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囹圄中的爱情告白
  • 点击:29394评论:62019/02/19 14:10

放风的时间到了。

我们监室的三十五个人蜂拥而出,跟我临铺的瘸子单腿快速弹跳,唯恐落在后面。拐杖在他入监前就收走了。这里容不下任何一件可以成为武器的东西。

放风地点是天井样的院子。四面被监室包围。放风时间是下午四点,只有东监室门前有一道狭窄的阳光。那道布条窄的阳光,像是旧时乡下姑娘的粗布红腰带,成了狱友们你争我夺的对象。看,就连我们这些犯罪分子,也喜欢光明,这是我们与老鼠和臭虫的区别。但外人看不到争抢阳光的壮烈场面,势力范围早已暗中划定,表面上看起来秩序井然。那位只在两只耳朵上方有一撮毛的戴眼镜秃子牢牢占据有阳光的地方,背着手,眯着眼,细细品味着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那道阳光,穿过他紧锁的眉心,坍塌的鼻梁,像是要把他劈成两半。他进来前高我们一头,进来后仍然高我们一头。听说他进来的原因是落马,但看不到任何摔伤的痕迹,可能受了内伤,瘸子才更像落马,毕竟断了一条腿。我进来的原因是“经济犯罪”,对我来说这是一项殊荣,一般来说,这项罪名只适合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我一个穷了半辈子的乡巴佬,初中都没毕业,来鸟城打工,开了间网吧,能戴上这顶高帽,真是无上光荣。我感到自己终于出人头地了。多年以来,在兄弟姐妹之中,我一直遭受哥哥李清的碾压,现在我终于和他平起平坐了。他太优秀了,当年的县高考文科状元,政法大学毕业后回县城当公务员,千禧年后抽调到鸟城麻雀区,步步升迁,官至副局长。我学习成绩太差,总是留级,自知高考无望,初二就辍学了。

大哥,现在,我李风,终于和你平起平坐了,对了,听说你的刑期比我的还长,出来后,你和我一样,都是一无是处的乡巴佬。这么多年,你当上城里人的努力无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冰女一直没来看望我。她也许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这会儿不知躺在谁的怀里快活呢。

开了一年网吧,我确实挣到了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是大爷了,该过过城里人生活了。当务之急,是物色个年轻漂亮的新女友。老家的老婆孩子,我按时给他们寄生活费就行了。就在我冒出这个念头不久,冰女走进了我的生活。

我那间网吧不大,是在麻雀区城中村租来的一个临街大单间,共有三十五台电脑,三十台在大厅,五台在隔间里。当然,隔间就是雅座,网费是大厅里的两倍。一位一头黑直长发,剪着整齐刘海的少女总是坐在一号雅座上打游戏。那天深夜,她还在那里打游戏,不知道这小姑娘哪来的精力。我不失时机地送上一杯柠檬茶,她转脸看我,嘴角一弯吐出一声谢谢,继续沉进游戏世界。她的那次回眸让我看清了她那双黑如深夜的杏仁眼和美到极致的面容。

“你玩啥游戏?”我冒冒失失地问。

“刀塔。”她简短地回答,头也不回。电脑屏幕上,在她洁白玉手的操作下,一位披着湛蓝披风,挥舞着蓝宝石魔杖的性感美少女正在施法,满屏的洁白暴风雪。

“跟你很像。”我说。

“她是冰女。”她答。

“你是冰女吗?”我问。

她没有回答,紧盯着屏幕。

这时候,有人要结账,我走向吧台。

等到她到吧台结账,已经是凌晨三点钟,我给了她打了七折。她又对我笑了一下,真美。

“你好,冰女,天恁晚了,要不要送你?”我试探性地问。

“不了,我就住在附近。”她说。

“那你注意安全,回去好好休息。”我说。

感谢国家上网登记的政策,我查到了她的身份证资料,了解到她刚满二十岁,比我小整整十五岁。

从那天开始,她不在时,我就在一号雅座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以显示有人预定,还更新了电脑,换上了市面上配置很高的电脑主机和高清护眼显示屏,当然还有提升游戏体验的茶轴机械键盘和快速感应鼠标。

谢天谢地,她感受到了我的良苦用心,回报的方式是教我玩刀塔。

我在一号雅座上加了一台电脑,就这样,我们一起玩起游戏来。我当然不会放过跟她亲近的机会,满心欢喜地坐在她身边。

选择游戏中的英雄时,她总是选冰女。她用细长的食指点点我凸起的肚腩和沾着饭渍的蓝衬衫,让我选蓝胖子,一个会放火的英雄。她说,我要在游戏中保护她,敌人袭击她时我就放火烧杀对方。就这样,我和冰女在游戏中并肩作战,一次次地保护她脱离险境,一对十足的神仙眷侣。我也爱上了杀人放火的勾当,并自始至终只玩那一个英雄。

在现实中,冰女和蓝胖子也相爱了。

一天深夜,冰女和我打完游戏,一起走进商铺二楼我那乱糟糟的卧室。

冰女站在门口,望着满地的破鞋和烟蒂迟疑了一阵子,急得我站在她身后直搔头,一阵自卑涌上心头。我知道,我的卧室就是狗窝,被褥从不晾晒,没有被罩和枕巾,被褥上油光闪闪,夹杂着夜汗、口水和梦遗。

好在冰女终于走了进去,将被褥和枕头统统扯到地上,床上只剩下一方竹块凉席。那凉席是哥哥淘汰下来给我的,很上档次。

那一晚,我毕生难忘。

我虽然已经三十好几,孩子也已经在老家乡镇入读初中,但我感觉那天晚上才是人生的第一次性爱。她名为冰女,似乎冷若冰霜,身体却激情似火,一把推到我,横跨在我的身上动作起来。立刻,我的小腹熊熊燃烧,灵魂融化成灰烬却闪着火光,就像我以前推着三轮车当街卖烤红薯时,铁皮烤炉中的木炭。我在眩晕的混沌中感觉到冰女蒲公英一样的肌肤,听到她百灵鸟一样的歌喉。她虽然年轻,却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丰腴多汁,芳香四溢,根本用不着在屁股下面垫枕头。

现在想想我十多年的婚姻生活,简直是一潭死水。来鸟城之前,我整日面对一名粗手大脚的乡村老娘们,偶尔行房也毫无趣味可言,高潮便是一阵刺痛,完事之后陷入对世界更深的厌恶。冰女对那事却游刃有余,我知道,那是一种后天学不来的天分,就像我哥从小学习成绩好,而我看到书就打瞌睡一样。

第二天的凌晨,我忽然一阵狂笑,吵醒了蜷缩在我臂弯之下小野猫一样的冰女。她抬起柔嫩的小手朝我兜脸扇出一个响亮的耳光,一阵热辣辣的疼痛带刺毛虫一样从脸颊爬上眉梢,我却笑得更欢了。

“我感觉自己从今天起才是一个活人。”我低头盯着她杏仁般的黑眼珠。

“神经病!”冰女不屑地咒骂道,翻了个身,玫瑰花做的后背对着我。

“亲爱的,我去外面打包肠粉和豆浆,你也起床吧。”说着,我套上短裤和蓝衬衫,在被扔到地下的枕头下面找到了那双山寨阿迪达斯运动鞋。

“好,吃完接着打游戏。对了,你要先出肉装再合神杖。作战时,你要在前面扛着,吸收敌人的攻击,我躲在后面放技能。”冰女向我传授着游戏经验。

“我知道了,亲爱的。”我飞似地下楼,脚步并往日轻快了许多,简直是个十七八岁刚刚陷入爱河的小伙子。

走在城中村的路上,我还在回味昨晚的欢愉,比较着牛奶面包喂养的都市女孩的身体和吃粗粮野菜长大的乡村婆娘的不同。

冰女,我愿意为你而死,就像我在游戏中无数次为你而死一样!

我也迷上了打游戏,冰女打时我陪伴,冰女不打时我练手,为的是提高技艺更好地陪她打游戏。在这期间,我的网吧生意发生着隐秘的变化。也许是缺少电脑维护和顾客服务的原因,老顾客越来越少了。以前的时候,键盘的按键坏了,我就会及时修理,或者干脆换上新键盘。顾客开卡时我游戏正酣,懒得搭理。短短一个多月,网吧变得空空荡荡,顾客只剩下了两个,冰女和我。打扫卫生的阿姨也走了。网吧中依然弥漫着混合着烟味体味的醉人气息,键盘依然肮脏油腻,深色窗帘静静垂下,老旧空调发出吱吱的响声。几只怪鸟停在网吧外的大叶榕上,似笑非笑地叫着。车声人声喧闹着,不夜城迎来一个个慵懒的昼夜。

网吧断了收益,房租不断上涨,我只好把网吧卖掉,只留下两台电脑自用。好在我开了一年多网吧,再加上转让网吧的进项,我已经成了一名小财主。

冰女和我的战场转移到了我新租来的公寓内,我们夜以继日地打游戏,游戏闲暇时做做爱,生活上没什么规划。她需要的游戏装备,生活用品,统统由我负责。哥哥知道我的生活状态后,公务繁忙之余,多次奉劝过我,促我做长久打算,再谋职业,不能眼睁睁地坐吃山空。他竟然质疑起我的爱情来,说冰女是城市里常见的骚蜂浪蝶,年纪轻轻却久经风月,床头金尽之时就是恩断情绝之日,让我看清局势,别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他说的话文绉绉的,一副机关笔杆子的架势,可我将这看作对我浪漫爱情的嫉妒,还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冰女。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午后,冰女和我打完游戏在公寓楼下花园里晒太阳。坐在长椅上抽烟的冰女粲然一笑,淡淡地说,也许你哥说的不假。

不知从何时起,冰女开始在外过夜,我问起时说是和闺蜜一起游玩,还给我看手机里和闺蜜一起吃喝玩乐的合影。鸟城女郎的朋友圈多是如此,我便丝毫没起疑心。

经过大半年的挥霍,我的存款花得差不多了,开始想起哥哥的叮嘱。我找到他,他说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工作,指着酒桌上一位胖墩墩的中年人介绍说,这是任老板,以后你给他当司机。

一天下班回家,我看到冰女正在打包一些衣裙,不由得心中一凛。我听我哥说过,女人的衣服在哪里,人就会在哪里。可冰女说,只是整理一下房间,将一些穿不着的衣服寄回老家而已。

没过几天,我下班归来,发现冰女的所有东西都没了,心里才彻底明白过来她已经离开我了。

既然是意料之中,虽然不舍,也没什么好伤心的,便一心上起班来。当然,一下班我照例玩刀塔,边玩边怀念冰女。那时候,我的游戏技术已经登峰造极。我操控的蓝胖子,不,那蓝胖子就是我,有时候走路走成曲线,有时候绕着一棵大树疾走,有时候一头钻进密林,搞得敌人晕头转向。后来,我杀了很多敌人和怪物,合成了超神的装备,一路过关斩将。我总是不急于拆除敌人的主营,而是尽情杀戮拼死抵抗的敌人。我迷醉于这种乐趣,就像钓者迷醉于遛鱼,狸猫迷醉于玩老鼠一样。杀够了敌人,我才缓缓拆除了敌人的主营,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游戏的结束画面中,我拿着一种形似狼牙棒的武器振臂高呼,似乎已经彻底改变了命运。

奇怪的是,开培训公司的任老板对我实在太好了,有时候一月只上两天班也给我一整个月的工资,除此之外,他还经常请我吃饭,带我去装潢豪华,到处是美女的好地方。

有一次,酒足饭饱之后,任老板送给我一个崭新的牛皮背包,托我将包内之物转交给哥哥李清,声称自己经常往我哥办公室跑不方便。

我回到住所翻开一看,包里的牛皮纸信封里是四捆百元大钞,我截留下一捆,将其余三捆装回信封,转交给了哥哥。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犯罪打工网吧木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02-25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2-22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1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2-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嘲讽4举人2019/02/22 15:55:56
    • 分享到:
  • 用游戏做背景是很有意思的设定,跟文中这段禁忌之情虚虚实实,相辅相成。
  • 感谢您的阅读。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2/21 14:53:59
    • 分享到:
  • 畸形的爱情反衬出普世的人性,行文流畅
  • 感谢胡老师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133033
  • 34
  • 423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