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囹圄中的爱情告白
  • 点击:18976评论:62019/02/19 14:10

放风的时间到了。

我们监室的三十五个人蜂拥而出,跟我临铺的瘸子单腿快速弹跳,唯恐落在后面。拐杖在他入监前就收走了。这里容不下任何一件可以成为武器的东西。

放风地点是天井样的院子。四面被监室包围。放风时间是下午四点,只有东监室门前有一道狭窄的阳光。那道布条窄的阳光,像是旧时乡下姑娘的粗布红腰带,成了狱友们你争我夺的对象。看,就连我们这些犯罪分子,也喜欢光明,这是我们与老鼠和臭虫的区别。但外人看不到争抢阳光的壮烈场面,势力范围早已暗中划定,表面上看起来秩序井然。那位只在两只耳朵上方有一撮毛的戴眼镜秃子牢牢占据有阳光的地方,背着手,眯着眼,细细品味着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那道阳光,穿过他紧锁的眉心,坍塌的鼻梁,像是要把他劈成两半。他进来前高我们一头,进来后仍然高我们一头。听说他进来的原因是落马,但看不到任何摔伤的痕迹,可能受了内伤,瘸子才更像落马,毕竟断了一条腿。我进来的原因是“经济犯罪”,对我来说这是一项殊荣,一般来说,这项罪名只适合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我一个穷了半辈子的乡巴佬,初中都没毕业,来鸟城打工,开了间网吧,能戴上这顶高帽,真是无上光荣。我感到自己终于出人头地了。多年以来,在兄弟姐妹之中,我一直遭受哥哥李清的碾压,现在我终于和他平起平坐了。他太优秀了,当年的县高考文科状元,政法大学毕业后回县城当公务员,千禧年后抽调到鸟城麻雀区,步步升迁,官至副局长。我学习成绩太差,总是留级,自知高考无望,初二就辍学了。

大哥,现在,我李风,终于和你平起平坐了,对了,听说你的刑期比我的还长,出来后,你和我一样,都是一无是处的乡巴佬。这么多年,你当上城里人的努力无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冰女一直没来看望我。她也许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这会儿不知躺在谁的怀里快活呢。

开了一年网吧,我确实挣到了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是大爷了,该过过城里人生活了。当务之急,是物色个年轻漂亮的新女友。老家的老婆孩子,我按时给他们寄生活费就行了。就在我冒出这个念头不久,冰女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那间网吧不大,是在麻雀区城中村租来的一个临街大单间,共有三十五台电脑,三十台在大厅,五台在隔间里。当然,隔间就是雅座,网费是大厅里的两倍。一位一头黑直长发,剪着整齐刘海的少女总是坐在一号雅座上打游戏。那天深夜,她还在那里打游戏,不知道这小姑娘哪来的精力。我不失时机地送上一杯柠檬茶,她转脸看我,嘴角一弯吐出一声谢谢,继续沉进游戏世界。她的那次回眸让我看清了她那双黑如深夜的杏仁眼和美到极致的面容。

“你玩啥游戏?”我冒冒失失地问。

“刀塔。”她简短地回答,头也不回。电脑屏幕上,在她洁白玉手的操作下,一位披着湛蓝披风,挥舞着蓝宝石魔杖的性感美少女正在施法,满屏的洁白暴风雪。

“跟你很像。”我说。

“她是冰女。”她答。

“你是冰女吗?”我问。

她没有回答,紧盯着屏幕。

这时候,有人要结账,我走向吧台。

等到她到吧台结账,已经是凌晨三点钟,我给了她打了七折。她又对我笑了一下,真美。

“你好,冰女,天恁晚了,要不要送你?”我试探性地问。

“不了,我就住在附近。”她说。

“那你注意安全,回去好好休息。”我说。

感谢国家上网登记的政策,我查到了她的身份证资料,了解到她刚满二十岁,比我小整整十五岁。

从那天开始,她不在时,我就在一号雅座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以显示有人预定,还更新了电脑,换上了市面上配置很高的电脑主机和高清护眼显示屏,当然还有提升游戏体验的茶轴机械键盘和快速感应鼠标。

谢天谢地,她感受到了我的良苦用心,回报的方式是教我玩刀塔。

我在一号雅座上加了一台电脑,就这样,我们一起玩起游戏来。我当然不会放过跟她亲近的机会,满心欢喜地坐在她身边。

选择游戏中的英雄时,她总是选冰女。她用细长的食指点点我凸起的肚腩和沾着饭渍的蓝衬衫,让我选蓝胖子,一个会放火的英雄。她说,我要在游戏中保护她,敌人袭击她时我就放火烧杀对方。就这样,我和冰女在游戏中并肩作战,一次次地保护她脱离险境,一对十足的神仙眷侣。我也爱上了杀人放火的勾当,并自始至终只玩那一个英雄。

在现实中,冰女和蓝胖子也相爱了。

一天深夜,冰女和我打完游戏,一起走进商铺二楼我那乱糟糟的卧室。

冰女站在门口,望着满地的破鞋和烟蒂迟疑了一阵子,急得我站在她身后直搔头,一阵自卑涌上心头。我知道,我的卧室就是狗窝,被褥从不晾晒,没有被罩和枕巾,被褥上油光闪闪,夹杂着夜汗、口水和梦遗。

好在冰女终于走了进去,将被褥和枕头统统扯到地上,床上只剩下一方竹块凉席。那凉席是哥哥淘汰下来给我的,很上档次。

那一晚,我毕生难忘。

我虽然已经三十好几,孩子也已经在老家乡镇入读初中,但我感觉那天晚上才是人生的第一次性爱。她名为冰女,似乎冷若冰霜,身体却激情似火,一把推到我,横跨在我的身上动作起来。立刻,我的小腹熊熊燃烧,灵魂融化成灰烬却闪着火光,就像我以前推着三轮车当街卖烤红薯时,铁皮烤炉中的木炭。我在眩晕的混沌中感觉到冰女蒲公英一样的肌肤,听到她百灵鸟一样的歌喉。她虽然年轻,却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丰腴多汁,芳香四溢,根本用不着在屁股下面垫枕头。

现在想想我十多年的婚姻生活,简直是一潭死水。来鸟城之前,我整日面对一名粗手大脚的乡村老娘们,偶尔行房也毫无趣味可言,高潮便是一阵刺痛,完事之后陷入对世界更深的厌恶。冰女对那事却游刃有余,我知道,那是一种后天学不来的天分,就像我哥从小学习成绩好,而我看到书就打瞌睡一样。

第二天的凌晨,我忽然一阵狂笑,吵醒了蜷缩在我臂弯之下小野猫一样的冰女。她抬起柔嫩的小手朝我兜脸扇出一个响亮的耳光,一阵热辣辣的疼痛带刺毛虫一样从脸颊爬上眉梢,我却笑得更欢了。

“我感觉自己从今天起才是一个活人。”我低头盯着她杏仁般的黑眼珠。

“神经病!”冰女不屑地咒骂道,翻了个身,玫瑰花做的后背对着我。

“亲爱的,我去外面打包肠粉和豆浆,你也起床吧。”说着,我套上短裤和蓝衬衫,在被扔到地下的枕头下面找到了那双山寨阿迪达斯运动鞋。

“好,吃完接着打游戏。对了,你要先出肉装再合神杖。作战时,你要在前面扛着,吸收敌人的攻击,我躲在后面放技能。”冰女向我传授着游戏经验。

“我知道了,亲爱的。”我飞似地下楼,脚步并往日轻快了许多,简直是个十七八岁刚刚陷入爱河的小伙子。

走在城中村的路上,我还在回味昨晚的欢愉,比较着牛奶面包喂养的都市女孩的身体和吃粗粮野菜长大的乡村婆娘的不同。

冰女,我愿意为你而死,就像我在游戏中无数次为你而死一样!

我也迷上了打游戏,冰女打时我陪伴,冰女不打时我练手,为的是提高技艺更好地陪她打游戏。在这期间,我的网吧生意发生着隐秘的变化。也许是缺少电脑维护和顾客服务的原因,老顾客越来越少了。以前的时候,键盘的按键坏了,我就会及时修理,或者干脆换上新键盘。顾客开卡时我游戏正酣,懒得搭理。短短一个多月,网吧变得空空荡荡,顾客只剩下了两个,冰女和我。打扫卫生的阿姨也走了。网吧中依然弥漫着混合着烟味体味的醉人气息,键盘依然肮脏油腻,深色窗帘静静垂下,老旧空调发出吱吱的响声。几只怪鸟停在网吧外的大叶榕上,似笑非笑地叫着。车声人声喧闹着,不夜城迎来一个个慵懒的昼夜。

网吧断了收益,房租不断上涨,我只好把网吧卖掉,只留下两台电脑自用。好在我开了一年多网吧,再加上转让网吧的进项,我已经成了一名小财主。

冰女和我的战场转移到了我新租来的公寓内,我们夜以继日地打游戏,游戏闲暇时做做爱,生活上没什么规划。她需要的游戏装备,生活用品,统统由我负责。哥哥知道我的生活状态后,公务繁忙之余,多次奉劝过我,促我做长久打算,再谋职业,不能眼睁睁地坐吃山空。他竟然质疑起我的爱情来,说冰女是城市里常见的骚蜂浪蝶,年纪轻轻却久经风月,床头金尽之时就是恩断情绝之日,让我看清局势,别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他说的话文绉绉的,一副机关笔杆子的架势,可我将这看作对我浪漫爱情的嫉妒,还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冰女。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午后,冰女和我打完游戏在公寓楼下花园里晒太阳。坐在长椅上抽烟的冰女粲然一笑,淡淡地说,也许你哥说的不假。

不知从何时起,冰女开始在外过夜,我问起时说是和闺蜜一起游玩,还给我看手机里和闺蜜一起吃喝玩乐的合影。鸟城女郎的朋友圈多是如此,我便丝毫没起疑心。

经过大半年的挥霍,我的存款花得差不多了,开始想起哥哥的叮嘱。我找到他,他说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工作,指着酒桌上一位胖墩墩的中年人介绍说,这是任老板,以后你给他当司机。

一天下班回家,我看到冰女正在打包一些衣裙,不由得心中一凛。我听我哥说过,女人的衣服在哪里,人就会在哪里。可冰女说,只是整理一下房间,将一些穿不着的衣服寄回老家而已。

没过几天,我下班归来,发现冰女的所有东西都没了,心里才彻底明白过来她已经离开我了。

既然是意料之中,虽然不舍,也没什么好伤心的,便一心上起班来。当然,一下班我照例玩刀塔,边玩边怀念冰女。那时候,我的游戏技术已经登峰造极。我操控的蓝胖子,不,那蓝胖子就是我,有时候走路走成曲线,有时候绕着一棵大树疾走,有时候一头钻进密林,搞得敌人晕头转向。后来,我杀了很多敌人和怪物,合成了超神的装备,一路过关斩将。我总是不急于拆除敌人的主营,而是尽情杀戮拼死抵抗的敌人。我迷醉于这种乐趣,就像钓者迷醉于遛鱼,狸猫迷醉于玩老鼠一样。杀够了敌人,我才缓缓拆除了敌人的主营,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游戏的结束画面中,我拿着一种形似狼牙棒的武器振臂高呼,似乎已经彻底改变了命运。

奇怪的是,开培训公司的任老板对我实在太好了,有时候一月只上两天班也给我一整个月的工资,除此之外,他还经常请我吃饭,带我去装潢豪华,到处是美女的好地方。

有一次,酒足饭饱之后,任老板送给我一个崭新的牛皮背包,托我将包内之物转交给哥哥李清,声称自己经常往我哥办公室跑不方便。

我回到住所翻开一看,包里的牛皮纸信封里是四捆百元大钞,我截留下一捆,将其余三捆装回信封,转交给了哥哥。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犯罪打工网吧木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02-25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2-22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1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9/02/22 15:55:56
    • 分享到:
  • 用游戏做背景是很有意思的设定,跟文中这段禁忌之情虚虚实实,相辅相成。
  • 感谢您的阅读。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2/21 14:53:59
    • 分享到:
  • 畸形的爱情反衬出普世的人性,行文流畅
  • 感谢胡老师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6
  • 81700
  • 32
  • 40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