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楠的婚礼
  • 点击:33089评论:102019/03/25 09:24

只消瞄一眼窗外的楼群亮了几个窗格,池楠便知道是凌晨几点了。这会儿,天还是铁色,楼下还没传来大扫帚收拢落叶的哗啦声,芒果树里的鸟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从静谧的晨霭和厚重的雾气中只传来两三盏灯的信号,估摸着,也就五点。

时间尚早,她往被窝里蜷了蜷身子。大概翻动身体,弄响了床板,睡在隔壁的母亲醒了。她大声咳嗽着,拖拉着不合脚的鞋子,从卧室向洗手间走去,不一会儿,马桶便响起稀稀拉拉的声音,然后是水龙头哗啦哗啦的冲洗声。即使闭着眼睛,池楠也能清晰地判断出母亲在这个斗方家里的位置。自从弟弟娶了媳妇离开家,母亲对自己的生理行为便懒得掩饰了,甚至有些夸张。比如每天清晨大声咳嗽和刷牙后的晨呕,以及失眠造成的频繁起床和小便,动静大得惊人,仿佛周围的人根本不存在一样。母亲大半辈子都活得谨小慎微,年纪大了,突然变得随心所欲起来。这让池楠很不理解。后来,她才知道,母亲的听力下降了,在她自己的耳朵里,自己还是轻悄悄地起床,小心地走路,以及尽可能安静地做早餐。就像今天早晨一样,她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吵醒任何人。

“这水里又掺了些什么东西!”洗手间里传来她的说话声,紧接着,是牙刷在杯里使劲旋转的声音,哗啦一声倒进马桶。“连这牙刷都欺负我这老太婆!”母亲又在自言自语了……近些年来,她怕是寂寞了。喜欢一边做事,一边嘴里嘟囔。好像凭空找到一个伙伴似的,随时随地认同她的行为。而且,她总喜欢叫自己老太婆,好像那是另外一个她,而她却是要护着她的。这大半辈子,没多少人护过她。就连自己的老伴也对她一直不咸不淡的,从没见过父亲给她倒过一杯水,更不要说甜言蜜语了。自从母亲一连生下四个女儿后,父亲便疏远了这个家,后来,干脆失踪了半年。据三个姐姐事后猜测,父亲肯定是失望之极,拋妇弃女,在外流浪。在穿街走巷中,想寻个肚子,为自己的姓氏,找个继承人。

可是,没多久,母亲便怀孕,生下了弟弟。父亲大喜过望,又回到家,开始了浪子回头的日子。对于这个男孩,父亲从未过问是怎么回事,母亲也不说。 这事,池楠上了医学院,才琢磨出蹊跷来。那时,她已经是个二十岁的少女了,男女之事她早已懂了。况且,三个姐姐自从嫁了出去,回娘家也总是口无遮拦,多少也灌输一些信息给她。尽管,她对这样的事,是不感兴趣的,甚至会听着听着,忍不住恶心起来。女人,就像隔夜菜,当天还绿油油的,吃起来脆生生的,一结婚,哪怕只过一个夜晚,就蔫巴了,脸皮也厚起来,聒噪得让人生厌。

不知怎么的,大家总是会把话题绕到两件事上。一件是父亲走失的那半年,另外一件便是池楠这个老剩女的婚姻大事上,好像她们在娘胎里就商量好了,要跟父亲和自己过不去。这个时候,父亲通常是不在家的,要么时是去隔壁家打麻将,要么找借口去买些烧鸡之类的熟食来塞她们的嘴巴。可池楠没地方去,作为家里的老四,谁都可以来欺负一下。她只能硬着头皮听,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什么女人三十豆腐渣……没头没脑,句句都冲着她来。

池楠的三个姐姐学历都不高,读完职高就工作了。老大毕业做了会计后,就像传染似的,后面的姐姐也都学了这个专业,个个都长成了精打细算的模样。用父亲的话来说,这世道无论怎么变,都缺不了算钱的人。弄懂这一行,一辈子不愁吃穿。果不其然,三位姐姐都在当地的企业稳稳地站住了脚。就连生孩子这事,也相互影响,每人都生了两个,好像谁少生一个就不划算一样。

没想到,这早婚早育的模式,也影响了一向沉默的弟弟,大学毕业仅一年,这小子就迫不及待娶上媳妇,搬出去住了。热热闹闹的家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池楠,守着两个老人。

过了今年四月,她就满三十二岁了,完全成了姐弟们嘴里嫁不出去的剩女。池楠心里很清楚,只要自己还单着,这个话题就永远不会停止,而且还会像发酵一样,愈演愈烈。结了婚的人,多半是没有什么话题的,翻来覆去就盯着那些还不如自己的事儿来嚼巴。她能想象自己在姐仨嘴里的模样,还有翘着二郎腿、剔着牙的姐夫。恐怕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夫妻俩才会达成短暂的共识,给绝望的婚姻平添些稳妥的幸福。

一想到这个场景,池楠就会莫名其妙地笑起来。

只是家里的两位老人让她唯恐避之不及。生活清闲下来,眼里似乎就剩下了她,一有空就互相埋怨,说什么不该让她读医学院,一读就是五年,把生孩子的时间都耽误了。还有,不该由着她的性子,读完本科又读硕士……按母亲的话来说,读书多了,脑子就坏了,连恋爱都不会谈。工作四五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脸冷,话又少,看着就冒火。

爱看不看!池楠嘴里嘟囔着,又往温暖的被窝拱了拱。没有什么比清晨赖一会儿床,更幸福的了。

这时,父亲也起床了。大概相处得太久,池楠能清晰地分辨出父母不同的脚步声,母亲的脚步总是急促的,而他的却是缓慢的。一声比另一声长一些,也重一些,好像一条腿拖着另一条腿走似的。走上几步要停下一会儿,池楠知道,那肯定是父亲在挠自己的后背。从她记事起,父亲总爱挠自己的后背,而且,一定要用自己的手挠才舒服。有时,母亲凑过去帮他,可不是位置偏了,就是劲不够,弄得他呲牙咧嘴直摇头。

父亲的脚步是从弟弟原来住的房间里传出来的。窗子冲着南边,可以看到楼下一个破落的小花园,总有几个老人家在那里吊嗓子,拉二胡,声音跟出殡似的。父亲瞧不起他们,看完表演,总爱撇撇嘴,意思是:自己还年富力强,是不屑于与他们为伍的。

池楠想不起来,从哪一天开始,父亲母亲便分房睡了。在她印象里,他们的生活一直都是不声不响,看不到有什么大风大浪,也没见过什么风花雪夜,连表情都似乎没有变化,稀里糊涂就老了,好像从她记事起,他们就是老的。

池楠本能地竖了竖耳朵,听到两人的脚步停在了一起,嘀咕声一高一低,好像在商量今天要穿什么衣服。池楠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他们老两口终于达成统一战线,要把自己请出家门了。

经两位老人这么一折腾,池楠彻底醒了。她还不想起床,在被窝里抱了抱肩膀,眉头却禁不住皱了皱。这么说,自己今天就要把这身体交给一个陌生的男子了?她脑子里闪过陆冰干净的一张脸。按说,她应该有点兴奋才是,可是,没有。她心头连点涟漪都没有,她为自己的无动于衷颇为恼火。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作为一个心内科的主任医师,对人世间的生死和悲喜都看得极淡,更何况,仅仅是结个婚。更让她提不起兴趣的是:对方是个儿科医师。无论从医术,还是从阅历,他都是配不上自己的。

想必,陆冰一定是吃了豹子胆,才来敢追她。别看池楠总是冷着一张脸,仔细看过去,她的五官还挺精致。虽然人长得精瘦,眼睛却很有神。只可惜嘴唇太薄,鼻子又太高,鼻头尖尖细细的,让整张脸都看起来太过硬朗。加上平日里总绷着一张脸,所以,刚来单位,她就被大家送上了小脚老太的绰号。谁也不知道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大概走路总是太快,又是一副昂首挺胸的模样,加上从来不变的黑框眼镜和那头利索的短发吧!总给人一种人老色衰的印象。可是,从医学院出来的人,有哪个不是上了年纪的?长时间研读那些砖头大的医学书,不老才怪呢!

所以,像陆冰这样的,有着阳光脸蛋的男医师是稀缺之物。池楠用哪个器官思考,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他的约会对象。在他向她发出爱情信号时,她刚做完四小时的心脏手术,按照她的习惯。这个时候,她通常要在休息室安静一会儿。正在她闭目养神的时候,那男人用一双苍白的手递过来一杯热咖啡来。

第二天,她便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整理出所有关于他的信息。广东医科大毕业,外科临床专业,本科,无不良嗜好,独子。家境殷实,有个很牛逼的舅舅,在深圳北大医院做副院长。毕业分配到人民医院后,只干了两年,就从外科调到儿科,据说医术平平,毫无建树。但是,现在已经混到主任医师这个职位,性情温软,人缘极好。

能知道的,就这些了。池楠又想起那个下午来。套在这个男人身上的白大褂像新买的,还带着折叠的痕迹。阳光从他背后透过来,照得她眼睛发花,也衬得他身材相当高大。最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的手,皮肤像透明一样,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指甲干干净净,泛着白。

“累坏了吧?”他隔了自己半步的距离,把咖啡放在她的手边。池楠只抬头瞄了他一眼,便垂下头去。她不喜欢他的声音,好像欠了天大的人情一样,陪着小心。等他慢慢支起身子站定,她才想起自己该说声谢谢。可是,为什么要谢他呢?自己从来没有招惹过他。不过,这样的小事,池楠也懒得想清楚,便客气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她真的渴了,而且,她需要冷静一下。

那影子还立在那里,在她喝完咖啡后,声音也响亮起来。好像要借这声音给自己注入些勇气一样,他竟然向她提出了新年约会的邀请。

大概是受了父母的刺激吧。池楠后来只能这样对自己解释。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完全不符合她做事的一贯作风。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不就是个约会吗?又要过年了,她实在想找个地方,逃离家人没完没了的数落。

池楠永远都记得:她把陆冰带回家的那一幕。母亲乐开了花,刚坐了一会儿,就到厨房窝了红糖蛋,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也拿出他上好的普洱,喜滋滋地把杯子摆成一个半圆。她好久没有看到他们如此快活了,成天苦瓜着脸,和自己有仇似的。池楠心里清楚,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自己幸好是个当医生的,两位老人才没和自己撕破脸。他们终有老的一天,免不了要依赖自己。

况且,眼前的陆冰确实是他们心中理想的女婿。白净的脸庞,中等的身材,谦和的表情,还有手腕上明晃晃的劳力士手表,都显示出富家子弟的派头。楼下停着的那辆白银豪华凌志更让他们喜不自支。

这场爱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开始了。陆冰喜欢她坚挺的乳房和结实的翘臀。常常赞美它们是藏在冰山下的雪莲和灵芝。可是,池楠却怎么也不喜欢他的抚摸,以及他胯下身不由己隆起的那部分。所以,恋爱了一年,他们始终处在相互抚慰的阶段,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其实,关于这一点,池楠心里最清楚。问题,出在自己。早在刚刚初潮的少女时代,她就厌恶自己是个女孩。也许,这种厌恶,从她钻出母亲的子宫时,便有了。不能在池家的祠堂里点一盏象征男孩的油灯就算了,拜老爷时,父亲陡然想起儿子身世的神情简直就像霜打的茄子。假如,自己是个男孩就好了。池楠常常这样想。像父亲这样的人,生女孩生到第四个,换做谁,都该是绝望的。冥冥中,她甚至能想象出父亲看到自己第一眼就拂袖而去的神情。也许,从那时起,她便厌恶自己的身体了。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医生、性别、爱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5
  • 石来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9-04-01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3-28
  • 嘲讽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03-26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3-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4 11:48:30
    • 分享到:
  • 这篇比木子更好读,也更加饱满,虽然只是截取人生的片段,婚礼来蔓延开写,但其间穿插的父母那一代人似是而非的感情,暗线中蕾丝边情感以及未婚夫的身世简历,似乎勾勒出了迟楠可以看到的悲情的一生。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为了父母的旨意,这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普遍现象,也是两性关系中的灰天鹅。这样的婚姻能够幸福?这样的感情能够稳固?这样的人生能够圆满?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迟楠之所以会有这种性格,很可能与父亲的缺位有关。
    • 黑雪2019/08/26 11:28:34
    • 分享到:
  • 感谢飞泉来访,还有独特的评。这篇小文确实比木子要流畅自然,篇幅和情感也恰到好处。真心希望评委们也能发现这篇不起眼的小文,藏身在这江湖一隅,默默欢喜。

    回复

    • 石来乐1布衣2019/08/20 23:22:11
    • 分享到:
  • 世间有这样一批人,被上帝打错了信息,从此他们就这样不对称的活着,活在这五十度灰的空间地带,从此他们要做一个戏精,演绎各种角色,唯独忘了演绎自己。这样一个特殊维度,一不小心让作者看到了,恰好她有独特的视角和语言,写给了深圳,写给了读者,而时下,深圳正在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他们也是这个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 黑雪2019/08/21 15:31:24
    • 分享到:
  • 感谢你的来访和评论。正如你所说,这个世界存在着一些特殊的个体,他们永远都需要隐身在灰色的地带里。尽管站在上帝面前,一切灵魂都是平等的。可是,那只针对信仰,而非生活。

    回复

    • 黑雪3秀才2019/03/27 09:24:30
    • 分享到: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4 11:49:37
    • 分享到:
  • 一位重男轻女到极点的不负责任的父亲对儿女的伤害是巨大的,也是不可饶恕的。而这种伤害极可能是牺牲儿女的幸福为代价,而自己依然以为生活在虚构的完满幸福当中,这一点极具反讽。李银河在两性关系中曾经说过,没有感情根基的婚姻如同没有阳光的坟墓,我们不能肯定迟楠的婚姻是否有光,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终其一生都是痴缠的、怨恨的、不甘的,并且只能顺从别人的意志地走完一生。可谓悲剧,也是值得我们警示的。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3/27 12:02:27
    • 分享到:
  • 爸爸这点触动很深,大家都在忙前忙后准备婚礼,爸爸一直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然后女孩开始联想父亲这一生怎么过的,有没有爱过谁?几个问题像机关枪似得给心脏连环射击,让人毫无还手之力。
    • 黑雪2019/03/28 09:40:59
    • 分享到:
  • 谢谢你的评论和打赏。被读者发现文字中的亮点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就像我们常说的,灵犀一动。很多时候,我们对某件事、某个场景有相似的感知力,只有在获得共鸣时,才发现,自己不过是错过了表达。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3/26 14:31:32
    • 分享到:
  • 这个题材很锋利,同性恋和结婚都是具有话题性的。最近微博有个2018年结婚率创新低的话题引起热议,越来越多人追求独立自由。城市快节奏,人们有很好的物质生活娱乐途径来充实自己,晒吃喝晒游玩,感情却没有任何的想法,或许我们应该反思吧。
    • 黑雪2019/03/27 08:53:47
    • 分享到:
  • 谢谢“嘲讽”的阅读和打赏。正如你所说,同性恋是个锋利的话题,永远饱含争议。但在这个快节奏的都市里,它依旧是个灰色地带,更是被人忽视的一部分。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52938
  • 21
  • 346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