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间
  • 点击:8248评论:12019/02/28 16:34

突然想写个非著名爱情故事,灵感来自于一首歌。至于为什么非著名就不需要多说了,大抵是不够郎才女貌,也不够感天动地。比方说梁祝化作蝴蝶飞入千万家,这般离奇,不似人间的故事才能流传千百代,就算是现在,也能当作神话故事,再讲个十代八代。

在唐朝之前,诗人大概是不多的,人们写诗都是爬山之后,隐居寄情于山水之间的时候,陶冶陶冶情操,大概像是我们现在打游戏一般,都是玩嘛。有的厉害一些的,就写一首诗说,藏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山洞,等个几年再派个有缘人去挖出来,然后名扬天下,让大众茶前饭后津津乐道。流传的久了,就成了大诗人。真有本事的就万古流芳了。

到了唐朝的时候,突然诗人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个个都是大才子,放在之前的两千年都是领个几十年风骚的,可惜生在了一起,就变成了产业。唐初四杰就已经非同凡响,现在让我去找他们的诗我也懒得找了。反正就是牛滴很。如果没有李白杜甫,大概以后大唐的诗史提他们就足够了。

可惜前有四杰,后有李杜,产业链已经生成,大家都写写诗,便有无数迷妹追捧,吃喝不愁,还公费旅游。有套路深的迷弟能骗爱豆来找自己。搁现在就好难好难了,毕竟现在的爱豆都不爱桃花,爱不爱酒我也不知道啊。

开始的大诗人故事实在太多,说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到什么精髓。所以只能扯个相对非著名的诗人。

唐末的时候,上面就已经有点礼乐崩坏的意味,大家都糜烂的很,自古很多朝代都是因为弱小而亡,而唐就有点因强而亡的意味,泱泱大国突然说没就没了。在亡国之前的一段时间,长安城有个大户人家,姓鱼,家里生了个女儿,名字叫做鱼幼薇。

鱼幼薇很小的时候就很有才华,在京城的大佬之间流传,被称作神童。但是她老爸就觉得这样不好,总觉得女儿家长的好看就行了,会这么多琴棋书画最后难得有好下场。毕竟封建社会不像我们现在普照在共产主义的阳光下,茁壮健康,那个时候女性的命运总是很扭曲。

不过经历过武帝的这一波洗礼,唐代毕竟比之后之前的无数个朝代开放太多了,听说老武当政的时候,她喜欢佛法,整个天下就立地成佛了,那个什么什么山人,这个什么什么法师,大家各建寺庙,各赚各的香火钱倒是挺和谐,不像之后的一家独大。只是她老人家毕竟是个女人,一代必定而亡,天下的寺庙都叫苦喋喋,赶紧把她老人家的神位砸了,更有机智的大师改换门庭带个假发就成了道人了。这未免有些多心了,后来继位的大佬也不在乎这些。

鱼幼薇小的时候喜欢隔壁家的二狗子温岐,那小子油头粉面的确是讨小女孩子的喜欢,只是温岐年纪比鱼幼薇大了好多岁,老是不同意和她处对象。温岐也是个颇有名气的才子,而且更是名门之后,祖上当过宰相,到了这一代就有些落魄的意味,一起喝酒的时候就被同学说攀上了鱼家的大腿而愤愤不平,所以死要面子坚决不同意和她好。

平时温岐也没有什么爱好,大概就是暗戳戳的斜眼看鱼幼薇,或者瞅瞅隔壁仰慕的女神的胸脯,看一眼便急赤火燎的红了脸。唯一的爱好便是考试的时候帮同学做作弊。小温这一手玩的确实挺高,很多老师发现不了,不过小温总使一些小心机,不把完整的答案发给同学,所以最后往往都是自己考的最好。

小温喜欢隔壁的二花,二花人长的就比鱼幼薇那干干瘪瘪的生动多了,杨柳细腰的,胸前还鼓鼓囊囊仿佛装满了旺仔大馒头,而二花好像也对自己有兴趣,她路过自己的时候总给自己抛个媚眼,虽然眼影涂得跟狗啃的似的,但是还是让小温赤鸡的不要不要的,总是意淫把二花扑倒在地,扒光了上衣看看那鼓鼓囊囊的到底是什么。

这里就要鄙视一下幼薇了,毕竟年纪太小了,还不懂拿厚布在胸口狠狠缠上几圈。二花的那种陋习流传至今,很多女孩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带大一码的胸罩,明明是A偏偏要伪装成B,明明是B又要伪装成C,总要大一码才心安理得,只顾着自己穿的舒服了,不顾及男同胞们巨大的落差感。

小温十七八岁了还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却总爱在同学们面前吹牛,仿佛历经千花万草。人家就说,你是欺负鱼家的小闺女的吧!小温便败下阵来。同学们还要指望他帮忙作弊,赶紧圆场说等上几年,鱼幼薇肯定比二花美多了。

于是小温确实憧憬几年后的鱼幼薇起来了。

后来小温绞尽脑子的想要吸引女神的注意,便给自己起了个艺名,温岐变成了温庭筠,不仅多了无数个笔画,也确实变得文艺了很多,更有名了许多。可惜二花始终迷恋对门打铁的阿牛,没事总是搬着小板凳看着阿牛永无止境的打着铁,从铁矿变成了铁水,再变成什么锄头犁头,什么斧头,偶尔还来一把拙劣不堪的破剑。

二花说,你看,阿牛哥打铁的样子好man噢,哎呀受不了了,好喜欢。

温庭筠还想着吟诗作对,可惜二花偏偏不爱这口,他总是转不过弯来,对面阿牛比我还穷,长得丑的跟泥水里打滚的驴子一样。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翻白眼。

他始终想不明白二花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其实这又何止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这个问题纠缠上上下下千百年,多少个少男少女。许多人不是明白了,只是不想明白了。不是真的明白了,而是不需要再去明白了。

我在这个年纪也总是不明白,但是还是超级想明白,即使人家已经把话撂在脸上了。但是别人的答案总是让我不服气。

温庭筠就不服气,但是他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更没有去吻过女孩子的嘴唇,只能把这不服气咽在肚子里。

鱼幼薇多次暗示后,温庭筠还是不理不会,就有些气馁。要不怎么说是小女孩子,稍微大一些,女孩子总是无师自通一套欲擒故纵,对付小温这种小菜鸡还不是手到擒来。后来鱼幼薇想起来使用这招数的时候就有些用过头了,导致后来极为凄惨的下场。

所以招数是个好招,但是女孩子们还是小心点为妙,免得难以收场。男人对于唾手可得的总是不很珍惜,对于飘然于物外的总是跪下来祈求。在真正长大之前总是难以克制这种本能。

我们的喜欢经历过三种状态,第一种大约是十四五岁时候。

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偷偷告诉别人,我其实喜欢某某某,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啊!你他妈真是我的好兄弟,终于传到她耳朵里了!嘻嘻。

后来十八九岁的时候。

喜欢到自惭形秽,哎呀她那么好看,虽然我也好看,但是总觉得配不上她。我今天穿的好土,土到掉渣了,怎么好意思和她说话。我头发没有吹好,躲远点吧,别让她看到我这个邋遢样!我今天要去表白!!她怎么和他站在一起!她们不会是谈对象了吧?也对,他们才般配,我来自取其辱做什么,算了算了。

到了第三种,只在远处观望,堂堂正正,第一次正视她的眼神,却已经时光荏苒,往事只能回味了。

有时候又感慨不如鱼幼薇,能够遇到真正影响自己一生的人物,不管结局或喜或悲,总是别有一番滋味,深陷其中,即使很多年后回想起来,还是会想起那日阳光午后,洒落肩头的尘灰,仿佛又回到那个十八九岁的年纪,在雨里追逐那只落难的蝴蝶。

(未完待续)

  • 1
  • 关键词: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挺有趣的,期待更新哦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185
  • 3
  • 470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春风妙语1947年的那个夏天

    2019/7/19 0:39:04
  • 我真是服你了,把马峦山的历史抖扯得这么清楚。马峦山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旅游圣地,是人们放松心情的好地方,是人们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也是人们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当你在山路上渴了,你可喝一口清甜的山泉。当里累了困了,你可坐在石头上听小溪唱歌,看小鸟儿欢快的跳舞。遇上天晴,还可以看日出日落。去过无数次的马峦山,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路人,会在途中收获不同的快乐。你能认只很多的植物,你能收获许多的欢笑。 。

    春风妙语马峦山下

    2019/7/19 0:16:09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