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岸
  • 点击:28353评论:72019/04/05 15:58

师兄您好:

冒昧给您发邮件。您早已毕业离校了,但任课老师经常提起您,说您十分优秀,擅长在重要人生节点做出正确的选择,经常拿您当年果断离开报社为例。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师妹,我确实有一些问题向您讨教。我内心有些彷徨,不知道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一是职考,二是考研,两条路都不好走。同班同学们也大都只有这两条路,当然,家在本地的那些同学除外,他们可以不工作,因为他们都是土豪,房产多得数不清,怪不得他们会开车来上课。像我这样南国海边小镇人家的女儿,当然要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的生活。

如果我的高考分数多一分或少一分,便与鸟城大学无缘,恰恰是比重本分数线低一分,我才没有被重点院校录取,正好是低一分而不是低两分,我才能顺利收到鸟大的入学通知书。新生报到的那个秋天,父母送我到学校,我的心砰砰直跳,对未知的大学生活既兴奋又胆怯。我原以为那天是我第一次踏足鸟城,不过后来母亲告诉我,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带我来这座城市旅游,去过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当时拍的照片还在:一个留着锅盖刘海的女孩儿,两只小胖手搭在一条蜡黄色露着尖牙的海鱼标本上。十多年过去,转眼已到芳华之龄,在备战高考的岁月里我日夜憧憬如何度过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我想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年纪里不应缺少爱情。

考研我在准备,职考我也去了,都不顺利。您毕业那年,文学院改名为人文学院,淡化了文学属性,也是顺应潮流,毕竟教师和学生队伍里都没人搞文学创作了。考研规则也变了,推免生占去了绝大多数名额,也就是说,若是本科阶段表现不够好,无法推免,考研之路也几乎被堵死了。再说说职考吧!奇怪得很,鸟城教育部门招小学语文教师,只在外地设置考点,害得我们长途跋涉去考试。有次考点竟然设在了遥远的东北,我们只好穿越大半个国家赶去考试,光是机票和住宿的开销,就是一大笔钱。僧多粥少,能被选上的概率微乎其微,残酷程度堪比高考。                                                                                                 

东北那场考试我也去了,不仅没考上,还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冻病了。作为一名南方女孩,那是我第一次去北方,实在没想到冬天那么冷。更恼人的是另外一次招考,招考部门把考点设在了北京。我也大老远过去考了,面试的时候,他们竟然公开声称不招收鸟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招考面向的只是国家重点师范院校毕业生,害得我白跑一趟。我就不明白,既然不招收鸟城大学的毕业生,为什么不在招考条件中事先说明呢。他们肯定想不到,也不会想,我这样一名娇弱小女生,用平时做家教攒下的钱,长途跋涉去考试,毫无理由吃了闭门羹,孤身一人走在北方寒风中的感觉。我有时也想毕业后到公办学校当代课教师,可听从事教育行业的学姐们说,没编制的教师待遇不到有编制教师的一半,还会受同事欺负。我真想不明白,在我们国家,编制到底意味着什么。敬爱的师兄,原谅我抱怨了那么多,我的罗嗦应该会惹你厌烦的,听老师说,您惜时如金。

祝您春日快乐!

婉儿,2018年3月3日上午


婉儿你好:

我有些疑惑,你干吗非要考编制呢。在我看来,编制不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早晚会被取消。坦白而言,你们确实有点想不开,总觉得考上编制生活才有保障。最重要的不是考编制,而是培养硬本领。没有本领,身居庙堂之高不过尸位素餐,有了本领,身处江湖之远依然如鱼得水。我觉得,靠着自己诚实的劳动换取生活必需,问心无愧就行了。这个社会,还没糟糕到把一个勤劳的人饿死的地步。我们寄居的鸟城,更是可以包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我喜欢这里。我一直觉得当年自己决定南下是最大的幸运。可能是我在北方多个城市生活过的缘故,南北之对照才如此明显。我在北方时有天在办公室看书,同事看到我在读《荷马史诗》便一齐嘲笑我,这事成了他们的笑柄,动不动就提起,直到我辞职南下彻底离开他们。我真不明白有何可笑之处。后来我想,在他们褊狭的意识中,精神追求是可耻的,任何异乎常人的举动都可笑,若想相安无事,只能成为庸众的一员。

就拿我来说吧,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场跟编制有关的考试,凭着勤奋读书活了下来,还收获了许多快乐。生活有许多十字路口,面临许多选择,大多数人进行了随波逐流的适应性选择,极少数人进行了自由的个体选择。适应性选择虽然暂时尝到了甜头,却是平庸的开始。个体的自由选择势必要度过困难时期,却通往个人价值的实现。对了,我推荐一本谈生活方式的书给你,希望对你能帮到你。那本书是,莎拉·贝克韦尔写的《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祝愿安好!

张潮,2018年3月3日下午


师兄您好:

没想到您回复如此之快,我受宠若惊啊。当然,我也不能拖延,坐在宿舍书桌前,给您写回信。

我跟其他备战职考的同学一样,期待自己早点上岸。哈哈,您在信中提到自己从来没参加过编制考试,肯定不知道上岸是什么。这是我们小圈子话语,上岸就是入编,意味着从茫茫苦海上岸了。我隐约感到您对编制的话题不感兴趣,那我向您谈些别的事情吧。大三下学期,我去中国文化大学当交换生。整体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尤其是当我和同学一起登上阳明山观风赏景的时候,内心十分舒畅,觉得前程似锦。直到现在,我们那几位一起当交换生的同学,每隔半年,都要聚会一次追忆往昔。

可是,自从去宝岛做了一个学期交换生,我的好运用完了,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霉。

出发时,男友Z送我到机场。半年后,我从宝岛回来,Z却早已牵手他人。那女生并不漂亮,我自以为没我漂亮。那段“蓝瘦香菇”的日子令人难以释怀,那时我常到白石路扶着栏杆凝望大沙河缓缓涌动的水流,不知不觉视野开始模糊……为了振作起来,我练习长跑、舞蹈,只为用汗珠替换泪珠,用忙碌填补失落。可是,关于Z的回忆还是不断袭来。

那时候校园还没有禁摩,电摩穿梭在各个小径,走路要非常小心,因为不知何时身后就会想起哔哔的鸣声,等回过神来一辆电摩风驰而过,带动裙摆飞起。在校园里,成排成列的电摩是一道风景线。放眼全国高校,鸟大校内电摩数量如此之多实属罕见,一位来自北方的同学说,他们母校校园里全是上着链条锁的破旧自行车。一个冬夜,我坐在Z的电摩后座,一起前往文山湖食堂吃宵夜。离开时,Z打包了室友爱吃的蜜汁鸡翅。饭堂只提供单薄的塑料打包袋,Z打算把鸡翅放进电摩座椅底下的暗格里。我见状嗔怪道:“放在屁股底下的鸡翅我可不敢吃。”Z嘻嘻笑地说:“天气冷,鸡翅需要保温。”说着便把座椅板啪地往下一扣。

Z是鸟城二代,他熟知这座城市好玩的角落。有次在电话里Z说:“周六我们去欢乐海岸吧,那里刚开张没多久,唉,我还有一门‘线代’没考呢。”我安慰他说:“‘现代’还好啦,考试不难。”电话挂了以后,室友用手肘戳了戳我,说:“他的‘线代’是指‘线性代数’,不是我们的‘现代汉语’。”周末如期而至,我和Z沿着公园长堤边走边聊。他指向海面对岸说:“那边是港城,以前很多人从这里游泳偷渡过去。我爷爷当年就是偷渡客,不过不走运,吃了枪子,死在海里,尸体也没找着,估计喂鱼了。”海水冲击着形状各异的巨大石块,人们可以躺在大石块上仰视天空。记得那天温度很低,阳光却很温暖,迎面吹来的冷风夹杂着海腥味,催人头脑清醒。来到欢乐海岸,那里确实是刚开张的模样,营业的铺位三三两两,游人寥寥无几。不过最让Z称道的是那里有全城首家IMAX电影院,不久《泰坦尼克号》3D版重新上映,我们去那家影院看了。约会时光轻松愉快,但Z的‘线代’挂科了,第二年重考依然没及格。

现在说点开心的事情吧,Z劈腿后,X走进了我的生活。X比我大两岁,是室内设计师,擅长作图。认识X时我正准备学校舞蹈比赛,每夜都训练至接近宿舍关灯时间才回去,X不放心我走夜路,只要晚上不加班就会来送我回宿舍,然后他再骑自行车回家。X在蛇口工作,刚买了房,他说只等着给这个房子找位女主人。

舞蹈比赛结束以后,我稍有空闲,X便常带我去蛇口吃冒菜,那时我正在节食减肥,只喜欢吃清汤烫菜。从冒菜店出来,再步行两条街就是海上世界,那儿有五彩缤纷的音乐喷泉,有船身描着一圈梦幻绿光的明华轮,有三五外国人举杯欢饮的风情酒吧。某个春夏交接的夜晚,我和X在人来人往的海上世界里并肩而走,气氛奇怪而尴尬。在一个意料不到的瞬间,X说:“我很喜欢你。”我说:“但我不……”从那以后我和X很少见面,只在微信上交流日常见闻。每当周末X结束代购兼职,从口岸乘车返回,经过学校附近的公交站时,他都会发来短信说:“我经过你。”

还有一次,台风过境。我原本约了同学去海岸城聚餐,无奈雨大难行,只好返回宿舍,刷刷朋友圈,发发牢骚。过了不久,X发来短信:“我到你宿舍楼下了。”又惊又喜的我匆匆下楼,只见X一手打着伞,一手提着一碗打包好的冒菜,两脚趿拉着拖鞋,裤管卷到膝盖上方,头发和额上还挂着水珠。还没等我开口问情况,他已递来了冒菜,说:“拿上去吃吧,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哦。”话音刚落,X从挎包里掏出一幅白色相框,里边裱着我的肖像画。此时我内心感动,连忙说:“谢谢……谢谢……”不知现在X是否已经为他的房子找到了女主人,也愿他快乐。

我的倒霉远不止这些。

还在宝岛当交换生的时候,我联系辅导员老师开一份盖章的成绩证明邮寄,他推脱了月余才给开,险些误事。到了学期末我即将返校的时候,那位辅导员却主动联系我,让我给他带几瓶金门高梁酒。我出于对老师的尊重,用打算买新裙子的钱买了两瓶酒。买多了过海关麻烦,并且我也没那么多钱。

那老师约我晚上去办公室送酒。行政楼一些窗口还亮着灯,楼道里一片漆黑,我不停地跺脚以点亮声控灯。看到办公室门开着,我装着酒的纸袋子走了进去。我放下酒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他却叫住了我,说他让我带酒并不是送酒,要给我酒钱,让我先在沙发上坐会。出于女生的本能,我有些害怕,默默盯着他,他站在衣架旁摸索着什么,掏出钱包翻看着。过了片刻,他说没零钱了,让我加他微信,通过微信转账。就在靠在一起互加微信的时候,他突然说很喜欢我的小酒窝。我很害怕,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不瞒您说,我在宿舍趴在枕头上哭到半夜。

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慢慢发觉中学时代所看的校园偶像剧都是那么荒诞可笑,没有“霸道总裁”、没有“长腿欧巴”,普通大学生只有靠自己努力争取奖学金、考资格证书、参加大小竞赛、铺设工作人脉,才能在毕业之际应对自如。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求学爱情友谊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年年青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16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想以后不能经常邮件交流了。您知道的,我确实忙。”看到这里,我感觉苦涩。张潮以为可以与婉儿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而且不希望更进一步。快过年了会想念她,买了电摩期望她有机会坐坐后座。可终究只等来渐行渐远的事实。对于婉儿来说,张潮更像是迷茫中的精神支柱和人生导师,是一根救命稻草。与张潮谈论文学、谈论情感、谈论体制、谈论荒谬的现实,求的是治愈。但他们终究是“道不同”,体制接纳了婉儿,而张潮继续孤独行走。
  • 谢兄弟点评

    回复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 回复
  • 先站个位置,有空再好好拜读!看掌门人所评“太先锋主义了”,本人估计貌似难以读懂作品的内涵!
  •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4/08 22:11:25
    • 分享到:
  • 形式新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133033
  • 34
  • 423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