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点击:4568评论:172018/10/17 15:08

2013年夏天以前的九年时间里,我住在福田区香梅北的一个小区,经常站在阳台上,对着不远处的香蜜湖发愣。我的世界如此小,又如此大。小,是因为我很少下楼,与邻居都不怎么打招呼,宛如生活在一个孤岛之上;大,是因为我喜欢阅读,后来还写起了小说,每天下午坐在厨房的窗户边用电脑写作或者上网聊天,想象漫游到天边。窗户是朝西的,太阳照着我,就像文学的光芒,明亮中带着诗意,只是时间久了,竟把我晒得满脸黧黑,跟个农妇没两样。

厨房是我的主要活动场所,唯有坐在那里,我才觉得踏实可靠,现世安稳,心中有底。出了厨房,顿时茫然四顾,不知何去何从。当时的我,电脑里积压若干个小说,稿件投出去经常是周游历国而石沉大海。自我怀疑和心怀不甘的情绪,让我很是苦闷。

于是经常从深圳西站坐火车回益阳老家,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大概需要11个多小时,我买的往往是座位票,有时甚至无座。但我无所谓。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这种清教徒式的自我放逐,近乎自虐,显得矫情和不可理喻。但有个文友听说之后却认为挺有意思,约我以《绿皮火车》为题,各写一篇小说。他是我在鲁迅文学院广东高研班认识的。但他的名气可比我大多了。培训结业之后,我跟他会偶尔联系,聊天,谈写作,首先是叫他曾老师、“德艺双馨老作家”,后来混熟了,就叫楚桥,再后来就直接大呼小叫,谁也不跟谁客气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邻家文友。

我贴到邻家网站的第一篇作品是短篇小说《简单生活》(后来发表在《北京文学》);然后就是中篇小说《杀子庙》。《杀子庙》虽然只是在江苏一家地级刊物上发表,但曾经被我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在邻家被很多人阅读和点评过。从此得到很多邻家文友的关注,有人专门给我留言,说我开始“显露峥嵘”。

我参加睦邻文学大赛,始于第二届,参赛作品就是后来发在《小说月报原创版》的中篇小说《绿皮火车》。这个小说,我认为是自己近年作品中比较重要的一个。那时从福田搬家到布吉,环境的改变,家务事的繁琐,让我无心静下来写作,所以断断续续拖了差不多两年才完成。期间我特地陪着一个医生邻居跑步,向她请教了很多医学问题,比如什么情况下一个16岁少女在手术台上会有生命危险。情节是虚构的,但常识上一定不能出现纰漏和错误。我还专门查过火车时刻表,了解绿皮火车的一些专业知识和细节。这篇小说获得当年睦邻文学奖深圳市十佳,其叙事视角和第一称主角为男性,让很多文友印象深刻。某次邻家举办的文学活动中,突然有一个叫张喆的女文青走来跟我打招呼,说你就是张夏老师吧。那是第一次被称人呼为老师,我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我从不敢以作家自居,就更不敢为人师了。还有一次,文友青桐过来跟我打招呼,说非常喜欢我写的《绿皮火车》。随后我听到她跟旁边的人悄悄说:张夏本人跟她的小说风格反差好大啊。这话令我有点啼笑皆非,但也有点儿小欣慰。作为一个居家多年的女作者,要突破自己的性别局限、身份局限,算得上一种任重道远的修行。谁能想象,《绿皮火车》这种男性气息浓厚的作品,竟是我在做十字绣或织毛衣的闲暇时写出来的?而我在写作时的思维基本能做到在男女之间转换自如,说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第二次参加比赛时,我原本是想用中篇小说《绿灯记》参赛的。但在一个文学活动上跟邻家的掌门人老亨先生交流时,他从香港九龙城寨谈起,说布吉作为一个大家眼里的城乡结合部,很有特色,不如以《布吉城寨》为题,写一篇非虚构散文。

老亨作为一个著名的深圳主义者,属于典型的城市精英,视野是很开阔的,对社会态势和动向的嗅觉很敏锐。但他跟文友们打交道时毫无架子,更无偶像包袱,口才极好,煽动力极强。所以他稍微一游说,我就领会并同意了。

那一年,是2015年,正遇到股市的大起大落以及崩盘。居家多年,很久不为生计操劳的我,竟不得不在人到中年时去找工作,重新参与社会竞争。那段时间,是灰色的,我实在心力交瘁。离大赛截止前两个星期,我的参赛稿还没有写,只是搜集了一堆资料而已。怕辜负老亨的信任和嘱托,于是给他留言说,没法按时完成任务,实在抱歉。此话一出,压力变成了动力。我当晚就开始奋力打字,通宵熬夜,有如神助似的,四天时间就赶出了初稿。成稿的那一刻,我竟热泪盈眶,恨不得嚎啕大哭,不是激动,而是累到极点绷得太紧之后的情绪释放。急忙忙的把文章给老亨看了,他没发表意见。但一年之后我去邻家办公室办事,与他对面聊天时,他说出了他的真实感受:过于潦草。

他的话让我无言以对。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匆忙之下写出来的稿子显然经不起推敲和审视,各种资料的拼凑感很明显,缺乏现场采访的弱点一望便知。但事实是,他看到的只是初稿。我后来其实做了很大程度的润色和修改,最终参赛版本比初稿应该是强了很多的。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自己的文字始终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洁癖,会本能地一直改,一直改。这篇稿子搁置近两年后,我才想起投稿,发表在《青年作家》。

虽然《布吉城寨》也获了当年的“深圳十佳”,但我自己明白,在现场采访、深入生活方面,我确实做得远远不够。闭门造车一直就是我的一个严重缺点。我特别需要在走向社会方面补上一课。于是从那以后,承接了不少报告文学的工作,其中包括清华大学深研院部分学员,以及他们院长、工商会长等人的采访撰写。我的写作,其实正走在一条职业化的路上。有人曾“表扬”我:从一个家庭主妇变成一个作家,真的很励志啊。我笑着回答,为何不说是一个作家在当家庭主妇呢?

当家庭主妇,或许是我无奈的选择,但写作,却是我的宿命。

从福田搬到布吉,我的写作场地从厨房移到了阳台。我家现在的房子位于三楼,楼下经常有个退休老头拉二胡,技艺很差,却每天准时开工,风雨无阻。因房子正对着小区会所,回声相当巨大。而且会所旁边有个小广场,大妈们跳广场舞无休无止。除此以外,楼上的邻居开了一个麻将馆,每天麻将声声入耳。怎一个吵字了得。

为此,我跟那个拉二胡的老头交涉过,吵过,甚至请物业出面,但根本无济于事。虽是邻居,在电梯里相遇时却互不搭理。我甚至在微信圈写下“天佑中国人民,拉二胡扰民的老头除外”。

但我开始观察这个“恶邻”,觉得他也挺有意思的。他琴技那么差,竟也收获一个女粉丝,每天来听他拉琴,还如醉如痴。后来这一对老男女谈起了黄昏恋,去广场上跳交谊舞去了。窃喜之余,我写过一篇小小说《如此美人计》。这类关注社区居民生活的千字文,我一口气写了二十多篇,全部发表在《深圳特区报》,而且在邻家网站也颇受好评。写这样的文字,让我真切感受到生活的丰富、多面和质感,人生的无常、虚幻和伟大。宽容和悲悯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哪怕对各种噪音,我也变得习以为常,甚至太安静时心里发慌。

我在阳台上放了一套桌椅,每天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听着楼上的麻将声,感觉自己在天地间写作,面对这人间烟火,又与凡尘俗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怕孤独,也不至于迷失。这显然比躲在房间里写稿更让我身心健康愉悦。我承认我很宅,一个月不出小区是常有的事。但我在以自己的方式关注社区和社会,保持我的敏锐和敏感,这也是文学赋予我的一种本事吧。

第三次参加睦邻文学奖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全家公敌》,对我来说,曾经所写的社区故事都只是铺垫。我开始真正把视线集中到某个人物身上,关注他内心的孤独,挖掘孤独背后的东西。这篇小说,一如既往以男性为主角,然而笑中带泪,与《绿皮火车》的冷峻相比,多了一层幽默和调侃。但主题同样沉重。文中涉及的民间慈善人士的某些尴尬,让大家不约而同地联想到了深圳的爱心人士丛飞。

我被一些邻家网友称为“公敌姐”,就是从这篇小说开始。

第四次参加大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社区公敌》。写这篇小说的念头,始于我长久以来对群体暴力现象或者所谓革命的质疑。我2015年上班时采访到一个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他介绍了一本书,法国社会学家勒庞的《乌合之众》。我后来认真阅读后,颇有感慨。一些在心里埋藏很久的看法,终于得到印证。

我从福田区搬到布吉,曾亲身经历并参与过好多次集会维权活动。有时是主动的,但更多时候是被动的,被一种热哄哄的场面裹挟而行,目睹大家用高音喇叭唱歌、喊口号,忙得不亦乐乎。

但身处人群中的我,从没有真正沉迷其中,因为我始终藏着一双文学的眼睛,会暗暗地进行观察和反思。

我原本只想潜伏在人堆里,做一个冷静旁观的记录者,写一篇关于成立业委会进程的非虚构。但是社区大妈们的激情澎湃以及网络上各种群体狂欢,让我有了警惕之心,会关注到事件表面下的躁动,画外音以及各种缘起缘灭。

目前网络上的各种批评公共事件的言论,都是显得义愤填膺,喜欢上纲上线,未审先判,给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戴各种大帽子或者挖根挖底罗织罪名。这是人性的真实吗?我觉得背脊发凉。我现在对所谓文革余孽、文革思维这样的词已经麻木了。大多数时候,民众集会维权也许都是出于必要的正义感,但有时候,所谓“群众”“民意”“人民”这样的旗号未必经得起推敲。

写这篇小说之前,我特地咨询过《证券时报》副刊部编辑孙勇。他即是文友,又是我的邻居,还为我们小区成立业委会奔走过,发起并参与业委会从组建到成立的所有流程。写小说,需要解决作品内容里涉及到的很多知识点,甚至涉及到专业门槛。他很热心认真地解答我的问题,并将我拉入跟组建业委会相关的几个微信群里。我在群里潜伏着,由此掌握了很多一手材料。

小说写出来了,出乎孙勇的意料,其实也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情节的发展和走向,往往由不得作者自己。我为此还专门向他作了解释。社区志愿者们的各种无私付出,不计回报的尽心尽力,历经很多曲折险阻才成立业委会,我是看在眼里的。但我写作的目的,并非记录这个过程,而只是以筹建业委会为故事背景,揭示出我要表达的某个主题,传达我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小说作者,不会看到山就仅仅写山。我势必会引申、联想到很多更深远的东西。

我担心孙勇不高兴,好在孙勇保持了他的理性和客观,还很认真地做了一些点评。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邻家网站、睦邻文学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5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冰凌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10-2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10-22
  • 青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20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0-1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完,感动。
    • 张夏2018/10/17 18:49:26
    • 分享到:
  • 谢谢关注。

    回复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 张夏2018/10/28 10:08:44
    • 分享到:
  • 谢谢书生关注和肯定。这几天回老家,所以才上电脑看到。

    回复

    • 冰凌花3秀才2018/10/19 22:44:44
    • 分享到:
  • 很多时候,我们关注的只是作品本身如何,而忽视了作品背后的故事,这篇文章让我看到了张夏严谨的写作态度和思想高度。“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张夏的作品发表数量很多、质量上乘,作为非体制内作家兼家庭主妇更是难得。同是邻家文友,同是家庭主妇,此当是我学习的榜样。从绿皮火车到公敌系列、灯系列,无疑都赢得了期刊、评委和读者的赞誉,期待她为大家呈现更多的优秀作品。
    • 张夏2018/10/19 22:53:55
    • 分享到:
  • 谢谢冰冰的盛赞。我们互勉(●'◡'●)ノ❤

    回复

  • 作为一个体制外的作者,这种自发的对社会热点和重点进行关注和书写,不仅考验一个人的情怀,还得考验人的耐力。生活重压之下,谁能为我们的使命感和辛苦付出买单?民间写作者的尴尬和寂寞,怎样化解?要求我们承担社会责任,为人民写作时,谁为我们的基本生活负责?民间写作者,风险自担,但是仍然且苦且战。作为业余作者,我也有同感,一边是写作,一边是生活,在生活中坚持一个爱好,很难得!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10/24 20:16:20
    • 分享到:
  • 拜读完该篇短文,脑海中立马闪现出若干个仨字:不容易、不简单、得点赞……。之所以产生这些念头,一是,作者的成功并非一朝一夕的偶然,她不仅有一双擅于观察的慧眼,更有一颗能将琐碎的日常生活演绎出精彩来的玲珑心;二则,有幸在邻家品阅过作者的几篇小说,给我的印象是:语言上“嬉笑怒骂随手来”,内容上“巧夺天工不造作!”
    • 张夏2018/10/28 10:24:29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的关注和肯定。欢迎来深圳视察工作。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4:54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回复
    • 1布衣2018/10/19 13:33:27
    • 分享到:
  • 认识一些作家和诗人 该文作者在我心中特别有立体感 纯粹 干净 真实 胸怀壮志又情丝绵绵 三湘四水 惟楚有才 喜欢你的人间烟火味道💎💎💎
    • 张夏2018/10/22 10:07:13
    • 分享到:
  • 谢谢谦的肯定。你的大气、善良也让我钦佩。

    回复

  • 我很享受那种独自在路上,挤在人群中谁也不知谁的底细,一切从头再来的感觉。一边看风景,一边跟陌生人聊天,旁观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有同感,我喜欢到人群深处走走,步行街,菜市场,小胡同,体味一种人间烟火的幸福!
    • 张夏2018/10/19 23:11:26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关注和打赏。

    回复

  • “我曾搁笔多年,陷入抑郁,经常失眠,生活无规律。但因为写作的缘故,逐步走出了阴霾,精神状态和健康都明显好转。写作,让生活中人微言轻的我有了表达的渠道,能够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从而内心强大起来。哪怕身处尘埃,也心在高处,有自己的灵魂栖息地。我虽平凡弱小,但我拥有自己的秘密玫瑰园,纯净高贵,不容亵渎。”——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 张夏2018/10/18 11:21:33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关注。
  • 参一股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有文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星火》《小说月报原创版》,有中篇上选刊,曾获莽原年度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7
  • 468651
  • 62
  • 1155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