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梯
  • 点击:3190评论:12018/08/30 20:01

六月的天气,像更年期的妇女,说变就变,刚刚还极为温顺的晴天,一转眼乌云翻滚,紧接着雨就劈头盖脸砸下,又急又大,啪啪哒哒的甩在地上,把灰尘的污渍砸成圆圈,转眼没了影踪,路上的行人就那么一眨眼不见了,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到两小时,所有的视觉全是一片江洋,雨帘从天上一直垂挂到地面,或深或浅,地面上砸起的不是水泡泡,夸张一点地说简直就是小碗大小的球从天往下掉,一个个晶莹剔透,此起彼落煞是好看。所有的物景也都是朦朦胧胧。辨不清哪里是树哪里是屋哪里是云,整个儿都是白雾腾腾的水世界;天,一会儿暗一会儿明,屋檐的雨水倾盆而下,隔着一条马路,对面的建筑模模糊糊摆动,像海市蜃楼。

雨声的世界一片喧嚣,又似乎是那么安宁,安宁得只剩下大雨惊天动地的乐章,它分明奏响了天地的胸膛,殷勤的鼓点敲落不停,豪迈的声音在宇宙间穿梭不息。

“这个鬼天气”站在欣欣五金厂门卫室屋檐下的高依依暗暗地咒骂,不知是雨下得太大的原故还是这五金厂不在镇中心的原故,反正,五六十米远的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大巴跑得飞快,它们如水里泛舟一般,尾后拖着一条白雾疾飞而过,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她的招手;她右手拿着一个灰色素花的雨伞,肩上斜挂着一个黑色的帆布提包,来来回回地从屋檐下往雨中、再从雨中往檐下跑了几个回合后,兰花白底的连衣裙就黏湿湿地一片,后背上衣服濡湿、紧贴在身体上痒痒难耐;伞外下着大雨,咚咚地砸落声使得伞不住地晃荡,依依几乎抓不住它伞柄,而伞内开始下着小雨,轻轻地顺着依依的发梢滴落到后背,她只得不停地侧动着雨伞方向,以奢望雨滴不要落在自己的身上。

依依有些后悔下午不该来大浪应聘,在这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没想到雨中乘一辆车就这么困难,看着越来越暗的天气,依依决定拦过路车,管它是不是载人的客车,只要是车就拦住它,想起这一招,还是在上初中与高中时和同学曾经用过,那时好心的过路司机竟不少,她们几乎百试不爽。

“网上明明注明招工,招满了竟然没有删除,这破厂!”依依叹了一口气,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只要看见有招聘的地方,只要离老公不是太远的地方,她都要去试试。

远远地,有辆小车的轮廓模糊出现在雨中,依依再次从屋檐下跑到公路上站定,并高高的扬着手拼命地摇晃,雨水顺着她的手臂灌进了腋窝。

小车的主人江洋看见有人在雨中拦车,他本想把车开过去一冲而过,但神差鬼使中脚下却又踩了刹车,车子慢慢地停了下来,他摇下副座车窗,依依的那张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布满的脸就映射在他的视线里,高高地马尾松湿漉漉地贴在脑后根上,额前留海虽然粘在脑门前、脸颊上,但依然能够看出,这是个五官端正的女人,尽管脸色有些发红,但脖子以下的肉很白,可以用细皮嫩肉来形容。

“先生,求求你带我一段路好吗?我想回家!”依依迫不及待地对着车内那个胖胖的一堆肉哀求,她几乎是带着哭腔。

“快上车吧,上了车再说,把伞给我扔掉,别给我的车打湿了。”江洋点着头说,语气有些命令和霸道,同时,他抓起副座上的手提包扔到后排座上。

依依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车内,并顺从地丢掉雨伞。一坐进带着冷空气的小车内,她的全身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微微地打了个寒噤。

江洋一言不发地把纸巾盒递了过来,依依轻轻地说了声谢谢后,就开始抽着纸巾没头没有脑在脸上与发梢上抹着,等她抹好了湿淋淋的脸与头发后,她才开始抬起眼帘打量着眼前这个好心的司机。

眼前的司机相当肥胖,甚至可以说是超肥,他穿着非常简洁优雅的浅兰色休闲服装,坐在驾驶座上简直就是一堆胖佛陀,方面大耳肤白皮嫩,大约有四十多岁左右,由于肥胖,他眼睑周围有些皮松浮肿,看着他满脸横肉抖动的样子,依依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她想起了电视电影中的黑社会老大。

“你要去哪里?”江洋侧脸看着眼前这个用雨水把自己擦得素面朝天的中年女人,前胸后背都有淋湿的一片,若隐若现看到她美丽诱人的乳房曲线……一抹微笑挂上了他的嘴角,他的双眼像探照灯一样晃来晃去地射在依依身上。

依依瞥见他扫射过来的怪怪的一抹浅笑,顿时脸颊火烧火燎,一片绯红飞上来,如醉酒的酡红在脸上燃烧着,身上火辣辣的灼热起来;虽然说她已经三十一岁了,可是她每次面对陌生的人一直还是有些羞怯,她之前所生活的纯朴小镇,所接触的人,所生活的环境也都是民风纯朴敦厚;这次她从家里纺织厂裁员出来后,就随丈夫南下深圳找工,丈夫是两年前和同镇的老乡先过来的。

“这个人好像不是个好人,不怀好意地盯着我。”她的心怦怦跳着,紧贴着沙发,害怕地僵直着身子,如坐针毡,小心地说:“我要回龙华镇,我是来应聘工作的,雨一直把我隔在这里……你如果顺路,就捎我一段路,要是不顺路,我可以下车……”她的语气胆怯而又轻飘飘的,似纸糊的风筝,风一吹就没了影。

车子缓缓地起跑,又重新在雨中驰骋,一路人,两人偶尔地说上几句话,不过,大部分都是江洋开口问的,依依只是被动地回复。

一路上雨慢慢小了起来,雨刷不再频频来回刷着玻璃,大约三十分钟左右,车子就驶进了龙华镇,依依悬挂的心终于缓缓地落了下来;看看窗外,只有稀薄的毛毛雨还在洒落,如松毛一样飞扬了各个街道旮旯,地上的水洼洼此起彼落地泛起亮晶晶的银辉,有路灯的地方,这些积水也会随着路灯的颜色而变换着色彩,有的泛黄,有的泛红,有的赤白,远远地观望,地面上倒似铺了五彩灯幻。

“你叫什么名字?会五笔打字不?”在依依指定的地方,江洋停泊好车子,他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

“我叫高依依,在网吧里学过一些电脑知识,会一些简单操作。”依依羞涩地微微一笑,笑容并不怎生动,带着牵强的神情,嘴角两道浅短的笑纹似乎藏着一抹忧伤,她的一对虎牙在稍纵即逝的笑容露了出来,十分的可爱有趣;这对虎牙直接地落进江洋的眼里,这一瞬间使他想起离婚的前妻也是一对虎牙,心弦突突地跳动着,他冒冒失失、急不可待地问道:“你可以把电话给我么?哦……这是我的名片”他有些急不可耐地跳下车,拉开后车门,从后座的提包里掏着名片,不由分说地塞到依依手上:“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不好找工作,也许我能帮忙的。”怕依依扔掉,又叮咛一句:“你千万别扔,真的,没准有一天你能用得上。”

依依迟疑了片刻,但她还是礼貌接过名片:“我没有电话,我从家里才出来的,我老公还没有给我买手机呢!”脸色微微地有些窘态:“等我找好了工作后,我与老公商量给我买一个。”

“哦,那你记得给我电话呀,我认识的人多,也许能帮你找工作的。”江洋有些失落,由于车门是打开的,冷空气外溢,不知是天气太热的原故,还是内心过于急切,他肥肥的脑门上便开始松松散散出现了几滴汗滴。

“我老公说我找工作的地方离龙华镇不能太远了。”她脸上闪过一丝怯怯的忧郁,有些无奈,似乎有些身不由己,有些楚楚可怜,江洋看在眼里,他想:“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过得并不怎么开心。”

“我就在我们路上经过的地方,回头二十分钟左右就行了,不太远的。”江洋说道。

龙华镇的邻镇观澜镇上,在一栋506房间内,江洋穿着拖鞋、赤裸着油光闪亮的上身在两室一厅里来回走动着,1.70的个头,体重超标到两百斤左右,浑身的肥肉抖动着,白花花的摇晃,由于长年累月地饮啤酒,肚腩大得似乎十月怀胎,高高地突起,而两条腿在这样的相映下却显得不是那么匀称,甚至还看起来又细又短。

六年前的江洋,在北京本来有一份正当的铁饭碗,因受不了小机关一杯茶一张报纸无所事事且还迂腐的日子,便辞职回家决定要另找门路。然而一年多下来,他不仅在家白吃白喝长得脑满肠肥,且还不安分守己地神出鬼没、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他老婆一气之下跟他离了婚而后嫁到新加坡;好在,江洋是那种视女人如衣服的男人,老婆的离去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打击,留下的一个十岁的儿子成成足以令他感到此生无悔。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江洋与同伙常常在外面的房子里看着各种各样的案例或与绑架恐吓有关的碟子,看着各种各样罪犯如何逃亡的书籍,从张子强绑架李嘉诚的儿子获得十亿港币的成功绑架案里,他受到了很多启发与鼓舞。更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学毕业的高智商。

在一系列周密研究之后,他与同伙正式离开北京,先后潜伏、追踪在上海、青岛、杭州、西藏甚至泰国等地,并成功的绑架、恐吓勒索了几家富豪,当他积蓄了近六百万后,就金盆洗手,立马南下深圳投资开了一家南来北往的贸易公司。

江洋,确实是块做生意的材料,当夏季南方的荔枝出来时,他就指挥人马成车地收购,在北方最早联络上市;当内地的纯正蜂蜜出来时,他又指挥得力助手们收购,然后运往联络好的东方商家出手;当东北的黑米出来时,他又是第一个用敏感头脑的捕捉出商机……总之,这个男人在生意上简直是个奇才,号称“贩爷”当之无愧。几年下来,由他南北倒腾、龚断经营、分散投资、散枝开花的财产已上千万。

他一年四季在四个固定的地方分别呆上三四个月左右,江苏、青皇岛、新疆、深圳,因为他大部分客户和商家都在这四条线上,同时,除了深圳外,他在其它三个地方都有一个固定的已婚女人当情人,在他的思维模式里,已婚的女人大都善解人意,会把自己照顾得服服贴贴,再者,这些女人因为有家庭,都不会缠着他要求结婚;而结婚对于他来说,是最不愿意最头痛的事;他每次去这三个不同的地方,都会要求女方像侍候皇上一样的照顾着他;当然,他的出手千金比起他的霸道更令女人们着迷。一旦有某个女人要求离开他,他也从不强求,双方好说好散,他甚至还会送上一笔分手费给女方,在他的眼里,女人是一件能够买卖的衣服,可遇而不可强求。

他在住处来回晃悠,一身汗潸潸的横肉在冷气的安抚,终于重新回到皮下层组织。他冲了一杯咖啡端进卧室,正准备打开电脑时,杭州市的情人万金发来信息:“狗儿的,上线吧,我老公不在家。”

他也回复了一条:“他妈的,急什么急?老子这就在开机了,想我了是不是?还是缺钱花?”

QQ里,两人侃得肉麻火热,情到浓时,他甚至要求女方在视频里与他裸聊,万金一样照办,这年头,谁不爱钱呢?这个一年中偶尔也会到杭州与她相处两三个月的男人,不仅出手阔绰,而且还从来不主动联络打扰她正常的生活。跟他偷偷摸摸三年了,万金对江洋多少也产生一些感情,当然,她的老公还从来不知自己的老婆在外傍了个大款,他更不知道,这都是因为网络的方便快捷起到了桥梁的作用。

  • 1
1/22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江洋晴天更年期原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终于看完了这么长的小说。我比较喜欢小说中江洋敢爱敢恨,虽然这个离婚的男人身边女人较多,但自从认识了高依依后,对她十分关爱如大哥般。当江洋得知高依依过得并不幸福,经常被老公打骂。高依依儿子死后,更是生活困难重重。在江洋的帮助下,高重心找回生活的勇气。两个身份相差悬殊,命运的变化把他们紧紧绑在一起。好事多磨,江洋因车祸而死,高依依与死人举行婚礼后选择跳楼而死。这是一部充满悲剧的爱情小说,值得一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张喆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哭过笑过,我种植了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收获了人生各方面许许多多的财富。感恩深圳并与龙华一起成长。
  • 在深圳这片土地上,我哭过笑过,我种植了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收获了人生各方面许许多多的财富。感恩深圳并与龙华一起成长。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5600
  • 4
  • 76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