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桥的那边
  • 点击:29073评论:22018/08/28 10:58

“这是酒的酸味。”

“肯定是,这是酒的酸味。”

他有些茫然地立在地铁站里,仰首望着头顶列车路线图上密密麻麻的车站。

地铁里杂沓的脚步声霍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地铁站遽然安静下来。而他此时却心潮澎湃,“真的是酒的酸味吗?”他像个老头子怀疑几十年前的某桩往事的真实性般喃喃自语,“这是熟悉的味道。”他低下头,平视前方,隔离玻璃上出现几个人头,有男有女。他左右观望,大家都在低头刷手机屏,在他的左手边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怀里横抱着约莫两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睡着了,头挂在她妈妈的左肘间。他想起新闻镜头下的叙利亚无家可归的难民,于是多看了两眼。这时,睡梦中的小女孩小手抓几把女人的乳房,接着又用嘴巴、额头、鼻子来蹭,女人盯着小女孩窃笑,双臂把小女孩“送”出去,再搂回来,小女孩又安安分分地睡了。“还是个没断奶的小女孩呢。”他心里暗笑。与此同时他两颊热浪滚滚,女人侧过脸,眉毛挑来挑去,顶起眼皮看了看他,而他整个人愣住了。

“刚才的酒的酸味难道是乳香?”女人的乳香跟酒的酸味甚为相似,可又截然不同,乳香是乳的香味,酒酸则是酸的气味。他陷入思索。可是这阵酒的酸味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带有穿透时空的气息。

“噢噢噢,别闹了,莹莹别闹了,快到家了,妈妈和我的莹莹快到家了。”女人双臂不停地抖着半睡半醒的小女孩,他在注视着小女孩。女人脸不知为何红了。她前额的刘海微卷蓬松,额头细汗密布。胸前淡黄色的T恤有两三处深色些,可能是乳垢,也可能是小女孩的鼻涕。他猛然发现,女人右肩挂着乡下人的简易的红色背带。他仔细观察一阵那条背带,肩带有花纹,带兜后面还缝了一块四方形的白色网状布料,他来自乡下,知道这块网状布料的用处。隐约可见带兜上黄色的花纹,线路很细而且弯曲,像波斯菊。波斯菊与乡下背带搭配,显得不伦不类。不过也许是背带折叠的原因吧,可能是朵普通的大红花也未定。他在乡下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波斯菊的背带图案。没准女人少女时代曾经见过,心里喜欢,便自己亲手绣上去呢。

他把视线从背带上拉到女人的胸前,原来小女孩的手又抓住女人的高高隆起的乳房了。小女孩白嫩饱满的小手握紧拳头,好像要抓出乳汁似的。说小孩子吮乳能刺激妈妈催乳素的分泌,让乳汁分泌更加旺盛,同时还有助于消除妈妈的奶胀,防止发生乳腺炎。女人是个少妇,乳汁相当旺盛,只需看两个丰满的乳房就知道了。松垮的T恤印出乳罩上蕾丝的纹路,乳罩包不住整个乳房,上面部分露了出来,T恤熨贴在上面。乳房如此大,里面定然储藏很多乳汁吧。他想起喷泉,女人的乳房就是两个喷泉,源源不断地喷出乳汁来。这么旺盛的乳汁,生命力肯定是很强盛的了。他快速扫视女人全身,发现她右边脚下放了一只鼓鼓的黑色布袋子,像乡下人赶集常用的布袋子,能装几十斤的物品。那么说她这个布袋子足足有几十斤重了。很难想象她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个强盛的生命力啊。

他的脸又哄热起来,一道闪光从眼角划过,列车进站了。他站在一干人的前面,率先进入车厢,一阵浓烈的空调的凉气迎面扑来,让人对盛夏的威力更有深入体肤的领悟。

时下上午时点多,上班高峰期早过了,加上这个不是转线站,此时车厢的乘客不多,还有座位。他不找座位坐,而是进来就靠在座位与门边之间的夹角里,斜立着。他不做低头族,除了偶尔看看小说。等人全上来了,都找定了位置,他才想起方才那对母女。女人也没有找座位坐,而是站在他斜对面、入门靠左边的角落里,令他颇感奇怪。他油然想起女人刚才哄小女孩说的快到家的话,也许她们下个站就下去了,所以才不坐吧。女人左手单手搂住小女孩,右手反过去想把右肩背带拿到手里。但尝试几次都不成功,原因是她右手一放开小女孩,小女孩便像倒挂在铁钩上的条状物,顷刻闹腾起来,女人害怕吵到别人吧,右手只得马上接过来,兜来兜去地哄。他看她失败几次,心里都替她着急,于是曲线向她走过去,他在她身边站住,后背靠在车厢中间的小玻璃窗上。他看了看前面车厢,两边的人年老的眯眼养神,年轻的低头看手机,没有人发现他走过来了。他暗暗做好准备,等女人下次做刚才失败的动作,他就施以“援助之手”。他不敢朝女人这边看,而是用余光默默关注着动向,好像海底的乌贼,伺机出手捕捉猎物。

他此行是去见高中开雕塑工作室的同学。同学昨天晚上微信问他有没有空,他接了越秀区某家大学附属医院的单,明天上午去医院给院方领导汇报,现场需要个助手做笔录,把院方修改意见记录下来,他回去再对照整理,进行修改。还有就是多个人,也可以撑撑场面,毕竟有个团队看起来有实力,别人也比较信任。他在学校上班,如今七月底,暑假过去十多天了。他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广州,平时也没什么事做,所以答应下来。他们约好上午十点在东山口地铁A出口碰头,再一起去医院。

大学肄业,曾有几个同学在珠三角工作,而五年眨眼过去了,现在只留下他独自在广州“坚守”着。其他人大多回家乡,要么考上公务员,要么进入当地学校体制。而他还在广州漂泊。开始是觉得大城市机会多,五年过去了,他连“机会”的尾巴都不知道摸着没有,也许压根就不清楚什么是“机会”。总之,他还留在广州,如今没了“机会”的概念,也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而今到处都说“不忘初心”的话,他的“初心”就是“一片朦胧”。十几天前他告知那个有空联系的直系师兄,说搬屋子了,前天师兄带师姐过来附近的医院产检,上午九点多给他打电话说产检完过来他那蹭个饭,顺便看看“新屋”。他当时醒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但懒在床上,接到电话后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劲,马上收拾房间,下楼买菜,整治了一桌饭菜。三菜一汤:排骨青菜汤、鲍鱼青菜汤、番茄炒蛋、熟食湛江白切鸡。席间聊到搬家的事,师兄说起他认识的一个中年朋友,把广州的城中村住了个遍:珠村、上社、客村、江夏、长湴、石牌等等。他轻描淡写地说自己五年来也搬了四次,还不包括寄宿在车陂的发小出租屋那三个月,要是算上他也住过五个城中村了。待会要去见的同学是高中同在文科班的美术生,当时班上有五个美术生,而今其他四个有做广告设计的,有研发游戏的,还有一个专职开淘宝店,也只有他在“坚守”着美术。也许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吧,他对这位同学倍感钦佩,有时甚至觉得他就是他自己。然而又很不像,同学坚守的是可以触摸的艺术,他“坚守”的是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此时面对着莹白的车厢,两边的黑暗呼啸而过,他的眼角像被黑暗针刺了似的,微疼泛酸,想流泪。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若到伤心之处,那也是说发生就发生的事。他余光发现旁边的女人右手正轻轻脱开小女孩托住的屁股,于是把泪咽了回去。

女人这次很快就把右肩上的背带拿到手,放在小女孩的肚子上。他在心里不由得自嘲:徒劳。女人忍着小女孩被猛然惊醒的闹腾,在闹腾还没全面爆发时已经完成了拿背带的过程。之前她太小心了,以致多次“夭折”。就在他有种身心坠入徒劳的无力与滑稽时,他闻到了方才的“酒的酸味”。这是一桩往事了。

夜空繁星点点,微明的薄云悠悠。月色笼罩,在不远处的楼顶、木棉树和白色的帆和桅杆上浮动。夏夜空气中的热流随风在脸上游走,而后背方形瓷砖的清凉丝丝侵入体肤。他想起方才走下图书馆阶梯,走在半截时,无意间嗅到了阵阵酒的酸味。他仿佛一个醉汉倒躺在街道上,不管行人和眼色,回味着还残留在唇齿间的酒味。可在此之前他没喝酒,而是在图书馆里静静地看书,不知魏晋。

他从图书馆出来,大概是九点多了,当他走到半截的阶梯,猛一抬头,望见不甚明亮的月色下那株巨大的木棉树时,他闻到了酸酒味,忽远忽近。晚上的木棉树叶子比白天还要緑,也还要大,投到地上的黑影也比白天的要深得多。他猛力吸几口,心中很讶异。学校周边没有酒厂,附近也没人喝酒,哪里来的酒酸味?百思不得其解的他禁不住沿着酸酒味这股味进行回忆。可他搜索枯肠也想不出来什么时候经历过。他站在月色弥漫的矩形广场上,静静地回忆,直到什么也想不出来。他仰望星空,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实在渺小,太渺小了,在没有起始的时间长河中,人的一生不过是沧海一粟。他这么想是有缘由的,当时他对博尔赫斯的“迷宫式”的小说万分痴迷,甚至引用“分叉的小径”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他现在意识到的生存只是其中的一条小径,而另外一条小径同样与之齐头并进,就像刚才闻到的酸酒味的场景。如此一想,“谜底”揭晓了,这阵阵的酒酸味不是往昔经历,而是人生“另一条小径”,另一个自己正走在那条小径上。而两条小径不是平行的直线,而是像生物基因链似的,交叉螺旋前进,总会有重合点,于是在重合的那一刻,仿佛“心有灵犀”般发生共振,于是才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纵然识破了“谜底”,他也没想过站起来,而是闭上了眼,继续躺着。不知为何,他的思绪退出“酒的酸味”后,直接跳到西门上。

在他闻到“酒的酸味”的前两天,他无意间发现了学校的西门。那天夕阳西下,虽然已经六点半了,但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也就是说天还是亮的。他吃过晚饭后在行人如织的校道上慢走,走到那个只有一间移动的孤独的保安亭前,突然停住脚步,再提步就出了西门。他背着手,低头,微弓着腰,像个民国教授,左手往内倒握着洛夫诗集《众荷喧哗》。径直出了校园,来到杂草火一般燃烧的外郊。

这里堆放不少建筑垃圾,一堆码着一堆,堆放时间久了,上面长出了杂草,还有牵牛花、爬山虎等藤科植物。他之前在旁边的学校第四教学楼上课,曾从窗外看到有十几只黑色的羊忽上忽下地吃草。现在小路上还有绿豆大小黑色的羊屎。他继续顺着羊肠小径往外走。太阳差不多完全落下山了,西边的天残红如火烧。隆起的建筑垃圾上的草叶和远处丛树的梢顶镀上一层金黄色。他来到外面黄泥路才停步。黄泥路是个双车道,然宽度却不够双车擦肩而过,相逢时彼此都要拐进路边的小水沟里,侧着身才能过。他的右手边不远处有座桥,桥上有个人伏在桥栏上钓鱼,他的脚边放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桶。左手边大约两百米左右就是上坡路,坡度不大,路的两边是几爿老商店,门和匾都散发着历史的温度。

他站在灰尘清扬的路口,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他突然失忆似的不知道往哪边抬脚,可他又不能像罗伯特·博洛斯特那样,选择那“一条清晨人迹罕至的小路一直走到底”。他思考走出来的动机,但头绪仅仅延伸到西门,仿佛绷得太紧的弦,猛一用力便断了。人总想给自己一生设定一个目的地,并为之奋斗。他连如何走到这里都不清楚,更何况人生。他看着桥边的人和那只红色的塑料桶,夕阳西下,桥前后芒草晚风中摇曳,苦楝树和桉树树梢还有淡淡的阳光。他脑海突发奇想,“真像一幅画!”是人走进了画中,还是画框入了人呢?他想起刘松年的《秋树寒鸦图》,小桥、流水、茅舍、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寒鸦,秋日的空寂跃然纸上。这条黄泥路过往的车不多,行人更是稀少,桥再过去是从北面延伸而来的铁路和一座矮矮的山丘。山丘过去是什么呢?他在想。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想走到桥上,然后过铁路,爬上那抔山丘。爬上了又能怎样呢?他不清楚。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走过去看看吧。至少走到桥边,看红色塑料桶里有哪些鱼。然而当他往桥那边抬起脚,他又想,也许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男子,塑料桶里一条鱼也没有,要是那样的话,看桶和不看桶就要斟酌了。要是这样的话,还走过去干嘛呢,不是讨人厌吗?不管了,先走过去再说吧,他决定了。于是迈开了脚步。

  • 1
  • 2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8 09:54:56
    • 分享到:
  • 作品的点击率也有517,却出现了零评论的纪录?为什么呢?是作者的文字不够好?我知道,作者的语言功底非常扎实。去年的睦邻,他是获奖者之一。我也喜欢洛夫的《问》:在桥上/独自向流水撒着花瓣/一条游鱼跃了起来/在空中/只逗留三分之一秒/这时/你在哪里?听说,作者从事的是教育工作吧?!能带领娃娃们学习的人,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人!作者的语言,文笔,构思,我都极喜欢!读他的文字,我感受到有种细腻在全文中流淌。
    • 一叶2018/09/10 18:52:52
    • 分享到:
  • 春丽谬赞了。谢谢你的阅读和点评,今天是教师节,祝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38078
  • 18
  • 596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