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长诗
  • 点击:893评论:72018/10/10 21:41


观 念


有时你迫切想写作

就是,不写,要死掉的样子。

当然真不写,也好好的。

这是写作的瘾。


我试着改变

写作的时间、地点、环境和心情。

例如我喜欢在情绪晃动

如海啸时,去写作。现在不

我安静地坐下来,把茶杯放一侧

慢慢打开电脑,看屏幕复活如星期一。

(如果嘈杂声不绝于空气

听一首柔情古典吉他Andrew York 《Home》)


这感觉,如同回望

若干年前

三层小楼的窗边

看着袖珍湖的镜面,在罗湖文化公园。

(那里现已被夷为平地,一座高楼

和一座地下商城正在兴建)

湖里那些乌龟,福寿鱼

和水藻类植物;公园遛狗的女人

爱打羽毛球的老人,

2个青年精神病人。他们让记忆深刻。

如今在我的语言中

只能在我的语言中。


这些生命

没引起宏大的怀念。

甚至是怀念本身。

这是否是语言存在最大的意义?

铭记一些轻微的事物:

“飞鸟飞过去

我仅仅目送它(余怒)”。

更气派的大音大象

在个人的一生中反而虚妄如

“乐宝洗脚盆里的月亮。

扑克牌上的喇叭花图案。”


一天的某一刻,懒得出门。

拨弄钟摆。拨弄一会,发一会呆。

在拨弄中时针、分针、秒针

钟摆和钟摆周围的时间

失去了传统的关系。

长草的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

挂画,奖状,九十年代的明星海报。

(有些死于车祸,有些死于癔症

有些死于自杀)

小院的石榴树,上锈的铁锁

门口乱石,枯枝叶,马蜂窝。

关于故乡的种种。

关于婚姻的种种。


因为情感的需要,

这首诗被延展。还能说什么。

这好比医院排队的人

未必都是病人,也可能是医托

演员、游戏瘾者、爱躲猫猫之人。

(我们脸上的表情

我们脸上的天气)

但谁愿花心思去琢磨这些个泡泡呢。

除非如我这种无聊人,无端想进去看一看

坐一坐,站一站。

在空中画圈。念念有词。

刚做过搭桥手术的老人

和刚生完孩子的妈妈,借助沉默表达。

(发明手术刀的人和发明闹钟的人终于彼此谅解

“睡眠的时间到了,并且再不是永恒的” )


2018






  • 1
  • 关键词:飞地书局福田八卦岭生活工作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18-10-15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14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10-12
  • 小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 写作有其内在逻辑和周期循环。于我而言,不是写作就是在写作的路上。当一个人在某阶段停下来,他一定是在蓄积写作的能源,这包括阅读,旅游,思考,挣扎,焦虑,恍忽感等。
  • 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

    回复

  • 淡季押宝胜算高
  • 是啊。在深圳,写作的人也要有经济思维

    回复

  • close to you 了解一下 特别富有诗意的一首歌
  • 国外很多歌曲本身就是诗。缓慢而抒情的语调,将人引入到一种想象和舒适的空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