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的那边
  • 点击:1280评论:22018/08/28 10:58

“这是酒的酸味。”

“肯定是,这是酒的酸味。”

他有些茫然地立在地铁站里,仰首望着头顶列车路线图上密密麻麻的车站。

地铁里杂沓的脚步声霍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地铁站遽然安静下来。而他此时却心潮澎湃,“真的是酒的酸味吗?”他像个老头子怀疑几十年前的某桩往事的真实性般喃喃自语,“这是熟悉的味道。”他低下头,平视前方,隔离玻璃上出现几个人头,有男有女。他左右观望,大家都在低头刷手机屏,在他的左手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怀里横抱着约莫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睡着了,头挂在她妈妈的左肘间。他想起新闻镜头下的叙利亚无家可归的难民,于是多看了两眼。这时,睡梦中的小女孩小手抓几把女人的乳房,接着又用嘴巴、额头、鼻子来蹭,女人盯着小女孩窃笑,双臂把小女孩“送”出去,再搂回来,小女孩又安安分分地睡了。“还是个没断奶的小女孩呢。”他心里暗笑。与此同时他两颊热浪滚滚,女人侧过脸,眉毛挑来挑去,顶起眼皮看了看他,而他整个人愣住了。

“刚才的酒的酸味难道是乳香?”女人的乳香跟酒的酸味甚为相似,可又截然不同,乳香是乳的香味,酒酸则是酸的气味。他陷入思索。可是这阵酒的酸味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带有穿透时空的气息。

“噢噢噢,别闹了,莹莹别闹了,快到家了,妈妈和我的莹莹快到家了。”女人双臂不停地抖着半睡半醒的小女孩,他在注视着小女孩。女人脸不知为何红了。她前额的刘海微卷蓬松,额头细汗密布。胸前淡黄色的T恤有两三处深色些,可能是乳垢,也可能是小女孩的鼻涕。他猛然发现,女人右肩挂着乡下人的简易的红色背带。他仔细观察一阵那条背带,肩带有花纹,带兜后面还缝了一块四方形的白色网状布料,他来自乡下,知道这块网状布料的用处。隐约可见带兜上黄色的花纹,线路很细而且弯曲,像波斯菊。波斯菊与乡下背带搭配,显得不伦不类。不过也许是背带折叠的原因吧,可能是朵普通的大红花也未定。他在乡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波斯菊的背带图案。没准女人少女时代曾经见过,心里喜欢,便自己亲手绣上去呢。

他把视线从背带上拉到女人的胸前,原来小女孩的手又抓住女人的高高隆起的乳房了。小女孩白嫩饱满的小手握紧拳头,好像要抓出乳汁似的。说小孩子吮乳能刺激妈妈催乳素的分泌,让乳汁分泌更加旺盛,同时还有助于消除妈妈的奶胀,防止发生乳腺炎。女人是个少妇,乳汁相当旺盛,只需看两个丰满的乳房就知道了。松垮的T恤印出乳罩上蕾丝的纹路,乳罩包不住整个乳房,上面部分露了出来,T恤熨贴在上面。乳房如此大,里面定然储藏很多乳汁吧。他想起喷泉,女人的乳房就是两个喷泉,源源不断地喷出乳汁来。这么旺盛的乳汁,生命力肯定是很强盛的了。他快速扫视女人全身,发现她右边脚下放了一只鼓鼓的黑色布袋子,像乡下人赶集常用的布袋子,能装几十斤的物品。那么说她这个布袋子足足有几十斤重了。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个强盛的生命力啊。

他的脸又哄热起来,一道闪光从眼角划过,列车进站了。他站在一干人的前面,率先进入车厢,一阵浓烈的空调的凉气迎面扑来,让人对盛夏的威力更有深入体肤的领悟。

时下上午时点多,上班高峰期早过了,加上这个不是转线站,此时车厢的乘客不多,还有座位。他不找座位坐,而是进来就靠在座位与门边之间的夹角里,斜立着。他不做低头族,除了偶尔看看小说。等人全上来了,都找定了位置,他才想起方才那对母女。女人也没有找座位坐,而是站在他斜对面、入门靠左边的角落里,令他颇感奇怪。他油然想起女人刚才哄小女孩说的快到家的话,也许她们下个站就下去了,所以才不坐吧。女人左手单手搂住小女孩,右手反过去想把右肩背带拿到手里。但尝试几次都不成功,原因是她右手一放开小女孩,小女孩便像倒挂在铁钩上的条状物,顷刻闹腾起来,女人害怕吵到别人吧,右手只得马上接过来,兜来兜去地哄。他看她失败几次,心里都替她着急,于是曲线向她走过去,他在她身边站住,后背靠在车厢中间的小玻璃窗上。他看了看前面车厢,两边的人年老的眯眼养神,年轻的低头看手机,没有人发现他走过来了。他暗暗做好准备,等女人下次做刚才失败的动作,他就施以“援助之手”。他不敢朝女人这边看,而是用余光默默关注着动向,好像海底的乌贼,伺机出手捕捉猎物。

他此行是去见高中开雕塑工作室的同学。同学昨天晚上微信问他有没有空,他接了越秀区某家大学附属医院的单,明天上午去医院给院方领导汇报,现场需要个助手做笔录,把院方修改意见记录下来,他回去再对照整理,进行修改。还有就是多个人,也可以撑撑场面,毕竟有个团队看起来有实力,别人也比较信任。他在学校上班,如今七月底,暑假过去十多天了。他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广州,平时也没什么事做,所以答应下来。他们约好上午十点在东山口地铁A出口碰头,再一起去医院。

大学肄业,曾有几个同学在珠三角工作,而五年眨眼过去了,现在只留下他独自在广州“坚守”着。其他人大多回家乡,要么考上公务员,要么进入当地学校体制。而他还在广州漂泊。开始是觉得大城市机会多,五年过去了,他连“机会”的尾巴都不知道摸着没有,也许压根就不清楚什么是“机会”。总之,他还留在广州,如今没了“机会”的概念,也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而今到处都说“不忘初心”的话,他的“初心”就是“一片朦胧”。十几天前他告知那个有空联系的直系师兄,说搬屋子了,前天师兄带师姐过来附近的医院产检,上午九点多给他打电话说产检完过来他那蹭个饭,顺便看看“新屋”。他当时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但懒在床上,接到电话后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马上收拾房间,下楼买菜,整治了一桌饭菜。三菜一汤:排骨青菜汤、鲍鱼青菜汤、番茄炒蛋、熟食湛江白切鸡。席间聊到搬家的事,师兄说起他认识的一个中年朋友,把广州的城中村住了个遍:珠村、上社、客村、江夏、长湴、石牌等等。他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五年来也搬了四次,还不包括寄宿在车陂的发小出租屋那三个月,要是算上他也住过五个城中村了。待会要去见的同学是高中同在文科班的美术生,当时班上有五个美术生,而今其他四个有做广告设计的,有研发游戏的,还有一个专职开淘宝店,也只有他在“坚守”着美术。也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吧,他对这位同学倍感钦佩,有时甚至觉得他就是他自己。然而又很不像,同学坚守的是可以触摸的艺术,他“坚守”的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此时面对着莹白的车厢,两边的黑暗呼啸而过,他的眼角像被黑暗针刺了似的,微疼泛酸,想流泪。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若到伤心之处,那也是说发生就发生的事。他余光发现旁边的女人右手正轻轻脱开小女孩托住的屁股,于是把泪咽了回去。

女人这次很快就把右肩上的背带拿到手,放在小女孩的肚子上。他在心里不由得自嘲:徒劳。女人忍着小女孩被猛然惊醒的闹腾,在闹腾还没全面爆发时已经完成了拿背带的过程。之前她太小心了,以致多次“夭折”。就在他有种身心坠入徒劳的无力与滑稽时,他闻到了方才的“酒的酸味”。这是一桩往事了。

夜空繁星点点,微明的薄云悠悠。月色笼罩,在不远处的楼顶、木棉树和白色的帆和桅杆上浮动。夏夜空气中的热流随风在脸上游走,而后背方形瓷砖的清凉丝丝侵入体肤。他想起方才走下图书馆阶梯,走在半截时,无意间嗅到了阵阵酒的酸味。他仿佛一个醉汉倒躺在街道上,不管行人和眼色,回味着还残留在唇齿间的酒味。可在此之前他没喝酒,而是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书,不知魏晋。

他从图书馆出来,大概是九点多了,当他走到半截的阶梯,猛一抬头,望见不甚明亮的月色下那株巨大的木棉树时,他闻到了酸酒味,忽远忽近。晚上的木棉树叶子比白天还要緑,也还要大,投到地上的黑影也比白天的要深得多。他猛力吸几口,心中很讶异。学校周边没有酒厂,附近也没人喝酒,哪里来的酒酸味?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禁不住沿着酸酒味这股味进行回忆。可他搜索枯肠也想不出来什么时候经历过。他站在月色弥漫的矩形广场上,静静地回忆,直到什么也想不出来。他仰望星空,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实在渺小,太渺小了,在没有起始的时间长河中,人的一生不过是沧海一粟。他这么想是有缘由的,当时他对博尔赫斯的“迷宫式”的小说万分痴迷,甚至引用“分叉的小径”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他现在意识到的生存只是其中的一条小径,而另外一条小径同样与之齐头并进,就像刚才闻到的酸酒味的场景。如此一想,“谜底”揭晓了,这阵阵的酒酸味不是往昔经历,而是人生“另一条小径”,另一个自己正走在那条小径上。而两条小径不是平行的直线,而是像生物基因链似的,交叉螺旋前进,总会有重合点,于是在重合的那一刻,仿佛“心有灵犀”般发生共振,于是才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纵然识破了“谜底”,他也没想过站起来,而是闭上了眼,继续躺着。不知为何,他的思绪退出“酒的酸味”后,直接跳到西门上。

在他闻到“酒的酸味”的前两天,他无意间发现了学校的西门。那天夕阳西下,虽然已经六点半了,但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也就是说天还是亮的。他吃过晚饭后在行人如织的校道上慢走,走到那个只有一间移动的孤独的保安亭前,突然停住脚步,再提步就出了西门。他背着手,低头,微弓着腰,像个民国教授,左手往内倒握着洛夫诗集《众荷喧哗》。径直出了校园,来到杂草火一般燃烧的外郊。

这里堆放不少建筑垃圾,一堆码着一堆,堆放时间久了,上面长出了杂草,还有牵牛花、爬山虎等藤科植物。他之前在旁边的学校第四教学楼上课,曾从窗外看到有十几只黑色的羊忽上忽下地吃草。现在小路上还有绿豆大小黑色的羊屎。他继续顺着羊肠小径往外走。太阳差不多完全落下山了,西边的天残红如火烧。隆起的建筑垃圾上的草叶和远处丛树的梢顶镀上一层金黄色。他来到外面黄泥路才停步。黄泥路是个双车道,然宽度却不够双车擦肩而过,相逢时彼此都要拐进路边的小水沟里,侧着身才能过。他的右手边不远处有座桥,桥上有个人伏在桥栏上钓鱼,他的脚边放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左手边大约两百米左右就是上坡路,坡度不大,路的两边是几爿老商店,门和匾都散发着历史的温度。

他站在灰尘清扬的路口,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突然失忆似的不知道往哪边抬脚,可他又不能像罗伯特·博洛斯特那样,选择那“一条清晨人迹罕至的小路一直走到底”。他思考走出来的动机,但头绪仅仅延伸到西门,仿佛绷得太紧的弦,猛一用力便断了。人总想给自己一生设定一个目的地,并为之奋斗。他连如何走到这里都不清楚,更何况人生。他看着桥边的人和那只红色的塑料桶,夕阳西下,桥前后芒草晚风中摇曳,苦楝树和桉树树梢还有淡淡的阳光。他脑海突发奇想,“真像一幅画!”是人走进了画中,还是画框入了人呢?他想起刘松年的《秋树寒鸦图》,小桥、流水、茅舍、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寒鸦,秋日的空寂跃然纸上。这条黄泥路过往的车不多,行人更是稀少,桥再过去是从北面延伸而来的铁路和一座矮矮的山丘。山丘过去是什么呢?他在想。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想走到桥上,然后过铁路,爬上那抔山丘。爬上了又能怎样呢?他不清楚。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走过去看看吧。至少走到桥边,看红色塑料桶里有哪些鱼。然而当他往桥那边抬起脚,他又想,也许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男子,塑料桶里一条鱼也没有,要是那样的话,看桶和不看桶就要斟酌了。要是这样的话,还走过去干嘛呢,不是讨人厌吗?不管了,先走过去再说吧,他决定了。于是迈开了脚步。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8 09:54:56
    • 分享到:
  • 作品的点击率也有517,却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为什么呢?是作者的文字不够好?我知道,作者的语言功底非常扎实。去年的睦邻,他是获奖者之一。我也喜欢洛夫的《问》:在桥上/独自向流水撒着花瓣/一条游鱼跃了起来/在空中/只逗留三分之一秒/这时/你在哪里?听说,作者从事的是教育工作吧?!能带领娃娃们学习的人,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人!作者的语言,文笔,构思,我都极喜欢!读他的文字,我感受到有种细腻在全文中流淌。
    • 雪川2018/09/10 18:52:52
    • 分享到:
  • 春丽谬赞了。谢谢你的阅读和点评,今天是教师节,祝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8239
  • 15
  • 527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