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斑鸠
  • 点击:13474评论:02018/12/10 13:14

开学那天下午,陈小鹏差点和体育课代表干起来。

上午举行开学典礼,陈小鹏比很多女同学还要瘦小,站在前排。唱国歌时,面对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他很兴奋。升旗仪式结束后,他没直接去教室,去了洗手间。住的地方离学校比较远,上学前又去医院看了一下母亲喂了两勺中药,加上塞车,他差一点就迟到了,硬是憋着一泡尿才参加完开学典礼。从洗手间出来,他发现同学们全进教室了,一只斑鸠落在球场草坪上,便“Ceu-u, Ceu-u u”叫了几声,那斑鸠也“Ceu-u, Ceu-u u”应了两声。

跟同学们都不熟,课间休息时他独自坐在草坪里看鸟,除了几只白鸽和山麻雀,没见着斑鸠。他又蹲去榕树下,“Ceu-u, Ceu-u u”地叫,仍然失望。有几个调皮的同学围着他嘻嘻笑,他偶尔盯他们两眼,继续“Ceu-u, Ceu-u u”地叫。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语文。临近放学时老师布置家庭作业,要求同学们根据三张图片写一篇800字的作文。图片是通过幻灯片演示的。老师说这些图片是她早上亲自在校园里拍的,一张是球场草坪上的一只鸟,一张是花不像花草不是草的特写,还有一张是草坪里的三朵白蘑菇。老师又说,通过这些图片,大家展开联想,用一个故事把它们生动地串连起来,放学回去就写,明天早自习时交给科代表,优秀作品将在课堂上朗读,特别优秀的推荐给《校园风采》发表,希望大家认真对待。

老师边说边滚动图片,没两分钟就说完了,然后把投影也关了。有同学表示没听明白没看清图片,请老师再放放投影。老师姓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据说刚来这所职业中学实习,瘦小白净,要是穿上校服混在学生中间,你未必一眼能看出她是老师。黄老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同学们,我觉得我讲得很明白了,照片你们也看过了,还是不要重复了。为啥呢?一是考验你们认真听讲没有,二是快到点我也没时间多说了,三是正好给你们一个沟通交流的机会,有不明白的地方问问别的同学。

黄老师刚说完陈小鹏就站了起来。他举手道,黄老师,我全明白了,谁不懂可以问我。

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目光转向体育课代表。体育科代表是个男生,又高又壮,拿过市中学生运动会跳远第六名。他站起来盯着陈小鹏问,你一个新来的插班生出什么风头?全明白了?操场上有几条跑道你明白吗?第一张照片上是什么鸟你弄懂了吗?

我怎么不懂?斑鸠啊!陈小鹏说着便“Ceu-u, Ceu-u u” 叫了起来。

呵呵,斑鸠?明明是鸽子嘛!眼瞎咩?体育科代表说着一屁股坐在了课桌上。

你才眼瞎!我说是斑鸠就是斑鸠,陈小鹏转身问黄老师,你说是斑鸠还是鸽子?

黄老师没回答他的问题。她指着体育课代表说,请你下来,课桌不是拿来坐的。

这时语文课代表站了起来。她推了一下身旁的体育课代表,说你坐什么桌子呀?他傻你也傻?然后又问老师,我们校园里全是鸽子,怎么就来了只斑鸠呢?鸽子是和平的象征,是高智商的信使,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校园里从来没有斑鸠这种野鸟,我们怎么能因为这只斑鸠而损坏学校的声誉呢?同学们说对不对?

对!大部分同学吼了起来。

陈小鹏没吭声。他满脸通红,一跺脚,狠狠盯着语文课代表。

看什么看?她是你看的吗?死斑鸠臭野鸟抢什么风头?滚!体育课代表猛地推了陈小鹏一把。陈小鹏一个趔趄坐地上,怀里的课本跌落一地。他爬起来没回击体育课代表,默默地弯腰捡课本。语文课代表握着白白的小拳头,在他背上比划两下,又佯装踢了一脚,然后做一个鬼脸,逗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这时下课铃响了。语文老师来到体育课代表面前,嘴唇动了动,却啥也没说,低着头混在学生队伍中出了教室。

陈小鹏捧着课本,想拦住体育课代表说点什么,被他狠狠一推又坐在了地上。陈小鹏爬起来,没去追赶他,独自来到操场上,站在草坪里看着同学们有的被家长接走,有的自己出了校门。

他望望天空,夕阳通红,一抹晚霞泛着金光。一片宽大的叶子突然飘过来,恰巧盖住了一条不知名的小黑虫。他来到草坪中央盘腿坐下,“Ceu-u, Ceu-u u”叫几声,喧嚣的校园便显得安静了。

斑鸠呢?他又朝四周看了看。连一只山麻雀都没有,简直无聊极了!他只好摸出手机看父亲中午发来的信息:

你晓得的,你妈的病越来越来重了,可她就是不听,昨天又吐血了还吵着想去上班。小鹏啊,放学后你先别回家,这边的房子上午退了,你那边的房东想涨价,怕得重新找地方了,你随便吃点东西,晚上等我电话。

学校附近好吃的东西可多了,中午他已出去看过。开学第一天,那些住校的同学都回家了,学校没供应晚餐。他想去重庆小面馆吃一碗牛肉豌豆面。

刚出草坪,脸上凉了一下。他抹抹脸望着天,天空仍然晴朗,夕辉穿过榕树叶,一只鸟落向了草坪。他伸手一闻,真是鸟屎。那鸟灰灰的,在草坪里蹦来跳去。斑鸠?真是斑鸠啊!没错,这里确实有斑鸠。黄老师拍的就是斑鸠嘛!我怎么连斑鸠都不认识呢?你们真讨厌!斑鸠怎么了?野鸟怎么了?老子就是斑鸠,自由飞翔。老子就是野鸟,海阔天空。怎么了?黄老师你听,斑鸠“Ceu-u, Ceu-u u”叫呢。陈小鹏差点叫了出来。

这斑鸠像是饿了,在草丛里觅食。夏季多雨,暑假后球场上的草深浅不一,有的已没过脚背。那斑鸠脖子一伸一缩的,多可爱呀!陈小鹏想拍一张完整的照片发到同学群里证明一下。斑鸠越来越近,他有点急了,恨不得扑过去逮住它。草梗子在鞋底下发出声声细响,那斑鸠便警觉起来,扑腾着翅膀。陈小鹏“Ceu-u, Ceu-u u”一叫,它居然回应了两声继续觅食。

陈小鹏没见过爷爷,爷爷老早就去世了。母亲生下他三个月后,便跟着父亲去了深圳龙华打工。这十多年来,他跟着奶奶在山里生活,天天跟雀鸟打交道,学它们鸣叫,学它们唱歌,了解它们的习性。每年天气转暖后,成群结队的候鸟回到麻柳湾,在山林里筑巢产卵,在房前屋后的荒地里觅食嬉戏。奶奶翻出旧年未完成的千层底,把针尖放头皮上擦几下,再用粘了唾液的指头抹抹。奶奶说三狗子可怜啊,那些年我每年都给做两双鞋呢,现在不中用了,一年一对都没完不成了。奶奶确实老了,她的头皮跟指头一样枯竭了,起皱了,怎么擦抹那针尖也涩涩的,就算歪着嘴巴纳上一针也非常吃力。这时她便朝着田间地头“鹏娃鹏娃”地叫。陈小鹏正跟鸟们欢喜着呢,有时应两声,有时懒得理她,甚至事后还怨她吓走了那些雀鸟。去年年底奶奶中风了,能吃不能动,躺进了大姑家里。母亲做完胸部手术刚痊愈,便在电话里跟大姑吵了一架,最后决定春节时让父亲带他去深圳上学。上学期快结束时,父亲说厂子里效益不那么好了,你妈的病越来越严重,清湖的房租和学杂费都翻番了,我们迟早都得搬,你不如去那个职业学校看看。父亲看看陈小鹏又说,听说那附近还有工业区没搬,还有便宜的旧房子没拆,过几年你技校毕业进个厂也比老子啊。也不晓得父亲托了谁的关系花了多少钱,开学前的第三天总算把名报了。母亲对父亲说,我的日子不多了,这娃娃害过病,脾气古怪不合群,你还是让他读住宿多跟同学打打交道,我们在附近随便找个厂子住工厂宿舍也行。父亲不同意,说去了别的工厂人生地不熟谁的宿舍会让你天天煎中药啊?还时不时吐着血呢,到时你厂门都进不去的,还是租个房子好。父亲又说,麻柳湾就要修水库了,房子说拆就拆,说不定年底我们回去就不来了。陈小鹏说我才不住学校呢,这边的同学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们,我跟你们住,放学后帮妈煎药。母亲说好吧,那你们去找房子,别超过五百块。

开学的前两天母亲又住进了医院。趁她安静时,父亲带着陈小鹏去学校附近找房子,未找到五百以下的,只好瞒着母亲花八百元讲好一间单房。房东说开学后搬来吧,先把定金交了。结果中午父亲就来信息说那房子可能黄了,房东想涨价。

这才几天啊,还他妈交了定金呢。陈小鹏盯着眼前的斑鸠,一骂人脑壳就麻了。那斑鸠被陈小鹏的骂声一吓,“呼”一声飞到了榕树上。

陈小鹏站操场上,盯着树上的斑鸠,“Ceu-u, Ceu-u u”叫着。那斑鸠似乎听懂了,“Ceu-u, Ceu-u u”应两声,却未飞回草坪。他从地上捡起一粒小石子抛去,石子从枝杆上弹回来差点落在他头上,那斑鸠便飞向了另一棵榕树。于是他不再叫唤,掏出家伙对着夕阳准备撒一泡尿。

刚掏出家伙,保安过来了,陈小鹏才想起自己在深圳而不是麻柳湾。他记得刚来深圳时老师就训过他,说深圳是一座讲文明的城市,你来了就是深圳人就得讲文明,明白么?

这保安看上去却不怎么文明。他用塑胶棒指着陈小鹏吼,问他放学这么久还在操场上溜达啥子?是不是想偷树上的芒果?陈小鹏说这里没芒果我也不吃芒果,吃了周身痒,我在找斑鸠,老师布置了作文,我找灵感。

你住校吗?不住校快回家去,走走走!保安不耐烦了。

大叔,听口音你也是四川人哈,过年我回家背两块腊肉你吃,我们那里的盐皮蛋也很香哦。陈小鹏说完嘻嘻一笑,然后去草坪里找蘑菇。

再不走我就记一笔哈,保安背着手说,你新来的吧?记一笔你娃娃就没书读了,我才不管你老乡不老乡。

陈小鹏没应他,围着操场转一圈,只看到几朵蔫菌子,然后去树下望,想搞明白老师拍的那张特写究竟是草还是花。

保安似乎没啥事干,叼着烟跟在陈小鹏屁股后面,后来见他在树下发呆,就问他是不是想掏鸟窝?陈小鹏比划两下,说了老师照片上的东西。保安说那是大王椰的花,没在操场里在植物园里,看完就马上回家,在外面你怎么搞怎么发神经都行,别害老子丢了饭碗。

两人来到植物园,天快黑了。陈小鹏掏出手机拍那高高在上的椰花时,父亲来电话了。父亲说母亲又吐血了,今晚得守着她,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清湖的房子退了你别过来睡了,找老师帮个忙别乱跑。陈小鹏应了一声。父亲又说,如果实在没地方睡就来医院吧,肿瘤科,你来过的。陈小鹏知道母亲的情况,也在医院陪过她几次,已经很去医院了,特别不想看到那些医生和护士,除了收钱,他们解决不了母亲的问题。母亲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苦,她都快认不出我了,看不看有啥关系?陈小鹏说,我还有一篇作文没写呢,我不来了。

挂掉电话陈小鹏又想,找老师开教室门,随便待一晚就行,这种事以前在老家经常干。从老家去学校全是山路,若遇冰雪天气,他就和几个男同学在教室里过夜。半夜,他们溜出教室去操场上逮野物烧了吃,有时麻雀有时斑鸠。那时他还在读小学低年级,后来大了跟斑鸠成了好朋友,那几个男同学就成了他的敌人。奶奶告诉他,你要保护斑鸠别让人乱吃啊,斑鸠是味药,和了夜明砂一起吃能治耳心痛。夜明砂就是蝙蝠屎,那年头麻柳湾的岩洞里有。有一年他耳心脓肿,奶奶舍不得花钱,半夜爬进岩洞里找夜明砂,回来时被蛇咬了脚背,落下蚕豆一样的疤。医生说他的耳病可能伤了脑子,大姑却为奶奶的事在电话里跟母亲吵了起来。后来有一次大姑也患了耳心脓肿,她却逼着奶奶半夜去岩洞里找夜明砂。奶奶赌气不去,跟她吵了三天,见她痛得实在难受还是去了。那些蝙蝠却不见了,夜明砂也全被人收走了。奶奶空手而回,大姑母只好去了医院,躺在病床上又骂她,骂她跟三狗子怎么怎么了。奶奶气不过,解下包头发的白帕子来到爷爷坟前的柏树下上吊,被放牛的三狗子救了。三狗子比奶奶年轻好几岁,脑子有时不好使,有时看上去又特灵通,板眼长得很。陈小鹏小学毕业那年,有天夜里三狗子说,你奶奶对你好吧?陈小鹏点点头。你不想她死吧?陈小鹏摇摇头又点点头。这就对了嘛,三狗子说,我也不想她死啊,你奶奶年轻时可漂亮呢,守寡几十年,可惜了那对毛冬瓜,命再苦也不该死在这柏树上呀。你大姑就是坏,还嫌这柏树坏,嫌它越长越高挡了你爷爷的眼睛看不见你奶奶偷人。三狗子说着说着就笑了。陈小鹏听出来三狗子在骂人,给了他两拳,说你奶奶才偷人呢,你再说我告诉奶奶去。三狗子说她巴不得听呢,你就说我说的。三狗子嘻嘻又一笑继续道,你奶奶呀真偷过人,要不我怎么会救她呢?要不你大姑怎么会砍掉这坟前的柏树呢?这树是我和你奶奶栽的晓得不?你看,都快被你大姑砍倒了。她初一来砍一刀十五来砍一刀,砍她妈的脑壳哟!这树上有好大一个斑鸠窝呢,你奶奶喜欢吃斑鸠蛋。陈小鹏听他说得有板有眼的,似乎信了,顺着三狗子的手势看上去,那树丫里真有一个鸟窝呀,又顺着他的手势看下来,那树杆真被人砍出一条大口子呢。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斑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1-16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8-12-17
  • 尹强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12-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米欣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43398
  • 3
  • 43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