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狮
  • 点击:8119评论:22019/01/28 12:32


(一)

“族长,确定好人选没有?族民们都在外面等候你公布消息呢。”满脸络腮胡的陈水发眼瞟闹哄哄的屋外又折回头朝犹豫不决直吐旱烟的陈光宗问道。

已经第三天了,也是最后一天,族委室里,关于谁两人护送木狮去狮头山的人选陈光宗仍旧没能确定下来,他所顾虑的问题是:该不该让陈平和陈阿呆去!按照族规,今年轮到陈茂德和陈友仁家派人。可是陈茂德年过不惑膝下只有个独女陈平,而护送木狮的人向来都是男子,陈茂德是心有不服,因为有人借此更加对他冷嘲热讽,于是便找了陈光宗,希望能破例让陈平去。

陈光宗也想帮他,陈光宗自小和陈茂德要好。记得有次,陈光宗在河里抓鱼不慎溺水昏晕过去时,还是陈茂德看见舍身下河将他救起并送至医院,到现在一二十年过去,他仍觉得欠了陈茂德巨大的人情,可是如今他想破了规矩,无疑是遭到多数族人的反对。说什么女人送狮必定不详,会给族人带来灾难,护送木狮到狮头山求的就是来年风调雨顺,族人安康。

到夜间时,虽然屋外的人群早已散去,可寒风却呼呼的响了一波又一波,就仿佛同时有两派人家在拼命地催促陈光宗,一派是陈茂德家,一派是多数人家——他自己呢,倒是介乎中间;而室内就像打了一剂又一剂的喷虫剂,桌上的烟丝烟嘴烟灰缸里挤都挤不下,直飞的陈光宗身旁到处都是——烟嘴几乎都是多数人家送的,陈水发也是问了一遍又一遍,急的抓耳挠腮,不时地踱来踱去。后来陈光宗终于想到个法子,他像是下了个很大的决心似的,猛的站起身对陈水发说:

“去把陈平和陈阿呆叫来。”

“怎么,决定派他们去?”陈水发有些捉摸不透的问。

陈光宗没有作声。陈水发再瞧了瞧陈光宗坚毅的眼神,就已猜到八九分了,他太了解陈光宗了,像是这么为难之事,如果他不有意,早就决定了;如果有意不说,定是在思量着什么,于是也没再细问,便连走带跑似的去了陈茂德和陈友仁家,好似一阵疾风。

不一溜烟功夫,两个略显木讷的年轻人就到了族委室,站在陈光宗的身前。只见陈光宗目光严肃的对他们说:

“叫你们来想必你们也知道了什么,你们听好了,尤其是陈平,你是个女孩子,原则上是不能让你去送木狮,但是,”陈光宗看了眼他们身后的陈水发,继续说道:

“考虑到规矩终究是人定的,为了公平合理起见,我决定破例让你去,前提是你们必须抬得动木狮,且需完好的安放在狮头山山顶。”

两个年轻人都没有回答,但是望着陈光宗点了点头。

“好,现在你们跟我去族庙,拜祖,试抬木狮。”说着,陈光宗领着陈水发、陈平、陈阿呆等人显得有些偷偷摸摸的朝祖庙走去。众人皆知,甚至连族里小孩都知,抬动木狮是要族长请上所有族老、族民代表在清早隆重举行的,缺一家没派人去都不行,自有送木狮这个传统以来,似乎也没破过例。

陈光宗手里的族庙钥匙,就像他们几个人一样,也是偷来的,但不是陈光宗偷的,而是陈茂德放利让保管钥匙的族老的儿子代偷的。

族庙坐落在青峰山下,位于族子的后西北方,地势略高,旁边还住有几户人家,他们几个走的尽量很小心,生怕惊动人家造成不必要的烦扰。他们避过了族庙旁住户灯窗的注意,却避不开黑夜中眼冒青光的家犬的视觉。很快的,四周内、甚至整个族子的家犬似乎全都吠叫起来。惊动了几户人家,但却没人出来看究竟。他们的耳朵是很灵准,只要听到狗叫声就能分辨出外人在屋外还是在屋内。

几个人在族庙前两尊大石狮旁稍定了会神,便走到族庙屋檐下,这是栋琉璃瓦顶,清水面砖,大理石板造的建筑,至今已有上百年历史,唯在战火后稍有修葺,这会子,正要开锁时,陈光宗还是突然问起:

“你们可想好了?”

陈平和陈阿呆依旧没有回答。其实思绪早就波澜起伏。因为在此前他们听说过太多有关送木狮的事迹。有的说木狮特别重,要是抬不起便会伤到人;有的说木狮有灵性,心正的人抬起来就轻;还有的说抬到半路人都不见,要换人去抬;更有甚者,说木狮会化作真狮子,总之,众说纷纭,皆因除了抬木狮的人和修缮木狮的人外,其他人是不能轻易碰的——陈光宗算是油然道出了自己心声。

他们拜祈了祖灵后,遂来到木狮房。只见那木狮高一米三,长一米七,宽六十六,是黄澄澄亮晶晶,生龙活虎,栩栩如生,细致的传神;其中狮身腹下左右刻着许多横凹条,陈平和陈阿呆数来数去,有一百零七条。

“别数了,等到你们明年将木狮抬回来时,又会刻上一条的。”陈水发说道。

“水叔,这木狮是用什么做的?”陈平问道。

“八十一根粗苦楝子树,水泡、打蜡、合成再打蜡四十九天做成。你们现在看到的,已经是修复了无数遍。”

“哦,那眼睛呢,怎么这木狮会没有眼睛呢?”陈平突然注意到木狮的眼槽是凹空的,感到有些奇怪。

“多嘴!”陈光宗骂道。“眼睛在个樟木盒子里装着呢,没到狮头山顶前是不准安的。好了,别再疑问来疑问去了,架好麻绳和竹杠后你们俩就试试吧,总算我尽心。”

就在陈平和陈阿呆一前一后正要抓起竹杠试抬时,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由木狮房门口窜了出来:

“慢着!”说话的是住在族庙下陈春德的女儿陈静文。这丫头片子平时极为文静,没想到这回鬼灵鬼灵,竟然语出惊人。

“你怎么来了?你爹呢?让他知道还得了。”陈光宗有些慌张起来。陈春德是最反对陈光宗起用女的送木狮,为此他们大吵过好几回,尽管他和陈光宗还沾着姻亲,他老婆是陈光宗的堂妹。

“族长伯伯,放心吧,就我一人,我也想试试啊!”

“你?!回去!有你什么事!”陈光宗望着有些撒娇的陈静文仿佛舒了口气道。

“是没我的事,你都给陈文破例了。”陈静文有些执拗起来。

陈平看了看陈光宗,又看了看陈水发,把手中的竹杠放下,那意思是希望能让她好姐妹试试。

“就让她试试吧,反正也是陈平去。”陈水发缓和着气场说。

陈光宗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由着陈静文去抬了。可是陈静文刚使劲将竹杠放上肩,就直喊的疼,疼,疼.....她朝陈平挤了个眼,陈平心领神会,接过竹杠,顶上肩。她觉得还行,倒是陈阿呆咬牙在心里叫重,不过是走了几圈遂通过。

陈光宗和陈水发看了总算有些放心下来,遂叫大家都回去休息,明早好准备举行正式拜祖,抬木狮上路。

次日清早,陈光宗通知了全族人都到族庙,一应准备齐全时,就差一个保管族庙钥匙的族老家人还没到。众人在族庙前搓手哈气,纷纷议论着今年会派谁去送木狮,倒是显得不那么冷了。只剩保管钥匙的族老家显得火急火燎,这么大的事,全族人代表就等他们一家,老头子显然是脾气上来了,气得吹胡子瞪眼,就是找不到钥匙在哪。后来还是他儿子趁他乱不注意,偷偷将钥匙丢在他藏钥匙的床角底下,假装扫地给扫出来——直叫他是有气无处发的急匆匆赶到族庙。

等到木狮仪式开始时,陈春德却跳了出来:

“乡亲们,都听说我说两句,陈光宗骗了我们,这次送木狮的人早定的是陈平和陈阿呆,我就想当着众人的面问问,派个陈平去是什么意思,难道族里没有男的了吗?”他这话说完,族庙底下人群激愤,虽也有指责陈春德唐突的,但多是争论陈光宗处事失利,会造厄运祸害大家,有的甚者叫嚷着要他族长下台。

人心浮动,陈光宗也不由的心下一惊,虽然早预料到场面会是如此,但是绝没想到是陈春德制造。他稍稍心定下来,便也当着众人的面回问道:

“你怎知我定的是陈平?”

“昨夜我见...”陈春德正欲脱口而出说“昨夜我见我女儿和陈平在木狮房里试抬木狮。”立马就变口了:

“我,我,我猜的,不然还会是谁?你说啊,你说啊,要是像往年你早就公布了。”陈春德猛然变得有些口吃胡搅蛮缠,他是哑巴吃黄莲。

陈光宗看了眼陈春德又气又亏模样,好气又好笑,然后安稳的说道:

“乡亲们,正如陈春德所说,今年送狮的人的确是陈平和陈阿呆,可这又有什么错呢,我也知道族规是男人送狮,可是为何用女的呢,我们都是人,谁还没个私心,就像你们,你们当中肯定也存在有女无子的,将来若是轮到你们家呢?岂不是被人戳痛又添伤痛。凡事都有第一次,难道没儿子的人家就要被人嘲笑至死吗?所以,我的想法是,总的规矩不变,传统也不丢,但是轮到谁家,没有儿子的女儿照样可以顶,这不仅是为了我的好朋友兼救命恩人陈茂德,也是为了将来更多无子的人家,瞧不起女人,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能做到自己持家,站出来再跟我说话。最后,我还想表明,有人想看我笑话,也有人说我这样做会祸害族里遭报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向上天告明由我独自承担,哪怕像有的人说的现在就辞去族长职务,乡亲们,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陈光宗说完,众人都不议论了,甚至连带头跳出来的陈春德也呆呆的站着不说话,安静了好几分钟后,人群中突然有人鼓掌起来,紧跟着,热烈的掌声响起来,陈光宗猛然感到天一下子亮了起来,他笑了,他望着人群中的笑脸,他落泪了,要走出一步是多么不易啊!他感慨着。

这次送狮仪式显得尤为热烈,甚者比往年都热烈,到后面人越来越多,族人们都争相拥挤着想看看女子是如何将木狮抬出去。他们送着陈平和陈阿呆过了一座桥又一座桥,翻了一座山又一座山,终于都一一褪去,剩下的,更漫长的路还得他们独自去走。

(二)

天气越来越寒冷了,不巧陈平和陈阿呆正被困在一个渺无人烟近似原始森林的森林中,因为他们走实在的太慢了,一个瘦弱的阿呆,一个为家而扛的女子陈平,加上一副越来越沉重的木狮单子,显然跟两个青壮年男来比不了,起码身体素质上是比不了。这天夜里,竟然下起罕见的大雪,陈平自小到大,从没见过如此大之雪,虽然她也生长在西北寒冷之地,可这么大的雪听都没听过,那厚厚的大雪,像几层鹅毛似的铺天盖地下来,把森林挺拔粗壮的树木都压得垂头丧气下来。这个时候,陈阿呆生病了,似乎是感冒,似乎又是咳喘,总之两者兼有。他哪里还抬得动木狮,走路都走不了——这也难怪,那雪下得山地到处都快淹没到膝盖,就算是空身都行动不便,这时陈平才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要用苦楝子树做木狮,一来它木质轻,一来它耐湿寒。他们被迫在一个土洞里,也可以说他们幸运避在土洞里。

几日下来,陈平除了找柴做饭,还要找草药给陈阿呆。陈平的爷爷是学过医的,所以陈平略懂些,能分的出山中那些是药材,那些是毒药。可是陈阿呆一天天下来,吃了好多草药也不见多大好转,这可就把陈平给难住了,她自己的身体也是感觉明显在下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得去更远的地方找食物与草药。她艰难的跋涉在雪层里,走过了一片又一片的丛林,有好几次,她都差点陷下去爬不起来,终于,她走出了茂密的森林,来到平原地。那里有菜园、有马路、有村庄人家,她闻到炊烟袅袅的气息,她精神起来了,她买了些药和食物重返森林。然而她走了一天一夜,楞是没找到山洞位置。她一下子瘫坐在雪地,她意识到自己竟然迷路了,“这下遭了。”她心想,“陈阿呆还等着我回去医治呢,我却找不到路了。怎么办?”她绞尽脑汁地想着,出去森林再求救是不可能了,万一再迷路两个人都完了。她只有循着记忆借着方向去找。她记得出来时土洞周围有片松树群,而自己身处的位置又是杂乱的树木,她想了想,决定循着家的方向西北方去。因为他们一路走来,似乎没有转过多大的弯。她浑身裹得就像是个野人背着麻布野兽在迈走。黄昏的时候,她在一处水源地意外的发现一个身披蓑笠的人,临近了瞧,好像是在森林外村庄里见过,于是向他求助,希望能帮忙找到那个土洞,同伴。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木狮周公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1/29 16:25:44
    • 分享到:
  • 故事很感人,一个族群 ,一份信仰,一种坚持。
  • 感谢阅读!祝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爱好文学,爬山,交友,打球;喜欢写关于灵魂深处的文章。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3600
  • 17
  • 187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