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曾谙
  • 点击:34392评论:242018/08/31 12:09
  • 2018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0


客厅昏暗,我无意开灯,闲翻昨夜随手掷于书箱之上的杂志,一行字映入眼帘:飞行三个半小时,转机等候四小时。

可想而知作者要写一趟长途旅行,待我瞪大朦胧睡眼,意欲读进去,闹钟却响了。我向来不喜大包小包出门,于是行李就潦草了,迷你背包塞进三套换洗衣物,假使不够,老家尚有几套过年时扔下的旧衣,亦可应付。

简单洗漱,冷水拂面,指缝似有油腻,中年之形象,不必照镜,亦能勾画几分。静悄悄的楼道,无人出入,感应灯受到门锁旋转的感应,忽地亮了,恍惚闻到还有未散的酒气,凝聚在楼道转角处,仔细打量并无秽物,我记得深夜凌乱的脚步声,沉沉上楼,伴随着夜猫似啼似哭的啸声。

滴滴司机一脸倦容,沉默不语,勾起我说话欲望的,不是想驱散睡意,而是车窗之外,并无陌路。如果此刻膝前摊一地图,可以清晰标注行驶的路线:沿107国道,上创业立交,掉转宝民一路,直抵宝安汽车站。景物早谙熟,便了无生趣。

入站遇安检,一位穿着便衣的中年男子,胸前吊一个黑色皮套证件,貌似警察,高声叫喊着,身份证拿在手上,然后举着手机对准某位旅客拍照。正值暑假,几个乱窜的孩子受到喝斥,身后的父亲出头说,他们只是孩子,能不能别这么大声。结果招致更粗蛮的喝斥,中年男子身旁的两名助手更是气焰甚高,大叫一声,说什么?再说。孩子父亲的语气渐渐低微下去,顺民如斯。

安检的仪器张着黑口,等待人群鱼贯而入,毫无声响的吞咽,不吐一丝皮毛。我稍一愣怔,耳畔突然传来一声粗重的训斥,看着镜头。此时中年男子的手机镜头对准了我,并要求我报出手机号码,我只有照做,在这个强大的机器面前,血肉之躯向来只有易碎的质地,我所自重的隐私、身份、去处,无所遁形。

这趟开往广西的班车,此时虚位甚多,但很快就会被塞满,吃人的一头怪兽,沿着107 国道,在西乡、固戍、黄田、福永、沙井一路捡客,一路觅食。到了新桥上高速时,车厢已近满员,跟车的年轻人(看起来像个实习生),还在不停接打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些想要回乡的旅客或焦急或怅然或无奈的声音,他们分布在宝安区的各个角落,为着一些亟待解决的事务,一些日久伤情的思愁,奔向家乡的去路。

我呢,为着什么,为着别离月余的妻子和孩子。暑假将尽,我得回去接他们上深圳来。我何其幸运,我与他们只有小别离,素日诸多小确幸。

广西多植被,枝叶葳蕤(葳蕤似乎也是用烂了的词),不要紧,要紧的是趁着车行高速,闭眼小憩。邻座的年轻女子却一路与男友互传微信语音,肉麻甜腻,我听了那番话,竟有些感伤,想起从前爱过又失去的女子,大概也同对方说过那番话。

夜色阑珊时,车窗外夏雨淋漓,摇摇晃晃的班车,朝着县城的方向缓缓行进。除了芝麻大小的几个亲人,我在这里的熟人,远不如认识的植物多。梦境般的一条路,栽种着旧曾谙的植物,他们像亲人一般向我靠拢,向我招摇闪闪的叶片,叶底之风,无由地吹着。


1


杨梅是祖父。

当我第一次骑上它的树脖,它已垂垂老矣。它的来历,颇富传奇色彩,据父亲回忆,我的祖父梦见一只大鸟,从后山飞过,吐了一枚金光闪闪的东西,翌日他便去后山搜索,一无所获。不出数月,却有一株树苗破土而出,与周遭灌木略有不同,族中有见识丰饶的长者,细看之下,断定乃杨梅树。这就叫人惊奇了,方圆数里,难寻此物,从何而来,怕真是如祖父如梦,大鸟从别处吞食杨梅果实,到得此地,果核随粪便排出,落入肥沃泥土,然后开枝散叶,扎下根来。

四户人家背山而居,和和睦睦,皆为同姓同源。大家轮流照料,施以鸡屎牛粪,杨梅树顺着野性成长,竟长至数米高,结果累累。四户人家约定杨梅树为共同财产,每年杨梅成熟时节,男人们手挎竹篮,手脚并用,如猴子上树,收获的心情,欢喜得连虫咬都顾不得抓挠,摘下的果实分成四份,每份都秤准了,一户一份,谁也不亏。

孩子们在树下仰着脖子,嘴里口水四溢,祖父有时拿着竹勾子,伸下来几串鲜红的杨梅给解解谗。不敢扔,娇嫩的杨梅,肉在核上,无皮壳保护,触地后,泥沙便陷进果肉里。彼时尚无冷藏的条件,当天摘下,便用自行车运到圩市,大概是树种过于原始,即便成熟果实,也酸多过甜。农人大多家贫,沽者寥寥,待到日暮,照旧运回。

杨梅隔夜即变味,妇女们抓紧摘除枝叶,用竹斗盛装,洒些许细盐、白糖、甘草粉,晒干后用玻璃罐密封,味道极美。

九十年代初,我每天须步行几公里去村小学念书,每逢杨梅挂果时,起个大早,出门前摸进厨房往口袋里装一把细盐,偷溜到后山摘杨梅,杨梅扔进兜里,捏住口袋,旋转、跳跃,晃几圈,果肉便与细盐交融,路上作零食,青梅极酸,遇盐则别具风味,使劲一咬,果核咯崩脆,快活极了。晚饭常常只就青菜、豆腐,牙齿早被杨梅使坏,绵软无力,怕被母亲察觉,硬着头皮吞咽,仍旧乐此不疲。

后来,邻居家种了一棵杨梅树,果白如奶,极甜,真是稀罕。为了阻人偷果,将底部枝干全砍光,使得整个树干修长光滑,没有借力之处,小孩难于攀爬,最后还有一道防线:在树干的三分之一处缠绕一圈棘条,若无梯子实难登树。这也难不住我们,顺手捡几块碎石,退后几步,往树上掷,总有一些果子被打落下来,声如雨珠。

祖父好酒,但我记忆中,却无杨梅酿酒之事,大约是祖父所好却是乡间米酿——透着烟火味的烧酒。直至几年前,大年初三,同学邀请我去聚聚,其以珍藏的杨梅酒招待,只见色泽近似葡萄所酿,入口略甜,不知不觉灌下几大盅,竟酩酊大醉。

祖父仙逝时,我不过三五岁,更事不多,年久日长早已面貌不详。他是一介屠夫,嗜肉好酒,我确定他抱过我,或许还去那棵老杨梅树下转悠过,墨绿的树叶间,传来一声长长的亮亮的鸟啼。


2


芭蕉是祖母。

芭蕉叶大树高,常见于田头屋后,古诗词里面有许多描绘芭蕉的句子,譬如“雨打芭蕉声声泣”,“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等等,读来诗意盎然。少时当然不懂得,芭蕉太寻常,实在太多了,一点不稀奇。

夏天暑热,小孩好折一支芭蕉叶遮阳,芭蕉叶宽而长,三四个小孩可容身,还有女孩别出心裁,将芭蕉叶做成一件漂亮的小围裙,撕掉大小不等的叶片,形如碎花,摩登得很。遇上大雨,路边田头随手折一支芭蕉叶遮雨,听得雨打芭蕉的噼吧声,脚步却不曾闲着,总是找准了路上的积水踩下去,溅得满裤腿都是泥水。

芭蕉叶还有一种用途,便是祖母喜欢在冬至的时候做一种类似于饺子的食物,用作包装材料。赶上好年景,做法越精细:取三五斤糯米,用清水浸于松木桶中,泡得松软时,捞起盛于竹箕晾干,再打成细细的糯米粉,加水和黄糖,手工反复揉制,做成面团。馅料是炒香脆后捣碎的花生米黑芝麻,再拌以切成细块的冬瓜糖。做法与饺子无异,个头比饺子稍大,加馅料包圆,轻轻压扁,再用芭蕉叶裹好码放于竹屉,上笼蒸熟,蒸好的食物带有一股芭蕉叶的清香,咬开却是甜到骨子里的甜。

祖母在厨房忙碌之时,我要去采摘新鲜的芭蕉叶,取一根竹杆用绳子绑上一把镰刀,到屋后的芭蕉林割叶子去。扛回家的芭蕉叶,事先还须用清水洗一遍,再持剪刀沿着叶梗的两边剪下叶片,在滚水里焯一两分钟捞起来,原本脆硬的质地,便能轻易对折。

芭蕉不同于香蕉,树干高大,而且光滑不利于攀爬,想摘果子的时候往往只得将整棵芭蕉树砍倒。一般是在树干的三分之二左右的地方按一个V字形来砍,扛把木梯架好,拿把柴刀上去抡,眼看芭蕉树开始摇摇欲坠时,站远了拿木棍顺势一推,芭蕉树就哗啦倒伏下来。有人技巧高超,倒下的芭蕉树既没有断成两截,倒伏下来的整把芭蕉停在离地面几十厘米的地方,柴刀一割,便可将整把芭蕉抬回家去。我见过最大的芭蕉近百斤,抬回家后需用镰刀分割,找一口大缸沿缸壁码齐,中间留空,取一些稻草木屑之类的放在里面,切一块芭蕉树干放在里头,方便插香,点香后用厚布盖起来,大约一天换一次香,三到五天青蕉渐黄,用手试捏,已无生硬之感。还有最简单的方法,将芭蕉直接放置在厨房上方的隔板,烟熏几天就黄熟了,但容易被老鼠咬食。芭蕉性寒,不宜多吃,祖母常塞一两根在我口袋里带去学堂充饥。

芭蕉结果的过程,仿佛孔雀开屏,一排排开花,一排排结果,待到果子结得差不多,就将它的花蕾尾巴割掉,给前面的果子让路,得到更多的滋养,颇有点“优生少生”的意思。掉下的芭蕉花,祖母看着可惜,给我们做了一道食物,做法如下:芭蕉花入滚水煮几分钟,捞出过冷水,沥干水分后下锅翻炒。出于好奇,我吃了几口,味道其实并不大好,有些涩苦味,祖母常念叨,她经历的饥荒岁月,人们无甚可吃,饿着肚皮呢。

祖母住在祖屋的二楼,上覆青瓦,屋后植有芭蕉,童年时我睡在祖母之侧,每夜入睡前,必闹着听故事。十多年前,我在河池念书,祖母瞌然长逝,家人怕影响我学习,没有来信告知,我没能见祖母最后一面。此后经年,有一次,我特意住到了老屋,半夜好似听闻雨打芭蕉的声音,可是屋后的芭蕉早就没了。


3


松树是父亲。

松针零落,状如发丝。阴凉凉的山风劲扫而过,仿佛手持一把巨剪。父亲是一名理发师,至于他从谁那里学来的手艺,我不得而知。他有一只手提木箱,里头摆放着木梳、剃刀、推剪、毛刷等等工具,平日紧锁,只有圩日,他才将木箱绑于单车后座,抱我坐上三角横杠,待我抓紧车把,便踩往圩集而去。去时多为下坡路,风掠耳畔,暖融融的。

圩市沿街一路摆开,过了石桥,穿过鸡鸭鱼市,有一株老荔枝树,几位理发的师傅,各据其下。木台木椅,俱存熟人处,只需搬将出来,架好工具,等顾客来。都是相熟的伙计,坐下来,围上白披布,相互闲聊几句,农事家事参半。我大概是等风来,吹起落地的发丝,看丝丝缕缕,有黑有白。

有时我闹起脾气,父亲便翻出几毛零钱,递给我。打小我就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能买吃的绝不买玩的,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一派炒锅声、吆喝声、小孩叫声……

一家之主,如此日复一日,生养了四个儿女。

等到我的弟弟妹妹开始念书,父亲渐渐感觉到经济的压力。有一天,父亲突然不见了,连同他的那个手提木箱一起消失了。我问母亲,母亲说去了广东,我不知道广东是什么地方。我们盼望着父亲回来,一年有时只盼回一次。

新世纪越发地近了,父亲的手艺不再吃香,潮流汹涌,广东兴起了发廊、美容,电视上新潮的发型、烫染波浪卷,似乎在父亲那里走绝了。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散文风物故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6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31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9-12
  • 羽之月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骚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9-04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刘郎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08-31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31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8-31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个形象的比喻,只是相当于拔得了头筹,能否给人持续的阅读快感,还要看每一个词,每一个句子。李双鱼这篇散文布局清晰,逻辑清晰,比喻得当,更重要的是通篇散发着文字之美。雅致到一定程度,便有危险,即,其中若有几个句子失当,整篇文章将告失败。而作者准确地推敲了每一个细节,使其环环入扣,行云流水。
  • 感谢王老师提名推荐,我会继续努力。

    回复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双鱼乐植物。这组散文,构思精巧,落笔有风致,亦土亦雅,如诗如画,自成一格。写乡情、亲情的文字,自来多有,窠臼与套路令人腻味。读双鱼的这组散文,有别开生面之感,殊为难得。文中有个别标点与字词之误,请注意订正。
  • 感谢孙老师提名,时间仓促,个别字词还需打磨,多谢指正。

    回复

  • 双鱼的比兴可谓自有特——在清淡中咂味悠远,在平和中浸透深情。他是邻家忠实的支持者,一年是诗歌,一年是小说,一年是散文,但风格如一,意味着他的诗心,还是那么纯粹!
  • 感谢廖老师提名,我爱邻家,邻家待我不薄。

    回复

  • 性情之文
  • 感谢段老师鼓励。

    回复

  • 诗意盎然,情味浓郁,传神真挚,被清水打磨过的语言,凸显着汉语之美。雅俗共赏的情节会让人会心一笑。然,精致的文字是耐赏读的。为作者的新突破与大“转身”点个赞。
  • 感谢秦老师提名,写作之路,艰险重重。突破与转身殊为不易,感谢鼓励和提携。

    回复

    • 2童生2019/07/30 22:28:58
    • 分享到:
  • 读完以后,感觉是一杯美酒,还有杨梅,黄豆,罗卜干美食伴随入口,回味无穷,家乡的一草一木早已定格自己的脑海,记忆犹新,每一个人都有寄托,寄托于杨梅,芭蕉等等,睹物思人,即使天隔一方,走在大街亦或行走超市,亦能睇番。 暑假一到,家里的小孩与自己小聚,一到开学,家人有相隔两地,说不完的思乡情,儿女情长啊,正如古文人东坡所曰“月有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8/09/01 10:58:08
    • 分享到:
  • 诗人写散文,语言得美成什么样?带着好奇心,拜读了老乡双鱼踩着睦邻大赛的尾巴,帖出的新作《旧曾谙》。写故乡写风物,免不了要写植物。令我惊喜的是,双鱼在作品中,对各种植物的比喻——杨梅是祖父,芭蕉是祖母,松树是父亲……作品之所以打动人,在于以情动人。显然,双鱼的文章,就充满饱满的“情”感。由日常之所见的植物入手,加上诗意般的语言,去体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这大概就是旧曾谙的由来吧?乡情和亲情,以真挚动人
  • 谢谢春丽的细致点评,共勉。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8/08/31 23:22:52
    • 分享到:
  • 刚看题目,旧曾谙,想着这是诗歌吧,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以物喻人,植物的品质,人的品质,形成了对比,熟悉的亲情,熟悉的故乡,熟悉的描述,平凡的人与事物,作者用文字去记下,来提醒我们珍惜现在,珍惜亲情。生活中,越是简单,越容易忽略,所以我们需谨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亲情的表达,爱的关怀,从关爱身边的人做起。
  • 谢谢梦蝶,题目确从白居易诗来,人情物事,旧曾谙,一旧就笼着一层感伤了。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8/31 21:57:58
    • 分享到:
  •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双鱼会端出一组诗歌大餐时,他烹出了精致细腻的茶后甜品——不亚于大餐的档次与味道。这是散文版的舌尖,也是双鱼一贯的语言风格,可以说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真挚情感。但如果仅仅是这些不足以打动人,文中最亲切的,也最真挚的是他对植物的比喻。每一种植物都是一个亲人,也是最打动我们内心世界的情感。祖父,祖母,父母,兄弟姐妹,即便刻意安排也足以打动人。
  • 而松树,芭蕉,杨梅,等也是寻常见到的植物,从中容易回到自己的童年,那些隐藏在时光深处的故事,而这一切都在双鱼的优美文字里得以呈现。这大概也是旧曾谙的由来吧。
  • 感谢飞泉兄的真切点评,向你学习。

    回复

  • 双鱼踩着大赛的尾巴,祭出了一篇佳作。首先是构思充满创意。对于诗人来说,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偏爱植物胜过动物。对于家乡植物,无论水果或庄稼,都像自家亲人一样,让人想起辛稼轩“山鸟山花好弟兄”的妙句,真一副赤心也。其次,文字真是太美了,一种抑制不住的诗性充溢字里行间,字句之妥帖、音韵之协调,在我的阅读经验里堪称惊艳。更难得的是体现在作品中的“情”,与人之情,与物之情,既美且趣,动人心怀。
  • 感谢书生厚爱,受宠若惊,仓促所成,略有遗憾,但愿不负卿之所望。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9/27 10:44:10
    • 分享到:
  • 读完这篇散文,我好像看到了过去,看到了回忆。像一首读了千遍也不厌倦的诗词,又像一个千言万语诉说不尽的故事。亲人与植物的比喻,好似是植物拟人,又似人寓为植物,生生不息,相辅相成。
  • 回复
    • 刘郎2童生2018/08/31 21:33:32
    • 分享到:
  • 读双鱼哥……
  • 感谢郞哥提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4
  • 7500
  • 15
  • 252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