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的那边
  • 点击:2574评论:22018/08/28 10:58

“这是酒的酸味。”

“肯定是,这是酒的酸味。”

他有些茫然地立在地铁站里,仰首望着头顶列车路线图上密密麻麻的车站。

地铁里杂沓的脚步声霍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地铁站遽然安静下来。而他此时却心潮澎湃,“真的是酒的酸味吗?”他像个老头子怀疑几十年前的某桩往事的真实性般喃喃自语,“这是熟悉的味道。”他低下头,平视前方,隔离玻璃上出现几个人头,有男有女。他左右观望,大家都在低头刷手机屏,在他的左手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怀里横抱着约莫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睡着了,头挂在她妈妈的左肘间。他想起新闻镜头下的叙利亚无家可归的难民,于是多看了两眼。这时,睡梦中的小女孩小手抓几把女人的乳房,接着又用嘴巴、额头、鼻子来蹭,女人盯着小女孩窃笑,双臂把小女孩“送”出去,再搂回来,小女孩又安安分分地睡了。“还是个没断奶的小女孩呢。”他心里暗笑。与此同时他两颊热浪滚滚,女人侧过脸,眉毛挑来挑去,顶起眼皮看了看他,而他整个人愣住了。

“刚才的酒的酸味难道是乳香?”女人的乳香跟酒的酸味甚为相似,可又截然不同,乳香是乳的香味,酒酸则是酸的气味。他陷入思索。可是这阵酒的酸味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带有穿透时空的气息。

“噢噢噢,别闹了,莹莹别闹了,快到家了,妈妈和我的莹莹快到家了。”女人双臂不停地抖着半睡半醒的小女孩,他在注视着小女孩。女人脸不知为何红了。她前额的刘海微卷蓬松,额头细汗密布。胸前淡黄色的T恤有两三处深色些,可能是乳垢,也可能是小女孩的鼻涕。他猛然发现,女人右肩挂着乡下人的简易的红色背带。他仔细观察一阵那条背带,肩带有花纹,带兜后面还缝了一块四方形的白色网状布料,他来自乡下,知道这块网状布料的用处。隐约可见带兜上黄色的花纹,线路很细而且弯曲,像波斯菊。波斯菊与乡下背带搭配,显得不伦不类。不过也许是背带折叠的原因吧,可能是朵普通的大红花也未定。他在乡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波斯菊的背带图案。没准女人少女时代曾经见过,心里喜欢,便自己亲手绣上去呢。

他把视线从背带上拉到女人的胸前,原来小女孩的手又抓住女人的高高隆起的乳房了。小女孩白嫩饱满的小手握紧拳头,好像要抓出乳汁似的。说小孩子吮乳能刺激妈妈催乳素的分泌,让乳汁分泌更加旺盛,同时还有助于消除妈妈的奶胀,防止发生乳腺炎。女人是个少妇,乳汁相当旺盛,只需看两个丰满的乳房就知道了。松垮的T恤印出乳罩上蕾丝的纹路,乳罩包不住整个乳房,上面部分露了出来,T恤熨贴在上面。乳房如此大,里面定然储藏很多乳汁吧。他想起喷泉,女人的乳房就是两个喷泉,源源不断地喷出乳汁来。这么旺盛的乳汁,生命力肯定是很强盛的了。他快速扫视女人全身,发现她右边脚下放了一只鼓鼓的黑色布袋子,像乡下人赶集常用的布袋子,能装几十斤的物品。那么说她这个布袋子足足有几十斤重了。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个强盛的生命力啊。

他的脸又哄热起来,一道闪光从眼角划过,列车进站了。他站在一干人的前面,率先进入车厢,一阵浓烈的空调的凉气迎面扑来,让人对盛夏的威力更有深入体肤的领悟。

时下上午时点多,上班高峰期早过了,加上这个不是转线站,此时车厢的乘客不多,还有座位。他不找座位坐,而是进来就靠在座位与门边之间的夹角里,斜立着。他不做低头族,除了偶尔看看小说。等人全上来了,都找定了位置,他才想起方才那对母女。女人也没有找座位坐,而是站在他斜对面、入门靠左边的角落里,令他颇感奇怪。他油然想起女人刚才哄小女孩说的快到家的话,也许她们下个站就下去了,所以才不坐吧。女人左手单手搂住小女孩,右手反过去想把右肩背带拿到手里。但尝试几次都不成功,原因是她右手一放开小女孩,小女孩便像倒挂在铁钩上的条状物,顷刻闹腾起来,女人害怕吵到别人吧,右手只得马上接过来,兜来兜去地哄。他看她失败几次,心里都替她着急,于是曲线向她走过去,他在她身边站住,后背靠在车厢中间的小玻璃窗上。他看了看前面车厢,两边的人年老的眯眼养神,年轻的低头看手机,没有人发现他走过来了。他暗暗做好准备,等女人下次做刚才失败的动作,他就施以“援助之手”。他不敢朝女人这边看,而是用余光默默关注着动向,好像海底的乌贼,伺机出手捕捉猎物。

他此行是去见高中开雕塑工作室的同学。同学昨天晚上微信问他有没有空,他接了越秀区某家大学附属医院的单,明天上午去医院给院方领导汇报,现场需要个助手做笔录,把院方修改意见记录下来,他回去再对照整理,进行修改。还有就是多个人,也可以撑撑场面,毕竟有个团队看起来有实力,别人也比较信任。他在学校上班,如今七月底,暑假过去十多天了。他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广州,平时也没什么事做,所以答应下来。他们约好上午十点在东山口地铁A出口碰头,再一起去医院。

大学肄业,曾有几个同学在珠三角工作,而五年眨眼过去了,现在只留下他独自在广州“坚守”着。其他人大多回家乡,要么考上公务员,要么进入当地学校体制。而他还在广州漂泊。开始是觉得大城市机会多,五年过去了,他连“机会”的尾巴都不知道摸着没有,也许压根就不清楚什么是“机会”。总之,他还留在广州,如今没了“机会”的概念,也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而今到处都说“不忘初心”的话,他的“初心”就是“一片朦胧”。十几天前他告知那个有空联系的直系师兄,说搬屋子了,前天师兄带师姐过来附近的医院产检,上午九点多给他打电话说产检完过来他那蹭个饭,顺便看看“新屋”。他当时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但懒在床上,接到电话后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马上收拾房间,下楼买菜,整治了一桌饭菜。三菜一汤:排骨青菜汤、鲍鱼青菜汤、番茄炒蛋、熟食湛江白切鸡。席间聊到搬家的事,师兄说起他认识的一个中年朋友,把广州的城中村住了个遍:珠村、上社、客村、江夏、长湴、石牌等等。他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五年来也搬了四次,还不包括寄宿在车陂的发小出租屋那三个月,要是算上他也住过五个城中村了。待会要去见的同学是高中同在文科班的美术生,当时班上有五个美术生,而今其他四个有做广告设计的,有研发游戏的,还有一个专职开淘宝店,也只有他在“坚守”着美术。也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吧,他对这位同学倍感钦佩,有时甚至觉得他就是他自己。然而又很不像,同学坚守的是可以触摸的艺术,他“坚守”的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此时面对着莹白的车厢,两边的黑暗呼啸而过,他的眼角像被黑暗针刺了似的,微疼泛酸,想流泪。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若到伤心之处,那也是说发生就发生的事。他余光发现旁边的女人右手正轻轻脱开小女孩托住的屁股,于是把泪咽了回去。

女人这次很快就把右肩上的背带拿到手,放在小女孩的肚子上。他在心里不由得自嘲:徒劳。女人忍着小女孩被猛然惊醒的闹腾,在闹腾还没全面爆发时已经完成了拿背带的过程。之前她太小心了,以致多次“夭折”。就在他有种身心坠入徒劳的无力与滑稽时,他闻到了方才的“酒的酸味”。这是一桩往事了。

夜空繁星点点,微明的薄云悠悠。月色笼罩,在不远处的楼顶、木棉树和白色的帆和桅杆上浮动。夏夜空气中的热流随风在脸上游走,而后背方形瓷砖的清凉丝丝侵入体肤。他想起方才走下图书馆阶梯,走在半截时,无意间嗅到了阵阵酒的酸味。他仿佛一个醉汉倒躺在街道上,不管行人和眼色,回味着还残留在唇齿间的酒味。可在此之前他没喝酒,而是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书,不知魏晋。

他从图书馆出来,大概是九点多了,当他走到半截的阶梯,猛一抬头,望见不甚明亮的月色下那株巨大的木棉树时,他闻到了酸酒味,忽远忽近。晚上的木棉树叶子比白天还要緑,也还要大,投到地上的黑影也比白天的要深得多。他猛力吸几口,心中很讶异。学校周边没有酒厂,附近也没人喝酒,哪里来的酒酸味?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禁不住沿着酸酒味这股味进行回忆。可他搜索枯肠也想不出来什么时候经历过。他站在月色弥漫的矩形广场上,静静地回忆,直到什么也想不出来。他仰望星空,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实在渺小,太渺小了,在没有起始的时间长河中,人的一生不过是沧海一粟。他这么想是有缘由的,当时他对博尔赫斯的“迷宫式”的小说万分痴迷,甚至引用“分叉的小径”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他现在意识到的生存只是其中的一条小径,而另外一条小径同样与之齐头并进,就像刚才闻到的酸酒味的场景。如此一想,“谜底”揭晓了,这阵阵的酒酸味不是往昔经历,而是人生“另一条小径”,另一个自己正走在那条小径上。而两条小径不是平行的直线,而是像生物基因链似的,交叉螺旋前进,总会有重合点,于是在重合的那一刻,仿佛“心有灵犀”般发生共振,于是才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纵然识破了“谜底”,他也没想过站起来,而是闭上了眼,继续躺着。不知为何,他的思绪退出“酒的酸味”后,直接跳到西门上。

在他闻到“酒的酸味”的前两天,他无意间发现了学校的西门。那天夕阳西下,虽然已经六点半了,但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也就是说天还是亮的。他吃过晚饭后在行人如织的校道上慢走,走到那个只有一间移动的孤独的保安亭前,突然停住脚步,再提步就出了西门。他背着手,低头,微弓着腰,像个民国教授,左手往内倒握着洛夫诗集《众荷喧哗》。径直出了校园,来到杂草火一般燃烧的外郊。

这里堆放不少建筑垃圾,一堆码着一堆,堆放时间久了,上面长出了杂草,还有牵牛花、爬山虎等藤科植物。他之前在旁边的学校第四教学楼上课,曾从窗外看到有十几只黑色的羊忽上忽下地吃草。现在小路上还有绿豆大小黑色的羊屎。他继续顺着羊肠小径往外走。太阳差不多完全落下山了,西边的天残红如火烧。隆起的建筑垃圾上的草叶和远处丛树的梢顶镀上一层金黄色。他来到外面黄泥路才停步。黄泥路是个双车道,然宽度却不够双车擦肩而过,相逢时彼此都要拐进路边的小水沟里,侧着身才能过。他的右手边不远处有座桥,桥上有个人伏在桥栏上钓鱼,他的脚边放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左手边大约两百米左右就是上坡路,坡度不大,路的两边是几爿老商店,门和匾都散发着历史的温度。

他站在灰尘清扬的路口,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突然失忆似的不知道往哪边抬脚,可他又不能像罗伯特·博洛斯特那样,选择那“一条清晨人迹罕至的小路一直走到底”。他思考走出来的动机,但头绪仅仅延伸到西门,仿佛绷得太紧的弦,猛一用力便断了。人总想给自己一生设定一个目的地,并为之奋斗。他连如何走到这里都不清楚,更何况人生。他看着桥边的人和那只红色的塑料桶,夕阳西下,桥前后芒草晚风中摇曳,苦楝树和桉树树梢还有淡淡的阳光。他脑海突发奇想,“真像一幅画!”是人走进了画中,还是画框入了人呢?他想起刘松年的《秋树寒鸦图》,小桥、流水、茅舍、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寒鸦,秋日的空寂跃然纸上。这条黄泥路过往的车不多,行人更是稀少,桥再过去是从北面延伸而来的铁路和一座矮矮的山丘。山丘过去是什么呢?他在想。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想走到桥上,然后过铁路,爬上那抔山丘。爬上了又能怎样呢?他不清楚。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走过去看看吧。至少走到桥边,看红色塑料桶里有哪些鱼。然而当他往桥那边抬起脚,他又想,也许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男子,塑料桶里一条鱼也没有,要是那样的话,看桶和不看桶就要斟酌了。要是这样的话,还走过去干嘛呢,不是讨人厌吗?不管了,先走过去再说吧,他决定了。于是迈开了脚步。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8 09:54:56
    • 分享到:
  • 作品的点击率也有517,却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为什么呢?是作者的文字不够好?我知道,作者的语言功底非常扎实。去年的睦邻,他是获奖者之一。我也喜欢洛夫的《问》:在桥上/独自向流水撒着花瓣/一条游鱼跃了起来/在空中/只逗留三分之一秒/这时/你在哪里?听说,作者从事的是教育工作吧?!能带领娃娃们学习的人,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人!作者的语言,文笔,构思,我都极喜欢!读他的文字,我感受到有种细腻在全文中流淌。
    • 一叶2018/09/10 18:52:52
    • 分享到:
  • 春丽谬赞了。谢谢你的阅读和点评,今天是教师节,祝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4602
  • 15
  • 531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