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运筹
  • 点击:7537评论:242018/08/31 15:43

“夜观天象,旺气正盛,星曜倍明……”

——《三国演义》•题记

诗曰:

沧海横流自运筹,

千淘万漉苦求谋。

人生若非多坎坷,

哪得功成大业就?

The turbulence flows everywhere in the sea where we plan and manage personally,

We seek gold by washing and filtering the sands a thousand times painstakingly.

If you have not encountered many setbacks in your life,

How can you succeed in your career greatly?




在深圳南头半岛苍翠的大南山下,蛇口处处绿树葳蕤,这栋位于招商路的九层的招商大厦,状如一艘正在大海中劈波斩浪的巨舰,招商(蛇口)进出口贸易公司位于这栋大厦东二楼。在这1990年代中期一个春日的下午,数十人正事务倥偬,分头忙乎。

外贸业务员杨灏民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翻阅《国际商报》和《国际经贸信息》寻找客户。坐在他背后的是来自外省的马保群,颀长瘦削、一脸粉刺的他天生是命运的宠儿,根本不用开拓国外客户,都是客户自己找上门来的。这让杨灏民羡慕得不得了。

这时候,负责公司传真收发的文员李小姐,袅袅婷婷地走到马保群身边,将一张A4大小的传真递给他说:“这是美国客户发给你的传真吧?公司收到的美国的传真挺多。”当马保群一拿过来,就轻叫:“Hand-made Ramie Fabric,这是什么?”然后转身询问对英语最为熟络的杨灏民。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他们俩。“手工什么坯布?”一些业务员猜测。

杨灏民接过一看,就回答:“这是用手工织成的苎麻坯布,通常称‘夏布”。”

马保群说:“这个产品我不懂,懒得理它。”然后他将传真丢在桌子右上角,用钉书机压住。当然,如果他将这一客户资料转给杨灏民,杨灏民求之不得。但公司内所有的外贸业务员私底下都在“掰手瓜”,每个人都想尽快做出最佳业绩,以期得到公司分配的深圳户口指标。所以,指望这个锱珠必较的马保群将客户转让给其他外贸业务员?那无异于与虎谋皮。

杨灏民的脖子从此刻开始不停地向马保群这边转了,然后他拿起水杯,再将马保群的水杯拿起,帮他打开水。这让马保群乐开了怀:“商人无利不起早,你怎么帮我打水?”

   “呵呵,顺手,大家同事嘛!”杨灏民笑道。

公司的开水房在大门外右拐的一处走廊那里。杨灏民打了两杯开水捧回。当他微笑着将马保群的水放到他桌上时,趁机对他桌上的传真瞄了一眼:传真还在那里。

但过了一会儿,马保群居然有点生气地嚷道:“我又不做夏布出口,老外发这传真给我干嘛啊?”然后他将传真一拢,就丢进了他脚边的废纸篓,接着以蝉鸣一般悠长的喉音吸一口浓痰,吐在传真纸上面。

啊不!杨灏民猛一转头,差点叫出了声。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失态,不能向马保群索要这份传真,甚至不能暴露对这份传真的兴趣。可在余下来的时间里,他更心猿意马了。他在想怎么才能弄到这份传真?他想趁马保群走开时,偷偷拿起这份传真,但没机会。马保群一直就在那坐着,不忙也吊儿郎当个腿,肾功能出奇的好。

不久,快下班了,清洁工阿姨已进来搞卫生。马保群则始终与他的废纸篓形影不离。杨灏民忽然才想不如帮马保群倒了这一篓垃圾,拿出门外就可从中拿走传真。但这样做,目的又太明显了。再说清洁工阿姨不就在这里吗?所以,一直在觊觎的杨灏民悻悻然无法下手,就像那只老虎在黔之驴旁边逡巡不定——“蔽林间窥之”。

然后,那废纸篓的垃圾以及公司其它所有的废弃物,都让阿姨倒入了一个塑胶垃圾桶,通过货梯拖到一楼东面停车场的垃圾车后面。杨灏民随即下班,跟着垃圾桶移动。但是在公司下班员工的众目睽睽之下,如果他从里面拿出这份传真,无疑是取之不武。可是,垃圾桶的东西接着就全让倒了进垃圾车里,然后,这车就豪迈地开进招商路了。

杨灏民心头的那个急呀!

他赶忙走到仍在周围搞卫生的阿姨那里,悄悄地问:“我们公司的垃圾,通常是拉到哪里去的?”

“是,是……啊对,是东角头垃圾站。”阿姨答,然后侧着头不解地问,“怎么?你有金戒指掉里面了?”

“啊不,谢谢了!”杨灏民掩饰。

这时候,夕阳西下,万道霞光洒在招商大厦东面那一大片碧绿的草坪上,花蕊喷香,蜂蝶起舞。但此刻无心离去的杨灏民,正像一个芭蕾舞演员一样踮起脚尖,远望那辆渐行渐远的垃圾车。瞬间,他就以拳击掌,斩钉截铁地对自己说:“我追!”

旋即,他快步跑到招商路边拦下一辆绿色捷达的士,对司机说:“去东角头垃圾站!要快!” 的士遂挂档加速,穿过人流车流,向几公里外的目的地驶去。

在与香港元朗相对的东角头山下,东角头垃圾站比较荒芜。杨灏民付了车资下车,急匆匆冲进垃圾站。这时的站内有好几辆垃圾车停着,有几个工人在作业。杨灏民一边冲进去,一边大声问:“请问哪一辆车是刚从招商大厦过来的?”

“招商大厦的?还没到啊!你找它干什么?”一位戴着厚厚黑黄口罩的老工人愕然问。

“我有贵重物品不小心掉在里面了。”

话刚说完,那辆从招商大厦开出的垃圾车就慢悠悠地开进来了。它在回程中拐入了另一幢大楼收集垃圾。杨灏民心头一喜。但当这辆垃圾车“滋啦啦”地正要将整车垃圾倾倒时,杨灏民一阵晕炫。他看到了如山一样的垃圾,满是废纸、痰液、卫生纸、死老鼠、死蟑螂……这样大海捞针,让我怎么找啊?熏都将我熏倒了,他自言自语。

一个工人走近过来说,“跑到垃圾站来找东西,我在这工作了十年都没见过。别烦我!”杨灏民听着,忽然觉得算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传真摆明就是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于是他转身离去。

然而他又转过头,一种强烈的不甘心像铁钳一样夹住了他的双腿。他一咬牙,就掏出十元钱对老工人说:“小意思,买一包烟。”然后,他央求工人们帮他这个忙。

在一番好说歹说之后,工人们同意了,就将那一车的垃圾倒在地上,让杨灏民尽快分拣。杨灏民一乐,从地上操起一根粗长棍子,开始撩拨。

而随着对垃圾堆挑拣的深入,各种馊味、辣味、臭味,还有他无法辨识的滋味,一阵又一阵地包围、覆盖了他。他还得提防比如碎玻璃、鱼骨刺和断柄刀等各种攻击性硬物,以及其它各种尖锐的短小冷兵器。期间,那几个工人,就像按摩小妹面对完事后支付小费时掏钱缓慢的登徒子一样,不停催促:“快点!快点!”

他赶忙继续解释:“等等!马上就好!”

近半个小时后,借着傍晚昏黄的路灯光,那份传真,谢天谢地!他找到了!也核对过了,地址和传真号码清晰可辨!客户的名字就叫戴维斯!杨灏民不禁笑逐颜开。不过,由于这份传真一拿起来,就挂着像滴漏一样不断向下掉的马保群那一口灰黄的浓痰,仿佛乙肝表面抗原还呈阳性。杨灏民赶忙用纸巾将它抹掉。

工人们看着杨灏民离去,都疑惑地唠叨:“还说什么贵重物品!不就是一张破纸吗?这个傻冒!”他们都认为是深圳康宁精神病院的值班老头今天打盹失职了,引致一个正让关押中的精神病人跑出了大门。这不,还大老远跑到了蛇口!

杨灏民不理他们吱吱喳喳,在谢过后径自走远,心里美美地想:我还夏虫不语冰呢!



招商(蛇口)进出口贸易公司经营的品种由业务员自行决定,抓到什么可行的国外客户就做什么产品。杨灏民是在1980年代后期从粤西考上了广州的一家外贸院校,在毕业后进入这家公司时,在鞋业进出口部做了三个月的外贸跟单员,当时已考有国家经贸部第一批《外销员证》的他,也考到了《报关员证》和《报验员证》,全方位地配合着鞋业部的业务。然后,正如良骥伏枥,志在千里,他正式向茅宗惺总经理提出:要做一名外贸业务员,“一脚踢”地单干做外贸。

从此,他鼓捣过的出口产品包括竹席、塑料、油画、大理石、柠檬酸、活性碳和石墨电极等,试图寻找国外进口商,但都铩羽而归。后来,经由广州一位外贸同学的介绍,杨灏民认识了台湾一家从大陆购买“不锈钢拉手”产品的公司老总柯各惠先生,这不锈钢拉手用于玻璃门、浴室、卫生间,它以304号不锈钢材料制成,如果用在浴室、卫生间,就固定在墙壁上,方便老人抓握攀扶。柯先生是在台湾生产这一产品,输入美国。在了解到大陆产品价廉物美后,就衍生了从大陆采购的想法。货物在大陆口岸报关后,直接海运到美国洛杉矶。

在与国内几家工厂比对后,杨灏民在广州三元里找到了合适厂家。经过几次电话、传真来往,三方价格确认,就到了打板阶段。杨灏民拿到工厂寄来的这个样板时,感觉挺沉重的。等咨询了特快专递,寄往台湾的报价是800元。

这800元可是他一个月的底薪!那时,这家只包员工住宿的公司,业务制度是等生意做成并产生了利润,才报销一切业务费用。在此之前,业务员都得自己垫资。而杨灏民一旦没了这份底薪,这一个月吃个盒饭、剪个头发都成问题。那么做到付吧,不如让柯各惠先生承担快递费,但杨灏民感觉自己又过于小气;而且快递公司不支持到付这一方式——天知道样板到了台湾,万一客户不收而退回来,这岂不是让快递公司白忙了?再说杨灏民心想,出口价已经谈妥,样品照片、技术参数也得到了柯各惠先生的确认,只要样品实物一经确认,台湾客户就可与他签约。那么,他接着让工厂启动生产,自己准备报关出货就行了。这可是年出口额达300万美元的长期订单呀,现在差临门一脚。

这样好一番掂量后,他咬咬牙:“800元快递费,我自己垫!”

柯各惠收到样板后,寄往美国测试,很快就得到了质量确认。然后,作为一票长年订单的首单,为了慎重起见,他将亲自从台湾飞来深圳,到杨灏民的公司考察,而重中之重却是到广州工厂考察,在看到实体工厂之后,他才有信心与杨灏民签约。

杨灏民当然同意这一要求,但也担心广州工厂与柯各惠一接触,就有可能撇开了自己。那时,广州工厂虽然还没有进出口经营权,但如果他们掌握到了台湾客户的联络资料,就完全可以另找一家新的出口公司,委托代理出口业务。而柯先生之前信誓旦旦地强调过“不见兔子不撒鹰”,一定要先见到工厂,看到设备才下单。一向以客为尊的杨灏民又怎能违背客户的意愿?他只好跟广州工厂梁卓辉厂长说,我带台湾客户到你工厂后,你得遵守原则啊,不要向台湾客户递交名片,一切都按我的安排行事。梁卓辉厂长在电话中,像基督徒跪拜于耶酥面前一样虔诚地起誓说:“杨灏民你放一万个心,我们绝对遵守生意原则。这是你带来的客户,是你带给我们的生意,我们叩头多谢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撬你的客户呢?”如是这般,杨灏民才同意将台湾客户带到广州工厂。

  • 1
1/12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深商故事商战外贸文学外贸业务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廖令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夏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3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对现代商业题材的特别是以深圳为主要发生地的小说较感兴趣。此小说即是,这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文学性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个见:1.详略不当,结构松散,如第3节我以为不必要或一笔带过即可,许多歌词亦无必要罗列。2.许多精彩情节未作深入挖掘,如西丽茅总自焚库企图掩人耳目达到私人目的但东窗事发,如写得好,会非常精彩,可堪小说之大任。3.语言之美仍需提升,语言之弹性,之丰富性,文学语言与商业语言之融合,不够。
  • 提名一下,以为对现代商业题材写作之提倡。
  • 感谢关注、置评!我定将思考!
  • 廖评委,听你箴言!结构已稍调,第3节已撤换。歌词删了两首。仓库大火,个人认为几百字描写已经足够,再添笔墨就累赘了。语言方面,个人认为或者因人而异。另不喜太短句或太长,我爱翻译体。多谢你的意见!多谢了!
  • 呵,只是个人意见,文学无定律
  • 当初对第3节,我是有所犹豫的:时间跨越到七八十年代,空间从蛇口迈到粤西,大了点。现按你意见,抽掉后再在其它章节中一笔带过。反正我个人感觉是紧凑多了。当然,其他人是否认同,我尊重他们的感受
  • 发稿后文友们与我私下交流,都给予了肯定,说很吸引,别有洞天;或说节奏紧凑,一气呵成,看了三遍,像谍战片。但唯独廖评委一人持这样不同的意见。当然,不同的人见仁见智,但我开始思考:为何会存在这样大的差异?

    回复

  • 这一季,关注商场的作品不少,这应该是深圳文学可喜的收获。作者久经商场,浸泡入味,因此能将商场的丝丝缕缕“纺织”成故事,在故事中注入疼与爱,让各种变故此起彼伏,国内国外信息碰撞,交织成一曲商业拐线图,“国际贸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其中,最令人欣喜的是中国式的祝福与咒语,过程与结局,映照着世道人心。
  • 感谢提名、置评!深商国际贸易,我只是虚度了光阴,浸泡了二十多年。深圳文学,大家已开始写其中的深商文学,作品不断涌现。

    回复

  • 至少,黄国晟这篇是应景的,把当下甚嚣尘上的中美贸易战也扯进去了,尽管扯得不是十分的好。古人关乎写诗,有个忌,用时语。其实,小说也忌时事。当下的事难盖棺论定。小说最好是两种,一种叙往事,另一种思未来。唯当下这点鸟事难得说,也说不好。所以,一些评家,如谢有顺就批判过,当下的创作潮流,新闻入小说。这是当代作家思辨力和想像力枯竭的一种表现。其实,依我看,仍是小机心作作祟,以为热新闻会招人眼球,其实未必。
  • 对中美贸易战,我一直关注着。我思考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很难写。最后找到两个突破口来尝试。
  • 新闻入小说,个人认为是可以的,一笔带过即可。像《国家订单》这部中篇小说成功的原因,包括但不限于,或者说主要是因为融入了美国9/11恐怖事件,以及它对工厂的影响。探讨!

    回复

  • 黄兄是老作者,又中英文出版了小说,故罗索几句。似乎以前也曾谈过。如何文学化处理商业题材,尤其外贸、金融、研发等这种较专业题材,以为我们还要多作探讨尝试。文学是根本,你这4万多字,固有许多“无效”“低效”之笔,“高效”之笔可能就在小说中邮件黑客事件、高交会事件、仓库事件、导航系统事件及几起贸易运作等,但总体而言情节性不够,节奏把握过于平实,就事说事,复杂性不确定性不多,稍欠惊心动魄、浮想联篇之意。
  • 感谢关注、置评!我定当吸取思考!
  • 今晚又思考了一下,对廖评委的有些意见,请允许我不认同,其他文友们与我私谈的见解亦迥异,盖“各花入各眼”吧。以中美贸易战为背景,我们一班外贸老油条同学们谈了很久很久,确实难写,最后才找到切入口尝试

    回复

    • 夏天1布衣2018/09/05 06:50:29
    • 分享到:
  • 情节起伏,细节生动,商战的套中套。深商,如何应对全国都无法回避的中美贸易战?在我的阅读范围中,这部中篇小说应该是我国第一部描写中美贸易战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小说,时效性相当强,也是深商的历史担当。这就是深商文学,作品聚集了现实和当代活生生的生活,刻划了典型的深商人物形象。
  • 感谢关注、置评!我定将思考所提的意见!

    回复

    • 梦蝶4举人2018/09/02 12:24:11
    • 分享到:
  • 题目(运筹)不错,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遇见喜欢的小说,我都会读上几遍。黄老师这篇深商的小说视野开阔,国际贸易战,这场贸易战牵动每一个人的敏感神经。文中专业术语的存在,是有必要的,简单扼要的介绍,帮助读者了解小说的故事。茅总纵火烧自己的仓库,现实中发生的几率很小,但有一种壮士断腕的悲壮以及不可抗力因素。台湾客人从巧取到一无所有,终应了那句善恶到头终有报。诚信,是做人,做事,乃至做生意的根本。
  • 感谢梦蝶美眉垂阅、置评!

    回复

    • 梦蝶4举人2018/09/01 22:05:10
    • 分享到:
  • 商场即战场,主人公经历了从一个初出牛犊不怕虎的普通业务员做起,出师不利,订单在手,却拱手做嫁衣,外贸公司没有自己的工厂,这是外贸业务的一个痛点。承受失败,主动出击,终获成功,正当顺风顺水大展拳脚之时,遭遇挫折,黑客入侵,损失惨重。还好,重新振作,运用智慧,抓住了幕后黑手,还重遇自己初恋,女友坦诚自己的错误,求得男友原谅,两人重归于好,本是一桩美事,无奈美国新总统上任,等待的又是新的贸易危机和考验。
  • 感谢梦蝶MM垂阅、置评!

    回复

    • 黄国晟3秀才2018/09/01 16:01:51
    • 分享到:
  • 感谢“放学别走”、“昆阳森林”、“晓霞囡”和“黄元罗”四位文友打赏!
  • 回复
    • 黄国晟3秀才2018/09/01 15:53:04
    • 分享到:
  • 这部4万多字的中篇小说,我一边写,一边直到提交稿子前,都关注着全国人民都无法回避的今年国际最重大的事件(没有之一)——中美贸易战。中国如何应对阿普同志祭出的贸易战?我想全国都没几人敢拍胸口。至于我个人,则仅仅是从深商国际贸易的角度提供了两种民间的外贸战术,体现在这虚构的小说文本当中。当然,虚虚实实,各人把握。想到现在的写作,写积极的东西,人家就说:切!正能量,我们不看;但一写真实的、接地气的、
  • 凄清一点的,人家又说:很消极啊,有负面影响啊,不看。面对这样两种情况,作者也真的处在十字路口啊,犯难!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18189
  • 31
  • 7850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
  • 我们经常说深圳的诗人、作家要跳出深圳写深圳。诗人和作家在深圳生活的时间长了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感觉钝化。这位诗人他是旁观者清。对深圳的这种感觉,我认为是很有诗意,有灵感的。 一、把深圳的日常生活诗意化。用诗意的眼光看深圳,产生灵感,就成为急就章。 二、诗歌语言修辞手法的娴熟运用。暗喻、象征、通感等手法,使诗歌更有弹性,如:“我们各自抽完自己的沉默”等等,使诗歌的语言更有张力。

    张军深圳日记

    2018/9/10 22:42:59
  • 散文诗的妙处在亦文亦诗,难处也在于此。作者把握得还算到位,一直在用文叙述,用诗抒发,偶尔还有思考,时有金句。比如:“在深圳。街头和写字楼的距离只有一支笔长。”比如:“贫瘠的心房,阳光是稀客,但是月光却是内心的一部分。”。好句子有时候能弥补很多文章的不足。

    胡野秋那些你我他

    2018/9/10 21:47:25
  • 来自文友白杨牛林的评论:夜读静子《不知所踪的树》,感觉,平凡中见伟大,朴实中见真情,“唠叨”中见功力。同时,我既为一双老兄弟的手足情而感动,也为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而欣喜,更为美文精炼的语言而感叹!此文情感饱满、语言强烈,处处充斥着对比,是时代与时代的对比,上一代人与这一代人的对比,城市发展迅捷与乡村滞后之间的对比,条条线路都带着作者的思考同步进行、朝前奔跑。好文!收藏了,盼读连续作品。

    静子不知所踪的树

    2018/9/10 12:08:2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