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护林
  • 点击:9224评论:02019/03/18 17:01

我的老家在长江中下游的洞庭湖平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老家村子里有一片高大的水杉树林,它们繁茂地长在幸福渠的两岸。在我们这个历史仅七八十年的围垸里能有好几百棵高大又茂盛的杉树,显得十分珍贵。

公社及大队干部对这片树林很看重,在护林员老赵猝死在护林小屋后,大队王支书为挑选新的护林员犯难了。

他纠结了两三天还没有结果,我爷爷却去主动请缨。

明白了我爷爷的来意后,他极高兴地说:“老白,我怎么忘了你呢?你是老党员,为人耿直,讲原则有担当,从小练武,身手又好,就你啦!”


爷爷去护林的第一个晚上,他早早地吃完晚饭,提着奶奶煎的鸡蛋饼,拿上手电筒就出发了。

走出家门才三五米,他被我奶奶叫住:“老倌子,你有风湿病,那间小屋太潮湿了,晚上睡觉要把被子盖好点。记得穿好鞋子,不要老是打着赤脚走路。”

爷爷不耐烦地应道:“晓得咯,莫啰嗦哒!天要黑哒,你快点进屋去,我走了。”

“你要小心点,那些盗树贼都很恶的,出哒事保命要紧呀!”奶奶扯着喉咙冲着爷爷的背影喊道。

“要得咯——晓得哒!”

半小时后,爷爷走进了矮小而又潮湿的护林小屋。他划燃火柴,把挂在屋梁上的马灯点亮。这是一盏老旧的马灯,铁质的灯架已生出斑斑锈迹,灯座上用红漆写着“河华公社湖滨大队”几个楷体字。爷爷踮起脚(他虽然身子健壮,个子却不高),把马灯旋到最亮,仔细打量着这间奶奶收拾了好几天才收拾好的小屋。

狭窄潮湿得房子摆着一张简陋得小木床,床边摆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放着一个开水瓶和一个面漆斑驳的搪瓷杯——能隐约看见杯子壁上“南华县三级干部大会纪念”的字样——这是爷爷逢人必说的宝贝!杯子边有一个被摸得发亮的闹钟,闹钟边上还摆放着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除此之外,屋里再无别的东西。

爷爷把装着鸡蛋饼的瓷碗放在桌子上,坐在床上泡了一杯茶喝。他喝完茶后,舒服地打了个饱嗝(奶奶怕他夜里饿着,晚饭逼着他吃了很多),然后伸了个懒腰,拿起那支可以装四节电池的超长手电筒,出去巡逻。天刚刚黑,爷爷知道这时还不会有盗贼来犯,就没有带他的贴身武器——那根长一米五的铁棒。

这支长手电筒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手电筒里的“超霸王”。爷爷弯腰走出茅屋门,推开手电开关,立即有一道极其明亮的光柱在他面前如巨形喇叭扩散开。

他慢慢地在渠堤上走着,满意地看着这道可以把对面的人照花眼的手电灯光。这支手电筒是爷爷“入职”前强烈要求大队部添置的,他点名要买这种全公社最好的长筒手电——尽管这长家伙更耗电池,王支书不愿买,可是爷爷要挟支书不买就不干,最后支书只得极不情愿地给爷爷买了。爷爷手里擎着这束极霸气的灯光,哼着小调往前走,他时而往左照照,时而往右探探,超强的手电灯光把半里地外都照得明晃晃的。

举着这支手电巡逻,爷爷心里特有底气。照到脚底,连一片树叶或一个鸡蛋大的泥窝子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照向远处,有半个人影晃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从南往北走过去,再由北往南从沟渠对岸走过来,一个来回爷爷走了半个多小时。虽然方圆两里开外都没有人家,但爷爷有这支手电筒相伴,他一点也不感到寂寞,心里一点也不害怕。

第一轮巡逻完毕,爷爷回到小茅屋,坐在床上喝了几口水,接着卷起一支纸烟点燃了慢慢地抽着。抽完纸烟,他又坐着休息了片刻,然后和衣躺下,他打算过两个小时再出去转转,便没有脱下外衣。

第二次出门巡逻时,爷爷带上自己的防身武器。

他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仔仔细细地用手中的手电筒像探照灯一样扫射着树林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趟他走得更慢,查看得更仔细,一来一回花了快一个小时。一路上除了遇到一个赶夜路回家的邻居和两只一蹿而过的野猫之外,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

回到小屋,爷爷安心地脱下外衣打开被子睡觉。金秋十月的夜晚,颇有些凉意,所以他睡觉时还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很快,爷爷连同寂静的夜很快进入熟睡中,当爷爷刚开始做一个香甜的美梦时,被一阵刺耳的闹铃声惊醒。他一弹而起,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二点,他把闹钟定到这个时候,是要在这个盗树多发期出去进行第三次巡逻。

爷爷打开手电筒,穿好衣服,拿起他的铁棒准备出发。可当他正要开门时,突然听到了屋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对,外面有情况!爷爷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他关了手电筒,竖起耳朵听着,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在小声说话。

爷爷提高了警惕,屏住气听着外面的动静,想看看外面的人到底要干什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突然停了下来,但人似乎并未离去。

爷爷突然大喝一声:“外面是哪个?”

说完迅速地打开手电筒,推开木门蹦了出去——当然他的右手牢牢地握着自己的铁棒。爷爷站在茅屋门外,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照过去,再次喝问道:“哪个躲在那里?”

这时,草丛里站出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他们手里各拿着一根长木棍,默默地向爷爷走过来。爷爷看不清这两个人的面相,他俩脸上都擦了锅底灰,根据身形判断,似乎不是本大队的人。

爷爷用手电筒死死地照着来人的眼睛,两个人被强光刺激得转过头去,同时抬起手臂来挡着眼睛。

爷爷又怒喝一声:“你们两个混蛋想干什么,不想找事就赶紧回去,不怕死就上来。”说完用力地将铁棒挥舞了几下——铁棒在夜空中带动起阵阵“呼呼”声。

对面的两个壮汉犹豫了一下,操着木棍同时向爷爷奔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爷爷把手电筒放在地下,双手将铁棒紧握胸前,站稳了弓步,待两人接近了,他用力地朝来人挥打过去。

手起棒落,一阵“呼呼”之声过后,只听到两声惨烈的“唉哟”,那两个人手里的木棍掉落在地上,惊慌地愣在原地不敢动了。

爷爷又将铁棒挥舞着打向他们的面前,这一下吓得他们赶紧蹲下身子,退着往后躲。爷爷并没有真的要打他们的意思,见他们吓成那个样子,他站定了,大声喝道:“两个蠢家伙,还不快点回去,再也不要来了哦!”

两人见状,连忙拔腿就跑。爷爷笑着看他们跑远,用晃眼的手电灯光照着他们的背影,只到他们消失在几百米外的夜色中。

送走这两个不速之客,爷爷还是沿着树林巡逻完一个来回。

巡逻完毕之后,他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了……


第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村子里,全大队的人都在议论着爷爷的武功有多么多么好!

每每听到大家的议论或夸耀,爷爷总是眯着眼笑而不答,任由大家胡吹神侃着。

爷爷一个人呆久了,觉得有点闷,于是养了一条黑狗,爷爷亲切地叫它黑子。每晚去护林就把黑子带在身边,既可以做个伴,又可以在晚上帮着放哨。一旦树林里有半点风吹草动,黑子总是能第一时间用它的“汪汪汪”给爷爷报警。

可养了黑子一年多,它的“汪汪”声并没有带来多大的险情,偶尔一只迷路的鸭子经过,一个晚归的路人经过,一支黄鼠狼把一块石头带入了水渠里……这些都曾让爷爷被狗叫声惊醒,爷爷总是听了听之后又笑着躺下继续睡觉。

但黑子终于还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用一阵急促的“汪汪汪”带来了真正的险情。

那是重阳过后的一个夜晚,天气很凉,爷爷早早地钻入被窝里睡了。

约莫十一二点的时候,他被床边黑子的一阵急促而又慌乱的“汪汪——汪汪汪”声惊醒。这天黑子的叫声与往常大不一样,爷爷警觉地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他摸了摸黑子的头,让它停止叫唤,然后他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远远地,林子里传来了一阵锯子伐木的声音。

爷爷立马穿好衣服,拿起自己的铁棒,举着手电筒朝锯木声传来的方向跑去,乖巧机灵的黑子也紧跟在爷爷身后跑了出来。

跑了半里地,爷爷的手电灯光找到五六个汉子正在锯一根直径超过五十厘米的大树。见到爷爷跑来,那些人马上停下锯木,一个个操起手中的扁担,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根很粗的钢筋。五六个壮汉都穿着深色的衣服,脸上还抹了一层泥浆,让爷爷看不清真面目。他们围成一个半圆,慢慢地向爷爷逼过来。

见对方人数众多,爷爷打起十二分精神。将手里的铁棒牢牢握紧,横在胸前。等他们走近了,他将铁棒举起,用力横扫过去,把那几个人逼退了几步。

就在爷爷准备再次抡起铁棒的当儿,那个手拿钢筋的人高举着“武器”飞扑过来,眼看钢筋马上就要砸到爷爷头上,爷爷已还不及招架。说时迟那时快,爷爷身边的黑子箭一般蹿过去,咬住了那个人小腿。那人疼得“嗷嗷”大叫,手里的钢筋连忙改变方向去击打死死咬住他的黑子。

爷爷反应过来之后,迅速举着铁棒扑打过去,将男人手里的钢筋打掉。

后面的盗树贼挥着扁担来打黑子,他们胡乱地打得黑子“嗷嗷”地惨叫,可是黑子一直不松口,仍然咬住那人的小腿不放。

这时,爷爷冲上前去,三下两下把众人打退。瞬间,地下掉落了好几根扁担,有一个瘦高个还痛苦握着自己的右手,弯下了身子。

爷爷举起铁棍想要再次击打过去,那些人丢下手里的“武器”逃跑了。

爷爷把黑子咬住而逃脱不得的那个人捆了起来,并连夜交给了大队的治保主任。治保主任第二天又把这人扭送到公社的派出所。据说,这人后来被关押了一个月才由他在县里当领导的远方亲戚百般求情放出来。

那晚的打斗,爷爷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可怜的黑子却被那些人打断了后腿,经过兽医的治疗,经过爷爷精心调养,半年后它才好起来。


这一次的“壮举”让爷爷的名声大振,他的故事迅速在全县传开了。他保卫集体财产有功,被评为县里的劳模,第二年五一节爷爷还到县里的大礼堂领了奖呢!

领奖回来后,爷爷常常在乡邻面前说:“共产党员,天生就应该为保卫无产阶级政权,保卫集体财产做贡献嘛!”他说这话时,没有半点的做作,完全发自内心!

爷爷的铁棒把附近的盗树贼吓跑了,他们再也不敢来捣乱了。可是,爷爷的护林任务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轻松起来。

爷爷的树林里不时有大队干部们的亲戚跑过来,他们想捡些树叶砍些树枝回家当柴烧,都是乡里乡亲的,爷爷也不好拒绝。但每次他们来,爷爷都会在旁边看守着,他要防着他们偷偷把大树枝砍下来伤了树。只要他发现有人砍下一根超过大拇指粗的枝桠,他就毫不留情地把那根树枝夺过来,并恶狠狠地把他们赶走。

于是,往后这些人再来,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弄些枯枝落叶之后匆匆回家。

有一天的事情,却让爷爷着实为难了。

那是爷爷从县里领奖回来后不久的一个下午,爷爷正准备回家吃晚饭。远远地看见大队支书领着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金丝眼镜的干部模样的人向他走来。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护林故事反映时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6169
  • 31
  • 2220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那个夜晚,我一直走,从黑暗里循着有路灯的地方走,忘记了害怕和悲伤……而我的女儿,她被我寄放在出租房里……我有些担心她没有吃饱,担心她意识到我不在身边而长久哭泣。”真不容易啊,一个单亲妈妈,用20年时光,执着坚韧的追求着“文学梦”,实现着“深圳梦”。开篇即被你的遭遇纠心,求职、租房、跳槽、被抢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的人生。读到结尾,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真替你感到高兴,终于苦尽甘来。

    熊宗俊深圳, 深圳

    2019/8/16 22:08:06
  • 顾客买马蹄,摊主卖马蹄,一来一往,没有太多交集。他只是摊主一个不经意的过客,顾客有顾客的心事,谁又会在意摊主的伪装?或许是生活节奏太快,事无巨细也没有谁留意身边的细微末节,就像摊主的创可贴,或许是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谁也不是谁的谁,别人不会在意你,你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简简单单,何必虚伪做作?

    梦蝶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6 21:21:25
  • 叶洱的文字有张力。怪不得,小说、散文、诗歌都在行。读叶洱笔下的文字,注意力要集中才行,细嚼慢咽,才能入味。拿这篇不算太长的散文来说,既有诗歌的跳跃和留白,也有形同小说充满离奇的虚构手法。如果不细读,一时可能会摸不着头脑。对命运的探索,作者鲜有直白的说教,而是用不同身份、不同境遇的人物去呈现。这大概就是作者不同于一般人的高明之处吧。

    淘书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6 21:19:00
  • 看完小说再读举人进士和秀才的评论,让我又学到写小说的一种手法。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被“作家”巧妙安排,他可以让小说中的人物跟着他的思路走,可以安排他们的结局。是啊?这儿子是哪个的呢?看到最后,是“作家”的,他喜欢周冬媚,看她与张玉强关系好,把张的老婆支走,像鬼魂一样替张玉强上了周冬媚的身。还安排一个唐集跟周好得似哥们。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好的事,可以许多女孩子都愿意,有人保驾护行,有人种瓜。哈哈。

    春风妙语私生子

    2019/8/16 20:20:01
  • 在深圳奋斗既辛苦又要冒险还很无奈,小说中的女主角在打拼的过程中未婚还多出一个“儿”,为了给他找到父亲,主角多方面寻找未果。主角找到了男朋友的父亲,将他送到两个老人的家。主角银行工作,亲历了金融系统各阶层的争斗。后面写了女主角小时候的经历,个人认为,如果作为长篇,这样处理是比较妥,作为短篇,女主角过去的经历少一点更好。不过,我也读出作者的巧妙安排,小时聪慧胆大,才有长人后遇事不惊,从容处之。

    春风妙语深圳式奋斗

    2019/8/16 19:47:10
  • 这确实是一篇精悍、纯粹的“小说”,深得科塔萨尔幻想小说的精髓。作家的创作过程、作家与小说人物的对话,透着一种元小说的特质,以及创作的“民主化”。篇幅虽然不长,但也极尽腾挪变化转折回旋之能事,让人读得兴味盎然,仿佛在经历了一番人物的纠结,一段创作的砥砺。必须承认,看腻了中国式肤浅、笨拙、重复的所谓现实主义小说,这篇小说的写法和风格让人惊喜。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

    笑笑书生私生子

    2019/8/16 18:13:41
  • 这是一个有文体意识的作家。有没有人尝试过,直接让人物跳出来指责作家对小说人物命运的安排?在我们司空见惯的或者说约定俗成的共识里,人物命运都是掌控在作家的手里。在小说中,作家就是闫王爷,他要谁三更死,谁也活不过五更天。但在这个小说里,作家反其道而之,作家笔下的人物,全部起义了,他们要集体逃离作家的控制。这个看似荒唐的处理,其实大有深意。作家想要告诉读者的也许是:世界自有规律,谁也操控不了谁。

    曾楚桥私生子

    2019/8/16 17:37:38
  • 我应该猜得到这个作者是谁。这好像是一个女作家、还应该是老作家吧,看来她的写作技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写小说越来越小说专业了。故事精彩,情节很吸引人的。我一口气飞快读完,快得像闪电,没容我想象的余地,一切都被作者巧妙安排好了。故事中人物被小说家牵着鼻子走,我被也被你牵着鼻子走。读后也令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私生子

    2019/8/16 15:58:30
  • 我们到底是要相信自己还是相信算命先生呢,当有人六神无主时,便去算命先生那里寻求安慰,把他当作神仙了,如果他说会时来运转,心里就踏实了。如果说不好,有的人也认命了,因为命中注定啊。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算命先生也并非无说瞎说,至少是懂得一点心理学吧,他抓住了人的心理特征,套出了人家的一些话,反而增添一些细节说人家,让人家又觉得他是神仙一样。

    红红的雨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6 15:17:51
  • 父亲、母亲、侄子、乐宝,是诗人生命里最重要的吧? 虽然诗里写的是上海的日常,下雨的日常,生活的日常。但诗人终归是诗人,敏感的,脆弱的,多联想的。诗人的伟大之处在于,把普通的日子过成诗,把生活的碎片写成诗。 作为一个读者,我能做的,就是穿过这些诗句,畅想诗人的表情——充满期待或者是目光迷离。其实,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于诗人来说,花开是诗,花落亦是诗啊!

    小宇​避雨的人(6首)

    2019/8/16 14:38:55
  • 邻家老弟飞泉,这么用心评论大家的文章,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令人钦佩。室外火热,想必大家坐在空调屋里看你写的评论,读到的全是温暖。飞泉诗写得那么棒,评论文友的文章也很专业的,让我大饱眼福,好像吃了一顿大餐。飞泉系邻家才子之一,很有奉献精神,人品、文品如此优秀、过硬。这几年来为邻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期待你获更大的奖项。

    红红的雨评论集:时光的珍藏VII

    2019/8/16 12:03:50
  • 格阑是我在邻家认识的,也是第一次加了QQ的文友。他一直关注着我写的文字,我们在QQ上也偶有交集。因为他好像也是会计专业出身,所以有同道之感。但,因他工作繁忙,我们也就有像大多数认识与不认识的文友一样,久不联系也属正常。在邻家看到《病隙笔记》初以为是某位文友的小病小患记,直至看到飞泉的评论,才知是格阑患此恶疾,真是天有不测风云!细读,为他的坚强与坚韧感动,作为我这种体弱之人,一病常觉天下事皆灰矣,

    叶紫《病隙琐记》(二)

    2019/8/16 11:0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