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待一树花开
  • 点击:868评论:12018/08/30 10:08


一、

院子里的墙矮了,你长高了。有一天我拔通了电话找你,在电话里,你对着我嘶哑地哭泣。哭声压抑,夹着不屈,愤懑,还有许许多多,言之不尽的委屈。电话这头的我作为你的母亲,我茫然无措,我知道我对你有许多过错,我多么想伸出手去挽住你的哭声,或者抱抱你。只是,你我之间隔着粤赣省际的距离,纵使有千万只手相接,我也无法抵达你的内心,去挽住你那失声的哭泣。在深圳工作的我一直安心于你的生活起居有爷爷奶奶的照顾。在你的思想上,以我的成长经验,认为你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如田野里五六月的稻穗正灌着水份;高梁正窜窜地往上长着个儿,虽有成长的穗须从绿叶丛里探头探脑里冒出来,但在阳光里你会慢慢地成熟。这个年纪,你只管欢欣鼓舞地成长,只管气宇轩昂地往前走。如笋般拔节成长,指向淡蓝的天空,如含苞的花蕾,正散发着生命的芬芳。

然而,就这个时候,通过你我之间的几次通话,你话语里透露出来的颓然,伤心,还有看不透、想不明的社会见闻,让你对周遭环境产生失望与不如意,还有对自己内心的期望与现实距离的不满,让你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念头,对着电话里的我放声痛哭。作为母亲,我对于你的思想言论心痛不已,又无能为力。我不知道这根源出在何处,我不敢猜想,如果真是因为你留守的原因,我将无法原谅我自已……

你作为留守少年,我作为留守儿的家长,我对你有许多的内疚,同样我们之间也有无形的隔阂。对你性格上的任性,我一直抱着原谅,屈就,小心翼翼地引导的态度。因为距离,我只能远观你,只能揣测你。而无法走近你的内心。所以,对于你突然表现出来的情绪失控,我束手无策,倍感心焦。你像我心头一道永不结疤的伤,缝伤口的线,从深圳出发越过绵旦的九连山脉系在你身上,你每一次轻微的磕绊,都会触发我的疼痛。

而现在,面对你发自内心,毫无来由产生的绝望情绪,引来的失声哭泣,使我心如抽丝,浑身的痛觉都被你牵起来了。却无处下手去扎住这痛的源头。从你断断续续的哭诉言词里,我才把自己拉近到你心地的花园一角。我知道,你是一个有着诗意般心灵要求完美的孩子。在单纯的家庭环境里,你是院子里的一株茉莉,清新而天然。你叶片上随意飞来的一只蛾子,爷爷奶奶也会赶来帮你驱赶。你稚嫩而纯净的心灵,在没有父母庇护的阴郁时光,你学会了隐忍,你含蓄地静静成长,默默地吸着院墙里的点点雨露,扎根于院里的泥土,听着瓦屋外静静的滴滴答答的雨声。你无心关注院墙外的纷纷扰扰。你的日子祥和而宁静。

随着你慢慢地长大,一天天地接近院墙外面的纷繁,要与墙外面的万物争阳光共生息。父母不在身边的心灵,变得惶惑,不安,抗挣,惊恐,而墙外的枝条蔓叶犹如你每天不得不面对的越来越浑浊的桃江水般向你涌来,阻止你,侵占你,淹没你。成长的本能,让你无法退却,也无处可退却,墙外的世界你无所依傍。你不想辜负远在异地求生存的父母。在一路成长的风吹雨打中,你只能拼着劲儿向上。尽管你呛了雨水,灌了北风,有时被呛得淋漓,有时被渴得痛苦。我知道你心里不想辜负我们,只有向前,无法退缩。你多想身后有一双大手,托住你少年柔弱的脊背,让你的成长舒展些、随意些、快乐些,可是你目光的四周陌生而冷清,你最亲的父母离你太遥远......

作为母亲,我为你心思的敏感,及对自然而生的向往,我与你心有灵犀。你不喜欢单调,枯燥无味的犹如刮韭菜式的教育,你崇尚自由的心性,你追求真正的哲理,而不是教科书式的说教。为此,你课外阅读了不少西方哲学及文学方面的书。我不知道你是真看懂了,还是在探索地学习。我害怕由此耽搁你的学业,现时代的教育我明知是应试教育,但毕竟是主流教育,我极力劝你适应。在你没有生存能力之前,我们没有办法让你放任心性。

我时不时地告诫你,放下自己的心性,得替你的学业,及未来着想,甚至不惜联合老师,来剥夺你的这些心性自然的爱好。我知道,这样会让你痛苦。 无形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成了“刽子手”?而作为母亲我必须这样做。以我们过来人的经验,在成长的道路上,你若不适应环境,有大把比我手段残忍的“刽子手”,会无情地扼杀你。

也许,从古至今有多少母亲充当了“刽子手”的角色?    

自古人之性,出于本能。我们要改造的本是人之恶。面对你性本善,我们却惶慌。我们不得不人为地为你加上一层层盔甲,使你看起来坚硬。面对初生的你,我们如面对一张白纸,总怕别人在上面乱涂了颜色,弄得没法看。还不如自己擅作主张在上面画一株草,即使画一朵手法拙劣的花,也总比被别人乱涂了一滩墨,更加地顺眼。

我们丝毫不会怀疑一株植物向阳的力量,可是没有肥沃的土壤,没有可依攀的支架,没有厚实的根须,一株植物向阳的过程是慢长而痛苦的。我们相信,通过修剪你的分叉,会让你轻装上阵。

二、

你是一枚我们十四年前种下的种子,十四年了,你如一棵树。身材颀长,脸上绣着嫩绿的绒毛。每一寸青春的肌肤,都泛着清晨的光亮。

十四年了,你如一株植物,那么不善于表达感情,我在电话里两次提醒你,明天是母亲节了,你是否要对我说声:妈妈,节日快乐!

十四年了,我一直期待你的声音,对我说声天下母亲最想听的那句话,哪怕是你轻轻地摇动下你身上的叶子,以哗啦啦的一阵声响代替,我在遥远的深圳也会聆听到。

可是你没有,你接了电话用已经发育了的变声,如刚冒出土的知了,糙着声叫了声“妈妈”。然后就让一片静默聆听我絮絮叨叨的叮嘱。电话那头,你又如一只刚出土的蝉“知了、知了”地应着,电话另一头的我,却是听到了秋天扫落黄叶般的沙沙声。我知道,我抒情的季节该结束了,我要学会适时地收拾起我做母亲的情囊,慢慢地挤扁它,如当年你断奶时,我拼命地把两腔满满的奶水挤干,让空瘪的乳房挂在胸前,以填充想你的牵挂。

十四年前,当头晕、恶心,以排兵布阵之势侵犯我时,我知道一颗种子已落在我的肚子里了。那些天,你在我这块瘦弱的土地上不停地摇天撼地,不把我折腾到恶心、呕吐、厌食,血糖低,不罢休。你让我在人群喧嚣的菜市场倒下去,引来人群的慌乱:那边出事了,有人“倒下”了。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春天,龙年兴水,春雨下个不停。你这粒种子再也不屑于待在那状如鸭梨的小地盘上。借我爬楼收衣服用力过猛之势,羊水过早地离开你。害得你爷爷奶奶慌了神,急忙在街上拦了一部人力车把我及我肚子里的你一起送往镇医院。路上,你在我肚子里摇头摆尾,拳打脚蹬,闹将着要出来。

随着你的捣腾,我的疼痛,从下午到黄昏,又从黄昏折腾到晚上。那种疼痛,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经受的,也是我记忆里最深的疼痛。疼痛的过程中,我多么渴望你爸爸在身边,可是他因了工作,一直还在深圳。只有待我生下你来,他才尽可能地请了假,回家来看我们。年轻的护士小姐看着我可怜,伸出她的手握住我说:姐,你且把我的手当成孩子爸爸的手吧,你紧紧地抓住它,让它给予你温暖与力量!

在初暖乍寒的二月末天气,镇医院的泥砖房冰凉而潮湿,加剧了我产前的疼痛。加上未吃晚餐,我饥痛交迫。为了不出意外,医生提前让我上产床。

当我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在医生果断地把产道剪大的情况下,你终于出来了。你出来的那会儿,我没有听到你的啼哭声响起。慌乱中助产师把你头朝下使劲儿地拍,有经验的主产医生马上给你上吸痰机,才使你响亮的哭声“哇”地喷出来。哭声在深夜产房里,把我所有的疼痛与疲倦都扫在了外面的倾盆大雨里。雨声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襁褓里的你,颜如酡红的茶花。

第一天晚上,你不适应环境,不断地哭,哭累了又不断地睡。

医院环境太简陋,第二天一早你奶奶把你抱回家去,我一个人继续在医院里躺着打消炎针。十月怀胎你我日夜相依,我早已习惯你在我肚子里住着。现你我一旦分开,我心中的空落如肚子里灌进了空气,胀得慌。

那时小镇没有出租车,更遑谈私家车。我拦了辆人力车回家。人力车在迂回的街道上跑起来,把我颠得伤口疼痛。十多分钟后,人力车夫把我拉到离我们家还有一百多米的巷口,收钱扔下我走了。我拖着带伤口的身子,扶着墙角一步步地往家挪。每挪一步牵扯着下面的伤口,疼痛便如刀绞般地噬啮着虚弱的我。而你那艳如茶花的小脸,在巷子的尽头不停地向我召唤,这一百多米,平时二、三分钟就可以走完的小巷子,我挺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家。此时,你这小骨朵儿,正在家里嗷嗷待哺。你奶奶用糖水喂你,你这精灵,用嘴一舔,发现是糖水,就哭闹着吐出来。奶奶被你闹慌了,待我一到家,就把你抱给了我喂奶。第一次做母亲,还没学会该怎样喂奶,饿馋了的你,却是本能地,饿虎扑食般扑向我的奶头,咬住不放,用力的吮吸。刚开始发胀的奶房,并不能一下子就能让你解饥,你乱吮一通,发现没有多少奶水出来,你失望地哇哇大哭,边哭边再加大力气吮吸一阵。到你喝饱了,人也累呛了。你在我的怀里咂着嘴美美地睡去。婴儿的睡眠,天使般甜蜜而美好。我想天下母亲最美好的时刻,莫不过是看着自己怀里的婴儿甜蜜地睡着的样子。这是一幅美得无以伦比的画。也是母子之间最亲密的时光。

因你又急又狠地用力吮奶,加上我初为人母没有经验。没几天,你就把自己的粮食通道----我的奶头,吮伤了。此后的日子里,你每吸一次奶,我的奶头就钻心的痛,奶头已经被你咬得伤痕累累,旧伤添新伤,都溃疡成痈了。

爸爸从深圳坐了一天的长途汽车赶回家时,你已出生三天。他一进家门,顾不上放下行李,仔细端详着摇篮里的你:你小小的身子,两条细眼时不时地眨巴一下,望着这“陌生”的人,你爱理不理他。初为人父的他,还没来得及逗逗你,你就睡着了,嘴里不停地打着喝足了奶水的饱嗝。他感慨地对我说,他看起来咋那样小呢?

这并不是你小,而是在所有初为人父的眼里,婴儿都是小小的。他们大多数是第一次见初出生的婴儿,在男子汉眼里,那小小的一团肉,楚楚可怜。因而显得小。

爸爸在家其间,看到你吸奶那么用劲,让我痛得不得不咬牙忍住,见我这惨状,他半开玩笑,半安慰我说:崽啊,你又给你妈“上刑”了!

自从有了你,我便在奶孩子、洗尿布的日子里一天天过着。不知觉你已长到四个月。有一天你睡着时,不经意地裂开嘴轻轻一笑。那是你的初笑。那一幕,幸福如莲。如花朵在放慢了几千倍的镜头里缓缓地绽放,如植物的第一片新叶在晨露里第一次展开叶柄。那是我所看到的人间最美的笑容。犹如上天派来的天使,神秘而朦胧。我想第一眼看到人之初笑脸的人,无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人说沉睡中的婴儿笑,是上天派给母亲的最好礼物。此时的母亲请千万别叫醒他。否则,他一生都不会快乐。你那如仙株开花的笑容,在成年后的世界里,也许千金难求。我咋会忍心叫醒你呢?我相信,在梦里拥有笑声的人,一定是世上最快乐的人。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母爱留守期待高考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4举人2018/08/30 12:17:18
    • 分享到:
  • 谢谢“放学别走”、“森林”还有飞泉的打赏。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下去的动力。"留守",这个字眼太沉重,十几年前,我被迫把“它”栽在那孤寂的院子里,可我仍然期待它一树花开…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6
  • 121181
  • 51
  • 833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