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婆的眼泪
  • 点击:9605评论:22018/12/10 22:46

孟婆驻守在地府的主要关口,可以说是见惯生死的。

经过鬼门关,过了奈何桥。前往阎王殿受审,或是经过望乡台前去投胎,都得经过孟婆亭,灌下一碗孟婆汤。

照理说,孟婆是不该有眼泪的。孟婆虽不是人,但上辈子也是凡间一分子。有着兄弟姐妹,父母亲人。

在阎王殿里,黄泉路上,无论是哪一层地狱,哪一个鬼谷,除了生死,便再无其他。那么见惯生死,斯混于鬼魂之间的孟婆怎么会有眼泪呢?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那一年计划生育执行,独生子女政策实施。这也无可厚非,政策嘛!执行就是了。

可是,有的人为得到领导赏识,超额完成任务。为争取一个向上爬的机会,许多鬼拿了鸡毛当令箭,四处欺压百姓,武力镇压。偏偏这阎王爷好酒,几罐黄汤下肚,便飘飘然醉卧于后堂之中。凭着这黑白无常有恃无恐的在人间胡作非为。

据说那一年是羊年,都说羊年出生的孩子命不好。现在坊间还流传着“腊月羊,守空房”的俗语。也就是说,羊年冬季里出生的人会克死另一半而独守空房。

这话真假,并没有多少人跟踪调查。但“杀羊羔”这个词语却在次年百姓的口中频频爆出,大多伴着咒骂与眼泪。“那些天杀的,我那小孙子若在,现在该……。”一声叹息,一句怨愤,一把鼻涕一把泪,形容那时茶余饭后人们谈论的内容是最合适的了。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满怀希望的找到了父母。还没来得及睁眼看看世界,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人间的空气,就被黑白无常捉了去,扔在枉死城。

奈何桥下的摆摆忧伤的耷拉着头默默的摆渡着那些刚刚有了心跳,或是刚长形的亡魂,一船一船的,平常嬉笑怒骂的摆摆愁眉紧锁。“这么多啊!咝,十殿阎君那里作恶多端,不孝忤逆的没这么多啊!”感觉到事有蹊跷的摆摆忙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判与月月。

月月在孟婆亭也听到了这件事,忙着去大堂质问老鬼。这老鬼迷迷糊糊的伸了个懒腰,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嗯,呃,呃,喝多了,喝多了,你们去办吧!”说罢倒头呼呼大睡去了。气得云彩一盆冷水泼了过去。

这天,孟婆正携着青青去采摘孟婆汤所需的材料。

青青:“孟姐姐,你看这口忘情井水出得太慢,我等上两个时辰,也装不满我这一钵盂,可怎么办呢?”

孟婆:“别说忘情井的水不够,就这迷魂草,忘忧花都不够呢!你快点吧!我们去恶魂谷看看,应该还能找到些,明天就不用来了。”

青青答应着:“嗯,上一茬差不多采完了,下一茬还没长起来哩!”

又是黄昏时候,这段时间,冤魂枉死的太多,怨气太重,笼罩在阴霾下的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孟婆催促着青青:“走吧!不知道今晚的黄泉路上还有多少枉死鬼,让他们喝一碗孟婆汤,忘记前世今生,来世好好做人。”

这边月月见叫不醒老鬼,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看来只得去找弹杯道人讨一碗醒酒汤了,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这黑白,唉,又去人间抓鬼魂去了。

子夜,黄泉路上果然来了一众大鬼小鬼,只几个安静平和的随引路鬼走到奈何桥,他们大多阳寿在八十左右,自知阳间无憾事,扔给摆摆一吊钱,向着彼岸驶去。喝过孟婆汤,来得望乡台,最后再看一眼前世今生,算是告别。月月嘱咐道:“今生无恶,来生不可作恶,虽无大富大贵,也能一世一生安康,去吧!”几缕亡魂回头与月月作揖道别,转身跌进了轮回。

枉死城里有很多是才成形的胎魂,有许多连四肢都没有长出来。只看到一团血肉哀哀的叹着气,他们没有家人。或许有,也只有与他们血肉相连的母亲。黄泉路上,没有盘缠,也没人为他们超度,入不了轮回,只得呆在枉死城里等待机会投胎,或为人,或为畜。

孟婆看到这一大波未成形的婴孩,不禁伤心的老泪直流:“这都造的什么孽啊!哪有这么多投胎转世的机会给你们安排,唉,慢慢等着吧!”

三更天,众魂聚集在十殿阎君处,等待大判宣读投胎亡灵。只可惜,仅有几个名额投胎成人的机会,其余皆入畜类。其中一个,前世虽未作恶,却无意中伤害许多无辜,多少胎魂死于他手。来世只作蜉蝣,朝生晚灭,还前世之孽。

“  阿弥陀佛!这死酒鬼咋还不醒,也不知这月月的醒酒汤可有讨得。”云彩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向大门外张望。

“唉,月月咋还不来哩!不能让那俩黑白无常再胡非为了,人间不都要乱套了。”云彩叹息着说。

话说月月与大判来到了六欲宗山的弹杯洞,适逢弹杯道人外出会友。幸得一小童前去通报方才见着。月月与大判说明来意,弹杯道人取了井中之水道:“我与你们一同去吧!顺便把那俩个孽障也收了。”月月与大判千恩万谢,与弹杯道人一行急急的向地府走去。

这月月与大判虽然才去了几个时辰,在人间却半年之间。

每至夜晚,人间必会有那些即将做母亲而未能生下婴孩的女子嘤嘤哭泣。地府的枉死城更是一片凄凄惨惨,死的多,生的少,人间鬼狱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不消一个时辰,月月大判领着弹杯道人来了地府。那酒鬼阎王伸着懒腰,嘴里含混不清地嚅嗫着:“嗯,好酒,再来,再来,呃,喝多了,喝多了。”

弹杯道人见状,用左手扶住阎罗王的头,右手将杯中醒酒汤灌了下去,捏着酒鬼的鼻子,拍拍几下,醒酒汤便咕咚咕咚流进了阎王肚子。

喝下醒酒汤的阎罗王,眨巴着眼睛清醒过来。看到一众人等围在身边,不明就里便问大判:“怎么回事。”

大判道:“你喝醉了,从昨天睡到了今天。”

阎罗王疑惑的问:“我喝醉了,还从昨天睡到今天,不可能的事,不可能的事。”

回头看到弹杯道人也在,便拱手作揖道:“老道,你怎的有空来地府,难道我是被你灌醉的么?”

弹杯道人:“你个醉鬼,净说胡话,睡了一天,人间死了多少冤魂?我正事都管不过来,那有时间与你吃酒。”

阎王以询问的目光转向月月:“月月出什么事了?”

月月:“你喝醉了,黑白在人间为非作歹,四处收魂,还说是得了你的指派。”

阎王爷:“……?”

大判:“你自个儿去枉死城看看。”

阎王爷:“我几时给他们指派了。”

弹杯道人对月月说:“老鬼醒了,我也该走了,至于那两个孽障,我一会替你收拾了。”

月月忙起身作揖:“多谢道长。”

这时阎王忙起身道:“老道,不喝一杯再走吗?”

弹杯道人:“你个酒鬼,什么时候才能清醒清醒。”

阎王爷也不生气:“都说是人生不易,做鬼也不易,唉!就不兴喝几杯解解乏吗?”

弹杯道人并不理会老鬼,径直朝六欲山乘风而去。

孟婆的眼泪》(下)

话说老鬼喝下醒酒汤,清醒之后便朝枉死城走去。当他看到那些无主冤魂,大多还是些未成形的胎儿,也觉奇怪。叫来大判问道:“这怎么回事?不应该呀!”

大判道:“都是黑白干的好事,你看这些孩子还木有见到天日,便胎死宫中,子夜你去人间瞧瞧,许多本该做母亲的女人,还未与孩儿见面,就要面对骨肉分离 ,生死相隔,多少怨气,多少哭泣。”

是夜,老鬼果真携着一众鬼差来到人间。抬头是一轮皎洁的明月,天是干净的一片天,白云悠悠随着几丝风儿荡漾。

老鬼感叹:“好一个月光如水水如天!”

织女弄着云梭,嫦娥抛下彩袖,玉兔桂树下搗药,吴刚挥斧。天空宁静和谐而美好,天河汨汨流淌,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几丝白云自由的飘荡。

低头,四处传来哀哀的哭声。几处窗户亮着微弱的光,有妇女灯下抚衣伤心,口中唤着儿郎。

孟婆扶着大判不住的流泪:“造孽啊!她的孩子也是未谋面便遭横死,那定是为孩子准备的小衣服。”

大判也叹道:“这黑白跟疯了似的,这段时间四处抓魂,老鬼,你得严惩。”

老鬼自知有愧,唯唯诺诺的答应着。

众鬼差回到地府,地府不过一日,这人间也四季轮换。

一年里,人间又是多少生死。

老鬼来到十殿阎君处,翻看众生生死薄,却发现这一年里的轮回投胎乱七八糟没个头绪。死的比投的多出了好几倍,这不正常啊!所以才会造成枉死城里的怨气,是那些无人超度,无家可归的亡灵积压的鬼气。

老鬼将黑白无常召了回来,这黑白无常还不知错的嘻嘻哈哈互怼着。

老黑说:“都怪你昨天贪睡,收魂才几百。”

老白说:“哈哈,这有什么?只不过让他们在人间多停留一时半会几个时辰。今天我们勤快点,多收一些鬼魂回来就是了。”

“你俩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怎么胡作非为起来了,生死且由你们来定。”阎罗王生气地说。

黑白相互看了一眼:“老鬼这又不怪我们,是人在造孽,他们不让那些婴孩出世,说什么,什么计划生育?我也不知道人间在搞什么鬼。”

老鬼叹息一声说:“月月,大判,你俩个去人间走一趟,顺便把紫微道长请来,看看这么多亡灵,该给他们安排个去处。”

大判与月月领命而去,不多时也将紫薇道人请了回来。

老鬼上前一揖:“敢问道长,这人间搞的什么鬼,为什么会不让婴孩出世。”

紫薇道人:“他们说是人多了,资源不够,所以要控制人口增长,今年最为厉害,除去那些前世杀孽重的妇女不得生育,还有很多该做母亲都未能成功诞下孩儿的妇女。”

众鬼听曰,齐声叹道:“造孽啊!”

老鬼怒道:“真是没有天理了,谁给他们这样的权利,竟操纵人间生杀大权,点卯,你去把为首的捉来,我待好好审审。”

点卯应声领命而去。

老鬼回头又对紫薇道:“相烦老兄替他们超度一下,我与大判商议一下,该给他们安排个去处。”

说是安排个去处,无非是安排前去投胎,可这那有那么多机会啊?

既然没有那么多可以投胎做人的机会,那就让他们投生于富贵人家做猫做狗,享受荣华富贵,感受人间的冷暖与宠爱。

这边安排妥当,老鬼又去审判黑白。

这时点卯回来禀报,并抓到了为首的始作蛹者。他就是那个在人间为非作歹,信口雌黄的人,名叫铁牛。

初看外表,这铁牛到无什么特别之处,也无凶像,还有几分慈祥模样。在这人间,恐怕是不会将铁牛与伤天害理之事联系在一起的。偏偏此人一声令下,千万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殒灭。大判与紫薇细细一看,方才明白,原来此人心已缺损,一大半也被魔鬼噬去,那噬心魔正一点点的啃咬着他。

老鬼与紫薇不禁吓了一跳:“这,这,要是再晚些时候,恐怕此人也不是人了,若是被魔鬼控制,那就更难收拾了。”

既然抓到了罪魁祸首,就该严惩。老鬼将铁牛丢进了十八层地狱,任由恶鬼撕咬。待剩下一副血淋淋的骨架后,又提将出来丢进大鼎,待见黑暗的夜空忽然显现出一道白光,弹杯道人在空中念念有词,突然间抽出身后的宝剑,一声电闪雷鸣,一道剑光辟向铁牛。铁牛瞬间跌坐于地,一道黑烟自铁牛体内飘去,化为乌有。弹杯道人广袖空中再一抛一黑一白两条光影收入袖中,随着阵烟雾,弹杯道人消失在空中。

去掉了魔性的铁牛最后投在一屠夫家做了头黄牛。屠夫变态,每想吃肉时,便在肥膘处刀割一块,敷上些草药,待其伤口自然愈合。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因果有轮回善恶终有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只候鸟,雪里等待,只为心中那个不逝的春梦。
  • 回复
    • 雪候鸟4举人2018/12/12 18:03:47
    • 分享到:
  • 好文!好文! 月下命笔,再续干宝搜神篇; 疏影弹泪,重遂松龄聊斋愿!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0钻
  • 喜欢随兴小作,无拘无束,向往自由创作,写真实的自己。
  • 喜欢随兴小作,无拘无束,向往自由创作,写真实的自己。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200
  • 62
  • 478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