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理犯罪
  • 点击:26190评论:02019/03/12 12:45

小薇走了,去云南支教了,在刚升任办公室主任不久。谁都觉得可惜,不惟可惜,亦真可怜,谈了四年的男友愤然离去,就为一场本不当发生的误会。

话说,事情要追溯到半年前。先是小薇的办公室,就设在陈教授的隔壁,大间小间而已,外加一长形会客室,但凡有客,总夸小薇“齿如瓠犀,美目盼兮,”仿佛诗经里走出的女子。

与小薇成邻后,陈教授的衣着益发整洁、干净,皮鞋亦擦得铮亮,而曩昔常被妻女取笑不修边幅,尽管如此,一家人亦是和睦的。俩人共事半年,校务有条不紊,深得校长赏识、信任。有天校长招待上级来人,遂叫陈教授与小薇作陪,一来许多校事可由陈教授直应,他比自己更熟稔,而小薇乃晚席不可缺者。

果来人频与小薇举盏,薇则半推半就,心知即使不胜酒力,亦非饮不可,自己即将升作办公室主任。于是先抿二口试下口感,若好便可多饮,反之极容易醉也。小薇是个重庆妹子,不但得家族遗传有量,亦颇谙男人饮酒须使尽兴,否则食之无味无趣。于她来说,三两白酒真不算甚,又是好酒,但陈教授此刻却坐不住了,只见他端着个小酒杯,几步绕过校长走向来人,连声说道:“我俩喝,我俩喝;不醉不休,不醉不归。”旋即将小薇挡在了身后,直至席终,再亦未予来人机会。逾月小薇升职,与校长上下楼层。陈教授亦升作副校长,原室不动。

今乃冬至又值校庆,陈教授六点便起床了,且着衣裤且嘀咕;“时间都上哪儿了!”这话最近辄挂其嘴边,自升作副校长半年以来,妻女各有抱怨:“不是早出,即是很晚始归,就连每天一次的送女儿上学,亦往往由妻代替,”妻子不悦,她教美术,有课便去,无课则不用去,亦无须早去,女儿大了,自己坐地铁完全没问题,关键是早上人挤甚,心疼女儿罢了。夫妻俩都心疼。

教授七点至校,六个工人正在搭建舞台。门卫亦是全副武装。见学生老师陆陆续续入,自己便往食堂走去,亦只偶尔一回,曩昔皆妻子准备早餐:稀饭、馒头、荷包蛋、各色小吃小菜,应有尽有。这一点副校长很满意,很知足,而亦深知,深圳打工阶层及其它,并非人人都有他这样的幸运与福气。

校庆由八点,临时改为九点。时间刚到,校长、副校长、办公室主任,教务处正副主任等,咸恭恭敬敬地迎候在两旁。五个志愿者负责接待签到。摄影、摄像师,及多名记者紧随趋走,丝毫亦不敢怠慢,生怕错失精彩。少先队小代表,为每位来宾佩戴红领巾。接着按顺序参观黑板报、画廊,观看少儿文艺表演,书画表演,版画教学,所有人都笑语盈盈,惟独陈教授的笑略显勉强,令人想起有部国产电影,名曰《苦恼人的笑》(仅从字面解释),但不能说他不真诚,上级对他有提携之恩。

十点准时奏校歌,老师学生则由东西两侧,排列整齐地入场。而后举行国旗、党旗、团旗、队旗传递仪式,不断变换队列形成各种阵式、大阵式。陈教授,不,当称陈副校长,或干脆直接叫副校长,自始至午12点,忙甚连口水亦未及喝,等其终可以去用餐,已是饥肠辘辘,他看了看手表,早过了吃饭的最佳时间。食堂就在大操场南面的一楼口,时他急急地入,而小薇则匆匆地出,不经意间撞上,遂往右侧靠了靠,说了几句话,各自走了。

晚八点,校门口来了位中年妇女,门卫问:“你找谁,都下班啦!”女即答:“我找你们副校长,他在加班,”“我们有二位副校长,”女哂然答:“陈和平是我老公,”门卫说:“那你打他手机证明一下,”继说:“这是学校规定,”女即刻照办,连拨几次均无人接听,只好恳请门卫通融,而门卫固称:“违反校规会被炒的,多拨几次试试,”女照办,继续,俄将手机递予门卫,确实无人接听。双方正僵持不下,女忽灵机一动,又将手机递予门卫,指说:“你看我老公发的,”“老婆,我今加班会到很晚,你与孩子先吃先睡,不用等我,亦不用留饭。”表情则是一揖二抱。此时女亦顾不上许多了,得赶紧与丈夫商量。门卫逡巡不决,心思得罪夫人被炒鱿鱼,咋办?以恐被炒,遂连想到与己与鱿鱼有关的一件趣事:“‘原来,门卫刚来深圳,打工的首家公司俱为广东人,有回饷午大家围而食而谈,邻桌独王总一人。张说:‘偏爱水煮鱼,’李说:‘颇爱辣鸡丁,’于是,诸争先恐后报其所好。语次,不知谁说了句:‘王总最爱炒鱿鱼,’声音似故意压低,带有明显的狡黠、顽皮,但门卫新来乍到并不知情,一闻鱿鱼则大喜,笑说:‘我亦最爱炒鱿鱼,’语一出在座者顿时讶然,相顾哈哈哈,而门卫亦是越日始知。”正在窃笑,女忽不耐烦了,口出微词,面呈不快。无奈之下门卫对女说:“这样吧,我先带你上去看看,不确定在。”话音刚落,女面转晴,连连称谢,遂一前一后往教学大楼走去。时四周漆黑、静寂。亦就数十步便走到教学楼,而门卫忽地止步转身谓女:“我先叫他看看,”未等女复,便大嗓门地叫开了。叫了几声无有回应,女对门卫说:“可能是没有听到,我们直接上去好了,”“黑灯瞎火不在白上了,”门卫阴想,大嗓门地又叫了几声,抬头则副校长正往下望,猛见妻子先乃一愣一惊,随即点头算是默认。既然,门卫便让女自上三楼,转身离开了。女人上到一半,副校长亦下来了,于是且走且议,无何来到办公室。

副校长的办公室,铺开一桌,皆文件资料之类。女人自见到丈夫起,就不曾闭口。丈夫递了瓶益力矿泉水,女人接水顺势坐下,沙发柔软而舒适,女人甚感惬意。副校长的老婆,在一所中学教美术,女儿同校就读。星期天是夫妻结婚十六周年,本拟两家人一起吃顿饭,以往亦是这么过的,但学校下午组织星期天出游,可带家属一、二,女儿想去,故女人便打算携夫同去。赞助商买单,何不乐呢。仅乃“先宰后奏,”事先未与丈夫商量。副校长近日辄加班,更乃今文化大讲堂的热门人物,拥有众多的粉丝,女儿亦是,很崇拜自己的爸爸。副校长身高1米70,若在内地,恐怕对象亦难寻;而在广东这个身高尚可以。教授名衔,或副校长身份,更乃受益罢了。

丈夫当即说好,竟格外爽快,可谓结婚以来,仅有的一、二次破例。曩昔丈夫擅长言谈高论,家中大小事均由其说算。今妻子鼻酸但在强忍,当感恩生活,感恩丈夫结婚庆祝日对她的迁就。移时妻子心满意足拟回,唯恐耽误丈夫工作。起身外走,不经意间,一粉色精制小包映入眼帘,遂好奇止步侧身拿起,稍一不慎破镜了(梳妆镜)。“是谁的包,谁的包?”女不但连声发问,眼亦发直瞪圆,仿佛拟剖夫胸膛看个究竟。夫先愕然,继而反被动为主动,呵令女先回家,“这里的事不用你管,我在加班,”“为什么,为了什么?”女声高分贝,就欠歇斯底里了。俄而二人开始扯包,一身份证滑落地面,而未等男的反应,女则迅速拾起,遽扫一眼,是她无错,小薇也。“果真是她,”女又高分贝了。“快给我出来,还拟躲到明天?”不见人影,四顾搜索,最深处便是女厕所,遂自个儿进,推开每一扇门却空无一人。奇也难道插翅飞了?无奈何出,隔壁则是男厕所,难道在此?女毫不迟疑地进入,果真薇在,小鹿一样的惊恐、慌张,而身子卷缩于墙角旮旯。女上前便是一耳光,薇既不躲亦不还手,惟本能地摸摸脸颊,估是这一巴掌够狠,使出得是力,出得则是气,一巴掌,便将夫妻所有的恩爱化为乌有。而薇亦不躲,实亦无处可躲,倘有地洞早钻了。女边打边骂,打的是小薇,骂的是其丈夫,副教授在侧大气亦不敢出,更别说阻止了。移时,女忽地一把攫住小薇使劲外拽,出了厕门出校门,丈夫则紧紧相随。

时已23点,副校长真不知老婆拟何去,自又当如何来结束这场看似闹剧实则误会,一场十分冤枉的误会,亦惟天知、地知、薇知、己知罢了。忽然,老婆在不数米的路口中央站住,向驶近的一辆绿的士挥手,不待其停稳,拉开车门强将小薇塞入。小薇真未反抗,好似被人绑架了,当然非武力,而乃现状对其十分不利。时小薇害怕,薇在想:“男女事岂容自辨,又于大庭广众之下。”生怕女再做甚过激之举。薇一想到网络、媒体,辄报道原配撕扯小三的混乱场面,顿时毛骨悚然。小薇入后女入。副校长一个箭步亦入。司机不解,女曰:“往观澜河方向,”司机问:“具体位置?”女似不满,大声地说:“具体位置我亦不知,你先开车,容我再问,”话音刚落,司机却问:“观澜河在哪?”女先一愣,立刻明白,只好低声下气地说:“你导航嘛!”司机未答。车在行驶,车内鸦雀无声。无几女贴近手机叫了声姐,又问地址,好像还让发位置图。俄顷车至观澜世纪广场公交站,女与司机作简单沟通,车则三、四转,在荣源小区门口停下,副校长付了车资。女见一中年妇女立于门口,近前哽咽地叫了声姐,遂互为拥抚。副校长全程未说半句话。三人跟在姐姐身后,一起上了电梯,进了五楼504房。

待门关上,女一转身,又狠抽了小薇一耳光,开始向姐哭诉。姐夫亦在,两男人一言不发。姐姐竭力安慰妹妹,姐夫亦帮了几句,而始终未有问责妹夫。其过程女的不时抽打小薇,薇亦始终未作任何反抗,任其掌掴不捂不避。直至一更,三人始出,各自打的。临别,女将小薇的包还了。

小薇至家,家人睡了。关键是母亲,母亲睡了就没事,之前担心母亲,就怕其察觉。未洗漱,未开灯,躺下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妻子会闹到学校吗?”“他俩到家会打架吗?”“他俩会闹离婚吗?”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咋那么巧,刚坐下他妻子就来了,若在白天亦不怕,偏偏是晚上;干嘛要我晚上来(可能加班),干嘛叫我暂时躲藏,以致于包亦忘拿,惹此大祸,受此奇辱?”越想越黑怕,捂在被窝里抽泣,渐渐迷糊睡了。

翌日,母亲叫她三次才起。镜子里她的脸,既有泪痕亦有手印,只是夹杂在一起分不清罢了。吃碗粥后便去学校了。学校是有早餐供应的,况是免费,而平时她多在学校吃,今天则免了,若不是有大堆事情等着她,她肯定请假了。                                                                                                                                   谁知她未请假,副校长却请了,有人找他竟找到她处,结果她知道了。本拟观望见机行事,他不来她则不安了。一上午她都无心做事。同事与她打招呼,她亦勉强回应,很不自在。有人竟以为她病了,劝她注意休息,勿太累了,她惟有嗯嗯,谢谢,心里是真痛。中午12点,教师们一致往食堂去。学校的时间一向准点,特别是中午涉及到午休,更不能饿了孩子,家长们亦等在门口。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行为犯罪心理犯罪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3-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7
  • 41979
  • 34
  • 1871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