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 点击:4608评论:132018/08/31 22:13

外面下着雨,王秋石坐在房里看书,读的是清代诗人黄景仁的《杂感》,正读到“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招来薄幸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心中不免涌起一股悲愁。这时,手机响了,王秋石从沉思中缓过来,是有人把他拖进了一个微信群。近来,不断有这样的小圈子出现,一帮人总是被拉来拉去,无形中被截流分支,按兴趣职业身份被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其实,现实中也不乏有这样的团体,只是没有字面和数据上的体现。王秋石不喜欢混别人的圈子,他有自己的圈子,但仍然免不了被人拉走的命运。

拉王秋石进群的是苟剑桥,王秋石一起长大的哥们,比他大了六岁,两人一起打过架,在乡下偷过鸡,打过狗,厮混了很长一段乱七八糟的日子。后来,王秋石大学毕业,在深圳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也写点小说,诗歌,偶尔能在报刊占一块很小的版面。相对整个文化圈来说,这是一点可有可无的成绩,但这也足够他在朋友圈里炫耀了。有很长一段时间,王秋石那点薄名,在同学朋友群中备受青睐,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不管是吃饭,还是聚会,总要习惯性地叫上‘作家’王秋石。好像一场饭局没有王秋石,就显不出档次,缺了文化底蕴。王秋石其实并不喜欢参加各类饭局,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窝在一间十余平米的出租房里看书,写作。所以,这类饭局总是能推就推。

苟剑桥在群里问,有谁在福田。王秋石心里一愣,难道苟剑桥来福田了!王秋石记得,据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里,王秋石一直在这间出租房里,除了去杂志社上班,大部份时间都是泡在书本中。而且,近年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经济与思想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同学朋友们已经很难对王秋石这个作家带有崇敬之心了,接近而立之年,大家谈论更多的是怎么赚钱,赚多少钱,去哪里吃饭,或是游玩,包二奶。而多年以后,作家王秋石仍然是王秋石,一没开车,二没买房,同几年前没有区别,这在同学眼中不免有点江郎才尽的意思。不光如此,王秋石所在的文化圈也是一落千丈,作家的人生暗淡无光,有些杂志社连工资都拖欠,就别说支付作者稿费了。整个文化出版行业,像一群饱受网店冲击下的实体店,每天都在清仓歇业,今天不是这本杂志停刊,就是那家杂志社发不出稿费,或者书商破产,跑路了。

王秋石回了信息,告诉苟剑桥,说他在福田。苟剑桥立马说,你在福田哪里?王秋石说,福民路。苟剑桥要了王秋石手机号码,马上拔了过来,让王秋石到天虹商场等他,晚点带他去吃家乡菜。王秋石看了看外面的雨,手上那本书,就像是一件老旧了的衣服,又受了潮,折皱巴巴地搭在膝盖上,他深呼了口气,该出去走走了,即便是一个雨天。

王秋石答应去见苟剑桥,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的确有好久没见到苟剑桥了,他有些想他。记得王秋石参加高考那年,因为前一夜心情紧张,导致他一晚上没有睡好,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挂到山头了。王秋石拔腿就往外跑,他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考场,可是半路上堵车,的士根本开不动。眼看就要迟到了,迟到是无法参加考试的。王秋石拼了三年,如果不能参加考试,他自杀的心都有。正在这个危急时刻,苟剑桥骑了一辆摩托车经过。王秋石想也没想,摇下车窗,冲苟剑桥喊。苟剑桥停下摩托,问清了原因,他有些为难了。他骑的摩托车后面是两大包刚收上来的山货,根本无法载下王秋石。王秋石见苟剑桥没答应,急得眼泪直掉。最后,是苟剑桥见他掉了泪,就把山货卸下来,扔到路边,让王秋石上了摩托车,没了命地往考场赶。

多年以后,王秋石想,如果没有苟剑桥那次帮忙,他肯定考不上大学,考不上大学,就没有他的未来,他一直想要好好谢谢他。然而,王秋石考的大学在北京,因为家里贫困,每期学费都是七拼八凑的,王秋石为了筹钱,利用寒暑假在北京做家教,赚取一点学费。除了年关前后,王秋石就没有回去过。而在那个时候,苟剑桥早已因为贩卖娃娃鱼,被判了两年刑。出狱后,苟剑桥又去了广东,过年也没有回家。大学四年,王秋石只回去过四次,他好几次找人探听苟剑桥,想当面跟他道一声谢谢,但总是没有什么消息。一直到大学毕业,王秋石到深圳工作,才与苟剑桥联系上了。不过此时的苟剑桥已然大变模样,穿着花哨,两条胳膊上各纹了一条青龙,王秋石听说,苟剑桥带了几个女孩子在外面吃软饭,包括他的老婆也跟着当了小姐。受过高等教育的王秋石断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也就不想和他再多做接触,只是潦草地请他吃了一顿饭,就匆匆忙忙走了。

王秋石在深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苟剑桥居所不定,昼伏夜出,这让王秋石有了不相见的理由。

然而,事隔多年后的这个雨天,有些落落寡合的王秋石,在这一刻竟然回想起了昔日与苟剑桥在一起的点滴时光,文学的不景气,物质匮乏,生活上孤独与未来的迷惘使他落了泪。王秋石性子傲,这几年得罪了不少朋友,大家再提起王秋石,谈起他稍显落魄的生活,脸上不免挂了嘲弄。王秋石变得孤独起来,他急于想找一个人诉诸一下他的疼痛。尽管他觉得苟剑桥并不是一位好的倾诉者,但那又怎么样了?总比无处诉东南好,何况,每次想起苟剑桥丢下山货,送他去考场的情义,经过多年后,已经变得越发金贵了。

窗外的雨势并不大,王秋石找了雨伞,换好衣服,准备去赴约。出门前,他将抽屉里一包珍藏的好烟揣在了身上。走下楼,刚刚步出小区,天空忽然刮起一股狂风,一团巨大的乌云,铺天盖地,像是被水墨画师重重地泼洒在了白纸上,才一个提笔顿收,小雨变大雨,硕大的水珠,从半空现形,很快就在道路上积水成沟,成溪,成湖,哗啦啦,几条大街小巷,倾刻宛如一片汪洋。

王秋石打起了退堂鼓,他不想去了,雨水败坏了他的心情,但这时候,苟剑桥却打来电话,问他到了没有。王秋石只好一边说到了,一边加快脚步;多年未见,见惯世态炎凉的王秋石不想寒了一个老友的心。

在去的路上,伞太小,雨太大,有好几阵狂风暴雨差点要把人掀翻的兆头,尽管走得很小心,他的后背和鞋子仍然是不可避免地湿透了。

到了约定地点,王秋石没有找到苟剑桥。他打电话问,苟剑桥笑哈哈地说,王秋石,我都看到你了,请你回头。

王秋石回头,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阵阵的暴雨和被雨水侵袭的大街上停靠的一排小轿车,哪见半个人影。

苟剑桥继续说,你看到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没有,是越野款的。王秋石心里一惊,朝那辆在暴雨中划动雨刷的轿车望去。不用确认了,没等王秋石缓过神,苟剑桥把车开了过来,王秋石顶着伞跑过去,匆忙中,他见到车窗里竟有两个人,便赶紧缩回拉副架驶车门的手,打开后车厢,顺势爬了上去。一上去,王秋石就觉得身上有些难受起来,后背湿了,鞋子湿了,不知道是否该坐下,还是出去,他看到苟剑桥扭头正朝他挤眉弄眼,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了一阵难堪。

苟剑桥开了一辆小车来接王秋石是他没有想到的事。他坐在轿车后面,打量着坐在驾驶座上的苟剑桥,苟剑桥剃了个光头,身材发了富,肚子隆起来,像一口锅,脖颈上一条小指粗的金链子,特别晃眼。苟剑桥笑毕,指了指副驾驶的那个人说,这是我栋梁哥。

栋梁哥应声回头,四十多岁模样,额头有道刀疤痕,黑脸,面容刚毅,脖子也缠了条大金链子,比苟剑桥的还要粗上一圈。王秋石喉咙里咕嘟了声,心中有些畏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手伸进裤裆里准备拿烟,栋梁哥却已经抢先递了根过来,说,兄弟,抽烟。

定睛看看,是一根中华。王秋石手哆嗦了下,像口袋里进了条蛇,他赶紧接了过来,然而,刚放进嘴里,苟剑桥说,雨大,开不了窗,一会抽。

王秋石本没打算抽,只是习惯性放嘴边,听了,只好又把烟拿下来,捏在手心里。

苟剑桥把车挪了个位置,王秋石以为他要走,苟剑桥却把车停到了商场侧门口,还故意打开了车灯。车灯在暴雨中,要显得黯淡,却足以罩住正站在商场门口躲雨的一群女人。王秋石想说,这样不礼貌。栋梁哥却忽然高兴起来,指着说,对,就这样,娘的,这里的女人就是漂亮,有骚劲。

苟剑桥哈哈一笑,说,是啊,你瞧那个穿小短裙的女人,两条腿多白啊,夹得又紧,真是水灵哟。

王秋石心里打了个哽,他堵住了要出口的话。

苟剑桥和栋梁哥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调侃着商场门口的女人,淫秽的话语像是轿车里热辣的舞曲,让王秋石感到头昏脑胀。王秋石坐卧不安,他鞋子进水了,十个脚指头在鞋兜里抓了抓,滑溜溜的,像是两窝小蛇。他后背湿了,不得不把手伸进去把衣服顶起来。王秋石动作很慢,生恐苟剑桥从车窗后视镜瞧见他的窘迫。为此,他变得安静下来,一肚子准备对苟剑桥提醒拨正之类的话,全闷在了这辆轿车里。

苟剑桥扭过头来,问王秋石,现在做什么工作。王秋石说,还是编辑。苟剑桥皱了下眉头,似乎发现了一个难题,说,什么编辑?

王秋石说,某某文学杂志社的编辑。

工资高吗?听口气,苟剑桥好像不知道什么杂志社。

工资不高,但意义大。

王秋石最怕遇到这种不懂文学的人,没法了解一家省级刊物编辑的地位,也就不能更好地展现出他自己。他顺手在脊背抓了一把,背上湿湿的,有点黏,他用力刮了刮,刮走一部份水渍,见苟剑桥还愣着,忙掩饰道,一般吧,不能跟你比。

苟剑桥说,我听说你是作家了。

“瞎混。”谈到作家,王秋石腼腆地笑了笑。

“作家赚钱多吗?”

“啊,不多……没法和你比”。

王秋石十根脚趾头又在鞋兜里抓了抓,他把头扭向窗外,窗外狂风暴雨,天色乌云滚滚,像是到了夜晚。

栋梁哥脱了鞋,一只脚搭在车窗上,另一只脚扳在手心里,这时回过头来,说,小兄弟,看不出你还是个文化人啊。

王秋石只好一个劲地陪笑。苟剑桥说,栋梁哥,我这哥们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我们村里那些后生,就他一个最牛逼。

栋梁哥笑了笑,把手心里的脚扳开,又掏烟,递了一根过来。王秋石赶忙举起手上的烟,说,还有,还有。

时间一点点过去,雨势越来越大,车窗外面全是水,整个世界都好像泡在了水上。王秋石摸不准苟剑桥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迟迟不走。不过他没有开口问,虽然他们以前是好哥们,但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各自都有了新的人生,新的想法,那样直接问,显得太不礼貌了。既然苟剑桥请吃饭,那就安心等吃饭吧。

雨小下来的时候,栋梁哥的手机响了,一个女人打过来的,问他们在哪。栋梁哥说,就在天虹侧门口,你们出来就能看见。王秋石想,原来还有女人,的确,女人是要等的,王秋石心里隐隐有一些失落。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短篇小说文学杂志清代诗人黄景仁文学圈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20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7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5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4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4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3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 回复
  • 这是对的,短篇写个断面就行了,从这个断面蠡测各色人等,弄个故事的“核”。汪曾祺说,短篇,把必要的东西写出来。通过一个饭局,说一场人生的局,杂以快死的文学、女人、猫头鹰等,皆是局里的好玩耍,我说,它是精简而好的。但我说,立意是伪善的,作者还在试图为文学和知识鸣冤,想通过一个失败得透顶文学青年竖一个道德的标,以期对这个腐烂到顶的时代作点小决裂,看起来三观正确,其实未必。塑造人物就行了,别塑造道德。
  • 谢谢郭老师佳评,一语击中我心中的那点担忧。我想,这是我贴出这篇小说最大的收获之一。

    回复

  • 冰冷的大雨和坚硬的饭局,展现了这个世界残酷的一面:金钱高高在上,坐在拜物教教主的位子上,睥睨众生,企图一统江湖。这个短篇,极为真实且生动地描写了王秋石面对一群拜物教信众时的心理挣扎。没有装饰,没有装逼,一切赤裸裸,暴露在一场大雨之下。宴会填塞了肚子,却让大脑更加空虚。原生态的描写带来刺痛,也带来拷问,这就是真实的力量。读完这篇小说,似有一场大雨聚落,将我全身淋湿。
  • 孙行者是孙勇评委吗?谢谢您的给了我一个高度评价,能得到您的妙赞,万分高兴,感谢。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9/06 16:28:52
    • 分享到:
  • 从上次读姚志勇的小说《雨夜》至今已经有几年了,那个《雨夜》的故事还恍惚有些记忆,又读到他的这篇小说。相较于之前那篇,这篇文章关注的是文学爱好者的命运。在现实中,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写得一手好文字,过得穷困潦倒的,大有人在。因此有人感叹命运不公——如果在文举的朝代,说不定我就是状员。遗憾的是,社会不断前推,认清环境,结合当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可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也许,我太世俗了。
  •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05 00:05:41
    • 分享到:
  • 小说揭露出令人嗟叹的世相,粗鄙大行其道,文雅却陷入尴尬境地。不是这个文人迂腐,而是社会风气,价值观让一个文化人活得憋屈,以至于困窘后自我怀疑,清高中自我否定。两种不搭调的人生交集在同一个点时,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这种人可能有几个钱,但未必有尊严,挣到的钱未必合法安全保险。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难,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 谢谢张夏,有钱有势的人明显占了上风,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后面,未必没有混社会遭遇的辛酸曲折。我想后期如果再重写,这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万分感谢。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9/02 18:46:04
    • 分享到:
  • 小说自始至终充满着矛盾和悖论。时至今日,往昔神圣的文学竟然深深陷入令人意料不到的困境: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基本上鲜有人问津;有数不清的文学创作者不仅在物质上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就连身边的人也对其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相反,诸如苟剑桥这类在工地上揽点小工程的不学无术者,不仅很轻松的就赚得钵满盆满,还受到了村里人,甚至是部分城里人的另眼相看。如此强烈反差不禁令人深思:当下,文学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吗?
  • 感谢黄兄的认可,赞赏。拙作因有你的佳评而倍感荣耀。

    回复

  • 作家?这个世界缺作家吗?从来都不缺。中国几千年出产的书不够么?还需要你们来写?
  • 回复
    • 嘲讽3秀才2018/09/26 15:21:14
    • 分享到:
  • 一桌酒局,一段人生路。一个在上层社会纸醉金迷,一个底层世界边缘游走。贫富强差,道德人性。主角最后没有做成选择,而这个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有点意思。
  • 回复
  • 语言叙述很老到,唯觉话题有点陈旧。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666
  • 666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1
  • 92806
  • 8
  • 562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