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点击:21705评论:172018/10/17 15:08

2013年夏天以前的九年时间里,我住在福田区香梅北的一个小区,经常站在阳台上,对着不远处的香蜜湖发愣。我的世界如此小,又如此大。小,是因为我很少下楼,与邻居都不怎么打招呼,宛如生活在一个孤岛之上;大,是因为我喜欢阅读,后来还写起了小说,每天下午坐在厨房的窗户边用电脑写作或者上网聊天,想象漫游到天边。窗户是朝西的,太阳照着我,就像文学的光芒,明亮中带着诗意,只是时间久了,竟把我晒得满脸黧黑,跟个农妇没两样。

厨房是我的主要活动场所,唯有坐在那里,我才觉得踏实可靠,现世安稳,心中有底。出了厨房,顿时茫然四顾,不知何去何从。当时的我,电脑里积压若干个小说,稿件投出去经常是周游历国而石沉大海。自我怀疑和心怀不甘的情绪,让我很是苦闷。

于是经常从深圳西站坐火车回益阳老家,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大概需要11个多小时,我买的往往是座位票,有时甚至无座。但我无所谓。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这种清教徒式的自我放逐,近乎自虐,显得矫情和不可理喻。但有个文友听说之后却认为挺有意思,约我以《绿皮火车》为题,各写一篇小说。他是我在鲁迅文学院广东高研班认识的。但他的名气可比我大多了。培训结业之后,我跟他会偶尔联系,聊天,谈写作,首先是叫他曾老师、“德艺双馨老作家”,后来混熟了,就叫楚桥,再后来就直接大呼小叫,谁也不跟谁客气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邻家文友。

我贴到邻家网站的第一篇作品是短篇小说《简单生活》(后来发表在《北京文学》);然后就是中篇小说《杀子庙》。《杀子庙》虽然只是在江苏一家地级刊物上发表,但曾经被我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在邻家被很多人阅读和点评过。从此得到很多邻家文友的关注,有人专门给我留言,说我开始“显露峥嵘”。

我参加睦邻文学大赛,始于第二届,参赛作品就是后来发在《小说月报原创版》的中篇小说《绿皮火车》。这个小说,我认为是自己近年作品中比较重要的一个。那时从福田搬家到布吉,环境的改变,家务事的繁琐,让我无心静下来写作,所以断断续续拖了差不多两年才完成。期间我特地陪着一个医生邻居跑步,向她请教了很多医学问题,比如什么情况下一个16岁少女在手术台上会有生命危险。情节是虚构的,但常识上一定不能出现纰漏和错误。我还专门查过火车时刻表,了解绿皮火车的一些专业知识和细节。这篇小说获得当年睦邻文学奖深圳市十佳,其叙事视角和第一称主角为男性,让很多文友印象深刻。某次邻家举办的文学活动中,突然有一个叫张喆的女文青走来跟我打招呼,说你就是张夏老师吧。那是第一次被称人呼为老师,我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我从不敢以作家自居,就更不敢为人师了。还有一次,文友青桐过来跟我打招呼,说非常喜欢我写的《绿皮火车》。随后我听到她跟旁边的人悄悄说:张夏本人跟她的小说风格反差好大啊。这话令我有点啼笑皆非,但也有点儿小欣慰。作为一个居家多年的女作者,要突破自己的性别局限、身份局限,算得上一种任重道远的修行。谁能想象,《绿皮火车》这种男性气息浓厚的作品,竟是我在做十字绣或织毛衣的闲暇时写出来的?而我在写作时的思维基本能做到在男女之间转换自如,说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第二次参加比赛时,我原本是想用中篇小说《绿灯记》参赛的。但在一个文学活动上跟邻家的掌门人老亨先生交流时,他从香港九龙城寨谈起,说布吉作为一个大家眼里的城乡结合部,很有特色,不如以《布吉城寨》为题,写一篇非虚构散文。

老亨作为一个著名的深圳主义者,属于典型的城市精英,视野是很开阔的,对社会态势和动向的嗅觉很敏锐。但他跟文友们打交道时毫无架子,更无偶像包袱,口才极好,煽动力极强。所以他稍微一游说,我就领会并同意了。

那一年,是2015年,正遇到股市的大起大落以及崩盘。居家多年,很久不为生计操劳的我,竟不得不在人到中年时去找工作,重新参与社会竞争。那段时间,是灰色的,我实在心力交瘁。离大赛截止前两个星期,我的参赛稿还没有写,只是搜集了一堆资料而已。怕辜负老亨的信任和嘱托,于是给他留言说,没法按时完成任务,实在抱歉。此话一出,压力变成了动力。我当晚就开始奋力打字,通宵熬夜,有如神助似的,四天时间就赶出了初稿。成稿的那一刻,我竟热泪盈眶,恨不得嚎啕大哭,不是激动,而是累到极点绷得太紧之后的情绪释放。急忙忙的把文章给老亨看了,他没发表意见。但一年之后我去邻家办公室办事,与他对面聊天时,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感受:过于潦草。

他的话让我无言以对。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匆忙之下写出来的稿子显然经不起推敲和审视,各种资料的拼凑感很明显,缺乏现场采访的弱点一望便知。但事实是,他看到的只是初稿。我后来其实做了很大程度的润色和修改,最终参赛版本比初稿应该是强了很多的。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自己的文字始终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洁癖,会本能地一直改,一直改。这篇稿子搁置近两年后,我才想起投稿,发表在《青年作家》。

虽然《布吉城寨》也获了当年的“深圳十佳”,但我自己明白,在现场采访、深入生活方面,我确实做得远远不够。闭门造车一直就是我的一个严重缺点。我特别需要在走向社会方面补上一课。于是从那以后,承接了不少报告文学的工作,其中包括清华大学深研院部分学员,以及他们院长、工商会长等人的采访撰写。我的写作,其实正走在一条职业化的路上。有人曾“表扬”我:从一个家庭主妇变成一个作家,真的很励志啊。我笑着回答,为何不说是一个作家在当家庭主妇呢?

当家庭主妇,或许是我无奈的选择,但写作,却是我的宿命。

从福田搬到布吉,我的写作场地从厨房移到了阳台。我家现在的房子位于三楼,楼下经常有个退休老头拉二胡,技艺很差,却每天准时开工,风雨无阻。因房子正对着小区会所,回声相当巨大。而且会所旁边有个小广场,大妈们跳广场舞无休无止。除此以外,楼上的邻居开了一个麻将馆,每天麻将声声入耳。怎一个吵字了得。

为此,我跟那个拉二胡的老头交涉过,吵过,甚至请物业出面,但根本无济于事。虽是邻居,在电梯里相遇时却互不搭理。我甚至在微信圈写下“天佑中国人民,拉二胡扰民的老头除外”。

但我开始观察这个“恶邻”,觉得他也挺有意思的。他琴技那么差,竟也收获一个女粉丝,每天来听他拉琴,还如醉如痴。后来这一对老男女谈起了黄昏恋,去广场上跳交谊舞去了。窃喜之余,我写过一篇小小说《如此美人计》。这类关注社区居民生活的千字文,我一口气写了二十多篇,全部发表在《深圳特区报》,而且在邻家网站也颇受好评。写这样的文字,让我真切感受到生活的丰富、多面和质感,人生的无常、虚幻和伟大。宽容和悲悯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哪怕对各种噪音,我也变得习以为常,甚至太安静时心里发慌。

我在阳台上放了一套桌椅,每天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听着楼上的麻将声,感觉自己在天地间写作,面对这人间烟火,又与凡尘俗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怕孤独,也不至于迷失。这显然比躲在房间里写稿更让我身心健康愉悦。我承认我很宅,一个月不出小区是常有的事。但我在以自己的方式关注社区和社会,保持我的敏锐和敏感,这也是文学赋予我的一种本事吧。

第三次参加睦邻文学奖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全家公敌》,对我来说,曾经所写的社区故事都只是铺垫。我开始真正把视线集中到某个人物身上,关注他内心的孤独,挖掘孤独背后的东西。这篇小说,一如既往以男性为主角,然而笑中带泪,与《绿皮火车》的冷峻相比,多了一层幽默和调侃。但主题同样沉重。文中涉及的民间慈善人士的某些尴尬,让大家不约而同地联想到了深圳的爱心人士丛飞。

我被一些邻家网友称为“公敌姐”,就是从这篇小说开始。

第四次参加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社区公敌》。写这篇小说的念头,始于我长久以来对群体暴力现象或者所谓革命的质疑。我2015年上班时采访到一个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他介绍了一本书,法国社会学家勒庞的《乌合之众》。我后来认真阅读后,颇有感慨。一些在心里埋藏很久的看法,终于得到印证。

我从福田区搬到布吉,曾亲身经历并参与过好多次集会维权活动。有时是主动的,但更多时候是被动的,被一种热哄哄的场面裹挟而行,目睹大家用高音喇叭唱歌、喊口号,忙得不亦乐乎。

但身处人群中的我,从没有真正沉迷其中,因为我始终藏着一双文学的眼睛,会暗暗地进行观察和反思。

我原本只想潜伏在人堆里,做一个冷静旁观的记录者,写一篇关于成立业委会进程的非虚构。但是社区大妈们的激情澎湃以及网络上各种群体狂欢,让我有了警惕之心,会关注到事件表面下的躁动,画外音以及各种缘起缘灭。

目前网络上的各种批评公共事件的言论,都是显得义愤填膺,喜欢上纲上线,未审先判,给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戴各种大帽子或者挖根挖底罗织罪名。这是人性的真实吗?我觉得背脊发凉。我现在对所谓文革余孽、文革思维这样的词已经麻木了。大多数时候,民众集会维权也许都是出于必要的正义感,但有时候,所谓“群众”“民意”“人民”这样的旗号未必经得起推敲。

写这篇小说之前,我特地咨询过《证券时报》副刊部编辑孙勇。他即是文友,又是我的邻居,还为我们小区成立业委会奔走过,发起并参与业委会从组建到成立的所有流程。写小说,需要解决作品内容里涉及到的很多知识点,甚至涉及到专业门槛。他很热心认真地解答我的问题,并将我拉入跟组建业委会相关的几个微信群里。我在群里潜伏着,由此掌握了很多一手材料。

小说写出来了,出乎孙勇的意料,其实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情节的发展和走向,往往由不得作者自己。我为此还专门向他作了解释。社区志愿者们的各种无私付出,不计回报的尽心尽力,历经很多曲折险阻才成立业委会,我是看在眼里的。但我写作的目的,并非记录这个过程,而只是以筹建业委会为故事背景,揭示出我要表达的某个主题,传达我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小说作者,不会看到山就仅仅写山。我势必会引申、联想到很多更深远的东西。

我担心孙勇不高兴,好在孙勇保持了他的理性和客观,还很认真地做了一些点评。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网站、睦邻文学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5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冰凌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10-22
  • 青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20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完,感动。
    • 张夏2018/10/17 18:49:26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

    回复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 张夏2018/10/28 10:08:44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关注和肯定。这几天回老家,所以才上电脑看到。

    回复

    • 冰凌花3秀才2018/10/19 22:44:44
    • 分享到:
  • 很多时候,我们关注的只是作品本身如何,而忽视了作品背后的故事,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张夏严谨的写作态度和思想高度。“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张夏的作品发表数量很多、质量上乘,作为非体制内作家兼家庭主妇更是难得。同是邻家文友,同是家庭主妇,此当是我学习的榜样。从绿皮火车到公敌系列、灯系列,无疑都赢得了期刊、评委和读者的赞誉,期待她为大家呈现更多的优秀作品。
    • 张夏2018/10/19 22:53:55
    • 分享到:
  • 谢谢冰冰的盛赞。我们互勉(●'◡'●)ノ❤

    回复

  • 作为一个体制外的作者,这种自发的对社会热点和重点进行关注和书写,不仅考验一个人的情怀,还得考验人的耐力。生活重压之下,谁能为我们的使命感和辛苦付出买单?民间写作者的尴尬和寂寞,怎样化解?要求我们承担社会责任,为人民写作时,谁为我们的基本生活负责?民间写作者,风险自担,但是仍然且苦且战。作为业余作者,我也有同感,一边是写作,一边是生活,在生活中坚持一个爱好,很难得!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10/24 20:16:20
    • 分享到:
  • 拜读完该篇短文,脑海中立马闪现出若干个仨字:不容易、不简单、得点赞……。之所以产生这些念头,一是,作者的成功并非一朝一夕的偶然,她不仅有一双擅于观察的慧眼,更有一颗能将琐碎的日常生活演绎出精彩来的玲珑心;二则,有幸在邻家品阅过作者的几篇小说,给我的印象是:语言上“嬉笑怒骂随手来”,内容上“巧夺天工不造作!”
    • 张夏2018/10/28 10:24:29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的关注和肯定。欢迎来深圳视察工作。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4:54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3:27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张夏2018/10/22 10:07:13
    • 分享到:
  • 谢谢谦的肯定。你的大气、善良也让我钦佩。

    回复

  • 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有同感,我喜欢到人群深处走走,步行街,菜市场,小胡同,体味一种人间烟火的幸福!
    • 张夏2018/10/19 23:11:26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关注和打赏。

    回复

  • “我曾搁笔多年,陷入抑郁,经常失眠,生活无规律。但因为写作的缘故,逐步走出了阴霾,精神状态和健康都明显好转。写作,让生活中人微言轻的我有了表达的渠道,能够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从而内心强大起来。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我虽平凡弱小,但我拥有自己的秘密玫瑰园,纯净高贵,不容亵渎。”——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张夏2018/10/18 11:21:33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关注。
  • 参一股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7
  • 9151
  • 62
  • 1157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