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水
  • 点击:4995评论:92019/04/15 10:28

我惯于揭别人的伤疤,却不会掩盖现世的安稳----题记

一、

“风水”一词,在中国农村人眼里似乎决定着生老病死,子嗣延续,命运乖桀。大到乡村官绅,小到草民,无论运命困厄还是飞黄腾达,无不认定是祖宗风水引领,才使其命中注定有这遭遇。所谓遇时顺命!

在中国的南方地区,特别是从中原远道而来的客家人,在南下马不停蹄的奔波迁徒中,不断地逃离战乱及天灾,对世事的难料,及运命的无常,便对“风水”这一词具有神般地膜拜 。

在客家人聚集的赣南地区,凡是膝下有子孙,由子孙为逝者做“风水”,若女儿或外甥帮做“风水”,则让人讥笑:他家没人了!做“风水”的具体过程是由逝者入土三年后,由在世的子或孙,把当年埋在地下的逝者,翻棺拾敛起逝者的骨趾,放入一“陶缸”里,选块好地方另做墓地,再次进行下葬。这个新做的墓地,就叫“风水”。有钱的人家,选空旷高远之地,不惜花费大把钱财,把风水做得镶金贴玉,远远看去如一座神殿庄严而神圣。没钱的人家,为托“风水”,带来好运,往往咬紧牙根也要做。且不管做风水得耗资多少,做好“风水”,才是重中之重的事。因为事关子孙的运程亮堂呀。因此,乡人为了自己将来的家运,那怕所选的地址,是又高又陡的山岭,只要风水先生说此地绝佳,也顾不了每年清明和冬至祭祀的脚力,即是“风水”置于山颠,这荫护后代子孙兴旺发达的事,都会照办。

一穴“风水”做好后,得选黄道吉日,通知四方亲邻,大宴宾客。一来显示在世人对地下人的告慰:看我们给你选了那么好的地方,让大伙儿都慕名来看你了;二兼炫耀生者的孝心-----我们舍得花那么大的本钱,节衣缩食也得给你做“风水”,这不是孝心,是什么?

时令已近冬至,家里冬祭的风俗也开始了。上班途中,接我娘电话,说二伯父今已做“风水”,堂弟小山准备这二天摆贺宴。我这个做堂侄女的,自然就在被请的范围内。一听这消息,我心里不由得默然一算:二伯父去世不知不觉已三年了。

那是二零一四年的初冬,我在启航商务大厦办公时,接了伯父过世的消息,因为工作原因,我无法分身赶回老家去奔丧,在办公室忙碌。人再忙,脑海里也不时闪着伯父风烛残年的样子:他佝偻着身子向我走来,我欲开口叫他时,一定神他便消失在天花板上了。

一上午,他的影子勾着着我往影影绰绰的往事里钻,让我悲哀之余,不得不庆幸二伯父安息了!

对于二伯父的死因,作为他弟的我父亲,也对此语焉不详。只能依据二伯父的症状推测是胃癌。


二、

二伯父生有三个子女,大女儿堂姐离婚。子女离婚,在这个社会,很多父母已看开。早已不是八九十年代前的观念。堂姐这场婚姻的错误,说来还是因为二伯父的老观念在作崇:九十年代堂姐就外出深圳务工。外地的男子,堂姐不想嫁,厂里本身男老乡少,难找合适的。堂姐不知觉拖到二十五岁,还没找上对象。在城里二十五岁算什么,可在我们乡下来说,她这个年纪已经算是老姑娘了。

九十年代末的农村,如果哪个人家的女儿超过二十五岁,还没人相亲成功的话,就会按现在的潮流,把这种女子划入剩女阶级了。农村姑娘年纪大没嫁人,村里就有喜欢搬弄事非的女人,背后闲嚼舌。猪怕壮,人怕被人嚼舌,特别是姑娘家,再好的一个人,被人在嘴里嚼来嚼去,名声也就在他们嘴里嚼馊了。在农村,儿女名声清白至关重要,二伯父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自己担当自家的女儿嫁不出去的名声。趁堂姐春节回家,二伯父让她通过媒人介绍,尽快相亲嫁人了事。经过媒人的凑合,堂姐跟隔壁村的一男子,从见面,过彩礼,扯证、摆酒等乡下结婚风俗走齐后,一对男女便算结了婚,一起过日子了。仓促草率的婚姻,犹如一场“婚”赌。有人赢了白头偕老,有人却输得如遇上了瘟神,甩也甩不掉。堂姐的这一赌,就输了。堂姐嫁给堂姐夫,肚子三年没闹动静。农村人眼里,女人肚子没动静,不分青红皂白,首先归结到女人身上。常年累月找偏方治女人。堂姐喝了一年多的中草药,垒起来可有一屋子。这一屋子草药把一个健康明媚的女子,喝成了黄瘦干柴的妇人。只是依然没见堂姐肚子有动静。没孩子的妇女,在婆婆妯娌眼里不好过,在男人堂姐夫眼里也不好过。这些眼神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弦绷紧了要断,兔子逼疯了会咬人。堂姐忍不了。便提出离婚。但男方却坚决不离。无奈中堂姐只能搬回娘家住,以示离婚决心,但姐夫纠缠不放,说他花费这么大劲娶老婆,要离婚就得赔偿礼金,还有离婚精神损失!

到了二零零一年,堂姐夫明知自身也有问题,却还变本加厉地给予堂姐精神上的折磨,堂姐在家里再也无法待下去,偷偷地下深圳寻找落脚的地方。在深圳她找到我。因她会做车工活,我把她弄进我们手套厂里做车工。

她来那天,我刚走出办公室的门口,远远地见一瘦小的女子站在门卫室外面,踮起脚尖在那候人。我越走越近,才确定这是堂姐。她变得让我不敢确认:她身子已显得非常单薄,如一只在寒冬里觅食的小鸟。浑身羽毛松散,神情凋零。自从她嫁人后,我们便没有再见面。她做姑娘时,身体比我健壮厚实。即使在冬季,她的脸色也水嫩光亮,泛着自然的红光。她身材本不高,这一瘦下来,整个人比做姑娘的时候缩小了一个版本。像一只被压干了水份的馒头,椭圆脸变成了长尖脸,身板儿瘦得前胸贴后背。她头上胡乱地扎着个短马尾,一丝丝白发隐在发束里。她穿着自织的毛线背心,套一件劣质灰色外套,立在门卫室外的阶沿上,见我从厂房里出来,远远地就扬起手向我喊道:二妹,我在这里!二妹,我在这里!她许是等了我蛮久,见我终于从办公室里出来了。高兴地嘴角往两边扬,露出山里人白亮的两排牙齿。我赶紧上前去,拉住她的手,她的手粗大了不少,与她的个子有点不相符。我们高兴地说着家乡话,就连她脸上的皱纹,也被我们的高兴劲儿吓倒了,一个劲儿地往额角边上跑……

堂姐立在厂门口等我的那种样子,我至今还记得。

堂姐要离婚,伯父内心最纠结。一方面是纠结家里的名声,一方面又为女儿的不幸婚姻痛惜。更让二伯父难堪的是,堂姐夫因为堂姐私自跑了,他没地方找人去,天天跑到二伯父家去衅事要人。堂姐夫一会恐吓二伯父,一会又扬言要自戕给别人看,如此折腾,弄得二伯父心神憔悴,在村里头,颜面丢尽。

世上事事如意的人少之又少,而能看清世事最终结局的人,更是没有。二伯父匆忙出嫁堂姐,谁也无法意料这竟然为堂姐的婚姻埋下了一颗隐性炸弹。堂姐离家出走,只是提前引爆了这颗炸弹而已。堂姐来深圳落脚在我们厂,我们连二伯父也不敢告之。怕二伯父经不住堂姐夫的死缠烂打,说出堂姐的下落。堂姐历尽婚姻的痛苦,自学了不少婚姻法的知识,便打算通过分居二年后,上诉法院,判决离婚!

二伯父在家里一方面受着堂姐夫的滋扰,一方面不知道自己女儿的下落,内忧外患。日子过得如贴在锅上的煎饼,两边受着煎熬。

堂姐出走深圳,让她的不幸婚姻终于了结。历尽艰难,才换来婚姻解放。


三、

二伯父儿子小山,二伯父为他花完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帮他买了城市户口娶上媳妇,算是舒了口气。只是小山婚后连生了两个女儿,在二伯父认为只有男孙是继续香火的观念里,两个孙女的相继出生,对他的心理与精神打击倍增,甚至对生活心生绝望。在农村,夫妇俩连生两个女儿后,就得遵照计划生育政策,施行绝育手术。若这绝育手术小山夫妇一做,就意味他俩不能再生育了。小山没生到儿子,就意味着二伯父没有孙子!没有孙子,在二伯父只有男性才能延续家族香火的封建思想里,这就是“绝后”!“绝后”这两个字,像冬夜雪地里呼啸着的寒风,一遍遍地刮着二伯父瘦长的脖颈。这“绝后”两字,又象是一把冰凉的利刃,日夜顶在他脊梁骨上,若不设法挪开,他将无法在乡人面前直起腰来。还可以说,这两字更是一副三节棍,无时无刻不在抽打着他业已苍老的身子,有不致他瘫痪不罢休的决绝。在寒风、利刃、棍棒的摧残抽打下,他的身躯如风雨飘摇中的老树,叶落枯萎。若能以死换一个孙子回来,二伯父绝不会不去做。但现实对他采取的却是一段凌迟的手段,他无从选择。

二零零五年大年三十,小山老婆生下二女儿,二孙女的到来,一家人不但没有过年添人的喜庆,这二孙女的下地,倒添了全家人的沉重。就连我父亲仨兄弟几大家子的人,一提到小山第二胎又生女儿这事都在叹息。往年过年,几大家子来来往往的热闹场面,变成了各自归各家的屋里闷着,怕过年的喜闹,会加重二伯父的心病。

那一年春节我正好回婆家过。节后顺带去娘家探亲。我知晓二伯父家里的情况后,知二伯父心情难过。我想尽早去一趟他家以示安慰。我特意一早就去了他们家。进屋后,他们一家人高兴不起来的神情,让我不敢说更多劝解的话。因为我自己头胎生了儿子,我怕我说些好听的安慰话,会让他们觉得我是坐着的不知他们站着的腰疼。二伯娘只顾忙进忙出,服侍堂弟媳这个月婆子。小山脸无表情。二伯父神情呆滞。他的每一举一动都已无法掩饰他骨子里的悲怆。整个人看起来形容槁枯,状如电视剧里的屈原。用一句“长叹息以掩涕兮,哀人生之多艰。”来概括他此时心里想表达的,怕是连这“人生多艰”,他的含义也比屈原悲情。

这下世的二孙女,对二伯父来说就是一条致他身躯速朽的蛀虫,长在年三十万家喜庆团圆的夜里,蠕动着肥胖的身子钻进二伯父的骨髓里,吮吸着他这躯残液。  

我一面匆匆地对这刚出世的堂侄女送了一个庆生的礼包。祝贺她赶在大年大节来到世上,祈愿她是个好命的姑娘。一面也就此告别。我怕自己待的时间越长,对他们来说,形成的反照越是明显。基于我的敏感,觉得我待在他们身边,充当一起难过角色的很不相配。所以,我沉默越多,空气里凝固着闷闷不乐的气氛便觉愈重,跟我一起去的六岁儿子,一反平日的调皮,老老实实地坐那,不再打闹。我只好选择匆匆离场。

年后我返深上班,也不再方便过问他们家的事。元宵节过后,堂弟媳做完月子,她二女儿的满月酒自然是没摆。我听我母亲说,他们夫妇俩丢下刚满月的二女儿,把他们在县城的小吃店生意扔了,偷偷地远走广东去了。谁也不便知晓他们的去处。就连二伯父都不想知道。因为二伯父一旦知道,他怕他哪一天自己耗不住精神压力,发了神经病,为抓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供”出了小山夫妇的“外逃”地址,那他可就真觉得自己没必要活了。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风水重男轻女养老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04-22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4-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4举人2019/04/23 09:53:44
    • 分享到:
  • 谢谢笑谈一生的打赏!
  • 回复
  • 真实得硌痛了我的心。今年过年回家,家里家外,很多让我痛苦又无奈的事让在外选择性逃避的我只能抬头面对,还有离愁、情伤、物非人非……也打算写一篇文字,竟沉重得无法动笔。向你学习。
    • 叶紫2019/04/23 10:46:29
    • 分享到:
  • 期待你的大作,你肯定比我写得更好!作为写文字的人,你有责任写下来!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4/15 15:27:30
    • 分享到:
  • 这篇小文,我写得啰嗦而动情,它反映了很多中国农村的现实问题:一代老人养了儿女还得养孙子,最后的归宿却无奈而痛心。还有重轻女思想,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等等。中国的老人为儿为孙操持一辈子,最后种种原因落下很多魔杖,使很多老人的晚年,让人痛心。我想,这绝不是个案。
  • 选题好,写的也好
    • 叶紫2019/04/22 10:22:23
    • 分享到:
  • 谢谢黄总!,这是一篇我不得不写的文字,如鲠在喉,现虽算“拔”了刺,每每读起,还深陷其中。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4/15 15:13:05
    • 分享到:
  • 风水,题目很有延展性,内容平凡而真实,写出了上辈人的旧观念,也写出了下代人的觉悟。期待后续!
    • 叶紫2019/04/15 15:22:42
    • 分享到:
  • 谢谢嘲讽的打赏,我一直为农村这种宁养“风水”,而不愿养老的旧习痛心。
    • 嘲讽2019/04/15 15:41:26
    • 分享到:
  • 受教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6
  • 30135
  • 52
  • 864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