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劫难逃
  • 点击:8810评论:22018/12/03 09:42

“不要害羞,请把花生壳丢地上”

在这家百年老酒吧的吧台上,用英语刻着这样一句话。酒吧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花生壳,被客人们踩得吱嘎吱嘎地响,空气中飘荡着来自大洋彼岸的爵士音乐,原木长台油光发亮,木质屋顶挂着芭蕉扇,氛围让人觉得慵懒而快乐。跟侍者要一杯原汁原味的新加坡司令,透过猩红的鸡尾酒,仿佛看见百年的时光在杯里荡漾。

LONG BAR是著名的鸡尾酒-新加坡司令的发明地,已经一百多年历史。这是我喜欢LONG BAR的理由之一,每逢周末,没有什么特别事情的话,我会来这里坐坐,听听音乐,喝点酒,消磨时间。很多时候,是一个人独酌。但也能偶尔碰到一些有趣的人,比如说来自深圳的陈洁,她独自一人来新加坡旅游。

陈洁说她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主要做宣传册、海报、书籍之类的设计,据说做出了很多出色的作品,不过我没见过。我们遇见的那天,她坐在LONG BAR的吧台上,面前放着一杯新加坡司令,手里抓了一把免费的花生,惊奇地用半生不熟的英语问吧台侍者:花生壳真的可以随意丢吗?或许她的语音偏差,侍者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坐在旁边的我接过话题用中文告诉她可以。陈洁把头转向我这边,我看到一张素净的圆脸,长相普通,谈不上漂亮,也不丑,看不出实际的年龄,从眼角的皱纹来判断,大约有三十的样子。不过身材高挑匀称,牛仔短裤下两条笔直的长腿比较吸睛。

陈洁把我也打量了一番,她问我,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我说,不是,工作。

陈洁听到我在新加坡工作,兴趣就来了,问了很多问题,我一一作答,对于陌生女士,我尽量会做到礼貌而绅士。其实最后她只是想知道,像她这样的设计师怎样才能在新加坡找到工作。

我告诉她很难。

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新加坡本国人失业率都很高,一个英语不好的中国人更没什么机会。她听我这样说,有点失望。她了解到了她想要了解的信息,便不再开口多说。陈洁并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女孩,况且她明天就要回国,这样的游客,我见过很多,未来不会有什么交集,所以我聊性也不佳,给她提供点资讯,当作做好事。

台上一个菲律宾女歌手正在唱一首老歌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声音沙哑,像是在对爱人深情的倾诉,别有一番韵味。陈洁转过头问我这是什么歌?说她很喜欢听。我告诉了她这首歌的歌名,并帮忙把歌名输入她的手机百度里。她查到了这首歌的出处但因版权问题无法下裁。我让她不要着急,回到国内就可以下了。她莞尔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很甜,让我好感顿生。我们便聊了起来。

陈洁是山东人,大学一毕业就去了深圳,一直住在下沙。我知道下沙,那是深圳福田区的一个城中村,村里六七层的楼房一栋连着一栋,数不胜数,俗称握手楼,即一栋楼与隔壁同楼层的人打开窗户便可以握手打招呼。在深圳工作的小白领们大多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我问她去过新加坡哪些地方?这是一句礼貌性的问话,容易挑起话题,碰到和游客聊天,我通常都用这个问题开头。没想到陈洁却笑了,良久才跟我说,别把她当游客,她对新加坡很熟悉,过来过好几次,在LONG BAR喝酒倒是首次。

“你有亲戚在新加坡?”我问道。

“没有,纯粹旅游,在心情不好时,或工作太累需要放松时,我会想到新加坡来呆几天”,陈洁毫不为意地回答道。一个住在深圳城中村的小白领,心情一不好就来新加坡度假,很少见,我对这个似是而非的游客来了兴趣,尽可能地逗她开口说话,陈洁毫无防备,什么都说,她第一次来新加坡,是她的前男友带她过来的,他们住在实龙岗的一个小旅馆里,一起度过了许许多多难忘的时光,从那时起,她便对这座城市充满好感,陌生而真实,亲切却难以靠近,距离产生美,她由衷地喜欢上了这个城市。我注意到她用了“前男友”这个词,便接着问她为什么而分手?

陈洁冷冷地说,他是个骗子,专骗女孩子,看中了猎物,便带出国旅游,玩腻了,就甩掉。

陈洁的遭遇让我同情,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是许多女人成熟的必经之道。陈洁接着说,深圳女孩大多都来自内地各省,简单纯洁,没出过国,涉世不深,那个骗子也算是个青年才俊,职业和收入都不错,跟那些女孩子说带她们出国,很少有不中招的。

类似的故事我也听过不少,不过专注于一种泡妞方法,且用得炉火纯青的男人倒不多,我表面上表示吃惊地样子,心里却暗暗佩服这个男人,走马观花似地换女朋友,不费吹灰之力。陈洁突然看着我,贼贼地笑,她说:“你就在新加坡生活,现成的好条件,也可以这样做”

我说:“我不行,一来心不狠,容易被套住;二来没钱,玩不起。”

我和陈洁聊得愉快,也助了酒性,新加坡司令酒精比较淡,不够瘾,我提议喝长岛冰茶。陈洁豪气地用半生不熟的英语说:“Why not ? ”

我以为久经沙场的陈洁知晓长岛冰茶的酒性,没想到她不到三杯就醉趴了。长岛冰茶其实就是酒中的大骗子,朴实的外表和柔和的名字下藏着一张狰狞的脸,五种烈酒混合的长岛冰茶,其烈性实为鸡尾酒之冠。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推荐长岛冰茶,我看着趴在桌上的陈洁,心想,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吗?

我结了酒帐,把陈洁扶起来,她的左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的右手搂着她的腰。她的腰很细,一阵酥软和温热从手心传来,我搂得很紧了。陈洁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问我:“我们要去哪?”。

我说:“回家”

陈洁不再说话,把头靠在我肩上,任由我扶进的士,一路奔驰,驶向我位于东海岸的家。

进了房间后,我弯腰把陈洁平放在我床上,还来得及松手,我的腰已被陈洁一把抱住,我俩像麻花一样缠在一起,倒在深灰色的床单上。一上床,陈洁便满血复活,如鱼得水,热情似火,我才明白陈洁原来是在装醉,心想,这个女孩心机可不浅。

我们连着做了两次,精疲力尽,不由沉沉睡去。天朦朦亮时,我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到陈洁正侧着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吓了一跳,她笑眯眯地跟我说:“早上好,陌生人。”她的调皮的神情似乎在表明,她才是这里的主人。我并不是为了追求艳遇而去酒吧,但对艳遇却也来者不拒。我跟陈洁的前男友不同,我从不欺骗女孩子的感情,各取所需,好聚好散。但陈洁早上跟我说的那句简单地问候语,却让我有些感动,于是我破例加了陈洁微信,承诺保持联系。

她一抵达深圳就给我发了信息报平安,说安全抵达,让我勿念,说她会想我的。我懒得打字,回了一个笑脸加一个拥抱。一夜情缘而已,没必要太当一回事。陈洁却不然,往后每天都给我发信息,大多是些问侯或者她当天碰到的一些有意思的事。如果我哪天心情好回了信息,她便顺势跟我聊几句,如果我没回,她也不在乎。有一次,她说她要去相亲,朋友介绍的,在一家大公司做高管。我回复说祝福她。她说我没良心。我很纳闷,我希望她找到一个好归宿,怎样就没良心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加她微信是个错误,她多多少少有打扰到了我的正常生活。

我终于还是把陈洁的微信给删了。那天晚上,我睡得正沉,手机响了,是陈洁打来的微信语音,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吵吵嚷嚷,很嘈杂,我听出来应该是在某一个的吧。陈洁跟我说她喝多了,很想我。

我说:“你别闹了,赶紧回家。”

陈洁说:“你干脆把我给收了吧。”

我说:“你不是去相亲了吗?大公司高管挺好的。”

我刚说完,陈洁便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她说:“你不要我就算了,干嘛推给别人,那个男人是个傻X,秃头大肚子还嫌我年纪大。我才三十来岁,你说我很大吗?”陈洁越哭越伤心,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但我明白,她这样的状态一个人在酒吧不安全,我应该想办法把她哄回家。于是,我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跟她说:“听话,现在就回去,过几天我去深圳找你。”

这句简单的话效果很神奇,陈洁真的乖乖地回了家。确认陈洁到家后,我就删了她,才见一次面,做一次爱,现代社会,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实话,陈洁长什么样,我都差不多忘了。没必要因此而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后来,陈洁又发了几次验证要求加我,我当作没看见。我的生活依旧,工作日努力工作,周末去各种酒吧打发时间。偶然也能碰到些谈得来的女孩子,互相释放一下激情,然后各走各路,酒吧艳遇有它的潜在规则,那就是谁也不能当真,谁要是当真,谁就会跌得很惨。

我在酒吧里认识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酒友,欧美的、东南亚的、日韩的、当然也有中国新移民。酒吧里的男人,不管来自哪个国家,心思都一样,端着酒杯,眼睛像射线一样,见缝就钻,期望能与哪个思春的女孩对上眼。酒友们没事时也常常交流泡妞经验,一个来自湖北的酒友告诉我,新加坡开通了世纪佳缘,他通过世纪佳缘泡了好几个女孩。他的现身说法启发了我,我觉得也该拓宽一下泡妞的途径。

于是,我也注册了一个世纪佳缘的帐号,填写好各项自己的资料,上传照片,付了九十九元便成为VIP用户,可以过滤同城女孩,还可以随时给看中的女孩子发私信。网站功能齐全,服务贴心,我查找发现不少漂亮女孩,逐个点击察看照片和简历,再发私信。我用热情洋溢的语言编写了一段话,复制粘贴,发出百十封信也只是用了一个小时。我满怀希望等待回应,可没想到第二天一个回复都没有收到。我不死心,又找了一批漂亮的女孩发私信,还是一个回复都没有。我才明白,网站上那些漂亮女孩照片只是供男人过眼瘾的而已,我决心不再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大概过了一个月后,我清理手机空间,看到了久违的世纪佳缘APP,我心血来潮又点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有一封未读信件,信是一个叫思岚的女孩写给我的,她说她对我有意思,希望能见我一面。我点开思岚的个人信息,思岚登记的资料显示她来自广东,大学毕业,现居新加坡。除了这些,其它的都是空白,照片也没有。

主动送上门的好机会,我肯定不会错过。我立刻给思岚回了信,我说我很乐意见她,并让她确定时间地点,我的微信号和电话号码都附在信后。信发出去不一会,思岚便加了我的微信,思岚的头像是一张北欧雪国的风景照,我去翻她的朋友圈,一片空白。这个思岚真有意思,低调而神秘,这反而让我兴趣大增。我问思岚喜欢去哪里?思岚说让我决定。我想了想,便选了LONG BAR,要说浪漫,这家新加坡最古老的酒吧是不二之选。

我们约的时间是周六晚上六点,LONG BAR提供晚餐主食,它的意大利面和鱼排风味独特。吃完主食,晚八点,便有一支来自古巴的乐队表演,最近,这支乐队在新加坡很火,不管是主唱、鼓手或吉它手,每个人都能歌善舞,热情奔放,古巴特有的萨尔萨舞和热带舞能带动每个人的活力,除了天生的呆子。思岚也不会例外,肯定能被感染,那必定要一个美妙的夜晚。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新加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把以酒吧为主场的深圳 新加坡之恋系列坚持下去
  • 谢谢亨总鼓励和支持。这类似主场景是国外副但提到深圳或副场景是深圳的文章可以有资格参赛吗?可以的话,我的动力肯定更强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6807
  • 13
  • 1240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