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理犯罪
  • 点击:4967评论:02019/03/12 12:45

小薇走了,去云南支教了,在刚升任办公室主任不久。谁都觉得可惜,不惟可惜,亦真可怜,谈了四年的男友愤然离去,就为一场本不当发生的误会。

话说,事情要追溯到半年前。先是小薇的办公室,就设在陈教授的隔壁,大间小间而已,外加一长形会客室,但凡有客,总夸小薇“齿如瓠犀,美目盼兮,”仿佛诗经里走出的女子。

与小薇成邻后,陈教授的衣着益发整洁、干净,皮鞋亦擦得铮亮,而曩昔常被妻女取笑不修边幅,尽管如此,一家人亦是和睦的。俩人共事半年,校务有条不紊,深得校长赏识、信任。有天校长招待上级来人,遂叫陈教授与小薇作陪,一来许多校事可由陈教授直应,他比自己更熟稔,而小薇乃晚席不可缺者。

果来人频与小薇举盏,薇则半推半就,心知即使不胜酒力,亦非饮不可,自己即将升作办公室主任。于是先抿二口试下口感,若好便可多饮,反之极容易醉也。小薇是个重庆妹子,不但得家族遗传有量,亦颇谙男人饮酒须使尽兴,否则食之无味无趣。于她来说,三两白酒真不算甚,又是好酒,但陈教授此刻却坐不住了,只见他端着个小酒杯,几步绕过校长走向来人,连声说道:“我俩喝,我俩喝;不醉不休,不醉不归。”旋即将小薇挡在了身后,直至席终,再亦未予来人机会。逾月小薇升职,与校长上下楼层。陈教授亦升作副校长,原室不动。

今乃冬至又值校庆,陈教授六点便起床了,且着衣裤且嘀咕;“时间都上哪儿了!”这话最近辄挂其嘴边,自升作副校长半年以来,妻女各有抱怨:“不是早出,即是很晚始归,就连每天一次的送女儿上学,亦往往由妻代替,”妻子不悦,她教美术,有课便去,无课则不用去,亦无须早去,女儿大了,自己坐地铁完全没问题,关键是早上人挤甚,心疼女儿罢了。夫妻俩都心疼。

教授七点至校,六个工人正在搭建舞台。门卫亦是全副武装。见学生老师陆陆续续入,自己便往食堂走去,亦只偶尔一回,曩昔皆妻子准备早餐:稀饭、馒头、荷包蛋、各色小吃小菜,应有尽有。这一点副校长很满意,很知足,而亦深知,深圳打工阶层及其它,并非人人都有他这样的幸运与福气。

校庆由八点,临时改为九点。时间刚到,校长、副校长、办公室主任,教务处正副主任等,咸恭恭敬敬地迎候在两旁。五个志愿者负责接待签到。摄影、摄像师,及多名记者紧随趋走,丝毫亦不敢怠慢,生怕错失精彩。少先队小代表,为每位来宾佩戴红领巾。接着按顺序参观黑板报、画廊,观看少儿文艺表演,书画表演,版画教学,所有人都笑语盈盈,惟独陈教授的笑略显勉强,令人想起有部国产电影,名曰《苦恼人的笑》(仅从字面解释),但不能说他不真诚,上级对他有提携之恩。

十点准时奏校歌,老师学生则由东西两侧,排列整齐地入场。而后举行国旗、党旗、团旗、队旗传递仪式,不断变换队列形成各种阵式、大阵式。陈教授,不,当称陈副校长,或干脆直接叫副校长,自始至午12点,忙甚连口水亦未及喝,等其终可以去用餐,已是饥肠辘辘,他看了看手表,早过了吃饭的最佳时间。食堂就在大操场南面的一楼口,时他急急地入,而小薇则匆匆地出,不经意间撞上,遂往右侧靠了靠,说了几句话,各自走了。

晚八点,校门口来了位中年妇女,门卫问:“你找谁,都下班啦!”女即答:“我找你们副校长,他在加班,”“我们有二位副校长,”女哂然答:“陈和平是我老公,”门卫说:“那你打他手机证明一下,”继说:“这是学校规定,”女即刻照办,连拨几次均无人接听,只好恳请门卫通融,而门卫固称:“违反校规会被炒的,多拨几次试试,”女照办,继续,俄将手机递予门卫,确实无人接听。双方正僵持不下,女忽灵机一动,又将手机递予门卫,指说:“你看我老公发的,”“老婆,我今加班会到很晚,你与孩子先吃先睡,不用等我,亦不用留饭。”表情则是一揖二抱。此时女亦顾不上许多了,得赶紧与丈夫商量。门卫逡巡不决,心思得罪夫人被炒鱿鱼,咋办?以恐被炒,遂连想到与己与鱿鱼有关的一件趣事:“‘原来,门卫刚来深圳,打工的首家公司俱为广东人,有回饷午大家围而食而谈,邻桌独王总一人。张说:‘偏爱水煮鱼,’李说:‘颇爱辣鸡丁,’于是,诸争先恐后报其所好。语次,不知谁说了句:‘王总最爱炒鱿鱼,’声音似故意压低,带有明显的狡黠、顽皮,但门卫新来乍到并不知情,一闻鱿鱼则大喜,笑说:‘我亦最爱炒鱿鱼,’语一出在座者顿时讶然,相顾哈哈哈,而门卫亦是越日始知。”正在窃笑,女忽不耐烦了,口出微词,面呈不快。无奈之下门卫对女说:“这样吧,我先带你上去看看,不确定在。”话音刚落,女面转晴,连连称谢,遂一前一后往教学大楼走去。时四周漆黑、静寂。亦就数十步便走到教学楼,而门卫忽地止步转身谓女:“我先叫他看看,”未等女复,便大嗓门地叫开了。叫了几声无有回应,女对门卫说:“可能是没有听到,我们直接上去好了,”“黑灯瞎火不在白上了,”门卫阴想,大嗓门地又叫了几声,抬头则副校长正往下望,猛见妻子先乃一愣一惊,随即点头算是默认。既然,门卫便让女自上三楼,转身离开了。女人上到一半,副校长亦下来了,于是且走且议,无何来到办公室。

副校长的办公室,铺开一桌,皆文件资料之类。女人自见到丈夫起,就不曾闭口。丈夫递了瓶益力矿泉水,女人接水顺势坐下,沙发柔软而舒适,女人甚感惬意。副校长的老婆,在一所中学教美术,女儿同校就读。星期天是夫妻结婚十六周年,本拟两家人一起吃顿饭,以往亦是这么过的,但学校下午组织星期天出游,可带家属一、二,女儿想去,故女人便打算携夫同去。赞助商买单,何不乐呢。仅乃“先宰后奏,”事先未与丈夫商量。副校长近日辄加班,更乃今文化大讲堂的热门人物,拥有众多的粉丝,女儿亦是,很崇拜自己的爸爸。副校长身高1米70,若在内地,恐怕对象亦难寻;而在广东这个身高尚可以。教授名衔,或副校长身份,更乃受益罢了。

丈夫当即说好,竟格外爽快,可谓结婚以来,仅有的一、二次破例。曩昔丈夫擅长言谈高论,家中大小事均由其说算。今妻子鼻酸但在强忍,当感恩生活,感恩丈夫结婚庆祝日对她的迁就。移时妻子心满意足拟回,唯恐耽误丈夫工作。起身外走,不经意间,一粉色精制小包映入眼帘,遂好奇止步侧身拿起,稍一不慎破镜了(梳妆镜)。“是谁的包,谁的包?”女不但连声发问,眼亦发直瞪圆,仿佛拟剖夫胸膛看个究竟。夫先愕然,继而反被动为主动,呵令女先回家,“这里的事不用你管,我在加班,”“为什么,为了什么?”女声高分贝,就欠歇斯底里了。俄而二人开始扯包,一身份证滑落地面,而未等男的反应,女则迅速拾起,遽扫一眼,是她无错,小薇也。“果真是她,”女又高分贝了。“快给我出来,还拟躲到明天?”不见人影,四顾搜索,最深处便是女厕所,遂自个儿进,推开每一扇门却空无一人。奇也难道插翅飞了?无奈何出,隔壁则是男厕所,难道在此?女毫不迟疑地进入,果真薇在,小鹿一样的惊恐、慌张,而身子卷缩于墙角旮旯。女上前便是一耳光,薇既不躲亦不还手,惟本能地摸摸脸颊,估是这一巴掌够狠,使出得是力,出得则是气,一巴掌,便将夫妻所有的恩爱化为乌有。而薇亦不躲,实亦无处可躲,倘有地洞早钻了。女边打边骂,打的是小薇,骂的是其丈夫,副教授在侧大气亦不敢出,更别说阻止了。移时,女忽地一把攫住小薇使劲外拽,出了厕门出校门,丈夫则紧紧相随。

时已23点,副校长真不知老婆拟何去,自又当如何来结束这场看似闹剧实则误会,一场十分冤枉的误会,亦惟天知、地知、薇知、己知罢了。忽然,老婆在不数米的路口中央站住,向驶近的一辆绿的士挥手,不待其停稳,拉开车门强将小薇塞入。小薇真未反抗,好似被人绑架了,当然非武力,而乃现状对其十分不利。时小薇害怕,薇在想:“男女事岂容自辨,又于大庭广众之下。”生怕女再做甚过激之举。薇一想到网络、媒体,辄报道原配撕扯小三的混乱场面,顿时毛骨悚然。小薇入后女入。副校长一个箭步亦入。司机不解,女曰:“往观澜河方向,”司机问:“具体位置?”女似不满,大声地说:“具体位置我亦不知,你先开车,容我再问,”话音刚落,司机却问:“观澜河在哪?”女先一愣,立刻明白,只好低声下气地说:“你导航嘛!”司机未答。车在行驶,车内鸦雀无声。无几女贴近手机叫了声姐,又问地址,好像还让发位置图。俄顷车至观澜世纪广场公交站,女与司机作简单沟通,车则三、四转,在荣源小区门口停下,副校长付了车资。女见一中年妇女立于门口,近前哽咽地叫了声姐,遂互为拥抚。副校长全程未说半句话。三人跟在姐姐身后,一起上了电梯,进了五楼504房。

待门关上,女一转身,又狠抽了小薇一耳光,开始向姐哭诉。姐夫亦在,两男人一言不发。姐姐竭力安慰妹妹,姐夫亦帮了几句,而始终未有问责妹夫。其过程女的不时抽打小薇,薇亦始终未作任何反抗,任其掌掴不捂不避。直至一更,三人始出,各自打的。临别,女将小薇的包还了。

小薇至家,家人睡了。关键是母亲,母亲睡了就没事,之前担心母亲,就怕其察觉。未洗漱,未开灯,躺下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妻子会闹到学校吗?”“他俩到家会打架吗?”“他俩会闹离婚吗?”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咋那么巧,刚坐下他妻子就来了,若在白天亦不怕,偏偏是晚上;干嘛要我晚上来(可能加班),干嘛叫我暂时躲藏,以致于包亦忘拿,惹此大祸,受此奇辱?”越想越黑怕,捂在被窝里抽泣,渐渐迷糊睡了。

翌日,母亲叫她三次才起。镜子里她的脸,既有泪痕亦有手印,只是夹杂在一起分不清罢了。吃碗粥后便去学校了。学校是有早餐供应的,况是免费,而平时她多在学校吃,今天则免了,若不是有大堆事情等着她,她肯定请假了。                                                                                                                                   谁知她未请假,副校长却请了,有人找他竟找到她处,结果她知道了。本拟观望见机行事,他不来她则不安了。一上午她都无心做事。同事与她打招呼,她亦勉强回应,很不自在。有人竟以为她病了,劝她注意休息,勿太累了,她惟有嗯嗯,谢谢,心里是真痛。中午12点,教师们一致往食堂去。学校的时间一向准点,特别是中午涉及到午休,更不能饿了孩子,家长们亦等在门口。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行为犯罪心理犯罪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3-1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6
  • 13814
  • 33
  • 17870
  • 打赏是对好作品的肯定和鼓励!我觉得,于我想表达喜欢之情的就是写点评论,这样的抒发于我自然。读完全文,很想去香蜜湖看看。我想此刻的香蜜湖一定也是很美的。它有春美、夏的热情、秋的静美。虽然,作者笔下是香蜜湖的秋美。瞧!高山榕躯粗冠盖,大王椰子树笔挺青灰,芭蕉树和风生长……厚重的绿在一浪浪向我们涌来,实在是静心的好去处。其实,在作者的内心里面,不但是自然之美,更美的是人的情怀之美,那种“知礼节而后勇”!

    莲花汉子香蜜湖的秋

    2019/5/13 15:27:04
  • 表面上,是时间帮人完成了救赎,我看,实则是心灵的救赎。心灵的救赎,它源自于内心的净化与提升。看破了尘世中的纷纷扰扰,看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才能真正的完成自我救赎。本文讲述的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具思想深度,触动读者的灵魂,引人深思,自省。语言更凝练一些,叙事更有张力一些,将更好!

    老练之一救赎两部曲

    2019/5/9 8:46:47
  • 一只猴子受伤了,见到有其它猴子靠近,就扒开伤口向它们展示,并告诉它们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无一例外,其它猴子见状就安慰它,有的甚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最后这只猴子因为一遍遍的展示,伤口化脓感染,死了。文中的女子和故事中的猴子是不是有些相像?当人们遇到背叛或伤心之事,一遍遍地去渲染放大是最愚蠢的,不如放手,不是这样显得大度,而是选择了宽恕,伤口可以好得更快。

    白木过深圳湾口岸遇到的豹纹女人

    2019/5/5 22:41:21
  • 阅读完诗作,非常喜欢这样的诗句。“在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他们打算从水底/钓起一些匆忙中遗落的东西”!在繁华喧嚣的都市生活,大家都是不停地忙碌着,我们的眼睛只有在夜色降临时才慢慢苏醒,在夜色笼罩香蜜湖里,我们的眼神流露出满目艳羡。我独自一人彷徨,甚至也有莫名怅惘,但是我们不该就此放弃自己,我们要相信在某些努力过后的时刻:鱼儿也会上钩,你也会有欣喜若狂的时候!

    莲花汉子香蜜湖之夜

    2019/4/25 16:20:37
  • 由我和老爷子给住院的“老爷子”去送饭的经历写普通人家的平凡、苟且与不堪。颇有现实意义,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也能引起我的共鸣。个人以为,文中的一些观点不用直接用文字点破,要含蓄深邃些才好,总之文章的主旨要蕴在文字里,让读者嚼一嚼,品一品才有味道!

    老练之一风雨路上

    2019/4/21 11:09:09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