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囹圄中的爱情告白
  • 点击:8845评论:62019/02/19 14:10

放风的时间到了。

我们监室的三十五个人蜂拥而出,跟我临铺的瘸子单腿快速弹跳,唯恐落在后面。拐杖在他入监前就收走了。这里容不下任何一件可以成为武器的东西。

放风地点是天井样的院子。四面被监室包围。放风时间是下午四点,只有东监室门前有一道狭窄的阳光。那道布条窄的阳光,像是旧时乡下姑娘的粗布红腰带,成了狱友们你争我夺的对象。看,就连我们这些犯罪分子,也喜欢光明,这是我们与老鼠和臭虫的区别。但外人看不到争抢阳光的壮烈场面,势力范围早已暗中划定,表面上看起来秩序井然。那位只在两只耳朵上方有一撮毛的戴眼镜秃子牢牢占据有阳光的地方,背着手,眯着眼,细细品味着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那道阳光,穿过他紧锁的眉心,坍塌的鼻梁,像是要把他劈成两半。他进来前高我们一头,进来后仍然高我们一头。听说他进来的原因是落马,但看不到任何摔伤的痕迹,可能受了内伤,瘸子才更像落马,毕竟断了一条腿。我进来的原因是“经济犯罪”,对我来说这是一项殊荣,一般来说,这项罪名只适合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我一个穷了半辈子的乡巴佬,初中都没毕业,来鸟城打工,开了间网吧,能戴上这顶高帽,真是无上光荣。我感到自己终于出人头地了。多年以来,在兄弟姐妹之中,我一直遭受哥哥李清的碾压,现在我终于和他平起平坐了。他太优秀了,当年的县高考文科状元,政法大学毕业后回县城当公务员,千禧年后抽调到鸟城麻雀区,步步升迁,官至副局长。我学习成绩太差,总是留级,自知高考无望,初二就辍学了。

大哥,现在,我李风,终于和你平起平坐了,对了,听说你的刑期比我的还长,出来后,你和我一样,都是一无是处的乡巴佬。这么多年,你当上城里人的努力无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冰女一直没来看望我。她也许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这会儿不知躺在谁的怀里快活呢。

开了一年网吧,我确实挣到了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是大爷了,该过过城里人生活了。当务之急,是物色个年轻漂亮的新女友。老家的老婆孩子,我按时给他们寄生活费就行了。就在我冒出这个念头不久,冰女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那间网吧不大,是在麻雀区城中村租来的一个临街大单间,共有三十五台电脑,三十台在大厅,五台在隔间里。当然,隔间就是雅座,网费是大厅里的两倍。一位一头黑直长发,剪着整齐刘海的少女总是坐在一号雅座上打游戏。那天深夜,她还在那里打游戏,不知道这小姑娘哪来的精力。我不失时机地送上一杯柠檬茶,她转脸看我,嘴角一弯吐出一声谢谢,继续沉进游戏世界。她的那次回眸让我看清了她那双黑如深夜的杏仁眼和美到极致的面容。

“你玩啥游戏?”我冒冒失失地问。

“刀塔。”她简短地回答,头也不回。电脑屏幕上,在她洁白玉手的操作下,一位披着湛蓝披风,挥舞着蓝宝石魔杖的性感美少女正在施法,满屏的洁白暴风雪。

“跟你很像。”我说。

“她是冰女。”她答。

“你是冰女吗?”我问。

她没有回答,紧盯着屏幕。

这时候,有人要结账,我走向吧台。

等到她到吧台结账,已经是凌晨三点钟,我给了她打了七折。她又对我笑了一下,真美。

“你好,冰女,天恁晚了,要不要送你?”我试探性地问。

“不了,我就住在附近。”她说。

“那你注意安全,回去好好休息。”我说。

感谢国家上网登记的政策,我查到了她的身份证资料,了解到她刚满二十岁,比我小整整十五岁。

从那天开始,她不在时,我就在一号雅座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以显示有人预定,还更新了电脑,换上了市面上配置很高的电脑主机和高清护眼显示屏,当然还有提升游戏体验的茶轴机械键盘和快速感应鼠标。

谢天谢地,她感受到了我的良苦用心,回报的方式是教我玩刀塔。

我在一号雅座上加了一台电脑,就这样,我们一起玩起游戏来。我当然不会放过跟她亲近的机会,满心欢喜地坐在她身边。

选择游戏中的英雄时,她总是选冰女。她用细长的食指点点我凸起的肚腩和沾着饭渍的蓝衬衫,让我选蓝胖子,一个会放火的英雄。她说,我要在游戏中保护她,敌人袭击她时我就放火烧杀对方。就这样,我和冰女在游戏中并肩作战,一次次地保护她脱离险境,一对十足的神仙眷侣。我也爱上了杀人放火的勾当,并自始至终只玩那一个英雄。

在现实中,冰女和蓝胖子也相爱了。

一天深夜,冰女和我打完游戏,一起走进商铺二楼我那乱糟糟的卧室。

冰女站在门口,望着满地的破鞋和烟蒂迟疑了一阵子,急得我站在她身后直搔头,一阵自卑涌上心头。我知道,我的卧室就是狗窝,被褥从不晾晒,没有被罩和枕巾,被褥上油光闪闪,夹杂着夜汗、口水和梦遗。

好在冰女终于走了进去,将被褥和枕头统统扯到地上,床上只剩下一方竹块凉席。那凉席是哥哥淘汰下来给我的,很上档次。

那一晚,我毕生难忘。

我虽然已经三十好几,孩子也已经在老家乡镇入读初中,但我感觉那天晚上才是人生的第一次性爱。她名为冰女,似乎冷若冰霜,身体却激情似火,一把推到我,横跨在我的身上动作起来。立刻,我的小腹熊熊燃烧,灵魂融化成灰烬却闪着火光,就像我以前推着三轮车当街卖烤红薯时,铁皮烤炉中的木炭。我在眩晕的混沌中感觉到冰女蒲公英一样的肌肤,听到她百灵鸟一样的歌喉。她虽然年轻,却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丰腴多汁,芳香四溢,根本用不着在屁股下面垫枕头。

现在想想我十多年的婚姻生活,简直是一潭死水。来鸟城之前,我整日面对一名粗手大脚的乡村老娘们,偶尔行房也毫无趣味可言,高潮便是一阵刺痛,完事之后陷入对世界更深的厌恶。冰女对那事却游刃有余,我知道,那是一种后天学不来的天分,就像我哥从小学习成绩好,而我看到书就打瞌睡一样。

第二天的凌晨,我忽然一阵狂笑,吵醒了蜷缩在我臂弯之下小野猫一样的冰女。她抬起柔嫩的小手朝我兜脸扇出一个响亮的耳光,一阵热辣辣的疼痛带刺毛虫一样从脸颊爬上眉梢,我却笑得更欢了。

“我感觉自己从今天起才是一个活人。”我低头盯着她杏仁般的黑眼珠。

“神经病!”冰女不屑地咒骂道,翻了个身,玫瑰花做的后背对着我。

“亲爱的,我去外面打包肠粉和豆浆,你也起床吧。”说着,我套上短裤和蓝衬衫,在被扔到地下的枕头下面找到了那双山寨阿迪达斯运动鞋。

“好,吃完接着打游戏。对了,你要先出肉装再合神杖。作战时,你要在前面扛着,吸收敌人的攻击,我躲在后面放技能。”冰女向我传授着游戏经验。

“我知道了,亲爱的。”我飞似地下楼,脚步并往日轻快了许多,简直是个十七八岁刚刚陷入爱河的小伙子。

走在城中村的路上,我还在回味昨晚的欢愉,比较着牛奶面包喂养的都市女孩的身体和吃粗粮野菜长大的乡村婆娘的不同。

冰女,我愿意为你而死,就像我在游戏中无数次为你而死一样!

我也迷上了打游戏,冰女打时我陪伴,冰女不打时我练手,为的是提高技艺更好地陪她打游戏。在这期间,我的网吧生意发生着隐秘的变化。也许是缺少电脑维护和顾客服务的原因,老顾客越来越少了。以前的时候,键盘的按键坏了,我就会及时修理,或者干脆换上新键盘。顾客开卡时我游戏正酣,懒得搭理。短短一个多月,网吧变得空空荡荡,顾客只剩下了两个,冰女和我。打扫卫生的阿姨也走了。网吧中依然弥漫着混合着烟味体味的醉人气息,键盘依然肮脏油腻,深色窗帘静静垂下,老旧空调发出吱吱的响声。几只怪鸟停在网吧外的大叶榕上,似笑非笑地叫着。车声人声喧闹着,不夜城迎来一个个慵懒的昼夜。

网吧断了收益,房租不断上涨,我只好把网吧卖掉,只留下两台电脑自用。好在我开了一年多网吧,再加上转让网吧的进项,我已经成了一名小财主。

冰女和我的战场转移到了我新租来的公寓内,我们夜以继日地打游戏,游戏闲暇时做做爱,生活上没什么规划。她需要的游戏装备,生活用品,统统由我负责。哥哥知道我的生活状态后,公务繁忙之余,多次奉劝过我,促我做长久打算,再谋职业,不能眼睁睁地坐吃山空。他竟然质疑起我的爱情来,说冰女是城市里常见的骚蜂浪蝶,年纪轻轻却久经风月,床头金尽之时就是恩断情绝之日,让我看清局势,别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他说的话文绉绉的,一副机关笔杆子的架势,可我将这看作对我浪漫爱情的嫉妒,还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冰女。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午后,冰女和我打完游戏在公寓楼下花园里晒太阳。坐在长椅上抽烟的冰女粲然一笑,淡淡地说,也许你哥说的不假。

不知从何时起,冰女开始在外过夜,我问起时说是和闺蜜一起游玩,还给我看手机里和闺蜜一起吃喝玩乐的合影。鸟城女郎的朋友圈多是如此,我便丝毫没起疑心。

经过大半年的挥霍,我的存款花得差不多了,开始想起哥哥的叮嘱。我找到他,他说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工作,指着酒桌上一位胖墩墩的中年人介绍说,这是任老板,以后你给他当司机。

一天下班回家,我看到冰女正在打包一些衣裙,不由得心中一凛。我听我哥说过,女人的衣服在哪里,人就会在哪里。可冰女说,只是整理一下房间,将一些穿不着的衣服寄回老家而已。

没过几天,我下班归来,发现冰女的所有东西都没了,心里才彻底明白过来她已经离开我了。

既然是意料之中,虽然不舍,也没什么好伤心的,便一心上起班来。当然,一下班我照例玩刀塔,边玩边怀念冰女。那时候,我的游戏技术已经登峰造极。我操控的蓝胖子,不,那蓝胖子就是我,有时候走路走成曲线,有时候绕着一棵大树疾走,有时候一头钻进密林,搞得敌人晕头转向。后来,我杀了很多敌人和怪物,合成了超神的装备,一路过关斩将。我总是不急于拆除敌人的主营,而是尽情杀戮拼死抵抗的敌人。我迷醉于这种乐趣,就像钓者迷醉于遛鱼,狸猫迷醉于玩老鼠一样。杀够了敌人,我才缓缓拆除了敌人的主营,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游戏的结束画面中,我拿着一种形似狼牙棒的武器振臂高呼,似乎已经彻底改变了命运。

奇怪的是,开培训公司的任老板对我实在太好了,有时候一月只上两天班也给我一整个月的工资,除此之外,他还经常请我吃饭,带我去装潢豪华,到处是美女的好地方。

有一次,酒足饭饱之后,任老板送给我一个崭新的牛皮背包,托我将包内之物转交给哥哥李清,声称自己经常往我哥办公室跑不方便。

我回到住所翻开一看,包里的牛皮纸信封里是四捆百元大钞,我截留下一捆,将其余三捆装回信封,转交给了哥哥。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犯罪打工网吧木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02-25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2-22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1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9/02/22 15:55:56
    • 分享到:
  • 用游戏做背景是很有意思的设定,跟文中这段禁忌之情虚虚实实,相辅相成。
  • 感谢您的阅读。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2/21 14:53:59
    • 分享到:
  • 畸形的爱情反衬出普世的人性,行文流畅
  • 感谢胡老师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55700
  • 31
  • 386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