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殇
  • 点击:9356评论:02019/02/13 07:38

从自己工作的西城学校到租住的金河湾花园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可刘建却整整走了半个多钟。

拖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回到出租屋里,刘建木雕般地瘫坐在沙发上。他的脑子一片空白。思前想后,他都弄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一切都太突然了。

刘建只记得自己当时正在九(3)班给学生上语文课,他正讲得津津有味,教室门“嘭”的一声突然被人撞开。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群怒气冲冲的男女冲了进来,揪住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死他,就是这个禽兽不如的老流氓祸害了子琴。”

“打死他,骚扰、猥亵、强暴未成年女学生,一定是个惯犯!”

“这是什么狗屁学校?竟然有这种道德败坏的老师祸害女学生!去教育局和公安局告他们……”

刘建被强行按倒在地。眼镜,掉在地上碎做一团,血,从鼻孔,从额头,从脸颊喷洒而出,染红了衣裳。

“妈呀,出大事了!老师被打了!老师被打了!”教室里那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学生终于从惊恐中缓过神来,有人开始惊呼和尖叫。

“出大事了!老师被打了!老师被打了!”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校园。顿时,家长的辱骂声,学生的嘈杂声、老师的训斥声响成一片。整栋教学楼俨然菜市场一般热闹。

闻讯赶来的校领导们足足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解释和劝阻,家长们才忿忿不平地离开了。

虽然好不容易把家长打发走了,但校长办公室里依然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尴尬气息。

“刘建呀刘建,你是个有着十几年教龄的老教师,我们一直把你看成学校的教学骨干,可你却做出这样离谱的事情来!唉,她们都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啊!你怎么就下得了手?你呀你,完全触碰了作为一名教师的道德底线……”白校长脖子上青筋暴起,吹胡子瞪眼地怒斥刘建。

刘建捂着血迹斑斑的脸,无力地蜷缩着身子,蹲坐在地板上。他想申辩点什么,但嘴角蠕动了好几次,却发觉自己早已失声了。

“刚才要不是我们这么多老师出面解释和劝阻,或许你早被那群愤怒的家长揍死了。哎,真没想到,你连这么龌龊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遇到你这样的老师,算我们学校倒霉。从今天起,你不要再到学校来了,就在家里等待处理结果吧!”白校长恼怒地摇着头。

“就是嘛,上次学生家长来闹事,我们好不容易出面摆平了。可你却恬不知耻,还在给那女学生发骚扰信息……现在把事情闹得这么大,难道你是嫌丢人丢得还不够吗?”教导主任张玲翻着白眼,用极其鄙视口吻在一旁不停地抱怨。

“看他平时挺关心班上的学生,原来是别有用心啊!”

“唉,连班上的女生也要下手,这真是我们教育界的败类!”

“啧,他自己不是也有女儿吗?真是变态!那女生才十四五岁呀,不知他怎么下得了手,唉,真是不可思议!”

一些还挤在门外看热闹的老师们议论纷纷。

刘建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校长办公室的。他只依稀记得,他走出了好远,校长还在冲着他的背影反复强调一句话:“从今天起,你不要再到学校来了!”

一瘸一拐地回到家中,刘建瘫倒在沙发上。全家就靠他的一份工资维持生活。而现在,他不仅名声扫地,而且连工作也没了。

他不知如何去面对妻子云霞和女儿佳欢。女儿佳欢半年前刚考取了市一中。为了照顾女儿的生活,妻子云霞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在女儿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陪读。为了不耽误孩子学习,云霞平时要一个月才偶尔回来一次。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刘建知道妻子和女儿迟早会知道今天这事儿。只是,背负着欺辱女学生的骂名的他,该如何向家人解释其中的一切???

刘建心如火焚。

他一次又一次地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刘建所在的西城学校是一所高端的民办教学机构。从女儿佳欢出生那年开始,刘建已经在西城学校工作了整整十六年。中文系毕业的刘建颇具个人魅力,温文尔雅的他不仅课上得好,平时还喜欢舞文弄墨写点小文章,是西城学校师生们公认的“才子”。事实上也是如此,多年来,刘建不仅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是当地小有名声的“作家”,而且教学水平一流,是西城学校初中部教学骨干中的“骨干”。自然而然,学校领导每年都把担任初三年级班主任的重任交到刘建的手里。而刘建不负众望——历年来,所带班级的中考成绩都一直名列前茅。

时间回溯到四个月前。那是开学后的第三天,刘建正在办公室里埋头批改作业。

“刘老师,我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来插班,我把她放在你班上,请你关照关照。”教导主任张玲顶着蘑菇云般的蓬松头发,倚靠在刘建的办公桌前,笑靥如花地说。

“张主任,按照学校规定,初三毕业班是不允许安排插班生的。这事你应该知道呀?”刘建扶着眼镜框,面露难色。

“这规定我当然知道。可规定都是人制定的,特殊情况下也可以变通变通嘛!你带的毕业班纪律好,成绩出色,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我才放心地把那孩子放到你班上。至于学校规定那方面的事,我已经跟校长疏通好了,你就不要有什么顾虑了。”张玲笑脸依旧,她把头朝刘建凑近了一些,那蘑菇云般的爆炸头发几乎贴在了刘建的脸颊上:“有情后补,改天我请你吃饭。”

“吃饭就免了吧!既然校长都同意了,我还好说什么呢?你去把孩子带过来就行了。”刘建偏了偏头,避开了张玲那灼热的目光。

“孩子我已经带来了。”张玲若有所思地甩了甩头发,回过头朝门外喊:“来,子琴,叫刘老师。”

一个一身粉红色连衣裙的十四五岁的女生应声而入。

那女生在离刘建两米远的地方站住了,她拘谨地朝刘建鞠了一躬,轻轻地叫了一声:“刘老师好。”

刘建打量了一下这个名叫子琴的女生。他隐约感觉这个长相姣好的女生似乎比同龄的孩子多了一份成熟和忧郁。

“欢迎你加入九(1)班这个大家庭。希望你尽快融入这个班集体。更希望你在新的学习环境里,学习进步,生活得开心。”当着张玲的面,刘建以班主任的身份叮嘱并祝愿这个名叫子琴的女生。

“谢谢刘老师,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绝不辜负您的期望。”子琴回答道。虽然她的声音依然还很低,但刘建和张玲都听出了其中的感激与坚定。

就这样,刘建班上多了子琴这样一个平时不多言语,略显内向和孤僻的新成员。

期中考试后,刘建将子琴叫到了办公室。

“子琴,你最近的学习状态不错,这次考试取得了全班第五名的好成绩,希望你继续努力。”刘建用欣慰和鼓励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琴子。

“谢谢刘老师,我会继续努力。”子琴露出腼腆的笑容。

“老师看到你平时与班上同学互动得不多,希望你在搞好学习的同时,多与同学们交往。总之,老师希望你过得愉快开心些!”刘建一边说一边示意子琴走近一些。

“看看,老师给你带来了什么。”刘建猛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玩具小熊递给子琴:“今天是你的生日,喜欢吗?送给你。”

“哇,真漂亮,我喜欢!谢谢老师!”子琴开心地接过玩具小熊抱在怀里,感激地注视着眼前这位可亲可敬的好老师。

“哎呦,还是刘老师会体贴学生,怪不得学生们都那么喜欢你。子琴,回去好好学习,不要辜负刘老师对你的期望。”不知什么时候,教导主任张玲蹬着高跟鞋,晃动着两条嫩藕般的长白腿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子琴冲着张玲点点头,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张主任有什么事儿吗?”刘建很不习惯张玲这种阴阳怪调。

“怎么,难道我只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张玲见四下无人,便扭捏着身子走过来,用火辣的目光盯着刘建问。

刘建当然明白张玲的意思。他只得以调侃的口吻避重就轻:“领导大驾光临,有何指示?”

“子琴的成绩提高得这么快,我要谢谢你!这样吧,今晚,我请你吃饭。”张玲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张主任,子琴学习成绩进步了,是她自己勤奋学习的结果。请吃饭就免了吧,我还要把作业带回家去批改呢!”刘建摊摊手。

“刘老师,你付出了那么多,我请你吃个饭也是应该的。你咋就不给个面子?”张玲明显有些不高兴。她收敛了笑容,嘴撅着很高很高。

这些年,张玲对刘建一直都很热情。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刘建感觉张玲对自己有点热情过度。作为情感细腻的写作者,刘建当然明白那其中的意味。

“张主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确实是没有空。”刘建陪着笑婉拒了张玲。

“你心领了?我看你就是没有那份心……”离开刘建办公室前,张玲一度凑近刘建耳根,用近乎咆哮的声调对刘建发泄着自己的失落与不满。

半个月后的一天,刘建把子琴叫到了办公室。

“子琴,这几天,好几位老师都反应你上课无精打采。而且你的成绩也明显下滑了很多。你究竟怎么了?”刘建的话语里明显带着责问。

“我……我……我妈成天打麻将,还经常邀约一些陌生人到家里来玩,吵得我实在学不下去,甚至连觉也睡不好。”子琴揉着红肿的双眼,一脸的委屈。

“怎会这样?那你爸爸呢?”刘建疑惑地问。

“他外出打工,一年也难得回家一次。”子琴耷拉这头,不敢正眼看刘建。

“哎,家庭因素的确对你有影响,但你总不能因此而自暴自弃呀!换句话说,这都不是你不认真学习的理由。你要对自己负责,就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这样吧,那你先回去写个检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最近的表现。”刘建只得用大道理去开导子琴。

子琴使劲地点着头,噙着眼泪默默地走出了办公室。

望着子琴孤独无助的背影,刘建情不自禁地陷入了沉思。

沉思了好半天之后,强烈的责任心促使刘建主动拨通了教导主任张玲的电话。

“张主任,子琴同学的家庭情况你应该比较清楚。你能否找个机会劝劝她妈妈,今后不要再带人回家打麻将了。因为这样会影响到琴子的学习……”

“唉,刘老师,你不知道,子琴这孩子也怪可怜的,两岁时她妈就带着她改嫁了。她现在的丈夫已经是第四婚了。因为感情不合,子琴的继父以外出打工为名,常年不归家。而她妈妈,则沉迷于麻将。哎……”一提到子琴的家世,张玲就一个劲地叹息。

放下电话,刘建似乎找到了为何子琴有一张比同龄孩子成熟与忧郁的脸的原因。而且,作为班主任,刘建也更加意识到自己责任的重大。

从那后,刘建对子琴格外关照,还经常把她叫到办公室里辅导功课。刘建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弥补子琴失去的那份家庭温暖,从而慰藉她那颗幼小的受伤的心灵。

在这一来二往中,一度失落无比的子琴,在感受到生活温暖的同时,也渐渐对班主任老师刘建产生了父爱般的亲切感。

刘建所做的这一切,都被一个人全部看在了眼里。这个人就是张玲。

那天,刘建下班回家,刚进家门不久,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是张主任啊,有事啊?”刘建打开房门,见是张玲,吃惊不小。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校园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2100
  • 48
  • 320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