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曾谙
  • 点击:3140评论:222018/08/31 12:09

0


客厅昏暗,我无意开灯,闲翻昨夜随手掷于书箱之上的杂志,一行字映入眼帘:飞行三个半小时,转机等候四小时。

可想而知作者要写一趟长途旅行,待我瞪大朦胧睡眼,意欲读进去,闹钟却响了。我向来不喜大包小包出门,于是行李就潦草了,迷你背包塞进三套换洗衣物,假使不够,老家尚有几套过年时扔下的旧衣,亦可应付。

简单洗漱,冷水拂面,指缝似有油腻,中年之形象,不必照镜,亦能勾画几分。静悄悄的楼道,无人出入,感应灯受到门锁旋转的感应,忽地亮了,恍惚闻到还有未散的酒气,凝聚在楼道转角处,仔细打量并无秽物,我记得深夜凌乱的脚步声,沉沉上楼,伴随着夜猫似啼似哭的啸声。

滴滴司机一脸倦容,沉默不语,勾起我说话欲望的,不是想驱散睡意,而是车窗之外,并无陌路。如果此刻膝前摊一地图,可以清晰标注行驶的路线:沿107国道,上创业立交,掉转宝民一路,直抵宝安汽车站。景物早谙熟,便了无生趣。

入站遇安检,一位穿着便衣的中年男子,胸前吊一个黑色皮套证件,貌似警察,高声叫喊着,身份证拿在手上,然后举着手机对准某位旅客拍照。正值暑假,几个乱窜的孩子受到喝斥,身后的父亲出头说,他们只是孩子,能不能别这么大声。结果招致更粗蛮的喝斥,中年男子身旁的两名助手更是气焰甚高,大叫一声,说什么?再说。孩子父亲的语气渐渐低微下去,顺民如斯。

安检的仪器张着黑口,等待人群鱼贯而入,毫无声响的吞咽,不吐一丝皮毛。我稍一愣怔,耳畔突然传来一声粗重的训斥,看着镜头。此时中年男子的手机镜头对准了我,并要求我报出手机号码,我只有照做,在这个强大的机器面前,血肉之躯向来只有易碎的质地,我所自重的隐私、身份、去处,无所遁形。

这趟开往广西的班车,此时虚位甚多,但很快就会被塞满,吃人的一头怪兽,沿着107 国道,在西乡、固戍、黄田、福永、沙井一路捡客,一路觅食。到了新桥上高速时,车厢已近满员,跟车的年轻人(看起来像个实习生),还在不停接打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些想要回乡的旅客或焦急或怅然或无奈的声音,他们分布在宝安区的各个角落,为着一些亟待解决的事务,一些日久伤情的思愁,奔向家乡的去路。

我呢,为着什么,为着别离月余的妻子和孩子。暑假将尽,我得回去接他们上深圳来。我何其幸运,我与他们只有小别离,素日诸多小确幸。

广西多植被,枝叶葳蕤(葳蕤似乎也是用烂了的词),不要紧,要紧的是趁着车行高速,闭眼小憩。邻座的年轻女子却一路与男友互传微信语音,肉麻甜腻,我听了那番话,竟有些感伤,想起从前爱过又失去的女子,大概也同对方说过那番话。

夜色阑珊时,车窗外夏雨淋漓,摇摇晃晃的班车,朝着县城的方向缓缓行进。除了芝麻大小的几个亲人,我在这里的熟人,远不如认识的植物多。梦境般的一条路,栽种着旧曾谙的植物,他们像亲人一般向我靠拢,向我招摇闪闪的叶片,叶底之风,无由地吹着。


1


杨梅是祖父。

当我第一次骑上它的树脖,它已垂垂老矣。它的来历,颇富传奇色彩,据父亲回忆,我的祖父梦见一只大鸟,从后山飞过,吐了一枚金光闪闪的东西,翌日他便去后山搜索,一无所获。不出数月,却有一株树苗破土而出,与周遭灌木略有不同,族中有见识丰饶的长者,细看之下,断定乃杨梅树。这就叫人惊奇了,方圆数里,难寻此物,从何而来,怕真是如祖父如梦,大鸟从别处吞食杨梅果实,到得此地,果核随粪便排出,落入肥沃泥土,然后开枝散叶,扎下根来。

四户人家背山而居,和和睦睦,皆为同姓同源。大家轮流照料,施以鸡屎牛粪,杨梅树顺着野性成长,竟长至数米高,结果累累。四户人家约定杨梅树为共同财产,每年杨梅成熟时节,男人们手挎竹篮,手脚并用,如猴子上树,收获的心情,欢喜得连虫咬都顾不得抓挠,摘下的果实分成四份,每份都秤准了,一户一份,谁也不亏。

孩子们在树下仰着脖子,嘴里口水四溢,祖父有时拿着竹勾子,伸下来几串鲜红的杨梅给解解谗。不敢扔,娇嫩的杨梅,肉在核上,无皮壳保护,触地后,泥沙便陷进果肉里。彼时尚无冷藏的条件,当天摘下,便用自行车运到圩市,大概是树种过于原始,即便成熟果实,也酸多过甜。农人大多家贫,沽者寥寥,待到日暮,照旧运回。

杨梅隔夜即变味,妇女们抓紧摘除枝叶,用竹斗盛装,洒些许细盐、白糖、甘草粉,晒干后用玻璃罐密封,味道极美。

九十年代初,我每天须步行几公里去村小学念书,每逢杨梅挂果时,起个大早,出门前摸进厨房往口袋里装一把细盐,偷溜到后山摘杨梅,杨梅扔进兜里,捏住口袋,旋转、跳跃,晃几圈,果肉便与细盐交融,路上作零食,青梅极酸,遇盐则别具风味,使劲一咬,果核咯崩脆,快活极了。晚饭常常只就青菜、豆腐,牙齿早被杨梅使坏,绵软无力,怕被母亲察觉,硬着头皮吞咽,仍旧乐此不疲。

后来,邻居家种了一棵杨梅树,果白如奶,极甜,真是稀罕。为了阻人偷果,将底部枝干全砍光,使得整个树干修长光滑,没有借力之处,小孩难于攀爬,最后还有一道防线:在树干的三分之一处缠绕一圈棘条,若无梯子实难登树。这也难不住我们,顺手捡几块碎石,退后几步,往树上掷,总有一些果子被打落下来,声如雨珠。

祖父好酒,但我记忆中,却无杨梅酿酒之事,大约是祖父所好却是乡间米酿——透着烟火味的烧酒。直至几年前,大年初三,同学邀请我去聚聚,其以珍藏的杨梅酒招待,只见色泽近似葡萄所酿,入口略甜,不知不觉灌下几大盅,竟酩酊大醉。

祖父仙逝时,我不过三五岁,更事不多,年久日长早已面貌不详。他是一介屠夫,嗜肉好酒,我确定他抱过我,或许还去那棵老杨梅树下转悠过,墨绿的树叶间,传来一声长长的亮亮的鸟啼。


2


芭蕉是祖母。

芭蕉叶大树高,常见于田头屋后,古诗词里面有许多描绘芭蕉的句子,譬如“雨打芭蕉声声泣”,“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等等,读来诗意盎然。少时当然不懂得,芭蕉太寻常,实在太多了,一点不稀奇。

夏天暑热,小孩好折一支芭蕉叶遮阳,芭蕉叶宽而长,三四个小孩可容身,还有女孩别出心裁,将芭蕉叶做成一件漂亮的小围裙,撕掉大小不等的叶片,形如碎花,摩登得很。遇上大雨,路边田头随手折一支芭蕉叶遮雨,听得雨打芭蕉的噼吧声,脚步却不曾闲着,总是找准了路上的积水踩下去,溅得满裤腿都是泥水。

芭蕉叶还有一种用途,便是祖母喜欢在冬至的时候做一种类似于饺子的食物,用作包装材料。赶上好年景,做法越精细:取三五斤糯米,用清水浸于松木桶中,泡得松软时,捞起盛于竹箕晾干,再打成细细的糯米粉,加水和黄糖,手工反复揉制,做成面团。馅料是炒香脆后捣碎的花生米黑芝麻,再拌以切成细块的冬瓜糖。做法与饺子无异,个头比饺子稍大,加馅料包圆,轻轻压扁,再用芭蕉叶裹好码放于竹屉,上笼蒸熟,蒸好的食物带有一股芭蕉叶的清香,咬开却是甜到骨子里的甜。

祖母在厨房忙碌之时,我要去采摘新鲜的芭蕉叶,取一根竹杆用绳子绑上一把镰刀,到屋后的芭蕉林割叶子去。扛回家的芭蕉叶,事先还须用清水洗一遍,再持剪刀沿着叶梗的两边剪下叶片,在滚水里焯一两分钟捞起来,原本脆硬的质地,便能轻易对折。

芭蕉不同于香蕉,树干高大,而且光滑不利于攀爬,想摘果子的时候往往只得将整棵芭蕉树砍倒。一般是在树干的三分之二左右的地方按一个V字形来砍,扛把木梯架好,拿把柴刀上去抡,眼看芭蕉树开始摇摇欲坠时,站远了拿木棍顺势一推,芭蕉树就哗啦倒伏下来。有人技巧高超,倒下的芭蕉树既没有断成两截,倒伏下来的整把芭蕉停在离地面几十厘米的地方,柴刀一割,便可将整把芭蕉抬回家去。我见过最大的芭蕉近百斤,抬回家后需用镰刀分割,找一口大缸沿缸壁码齐,中间留空,取一些稻草木屑之类的放在里面,切一块芭蕉树干放在里头,方便插香,点香后用厚布盖起来,大约一天换一次香,三到五天青蕉渐黄,用手试捏,已无生硬之感。还有最简单的方法,将芭蕉直接放置在厨房上方的隔板,烟熏几天就黄熟了,但容易被老鼠咬食。芭蕉性寒,不宜多吃,祖母常塞一两根在我口袋里带去学堂充饥。

芭蕉结果的过程,仿佛孔雀开屏,一排排开花,一排排结果,待到果子结得差不多,就将它的花蕾尾巴割掉,给前面的果子让路,得到更多的滋养,颇有点“优生少生”的意思。掉下的芭蕉花,祖母看着可惜,给我们做了一道食物,做法如下:芭蕉花入滚水煮几分钟,捞出过冷水,沥干水分后下锅翻炒。出于好奇,我吃了几口,味道其实并不大好,有些涩苦味,祖母常念叨,她经历的饥荒岁月,人们无甚可吃,饿着肚皮呢。

祖母住在祖屋的二楼,上覆青瓦,屋后植有芭蕉,童年时我睡在祖母之侧,每夜入睡前,必闹着听故事。十多年前,我在河池念书,祖母瞌然长逝,家人怕影响我学习,没有来信告知,我没能见祖母最后一面。此后经年,有一次,我特意住到了老屋,半夜好似听闻雨打芭蕉的声音,可是屋后的芭蕉早就没了。


3


松树是父亲。

松针零落,状如发丝。阴凉凉的山风劲扫而过,仿佛手持一把巨剪。父亲是一名理发师,至于他从谁那里学来的手艺,我不得而知。他有一只手提木箱,里头摆放着木梳、剃刀、推剪、毛刷等等工具,平日紧锁,只有圩日,他才将木箱绑于单车后座,抱我坐上三角横杠,待我抓紧车把,便踩往圩集而去。去时多为下坡路,风掠耳畔,暖融融的。

圩市沿街一路摆开,过了石桥,穿过鸡鸭鱼市,有一株老荔枝树,几位理发的师傅,各据其下。木台木椅,俱存熟人处,只需搬将出来,架好工具,等顾客来。都是相熟的伙计,坐下来,围上白披布,相互闲聊几句,农事家事参半。我大概是等风来,吹起落地的发丝,看丝丝缕缕,有黑有白。

有时我闹起脾气,父亲便翻出几毛零钱,递给我。打小我就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能买吃的绝不买玩的,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一派炒锅声、吆喝声、小孩叫声……

一家之主,如此日复一日,生养了四个儿女。

等到我的弟弟妹妹开始念书,父亲渐渐感觉到经济的压力。有一天,父亲突然不见了,连同他的那个手提木箱一起消失了。我问母亲,母亲说去了广东,我不知道广东是什么地方。我们盼望着父亲回来,一年有时只盼回一次。

新世纪越发地近了,父亲的手艺不再吃香,潮流汹涌,广东兴起了发廊、美容,电视上新潮的发型、烫染波浪卷,似乎在父亲那里走绝了。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散文风物故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9-12
  • 廖令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骚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9-04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刘郎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31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3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形象的比喻,只是相当于拔得了头筹,能否给人持续的阅读快感,还要看每一个词,每一个句子。李双鱼这篇散文布局清晰,逻辑清晰,比喻得当,更重要的是通篇散发着文字之美。雅致到一定程度,便有危险,即,其中若有几个句子失当,整篇文章将告失败。而作者准确地推敲了每一个细节,使其环环入扣,行云流水。
  • 感谢王老师提名推荐,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双鱼乐植物。这组散文,构思精巧,落笔有风致,亦土亦雅,如诗如画,自成一格。写乡情、亲情的文字,自来多有,窠臼与套路令人腻味。读双鱼的这组散文,有别开生面之感,殊为难得。文中有个别标点与字词之误,请注意订正。
  • 感谢孙老师提名,时间仓促,个别字词还需打磨,多谢指正。

    回复

  • 双鱼的比兴可谓自有特——在清淡中咂味悠远,在平和中浸透深情。他是邻家忠实的支持者,一年是诗歌,一年是小说,一年是散文,但风格如一,意味着他的诗心,还是那么纯粹!
  • 感谢廖老师提名,我爱邻家,邻家待我不薄。

    回复

  • 性情之文
  • 感谢段老师鼓励。

    回复

  • 诗意盎然,情味浓郁,传神真挚,被清水打磨过的语言,凸显着汉语之美。雅俗共赏的情节会让人会心一笑。然,精致的文字是耐赏读的。为作者的新突破与大“转身”点个赞。
  • 感谢秦老师提名,写作之路,艰险重重。突破与转身殊为不易,感谢鼓励和提携。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1 10:58:08
    • 分享到:
  • 诗人写散文,语言得美成什么样?带着好奇心,拜读了老乡双鱼踩着睦邻大赛的尾巴,帖出的新作《旧曾谙》。写故乡写风物,免不了要写植物。令我惊喜的是,双鱼在作品中,对各种植物的比喻——杨梅是祖父,芭蕉是祖母,松树是父亲……作品之所以打动人,在于以情动人。显然,双鱼的文章,就充满饱满的“情”感。由日常之所见的植物入手,加上诗意般的语言,去体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这大概就是旧曾谙的由来吧?乡情和亲情,以真挚动人
  • 谢谢春丽的细致点评,共勉。

    回复

    • 梦蝶4举人2018/08/31 23:22:52
    • 分享到:
  • 刚看题目,旧曾谙,想着这是诗歌吧,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以物喻人,植物的品质,人的品质,形成了对比,熟悉的亲情,熟悉的故乡,熟悉的描述,平凡的人与事物,作者用文字去记下,来提醒我们珍惜现在,珍惜亲情。生活中,越是简单,越容易忽略,所以我们需谨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亲情的表达,爱的关怀,从关爱身边的人做起。
  • 谢谢梦蝶,题目确从白居易诗来,人情物事,旧曾谙,一旧就笼着一层感伤了。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31 21:57:58
    • 分享到:
  •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双鱼会端出一组诗歌大餐时,他烹出了精致细腻的茶后甜品——不亚于大餐的档次与味道。这是散文版的舌尖,也是双鱼一贯的语言风格,可以说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真挚情感。但如果仅仅是这些不足以打动人,文中最亲切的,也最真挚的是他对植物的比喻。每一种植物都是一个亲人,也是最打动我们内心世界的情感。祖父,祖母,父母,兄弟姐妹,即便刻意安排也足以打动人。
  • 而松树,芭蕉,杨梅,等也是寻常见到的植物,从中容易回到自己的童年,那些隐藏在时光深处的故事,而这一切都在双鱼的优美文字里得以呈现。这大概也是旧曾谙的由来吧。
  • 感谢飞泉兄的真切点评,向你学习。

    回复

  • 双鱼踩着大赛的尾巴,祭出了一篇佳作。首先是构思充满创意。对于诗人来说,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偏爱植物胜过动物。对于家乡植物,无论水果或庄稼,都像自家亲人一样,让人想起辛稼轩“山鸟山花好弟兄”的妙句,真一副赤心也。其次,文字真是太美了,一种抑制不住的诗性充溢字里行间,字句之妥帖、音韵之协调,在我的阅读经验里堪称惊艳。更难得的是体现在作品中的“情”,与人之情,与物之情,既美且趣,动人心怀。
  • 感谢书生厚爱,受宠若惊,仓促所成,略有遗憾,但愿不负卿之所望。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31 21:33:32
    • 分享到:
  • 读双鱼哥……
  • 感谢郞哥提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64000
  • 14
  • 239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