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有第三只眼(短篇小说)
  • 点击:2406评论:02019/01/21 17:56

1

我是个孤独者。我越来越觉得自己与这座喧嚣的城市格格不入。

但厌倦归厌倦,为了生存,我又不得不强迫自己耐着性子在这个浮躁的城市继续苟活下去。

最近我实在有点烦。我烦别人,更烦自己。原本以为从形式上解除了那段维持了十五年的名存实亡的婚约之后,我会得到某种解脱,但事实上,我目前的烦愁更甚——不管是张眼还是闭目,我的心,我的脑子都乱如麻。

唯一可以暂时缓解我焦虑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到野外去爬山。

我经常独自一人去爬的那座山叫象头山。

只要一到周末,我就条件反射般往山里跑。很显然,我似乎迷恋上了象头山。

大象很大,以大象的身体部位来命名的象头山很险很高。

位于北回归线上的象头山群峰叠翠,遍布绝谷幽岩、仙壁神石,宛如一幅险峻秀美的天然画卷。

但,这都不是它吸引我的真正原因。

2

吸引我的是鸡冠湖。

极少有人知道象头山的腹地里有一个叫鸡冠湖的地方。

鸡冠湖其实不是湖。它只不过是一个二三十丈见方的溪涧幽潭。它的位置极其隐蔽——在离象头山主峰蟹眼顶不到500米处的幽谷中,三条小溪从乱石中蜿蜒而下,潺潺流水交汇于一株人形的千年古树之旁,形成一个鸡冠形的大水潭。碧绿的潭水如一面深不可测的魔镜,倒映着四周嶙峋怪石斑驳的影子,给幽深的山谷增添了几分神秘莫测。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已经记住鸡冠湖了。

让我知道这个星球上有鸡冠湖这样一个神秘之所在的人是琴琴。

二十年前,我还很年轻。年轻的好处就是不会缺少爱情。琴琴就是当年我只身漂泊到深圳时带给我第一份所谓爱情的女孩。

我与琴琴的认识极富戏剧性。

那大概是我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坪山的第八个午后。我正漫无目的地在坪山影剧院一带闲逛,伴随着刺耳的汽车喇叭声,有人惊呼:查暂住证的人来了!我于嘈杂声中惊恐地回头四顾,才发现广场的几个出口都早已被一群穿治安服的人拦住。急迫之下,我疾步移身到离自己最近的那家报刊亭,来不及跟报刊亭老板打招呼,我推开门,一头钻了进去。但刚把门关上我就傻眼了:报刊亭老板的双脚旁分明还蜷曲着一个一身红装的满脸惊恐无措的女孩。“还犹豫什么,快靠过去。”好心的报刊亭老板用脚尖轻轻地踢了踢我,示意我靠近那红装女孩。我只得爬了过去,毕竟,在狭窄的报刊亭里,只有那红装女孩蜷曲的角落才是稍微隐蔽一点的地方。在冲那红装女孩尴尬而无奈地一声苦笑之后,我也蜷曲着身子,紧紧地靠在了她柔软的身上。

那红装女孩就是琴琴。

在好心的报刊亭老板的帮助下,我和琴琴有惊无险地躲过了一劫。

事后,报刊亭老板说我和琴琴挺有缘,如果我俩日后真的走到一起了,一定要记得来感谢他。

3

报刊亭老板当然只是随口说说玩笑话。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向报刊亭老板道谢后,我与琴琴不约而同地走向了对面的坪山公园。

“你信缘吗?”琴琴问。问这话时,她一时看看我,一时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

我点点头。说,我信缘。

我没有说谎。直觉早已告诉我,面前这个叫琴琴的清纯可爱的女孩就是我苦苦等候多年的那种感觉。

那天,我和琴在坪山公园逛了一整下午。我们聊缘分,聊人生,聊未来,也聊各自内心的落寞与苦闷。最后,我们竟然不约而同地聊起了诗歌。琴琴说她喜欢写诗,喜欢写一些只有她自己才看得懂的诗。她问我喜不喜欢诗歌。我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个与琴琴套热乎的好机会,于是便说:“虽然没有写过诗,但我很喜欢诗歌,很佩服会写诗的人。据我所知,喜欢写诗的人心灵都非常纯净,也致力于追求完美。而你,正是这样的人。”

琴琴盯着我笑,说:“你真会夸人。别谦虚,你其实也是诗人。”

4

不知道究竟是因为琴琴的话太有魔力,还是因为我原本就具有“诗人”的潜质。那晚,我竟然伏在“十元店”的硬硬木板床上,写出了自己此生的第一首诗歌。在那首《无题》的小诗里,我是这样记录我与琴的相识的:1998年的2月14日/天蓝/风寒/萧瑟的树影被孤独的残阳削尖/多像我行囊里那半截废弃已久的铅笔/汽笛唤醒了春意/枯瘦的欲望/不再苍白无力。冰封的记忆里/隔空回响着叹息/倒流的寒潮禁锢不了思绪/浓眸点燃了诗意/灵魂也变得格外任性……

第二天一见面,我就把这首杂乱无章的小诗念给琴琴听。琴琴双手托着下巴,平静地看着我,默默地听着。

“蒲扇,你果真是个诗人。”琴琴莞尔一笑,眸子里闪过一道光亮,但脸色随即又黯淡了下来:“昨晚我也写了一首诗,不知你想听不?”

“我当然想听。”我有些迫不及待,也就没有留意琴琴表情的变化。我甚至还一厢情愿地以为,琴琴一定跟我一样,把我们在2月14日这个特殊日子的邂逅写进了诗行里。

琴琴避开了我柔情的目光。她转过身,若有所思地抬眼看看蓝天,然后再看看不远处如织的行人。

沉思了许久许久,她才缓缓地回过头,用夜莺般悦耳的声音吟诵起来:总有这样的夜晚/你醒着/门关着/思绪杂乱无章/绞断了无数根神经/欲望,被不小心撬开一个缺口/记忆,碾成了碎片/摘取哪一段/都颠沛流离……总有这样的夜晚/你醒着/门关着/一声叹息击穿了面具/一个辗转暴露了私欲/黑暗无孔不入/未来也成了黑色的话题……2月14日/你醒着/爱情睡着……

5

一字一句,深深撞击着我敏感的神经。尽管我并没有完全听懂琴琴的小诗,但琴琴的诗引起了我情感的共鸣。直觉告诉我,琴琴这些感伤的诗句背后一定有着凄美的情感故事。

琴琴根本就没有在诗行里提及我们在2月14日里的这次际遇。很显然,我与琴琴之间,仅仅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偶遇。而我,只不过一厢情愿地给它添上了子虚有的“浪漫”色彩而已。

虑及这些,我难免有几分失落。

失落之余,我对琴琴的过去产生了好奇。好几次,我都试图与琴琴聊一聊彼此的过去,但琴琴看穿了我的心思,每一次,我才刚刚开口,她就立即转换了话题。

在我们第五次见面的时候,琴琴一开口就问我:“蒲扇,你知道什么爱情吗?”

我本能地点了点头。或许,我对琴琴的一见钟情就是所谓的爱情吧!

但很快,我又不自觉地摇了摇头。我扪心自问:“我对琴琴的一厢情愿能算爱情吗?”

最后,我只得老实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对于我的回答,琴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她撅嘴浅笑了一下,目光显得有点飘乱和迷离。

“那你相信爱情吗?”琴琴看看我,然后又若有所思地抬眼看看天空。她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问她自己。

“我当然相信爱情。”我回答得十分肯定。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话音未落,我就顺势拉住了琴琴的芊芊细手。

琴琴长长地苦笑了一声,尔后轻轻地推开了我的手。

我尴尬地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琴琴看出了我的难堪。她蠕动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那天,我和琴琴就这样尴尬地在坪山公园的草地上呆坐了一上午。

除了偶尔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什么也没有说。

直到临别时,琴琴才把一张攥得皱巴巴的纸条递给我,说,这是我今天早上才写的几首小诗。你不是想了解我的过去吗?或许,这些文字里面就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我还未反应过来,琴琴已一溜烟跑远了。只剩一个怅然若失的我拿着那张皱巴巴的纸片呆愣在原地。

我展开纸片,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娟秀的字迹:《爱是一面镜子吗》谁能抓住/爱情嘲笑你我的声音/没有所谓的舍得舍不得/往往任性的一转身/就无奈地送别了一个安稳的梦境/我们都不可再嘲笑爱情/就当我是你的投影/欢喜也罢/苦笑也罢/毕竟镜中还有一个像你的我/毕竟梦中还有一个像我的你……《如果有第三只眼》如果有第三只眼/我们就不会在这个没有风花雪月的日子/尴尬地撞个满怀/我们就不会在暧昧的霓虹灯下/铭刻迷乱得幼稚可笑的誓言/如果有第三只眼/我们就不会被“灵魂附体”的谣传/所迷惑/我们就不会在颠乱的季节无节制地延长/虚拟的快乐/如果有第三只眼/我们就不会辨不清/天的颜色/风的方向/我们就不会因沉溺于各自颠晃的影子/而找不到去留的理由……《如果没有如果》如果/不是那一天/我们都错把那场太阳雨/当成了一个漫长的季节/我们就不会捧着阳光的碎片取暖/就不会蹒跚地撞进彼此的视线/如果/不是那一天/我们在鸡冠湖边/迷失了从前/如果/不是我/还痴人说梦般地对着你的影子诉说昨天/我们就不会/就不会跌进情感的深渊……

琴琴的诗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弦。但我依然读不懂琴琴的诗歌,依然无法知晓隐藏在诗句背后的那些故事。不过,我敏感地从字里行间捕捉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琴琴的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或许与一个叫“鸡冠湖”的地方相关。

那晚,我失眠了。我是如此的渴望走近琴琴,如此的渴望了解琴琴,但显然,琴琴早已心有所属。一遍又一遍品读着琴琴留下的那些晦涩的文字,隐约中,我似乎预感到了一点什么。

我的预感是准确的。

第二天,琴琴没来见我,第三天,琴琴依然没有来……就这样,琴琴悄无声息地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这都早已在我的预料之中,但我还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琴琴的离去,带走了我所有的诗情。为了能再次偶遇琴琴,在那之后的几年里,我几乎每天都要到坪山影剧院附近去走一走。

但除了失望还是失望。我从此再也没有遇见过琴琴。

6

我足足花了5年时间才从琴琴的影子里走出来。

为了新生活,更为了忘记琴琴,5年后的那个2月14日,我闪电式地跟一个名叫青的本地女孩结了婚。婚后第二年,青独自去了澳大利亚,而我则沦为每天照顾其父母起居生活的廉价“男佣”。为了孩子,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我以最大的忍耐,一直和青维系着一份名存实亡的婚姻。

我和青是在2018年2月14日那天正式解除婚约的。青选择了这样一个浪漫的日子来作为她和她的新欢的新生活起点。而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日子,则于不经意间把我拉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段记忆里——我又想起了琴琴。我甚至异想天开地做起了白日梦——如果哪一天,我和琴琴再次在某个地方相遇,那将是怎样的一种醉人的浪漫?

这种漫不着边际的遐思并没有带给我好心情,反而加剧了我对现实的悲哀。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烦躁,感觉生活越来越无趣。我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厌倦了现实生活。

我想到了逃离。

我狼狈不堪地逃离了深圳。

我漫无目的地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每到一个新地方,我都要花上一两天时间去附近的主要景点走一走,借以驱散自己心中的苦闷与烦愁。我花了将近一年时间,独自在大江南北逛了一圈。2019年1月初,我又兜回到了珠三角。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4
  • 2880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