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护林
  • 点击:5473评论:02019/03/18 17:01

我的老家在长江中下游的洞庭湖平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老家村子里有一片高大的水杉树林,它们繁茂地长在幸福渠的两岸。在我们这个历史仅七八十年的围垸里能有好几百棵高大又茂盛的杉树,显得十分珍贵。

公社及大队干部对这片树林很看重,在护林员老赵猝死在护林小屋后,大队王支书为挑选新的护林员犯难了。

他纠结了两三天还没有结果,我爷爷却去主动请缨。

明白了我爷爷的来意后,他极高兴地说:“老白,我怎么忘了你呢?你是老党员,为人耿直,讲原则有担当,从小练武,身手又好,就你啦!”


爷爷去护林的第一个晚上,他早早地吃完晚饭,提着奶奶煎的鸡蛋饼,拿上手电筒就出发了。

走出家门才三五米,他被我奶奶叫住:“老倌子,你有风湿病,那间小屋太潮湿了,晚上睡觉要把被子盖好点。记得穿好鞋子,不要老是打着赤脚走路。”

爷爷不耐烦地应道:“晓得咯,莫啰嗦哒!天要黑哒,你快点进屋去,我走了。”

“你要小心点,那些盗树贼都很恶的,出哒事保命要紧呀!”奶奶扯着喉咙冲着爷爷的背影喊道。

“要得咯——晓得哒!”

半小时后,爷爷走进了矮小而又潮湿的护林小屋。他划燃火柴,把挂在屋梁上的马灯点亮。这是一盏老旧的马灯,铁质的灯架已生出斑斑锈迹,灯座上用红漆写着“河华公社湖滨大队”几个楷体字。爷爷踮起脚(他虽然身子健壮,个子却不高),把马灯旋到最亮,仔细打量着这间奶奶收拾了好几天才收拾好的小屋。

狭窄潮湿得房子摆着一张简陋得小木床,床边摆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放着一个开水瓶和一个面漆斑驳的搪瓷杯——能隐约看见杯子壁上“南华县三级干部大会纪念”的字样——这是爷爷逢人必说的宝贝!杯子边有一个被摸得发亮的闹钟,闹钟边上还摆放着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除此之外,屋里再无别的东西。

爷爷把装着鸡蛋饼的瓷碗放在桌子上,坐在床上泡了一杯茶喝。他喝完茶后,舒服地打了个饱嗝(奶奶怕他夜里饿着,晚饭逼着他吃了很多),然后伸了个懒腰,拿起那支可以装四节电池的超长手电筒,出去巡逻。天刚刚黑,爷爷知道这时还不会有盗贼来犯,就没有带他的贴身武器——那根长一米五的铁棒。

这支长手电筒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手电筒里的“超霸王”。爷爷弯腰走出茅屋门,推开手电开关,立即有一道极其明亮的光柱在他面前如巨形喇叭扩散开。

他慢慢地在渠堤上走着,满意地看着这道可以把对面的人照花眼的手电灯光。这支手电筒是爷爷“入职”前强烈要求大队部添置的,他点名要买这种全公社最好的长筒手电——尽管这长家伙更耗电池,王支书不愿买,可是爷爷要挟支书不买就不干,最后支书只得极不情愿地给爷爷买了。爷爷手里擎着这束极霸气的灯光,哼着小调往前走,他时而往左照照,时而往右探探,超强的手电灯光把半里地外都照得明晃晃的。

举着这支手电巡逻,爷爷心里特有底气。照到脚底,连一片树叶或一个鸡蛋大的泥窝子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照向远处,有半个人影晃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从南往北走过去,再由北往南从沟渠对岸走过来,一个来回爷爷走了半个多小时。虽然方圆两里开外都没有人家,但爷爷有这支手电筒相伴,他一点也不感到寂寞,心里一点也不害怕。

第一轮巡逻完毕,爷爷回到小茅屋,坐在床上喝了几口水,接着卷起一支纸烟点燃了慢慢地抽着。抽完纸烟,他又坐着休息了片刻,然后和衣躺下,他打算过两个小时再出去转转,便没有脱下外衣。

第二次出门巡逻时,爷爷带上自己的防身武器。

他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仔仔细细地用手中的手电筒像探照灯一样扫射着树林里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趟他走得更慢,查看得更仔细,一来一回花了快一个小时。一路上除了遇到一个赶夜路回家的邻居和两只一蹿而过的野猫之外,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

回到小屋,爷爷安心地脱下外衣打开被子睡觉。金秋十月的夜晚,颇有些凉意,所以他睡觉时还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很快,爷爷连同寂静的夜很快进入熟睡中,当爷爷刚开始做一个香甜的美梦时,被一阵刺耳的闹铃声惊醒。他一弹而起,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二点,他把闹钟定到这个时候,是要在这个盗树多发期出去进行第三次巡逻。

爷爷打开手电筒,穿好衣服,拿起他的铁棒准备出发。可当他正要开门时,突然听到了屋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对,外面有情况!爷爷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他关了手电筒,竖起耳朵听着,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在小声说话。

爷爷提高了警惕,屏住气听着外面的动静,想看看外面的人到底要干什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突然停了下来,但人似乎并未离去。

爷爷突然大喝一声:“外面是哪个?”

说完迅速地打开手电筒,推开木门蹦了出去——当然他的右手牢牢地握着自己的铁棒。爷爷站在茅屋门外,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照过去,再次喝问道:“哪个躲在那里?”

这时,草丛里站出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他们手里各拿着一根长木棍,默默地向爷爷走过来。爷爷看不清这两个人的面相,他俩脸上都擦了锅底灰,根据身形判断,似乎不是本大队的人。

爷爷用手电筒死死地照着来人的眼睛,两个人被强光刺激得转过头去,同时抬起手臂来挡着眼睛。

爷爷又怒喝一声:“你们两个混蛋想干什么,不想找事就赶紧回去,不怕死就上来。”说完用力地将铁棒挥舞了几下——铁棒在夜空中带动起阵阵“呼呼”声。

对面的两个壮汉犹豫了一下,操着木棍同时向爷爷奔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爷爷把手电筒放在地下,双手将铁棒紧握胸前,站稳了弓步,待两人接近了,他用力地朝来人挥打过去。

手起棒落,一阵“呼呼”之声过后,只听到两声惨烈的“唉哟”,那两个人手里的木棍掉落在地上,惊慌地愣在原地不敢动了。

爷爷又将铁棒挥舞着打向他们的面前,这一下吓得他们赶紧蹲下身子,退着往后躲。爷爷并没有真的要打他们的意思,见他们吓成那个样子,他站定了,大声喝道:“两个蠢家伙,还不快点回去,再也不要来了哦!”

两人见状,连忙拔腿就跑。爷爷笑着看他们跑远,用晃眼的手电灯光照着他们的背影,只到他们消失在几百米外的夜色中。

送走这两个不速之客,爷爷还是沿着树林巡逻完一个来回。

巡逻完毕之后,他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了……


第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村子里,全大队的人都在议论着爷爷的武功有多么多么好!

每每听到大家的议论或夸耀,爷爷总是眯着眼笑而不答,任由大家胡吹神侃着。

爷爷一个人呆久了,觉得有点闷,于是养了一条黑狗,爷爷亲切地叫它黑子。每晚去护林就把黑子带在身边,既可以做个伴,又可以在晚上帮着放哨。一旦树林里有半点风吹草动,黑子总是能第一时间用它的“汪汪汪”给爷爷报警。

可养了黑子一年多,它的“汪汪”声并没有带来多大的险情,偶尔一只迷路的鸭子经过,一个晚归的路人经过,一支黄鼠狼把一块石头带入了水渠里……这些都曾让爷爷被狗叫声惊醒,爷爷总是听了听之后又笑着躺下继续睡觉。

但黑子终于还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用一阵急促的“汪汪汪”带来了真正的险情。

那是重阳过后的一个夜晚,天气很凉,爷爷早早地钻入被窝里睡了。

约莫十一二点的时候,他被床边黑子的一阵急促而又慌乱的“汪汪——汪汪汪”声惊醒。这天黑子的叫声与往常大不一样,爷爷警觉地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他摸了摸黑子的头,让它停止叫唤,然后他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远远地,林子里传来了一阵锯子伐木的声音。

爷爷立马穿好衣服,拿起自己的铁棒,举着手电筒朝锯木声传来的方向跑去,乖巧机灵的黑子也紧跟在爷爷身后跑了出来。

跑了半里地,爷爷的手电灯光找到五六个汉子正在锯一根直径超过五十厘米的大树。见到爷爷跑来,那些人马上停下锯木,一个个操起手中的扁担,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根很粗的钢筋。五六个壮汉都穿着深色的衣服,脸上还抹了一层泥浆,让爷爷看不清真面目。他们围成一个半圆,慢慢地向爷爷逼过来。

见对方人数众多,爷爷打起十二分精神。将手里的铁棒牢牢握紧,横在胸前。等他们走近了,他将铁棒举起,用力横扫过去,把那几个人逼退了几步。

就在爷爷准备再次抡起铁棒的当儿,那个手拿钢筋的人高举着“武器”飞扑过来,眼看钢筋马上就要砸到爷爷头上,爷爷已还不及招架。说时迟那时快,爷爷身边的黑子箭一般蹿过去,咬住了那个人小腿。那人疼得“嗷嗷”大叫,手里的钢筋连忙改变方向去击打死死咬住他的黑子。

爷爷反应过来之后,迅速举着铁棒扑打过去,将男人手里的钢筋打掉。

后面的盗树贼挥着扁担来打黑子,他们胡乱地打得黑子“嗷嗷”地惨叫,可是黑子一直不松口,仍然咬住那人的小腿不放。

这时,爷爷冲上前去,三下两下把众人打退。瞬间,地下掉落了好几根扁担,有一个瘦高个还痛苦握着自己的右手,弯下了身子。

爷爷举起铁棍想要再次击打过去,那些人丢下手里的“武器”逃跑了。

爷爷把黑子咬住而逃脱不得的那个人捆了起来,并连夜交给了大队的治保主任。治保主任第二天又把这人扭送到公社的派出所。据说,这人后来被关押了一个月才由他在县里当领导的远方亲戚百般求情放出来。

那晚的打斗,爷爷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可怜的黑子却被那些人打断了后腿,经过兽医的治疗,经过爷爷精心调养,半年后它才好起来。


这一次的“壮举”让爷爷的名声大振,他的故事迅速在全县传开了。他保卫集体财产有功,被评为县里的劳模,第二年五一节爷爷还到县里的大礼堂领了奖呢!

领奖回来后,爷爷常常在乡邻面前说:“共产党员,天生就应该为保卫无产阶级政权,保卫集体财产做贡献嘛!”他说这话时,没有半点的做作,完全发自内心!

爷爷的铁棒把附近的盗树贼吓跑了,他们再也不敢来捣乱了。可是,爷爷的护林任务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轻松起来。

爷爷的树林里不时有大队干部们的亲戚跑过来,他们想捡些树叶砍些树枝回家当柴烧,都是乡里乡亲的,爷爷也不好拒绝。但每次他们来,爷爷都会在旁边看守着,他要防着他们偷偷把大树枝砍下来伤了树。只要他发现有人砍下一根超过大拇指粗的枝桠,他就毫不留情地把那根树枝夺过来,并恶狠狠地把他们赶走。

于是,往后这些人再来,也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弄些枯枝落叶之后匆匆回家。

有一天的事情,却让爷爷着实为难了。

那是爷爷从县里领奖回来后不久的一个下午,爷爷正准备回家吃晚饭。远远地看见大队支书领着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金丝眼镜的干部模样的人向他走来。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护林故事反映时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2324
  • 24
  • 186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