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岸
  • 点击:37343评论:72019/04/05 15:58

师兄您好:

冒昧给您发邮件。您早已毕业离校了,但任课老师经常提起您,说您十分优秀,擅长在重要人生节点做出正确的选择,经常拿您当年果断离开报社为例。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师妹,我确实有一些问题向您讨教。我内心有些彷徨,不知道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一是职考,二是考研,两条路都不好走。同班同学们也大都只有这两条路,当然,家在本地的那些同学除外,他们可以不工作,因为他们都是土豪,房产多得数不清,怪不得他们会开车来上课。像我这样南国海边小镇人家的女儿,当然要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的生活。

如果我的高考分数多一分或少一分,便与鸟城大学无缘,恰恰是比重本分数线低一分,我才没有被重点院校录取,正好是低一分而不是低两分,我才能顺利收到鸟大的入学通知书。新生报到的那个秋天,父母送我到学校,我的心砰砰直跳,对未知的大学生活既兴奋又胆怯。我原以为那天是我第一次踏足鸟城,不过后来母亲告诉我,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带我来这座城市旅游,去过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当时拍的照片还在:一个留着锅盖刘海的女孩儿,两只小胖手搭在一条蜡黄色露着尖牙的海鱼标本上。十多年过去,转眼已到芳华之龄,在备战高考的岁月里我日夜憧憬如何度过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我想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年纪里不应缺少爱情。

考研我在准备,职考我也去了,都不顺利。您毕业那年,文学院改名为人文学院,淡化了文学属性,也是顺应潮流,毕竟教师和学生队伍里都没人搞文学创作了。考研规则也变了,推免生占去了绝大多数名额,也就是说,若是本科阶段表现不够好,无法推免,考研之路也几乎被堵死了。再说说职考吧!奇怪得很,鸟城教育部门招小学语文教师,只在外地设置考点,害得我们长途跋涉去考试。有次考点竟然设在了遥远的东北,我们只好穿越大半个国家赶去考试,光是机票和住宿的开销,就是一大笔钱。僧多粥少,能被选上的概率微乎其微,残酷程度堪比高考。                                                                                                 

东北那场考试我也去了,不仅没考上,还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冻病了。作为一名南方女孩,那是我第一次去北方,实在没想到冬天那么冷。更恼人的是另外一次招考,招考部门把考点设在了北京。我也大老远过去考了,面试的时候,他们竟然公开声称不招收鸟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招考面向的只是国家重点师范院校毕业生,害得我白跑一趟。我就不明白,既然不招收鸟城大学的毕业生,为什么不在招考条件中事先说明呢。他们肯定想不到,也不会想,我这样一名娇弱小女生,用平时做家教攒下的钱,长途跋涉去考试,毫无理由吃了闭门羹,孤身一人走在北方寒风中的感觉。我有时也想毕业后到公办学校当代课教师,可听从事教育行业的学姐们说,没编制的教师待遇不到有编制教师的一半,还会受同事欺负。我真想不明白,在我们国家,编制到底意味着什么。敬爱的师兄,原谅我抱怨了那么多,我的罗嗦应该会惹你厌烦的,听老师说,您惜时如金。

祝您春日快乐!

婉儿,2018年3月3日上午


婉儿你好:

我有些疑惑,你干吗非要考编制呢。在我看来,编制不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早晚会被取消。坦白而言,你们确实有点想不开,总觉得考上编制生活才有保障。最重要的不是考编制,而是培养硬本领。没有本领,身居庙堂之高不过尸位素餐,有了本领,身处江湖之远依然如鱼得水。我觉得,靠着自己诚实的劳动换取生活必需,问心无愧就行了。这个社会,还没糟糕到把一个勤劳的人饿死的地步。我们寄居的鸟城,更是可以包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我喜欢这里。我一直觉得当年自己决定南下是最大的幸运。可能是我在北方多个城市生活过的缘故,南北之对照才如此明显。我在北方时有天在办公室看书,同事看到我在读《荷马史诗》便一齐嘲笑我,这事成了他们的笑柄,动不动就提起,直到我辞职南下彻底离开他们。我真不明白有何可笑之处。后来我想,在他们褊狭的意识中,精神追求是可耻的,任何异乎常人的举动都可笑,若想相安无事,只能成为庸众的一员。

就拿我来说吧,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场跟编制有关的考试,凭着勤奋读书活了下来,还收获了许多快乐。生活有许多十字路口,面临许多选择,大多数人进行了随波逐流的适应性选择,极少数人进行了自由的个体选择。适应性选择虽然暂时尝到了甜头,却是平庸的开始。个体的自由选择势必要度过困难时期,却通往个人价值的实现。对了,我推荐一本谈生活方式的书给你,希望对你能帮到你。那本书是,莎拉·贝克韦尔写的《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祝愿安好!

张潮,2018年3月3日下午


师兄您好:

没想到您回复如此之快,我受宠若惊啊。当然,我也不能拖延,坐在宿舍书桌前,给您写回信。

我跟其他备战职考的同学一样,期待自己早点上岸。哈哈,您在信中提到自己从来没参加过编制考试,肯定不知道上岸是什么。这是我们小圈子话语,上岸就是入编,意味着从茫茫苦海上岸了。我隐约感到您对编制的话题不感兴趣,那我向您谈些别的事情吧。大三下学期,我去中国文化大学当交换生。整体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尤其是当我和同学一起登上阳明山观风赏景的时候,内心十分舒畅,觉得前程似锦。直到现在,我们那几位一起当交换生的同学,每隔半年,都要聚会一次追忆往昔。

可是,自从去宝岛做了一个学期交换生,我的好运用完了,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霉。

出发时,男友Z送我到机场。半年后,我从宝岛回来,Z却早已牵手他人。那女生并不漂亮,我自以为没我漂亮。那段“蓝瘦香菇”的日子令人难以释怀,那时我常到白石路扶着栏杆凝望大沙河缓缓涌动的水流,不知不觉视野开始模糊……为了振作起来,我练习长跑、舞蹈,只为用汗珠替换泪珠,用忙碌填补失落。可是,关于Z的回忆还是不断袭来。

那时候校园还没有禁摩,电摩穿梭在各个小径,走路要非常小心,因为不知何时身后就会想起哔哔的鸣声,等回过神来一辆电摩风驰而过,带动裙摆飞起。在校园里,成排成列的电摩是一道风景线。放眼全国高校,鸟大校内电摩数量如此之多实属罕见,一位来自北方的同学说,他们母校校园里全是上着链条锁的破旧自行车。一个冬夜,我坐在Z的电摩后座,一起前往文山湖食堂吃宵夜。离开时,Z打包了室友爱吃的蜜汁鸡翅。饭堂只提供单薄的塑料打包袋,Z打算把鸡翅放进电摩座椅底下的暗格里。我见状嗔怪道:“放在屁股底下的鸡翅我可不敢吃。”Z嘻嘻笑地说:“天气冷,鸡翅需要保温。”说着便把座椅板啪地往下一扣。

Z是鸟城二代,他熟知这座城市好玩的角落。有次在电话里Z说:“周六我们去欢乐海岸吧,那里刚开张没多久,唉,我还有一门‘线代’没考呢。”我安慰他说:“‘现代’还好啦,考试不难。”电话挂了以后,室友用手肘戳了戳我,说:“他的‘线代’是指‘线性代数’,不是我们的‘现代汉语’。”周末如期而至,我和Z沿着公园长堤边走边聊。他指向海面对岸说:“那边是港城,以前很多人从这里游泳偷渡过去。我爷爷当年就是偷渡客,不过不走运,吃了枪子,死在海里,尸体也没找着,估计喂鱼了。”海水冲击着形状各异的巨大石块,人们可以躺在大石块上仰视天空。记得那天温度很低,阳光却很温暖,迎面吹来的冷风夹杂着海腥味,催人头脑清醒。来到欢乐海岸,那里确实是刚开张的模样,营业的铺位三三两两,游人寥寥无几。不过最让Z称道的是那里有全城首家IMAX电影院,不久《泰坦尼克号》3D版重新上映,我们去那家影院看了。约会时光轻松愉快,但Z的‘线代’挂科了,第二年重考依然没及格。

现在说点开心的事情吧,Z劈腿后,X走进了我的生活。X比我大两岁,是室内设计师,擅长作图。认识X时我正准备学校舞蹈比赛,每夜都训练至接近宿舍关灯时间才回去,X不放心我走夜路,只要晚上不加班就会来送我回宿舍,然后他再骑自行车回家。X在蛇口工作,刚买了房,他说只等着给这个房子找位女主人。

舞蹈比赛结束以后,我稍有空闲,X便常带我去蛇口吃冒菜,那时我正在节食减肥,只喜欢吃清汤烫菜。从冒菜店出来,再步行两条街就是海上世界,那儿有五彩缤纷的音乐喷泉,有船身描着一圈梦幻绿光的明华轮,有三五外国人举杯欢饮的风情酒吧。某个春夏交接的夜晚,我和X在人来人往的海上世界里并肩而走,气氛奇怪而尴尬。在一个意料不到的瞬间,X说:“我很喜欢你。”我说:“但我不……”从那以后我和X很少见面,只在微信上交流日常见闻。每当周末X结束代购兼职,从口岸乘车返回,经过学校附近的公交站时,他都会发来短信说:“我经过你。”

还有一次,台风过境。我原本约了同学去海岸城聚餐,无奈雨大难行,只好返回宿舍,刷刷朋友圈,发发牢骚。过了不久,X发来短信:“我到你宿舍楼下了。”又惊又喜的我匆匆下楼,只见X一手打着伞,一手提着一碗打包好的冒菜,两脚趿拉着拖鞋,裤管卷到膝盖上方,头发和额上还挂着水珠。还没等我开口问情况,他已递来了冒菜,说:“拿上去吃吧,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哦。”话音刚落,X从挎包里掏出一幅白色相框,里边裱着我的肖像画。此时我内心感动,连忙说:“谢谢……谢谢……”不知现在X是否已经为他的房子找到了女主人,也愿他快乐。

我的倒霉远不止这些。

还在宝岛当交换生的时候,我联系辅导员老师开一份盖章的成绩证明邮寄,他推脱了月余才给开,险些误事。到了学期末我即将返校的时候,那位辅导员却主动联系我,让我给他带几瓶金门高梁酒。我出于对老师的尊重,用打算买新裙子的钱买了两瓶酒。买多了过海关麻烦,并且我也没那么多钱。

那老师约我晚上去办公室送酒。行政楼一些窗口还亮着灯,楼道里一片漆黑,我不停地跺脚以点亮声控灯。看到办公室门开着,我装着酒的纸袋子走了进去。我放下酒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他却叫住了我,说他让我带酒并不是送酒,要给我酒钱,让我先在沙发上坐会。出于女生的本能,我有些害怕,默默盯着他,他站在衣架旁摸索着什么,掏出钱包翻看着。过了片刻,他说没零钱了,让我加他微信,通过微信转账。就在靠在一起互加微信的时候,他突然说很喜欢我的小酒窝。我很害怕,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不瞒您说,我在宿舍趴在枕头上哭到半夜。

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慢慢发觉中学时代所看的校园偶像剧都是那么荒诞可笑,没有“霸道总裁”、没有“长腿欧巴”,普通大学生只有靠自己努力争取奖学金、考资格证书、参加大小竞赛、铺设工作人脉,才能在毕业之际应对自如。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求学爱情友谊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年年青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16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想以后不能经常邮件交流了。您知道的,我确实忙。”看到这里,我感觉苦涩。张潮以为可以与婉儿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而且不希望更进一步。快过年了会想念她,买了电摩期望她有机会坐坐后座。可终究只等来渐行渐远的事实。对于婉儿来说,张潮更像是迷茫中的精神支柱和人生导师,是一根救命稻草。与张潮谈论文学、谈论情感、谈论体制、谈论荒谬的现实,求的是治愈。但他们终究是“道不同”,体制接纳了婉儿,而张潮继续孤独行走。
  • 谢兄弟点评

    回复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 回复
  • 先站个位置,有空再好好拜读!看掌门人所评“太先锋主义了”,本人估计貌似难以读懂作品的内涵!
  •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4/08 22:11:25
    • 分享到:
  • 形式新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259533
  • 35
  • 455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