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桩要求张扬的绑架案
  • 点击:16458评论:22018/08/31 22:26

一桩要求张扬的绑架案一

庄晓芳一个穿素色套装出现在电视新闻上的女人,她不高也不胖,看起来很普通,却被人称作是精明能干的是本市知名女企业家。

可是在三十年前,她照样穿着素色的大领子衬衫,在一间潮热人多的车间里踩着缝纫机,脚下的缝纫机一阵奏鸣曲,庄晓芳心里念着始终是家里的儿子。

儿子庄扬一直庄晓芳独自抚养着,至于庄扬的生父叫什么名字,庄晓芳已经忘记了。

随她姓庄最好了,儿子是她一手带大的儿子,名字不沾其他人的姓也最好了。

转眼间三十年过去,昔日挂着两行清鼻涕哭着喊妈妈小男孩长大了,成了模样高大俊朗的小伙子。

有一次小伙子突然拉着庄晓芳的手,把她拉到了厨房。

“妈妈,我给你看样好东西。”

是一盆香喷喷热乎乎的番茄炒蛋。

眼前白瓷碟盛装的一摸鲜红模糊了庄晓芳的眼睛,记忆飘到更远的时候,那时候庄晓芳还是在纺织厂上班的女工,她在纺织厂的时候是个工人,回家又是照顾庄扬的女工,她常用番茄炒鸡蛋这样的快手菜填饱自己跟儿子的肚子。

“我记得妈妈以前常做这道菜给我吃,现在换我做给妈妈吃,妈妈快过来尝尝吧!”

庄晓芳用筷子夹了块番茄,还没送到嘴边,她哭了,她哭的是儿子懂事,哭的是以前辛苦日子,她哭的是时光不再倒流。

庄扬做的一碟番茄炒鸡蛋,她是真的哭了,哭得稀里哗啦,哭得涕泗横流。

“妈妈,我谈了个女朋友。”

“什么时候带回来让妈妈看看?”

庄晓芳知道庄扬在外面有个女朋友,但是庄扬没跟她说过,她也没问过庄扬。

庄扬的女朋友叫做陈曼曼,是个大学毕业的学生。

庄晓芳身体很好,平时出门都是她自己开车,今天早上她匆匆吃过早饭,就下去了车库,可是过了很久,保姆刘姐都没看过庄晓芳的车子开出来。

刘姐下去车库才看到,庄晓芳扶着额头站在车旁边,看样子站了很久。

“你不舒服吗?”

庄晓芳摆了摆手,接着继续扶着额头。

刘姐突然想起昨夜庄晓芳房间的灯一直亮到凌晨三点。

“实在不行,叫老杨送你去吧。”

老杨是刘姐的丈夫,刘姐在庄家做了十年的保姆,庄晓芳很相信她的为人,对刘姐的老公也有了解。

最后是老杨开的车,庄晓芳一直用手托着脑袋,庄扬的女友陈曼曼坐在她身边。

“曼曼你找到工作了吗?”

陈曼曼有些心虚,她停下玩微信的手,怯怯地看着庄晓芳,蚊子哼哼般的声音说道:“没有。”

“你到公司来吧,叫庄扬给你安排个职位,然后你自己买台车。”

陈曼曼受宠若惊,她差点抱住庄晓芳,最后还是见外没敢抱住她。

庄晓芳昨晚睡太迟了,她觉得一阵耳鸣,手机突然响了。

庄晓芳接了电话,先是一阵令人难受的金属摩擦音,接着有个怪声怪气地跟她说:你儿子在我手上。

电话挂了很久,庄晓芳还没反应过来,她才说,庄扬被绑架了。

老杨突然踩住急刹车,车子里的人全部往前倾倒,陈曼曼的反应更是惊讶。

“庄扬不是在跟我聊微信,我们聊得好好的。”

陈曼曼把手机拿给庄晓芳看,跟陈曼曼在聊天的真的是庄扬的微信,这是微信聊天端口上更新了一条新消息,是庄扬发来的一张图片。

里面的人被反手绑着,蒙住了双眼。

庄晓芳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庄扬,原本头痛的她昏了过去。

庄扬被绑架了,

“少爷被绑架了,要不要报警?”

刘姐两条细眉皱着,小心翼翼地看着这家人。

老杨实在看不过眼了,他对自己老婆子使眼色,把声音压得很低。

“你胡说什么呢?报什么警,万一绑匪撕了票怎么办。”

庄晓芳心很烦,可是耳朵很清楚,她耳朵听清楚了,心更烦了。

庄晓芳扶着脑袋,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等绑匪再打电话来,他要多少钱赎金,我们就给多少钱。”

绑匪的电话还没等来,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陌生男子来了,刘姐对这跟男子的到访跟头疼,说非要见到庄晓芳本人才会说明来意。

“是谁叫你来的?你走吧!”

黑色夹克男子正是市刑侦大队队长赵警官。

“有人报警称你的儿子庄扬被绑架了,我们想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我的儿子我有办法让他回来,到底是谁报的警。”

“是我,庄扬已经失踪了三天,我没有耐性再等下去。”

陈曼曼站了出来,她双眼通红盯着庄晓芳跟赵警官。

“你这是要害死我儿子吗?”

庄晓芳气得拍桌而起,她脸色由原本的煞白转为青紫。

“你知道你的儿子,那我的儿子呢?我的儿子还没出生,不能没有爸爸?”

原来陈曼曼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庄晓芳刹那间说不出话来,原本快要添孙子理应是件高兴事。

庄晓芳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庄晓芳吓得手里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赵警官使了眼色,示意庄晓芳接电话。

还是那阵锐利的金属摩擦声。

那个怪里怪气经过处理的声音。

“庄晓芳,你报警了吗?”

庄晓芳没敢回答,她按了扬声键,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

“我……我没有……你让我听听我儿子的声音。”

电话那头传开了庄扬的喊声,庄晓芳立即捂着嘴巴落泪了。

庄扬喊了句妈妈,电话就转给了绑匪。

“听到了你儿子的声音吗?”

庄晓芳说不出话,她捂着嘴巴不住地点头,发出呜呜的声音,像被人用枕头按住哭泣那样。

“你真的没有报警?”

庄晓芳的点头的频率更大了,她吸了下鼻子,好不容易说:“没有。”

“你买头条,说你要寻找你的前夫,你要跟他复婚,还要拿出一百万给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仅庄晓芳,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三天之内办好,不然三天后,你想收到你儿子的手臂还是胳膊,这还是由我决定。”

三、

“这分明是在难为人?”

老杨气得骂道,这些年他待庄扬不亚于自己的亲儿子。

赵警官带人在庄家部署,他隐约察觉绑匪已经知道了庄家人报警了。

百分之八十的绑架案多为熟人所为,赵警官仔细打量着庄家的每一个人,兢兢业业为庄家服务的刘姐,脸色赤红做事冲动的老杨,看起来软弱不知所措的陈曼曼,脸色从来没有好过的庄晓芳。

绑匪提出的要求实在不可思议,也不排除是庄晓芳的竞争对手想用这样的方式让庄晓芳颜面扫地。

庄晓芳的前夫叫做李计男,赵警官昨天已命人暗中派人寻找这个人,现在还没消息。

一整天都没说话的庄晓芳,突然来到了赵警官身边。

“赵警官,同意绑匪的要求。”

赵警官有些惊讶,但这事也在情理之中。

庄晓芳买下了很多自媒体的头条,本市知名女企业家寻找前夫,欲花一百万与其复婚。

赵警官一直琢磨着这绑匪什么意思,是要让庄晓芳闹个笑话给所有人看吗?

难道说绑匪就是庄晓芳的前夫李计男,可是如此大张旗鼓让所有人公开去寻找自己的绑匪,别说赵警官没看到,全中国都没有一个。

眼前的李计男是个个子矮小,眼神有些奸诈的人。

“你不是要找我吗?一百万准备好了吗?现在我来了。”

李计男确实来了,他来了赵警官所在的派出所,李计男一脸不情愿了,来到了看守所对他来说还能有什么好事,有的只是晦气。

“是不是我跟我的前妻复婚也犯法?”

“没犯法,但是你儿子被绑架了,你知道吗?”

李计男是抱着过来拿一百万的心情过来的,没想到却听到这个消息。

“谁会绑架她儿子,是不是她在外面得罪了谁?”

赵警官不再跟李计男继续扯下去,他还是将李计男列为嫌疑人拘留七天处置。

赵警官对自己的决定是没有怀疑的,他疑惑始终在绑匪身上。

庄晓芳的电话又响了,是绑匪又来问候庄晓芳。

“干得不错,你儿子的手手脚脚这回算是保住了。”

“我儿子呢?让我听听我儿子的声音。”

绑匪突然挂了电话,很突然的,庄晓芳突然心凉了,难道她就这样被绑匪耍了吗?庄扬依然生死未卜。

赵警官听到了绑匪有了新情况,就在李计男拘留的第二天,他有些沮丧命人把李计男放了。

李计男骂骂咧咧地走出看守所大门,他走到马路边上,鬼鬼祟祟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低头快步走入人群里。

四、

绑匪连续三天没有打电话来,庄晓芳突然有些心灰意冷。

她对刘姐说:“你走吧!人都没了,这家不用搞得那么干净。”

她对老杨说:“你走吧!我不想出门,我不需要司机了。”

她对陈曼曼说:“你也走吧!孩子生下来,我多少钱都给你。”

即使这样,大家还是不愿意走的,但看见庄晓芳难受苍白的脸,又觉得她确实需要一个人安静。

就在庄家只剩下庄晓芳一个人的时候,门铃响了,响得很急促。

庄晓芳去开门,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儿子庄扬。

庄晓芳一把抱住了庄扬,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摸过儿子的手脚完整后,庄晓芳才有了她还有的思想跟理智。

“那些绑匪放了你?”

庄扬不说话。

“傻孩子一定是被吓坏了,他们打你了吗?”

庄扬继续不说话。

“我听别人说绑匪会打人的。”

庄晓芳边说着,就去屋里拿庄扬的衣服给庄扬换洗。

收拾衣服那瞬间,庄晓芳也怀疑这个是不是真的庄扬。

庄晓芳吓得突然跑过去抱住了庄扬,她抱着庄扬放声痛哭。

“都是该死的绑匪把你带走,我才会发消息出去跟那个家伙复婚。”

庄扬眉头一皱,他也难受。

“根本没油绑匪,妈妈受苦了。”

“没有绑匪,哪有什么?”

庄扬沉默了,他今晚过来是为了告诉庄晓芳真相的,但是他真的说不出口。

“因为我有病。”

庄家的门铃又响了,听声音也有刚才庄扬按的那么急促。

庄扬去了旁边的房间躲了起来,庄晓芳才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是前夫李计男。

“你来干什么?”

庄晓芳没好气地问,她的手扶着门框,根本没有放李计男进来的意思。

但是李计男丝毫没有把庄晓芳开门不迎客的举动放在眼里。他低下脑袋从庄晓芳的手臂下边进了庄家。

“我还能来干什么,我来跟你结婚呀!”

庄晓芳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指着李计男的鼻子,真想用手里的电话砸破他的鼻子。

“你……你……”

李计男不耐烦了,他停下在庄家参观的脚步。

“行了,别你的我的了,我知道这什么绑架案是你们母子策划的。”

“你别胡说八道,我还怀疑是不是你绑了我儿子。”

“行了,在我面前就别来这一套。”

上个月初,庄扬再生性贫血障碍有恶化的趋势,他找到李计男,刚开始两人说好了,去医院检查两人的骨髓是不是适合移植,检查结果是李计男的骨髓适合移植给庄扬。知道这结果后,李计男开始提条件了,他要庄扬给他一百万,还要庄晓芳跟他复婚,他才同意移植骨髓给庄扬。

“所以我听到那警察提到的绑匪条件,我就知道根本没有什么绑架案,都是你们母子自导自演的,想让我捐骨髓给庄扬。”

庄晓芳这才明白过来,她恍然大悟眼前这个男人一如三十年前那样无耻。

“那你为什么不在警察面前揭穿我们?”

李计男哼了一声,突然大笑。

“如果我当着警察的面揭穿你们的计谋,我还能拿得到钱吗?”

“那你想怎么样,庄扬也是你儿子,你想他死吗?”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悬疑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0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情节惊奇,人性的丑恶暴露无遗,为了钱,李妓男可以置亲情于不顾,收到钱才能救儿子,陈曼曼为了钱,不惜让绑匪撕票,不得逞后,又绑架庄杨,以勒锁200万!好一副人性沦落图!不过事情的描述太急躁,增加一些细节会更好!
  • 回复
    • 1布衣2018/09/07 20:29:56
    • 分享到:
  • 谢谢昆阳森林老师的点评,您指出的不足之处确实是该文的问题所在。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1星
  • 0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000
  • 1
  • 26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