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一起去隐居
  • 点击:16102评论:02019/02/21 10:14

我是个自恋狂。

一天到晚,我几乎都在做同一件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

自恋的人往往也是最自卑的,特别是像我这种年近四十都还没有结婚的老男人,这种矛盾的心理更甚。

娟子发来微信时,无聊至极的我正在对着镜子数胡须。

“蒲扇,你能否陪我去爬罗浮山?”娟子的话情意绵绵。

我受宠若惊。

我暗恋娟子已经很久了。确切的说,从见到娟子的第一眼起,我就不可思议地喜欢上了她。

娟子是美女,是个满腹经纶的美才女。

暗恋归暗恋,在这之前,我对娟子只有高山仰止的份,断然不敢对她有什么过分的想法。

整个西子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狂热的户外运动爱好者。由于我会写一些狗屁不通的诗歌的缘故,最近一两年,总有一些“恐龙级别”的女同事有事没事找机会跟我蹭“热闹”——主动提出陪我去爬山,而我素来都是来者不拒。不了解内情的人往往凭此认定我“滥情”,认定我在自我放纵且“无极限”。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全都是在“演戏”,是在“演戏”给大家看。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吸引娟子的注意。


我不知道娟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的。

我只记得,那是我在朋友圈里“晒”了我与公司的两个“恐龙级别”的女同事一起攀爬象头山顶峰蟹眼顶的照片之后的第二天,我的顶头上司杨大雪把正在对着电脑发呆的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蒲扇,想不到你还真有一手啊,连公司第一美女娟子都主动向我打听你的情况,还跟我要了你的微信号。”杨大雪一改往日的严肃,用发亮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似乎想把我看个透。“你到底施展了啥子手段,说出来交流交流嘛!”见我不作声,杨大雪嬉笑着发给了我一支烟。

我点燃香烟,冲他嘻嘻一笑。

“不可奉告。”我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只干瘪瘪地说了四个字。杨大雪一直都在猛追娟子,这在西子公司是个公开的秘密。潜意识里,我早就把只会溜须拍马的杨大雪当作了自己的“情敌”。我怎么可能向他泄露天机呢。

“去爬山”三个字是我与所有跟我关系比较暧昧的女人之间的一道暗语。

我刚从杨大雪办公室出来,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是一条共有七个字的微信验证信息:想去爬山的娟子。

我猛惊。此前娟子与我从无任何交集,她怎么也用上了“去爬山”这道暗语?

我以最快的速度加了娟子的微信,并发了一个握手的图标给她。

直到临下班前,娟子才发来了一个“笑脸”。正当我在犹豫该如何回复她时,她发来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心若怡然,何处不桃源,心若安然,何处不南山。

我愕然。我没有不惊讶的理由。因为这是一句我在三年前曾对另外一个女孩说过的话。


三年前,我还没有加入西子公司。那时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浪汉。在风尘仆仆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浪漫的西藏之旅后,我从深圳辗转到了蕙城。

离开深圳,我是为了逃离,更是为了疗伤。

从西藏回到深圳的那天,在我那间廉价的出租屋里,我把曾信誓旦旦要和我结婚的女友那最丑陋的一幕抓了个现行——在那张我曾和她缠绵过无数次的硬板床上,她正和那个长着一张越南脸的年近五十的老男人滚爬在一起。

那天是个特殊的的日子:2015年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

愤怒地把手里的那束玫瑰花砸在那对狗男女赤条条的身上之后,我转身走出了房间。

女友追了出来,一个劲地祈求我原谅她。我仰天苦笑。笑罢,我脱口而出:心若怡然,何处不桃源,心若安然,何处不南山。

女友一脸茫然。问我是何意思。

我依然苦笑,没有作答。

知道已无法挽回,女友感伤地哭泣了起来。

我是徒步离开深圳的。就在2月14日当晚。


一个情感的受伤者最好的疗伤方式就是重新开启另一段足够刺激的感情。

我辗转数地,来到了蕙城,并留在了蕙城,原因只有一个,施加荣是蕙城人。

我与施加荣的相识极富戏剧性。那是我刚从湖南老家来到广东的第二个冬天。我独自蜷曲在深圳南山一条叫高思特的小巷最深处的一间破旧的阁楼上,一边写着狗屁不通的诗歌,一边做着“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之类的美梦。除了吃饭,睡觉,我几乎每天都在做着同一件极其无聊的事——趴在窄窄的窗口看着几米之外的对面那栋阁楼的窗口发呆,然后再把自己的臆想转化成文字,写进那些狗屁不通的诗歌里。

对面那扇窗户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那间阁楼里住着一个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这一秘密是那个有着一张勾魂眼的中年女房东当初领我来看房时悄悄告诉我的。女房东的用意不言而喻。

我在那间阁楼住了整整两年,也对住在对面那栋阁楼里的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遐思了整整两年。在那两年时间里,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白日梦里,每一段与她相关的臆想或遐思都成了诱发我写作灵感的酵母。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竟然破天荒地写起了小说。在一篇题为《遗失在窗口的爱情》的短篇小说里,我虚构了一则浪漫的爱情故事。在那则有始无终的爱情故事里,对面那栋阁楼里的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我小说里的女主角。那篇小说后来发表在了某家畅销杂志上。小说发表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由于文章后边留有我的QQ号码,短短的几个月内,竟有数百名读者通过QQ与我联系,其中,不乏对我表示钦佩甚或爱慕的女性读者。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更为了排遣孤独和寂寞,我凭感觉选择了其中的几个女网友进行了深层次的互动与交流。这其中,与我互动得最多的便是一个叫施加荣的女孩。


施加荣这个名字非常男性化,我最初还一度误以为她是个小伙子。在与她的第一次交流中,我就被自称是个孤独者的她一下子吸引住了。随着与她交流的增多,我更是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影子。她说,她跟我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也是一个喜欢对着窗口发呆的人。她还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浮萍,不知终究会漂向何处。当然,最令我感兴趣的还是她的身世。她说自己原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出生的第三天,她就被亲生父母狠心地卖给了一对结婚多年未生育的夫妇。在她三岁那年,她的养父母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于是,她又被转卖给了后来的继父。他的继父是个离异多年的中年独身男人。在她儿时的记忆里,她的继父对她宠爱有加。但在她读高三那年,她的继父有一次酒后竟然强行猥亵了她。施加荣就是在继父第二次欲对她图谋不轨之后逃离那个叫蕙城的地方来到深圳的。

施加荣如也在深圳?她的不幸遭遇触动了我的怜悯之心。潜意识里,我似乎隐约觉得我和她有了某种心灵的默契。特别是当我们一边通过QQ各自倾吐着自己的心事,一边各自对着窗户发呆的时候,一种涌动在心底的特殊情愫一次又一次点燃了我的某些渴望。

我含蓄地表达了想与施加荣见见面的想法,并主动告知了她我租住的那间出租屋的详细地址。

施加荣第一时间回复了我一个笑脸。并笑问:“你信缘吗?”

“当然信缘!”我肯定地回答。

“我曾在梦中见过你。”她答。

我知道她是在跟我开玩笑。就回复说,我也曾在梦中见过你。

“那你能不能把我在你梦中的形象大致描述一下?”施加荣发了一个“偷笑”的图标。

我并没有真正做过有关她的梦。但作为一个写作者,简单地描述一下一个想象中的女孩的样子并不是一件难事。

“高挑的个头,曼妙的身姿,一头飘逸的秀美的长发,一张清丽秀雅的脸上总是带着点淡淡的忧郁……”我飞快地敲打出这样几行文字。在稍稍踌躇之后,我把这段文字发给了施加荣。

“唉,大作家,这不就是你那篇小说你的那位女主人公吗?”她笑。

在我眼里。美女都是千篇一律的。我确实是在不经意间把施加荣想象成为几米之外对面窗户内的那位陌生女子了。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你一定是个大美女。”我答非所问。

顿了顿,我无不好奇地问:“那你梦中的我又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

“中等的个儿,一张清瘦的脸,一头披肩的长发,一双深邃的略带忧郁的眼睛……”约莫十分钟后,我收到了她这样一头信息。

我愕然了。本能地抓过镜子,一遍又一遍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施加荣真是神了,镜中的我和她所描绘的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怎么不作声了?我梦中的你与真实的你差别大吗?”施加荣连发了三个“呲牙”的图标给我。

“你……你难道见过我?”我无法掩饰自己的震惊。

除了回复我一个“笑脸”,施加荣不再作答。

我本能地抬眼朝对面的窗户看过去,那熟悉的曼妙身姿从窗口一晃而过。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我立马给施加荣发去了一条信息:“能否告知你在深圳的确切位置?如果你真的信缘,我们能否找个机会见上一面?”

但足足过来两个多钟,我才收到了她的回复。她的回复只有三个字:“随缘吧!”

显然,施加荣是在委婉地拒绝了我。

我的自尊心遭受了极大的打击。正当我反复思虑要如何与施加荣继续交往下去的时候,我收到了她发给我的另一条短信:“因家庭出现变故,我得及时赶回家乡蕙城处理点事,若真有缘,但愿能有相见的那一天。祝好,请多保重。”

我立即回复了她的,询问她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需不需要帮助?

可施加荣除了发来一个双手抱拳的图标,不再言语。


令我惊诧无比的是,就在我收到施加荣最后那条信息的当天,我对面那间出租屋也突然换了租客,出现在那扇我关注了整整两年的窗户里的身影由曼妙身姿的美女换成了一个略显肥胖的短发姑娘。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当天就冒昧地前去敲响了对面那间出租屋的房门。

那个略显肥胖的短发姑娘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我是什么人,想要找谁?我当然不好意思说要找那个刚搬走的曼妙身姿的美女,在确认她是当天新来的租客之后,我笑言:“我是来找你的。我就租住在你对面那间一个小窗口的阁楼上。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邂逅了一个有着一张秀美脸庞的短发姑娘。当我今天透过窗户第一眼看到你,我震惊了。因为你分明就是我昨晚梦见过的那位美丽的姑娘。震惊之余,我心里便有了某种莫名的悸动。我预感有段爱情会来,所以就冒昧地找上门来了……”我滔滔不绝。

我说这话时,脑海中一直在想象着当天刚刚搬离此屋的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

那短发姑娘显然不知道这些内情。

在我说这番话时,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我以为她会骂我“流氓”什么之类的话,哪知她最后却娇羞一笑:“你这人也太有趣了吧,编这样肉麻的假话来骗人却一点都不脸红。”

我厚着脸皮说:“我说的是真心话。你看我俩多有缘呀,要不,我俩真的来一段爱情吧?”。我的话还没说完,那短发姑娘的脸早红了。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隐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3600
  • 50
  • 336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