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间
  • 点击:4708评论:12019/02/28 16:34

突然想写个非著名爱情故事,灵感来自于一首歌。至于为什么非著名就不需要多说了,大抵是不够郎才女貌,也不够感天动地。比方说梁祝化作蝴蝶飞入千万家,这般离奇,不似人间的故事才能流传千百代,就算是现在,也能当作神话故事,再讲个十代八代。

在唐朝之前,诗人大概是不多的,人们写诗都是爬山之后,隐居寄情于山水之间的时候,陶冶陶冶情操,大概像是我们现在打游戏一般,都是玩嘛。有的厉害一些的,就写一首诗说,藏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山洞,等个几年再派个有缘人去挖出来,然后名扬天下,让大众茶前饭后津津乐道。流传的久了,就成了大诗人。真有本事的就万古流芳了。

到了唐朝的时候,突然诗人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个个都是大才子,放在之前的两千年都是领个几十年风骚的,可惜生在了一起,就变成了产业。唐初四杰就已经非同凡响,现在让我去找他们的诗我也懒得找了。反正就是牛滴很。如果没有李白杜甫,大概以后大唐的诗史提他们就足够了。

可惜前有四杰,后有李杜,产业链已经生成,大家都写写诗,便有无数迷妹追捧,吃喝不愁,还公费旅游。有套路深的迷弟能骗爱豆来找自己。搁现在就好难好难了,毕竟现在的爱豆都不爱桃花,爱不爱酒我也不知道啊。

开始的大诗人故事实在太多,说个几天几夜也说不到什么精髓。所以只能扯个相对非著名的诗人。

唐末的时候,上面就已经有点礼乐崩坏的意味,大家都糜烂的很,自古很多朝代都是因为弱小而亡,而唐就有点因强而亡的意味,泱泱大国突然说没就没了。在亡国之前的一段时间,长安城有个大户人家,姓鱼,家里生了个女儿,名字叫做鱼幼薇。

鱼幼薇很小的时候就很有才华,在京城的大佬之间流传,被称作神童。但是她老爸就觉得这样不好,总觉得女儿家长的好看就行了,会这么多琴棋书画最后难得有好下场。毕竟封建社会不像我们现在普照在共产主义的阳光下,茁壮健康,那个时候女性的命运总是很扭曲。

不过经历过武帝的这一波洗礼,唐代毕竟比之后之前的无数个朝代开放太多了,听说老武当政的时候,她喜欢佛法,整个天下就立地成佛了,那个什么什么山人,这个什么什么法师,大家各建寺庙,各赚各的香火钱倒是挺和谐,不像之后的一家独大。只是她老人家毕竟是个女人,一代必定而亡,天下的寺庙都叫苦喋喋,赶紧把她老人家的神位砸了,更有机智的大师改换门庭带个假发就成了道人了。这未免有些多心了,后来继位的大佬也不在乎这些。

鱼幼薇小的时候喜欢隔壁家的二狗子温岐,那小子油头粉面的确是讨小女孩子的喜欢,只是温岐年纪比鱼幼薇大了好多岁,老是不同意和她处对象。温岐也是个颇有名气的才子,而且更是名门之后,祖上当过宰相,到了这一代就有些落魄的意味,一起喝酒的时候就被同学说攀上了鱼家的大腿而愤愤不平,所以死要面子坚决不同意和她好。

平时温岐也没有什么爱好,大概就是暗戳戳的斜眼看鱼幼薇,或者瞅瞅隔壁仰慕的女神的胸脯,看一眼便急赤火燎的红了脸。唯一的爱好便是考试的时候帮同学做作弊。小温这一手玩的确实挺高,很多老师发现不了,不过小温总使一些小心机,不把完整的答案发给同学,所以最后往往都是自己考的最好。

小温喜欢隔壁的二花,二花人长的就比鱼幼薇那干干瘪瘪的生动多了,杨柳细腰的,胸前还鼓鼓囊囊仿佛装满了旺仔大馒头,而二花好像也对自己有兴趣,她路过自己的时候总给自己抛个媚眼,虽然眼影涂得跟狗啃的似的,但是还是让小温赤鸡的不要不要的,总是意淫把二花扑倒在地,扒光了上衣看看那鼓鼓囊囊的到底是什么。

这里就要鄙视一下幼薇了,毕竟年纪太小了,还不懂拿厚布在胸口狠狠缠上几圈。二花的那种陋习流传至今,很多女孩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带大一码的胸罩,明明是A偏偏要伪装成B,明明是B又要伪装成C,总要大一码才心安理得,只顾着自己穿的舒服了,不顾及男同胞们巨大的落差感。

小温十七八岁了还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却总爱在同学们面前吹牛,仿佛历经千花万草。人家就说,你是欺负鱼家的小闺女的吧!小温便败下阵来。同学们还要指望他帮忙作弊,赶紧圆场说等上几年,鱼幼薇肯定比二花美多了。

于是小温确实憧憬几年后的鱼幼薇起来了。

后来小温绞尽脑子的想要吸引女神的注意,便给自己起了个艺名,温岐变成了温庭筠,不仅多了无数个笔画,也确实变得文艺了很多,更有名了许多。可惜二花始终迷恋对门打铁的阿牛,没事总是搬着小板凳看着阿牛永无止境的打着铁,从铁矿变成了铁水,再变成什么锄头犁头,什么斧头,偶尔还来一把拙劣不堪的破剑。

二花说,你看,阿牛哥打铁的样子好man噢,哎呀受不了了,好喜欢。

温庭筠还想着吟诗作对,可惜二花偏偏不爱这口,他总是转不过弯来,对面阿牛比我还穷,长得丑的跟泥水里打滚的驴子一样。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翻白眼。

他始终想不明白二花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其实这又何止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这个问题纠缠上上下下千百年,多少个少男少女。许多人不是明白了,只是不想明白了。不是真的明白了,而是不需要再去明白了。

我在这个年纪也总是不明白,但是还是超级想明白,即使人家已经把话撂在脸上了。但是别人的答案总是让我不服气。

温庭筠就不服气,但是他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更没有去吻过女孩子的嘴唇,只能把这不服气咽在肚子里。

鱼幼薇多次暗示后,温庭筠还是不理不会,就有些气馁。要不怎么说是小女孩子,稍微大一些,女孩子总是无师自通一套欲擒故纵,对付小温这种小菜鸡还不是手到擒来。后来鱼幼薇想起来使用这招数的时候就有些用过头了,导致后来极为凄惨的下场。

所以招数是个好招,但是女孩子们还是小心点为妙,免得难以收场。男人对于唾手可得的总是不很珍惜,对于飘然于物外的总是跪下来祈求。在真正长大之前总是难以克制这种本能。

我们的喜欢经历过三种状态,第一种大约是十四五岁时候。

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我偷偷告诉别人,我其实喜欢某某某,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啊!你他妈真是我的好兄弟,终于传到她耳朵里了!嘻嘻。

后来十八九岁的时候。

喜欢到自惭形秽,哎呀她那么好看,虽然我也好看,但是总觉得配不上她。我今天穿的好土,土到掉渣了,怎么好意思和她说话。我头发没有吹好,躲远点吧,别让她看到我这个邋遢样!我今天要去表白!!她怎么和他站在一起!她们不会是谈对象了吧?也对,他们才般配,我来自取其辱做什么,算了算了。

到了第三种,只在远处观望,堂堂正正,第一次正视她的眼神,却已经时光荏苒,往事只能回味了。

有时候又感慨不如鱼幼薇,能够遇到真正影响自己一生的人物,不管结局或喜或悲,总是别有一番滋味,深陷其中,即使很多年后回想起来,还是会想起那日阳光午后,洒落肩头的尘灰,仿佛又回到那个十八九岁的年纪,在雨里追逐那只落难的蝴蝶。

(未完待续)

  • 1
  • 关键词:历史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挺有趣的,期待更新哦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600
  • 3
  • 45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