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房日记
  • 点击:9865评论:102019/01/30 11:39

我知道自己只是这世界的毫末之微,但是我想我有必要如实地记录我的生活。

——题记


2018.7.16

这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

下了班,去坐车。

南山到五和,公共汽车一般是一小时二十分钟左右(不堵的情况下),但早晚高峰时,公共汽车摇摇晃晃走走停停,出南山穿福田过龙华至龙岗,怎么也得两小时,自从调去南山上班,每天皆重复着这样的旅程。

那天也是如此,摇到了租住的村口的公共汽车站,下来数步而已,就进了村里的主马路,这条马路其实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美食街,此刻正熙熙攘攘烟火缭绕。

八九点左右,正是下班归来的高峰,大部分人在工作了一天后都不太愿意再下厨,顺路随手拎点什么回去晚饭也就解决了,所以路旁每个小店摊位都生意红火,老板们皆汗流浃背手忙脚乱地忙活着。

在车上摇了这么久,此时唇舌是没有什么欲望的,肚子却很实诚地抗议着,目光左挑右选了一通,最后还是走进那间四川麻辣烫小铺,挑拣了些蔬菜,看年轻爽利的老板娘把它们放进一个铁捞箕,又将捞箕放进一口沸腾着的大铁锅边缘挂了,那边缘尽是挂的捞箕,荤素皆各不同,天南地北来的人点了这天南地北的口味,却又在一个锅里烩了,也是奇妙。少倾,箕出入碗,加汤.蒜蓉.剁椒.香菜,绿的白的红的碗里皆备,拎回蜗居。

走至电梯口,却见一些邻居正围着墙上的一张通知看,边看还边热烈地议论着什么。

那个位置是房东惯常贴通知的地方,什么水费上调何时停电诸如此类,大家从来都是一瞄而过,今天这种情形颇为奇特,引得我也好奇从侧面探头一看,原来那通知是这样的:

本楼将于2018.8.31交付于征收方进行全面改造,特通知各住户提前找房,并最迟于2018.8.31搬走退房。

看完,我心里一沉:终于,还是要搬家了。

第一次来深圳应是2003年初春。

在广州中转时,那双在湖南保暖舒适的靴子来到岭南却闷热得难受,于是在广百买了双轻便的白色休闲小皮鞋换上。后来来深圳大概呆了四五天,正宗外地人模式,首先是逛了世界之窗,然后在熙熙攘攘的华强北排队了一个多小时吃了某著名拉面,又在东门茂业买了些衣服之类,那时东门茂业买单的队伍直排到了天桥上,东西不要钱似的,最后逛了上下沙之类区域的服装展厅,因为来深圳的目的是找个合适的服装品牌做代理。

呆了那些天,最后没有谈成代理品牌,又折返广州,第一次来深圳的几天也就不咸不淡地结束了。

而到了广州后才半日,我惊讶地发现那双在深圳穿了四五日还洁白如初的皮鞋已经变得灰蒙蒙的,怎么擦还是有点淡淡的印子,于是心里对深圳的印象骤然好了几百倍,所以2012年我决定另外选个城市工作生活的时候,便直接来到了深圳。

转眼,我在这城市已经工作生活了好几年,也先后换过几个住处,却以现在的和磡村住得最久,2014年中从朋友手里转租过来,已经住了三年多近四年的光景了。

其实这期间因为工作地点变动也动过搬家的心思,也曾经去找过房,后来还是没搬,只是因为舍不得这个房间的好阳光,现在倒好,得被强制搬走。

看着通知,心里胡乱想着,呆在电梯口听邻居们议论,陆续归来的邻居们看到通知也都集在电梯口有点茫然,据说收购这栋楼的是某科,是收去重新装修做公寓出租,可问题是这么大栋楼这么多人一下子得搬去哪?这个问题好像没有人替我们思考。

浑浑噩噩地进了电梯上楼回到房间,对麻辣烫已经没有什么兴趣,把打包盒搁在一边放下包,躺了好一会才起来。又梦游似的走到小阳台上,看那边马路上车来车往,发了会呆再回到房间,吃完已经凉了的麻辣烫,冲了凉洗好衣服再回到床上时,已是次日时间。

躺着躺着,忽然浮出些侥幸心理,于是拿起手机给房东发了一条信息:老板,那个搬家的通知是真的吗?

其实,微信里那个房东也并不是真正的房东,真正的房东据说在深圳各处有十几栋这样的楼,房东是真正的房东的亲戚。两口子,男的是潮汕人,负责抄水电表搞修理另兼保安会计,女的四川人,面目尽管不怎么修饰,还是看得出曾经的秀丽,经常可以在电梯里碰到她带着孩子提着块豆腐或几根香蕉一把青菜什么的,过三两天她会在电梯里放上一桶水,挥动着一个秃拖把从十六楼一直拖到一楼。

他们有三个孩子,大的高中,小的还在读幼儿园中班,我一次笑问她嫁了潮汕人是不是必须追男丁?她无奈地摇摇头说:原来不知道潮汕人是这样的,好不容易第三个追到男孩,还嫌一个太少!那架势还有被逼追老四的可能。

手机没一会就响了,一看正是房东回复的信息,房子确认无疑是要被收回了,而且他也无奈地说:我也没地方住了,孩子上学还不知道怎么办,麻烦得要死!

得到这样的答复,侥幸全无,希望彻底破灭时反而放心了,居然黑甜一觉。


2018.7.18

前天收到通知,昨天一堆杂事,只在网上瞄了下,今天正式开始找房。

想起去年前年的年底都曾经去找过房,对房的要求也不过是:见得到太阳,通气,窗户不要对着墙,地理位置方便坐车上班,最好不要再路过深圳堵车第一关:梅林关,房租便宜当然更好。而去找了后才发现,这些要求在深圳要实现实在太难了。记得在白石龙上梅林一带看了许多房,房租比现住的贵不说,大部分都是黑房子,有的连晾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房东还一派傲娇。

经过那几轮下来,我发现自己现在住的房间简直是天堂,阳台阳光灿烂,视线不被阻挡,打开门南风荡漾,从不担心衣服晒不干有异味,这间房简直满足了我对城中村房间的所有想象,而且房东一年才涨一百块,简直像个天使。

所以,找了那两回后我是彻底打消了搬家的念头,尽管上班车程遥远,尽管也想住到一个有树林可以散步有水可以看看夕阳的地方,但是我还是继续住在这周围全是地铁工地,回家后想出去溜达都找不到地方的住处。回家就只能宅着,没关系,反正我也喜欢宅,最起码附近几分钟就是地铁站,公交车线路繁多,有人人乐有博纳有阳光湾畔,生活方便,住久了已经踏实,甚至差点把这里当家了,可是,前天墙上的那个通知打破了这一切,事实不允许再拖延和留恋,毕竟马上要被迫搬走,想想去哪找房比较重要。

某8网站已不太想打开,曾经试过在那上面找房,电话打过去,一水的合租二房东,要不就是青旅,明明地址写的梅林,其实房子却在桥头,价格更不靠谱,诚信这个词,在那里根本用不上。

朋友推荐了某如,网上看了下,房间是不错,只是基本都是合租,价格当然不低,家具齐备,看起来倒是十分高大上。可是,我并不喜欢那些家具,我喜欢房间空旷,越简单越好,更不喜欢家具墙漆像幼儿园似的五颜六色,还有,一个人安静惯了,已经不能接受合租,最根本的是,价格根本接受不了。

无聊奈又点开某8瞅瞅,惊讶发现,这次那些标价一千以下的房间很少了,近乎没有。想起上月刚调来南山时,曾跟这边的同事打听过这边的房情,同事说:别提了,整个南山村都在改造,全改成公寓式,价格翻了一倍。想起去年现在的住处旁边也有一栋楼改造了,曾好奇进去看了一眼,刷了墙贴了仿木地板配了家具家电,房间还是那样,该多大多大,该没有阳光还是没有阳光,租价却变成了最低1800起,合同三月一签,随时待涨,房东骄傲地告诉我马上就租两千多了。我那时暗叹自己的房租已经便宜了差不多一小半,就知足吧。而同事所说南山村的整体改造,她和我都并不清楚这是整个深圳城中村的趋势,直到我在搜索栏里输入:深圳有哪些城中村?

打开网页,那些链接让我吃惊,原来这早已是旧闻:深圳城中村越来越美,可它却再也不欢迎我们了……诸如此类的标题很多。当然,还有很多房地产公司的,什么城中村改造计划让深圳越来越美……等等摇旗呐喊的帖子。

原来,深圳城中村改造早就提出来了,这次面积之广,地产商的胃口之大,让人惊异。

深圳近两千多万人口,有近一半居于城中村,也就是说,这个改造计划,将有至少几百万人要重新寻找住处,就拿我住的那栋楼来说,一层十户左右,16层160多户,即将全部被迫迁徙。这还只是一栋楼,所住的和磡村,应该有上百栋这样的楼,还有附近的大光勘村南坑村等等等等,多少人我无法统计,租住的大部分都是在关内上班的年轻人,他们的住处若也被收回改造,他们得搬去哪?这城里供他们栖息的城中村将陆续全部改造,就算搬家,搬到了下一个地方,却又不知道哪天一醒来,又可能被告知房屋被收回改造,你不可以再住下去了。

更不能承受的是房子改造之后的价格,清湖的价格已经出来了,原来600左右,现在1800,直接翻了三倍,工资呢?多少年才可以翻三倍?

那些刚刚毕业来这城市闯荡的年轻人,那些在工厂商超上班的人们,这些钱就占去了他们近一半的收入,还得交通食穿用度,自然会所剩无几,他们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座城市?

想到这些,又忽然摇头自嘲: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呢,还忧国忧城起来!

是的,眼前的事是:下了班,得赶紧去找房。于是好容易捱到下午,跟同事打好了招呼,提前了一会下班,去了第一站找房目标地带:海月——湾厦。

一直多么地想住去海边,对海的喜爱不需要任何理由,甚至一度有想去海边找工作的冲动,喜欢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这里靠海,所以,决定先去离海比较近的地方找找看看。

某如上蛇口附近的楼盘半岛城邦等一个合租的单房2000-3000左右,这样的价格比计划一年得多出两万左右,自然是放弃的,只是想着沿着2号地铁线徒步寻找。

出得海月站来,路旁绿树葱茏,走在路边,已经有舒服的海风吹来,只是周围入目全是崭新的小区楼盘,只得路边报刊亭买了个冰激凌,顺便向摊主打探附近房情,然后继续徒步前行。

那一片应该都是前海片区的后花园,环境美丽幽静,道路整洁,绿树鲜花环绕。

走了约半小时,终于看到一片疙疙瘩瘩的密集建筑群,它们如此拥挤苍老,就如那美丽后海花园里的一个陈旧的疤痕,那应该就是摊主说的湾厦村了。

走近先绕村一周考察,公交车地铁线路都很方便,于是满怀希望进了村去。

这是一个老的村子,楼房多低矮密集,巷道拥挤狭窄,人气很旺,广场菜市熙熙攘攘。

循一巷道入,走到两栋红色的楼前,张望了一番,门上并没有招租启事。

我正站在楼前正左右四望,忽听到有人大声打招呼,寻声望去,目光穿过两栋楼中间几盆高高的绿植,看见一个大叔赤着上身穿条西装短裤汲双塑料拖鞋坐在对面楼的台阶上朝我挥手,普通话说得基本靠猜:里是在找房几吗?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随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4000,共计44000
  • 2019-02-04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1-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平凡2童生2019/02/01 15:24:12
    • 分享到:
  • 有道是:没有被房东赶走几回、没有翻天覆地找过几回房,就不算是真正的深圳人。 你文中所写一切情景,我也经历过,感同身受。 那些所谓品牌公寓,以利字当头,携资本自重,无情吞食着底层人民的生存空间,而一个城市如果缺乏基层员工,运转必失其灵。愿居庙堂之高者,能忧其民。 叙事详实细致,抒发真挚感人,很棒
    • 无香2019/02/11 21:08:07
    • 分享到:
  • 新年好

    回复

  • 深圳人的搬迁史就是最好的社区志
    • 无香2019/01/31 11:25:42
    • 分享到: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1/31 09:05:02
    • 分享到:
  • 2018微信公众号百万 爆文背后的故事
    • 无香2019/01/31 11:27:05
    • 分享到:
  • 是啊,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拖拖拉拉没修,还有几天过年了,今年事今年毕,赶紧贴上来。

    回复

  • 来深圳8年多,搬家6次,可以说平均每年换一次住址。找房子的奇遇不少,跟作者有一拼,不过每次搬出来原因是涨价,不是被收购。
    • 无香2019/01/31 11:27:24
    • 分享到:
  • 也是有故事的人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1/30 15:08:46
    • 分享到:
  • 不管是办公的高楼大厦,还是居住的城中村。我们见证着这个时代的变迁,从无到有,从旧农村到新城市。可叹我们却是老家回不去,城市融不进的边缘物种。食不过三餐,睡不过七尺,活不过苟且。
    • 无香2019/01/31 11:27:53
    • 分享到:
  • 正解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70146
  • 19
  • 440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