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曾谙
  • 点击:18835评论:232018/08/31 12:09
  • 第六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0


客厅昏暗,我无意开灯,闲翻昨夜随手掷于书箱之上的杂志,一行字映入眼帘:飞行三个半小时,转机等候四小时。

可想而知作者要写一趟长途旅行,待我瞪大朦胧睡眼,意欲读进去,闹钟却响了。我向来不喜大包小包出门,于是行李就潦草了,迷你背包塞进三套换洗衣物,假使不够,老家尚有几套过年时扔下的旧衣,亦可应付。

简单洗漱,冷水拂面,指缝似有油腻,中年之形象,不必照镜,亦能勾画几分。静悄悄的楼道,无人出入,感应灯受到门锁旋转的感应,忽地亮了,恍惚闻到还有未散的酒气,凝聚在楼道转角处,仔细打量并无秽物,我记得深夜凌乱的脚步声,沉沉上楼,伴随着夜猫似啼似哭的啸声。

滴滴司机一脸倦容,沉默不语,勾起我说话欲望的,不是想驱散睡意,而是车窗之外,并无陌路。如果此刻膝前摊一地图,可以清晰标注行驶的路线:沿107国道,上创业立交,掉转宝民一路,直抵宝安汽车站。景物早谙熟,便了无生趣。

入站遇安检,一位穿着便衣的中年男子,胸前吊一个黑色皮套证件,貌似警察,高声叫喊着,身份证拿在手上,然后举着手机对准某位旅客拍照。正值暑假,几个乱窜的孩子受到喝斥,身后的父亲出头说,他们只是孩子,能不能别这么大声。结果招致更粗蛮的喝斥,中年男子身旁的两名助手更是气焰甚高,大叫一声,说什么?再说。孩子父亲的语气渐渐低微下去,顺民如斯。

安检的仪器张着黑口,等待人群鱼贯而入,毫无声响的吞咽,不吐一丝皮毛。我稍一愣怔,耳畔突然传来一声粗重的训斥,看着镜头。此时中年男子的手机镜头对准了我,并要求我报出手机号码,我只有照做,在这个强大的机器面前,血肉之躯向来只有易碎的质地,我所自重的隐私、身份、去处,无所遁形。

这趟开往广西的班车,此时虚位甚多,但很快就会被塞满,吃人的一头怪兽,沿着107 国道,在西乡、固戍、黄田、福永、沙井一路捡客,一路觅食。到了新桥上高速时,车厢已近满员,跟车的年轻人(看起来像个实习生),还在不停接打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些想要回乡的旅客或焦急或怅然或无奈的声音,他们分布在宝安区的各个角落,为着一些亟待解决的事务,一些日久伤情的思愁,奔向家乡的去路。

我呢,为着什么,为着别离月余的妻子和孩子。暑假将尽,我得回去接他们上深圳来。我何其幸运,我与他们只有小别离,素日诸多小确幸。

广西多植被,枝叶葳蕤(葳蕤似乎也是用烂了的词),不要紧,要紧的是趁着车行高速,闭眼小憩。邻座的年轻女子却一路与男友互传微信语音,肉麻甜腻,我听了那番话,竟有些感伤,想起从前爱过又失去的女子,大概也同对方说过那番话。

夜色阑珊时,车窗外夏雨淋漓,摇摇晃晃的班车,朝着县城的方向缓缓行进。除了芝麻大小的几个亲人,我在这里的熟人,远不如认识的植物多。梦境般的一条路,栽种着旧曾谙的植物,他们像亲人一般向我靠拢,向我招摇闪闪的叶片,叶底之风,无由地吹着。


1


杨梅是祖父。

当我第一次骑上它的树脖,它已垂垂老矣。它的来历,颇富传奇色彩,据父亲回忆,我的祖父梦见一只大鸟,从后山飞过,吐了一枚金光闪闪的东西,翌日他便去后山搜索,一无所获。不出数月,却有一株树苗破土而出,与周遭灌木略有不同,族中有见识丰饶的长者,细看之下,断定乃杨梅树。这就叫人惊奇了,方圆数里,难寻此物,从何而来,怕真是如祖父如梦,大鸟从别处吞食杨梅果实,到得此地,果核随粪便排出,落入肥沃泥土,然后开枝散叶,扎下根来。

四户人家背山而居,和和睦睦,皆为同姓同源。大家轮流照料,施以鸡屎牛粪,杨梅树顺着野性成长,竟长至数米高,结果累累。四户人家约定杨梅树为共同财产,每年杨梅成熟时节,男人们手挎竹篮,手脚并用,如猴子上树,收获的心情,欢喜得连虫咬都顾不得抓挠,摘下的果实分成四份,每份都秤准了,一户一份,谁也不亏。

孩子们在树下仰着脖子,嘴里口水四溢,祖父有时拿着竹勾子,伸下来几串鲜红的杨梅给解解谗。不敢扔,娇嫩的杨梅,肉在核上,无皮壳保护,触地后,泥沙便陷进果肉里。彼时尚无冷藏的条件,当天摘下,便用自行车运到圩市,大概是树种过于原始,即便成熟果实,也酸多过甜。农人大多家贫,沽者寥寥,待到日暮,照旧运回。

杨梅隔夜即变味,妇女们抓紧摘除枝叶,用竹斗盛装,洒些许细盐、白糖、甘草粉,晒干后用玻璃罐密封,味道极美。

九十年代初,我每天须步行几公里去村小学念书,每逢杨梅挂果时,起个大早,出门前摸进厨房往口袋里装一把细盐,偷溜到后山摘杨梅,杨梅扔进兜里,捏住口袋,旋转、跳跃,晃几圈,果肉便与细盐交融,路上作零食,青梅极酸,遇盐则别具风味,使劲一咬,果核咯崩脆,快活极了。晚饭常常只就青菜、豆腐,牙齿早被杨梅使坏,绵软无力,怕被母亲察觉,硬着头皮吞咽,仍旧乐此不疲。

后来,邻居家种了一棵杨梅树,果白如奶,极甜,真是稀罕。为了阻人偷果,将底部枝干全砍光,使得整个树干修长光滑,没有借力之处,小孩难于攀爬,最后还有一道防线:在树干的三分之一处缠绕一圈棘条,若无梯子实难登树。这也难不住我们,顺手捡几块碎石,退后几步,往树上掷,总有一些果子被打落下来,声如雨珠。

祖父好酒,但我记忆中,却无杨梅酿酒之事,大约是祖父所好却是乡间米酿——透着烟火味的烧酒。直至几年前,大年初三,同学邀请我去聚聚,其以珍藏的杨梅酒招待,只见色泽近似葡萄所酿,入口略甜,不知不觉灌下几大盅,竟酩酊大醉。

祖父仙逝时,我不过三五岁,更事不多,年久日长早已面貌不详。他是一介屠夫,嗜肉好酒,我确定他抱过我,或许还去那棵老杨梅树下转悠过,墨绿的树叶间,传来一声长长的亮亮的鸟啼。


2


芭蕉是祖母。

芭蕉叶大树高,常见于田头屋后,古诗词里面有许多描绘芭蕉的句子,譬如“雨打芭蕉声声泣”,“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等等,读来诗意盎然。少时当然不懂得,芭蕉太寻常,实在太多了,一点不稀奇。

夏天暑热,小孩好折一支芭蕉叶遮阳,芭蕉叶宽而长,三四个小孩可容身,还有女孩别出心裁,将芭蕉叶做成一件漂亮的小围裙,撕掉大小不等的叶片,形如碎花,摩登得很。遇上大雨,路边田头随手折一支芭蕉叶遮雨,听得雨打芭蕉的噼吧声,脚步却不曾闲着,总是找准了路上的积水踩下去,溅得满裤腿都是泥水。

芭蕉叶还有一种用途,便是祖母喜欢在冬至的时候做一种类似于饺子的食物,用作包装材料。赶上好年景,做法越精细:取三五斤糯米,用清水浸于松木桶中,泡得松软时,捞起盛于竹箕晾干,再打成细细的糯米粉,加水和黄糖,手工反复揉制,做成面团。馅料是炒香脆后捣碎的花生米黑芝麻,再拌以切成细块的冬瓜糖。做法与饺子无异,个头比饺子稍大,加馅料包圆,轻轻压扁,再用芭蕉叶裹好码放于竹屉,上笼蒸熟,蒸好的食物带有一股芭蕉叶的清香,咬开却是甜到骨子里的甜。

祖母在厨房忙碌之时,我要去采摘新鲜的芭蕉叶,取一根竹杆用绳子绑上一把镰刀,到屋后的芭蕉林割叶子去。扛回家的芭蕉叶,事先还须用清水洗一遍,再持剪刀沿着叶梗的两边剪下叶片,在滚水里焯一两分钟捞起来,原本脆硬的质地,便能轻易对折。

芭蕉不同于香蕉,树干高大,而且光滑不利于攀爬,想摘果子的时候往往只得将整棵芭蕉树砍倒。一般是在树干的三分之二左右的地方按一个V字形来砍,扛把木梯架好,拿把柴刀上去抡,眼看芭蕉树开始摇摇欲坠时,站远了拿木棍顺势一推,芭蕉树就哗啦倒伏下来。有人技巧高超,倒下的芭蕉树既没有断成两截,倒伏下来的整把芭蕉停在离地面几十厘米的地方,柴刀一割,便可将整把芭蕉抬回家去。我见过最大的芭蕉近百斤,抬回家后需用镰刀分割,找一口大缸沿缸壁码齐,中间留空,取一些稻草木屑之类的放在里面,切一块芭蕉树干放在里头,方便插香,点香后用厚布盖起来,大约一天换一次香,三到五天青蕉渐黄,用手试捏,已无生硬之感。还有最简单的方法,将芭蕉直接放置在厨房上方的隔板,烟熏几天就黄熟了,但容易被老鼠咬食。芭蕉性寒,不宜多吃,祖母常塞一两根在我口袋里带去学堂充饥。

芭蕉结果的过程,仿佛孔雀开屏,一排排开花,一排排结果,待到果子结得差不多,就将它的花蕾尾巴割掉,给前面的果子让路,得到更多的滋养,颇有点“优生少生”的意思。掉下的芭蕉花,祖母看着可惜,给我们做了一道食物,做法如下:芭蕉花入滚水煮几分钟,捞出过冷水,沥干水分后下锅翻炒。出于好奇,我吃了几口,味道其实并不大好,有些涩苦味,祖母常念叨,她经历的饥荒岁月,人们无甚可吃,饿着肚皮呢。

祖母住在祖屋的二楼,上覆青瓦,屋后植有芭蕉,童年时我睡在祖母之侧,每夜入睡前,必闹着听故事。十多年前,我在河池念书,祖母瞌然长逝,家人怕影响我学习,没有来信告知,我没能见祖母最后一面。此后经年,有一次,我特意住到了老屋,半夜好似听闻雨打芭蕉的声音,可是屋后的芭蕉早就没了。


3


松树是父亲。

松针零落,状如发丝。阴凉凉的山风劲扫而过,仿佛手持一把巨剪。父亲是一名理发师,至于他从谁那里学来的手艺,我不得而知。他有一只手提木箱,里头摆放着木梳、剃刀、推剪、毛刷等等工具,平日紧锁,只有圩日,他才将木箱绑于单车后座,抱我坐上三角横杠,待我抓紧车把,便踩往圩集而去。去时多为下坡路,风掠耳畔,暖融融的。

圩市沿街一路摆开,过了石桥,穿过鸡鸭鱼市,有一株老荔枝树,几位理发的师傅,各据其下。木台木椅,俱存熟人处,只需搬将出来,架好工具,等顾客来。都是相熟的伙计,坐下来,围上白披布,相互闲聊几句,农事家事参半。我大概是等风来,吹起落地的发丝,看丝丝缕缕,有黑有白。

有时我闹起脾气,父亲便翻出几毛零钱,递给我。打小我就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能买吃的绝不买玩的,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一派炒锅声、吆喝声、小孩叫声……

一家之主,如此日复一日,生养了四个儿女。

等到我的弟弟妹妹开始念书,父亲渐渐感觉到经济的压力。有一天,父亲突然不见了,连同他的那个手提木箱一起消失了。我问母亲,母亲说去了广东,我不知道广东是什么地方。我们盼望着父亲回来,一年有时只盼回一次。

新世纪越发地近了,父亲的手艺不再吃香,潮流汹涌,广东兴起了发廊、美容,电视上新潮的发型、烫染波浪卷,似乎在父亲那里走绝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散文风物故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9-12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骚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9-04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刘郎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31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3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形象的比喻,只是相当于拔得了头筹,能否给人持续的阅读快感,还要看每一个词,每一个句子。李双鱼这篇散文布局清晰,逻辑清晰,比喻得当,更重要的是通篇散发着文字之美。雅致到一定程度,便有危险,即,其中若有几个句子失当,整篇文章将告失败。而作者准确地推敲了每一个细节,使其环环入扣,行云流水。
  • 感谢王老师提名推荐,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双鱼乐植物。这组散文,构思精巧,落笔有风致,亦土亦雅,如诗如画,自成一格。写乡情、亲情的文字,自来多有,窠臼与套路令人腻味。读双鱼的这组散文,有别开生面之感,殊为难得。文中有个别标点与字词之误,请注意订正。
  • 感谢孙老师提名,时间仓促,个别字词还需打磨,多谢指正。

    回复

  • 双鱼的比兴可谓自有特——在清淡中咂味悠远,在平和中浸透深情。他是邻家忠实的支持者,一年是诗歌,一年是小说,一年是散文,但风格如一,意味着他的诗心,还是那么纯粹!
  • 感谢廖老师提名,我爱邻家,邻家待我不薄。

    回复

  • 性情之文
  • 感谢段老师鼓励。

    回复

  • 诗意盎然,情味浓郁,传神真挚,被清水打磨过的语言,凸显着汉语之美。雅俗共赏的情节会让人会心一笑。然,精致的文字是耐赏读的。为作者的新突破与大“转身”点个赞。
  • 感谢秦老师提名,写作之路,艰险重重。突破与转身殊为不易,感谢鼓励和提携。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1 10:58:08
    • 分享到:
  • 诗人写散文,语言得美成什么样?带着好奇心,拜读了老乡双鱼踩着睦邻大赛的尾巴,帖出的新作《旧曾谙》。写故乡写风物,免不了要写植物。令我惊喜的是,双鱼在作品中,对各种植物的比喻——杨梅是祖父,芭蕉是祖母,松树是父亲……作品之所以打动人,在于以情动人。显然,双鱼的文章,就充满饱满的“情”感。由日常之所见的植物入手,加上诗意般的语言,去体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这大概就是旧曾谙的由来吧?乡情和亲情,以真挚动人
  • 谢谢春丽的细致点评,共勉。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8/08/31 23:22:52
    • 分享到:
  • 刚看题目,旧曾谙,想着这是诗歌吧,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以物喻人,植物的品质,人的品质,形成了对比,熟悉的亲情,熟悉的故乡,熟悉的描述,平凡的人与事物,作者用文字去记下,来提醒我们珍惜现在,珍惜亲情。生活中,越是简单,越容易忽略,所以我们需谨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亲情的表达,爱的关怀,从关爱身边的人做起。
  • 谢谢梦蝶,题目确从白居易诗来,人情物事,旧曾谙,一旧就笼着一层感伤了。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31 21:57:58
    • 分享到:
  •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双鱼会端出一组诗歌大餐时,他烹出了精致细腻的茶后甜品——不亚于大餐的档次与味道。这是散文版的舌尖,也是双鱼一贯的语言风格,可以说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真挚情感。但如果仅仅是这些不足以打动人,文中最亲切的,也最真挚的是他对植物的比喻。每一种植物都是一个亲人,也是最打动我们内心世界的情感。祖父,祖母,父母,兄弟姐妹,即便刻意安排也足以打动人。
  • 而松树,芭蕉,杨梅,等也是寻常见到的植物,从中容易回到自己的童年,那些隐藏在时光深处的故事,而这一切都在双鱼的优美文字里得以呈现。这大概也是旧曾谙的由来吧。
  • 感谢飞泉兄的真切点评,向你学习。

    回复

  • 双鱼踩着大赛的尾巴,祭出了一篇佳作。首先是构思充满创意。对于诗人来说,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偏爱植物胜过动物。对于家乡植物,无论水果或庄稼,都像自家亲人一样,让人想起辛稼轩“山鸟山花好弟兄”的妙句,真一副赤心也。其次,文字真是太美了,一种抑制不住的诗性充溢字里行间,字句之妥帖、音韵之协调,在我的阅读经验里堪称惊艳。更难得的是体现在作品中的“情”,与人之情,与物之情,既美且趣,动人心怀。
  • 感谢书生厚爱,受宠若惊,仓促所成,略有遗憾,但愿不负卿之所望。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9/27 10:44:10
    • 分享到:
  • 读完这篇散文,我好像看到了过去,看到了回忆。像一首读了千遍也不厌倦的诗词,又像一个千言万语诉说不尽的故事。亲人与植物的比喻,好似是植物拟人,又似人寓为植物,生生不息,相辅相成。
  •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31 21:33:32
    • 分享到:
  • 读双鱼哥……
  • 感谢郞哥提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64500
  • 14
  • 241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