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花
  • 点击:10832评论:02019/01/06 22:18

1

直至今日,我依然还对梅花耿耿于怀。

我与梅花的相识源于她的一次告密。

那是我表哥结婚的那个寒冷的冬日。我冒着风雪,独自翻越了几座海拔一千多米的大山,第一次去到那个叫石羊洞的地方。

石羊洞是个比我们斜坡村还要小好几倍的由十几栋老木屋懒懒散散围聚而成的小山寨。

石羊洞这个村寨虽小,但素有“美人窝”之称。而天生就极具“异性缘”的我,仅仅只用了半天时间就跟这里的姑娘们打得火热。

每次我与那些年龄不等的姑娘们打闹嬉戏时,总有一个脸蛋俊俏的女孩躲在不远处频频地朝我们这边张望。好奇心促使我拐弯抹角地向身边的那些女孩打听她的情况。

“别理她,她怪得很。她从来不跟我们玩。”一个名叫春容的女孩似乎看出了一点端倪,便一边大声地提醒我,一边凶巴巴地挥手示意那女孩快点走开,。

我猜想那女孩大概听到了春容的那句话。因为我清楚地看到,那女孩在转身离去的瞬间,眸子里闪着一股恼怒的光。

那个女孩就是梅花。

很快我就见识到了梅花的厉害。就在当晚,正当我和春容及另外两个女生躲在一个叫窝呙的偏僻山沟里一边烤着篝火,一边唱着情意绵绵的山歌之时,十几个手拿木棍的年轻小伙子突然从天而降,把我们团团围住。

“你小子胆子真大,竟敢玩我们石羊洞的姑娘?”十几条木棍把青石板砸得“邦邦”响。我尴尬而惊恐地站在那儿,恨不得有个地洞钻。

如果不是我表哥及时赶来解围,那晚,我即使不被当场打死,至少也会被打成半残。

事后我才知道,是梅花向石羊洞村的小伙子们告的密。好在她后来良心发现,及时把此事告知了我表哥,我才得以免遭一顿揍。


2

梅花再次走进我的视野,是在半年之后。

那是我刚刚分配到米坝中学的第一天。教导主任在把七(1)班的花名册递给我之后,说了句令我摸不着头脑的话:“蒲扇,恭喜你中奖了!一个叫梅花的‘特殊’人才分在了你班。”

梅花?特殊人才?这个梅花是不是我半年前在石羊洞见过的那个梅花?她是哪个方面的特殊人才呢?我无比疑惑,很想问问到底是啥意思。可我还没开口,教导主任在嘻嘻坏笑几声之后转身走了。

此梅花确是彼梅花。开学那天,梅花怯怯地走进教室,在小声地叫了声“老师”之后,走到教室最靠后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好奇心促使我朝她走过去。我说:“你就是梅花吧!我们见过面的,你还认识我吗?”

梅花涨红着脸,抬眼看看我,又羞愧的看看周边的同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3

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天下午,梅花在留下一张写有“老师,我不读书了”的纸条之后,不辞而别,独自回家了。

我及时把梅花辍学的事情上报给了校长黄汶夫。黄汶夫拍拍我的肩膀,故作严肃地问我:“是你吓走了她的吧?”

我急忙申辩:“我没有吓她什么呀!”

黄汶夫哈哈一笑。说,她不读就不读吧!这样的女生留在学校,也是一个祸害。说不定她哪天也会把你这样的年轻男老师拉下水的。

见我一脸愕然,黄汶夫神秘地告诉我,说那个叫梅花的女生是个狐狸精,就在三个月前,她溜进她小学六年级语文老师的宿舍和那个已婚了的老师一起睡觉,被小学校长带人逮了个正着……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这难道就是我半年前所认识的那个梅花吗?

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4

梅花真的辍学了。

她后来托人捎信给我。说她父母早就不打算让她读书了。她开学那天去学校,只不过为了了却她去中学教室里坐一坐的心愿。她想不到会在教室里遇到我,更想不到我竟然是她们班的班主任。信末,她拐弯抹角地问我知不知道她过去的事?

我揣摩不出她写这封信给我的真正意图。只是隐隐觉得她似乎一直放不下她与六年级那个语文老师之间的那些事儿。

我没有给她回书信。只是委托别人捎了句话给她,大意是信已收到,希望她好好生活。

我不知道她是否收到了我捎去的口信。因为就在我捎话给她的第三天,我从春容那里听到了她已经去芷城某歌舞厅做伴舞的消息。


5

再次见到梅花,是在七年之后。

那时的我身份发生了变化——我回斜坡村做了村主任。

我是在我堂哥的婚礼上见到梅花的。

梅花还认得我。在见到我的第一眼,身穿婚纱的她一脸意味深长的娇笑:“你该叫我嫂子吧?”

梅花是我那位从十六岁就开始“跑江湖”的堂哥的第四任妻子。我不愿去猜想她和我那位油嘴滑舌的堂哥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罗曼蒂克”的故事,我只好奇一向口无遮拦的堂哥这次为何能这般守口如瓶——直到举行婚礼这天才向所有亲朋好友揭开“新娘”神秘的面纱。

我说:“梅花,你真行,我居然得叫你嫂子了。”顿了顿,我好奇地问:“怎么就不见你娘家那边的人来参加婚礼呢?”

梅花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她没有回答我。在轻轻一声叹息之后,她走开了。

我隐约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6

蜜月还没过完,堂哥又外出“跑江湖”去了,而梅花却留在了家里。

我家与堂哥家只隔了三十几米远。梅花有事无事总喜欢来我家坐坐。好些时候我想跟她聊点自己一直感兴趣的话题,比如石羊洞当年那些小伙伴们如今过得怎样?她和我堂哥是如何相识的等等……每当聊到这些,梅花总会左右而言他,马上扯开了话题。

梅花大概在斜坡村住了四十来天。这期间,我和她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流。但我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就在我堂哥回来把梅花接走那天,我与梅花有染的流言蜚语铺天盖地般传遍了整个斜坡村。令我尴尬和恼怒的是,那些散布谣言的人都振振有词——特别强调这件事是梅花亲口说的,甚至连我一共欺负过梅花几次都说得明明白白。

所有的村民都在背地里对我指指点点。而我的准丈母娘听闻此事后则气势汹汹地带着一帮人来到我家找我理论。

我有口难辨,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这些话真是梅花说的吗?若是,那她的真正意图是什么?我与她之间并无何冤仇,她凭什么要这般诬陷我?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隐约觉得事情一定不会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7

迫于舆论压力,我不得不主动辞掉了村主任的职务。

而原本打算在当年冬天与我结婚的女友也哭哭滴滴跟我分了手。

万念俱灰的我选择了逃离,逃离了斜坡村那个是非之地。

我独自南下,最终漂泊到了深圳。

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断绝了与任何熟人的联系,把自己封闭在自我的世界里。我努力地工作,同时也努力去淡忘过去的一切不愉快。理所当然,我也在努力淡忘与梅花有关的记忆。

但这样的平静生活在2004年冬季的某一天被打破了——有人带信给我,说是有个女人在工厂门口等我。

我走出厂门,远远就看到了一脸憔悴的梅花。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惊讶之余,我用戒备的眼神盯着梅花。

“干嘛这么凶巴巴的?难道还在生我的气?你怎么不问问我究竟来找你干嘛呢?”梅花走近我,说这话时,她的目光有些游离。

“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我冷冷冰的。我预感来者不善。

“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梅花并不因为我的冷漠而有何不快。她朝我妩媚地浅笑了一下,同时顺势伸过手来拉我的衣袖。

我轻轻地推开她的手。迎着她含情脉脉的目光,我的心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我摊摊手,问:“你带我去见谁?是我堂哥吗?”

“不是他。我和他早就离婚了。”梅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你愿意跟我去见那个人吗?”

“你和堂哥离婚了?你究竟要带我去见谁?”我无法继续掩饰自己的惊讶。

梅花没有直接回答我。她只是说,你去了就知道了,反正是一个你认识的人。

她再次问我到底去不去?我稍稍犹豫了一下,说,去就去吧。


8

我跟随梅花来到她租住的地方。

打开房门,一阵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我正欲后退,梅花已经“嗙”的一声顺手把门关上了。

“梅花,你……你想怎样?”我本能地脱口而出。

“哈哈,蒲扇,看来你是个胆小鬼。我想怎样?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就带你来看个人嘛。”梅花一边说,一边推开了里间卧室的房门。顿时,一个血肉模糊的男子横卧在地板上的画面映入我的眼帘。

“他是谁?为何会这样?”我惊恐万分。

“黄汶夫你总该记得吧?”梅花咧着嘴笑,那诡异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黄汶夫我当然记得。他就是当年告诉我说梅花是个狐狸精,说梅花曾在六年级时主动钻进已婚语文老师被窝里去的那个米坝中学的校长。梅花当初仅仅米坝中学读过半天书,按理说她和黄汶夫应该没有什么交集。更何况,正常情况下,此时黄汶夫应该在家乡的学校里上班才对。他怎么会突然以这样血腥恐怖的画面出现在梅花的房间里呢?


9

我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样逃离梅花的租屋的。但我清楚地记得梅花对着黄汶夫的尸体朝我狂笑的狰狞模样。

就在我逃离了租房不久,梅花拨打了报警电话。等警察赶到现场时,梅花本人也早已自杀身亡。

后来警察告知我,从梅花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份长长的报复名单,其中有她的亲人,但更多的是一些与她有过瓜葛的老师,而我的名字赫然在列。

警察还告知我,在短短的半个月内,黄汶夫是第三位死在梅花手里的人。种种迹象表面,她原本是把我列为第四个下手对象的,可不知为何她最终放了我一马。

黄汶夫的死因,有诸多版本。

黄汶夫当年在米坝中学的名声并不好,坊间有他经常祸害年轻漂亮女学生的传闻。至于他和梅花之间究竟发生了一点什么,却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10

在我堂哥的葬礼上,我成了众人奚落的对象。

梅花死后的第一百八十天,我堂哥也莫名其妙地死去了。此时这距他与梅花离婚刚好两年时间。我堂哥是慢性中毒死的,很多人都怀疑他的死是不是与梅花有光。

就在我堂哥下葬那天,我做了个噩梦,梦境中梅花指着我的鼻子说,蒲扇,你当初让人捎话给我,说你听很多人说我是烂货。劝诫我说一个女孩子要讲自尊。这事对我刺激很大。不过,你说得对,我确实是烂货,早在我读四年级那年,我继父就玷污了我的身子。后来去中心校住宿,几个老流氓又多次欺负我。每个欺负我的人都说我长得漂亮。可长得漂亮有错吗?我当初委屈自己嫁给你堂哥,除了想利用他来替我报复那些我想报复的人之外,主要还是为了便于接近你。蒲扇,我不能容忍任何人嘲讽我看不起我,更不能容忍有人骂我是烂货。所以,我一度想找机会报复你。蒲扇,那天,我原本产生了把你也拉去给我陪葬的念头,但后来想想,你和黄汶夫他们那些没良心的恶人比起来,不知要好多少倍。所以我最终心软了——在关键时刻放了你一马。

蒲扇,我饶了你一条命,如果你懂得感恩,那你今后就要好好地生活……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畸形心态报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9
  • 329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