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一起去隐居
  • 点击:29570评论:02019/02/21 10:14

我是个自恋狂。

一天到晚,我几乎都在做同一件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

自恋的人往往也是最自卑的,特别是像我这种年近四十都还没有结婚的老男人,这种矛盾的心理更甚。

娟子发来微信时,无聊至极的我正在对着镜子数胡须。

“蒲扇,你能否陪我去爬罗浮山?”娟子的话情意绵绵。

我受宠若惊。

我暗恋娟子已经很久了。确切的说,从见到娟子的第一眼起,我就不可思议地喜欢上了她。

娟子是美女,是个满腹经纶的美才女。

暗恋归暗恋,在这之前,我对娟子只有高山仰止的份,断然不敢对她有什么过分的想法。

整个西子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是个狂热的户外运动爱好者。由于我会写一些狗屁不通的诗歌的缘故,最近一两年,总有一些“恐龙级别”的女同事有事没事找机会跟我蹭“热闹”——主动提出陪我去爬山,而我素来都是来者不拒。不了解内情的人往往凭此认定我“滥情”,认定我在自我放纵且“无极限”。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全都是在“演戏”,是在“演戏”给大家看。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吸引娟子的注意。


我不知道娟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的。

我只记得,那是我在朋友圈里“晒”了我与公司的两个“恐龙级别”的女同事一起攀爬象头山顶峰蟹眼顶的照片之后的第二天,我的顶头上司杨大雪把正在对着电脑发呆的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蒲扇,想不到你还真有一手啊,连公司第一美女娟子都主动向我打听你的情况,还跟我要了你的微信号。”杨大雪一改往日的严肃,用发亮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似乎想把我看个透。“你到底施展了啥子手段,说出来交流交流嘛!”见我不作声,杨大雪嬉笑着发给了我一支烟。

我点燃香烟,冲他嘻嘻一笑。

“不可奉告。”我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只干瘪瘪地说了四个字。杨大雪一直都在猛追娟子,这在西子公司是个公开的秘密。潜意识里,我早就把只会溜须拍马的杨大雪当作了自己的“情敌”。我怎么可能向他泄露天机呢。

“去爬山”三个字是我与所有跟我关系比较暧昧的女人之间的一道暗语。

我刚从杨大雪办公室出来,手机就响了。打开一看,是一条共有七个字的微信验证信息:想去爬山的娟子。

我猛惊。此前娟子与我从无任何交集,她怎么也用上了“去爬山”这道暗语?

我以最快的速度加了娟子的微信,并发了一个握手的图标给她。

直到临下班前,娟子才发来了一个“笑脸”。正当我在犹豫该如何回复她时,她发来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心若怡然,何处不桃源,心若安然,何处不南山。

我愕然。我没有不惊讶的理由。因为这是一句我在三年前曾对另外一个女孩说过的话。


三年前,我还没有加入西子公司。那时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浪汉。在风尘仆仆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浪漫的西藏之旅后,我从深圳辗转到了蕙城。

离开深圳,我是为了逃离,更是为了疗伤。

从西藏回到深圳的那天,在我那间廉价的出租屋里,我把曾信誓旦旦要和我结婚的女友那最丑陋的一幕抓了个现行——在那张我曾和她缠绵过无数次的硬板床上,她正和那个长着一张越南脸的年近五十的老男人滚爬在一起。

那天是个特殊的的日子:2015年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

愤怒地把手里的那束玫瑰花砸在那对狗男女赤条条的身上之后,我转身走出了房间。

女友追了出来,一个劲地祈求我原谅她。我仰天苦笑。笑罢,我脱口而出:心若怡然,何处不桃源,心若安然,何处不南山。

女友一脸茫然。问我是何意思。

我依然苦笑,没有作答。

知道已无法挽回,女友感伤地哭泣了起来。

我是徒步离开深圳的。就在2月14日当晚。


一个情感的受伤者最好的疗伤方式就是重新开启另一段足够刺激的感情。

我辗转数地,来到了蕙城,并留在了蕙城,原因只有一个,施加荣是蕙城人。

我与施加荣的相识极富戏剧性。那是我刚从湖南老家来到广东的第二个冬天。我独自蜷曲在深圳南山一条叫高思特的小巷最深处的一间破旧的阁楼上,一边写着狗屁不通的诗歌,一边做着“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之类的美梦。除了吃饭,睡觉,我几乎每天都在做着同一件极其无聊的事——趴在窄窄的窗口看着几米之外的对面那栋阁楼的窗口发呆,然后再把自己的臆想转化成文字,写进那些狗屁不通的诗歌里。

对面那扇窗户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那间阁楼里住着一个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这一秘密是那个有着一张勾魂眼的中年女房东当初领我来看房时悄悄告诉我的。女房东的用意不言而喻。

我在那间阁楼住了整整两年,也对住在对面那栋阁楼里的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遐思了整整两年。在那两年时间里,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白日梦里,每一段与她相关的臆想或遐思都成了诱发我写作灵感的酵母。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竟然破天荒地写起了小说。在一篇题为《遗失在窗口的爱情》的短篇小说里,我虚构了一则浪漫的爱情故事。在那则有始无终的爱情故事里,对面那栋阁楼里的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我小说里的女主角。那篇小说后来发表在了某家畅销杂志上。小说发表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由于文章后边留有我的QQ号码,短短的几个月内,竟有数百名读者通过QQ与我联系,其中,不乏对我表示钦佩甚或爱慕的女性读者。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更为了排遣孤独和寂寞,我凭感觉选择了其中的几个女网友进行了深层次的互动与交流。这其中,与我互动得最多的便是一个叫施加荣的女孩。


施加荣这个名字非常男性化,我最初还一度误以为她是个小伙子。在与她的第一次交流中,我就被自称是个孤独者的她一下子吸引住了。随着与她交流的增多,我更是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影子。她说,她跟我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也是一个喜欢对着窗口发呆的人。她还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浮萍,不知终究会漂向何处。当然,最令我感兴趣的还是她的身世。她说自己原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出生的第三天,她就被亲生父母狠心地卖给了一对结婚多年未生育的夫妇。在她三岁那年,她的养父母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于是,她又被转卖给了后来的继父。他的继父是个离异多年的中年独身男人。在她儿时的记忆里,她的继父对她宠爱有加。但在她读高三那年,她的继父有一次酒后竟然强行猥亵了她。施加荣就是在继父第二次欲对她图谋不轨之后逃离那个叫蕙城的地方来到深圳的。

施加荣如也在深圳?她的不幸遭遇触动了我的怜悯之心。潜意识里,我似乎隐约觉得我和她有了某种心灵的默契。特别是当我们一边通过QQ各自倾吐着自己的心事,一边各自对着窗户发呆的时候,一种涌动在心底的特殊情愫一次又一次点燃了我的某些渴望。

我含蓄地表达了想与施加荣见见面的想法,并主动告知了她我租住的那间出租屋的详细地址。

施加荣第一时间回复了我一个笑脸。并笑问:“你信缘吗?”

“当然信缘!”我肯定地回答。

“我曾在梦中见过你。”她答。

我知道她是在跟我开玩笑。就回复说,我也曾在梦中见过你。

“那你能不能把我在你梦中的形象大致描述一下?”施加荣发了一个“偷笑”的图标。

我并没有真正做过有关她的梦。但作为一个写作者,简单地描述一下一个想象中的女孩的样子并不是一件难事。

“高挑的个头,曼妙的身姿,一头飘逸的秀美的长发,一张清丽秀雅的脸上总是带着点淡淡的忧郁……”我飞快地敲打出这样几行文字。在稍稍踌躇之后,我把这段文字发给了施加荣。

“唉,大作家,这不就是你那篇小说你的那位女主人公吗?”她笑。

在我眼里。美女都是千篇一律的。我确实是在不经意间把施加荣想象成为几米之外对面窗户内的那位陌生女子了。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你一定是个大美女。”我答非所问。

顿了顿,我无不好奇地问:“那你梦中的我又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

“中等的个儿,一张清瘦的脸,一头披肩的长发,一双深邃的略带忧郁的眼睛……”约莫十分钟后,我收到了她这样一头信息。

我愕然了。本能地抓过镜子,一遍又一遍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施加荣真是神了,镜中的我和她所描绘的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怎么不作声了?我梦中的你与真实的你差别大吗?”施加荣连发了三个“呲牙”的图标给我。

“你……你难道见过我?”我无法掩饰自己的震惊。

除了回复我一个“笑脸”,施加荣不再作答。

我本能地抬眼朝对面的窗户看过去,那熟悉的曼妙身姿从窗口一晃而过。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我立马给施加荣发去了一条信息:“能否告知你在深圳的确切位置?如果你真的信缘,我们能否找个机会见上一面?”

但足足过来两个多钟,我才收到了她的回复。她的回复只有三个字:“随缘吧!”

显然,施加荣是在委婉地拒绝了我。

我的自尊心遭受了极大的打击。正当我反复思虑要如何与施加荣继续交往下去的时候,我收到了她发给我的另一条短信:“因家庭出现变故,我得及时赶回家乡蕙城处理点事,若真有缘,但愿能有相见的那一天。祝好,请多保重。”

我立即回复了她的,询问她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需不需要帮助?

可施加荣除了发来一个双手抱拳的图标,不再言语。


令我惊诧无比的是,就在我收到施加荣最后那条信息的当天,我对面那间出租屋也突然换了租客,出现在那扇我关注了整整两年的窗户里的身影由曼妙身姿的美女换成了一个略显肥胖的短发姑娘。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当天就冒昧地前去敲响了对面那间出租屋的房门。

那个略显肥胖的短发姑娘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问我是什么人,想要找谁?我当然不好意思说要找那个刚搬走的曼妙身姿的美女,在确认她是当天新来的租客之后,我笑言:“我是来找你的。我就租住在你对面那间一个小窗口的阁楼上。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邂逅了一个有着一张秀美脸庞的短发姑娘。当我今天透过窗户第一眼看到你,我震惊了。因为你分明就是我昨晚梦见过的那位美丽的姑娘。震惊之余,我心里便有了某种莫名的悸动。我预感有段爱情会来,所以就冒昧地找上门来了……”我滔滔不绝。

我说这话时,脑海中一直在想象着当天刚刚搬离此屋的那位有着曼妙身姿的美女。

那短发姑娘显然不知道这些内情。

在我说这番话时,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我以为她会骂我“流氓”什么之类的话,哪知她最后却娇羞一笑:“你这人也太有趣了吧,编这样肉麻的假话来骗人却一点都不脸红。”

我厚着脸皮说:“我说的是真心话。你看我俩多有缘呀,要不,我俩真的来一段爱情吧?”。我的话还没说完,那短发姑娘的脸早红了。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隐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湘人,苗族,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湘人,苗族,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4100
  • 54
  • 358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