗。他伸出右手,从小指开始算起:蛇口、龙岗、蛇口、龙岗……一个循环之后,他发现又回到了蛇口。他决定去蛇口。


在地铁上,他看到除了一个身材壮观的老外在闭目养神,每个中国人都在看手机。他想起曾经读到过一篇科幻小说,说是主人公在地铁车厢里,看到许多异变者。一个中年男子脊骨突出,恰好可以与车厢里的铁质扶杆咬合,这样,不管地铁如何加速减速,他都可以岿然不动——安心玩他的手机。还有一个年轻的女白领,下巴突出,形成一个凹槽,正好用来卡住手机,而她的舌头是分叉的,可以在她的手机屏幕上随意点击,与人手无异。是的,就像许多专家所说,手机已经成为人体的一部分,人类甚至连做梦都离不开手机。这个作者想表达的无非是:为了迁就这个已经成为人体一部分的袖珍机器,人类居然主动进行异变,以各自的日常习惯发展不同的器官,以方便自己使用手机。这样想着,奕铭不禁再次朝车周边打量了一下,生张熟李胖男瘦女们依然分秒不歇地在玩自己的手机,除了地铁疾驰的噪音,车厢中一片死寂;而那些正在玩手机的人,似乎真的已经发生过异变了,有的手臂加长,有的耳朵变大,有的眼睛移位,有的肚皮凸起……总之,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奕铭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拍下这诡异的一幕——蛇口站到了。

出地铁的时候,他看到旁边一个女人左手提着大包小包,右手拉着一个大号的箱子,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一次,因为她顾得了左手,顾不了右手,状甚艰难。后来,她干脆把东西都丢在了地上。那女人大概20多岁,穿着某家商店的制服,制服的胸口位置印着一只大熊猫,短发,圆脸,鼻子奇峰突起,与颧骨、眼睛、嘴巴完全不成比例。可以说,这姑娘相貌十分普通,甚至有点丑。经过他身边的人都看到了她的窘态,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奕铭怀疑她是装的,其实她只不过是在验证自己的魅力,只可惜她太高估了自己。

奕铭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帮她一下吧。

他走上前去,从她手中接过拉杆箱,又拿起两个比较大的包,说:“我帮你提吧。你要去哪里?”

姑娘连声道谢,然后才说:“我是国宝商行的店员。我们商店就在海上世界的西北角,离水浒酒家不远。”她的牙齿倒是挺整齐的。

“你上班怎么提这么多行李?”

“我今天只上半天班,下午就要回老家休假了。”

“你老家是哪里?”

“湖南浏阳。”

到达熊猫商行时,商店的门已经开了,有两个女店员正在打扫卫生。这个商店其实就是个小超市,几个货架上琳琅满目地摆满了生活日用品。两个店员看到自己的同事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抿嘴而笑。奕铭看到那个执帚而立的女生,长发挽在脑后,五官清秀,皮肤白皙,水嫩花飞,模样倒也算得上漂亮。而另外一个,跟自己身前的浏阳女生差不多,只能算是相貌平平。

“把东西就放在收银台后面吧。”浏阳女生说。

走了100多米的路,奕铭并不觉得有多累,但身上还是微微有了汗意。他放下行李,以手作扇,轻轻地扇了几下。

浏阳女生看在眼里,就说:“你干脆歇一会儿再走吧,店里有空调。”

奕铭看到旁边靠墙的货架上还有面包,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早餐,就径直走了过去。他想挑选一个肉松面包。

浏阳女生说:“辛苦你帮我提东西,我来请你吧。”

奕铭再三拒绝,浏阳女生却抄起一个菠萝包和一盒早餐奶塞到了他的手里。奕铭不想和她拉拉扯扯,只好接受了她的好意。


海上世界已经有了很多人。其中有不少外国人。奕铭走在人群里,有一种被淹没的乐趣。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蛇口的目的,所以就装模作样地观察那些人的一举一动。其实他早就得出过类似的结论:当人们独自一人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很严肃,一旦旁边有朋友或同事在场,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喜笑颜开的,甚至打电话的时候,表情都异常生动;这说明,人就像水一样,平时静止无波,像是停止了呼吸;但藉由外物撩拨,就会泛起波纹,溅起浪花,死水变成了活水。社会如果想拥有活力,就必须鼓励人们走出家门,工作,交际,谈恋爱,制造故事或事故,就像他现在这样。

这时候,迎面走来一对外国夫妇,女人穿着十分暴露;其实也不是刻意暴露,而是她的胸太大了,以至于让那件白色的吊带背心显得相当力不从心,想遮遮不严,想包包不住,只好放任那一片暗红色的肌肤袒露于外,遭受路人的肆意检阅。她的男人对此视如不见。

奕铭看过类似的场景。他不太喜欢外国女人,因为她们的肤质大多数都很粗糙,而且充满了各种瘢痕,尽管金发碧眼,别有风味,但作为中国人,奕铭对女人的第一要求就是肌肤白嫩,对于“不白之美”,他从来没有试着去欣赏,去喜欢。

也不是没有例外。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过美国女星斯嘉丽·约翰逊的照片,那脸,那胸,那肌肤,那身材,那表情,简直是天生地养,艳美无双。但这样的女人也只能对着电脑或手机屏幕胡思乱想一番罢了,你不可能握一握她的手,更不可能闻到她的气味——尽管她的私生活极其混乱。

奕铭转过音乐喷泉,经过女娲雕像,向海边走去。这片海顶多算是一个小型的海湾,岸边既无沙滩,海中也无岛屿,看着不像海,倒像湖。对面是香港的山,其中一座山树木被砍伐殆尽,露出灰白的泥土,仿佛山的伤口。海风习习,带着一丝腥咸的味道。奕铭凭栏而眺,对着那些受伤的山发呆。他做出一副正在想事情的样子,其实什么也没想。他的思想无法集中到一个事物上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往左右一看,惊奇地发现栏杆上竟然趴着几十个人,也在朝对岸看;有几个人一边往对岸看,一边时不时地瞟他一眼。他几乎用尽全力,才忍住没笑;反而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大概走出50米的样子,他才敢回头看,发现那些人已经四散开去,该散步的散步,该赶路的赶路。

已经快11点了。太阳像小伙子一样凶猛,任性地倾泻着它的热情。

在音乐喷泉的旁边,他看到一个美女正在过桥,不禁心中砰砰直跳。比起之前看到的那个外国女人,这个国产美女的穿衣风格之豪放,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雪白的肚兜之类的东西,上面两个带子,系在脖子上,下面两根带子,系在腰上;下半身穿着一件同色的超短裙,似乎再稍稍短上一寸,甚至半寸,就能看到更多、更美妙的风景。尽管衣服很白,但比起她的肌肤,却又显得暗淡了。奕铭毫不掩饰地盯着她看。他注意到有好几个男人带着自己的女友从她身旁走过、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甚是滑稽。看来,没有女朋友也有好处啊。

那美女靠在喷泉西侧的栏杆上,举起手机,以各种姿态自拍。她选的背景是庞大的明华轮。奕铭来到她的侧面,从上到下仔细打量。每当她抬起胳膊时,小小的肚兜就被提上去了一些,以至于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那乳房真美!

奕铭感到身体里涌起一股热气。但他并没有阻止自己。他的短裤蓬松宽大,他确信自己不会出丑。

美女拍完了照,转身离去。奕铭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他尽量保持好距离和节奏,避免造成跟踪别人的印象。美女兜了一圈,从西向北,穿过广场,转而向东,进入一条狭窄的小巷。又走了大概100米的样子,来到一座精雅的院子前面,一推门,进去了。奕铭三步两步来到大门前,只见右边墙壁上挂着一大一小两块木板,大的上面以绿漆写着四个字:“怡红小筑”。小的上面则以白色粉笔写了三个字:“营业中。”

奕铭心中一动:既然是“营业中”,那么无论它是商店,还是餐厅,我都可以进去了?无论此店性质如何,它总不会拒绝上门的顾客,即使这个顾客最终什么都没买。他轻轻地敲了一下门,无人应答,干脆用力一推,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小小的院子,院子里栽花植木,幽雅芬芳。一只波斯猫在藤椅上呼呼大睡,两只小巧干净的爪子抱着嘴巴,细细的胡子随着呼噜声上下起伏。墙边的竹子上,挂着鸟笼,鸟笼中的画眉正在歪着头看他。他抬头看正屋,是两层小楼,雕梁画栋,檐牙高啄,清净无尘。奕铭禁不住感叹出声,说了一句:“想不到深圳居然有这样清雅的地方!”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笑笑书生小说机器人无所事事的星期四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9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9
  • 刘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28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8
  • 曾楚桥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8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黑雪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7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艾玛,换个身段书写的书生让人眼前一亮。机器人,在一堆“鲜活”的人群中格外醒目,在这冰冷的机器面前,活物们,活色生香,麻辣酣畅。换个写法,等于换个活法,挺好!好好“活吧”,万一活成精了呢!照这个路,再探险一些,深入密林,逮住神。
  • 感谢秦主席的提名和点评。这个建议好,辣么,我准备好武器与干粮,深入科幻的密林去探险,万一真的逮住了一个仙女呢

    回复

  • 这篇小说,有两个亮点:其一,以科幻题材隐喻现实,另辟蹊径,不与众人扎堆;其二,故事也讲得挺好,香艳,惊悚,荒诞,超现实而又拥抱现实,读来刺眼球烧大脑勾魂魄。由诗歌而小说,书生的这个转身可谓华丽。若挑刺的话,就是,既然科幻了荒诞了,笔法不妨更撒野更魔性些,故事情节也可更丰富更来劲些,目前的篇什稍显单薄。感觉书生的小说写作找到属于自己的新路数,祝君在这个新路数上行野致远!
  • 勇哥的点评很精到,我抽空继续打磨

    回复

  • 如果小说中的人物可以活着走出来的话,可以试着让楚桥《去瘦狗岭找狗》的患了乳腺癌的剩女进入到书生的《无所事事的星期四》中,让她和男主奕铭相,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奕铭也是大龄男,因为一个春梦,星期四就无所事事了,就差点潜伏到瘦狗岭了。一对基友同时在邻家贴出这样两篇小说,对比着看,其实挺有意思的。两人先前的小说多具先锋性,都换种写法,其实更有看头了,谁的小说更好看,更有味儿,不妨对照着再读两遍。
  • 谢谢老段的精评不如你再写一篇,让星期四的男主去找瘦狗岭的女主,看看会发生什么
  • 这个评论好激情
  • 飞泉眼光锐利,看出了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回复

  • 比如金庸,让武侠自成世界,而不必像三侠五义一样附庸于所谓的人间青天;比如罗琳,让巫师自成世界,“麻瓜”社会则沦为淡远到几近无痕的背景。同样,书生小说的成功之处即在于,通篇都笼罩在智能机器人所拥有的普通人视角之下,思考、想象、体验,每一个字都颠覆,每一个字都挑衅。再过一百年,我也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可他成熟的叙述圈套,到底还是把我们骗到了,让我们不由自主地为时间的深度而愣怔揣摩。阅读的魅力,由此自生。
  • 灰常感谢王老师的精评与提名,晚饭时间到了,我要吃顿好的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7 10:22:20
    • 分享到:
  • 另辟蹊径,是本篇作品的靓点。就是靓点。广东人爱说“靓”,因此我在这里特意用“靓”来表扬表扬书生的另类写作。惊悚,荒诞,超现实而又拥抱现实的题材,这么难写的题材,书生都敢挑战,真真是服了他!2046年,会是什么样子?真的会有机器人吗?科幻,就是将尽可能合理的想像力打开,让它奔跑,让文字带着读者进入一个崭新的领域一起奔跑。我特喜欢文章中的古典诗词和哲学思考,在触动心灵的同时,也让人心归位。好文,点赞!
  • 谢谢春丽的精评,中午真的加了个牛肉丸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31 20:46:42
    • 分享到:
  • 看得我汗毛竖起,尽管知道那女的是机器人,但人类的凶残与贪婪还是让我战栗,这让我想到我的小说里也有人被鼠群绑架的情节,忽然明白,人不过是动物的一种,与其他动物无异——吃喝拉撒,交配,睡觉,娱乐,都几乎是本能,如果再无追求的话——2046年,或者更远的年代,这种事情将会发生。于是在佩服李瑄想象力的同时,也为他的忧患意识点赞。字里行间看到很多致敬的影子,毫无疑问都是他的心水:
  • 红楼式的情色隐喻,李杜式的古诗词,科塔萨尔式的魔幻,卡夫卡式的荒诞,但这些“炫技”都是为情节和主题服务的,主人公的荒谬预示着人类的通病:追求骄奢淫逸与贪婪无度。
  • 比较庆幸的是,作者没有把主人公带入深渊,这似乎放了主人公一马,但结局的诡异,让这种“善良”变成黑色幽默。其实对这种结局的安排,应该是有预见性的,因为未来让人不知所措,而现实同样如此,甚至更糟糕。
  • 灰常灰常感谢飞泉的盒饭与鼓励,你评得比我写得好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8/08/28 21:51:55
    • 分享到:
  • 读书生的小说,总有点出人意料的地方。要么是他飞扬的文字,要么是他庞杂的知识,要么是他令人眼花缭乱的结构,要么是他特立独行的思想。总之不会令人失望。这篇新作也是如此。我完全无法预知这篇小说中的人物下一秒要干什么。在这个无所事事的星期四,只有书生才知道他掌控的人物,刀要往那儿刺出去。这便是书生的高明之处。小说的结尾,一条短信,一下子颠覆了读者原来建立起来r 秩序,让一切似是疑非起来。我谓之玄妙。
  • 谢谢好基友的暖心点评,除了努力向前,还能说什么?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8/28 01:18:26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的写法为我最近的写作打开了一种新的思路。情节如何从现实进入虚幻,真的是一种技术活。很多平时表达时颇为费劲之处,都可借助一下软科幻情节。近期貌似科幻作品在文学界挺吃香,书生不如放手一搏,写个长篇出来。本文故事虽然荒谬,但未来世界如一面镜子,照出了现代人深藏于心的戾气和兽性,只要有机会,道德感便会迅速坍塌,心里的魔鬼便会窜出来,杀人游戏便会游戏成真。
  • 你这么一提,我真的有点心痒痒了,写一个机器人长篇,向我的偶像阿西莫夫致敬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8/08/27 22:19:01
    • 分享到:
  • 想起了王家卫的电影,2046,看完整篇,小说中的主人公跟机器人谈情说爱,再性爱,为何?现在男女比例失衡,机器人能代替我们做一些事,譬如,小到煮饭的家务活,大到精细的工种工序,但终不能代替人类的情感,又或许能像人类一样拥有情感,但不是我们所需要表达的范畴。恍惚到下午,主人公经历了杀人游戏,那也只不过是机器人的游戏。我们是人类,表达出来的应该是人类的情感,细读此文,人,性,矛盾。此文有隐喻,也有讽刺。
  • 谢谢梦蝶这么晚还在为我写评,辛苦,献花

    回复

    • 黑雪2童生2018/08/27 15:31:28
    • 分享到:
  • 与其说这是一篇“软科幻”,不如说,这是一部人性狂想曲。里面透着对人“恶”的一面的理解,甚至是放大。有欲望,也有血腥、暴力,且不加掩饰。文字很自由,清晰地摆放着男人的视角和梦的体验,不做作,不隐瞒,倒也真实得彻底。幸而,间或一两句古典诗词和哲学思考,让人心归位,不至于迷途。
  • 谢谢黑雪点评,到位!还有巨赏

    回复

    • 姚志勇3秀才2018/09/06 03:31:18
    • 分享到:
  • 书生写起小说来,倒是一点都不掉书包,这超乎想像,而且一写就是荒诞类型小说,大约是近楚桥者赤。别的且不论,他的故事还是挺吸引人的,能让人耐着性子读下去,小说情节有很多离奇的地方,尤其是5000元那段,我觉得写得很真实,没有真实经历,难以写出这么精彩的故事。
  • 谢谢志勇兄半夜读、评。5000元那段,以你上次给我讲的个人经历为基础素材,加上合理想象编造出来的

    回复

    • 伟彬5进士2018/09/01 12:45:08
    • 分享到:
  • 小说从奕铭春梦开始,无所事事的他,在有意无意地逛出一系列貌似荒诞但真实的故事。解铃还须系铃人,解梦从蛇口怡红小筑开始,再到南山里未来世界。科幻小说里,地铁古怪的乘客,穿着暴露的女子,海边无聊的看客,美色勾引的小蝶,未来世界,那些裸体广播体操,那些不堪入目的杀“人”游戏。小说以科幻的视觉向我们展示未来仿真机器人的以假乱真,也未雨绸缪地向我们提出了未来机器人,可能会遇到的道德约束甚至法律规范问题。
  • 伟彬兄读得仔细,看得透彻,感谢兄的精评

    回复

  • 我等俗民还是省省吧,太阳明天还会照常升起,日子还得过下去,向党报喜。最后,向书生学习!
  • 哈哈哈,谢谢卫华兄的评与赏

    回复

  •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难道不是曹雪芹的科幻小说吗?世界不就是科幻的吗?物质只占宇宙的4%,其余96%为暗物质暗能量。世界有什么不可能呢?小说有什么不可能呢?作家的这篇科幻小说在邻家平台不多见,值得打赏。文中未来世界再多一两个节目更能刺激读者眼球,毕竟一万块门票,不是哭一下笑一下可以忽悠的。还有,四万多月薪还按揭不起房,这小子也太不会过日子了吧,所以他才能步入虚境。
  • 因为写的是2046年,不知道那时候深圳房价会有多高

    回复

  • 其实他早就得出过类似的结论:当人们独自一人时,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很严肃,一旦旁边有朋友或同事在场,每个人都是兴高采烈、喜笑颜开的,甚至打电话的时候,表情都异常生动;这说明,人就像水一样,平时静止无波,像是停止了呼吸;但藉由外物撩拨,就会泛起波纹,溅起浪花,死水变成了活水。看来,外星人的认识和我的认识差别不大!!
  • 因为外星人是地球人捏造的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28 16:12:27
    • 分享到:
  • 该有的都有了……书生大哥是老手我跟在后面学
  • 你的诗我想学都学会谢谢郎弟的打赏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8/08/28 15:46:05
    • 分享到:
  • 脑洞大开
  • 不及你点击量百万爆款文于万一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8/27 15:23:02
    • 分享到:
  • 奕铭借着粉红的灯光凝视着小蝶,那眼睛,那脸,那胸,那腿……他身体中有些不安的分子又开始蠢蠢蠕动,他再次感到自己的体温在快速上升……后面的,不敢描述!我是从手指缝里看完之后的细节的。书生在写到9000字的时候,说是下午三点,夜里11点回家收的尾,想来也是“色意澜珊”吧!书生写诗可以阳春白雪,写起小说来,可以秀色可餐。
  • 哈哈,你把少儿不宜部分都挑出来了……

    回复

  • 喜欢书生文字,迟点来细读!
  • 灰常感谢你的巨额打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爱有恨皆一醉,笑向人生万里程。
  • 有爱有恨皆一醉,笑向人生万里程。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7
  • 5538
  • 82
  • 1171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