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岸
  • 点击:4855评论:52019/04/05 15:58

师兄您好:

冒昧给您发邮件。您早已毕业离校了,但任课老师经常提起您,说您十分优秀,擅长在重要人生节点做出正确的选择,经常拿您当年果断离开报社为例。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师妹,我确实有一些问题向您讨教。我内心有些彷徨,不知道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一是职考,二是考研,两条路都不好走。同班同学们也大都只有这两条路,当然,家在本地的那些同学除外,他们可以不工作,因为他们都是土豪,房产多得数不清,怪不得他们会开车来上课。像我这样南国海边小镇人家的女儿,当然要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体面的生活。

如果我的高考分数多一分或少一分,便与鸟城大学无缘,恰恰是比重本分数线低一分,我才没有被重点院校录取,正好是低一分而不是低两分,我才能顺利收到鸟大的入学通知书。新生报到的那个秋天,父母送我到学校,我的心砰砰直跳,对未知的大学生活既兴奋又胆怯。我原以为那天是我第一次踏足鸟城,不过后来母亲告诉我,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带我来这座城市旅游,去过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当时拍的照片还在:一个留着锅盖刘海的女孩儿,两只小胖手搭在一条蜡黄色露着尖牙的海鱼标本上。十多年过去,转眼已到芳华之龄,在备战高考的岁月里我日夜憧憬如何度过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我想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年纪里不应缺少爱情。

考研我在准备,职考我也去了,都不顺利。您毕业那年,文学院改名为人文学院,淡化了文学属性,也是顺应潮流,毕竟教师和学生队伍里都没人搞文学创作了。考研规则也变了,推免生占去了绝大多数名额,也就是说,若是本科阶段表现不够好,无法推免,考研之路也几乎被堵死了。再说说职考吧!奇怪得很,鸟城教育部门招小学语文教师,只在外地设置考点,害得我们长途跋涉去考试。有次考点竟然设在了遥远的东北,我们只好穿越大半个国家赶去考试,光是机票和住宿的开销,就是一大笔钱。僧多粥少,能被选上的概率微乎其微,残酷程度堪比高考。                                                                                                 

东北那场考试我也去了,不仅没考上,还被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冻病了。作为一名南方女孩,那是我第一次去北方,实在没想到冬天那么冷。更恼人的是另外一次招考,招考部门把考点设在了北京。我也大老远过去考了,面试的时候,他们竟然公开声称不招收鸟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招考面向的只是国家重点师范院校毕业生,害得我白跑一趟。我就不明白,既然不招收鸟城大学的毕业生,为什么不在招考条件中事先说明呢。他们肯定想不到,也不会想,我这样一名娇弱小女生,用平时做家教攒下的钱,长途跋涉去考试,毫无理由吃了闭门羹,孤身一人走在北方寒风中的感觉。我有时也想毕业后到公办学校当代课教师,可听从事教育行业的学姐们说,没编制的教师待遇不到有编制教师的一半,还会受同事欺负。我真想不明白,在我们国家,编制到底意味着什么。敬爱的师兄,原谅我抱怨了那么多,我的罗嗦应该会惹你厌烦的,听老师说,您惜时如金。

祝您春日快乐!

婉儿,2018年3月3日上午


婉儿你好:

我有些疑惑,你干吗非要考编制呢。在我看来,编制不过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残余,早晚会被取消。坦白而言,你们确实有点想不开,总觉得考上编制生活才有保障。最重要的不是考编制,而是培养硬本领。没有本领,身居庙堂之高不过尸位素餐,有了本领,身处江湖之远依然如鱼得水。我觉得,靠着自己诚实的劳动换取生活必需,问心无愧就行了。这个社会,还没糟糕到把一个勤劳的人饿死的地步。我们寄居的鸟城,更是可以包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我喜欢这里。我一直觉得当年自己决定南下是最大的幸运。可能是我在北方多个城市生活过的缘故,南北之对照才如此明显。我在北方时有天在办公室看书,同事看到我在读《荷马史诗》便一齐嘲笑我,这事成了他们的笑柄,动不动就提起,直到我辞职南下彻底离开他们。我真不明白有何可笑之处。后来我想,在他们褊狭的意识中,精神追求是可耻的,任何异乎常人的举动都可笑,若想相安无事,只能成为庸众的一员。

就拿我来说吧,我从来没参加过任何一场跟编制有关的考试,凭着勤奋读书活了下来,还收获了许多快乐。生活有许多十字路口,面临许多选择,大多数人进行了随波逐流的适应性选择,极少数人进行了自由的个体选择。适应性选择虽然暂时尝到了甜头,却是平庸的开始。个体的自由选择势必要度过困难时期,却通往个人价值的实现。对了,我推荐一本谈生活方式的书给你,希望对你能帮到你。那本书是,莎拉·贝克韦尔写的《存在主义咖啡馆——自由、存在和杏子鸡尾酒》。

祝愿安好!

张潮,2018年3月3日下午


师兄您好:

没想到您回复如此之快,我受宠若惊啊。当然,我也不能拖延,坐在宿舍书桌前,给您写回信。

我跟其他备战职考的同学一样,期待自己早点上岸。哈哈,您在信中提到自己从来没参加过编制考试,肯定不知道上岸是什么。这是我们小圈子话语,上岸就是入编,意味着从茫茫苦海上岸了。我隐约感到您对编制的话题不感兴趣,那我向您谈些别的事情吧。大三下学期,我去中国文化大学当交换生。整体来说,那是一段难忘的时光,尤其是当我和同学一起登上阳明山观风赏景的时候,内心十分舒畅,觉得前程似锦。直到现在,我们那几位一起当交换生的同学,每隔半年,都要聚会一次追忆往昔。

可是,自从去宝岛做了一个学期交换生,我的好运用完了,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霉。

出发时,男友Z送我到机场。半年后,我从宝岛回来,Z却早已牵手他人。那女生并不漂亮,我自以为没我漂亮。那段“蓝瘦香菇”的日子令人难以释怀,那时我常到白石路扶着栏杆凝望大沙河缓缓涌动的水流,不知不觉视野开始模糊……为了振作起来,我练习长跑、舞蹈,只为用汗珠替换泪珠,用忙碌填补失落。可是,关于Z的回忆还是不断袭来。

那时候校园还没有禁摩,电摩穿梭在各个小径,走路要非常小心,因为不知何时身后就会想起哔哔的鸣声,等回过神来一辆电摩风驰而过,带动裙摆飞起。在校园里,成排成列的电摩是一道风景线。放眼全国高校,鸟大校内电摩数量如此之多实属罕见,一位来自北方的同学说,他们母校校园里全是上着链条锁的破旧自行车。一个冬夜,我坐在Z的电摩后座,一起前往文山湖食堂吃宵夜。离开时,Z打包了室友爱吃的蜜汁鸡翅。饭堂只提供单薄的塑料打包袋,Z打算把鸡翅放进电摩座椅底下的暗格里。我见状嗔怪道:“放在屁股底下的鸡翅我可不敢吃。”Z嘻嘻笑地说:“天气冷,鸡翅需要保温。”说着便把座椅板啪地往下一扣。

Z是鸟城二代,他熟知这座城市好玩的角落。有次在电话里Z说:“周六我们去欢乐海岸吧,那里刚开张没多久,唉,我还有一门‘线代’没考呢。”我安慰他说:“‘现代’还好啦,考试不难。”电话挂了以后,室友用手肘戳了戳我,说:“他的‘线代’是指‘线性代数’,不是我们的‘现代汉语’。”周末如期而至,我和Z沿着公园长堤边走边聊。他指向海面对岸说:“那边是港城,以前很多人从这里游泳偷渡过去。我爷爷当年就是偷渡客,不过不走运,吃了枪子,死在海里,尸体也没找着,估计喂鱼了。”海水冲击着形状各异的巨大石块,人们可以躺在大石块上仰视天空。记得那天温度很低,阳光却很温暖,迎面吹来的冷风夹杂着海腥味,催人头脑清醒。来到欢乐海岸,那里确实是刚开张的模样,营业的铺位三三两两,游人寥寥无几。不过最让Z称道的是那里有全城首家IMAX电影院,不久《泰坦尼克号》3D版重新上映,我们去那家影院看了。约会时光轻松愉快,但Z的‘线代’挂科了,第二年重考依然没及格。

现在说点开心的事情吧,Z劈腿后,X走进了我的生活。X比我大两岁,是室内设计师,擅长作图。认识X时我正准备学校舞蹈比赛,每夜都训练至接近宿舍关灯时间才回去,X不放心我走夜路,只要晚上不加班就会来送我回宿舍,然后他再骑自行车回家。X在蛇口工作,刚买了房,他说只等着给这个房子找位女主人。

舞蹈比赛结束以后,我稍有空闲,X便常带我去蛇口吃冒菜,那时我正在节食减肥,只喜欢吃清汤烫菜。从冒菜店出来,再步行两条街就是海上世界,那儿有五彩缤纷的音乐喷泉,有船身描着一圈梦幻绿光的明华轮,有三五外国人举杯欢饮的风情酒吧。某个春夏交接的夜晚,我和X在人来人往的海上世界里并肩而走,气氛奇怪而尴尬。在一个意料不到的瞬间,X说:“我很喜欢你。”我说:“但我不……”从那以后我和X很少见面,只在微信上交流日常见闻。每当周末X结束代购兼职,从口岸乘车返回,经过学校附近的公交站时,他都会发来短信说:“我经过你。”

还有一次,台风过境。我原本约了同学去海岸城聚餐,无奈雨大难行,只好返回宿舍,刷刷朋友圈,发发牢骚。过了不久,X发来短信:“我到你宿舍楼下了。”又惊又喜的我匆匆下楼,只见X一手打着伞,一手提着一碗打包好的冒菜,两脚趿拉着拖鞋,裤管卷到膝盖上方,头发和额上还挂着水珠。还没等我开口问情况,他已递来了冒菜,说:“拿上去吃吧,我还有礼物送给你哦。”话音刚落,X从挎包里掏出一幅白色相框,里边裱着我的肖像画。此时我内心感动,连忙说:“谢谢……谢谢……”不知现在X是否已经为他的房子找到了女主人,也愿他快乐。

我的倒霉远不止这些。

还在宝岛当交换生的时候,我联系辅导员老师开一份盖章的成绩证明邮寄,他推脱了月余才给开,险些误事。到了学期末我即将返校的时候,那位辅导员却主动联系我,让我给他带几瓶金门高梁酒。我出于对老师的尊重,用打算买新裙子的钱买了两瓶酒。买多了过海关麻烦,并且我也没那么多钱。

那老师约我晚上去办公室送酒。行政楼一些窗口还亮着灯,楼道里一片漆黑,我不停地跺脚以点亮声控灯。看到办公室门开着,我装着酒的纸袋子走了进去。我放下酒打了声招呼转身就走,他却叫住了我,说他让我带酒并不是送酒,要给我酒钱,让我先在沙发上坐会。出于女生的本能,我有些害怕,默默盯着他,他站在衣架旁摸索着什么,掏出钱包翻看着。过了片刻,他说没零钱了,让我加他微信,通过微信转账。就在靠在一起互加微信的时候,他突然说很喜欢我的小酒窝。我很害怕,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不择路地逃走了。不瞒您说,我在宿舍趴在枕头上哭到半夜。

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慢慢发觉中学时代所看的校园偶像剧都是那么荒诞可笑,没有“霸道总裁”、没有“长腿欧巴”,普通大学生只有靠自己努力争取奖学金、考资格证书、参加大小竞赛、铺设工作人脉,才能在毕业之际应对自如。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求学爱情友谊都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4-15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 回复
  • 先站个位置,有空再好好拜读!看掌门人所评“太先锋主义了”,本人估计貌似难以读懂作品的内涵!
  • 回复
    • 平凡2童生2019/04/08 22:11:25
    • 分享到:
  • 形式新颖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55700
  • 31
  • 384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